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十一卷
  5. 第六章 真的,以前写的快多了。。。。。。
  6. 繁体版

第六章 真的,以前写的快多了。。。。。。
2017-06-23 04:37:23

		

“没想到,你会打电话来……“
“诶,是在休息吗?“
“啊……是有点不清醒吧。现在在家里”
【没想到】一言不只是她的感想。
我这边,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会打电话给她。
确实她是我所认识的人当中少数的,兼任整体故事构思的,职业创作者。
所以就能力来说,她是完全够资格可以帮助我的……或者更应该说,没有比她更胜任的人选了。
只是,以迄今为止的历史也好,地位上的差距也好,对方的人格问题也好,不得不说是个颇具挑战性的选择。
红坂朱音——
近十年间,在动漫业界以超人气和销量著称的,最强的多栖作家。
不管是作画还是故事构建,以评价和技术为名的,不仅是死忠粉丝,还是漂浮不定的一般人,不仅是国内,在海外的用户群也日渐壮大的,无时不在成长的,业界有数的几个创作家之一……所以了,这种同人的,而且是新晋的脚本作家的角度来看的话,是在云端之上的,超过了成长圈之外的存在,本来的话,根本不是像这样打个电话能跟你商量问题的对象。
“突然打电话抱歉了……现在方便说话吗?”
“……有什么事?”
然而,稍微鼓起勇气打这个电话,其实是我跟她还有一些交情。
“啊,要是忙的话,用邮件说明也是……”
“有事就说。问你话就好好回答,不要让我生气”
“……对不起”
但果然还是很恐怖……
以前不管是笑还是生气都异于常人的她也是让人忌惮,今天的这种,明显因为困就心情不好的她更是让人顿生退避三舍之感。
“实际上,想问一些事情……之前不是有给过我名片吗,所以……”
“先说好,如果是和我们这里成员的男女关系的话我可不管?这种东西你们自己去解决”
“全然,完全,没有一点点这种东西您放心好了”
但是,说起来刚才的电话,她是知道是我打的样子?
就是说,她有把我的电话号码进入通讯录里?
“我现在,正在写那个游戏的脚本……”
“还没完成?是准备冬季漫展上发布吧?同人还真是悠闲啊”
“对不起对不起……那个想要您的建议的是,那个……”
“你不也是同人过来的嘛”这种吐槽我是强忍住没说,然后,更加慎重的选择语言,想要进入正题。
“现在是不是到了瓶颈期还是怎么了,那个最后的MAIN HEROINE,最重要的脚本,是一点也动不了笔”
而说出来的正题,也只是在入口打转……
“说的详细一点。写到哪儿了?在哪里写不下去了?自己的理想和现实的gap是什么?如果可能的话,你已经写好的情节大纲和脚本全部给我发送过来”
“……是?”
红坂桑,对于我的陈情,是用异常积极的态度回应。
“啊啊,是脚本很难吗?那么在你可以说的范围内跟我描述一下故事也可以”
“诶?您真的肯听我说吗?”
“这可是关于创作的研讨对吧?那没有理由不听啊”
“红坂,桑……”
这已经是让本来发起者的我甚至有些犹豫了的积极。
而刚才为止她稍稍有些倦怠的声音,好像一下子回复了生气的感觉。
如此认真的回应,让我一边觉得何德何能的同时,一边怀疑是不是有陷阱一样警惕起来。
“快说,我最喜欢看那些平凡的作家苦思冥想痛苦的样子了”
“……呜哇”
没错,这还真就是陷阱。
之后,我向她告知了所有事情。
给她的体验版以后的故事。
特别是我现在束手无策的,MAIN HEROINE的内容。
束手无策的地方,束手无策的期间,以及关于束手无策的理由的自我反省,以及为了脱离这状况自己所做的种种尝试。
自己所追求的最强的萌游的要素,自己所追求的MAIN HEROINE的路线,以及自己所追求的MAIN HEROINE。
时而热忱,时而激动,时而噙泪。
而对于我滔滔不绝的话语,她时而肯定,时而沉默,时而发出质问,一直听到最后……
“噗……”
“……”
“咯咯咯……”
“……”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喂,不用笑的这么夸张吧!?”
超级大爆笑。
果然这家伙性格上有问题……
“你个,你个差劲货还蹬鼻子上脸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承认我很差劲!所以不是有在尽自己能力努力吗……”
“不不,正好相反。正因为一直想前进才写不出来了”
“诶……”
“哦,已经为自己感到羞耻了吗?比想象中的要早啊……是眼界肥大了呢,还是脑界肥大了呢?”
但,这样一个性格恶劣的天才女性漫画家……
“恩,这么快陷入倦怠期的话,很可能是两个方面的原因都有,这样的话你能拜托初级者的幸运成为一个真正的脚本家也说不定”
“红坂桑……”
语气和态度,虽然明显是在嘲笑我,但内容却完全不像是在讥讽。
“真的不用担心。这是创作者的必经之路。嘛,要是通不过的话也就不是创作者了”
“这样说还不担心……”
而如果无视语气只是把她说的内容拿来看的话,果然还是在鼓励我,给我建议的样子。
只是如果是制作正入佳境的时候听到这番话恐怕是要心惊肉跳一番。
“大体上来说,即使是成为了专业人士,却因为跟你陷入一样的状态而从业界消失的作家大有人在”
“是,是吗?”
“啊啊,现在我要说几个名字,你做好笔记。一方面是引以为戒,一方面也是吃饭喝酒时候的谈资……”
“确实知道这些感觉自己的御宅生命好像又增加了深度,但总觉得这样一来自己也和那些扭曲的业界人士没什么两样了……”
啊啊,但是她的话如果内容全般看去也还是不行的,如果不把其中有价值的东西提取出来的话,又完全是听不出来鼓励人的黑暗……
“像这样,一直都顺利着笔的作家,突然之下,或者是慢慢放缓笔调,这其中有数个原因……”
“有数个原因啊……”
“其一是单纯的,已经无法满足迄今为止的质量,因为追寻比现在更好的东西而不断尝试新的东西……这也就是所说的眼界肥大”
说起来好像哪里……恩,是半年前好像听过的样子。
在我这样杂鱼的眼里认为还不错的画,在基准已经上升的本人眼里觉得还很青涩,结果是几个月前的停笔……
“这种人前进的道路很简单。达到理想成为一流,亦或是将理想调低至自己的水平成为二流,再或是达不到理想而消失……”
“那英梨梨……”
“她,是少部分达到的人啊”
红坂桑的声音里,确实有一丝喜悦。
与此同时,我的胸口也如针扎般刺痛。
“那,我也是因为眼界肥大,而满足不了自己脚本的质量了……?”
“不,你的场合,大概不仅如此”
“那是刚才说的,【脑界肥大】了?”
“恩,这比刚才要复杂一些……”
“别吓我……”
“脑界肥大……因为技巧的上升,面前众多的可能选择的道路……选择肢呈现在现在的你的眼前”
“……啊~~~~~~~~~”
简直是一针见血的说明……
我不由自主长叹一口气。
“写的时候,认为这样的方向最好所以沿着创作,但某个时候突然想起已经消失的可能性”
“啊~,啊~,啊~”
“然后这时候,觉得那样会不会更好对自己产生怀疑,于是停下了笔。”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身体中如果有一百个自己,每个人这时都会大叫出来吧。
“这样的话已经是没办法了……对于现在故事的进行产生疑惑的话,已经无法再相信这个故事的话,那就必然写不出好东西。自然的就停笔了”
这种考察就像打开我的脑袋解说一般程度的正确,严密,并且无情。
“但即使现在回到自己心中立起的诸个“选择肢”,是否就能保证写出好东西也不确定……正所谓进也是地狱,退也是地狱,两头都落空的,优柔不断主人公,不不脚本家就此形成”
所以我,对于电话那端的她的话只是感到无比的揪心,从途中开始就无法同意也无法反抗,只是怔然的接受巨大的精神打击。
“不错啊你……咯咯咯”
“什么……”
与此对照的红坂朱音说起来,和像这样灵魂的宝石逐渐污浊的我比起来,声音和语气都渐渐染上愉悦的色彩。
“还不明白吗……你迄今为止坚持路线的故事,新的可能性一个接一个被解放,这如果不是值得恭喜的事还是什么?”
“这本身也许是值得庆祝的,但现在我确实很困扰啊!”
这,可是关涉到我御宅人生全部的胜负大事啊。
讽刺的是这场战斗的敌人正是现在电话中为我解惑的人。
“这种程度就丧气了那怎么行?别说我没警告啊,这座思考的迷宫,可是会随着你技术的精湛变得越来越复杂的?”
“……骗人的吧?”
即使如这样抒发自己的不平,对方的愉悦仍不见收束。
“好好想想吧,你每次得到新经验和技巧的时候,新的岔道就会开启,之前封锁的道路现在可以通行了……而对岔道的窥视,既是一种刺激,当然也会感到恐怖”
然而在她停不下来的充满煽动力的语言里,不仅是一条而是盈溢出真理的气息。
我,确实在巡璃线中感受到了无限的可能性。
她所意识到主人公的理由在我看来必须和其他女主有质的区别,而事实上这种体现质的区别的点子在我脑中出现了不止百条。
但即使有质的区别也不见得有崭新之处。
“反过来说,你现在为止所坚持的王道,因为积累的经验和技巧的原因加速了老朽化和陈腐化,完全堵住道路,或者是变得狭窄,艰险……不是必要的情况下,你是不再想在这样麻烦的道路上通行”
这样一来想要推陈出新的愿望使得过去使用过的那些典型情境一个接一个被封印起来。
幼时相逢的记忆。恋敌的登场,这又可以细分为主人公一边,女主一边两种类型。住院,受伤的探病……
对于这种种方案,或嗤之以鼻,或精神上觉得过于羞耻之间,逐渐的形成对所有的点子都施与负面评价的倾向。
“在那之后所残留的,是仿若蚂蚁的巢穴一样四处分支的,复杂怪奇的思考图录一样的东西……生长于此,自身也难以解开”
她所诉说的创作者的烦恼,简直是让人惊恐一般,把我的内心纠葛剖析出来。
所以即使被她嘲笑,我也无法同样以嘲笑对应。
“那……要怎么做才好呢?”
只能以这样的问题来回应。
怎样从这种纠葛中逃脱的方法。
而且是,两周之内……不不,至少在一个半月之内能够解决的手段。
“从今以后,它就会如同影子一样跟随着你……因为你已经是这个级别的作家”
但是她,却是把我最不希望给的回答,而且清楚的知道我并不想要这种答案的了解之上仍然抛给了我。
“那个,至少,没有一些更加具体的指示吗……一些转换思考的方法,能够确实前进的方法之类的”
“嘛,如果想要轻松一点的话,从最开始就毁掉一方”
“就是说……以前的道路和新道路选择一方?”
“没错,是不断选择新提示的道路纵横无尽的走下去,不断给玩家提供新鲜体验的技巧型作家……”
“还是把一般看来过于羞耻而关闭的旧路硬是撬开,总是给玩家同样感动的力量型作家”
“恩,在红坂桑看来,我应该选择哪条道路呢?”
“唔,要是我的话两边都不推荐”
“啊……”
而她同样是把我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清楚的知道我希望得到答案的理解上避开。
“结局上来说,两条路很快都会走不通的。不断开拓新路线的话,很快路线锐化,玩家层变窄。而另一边不断撬开旧路的话很快就会定式化,同样会使玩家层变窄,最后只剩下新人和信者了”
“这种太之后的事情对我没有太大价值啊,不如说担心的就是现在的问题该怎么办……”
“你要是从今以后还想一直写作的话,那么这两种能力都要掌握。如果是想在这一作上竭尽全力的话,那么久随便选一个认准往前冲就好了”
“从今以后,一直……?”
最后,不管我多么恳愿,她也没有给我特效药的处方。
她给我所指明的方法,结果,不过是踏实的努力,以及去锻炼为此的强韧的精神而已。
“而且,如果说现在马上能见效的方法也有的?一天考虑一年分量的故事的话,那么即使陷入倦怠期也能马上回复了。要说的话这也是我推荐的”
“这要使用什么CPU啊!世界第一!第二都不行!?”……你自己本身就是个作弊角色还这样。
“不用想到十手,但至少,下一手的下一手,就是要想到三手。不行的话就进入长考。将棋是有这种说法吧?”
“蛤……”
红坂老师的让人启发的教义,仍然在持续。
简直是,作为学生一直在听的我这一方,想要先放弃的程度。
“觉得不行的话也不要马上返回来,至少把这条路走完”
不是说她的话没有作用。
应该说现在听到的是,不管花多少钱一般也听不到的,而现在只是掏电话费就享用的极为幸福的时刻……只是太过于贵重,太过于厚重,一时间难以消化。
“这样仍然无济于事的话,再从头开始就好”
“啊……”
“怎么了?”
“没什么……”
像这样不时,教育讲座……诗羽前辈教诲过的东西在脑海中灵光闪现,反过来说,两相印证,红坂桑话语的说服力大大增强。
“一周什么都没写,和一周写的东西全部扔了,在一周后来看,结果上是一样的吧?不仅如此,通过写作还提高了自己的技巧。这也是它的优势”
嘛,这种事不管跟她们两个谁说都会惹生气吧所以还是沉默好了。
“这样暴走而来的作品,可是相当有趣哦?那是有不通过计算而来的瞬间的爆发点。粗犷的厚重”
“是……”
“要好好享受啊,自己的暴走。从那里涌出来的热意……之前的作品,你就是这样的不是吗?”
仿若,将网球解说员一样热情洋溢的解说词用稍稍充满狂气的糯米纸……不不,用香辛料来掩盖住。
“红坂桑”
“恩?”
“非常感谢”
她所说的话,毫无疑问,是对于我的激励。
所以我,也用不止是语言,而在电话这头相隔的地方,深深的低头。
只是,不知道她现在面对的方向,略有点遗憾。
“还有最后一点……”
“是……”
“自慰吧,少年”
“噗!?”
“把无比舒服的自慰,把那大家下意识都想看到的自慰,把这种羞耻万分的自慰,大胆的暴露出来!”
“不不你说的最后一点就是这!?”
“所有作家本质上都是变态,暴露狂。想要把自己的妄想呈现给全世界的超级狂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到底哪里不对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