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十一卷
  5. 第五章 所谓的陷入倦怠期的描写果然都是真的
  6. 繁体版

第五章 所谓的陷入倦怠期的描写果然都是真的
2017-06-23 04:37:23

		

“说动力的话也有。应该说比以往还高”
周六的中午,家里附近的,还是那条侦探坡。
坡道顶上附近有家投币式停车场,我就靠在停车场的护栏上,揉着因为熬夜睡眼惺忪的眼睛,发表着毫不重要的自我剖析。
完全就像个烦恼于该攻略哪个女主好的可恶的男主人公一样尽情享受假日欢愉的我是有理由的,那就是……
“然而,为什么就是写不出来呢……”
嘛,刚才才(前一页最后一行)说明过状况的,我在这里不用再多说了吧?
“我也会想,自己比那个时候应该稍微成长了才对……”
那个时候……那是差不多一年半之前。
自己还只是单纯的消费性御宅,突然间涉足从未参与过的游戏制作,很快就陷入困境的去年五月。
是了,那个时候的我,在这个坡道上,和从家族旅行去北海道的途中返回,不求任何回报,只为应援我而来的天使(当时)相遇,这才使我走上了创作者的道路。
而再次陷入倦怠期的现在,又来到这里看能不能出现一样的转机,但命运的天使(所以说是当时啦)不会这么轻易就出现。
只是取而代之的,现在在这里的是……
“嘛,吃点这个就有精神了,伦也君”
我旁边,是一边大口吃着点心,一边不忘给我分一点的男性朋友(伊织)。
连特产,一年前也是北海道特产【圆成黄油三明治】的说。
所以,我现在是开始怪点心了吗……
“恩,这个味道还不错……”
然而,豆沙沁人的甘甜,以及皮质厚重的感觉,让我为自己卑下的思想深深的反省。当然只是对于点心。
“这可是名古屋站卖的生面筋馒头点心。昨天去见了好久没见面的中学同学,刚刚才回来”
“哦,那这是名古屋的名物喽……”
“说是名古屋的名物可能知道的人不多,但是反正吃过的人都是给好评的,认可度超高的逸品哦”
如伊织所言,不仅是美味,那种轻柔和滑腻绵延流长,一不小心已经就吃了三个。
“恩,但是要说纯粹的名古屋名物的话,首推雏形布丁【雏丁】。这可是发想于原有的鯱形泡芙【鯱满味】而后发扬光大,正统的名古屋地方特色小吃。接下来要追求名古屋【味系】的话那就一定是,坂角的【海老仙贝黄金装】。名古屋站限定的金装里包裹飘满虾香的仙贝。恶趣味和虾的结合,正可谓是将名古屋精神特质发挥到极致的杰作。说起来,说名古屋的名物的时候有人会推豆沙赤福以及鳗鱼烧,但这是发祥自伊势和滨名湖的名物严格说来并不是名古屋的。名古屋站可能也对此有所考量,曾经停止了鳗鱼烧的贩卖,但反而是激起当地民众不满一时间大量投诉杀到……“(出身名古屋的丸户保留曲目名古屋梗,译者注)
“你其实特别喜欢名古屋吧“
一边为伊织的滔滔不绝感到目瞪口呆,一边把第四个馒头放进嘴里。
“问你啊,像这种突然写不出来的事情,有吗?“
“多了去了,创作者的话家常便饭“
“你就不能说点别的?什么鼓励的建议啊,暖心的一句话啊……你不是制作人嘛?“
总之,把回路从名古屋上断开,返回到现下烦恼的商谈后,伊织是给了一句没有任何帮助的话。
“我不是那种鼓励创作者的制作人“
“那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啊……“
大体上,制作人的话,就是哄创作者啊,一边喝酒听牢骚啊,现场送吃送喝水总之就是用尽一切办法让对方心情愉悦能够开展工作,这不就是制作人的工作吗?
最必要的是,是让大家觉得你有拿那么高工资的能力不是吗?
“我所追求的是……能够让创作者的工作能够被大家认可为成功这样的制作人“
“哦,哦……“
这一番发言颠覆了伊织在我心中的下流形象,他那人格的高大(让我笑会儿)隐隐的散发着圣光。
“做出的东西能不能卖的出去,或者用现在的话说能不能为大家所接受,这虽然是我们的一贯方向,但说到底制作作品的还是创作者,不是我“
“这种方向性如果说的更具体点……就是比如写这个事件应该挺合适的,这句台词我想加进去这样之类的“
“所以很抱歉,再说一遍我不是这种制作人“
所以了,不管我这边再怎么穷追不舍的追问,伊织在那高尚的人格下……不不信念的支撑下,都会把这些一一拨开吧。
“说起来,这种类型的制作人是你才是吧,伦也君“
“我……?“
“对于创作者大踏步的拉近距离,对脚本评说意见,有时也自己创作,甚至介入插画家的心理问题,最后反而导致其彻底无法动笔……“
“额……“
伊织的指摘,让一年前的记忆如走马灯一样在脑中穿行,心脏不由砰砰加速。
“有时候确实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但一不小心可能就成魔剂了“
“你后半的话真的知道什么意思嘛就用?“(日本网络流行语,まじー>まざいー>魔剂,译者注)
“总之就是这样……所以我成为不了你的港湾“
“这种东西不用你成为也无所谓什么时候开始说这个话题了!?“
伊织这一番不知道是开玩笑还是在认真回答我的问题下,我一边反击,一边把盒子里最后的馒头发起先制攻击。
“但是啊,我要怎样做才能让我自己动笔呢?“
但毫无悬念的输掉最后一个点心之争的我,又回到了那种无精打采的语调,向伊织抱怨起来。
然而……
“对这个问题我会怎么回答,你应该知道吧?“
“……【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知道】对吧?“
“是,正解~“
“你这家伙……“
这家伙,看到朋友这么烦恼,怎么还这么无情啊……不不不,这家伙根本就不是朋友千万不要误解。
“所以了,最开始我就说了要等到十一月底,你还可以痛苦三个月哦?“……刚才说错了。我不可能和这种人是朋友。别给我想错了。
“但是我是不太相信只要时间足够,只要给时间就能作出好的脚本的“
毕竟,这之前的我,都是在短时间内决出胜负。
一开始和诗羽前辈的合作脚本,只用两天(还经过两回弃稿)就把一条线完成,速度快到我以为自己是不是在参加打字比赛。
而完全是单独作业的现在,情节上虽然有些磕绊,但因为之前的脚本作业还算顺利,所以迄今的女主路线,全部合起来两周以来搞定。当然,质量是另一回事。
来灵感的时候,手上已经跟不上脑子里思绪的速度,而这种事不是一次两次了。
不合时宜大笑的时候,黯然神伤恸哭的时候,曲折婉转惊叫的时候,士气高涨大吼的时候,作业窗里总是被文字堆满。当然,质量是另一回事……所以了,都过了一周还一个字都没写出来的体验,于我是第一次。
“作家的话,一直都是在这种压力下工作的吗……?“
不停笔的时候,确实对身体的负担很大。
但是停笔的现在,其所带给精神上的负担,远非前者可比。
责任感,焦虑,无力感,还有怒意……无数数都数不清的负面情感结成一团,欲要将我压垮。
“不用担心,和这种压力根本无缘的人也是有的“
“什么样的人?“
“首先要目中无人,觉得自己是创作者中的领头羊。这种人完全不会在乎别人的想法,参加什么迟到欠席家常便饭根本不痛不痒,预支的酬劳也不会因此退还。还有这种人通常以B型血居多“(血型梗,B型血典型特征是奔放,以自我为中心,译者注)
“……根本没有参考价值好吗我又不可能做到这样。还有给我马上对B型血的人道歉“
“还有一个,那就是无法制御的灵感随时都会从脑中迸出,所以根本就没有时间陷入什么低潮“
“这不跟怪兽一样了……说起来好像是有“
这家伙的前上司(红坂朱音),几乎跟上面的描述一样。
“之前的伦也君,也给我差不多的感觉。当然,质量是另一回事“
“是啊,我也感觉这次是把自己的潜力都发挥出来了,当然,质量是另一回事“
“但是,这种如有神助的状态能持续十年的话,你应该和朱音那种性格乖僻的人差不多了“
“……啊~,那我还是做普通的创作者就好了~“
就在这抱怨和实用价值不大的谈话交锋中,时间就已经来到下午。
有人倾听自己的烦恼,感觉是有些轻松,但是,说是那些写脚本的灵感,还是一个都没有。
对我来说不能说是完全无为,但确实是毫无进展中只有时间本身在进展着。
“另外啊,你有和加藤桑说一声吗?“
“说什么?“
“只有我们两个见面的事情啊。你现在不说到时候又生气了?“
“各种意义上你这句话都太烦人了能不能别说了!?“
“……“
透过房间的窗户稍稍射入的夕阳已经完全消散,街道几乎已隐去赤色,正是逢魔之时不久。
我的房间,也渐渐被黑暗所支配。然而在黑暗中唯一做抵抗的电脑屏幕前没有人。
结局,仍然毫无进展就翻身躺在床上,迎接这昼与夜交替的时间。
和伊织告别,返回家中坐在桌子前,生出悲壮的觉悟,是在数小时前。
然而显示器上文字框里显示的,仍然是只有事件的标题部分。
只是,这几个小时我也并不是什么都没写。
写了又删,删了又写的重复。
实际上,这也不能不算是大的进步……也许吧。
因为昨天为止,这些点子都是只在脑中就被我完结了的。
浮现在脑中的点子,在脑中描绘,吟味,否定,然后消失。
接着又是别的事件的想象,否定,否定,想象,甚至在具象化之前。
在这样哪里才有出口都不甚清楚,只是沿着黑暗的隧道一直走下去的无为的行为,终于是让我意识到了【这是不行的】。
“总之就继续写。这样也许会有所进步“的精神指引下,这时候已经不追求琢磨反复,反正先让手动起来就好……当然,我也知道意识到这点可能有些晚了。能够做的只有不断对自己之前所做的事情吐槽【这怎么能行呢】而已。
然而,自己为什么在这无尽的循环里自我绕行一事,不管在那个时候还是现在,都不甚明了。
“这次一定要……“
伴随着熟悉的话语,从床上起身,面对桌子。
而说出这句话的次数,今天起码已经超过两位数了吧。
所以了,面向桌子的次数,也自然超过了两位数,也就是,逃避回到床上的次数,也是两位数……
但我还是为比昨天稍稍进步一些的事实感到鼓舞,再一次,拼命使唤那僵掉的手指,敲击着键盘……又是几小时过去。
刚才的行为,又反复进行了五次,现在是差不多晚上九点的时候。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已经最终放弃在床上无力呻吟,振作起来……在床上,痛苦的思索。
结局,五次……大概两百行左右的文字,又成为了退格键的饵食。
写到一半,之后的展开一点都不明朗把它删掉,或者之后的展开觉得太落俗套,根本没有什么意义也删掉,又或者之后的展开能够说服自己,但总感觉还缺点什么删掉,删除的理由千差万别但都可归结到一点。
只是觉得自己能力不足。
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删除呢?
为什么,一直都无法令人满意呢?……这虽然还是悬而未决的问题,但是。
是在哪里遇到了瓶颈,至少现在已经很清楚。
现在屏幕上显示的,这个事件迟迟无法下笔。
事件编号:巡璃15
种类:个别事件(巡璃个别线开始)
条件:最终女主选择时选择巡璃时触发
概要:巡璃,开始意识起男主
进入个别路线后,最初的……
表现她感情迁移的最重要的事件。
也就是,第一次,巡璃作为女主的“角色事件“。
而且,也就是对于迄今为止对其偏爱的玩家,让他们上升到【恋上女主】的事件。
最后,如果没有这个事件,那么巡璃线就可谓是失败的,所以绝对不能失败的场景。
而明明是如此重要的场景,翻来覆去的看情节,上面写的就只有一行……
【巡璃,开始意识起主人公】
看到这个的瞬间,我把情节文件中对应的部分复制粘贴到脚本文件中,关上情节文件,之后,在脑海里把数个月前的自己乱揍一通。
为什么伊织会对这样的情节认可啊……
说什么【MAIN HEROINE必须是超凡的王座】。
这哪里超凡了,不要乱用好不好。
不,其实其它部分是有很详细。
序盘的,巡璃还性格不明朗的那个时期,弥漫无视的对话小样,可以说让人略感过头的充实,而终盘的,和她感情加深后的亲密会话,也同样是让人略感过头的充实……
因为这样,曾经有过改变方针的举动。
那就是跳过巡璃恋上主人公的场景,直接先写后面二人作为恋人的场景……结局是马上触礁了。
因为,巡璃和主人公,是怎样的经过才成为恋人的,如果这点不知道的话,那么以这点作为前提下的亲密场景的描写就无从下手……
其实,如果是【共通线途中主要写手放弃,只用两天把十二条女主的个别路线全部完成的】被誉为传说的那六个人的话也许还算简单,但很可惜我不是那六个人中的一员。
对我来说,这种程度的【妥协】是已然关系到这部作品的命运的举动,这种时候这种灵活的写作方式早已难以奏用。
地点呢?是购物中心?学校内?还是主人公的房间?
故事背景如何呢?约会?放学后?还是烟花大会?……就像这样,头脑中,输入框中,数百,数千个巡璃出现,又消失。
因为感到每个都还不算差,但也都不算好。
毕竟,和巡璃第一次,作为男女心意相通的事件。
如果从游戏中的一年半前开始回忆,也许找不出导致这一结果的决定性因素的事件。
无法忍受罪恶感和绝望感之下,从兜里拿出手机……不,连这个,都是迄今已经重复过无数遍的动作。
然而这次,悲壮的决意,或者说是投降了的觉悟,都远非之前可以相比。
拜托他人,并不是耻辱。只要不产生依赖。
只依靠自己,并不是荣耀。如果拿不出成绩的话就是本末倒置。
最重要的是,我只不过是一介未熟的虾米作家。
作为创作者有时会非常碍事的自尊,以及骨气,还全然没有。
所以我打开手机的通信录,找到【か】行的……
“……(欲言又止)“……【か】行的第一个【霞之丘诗羽】,被我慌忙滑了上去。
这,不是作为创作者的自尊和骨气。
只是怎么说呢,是作为男人的骨气这种东西吧。
现在,一定要找一个不想拜托的人,那就是她了吧……
“啊……“
伴随着这样的懊恼,滑动画面的手,戛然停了下来。
当然还是在【か】行。
还只有那么一个人……那也许会给现在的自己提供帮助的人的名字,出现在上面。
所以我,如祈祷一般把手机放在头上,拼命克制自己的紧张,按下拨号键。
几声铃响之后……电话那边,几分倦怠的声音,传了出来。
“……少年?“
“好久没联络了……红坂,朱音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