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十一卷
  5. 第四章 对你不客气了不要以为就是关系变好了
  6. 繁体版

第四章 对你不客气了不要以为就是关系变好了
2017-06-23 04:37:23

		

“哟……”
“伦也君?”
新一周周一的早晨。离学校最近地铁站的检票口。
从月台涌向出口,着相同制服的大群学生中,看到那个特别不起眼的女生实在不是……不不,最近好像简单多了。
那是因为她现在的容姿完全脱离了不起眼的范畴,还是说我对她意识的改观呢,至少在现在还无法确定。
“诶,伦也君主动等人还真是少见呐。已经不怕被同学们看见传谣言什么了的吗?”
“抱歉,但我现在真的没心情陪你开玩笑”
“真的吗?”
伴随着这种意识的变化,互相友好度逐渐上升,直接称呼对方名字的现在,已经早过了怕被同学传谣的阶段。
“那个,惠,我现在可是在生气?”
所以之后为了怎么处理这样的爆弹而心力憔悴。
“差不多半年前(第七卷141页)我说过吧惠……伙伴的话,那么互相报告,联络,商量什么的就应该是常识”
“啊~唔嗯,是的吧~”
“那你又是怎么做的呢?没跟我商量,就擅自做下决定……”
“恩,哪件事情呐~”
“我已经弃用的脚本!你为什么把那个给美智留看!不仅看还编到游戏里!?”
“那个啊,因为觉得向冰堂桑报告,联络,商量是常识所以啊~”
“诡辩!我表示强烈谴责!”
这边为了不引爆这个爆弹说话没有那么直接,但反观惠却完全没有诚意,又好像认真对应的话太麻烦,完全采取和以前的【加藤】一样的漠然战术来回应。
不会真的以为在口头上能赢过我吗?
“先不说这个,所以有玩过了,那个事件?”
“所以说了,现在不是说这种话……”
“有哭了?”
“的时候!?”……是有觉得能轻松赢过对吧。
“嘛,反正我在测试的时候是有哭呐……伦也君的脚本,还有冰堂桑BGM的合体”
“哦……哦”
“那,是怎么哭的?果然还是跟冰堂桑打赌的那样在她的胸……”
“哪有哭,至少没有哭成那样!”
还是说,最开始就没想过会输的可能……
“呐,那个脚本,真的要弃用吗?”
“当然了!”
“但是啊,那个明明就完成的那么好……真的是让人想哭的说”
“……但,但是这次不是催泪系,也不是治愈系是萌游诶!”
完全胜利下心情大好是吗,惠这次,就我抛出的……不不,是我根本不想碰触(诗羽TRUE)的脚本的事情刻意提起来了。
如果知道会有这样一天,那个脚本当初真的就放我心里就好。
没有多想就放到社团共享空间里的一个月前的我真的是该打。
“但是呐,选错的时候,就进入一周目强制Bad End……诸如此类的,毒性稍强一些的方式,作为多结局的游戏来说才会有趣呐”
“不不那个脚本放在萌游里就是犯规。我们绝对不能伤害萌游玩家纯洁的心灵!”
其实主要说的是我。
明明是自己写的东西,却渐渐无法从正面去直视。
原有脚本的厚重,加上被作中人(诗羽前辈)说这样太真实的劝诫,以及又和美智留那悲情的曲子再一结合,现在只是看到那个场景,心脏就像被拧碎一样的痛苦游走在全身。
“但是呐伦也君,一年前(第五卷190页)不是有说嘛?所谓gal游戏里有【不能束缚于规则】这么一条规则”
“没说过好吗至少没对惠说过!”
还有虽然现在说可能有点晚了,但还是建议大家阅读本卷的时候最好把之前的数卷放在手边。
“唔……”
还是如往常一样跳过学园描写,时间直接来到归宅后的傍晚。
显示在桌上电脑屏幕上的是,新建的【巡璃15.txt】文档所映射出的亮晃晃的白色……要说起来,距【吼,上喽!】这样气势如虹的开场白是多少天前的事了?
其实,关于周末在作业上没有进展这件事情,没有任何问题。
那段期间获得了神原画和神BGM,得以使我们新作的质量更上一个台阶,而因此也使我的动力大增。
不如说真正的问题不是周末没有进展,而就是刚才坐在桌子旁边一个小时,还一行都没有写出来……
“唔呜呜呜呜呜……”
身体状况,除去稍许的睡眠不足外还算非常良好。
头脑呢,因为在课上睡……不不是保存过精力的原因,也还不错。
就是这样,就连写下【那天从早上开始就下雨】这样也不会有任何问题程度的一行,我都写不出来。
事件编号【巡璃15】,是在共通线结束,巡璃个别线开始,如第二部前奏一样的事件。
也就是巡璃这样一位女主,终于渐渐表现出恋爱一面的重要事件。
所以,确实要比之前更要集中注意才可。
但是,但是……
“唔~嗯,唔~嗯,唔~嗯……休息~”
结局,一边在桌子前扭捏了一个小时后,【这次没有取得任何成果!】(《进击的巨人》中的名台词,译者注)的状态下倒在了床上……也就是从经验上来说,像这样书桌,床以及网络的三角贸易是极具危险的定式。
【稍稍休息】【稍稍查一下资料】这种恶魔一般的免罪符吸引之下,等你意识到的时候两三个小时简简单单就过去,原先想定的计划作业量大幅缩减的,(时间上的)消耗战。
那么,为了避免这样的消耗战,慌慌张张从床上和网络世界离脱坐在桌子前仍然没有任何进展这时候来一句【啊~果然是还没有休息好】作为理由的结果,反而使这个三角贸易关系更加稳固这一事实是有统计数据可查的。
以上,所以暂时先放弃回到桌前,我躺在床上手伸入裤兜,拿出手机。
本来因为今天早上上学时发生的事情,这其实是最不想使用的转换心情的方式。
然而比起现在的苦痛只好……
“……诶?”
惠 【在工作?】
使得我在心中模拟的种种借口一瞬间化为虚无的讯息,出现在画面上。
收信时间,是五分钟之前……看起来是刚才太过于集中写不出来的烦恼而漏过了。
但其实一定要漏过的话,我更希望是由于太过于集中精力写作而漏掉就是了……
伦也【现在在休息。有事吗?】
惠【啊~,那个,其实,也没有,不是特别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惠【就是今天早晨的事情,可能需要稍稍解释一下】
伦也【……这么有诚意的解释我真是谢谢了】
伦也【~可以快点进入正题吗!】
互相间简短的会话,渐次在画面上增多。
也不是没有想过打电话不是更容易说清楚吗,但确实这样更加便宜,而且我现在的时间,也没觉得有多珍贵。
另外,现在所进行的对话,也确实是直接当面的交流会让双方都有些尴尬的内容……
惠【恩~其实啊】
惠【脚本作者本人弃用的话,那就真的是弃用了呐】
惠【所以,作为副导演,我是不会再说让你拿回来的话】
惠【抱歉】
伦也【唔嗯】
惠【但因为已经看到了,所以感想是绝不会“弃用”的】
惠【那,真的是很好的脚本呐】
伦也【thank you】
文章有其无法传递的细微情感。
看不到对方的样子,也听不到声音的话,就可能无法全数捕捉到对方的感情。
但是,正因为如此,也有在文章中才能表达出的坦诚。
嘴里可能说不出来的话,换做文字或许就能表达出去。
惠【那,今天早上的事就算结束了】
惠【辛苦了~】
伦也【等等,我还有几句话要说】
惠【诶~】
伦也【今早的惠,好像是有点过于热情?】
当然,不仅仅全是正面的胸襟直臆,还有负面的问询。
惠【呀~那个啊,是因为想让作品更好呐】
惠【就是那个啊,为了社团,也就是帮了伦也君是吧】
伦也【但跟平常相比还是有点不快】
惠【……这样吗?】
伦也【唔嗯】
惠【那,跟平常的伦也君态度相比有多不快呢?】
伦也【要说的话,一半差不多吧】
惠【再怎么样,也不会是这么多吧】
伦也【那,四分之一?】
惠【恩~……】
伦也【……一成差不多吧?】
惠【呜哇,那还真是给你带来很多负面的情绪呢】
惠【我会反省的】
伦也【喂!】
伦也【好像是在道歉其实根本是在无视我吧!?】
就如这样,真的是全然不重要,只有那么一丁点的心结,通过这样难以传递细微感情的文章,时而致谢,时而顽劣,最终解决。
但正因为这些小事的一言一语中,才骤然感到真实。
惠【玩笑就到这里】
伦也【我可是打心底半点听不出刚才是玩笑话】
惠【有一半要道歉,但也有一半不会道歉呐】
伦也【什么意思】
这,就是已然互相靠近的证据吗……
那些在过去完全不会在意的交涉,突然变得在意起来。
笑着说出的话语,怎么也忘怀不掉。
这,恐怕不仅是我,对面,也是这样……
惠【这之后,还会看到我让人不快的部分呐?】
惠【因为是伦也君,所以才会显露出来呐?】
伦也【……哦……】
惠【晚安】
伦也【晚安】
而似乎是为了证明这点一样,惠在最后,一下把二人的距离拉短……但还没回味过来的时候,下一个瞬间就终结了会话。
是害羞,是生气,还是一如往常的情绪……果然只靠文章,这种细微的情致难以传达。
但不得不说的是,心情比刚才轻松了不少。
所以会想,要是对面也是这样的心情就好了。
“好……开始吧!”
把手机放进兜里,顺势从床上一跃而起,顺利的坐在桌子旁边。
大概,我难以下笔的心因,和惠的……不,MAIN HEROINE之间的真的只有那么一小点的纠葛,也已经毫无痕迹的消失。
不仅如此,刚才那一系列的和解的交谈,也已经作为巡璃脚本的一个事件,被添加到情节当中。
所以,之后就只剩下起笔如有神的写就而已。
我连还没吃完饭这件事情都忘记了,只是埋头于敲击着键盘。
五天后的周末……
【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暂定)】最终脚本【叶巡璃线】……
仍然是亮晃晃的白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