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GAMERS电玩咖!
  4. 短篇
  5. 第一卷gamers特典 雨野景太与放课后
  6. 繁体版

第一卷gamers特典 雨野景太与放课后
2017-06-22 15:41:14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扫图: 风早sawako3
翻译: 风早sawako3
我。雨野景太。从以前开始就是一个优柔寡断,喜欢拖泥带水的人。
比如说在多数投票的情况下比起自己的意见,我会以「啊投这边的人好像更多」为理由投票、剪头发的时候的定型台词是「请只剪掉张长的部分」、被问到A店和G店还有虎穴喜欢哪一个的时候,会用佛祖一般灿烂的笑容糊弄过去。
乍一看是没有漏洞的把所有事情都处理了一样,实际上全部是犹犹豫豫得出了错误结论。结果不管事情究竟会怎么发展下去,因为我优柔寡断的原因而浪费的时间就只能是当做浪费时间了。因为认真的研究而产生迷惑的人和迷惑的同时还不停的对所有选项都心动的人是完全不一样的。
普通的一天放学后,在有很多学生很热闹的G店里。
店内大致分为书籍货架、CD和DVD以及游戏软件货架、周边货架三类。我现在正在其中的书籍货架⋯⋯主要是轻小说分类的书架前。
但是,目前真正的问题是其实我今天根本不是来找轻小说的。其实,我是来买游戏的。虽然是这样⋯⋯
我小心翼翼的偷偷观察游戏软件货架那边的情况。⋯⋯貌似是大学生的男女三人组,不知道怎么了正在进行非常白热化的探讨。
「啊真是的、日守和真冬你们都不明白啊!难得都特意来G店了,最先开始应该做的难道不是挖宝吗?——寻找卖剩下的超级便宜的限定版!OK?!」
「前辈你在说什么啊。不管是哪里的店铺,来G店最先应该做的是先确认店员的喜好才对啊。从货架的配置情况到POP的描绘方式都要认真的确认才对,建立和店铺之间的信任关系之后最先⋯⋯」
「怎么样都好啦。可以先让我回家玩刀剑乱舞吗?衫崎,椎名」
看起来非常快乐的一名男性,稍微有点瞠目而视的两名女性,构筑起了现充也要适可而止的画面的三位客人。虽说是现充但他们交谈的话题也太那什么了,反而不容易看出他们的关系。但是、如果要说我唯一一件弄明白的事的话⋯⋯
「(那么高昂的士气,对于像我这样的没朋友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最难应对的类型啊⋯⋯)」
尤其是那名男性成员。虽然觉得他是个非常好的人,但非常致命的地方就是我觉得我和他的价值观会不和的感觉。他给人一种和爱管闲事的亲戚大叔一样的感觉。我很不擅长应对这类人。
所以说,虽然我今天是来买游戏的,但想插入他们中间也实在是太艰难了。
结果、我得出了很有自己风格的结论⋯⋯「稍微耐心观察一下,如果他们的对话不会进行很久的话,我就插过去游戏货架那边」这样的想法,所以现在我才会站在正好能够看到游戏货架的轻小说货架前面。
顺带一说虽然游戏软件当然也可以在别的店⋯⋯比如家电量贩店也能够买到,但偏偏我今天准备入手的游戏是无论如何也要来G店入手的。这是因为⋯⋯
「(每次G店特典都太狡猾了啊!)」
稍微变得有点生气的我鼻息也变粗了一点。没错,G店总是在售卖物中附带原创特典,这也太狡猾了!为什么称为狡猾⋯⋯那是因为附带的特典都太有吸引力了。
「(在轻小说中也是有着相当的量的原创特典小说附带的情况也时不时会出现⋯⋯!到底是怎样啊!只能认为是作者被G店抓住什么把柄了吧!)」
一边把特别侠义的G店工作人员非常自我的描绘成这种形象,一边握紧拳头的我。
话说这次我的目的其实是游戏软件附带的挂毯。这是因为虽然这个游戏本身是非常硬派的RPG,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特典是非常色情的女主角构图(新完成的)⋯⋯虽然我是个非常原作至上思维的人,但是再健全的男子高中生对这个也不可能不会有反应的。真是的简直太狡猾了。G店的「男性顾客的心愿已经全部明白了喔的感觉」这种想法,真是让我感到不寻常。
但是,虽说我是有目的而来的,但是也并不是说我为了拿到心仪的游戏即使插入其他客人之间也在所不惜的。
「(再稍微打发一下时间吧⋯⋯)」
我做了这样的决定后,便随意的从眼前的轻小说书架上拿下一本书来,开始看起了里面的小说概要介绍。
《终于开始的“弘”和“椿”的同居生活,但是,这却是事件连发的生活!》
读到这里看到「终于?」这个词我开始确认小说的卷数。好像我手上拿着的这卷是这个恋爱喜剧作品的第二卷。其实我经常会觉得,轻小说在卷数上想要确认这是第几卷的时候有时候会特别辛苦。应该是这样的,概要虽说是对前卷内容的总结的一种比较贴心的形式,但是有时候像我这样还没开始读却因为拿错卷而被剧透的时候真是让我很困扰。虽说是很贴心的制作的概要,但是如果这个恋爱喜剧系列的第一卷的概要是「“弘”和“椿”究竟是同居了呢还是没有同居呢,真是让人捏一把汗啊」这种用来引导故事的类型的话那就悲剧了。因为即使我现在从第一卷开始读的话,就结果而言果然只会产生「结果还是同居了啊,你们」这种想法了。
「嘛虽说我也不是想把这个系列读完啦⋯⋯」
一边想着这种事一边我的视线又回到了概要的阅读上。
《在浴室相遇,睡糊涂的同床共枕,互相错洗了对方内衣的事件,周边居民的噪音问题,垃圾处理设施建设的反对活动,围绕突然离世的弘的祖父的遗产继承问题产生的骨肉相争,由椿发起的吉祥物设计方案的剽窃事件》
「后半段发生的事件也太多了吧!」
怎么回事啊这原来不是恋爱喜剧吗!?这是谁期待的发展啊!?竟然还是发生在弘和椿同居期间吗!?
既然发展成这样了为什么不干脆删掉故事刚开始时发生在浴室的傲娇事件啊!?
我受到震惊的同时还是读完了概要最后的文学。
《高人气的幻想异世界战记、辞藻华丽的第二卷新装版再发售!》
「这原来是异世界战记吗!?而且还是新装版!?」
震惊的我于是重新开始确认这部作品的类型⋯⋯原来如此,可能是我刚才的理解多少出了差错的原因吧。这部作品的名字⋯⋯
『我的学园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
「确实」
哎呀呀,我现在稍微有点后悔起来,不管再怎么「有问题」,结果果然还是应该归类于恋爱喜剧。我就说我起码不会从类型开始就已经弄错了嘛⋯⋯看起来这个作者,应该是一般文艺界的泰斗而且是个大叔。标题中的「我(原文“私”)」可能并不是指女主角,而是在指这个作者本身。
我的兴趣涌了上来,于是从书架里取出第一卷开始读起了概要。
《浓妆的高中生 フジオカ(藤岡)·ヒロシ(弘) 在某一天早上的街角处撞上了连醉两日的 オニ(鬼)ヤッコ · ツバキ(椿)》——到这里马上就中断了。
「对不起,全名太让我震惊了,一时半会消化不了」
为什么要以某个初代骑手先生和某个酒鬼女艺人为模特啊。高中生主角能明目张胆的喝酒竟然被允许,到底是哪里搞错了啊这部学园恋爱喜剧。
想着这些事的我吞了一口唾沫又开始把视线落在了概要的后续上。就在这时,我感到背后有人敲了敲我的肩膀,受到惊吓的同时我回过头去看时,在那里的是——
「天、天道同学!?」
——学校的偶像、名叫天道花憐的人正绽放着灿烂的笑容站在那里。
然后,她好像有些吃惊的收回了她的招牌笑容,摆动着她美丽的金色长发把头撇向一边迅速脸红了起来,用稍微有些噘嘴的样子告诉我。
「并、并不是为了见雨野同学我才来这里的!」
「哈、哈、嘛说起来也是呢」
即使不说这点我也是明白的,因为天下无双的天道同学根本没有特意来见我这种路人角色的理由。嘛虽然最近发生许多事情,我和天道同学说是认识的人也确实是认识的人,仅此而已。至少,我和她现在还不是能互相称为朋友的那种关系。
但是天道同学似乎对我的反应有些不满的样子,开始悄悄的小声说起来。
「⋯⋯这算什么啊,我虽然确实不是特意在寻找雨野同学的身影,但是你进入这里的时候恰好被我看到所以我就追过来了⋯⋯」
「?怎么了天道同学。突然说出这样仿佛是傲娇女主角一样的台词」
「!?你听到了吗!?」
「那当然,因为就是在我眼前说的」
「诶、但是这里通常不应该是那个约定俗成的主角应该听不到的场景吗?」
「哈、哈。但是把听到了的说成没听到也未免有些奇怪了⋯⋯」
「咕⋯⋯!嘛、嘛、话是这样说没错⋯⋯!」
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咬牙切齿的天道同学⋯⋯真奇怪,为什么我每次都打算用最普通的方式对待她但却总会惹她生气呢。
没办法,我开始试着讲笑话。
「啊哈哈、天道同学、你如果总是那样的反应的话、看起来就好像是喜欢我一样嘛」
「⋯⋯。⋯⋯那、那样我会很困扰的⋯⋯」
「哈哈真是的」
「~!」
不知道为什么天道同学突然很后悔的样子开始用脚跺地板。
⋯⋯真奇怪啊,我好像又弄错了什么。然而,到底哪里弄错了我完全不明白,果然我与他人相处的技能好像还是太低了。这点我反省。
话说回来,也不能一直在天道同学面前这么失落,我开始重新找话题。
「所以说,天道同学究竟为什么来G店了呢?」
「诶?那那那是因为⋯⋯」
「游戏玩家一般是不会来G店这种地方的吧?」
「稍、稍微等一下啊雨野同学!」
不知道为什么天道同学突然开始阻止我的发言起来,我歪着头说到。
「因为天道同学,看起来并没有什么要事要来G店这种地方的样子。」
「首、首先你口中的〖这种地方〗能不能别再用了啊雨野同学!可以吗!」
「?不过就我个人而言是很喜欢G店的喔?但是对天道同学这种认真的职业游戏玩家来说不就是〖这种地方〗,差不多的感觉吗」
「没想到你竟然把责任全推到我身上!不我完全没那么想过!我也完全没认为过G店是〖这种地方〗!」
「?你怎么了天道同学,你不用特意这么解释啦。就和你平时一样非常热衷的批判G店就好了啦」
「没有批判吧!?我一次都没有做过那种事吧,批判G店!」
「嘛,在我的面前确实是⋯⋯」
「别的地方也没做啦!怎么回事啊你那种怪怪的语气!话说回来、雨野同学为什么你在这种情况下还偏偏要闯入我的地雷带啊!?」
「?今天的天道同学总觉得有点奇怪啊。我们刚才的对话,就好像完全可以成为G店特典小说一样诶」
「你的敏锐和迟钝的平衡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天道同学用仿佛是看到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我。嗯~真奇怪。我总之是一直在尽量用关心她的口气在聊天诶⋯⋯但是看起来好像适得其反的样子啊。
如果继续这样和她交流下去我在她心里的好感度可能会下降。但是,我现在又不能离开这里,所以说我现在能对她说的话只有这一句了。
「天道同学,你还不回家吗?」
「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
天道同学一脸愕然的站在那里。她看着我的脸似乎放弃了什么一样的垂下肩膀喃喃说到「那下次见⋯⋯」然后就离开了。
「(嗯~那样做感觉就好像是要和我变亲密一样诶)」
被学校第一的美少女用这样的态度对待,让本来就憧憬着她的我心动起来⋯⋯
「(不不,这肯定是天神准备的陷阱!)」
我呼了一口气调整自己的心态。孤独患者只是被美少女稍微温柔的对待一下就产生了「啊她是不是喜欢我啊」的想法、太夸张了太夸张了。继续待在这个陷阱里最后只有去找警察先生了果然。
我不断的进行着深呼吸来平稳我对天道同学的憧憬之情。⋯⋯好像每次我都对天道同学过于憧憬而对她做出失礼的举动⋯⋯不,对于像我这样的自恋狂来说,这样的惩罚也算正好了,嗯。
我目送着天道同学离开G店,再次确认了游戏卖场的情况⋯⋯然后⋯⋯在那里⋯⋯。
「诶~没想到那个深夏啊。这真是意外啊⋯⋯」
「是的是的,就是这样啊,姐姐真是让人困扰啊」
「啊说起来、北斗前段时间偶然遇见了飞鸟诶」
「诶~」
「(怎么完全变成闲聊了啊!?)」
开始一团和气的互相报告近况的现充集团的身影在那里。
为、为什么要特意在G店做这种事情啊!?故意惹人不痛快!?故意让我不痛快!?
「(这已经、必须要去找他们谈谈了⋯⋯没办法,差不多该去那边边⋯⋯)」
我咽了一口口水⋯⋯不好,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比刚才似乎更难插入了。现在,他们之间无形的漂浮着一股暖流,根本不是外人能够打扰的。不,这也不算是G店里本来该有的气氛。虽然话是这么说⋯⋯
就在我我现在畏畏缩缩的心神不定的同时,这次从我的背后传来了声音「⋯⋯喂」,感觉有些阴险的女性的声音。
我马上就明白了那个声音的主人,头也不回的回应道。
「不好意思海藻的话已经够了」
「就是因为不够你才是矮子吧」
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样。我很不爽的回过头去,那里有一位跟我一样不爽甚至比我更不爽的女生。⋯⋯我的天敌,星之守千秋。毫无疑问不是,朋友。
一边玩着有些自然卷的头发,千秋瞪着我。
「⋯⋯你很碍事啊」
「哈?」
「所以说⋯⋯」
很烦的把视线撇开,有些尴尬的小声嘟囔的千秋。
「那里的⋯⋯那里的书架,有我想看的」
「?那里的书架⋯⋯轻小说?千秋要看吗?」
这真是稀奇,我眨了眨眼睛。说起来这个千秋,和我一样喜欢游戏但为什么就是和我相性不好,我们对于「萌」的见解存在分歧。我是非常果断的有理派,但千秋是百害而无一利派。
所以,对于她看轻小说这件事我实在是感到意外。当然我也知道轻小说里也不全都是萌系,话是这么说⋯⋯
我呆住的同时,千秋似乎有些焦急的把我推开,把手伸上了书架。然后,她拿到手的轻小说是——
「诶、等,千秋!」
「诶!?什、什么什么?」
我突然把她的手抓住,她动摇的同时翻起白眼,我看到了她的真表情。本来她是那种对除了我以外的人都是非常弱气的人。⋯⋯嘛不过我对除了她以外的人也是一样的弱气。
我不顾她受到惊吓的同时,非常坚决的问到。
「千秋,你是这部小说〖我的学园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的读者吗!?」
「嗯、嗯,是的⋯⋯」
感到非常怪异的千秋盯着我。我稍微道了个歉然后放开了她的手,咽了一口口水我接着问到。
「这、这个,有趣吗?」
「嗯嗯⋯⋯你是说〖学物〗吗?」
令人惊奇的简称。这个先放一边、我连连点头示意她快点回答。
千秋好像有些不太理解的样子,用如果是自己喜欢的东西的话即使对象是天敌也能非常高兴的宅们与生俱来的精神,精神抖擞的说了起来。
「那个那个,我,从以前开始就很喜欢这个!所以,这个新装版绝对要在出版日就入手!」
「诶~这部小说年代很久了啊」
「嗯,旧版本的全部八十二卷我也全部有收藏」
「超级大作也要有个限度吧!这算什么啊!这完全不算是“轻”小说吧!」
「嘛这原本就不是轻小说的说。这是为了面向现在的年轻人作者重新改稿之后出版的⋯⋯」
千秋把第二卷的封面拿起来给我看说到。我好像终于明白了一些。
「原来如此,怪不得后半段突然出现很对很深刻的社会问题⋯⋯」
「嗯嗯,那些是很唐突呢⋯⋯但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充实了的感觉呢」
「啊!?那里才是补充的部分吗!?那原本的内容呢!?」
「超级幻想异世界战记」
不会吧,那个宣传概要里说的才是对的。
「总感觉内容改变好多啊,千秋⋯⋯读者也觉得没关系吗?」
「诶?啊,嗯,那里确实,嗯⋯⋯」
看着非常可爱的封面的千秋苦笑着。果然对读者来说,内容改变这么大会生气也是当——
「还是写实的『藤○弘』和『椿鬼○』的旧版比较好呢⋯⋯」
「那里!?你说的是那里吗!?话说回来旧版也太尖锐沉重了吧!?」
「啊,内容的话倒是几乎没怎么改变呢」
「确实没变!除了放入很多社会问题之外确实没变!」
「明明是这样的内容,但还非要用萌系画风来装饰起来售卖的现代社会⋯⋯我觉得真不怎么样!果然萌系真是百害无一利!」
「咕、糟了、对这点我完全没有反驳的余地!」
真的是,为什么这种作风的小说要用萌系插画来装饰成轻小说来售卖啊!编辑的意图我完全不懂啊——
「嘛,从第一卷的后记来看,这个企划好像是在G店员工的狂推下实现的呢」
「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企业啊G店!」
「然而然而,第二卷只有G店特典是作者新写的小说,好像是分为文库版三册了」
「特典和本篇的平衡已经变的这么奇怪了啊!」
我现在已经弄不清特典这个概念了啦。而且,在这件事上我觉得相对于G店来说,还是作者更奇怪。说起来以前,有一个叫葵还是什么的作者,写下了超过G店委托的特典页数的特典小说,弄得编辑超级困扰的传言我好像有听过。从这件事上来说的话,倒不如说G店也算是特典这个系统的受害者了,G店⋯⋯真是辛苦了。
我在心中给G店敬礼的同时,千秋说到。
「所以所以,作为读者有一些会以特典为目的而来G店」
「原来如此」
结果千秋也是以特典为目的而来的啊。我暗自接受了这个解释,这次千秋开始提问了。
「所以所以⋯⋯那个⋯⋯景太来这里是干嘛的?」
「啊—、嗯、我是以今天发售的游戏的特典为目的来的⋯⋯」
「⋯⋯这样啊」
「⋯⋯就是这样」
果然我们之间的行动也太过一致化了,导致现在我们之间的空气变得有些微妙的尴尬起来。
「⋯⋯嘛我自己也,今天也买了那个软件」
「⋯⋯这样啊。⋯⋯很有趣呢,那个系列」
「⋯⋯嘛⋯⋯」
「⋯⋯」
我们互相都尴尬把头撇向一边。⋯⋯讲真,好想交谈。关于那个游戏的事,好想和同样喜欢那个游戏的同士畅谈。虽然很想交流⋯⋯但就就像这样、虽然我们是面对面的站位,但却互相都说不出口。上原同学——我和千秋的共同的朋友如果在这里的话,也许会为我们做些什么。但是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单独的话却无论如何也⋯⋯
「那我先走了⋯⋯」
「嗯⋯⋯」
结果,千秋拿到了今天的目标轻小说朝收银台走去。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累了起来,叹了一大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态,再次确认起游戏货架的情况。
然后,在那里——
「啊,果然是衫崎啊!你看果然就和我说的一样吧,姐姐!」
「什么叫和你想的一样啊。这里不止衫崎一个人啊,别的女人也在啊!」
「啊、好久不见啊,守、巡!」
——总觉得人又变多了。美少年美少女又变多了啊。
「(啊你们能不能去别的地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个像同学会一样的阵势是应该在G店的做的吗!?喂!?怎么回事啊!?故意惹人厌吗!?而且,现在G店里除了我之外没有别的客人,他们这种完全不会给别人添麻烦的情况让我更没有干劲了啊!他们之间漂浮的温暖的空气让店员也似乎变的柔和起来,完全没有注意到这里啊!话说回来只给我一个人添麻烦了啊!
我叹了一大口气,垂下肩膀盯着他们。
「(但是,嘛,确实⋯⋯他们看起来都是些很有意思的人呢)」
实际现在我正在监视着他们的同时发现,他们的行为看起来都很快乐的样子。而且,看着看着,看的我也很想去融入他们了。
「⋯⋯」
我轻轻的耸了耸肩,随手在书架上拿下一本叫学生会还是什么的轻小说,悠闲的读起了这本书概要。
「(嘛,也不是有什么很急的理由,再在G店里呆一会也很好⋯⋯)」
而且实际上也是托了他们的福,我才能和天道同学⋯⋯嘛顺带还有千秋说上话。如果我立刻买了游戏就回家了的话,这些事就都不会发生了。
⋯⋯因为优柔寡断产生迷惑而浪费了很多时间,这确实是事实。
但是。
「浪费」有时也会是关联「快乐」的重要要素。
「(再待一会,再待一会看看样子⋯⋯然后再买游戏回家吧。嗯)」
就这样,我下定了懒懒散散的、不急着决定的决心。
放学后的G店内流动着舒适放松的空气,像是某种特典一样存在的现在,我再次从心底里开始享受起来。
无所谓存在的尾声2
衫崎「(嗯~,那个少年,完全没有从轻小说货架前移动的准备嘛。我可是为了确认学生会系列的陈列状况一直等着在啊⋯⋯怎么办啊。每次在我准备去找他搭话的时候总会有美少女过来和她亲密起来。话说回来怎么回事啊那个伪装成草食系的现充。虽然我真的很羡慕他就是了。⋯⋯哈。嘛,在这个G店里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很好,再耐心等一下吧)」
* 结果两个人在打烊时间也还依然雷打不动的站在那里,这样再怎么说也是会引起店员的愤怒的啦。
GAMERS电玩咖! 短篇 第一卷gamers特典 雨野景太与放课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