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十一卷
  5. 第二章 文章里写了【好厉害的绘画】的话,之后映像化的时候可是会有问题的
  6. 繁体版

第二章 文章里写了【好厉害的绘画】的话,之后映像化的时候可是会有问题的
2017-06-23 04:37:23

		

周六,早上八点半。
“茶ok,咖啡ok,巧克力ok,全部ok!”
水分补给,醒脑,还有回复疲劳的东西一溜在桌子上齐活,再一个个检视确认。
“哟吼,开始了!”
这样做好万全准备迎接的,当然是在这周开始宣言的,最后的MAIN HEROINE叶巡璃脚本的执笔。
是,这次是准备万端……
和平时同样的时间起床,好好的吃了早饭,调整好生活的节奏。
为赶上日程,肃然静坐,但对质量又追求极致。
累了的时候就休息,困的时候就睡觉,饿的时候把饭添上。
时刻注意保持自己的节奏,留有余裕去打造出最棒的脚本。
这,就是对于被预先定位为【自己史上最高】,【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暂定)最终脚本我所采取的策略。
如往常那种不分昼夜的工作只限于来了灵感的时候。
被截稿日期押着,马上就要交稿了还一片空白,催稿的号令以小时为单位降临的失态,这次绝对不会露出……我就大举着可能会被其他创作者哂笑的理想论的大旗,鼓起气势开始敲击键盘的时候。
“伦~也~前~辈诶诶诶诶(拖长音,下文同,译者注)!来~玩~嘛~……才不是!早~上~好嗷嗷嗷嗷哦~”
“……蛤?”
玄关的门铃响起,随即马上从玄关口兴奋的……不不是高亢的声音一直传到二楼来。
“好~想见面呐~,伦~也~前~辈~,早~上~……”
“啊~刚才就听到了,出海酱”
甚至传到邻处的吊儿郎当的……元气十足的声音的指引下,冲下楼梯打开玄关的门出现在面前的,是肿着眼睛的出海酱。
“似咋浪嘚,老呀大赛压带也噶餐吧卡(是这样的,我有东西一定要给前辈看)~”
“啊~你在说什么出海酱”
晃悠悠的身体,配上晕乎乎的笑容,还有迷串串的言行的出海酱……
应该说是,肯定熬夜了吧。
“咋贴冉仓卡老大……加下咋蓝牙掐吧牙擦八大噶器阿拉啦(昨天晚上画好的……就想着前辈也差不多该起来了)~”
应该说是,我刚才雄心勃勃的理想论一下子被指着脊梁骨的感觉。
老天就是不打算赐给创作者白天是吧……
“撒呀啦~gay也森柏(所以了~gay也前辈)……”
“喂就算你熬夜也别这样发音好吗我不是说过了吗(伦也的日语ともや之前就被玩梗成ほもや,ほも=ホモ为homosexual的略,日语语境里可以近似认为是gay,译者注)!?”
发出这种被别人听到肯定会招来误解的称呼后,出海酱就倒在我身上失去了意识。
“……啊!?”
“嗷……出海酱,早安啊”
在那之后暂时过了一段时间……
刚刚来这里,突然像发条停下的人偶一样僵住的出海酱,现在又突然像上好发条一样从床上蹦起……有点恐怖是真的。
“那,那,那个,我睡了有多长时间了!?”
“恩……差不多四个小时吧?”
“诶诶诶诶诶诶诶!对,对,非常对不起~!”
脸一下子变得通红的出海酱,三指着地深深叩首(拇指,食指,中指合一着地叩首,是日本女性传统对对方表示尊敬的礼仪,译者注)明显一副害羞的样子……嘛,出海酱是一紧张就会做出那样的动作所以该说是没办法的事情,但那种态度和行动,虽说每每让人想起别的意义(不懂事的新手)但也有点那个。
但又要说了,实际上在这个屋子里无论采取什么样无防备的行动,都不至于陷入这样的状况就是了。
毕竟这个屋子的主人,可是高名于世,安心安全的安艺伦也(命名:某黑发毒舌作家(诗○前辈))的……
“然后,是怎么了出海酱?”
那之后,细若蚊虫的声音和害羞气十足的表情表示自己的恐缩之情的出海酱是被我安慰了十分钟,终于回复冷静的时候,我也努力保持冷静,开始问起她来访的目的。
“我,我我我……”
“……诶,冷静下来,真的”
抱歉,好像还没有回复的样子。
但说起来那个不看现场的气氛……按自己的节奏,相当自我……积极的强调自己的出海酱,慌乱到这个地方也真是少见。
“那,那个,那个,我啊……”
“唔嗯……”
所以该不会她慌乱的理由,不是因为自己擅自就睡着,而是因为要说的事情吧……
“这段时间,一直没来……那个”
“噗!?”
“啊,但是请放心!幸好终于是在昨天晚上,来了哟!那个!”
“那太好了!但那当然既不是因为我的过错也不是拜我所赐对吧!?”
“不不!毫无疑问就是拜伦也前辈所赐的!因为要是伦也前辈不在的话,绝对不会生出这样的东西的!”
“主语!主语是什么!不明的指示代词给我去掉添上具体的主语好吗!?”
“……神”
“对!就是那个无所不能的,神灵大人!它来过了!所以我才会尽早想让前辈看看!”
恩,也就是,出海酱想说的似乎是如下的东西。
【那个来了】=【神灵降临】……
补完的话,就是在插画家波岛看来,神化……不不,神明附身(我可不是广岛东洋○○的球迷)(广岛东洋鲤鱼棒球队的绪方教练在形容今年球队状态神勇时说出的话,神本是名词,被教练用作了动词,一时间在社会上广为传播,甚至据说有机会入选日本2016流行语大赏,译者注)的画被画了出来的意思吧……
“……果然还是太容易让人误解了不是吗~!”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那个不知从哪降下的神明附身画出来的东西!快让我看看!”
“那个,那个啊……”
“快点啊!让我看一下又不会有什么!”
“……前辈的眼睛,好可怕啊”
“……抱歉”
这次包含着对自己才容易让人误解的言行的反省,一两次深呼吸让自己的心得以平静。
然而身体还是很诚实的,想尽早看到出海酱新作的冲动让身体躁动起来……抱歉,又说了让人会误解的话。
“没,没问题,会给您看的,只是……”
“只是……”
面对意气十足的我,出海酱,似乎露出了一抹犹豫的表情……
“只是一会儿,麻烦可以先从这个房间出去一会儿吗?然后,直到我说可以之前,都不要进来”
跟以前(八卷)到她家去的时候一样,把我赶了出来。
“好了吗~,出海酱~”
“还没有~!绝对不能偷看哟~”
“到底在干什么啊……”
再过了十五分钟。
我在外面干等的同时,不停透过门和出海酱进行如上的对话,甚是可怜。
即使受到如此残酷的对待,她还是仿若鹤的化身一样,就是不给我看她在忙些什么。
“啊,当然不可能是现在画了?你也知道我速度没有那么快的”
嘛,这你不用说从房间里传出来的声音我已经听出来了。
很熟悉的,送纸器滑过纸的咔咔微妙的异音。
这不会错,正是我房间里那台已经陈年的彩色打印机发动的声音。
也就是说出海酱,不是在画,而是在把画出来的东西打印下来。
“啊啊!?纸卡住了~!”
“……要帮忙吗?”
“不用不用!我自己能行的!”
而从刚才的声音听来,打印出来的张数,应该是早早就突破了两位数的样子……是要打这么多张吗?那张神原画?
“那至少给我点提示啊,是什么样的画?”
“不行,什么都不能说!总之,请作好最大的期待就是了!”
“这么有自信啊?”
“人生第一次为自己作画而感动……整个大脑都在震颤的感觉咯咯!”
“要这么夸张吗……”
就像是被谁附身一样,出海酱一点也不掩饰内心的兴奋。
“所以了,我想把所有的冲击保留在一起,再完整的呈现给伦也前辈”
即使只把她和迄今我所知道的创作者作比较,也是明显对自己不够自信的那种类型。
进出同人界不过两年,作品有市场不过一年,这时候就谈什么自信不自信可能确实为时尚早。
但自从去年第一次见到她的同人志以来。我对她那种极端内敛的评价,就多少感到了一种扭捏之态。
正因为如此,这种早已超越了常规的自画自赞,在我看来不会是一种言过其实。
出海酱,在今天肯定会让我看到远超之前的自信之作。
好了,flag也竖好了!……不不不,是心里已经准备好了。
“好了!”
“那我可以进来了吧?”
“让您久等了……请进!”
我,长长的深呼吸一口,把全部的期待灌注于身心,推门而入。
房间里靠床一侧的墙上,贴满由打印机打出来的彩绘。
上封天花板,下达床铺,左右都是到达了房间的边缘、
但这是……
确实占据了很大的面积,确实使用了大量的A4纸……
然而那大量的纸张是用来整齐的拼合在一起,成为一张巨大的画。
“稍稍扩大了一下……因为想让前辈感受到最饕餮的第一印象”
真的是让人惊异的,即使扩大了原始图像,然而精密度一点没有失去的高解析度的图像。
这种大小,这种精细的程度,足以与英梨梨那张被称为【壁画】的【FIELDS CHRONICLE XIII】的视觉图相匹敌。
然而画上描绘的,不是数十人的角色群像,而只有一个女子。
而且,那个女子是……
“英梨梨……?”
“这还只是暂定名哦。所以正确来说,是其中一个SUB HEROINE。”
总是充满敌意,总是爆发战斗,总是追逐那个背影的宿敌。
而且就对于这样的宿敌女主,执拗的,全身每个角落的,用全彩描绘的那幅画……
“但是,出海酱,这个……”
“啊哈哈……还要修正,是是”
全裸。
重要的部位——不不,只有胸部——没有掩藏起来。
毫无避讳的,向着画面这侧的观者,大胆的呈出。
“但是,但是啊,这有一半要算是伦也前辈的责任哦”
“我,吗?”
有一半英国人血统的她白皙的肌肤,光滑和膨软度,甚至细处的汗毛都表现出来了的一张画。
胜雪的肌肤上,缱绻一抹火烧云般的朱霞,还有微微渗出的香汗所营造的湿气。
羞耻心,觉悟,喜意炫然交织在一起的,常态之外的表情。
这种楚楚之姿,纯粹以及让人荷尔蒙迅速大量分泌的情态,生动而真实的具现在眼前。
到底,我脚本中的那一部分,会用到这样的一副化作呢……
“因为,因为那个……【英梨梨22】的脚本,我翻来覆去的读了不知多少遍,脑中浮现的都是这样的哦?”
“……啊~”
事件编号:英梨梨22
种类:个别路线
条件:进入英梨梨路线后发生
概要:和英梨梨的,第一次……那个事件(第九卷201页开始),就成了这张画吗。
“那个事件的台词,有点,不不,是太太,太过H了啦”
“抱,抱歉”
我那粗鄙宅男的妄想被搅拌,发酵,膨胀到极限之后的,那个事件(第九卷211页为止)……
就是受到了那个脚本的影响了吗,出海酱。
“一直在想,在苦恼该怎样构图……结果就在这种苦恼中动笔,最后就是这幅画……”
确实,现在眼前的这幅画,可以说是在成人评级上会成为问题作程度的作品……
“越画越觉的不对,但手已经停不下来了,但同时,也有了这会是大杰作的预感……”
“唔嗯……是啊”
但,正如出海酱所说,这是,大杰作。
因为即使是现存的gal游戏……不不,黄油移植的gal 游戏中,拥有如此风情事件CG的,也是少数。
“都是前辈不好……才让我想要这样”
“说清楚!是想要【画这幅画】!?”
出海酱,毫无疑问的,已经迈入了更高的领域。
一边追逐英梨梨,又没有完全对准她的身影,而是朝着完全不同的方向发力。
这完全不是艺术。但是何等迫人。
高度的解像和膨大的色域吸引观众一窥每个角落究竟的,集合了技术的精髓和精神的GRAPHIC。
比喻的话,就是等身大抱枕的精度水准……?
“但除了修正以外,其实还有问题哟”
“诶?这幅画吗?哪里!?”
“这幅从开始到画完,整整画了一周的时间”
“……啊~”
“所以了,按这个速度的话,所有的插图画好,大概要好几个月吧……”
“给我考虑一下平衡啊!不是每幅画都让你这么大力气去画!明白?”
但不得不说的是,本来做到这种精度的绘画,只用了一周时间,已经是非常快了。
恩,当然有时候,这种程度的作品,只用一天就轻松完成的怪物也有就是了……而且,就跟我同班。
但就算那家伙,也是经历了之前好几个月无法画出来的倦怠期后,才得以站到这样一个高度。
所以在业界中,即使不时出现【以年为单位来大幅拖稿的插画家】,大家也请多一份包容。但之后还要不要找这些人合作就交给诸位自行判断了……这也先不管。
“那,开始喽出海酱”
“诶?开始什么?”
“还用说嘛……当然是交稿期和质量的研讨了!”
进行这番宣言的同时,我打开电脑,点开社团专用文件夹里的【CGlist.txt】文件,气势十足的点下打印键……
“……诶?”
“对,对不起!刚才的把墨水都用光了啦!”
“啊~……”
之后,是漫长的更换新墨盒的作业。
“接下来的事件编号,是【出海04】……合宿事件的,穿泳衣拿着沙滩球奔走雀跃的构图……”
“100%质量全开!”
“……这还只是共通线喂”
“但是大海耶?泳装诶!稀少的合宿事件呐?”
“别说了别说了,这里还是用60%的实力比较好……我希望的是九月之前,至少要把共通线全部完成”
光线,已经在不知觉间暗了下来。
这样的暮色中,点上灯,关掉空调,凉风拂入的房间里,桌上的展开的,【CGlist.txt】以及【Schedule.txt】打印出来的文本上,红笔的批注,以誓要噬尽每个角落的速度增殖着。
“确实泳装事件会很吸引眼球。但就整个故事来看其所占的比重不应该很大”
“诶~,但人家真的不想在画作上还厚此薄彼嘛……”
“出海酱……这不是厚此薄彼。应该说正相反”
“相反……吗?”
“真的想要神CG的话,就要最大限的集中资源……也就是说为了画出惊人的画作就必须要这么做!”
“哈……!”
我们从刚才刚开始,互相就不写脚本,也不画画,只是在两张纸前交换意见和争执。
“想要给所有的作品倾注全力……我理解这种心情。然而我们现在的作品是要在冬季漫展上发布的……这次我们可不能像上次一样出漏子了”
但,这是现在比写脚本和绘画更重要的事情。
“大概,不管怎样决定到时候都会有后悔。会一直想也许当时这样做就好了……但是我们必须要立下决断”
“伦也前辈……”
恩,我们所进行的,才是就每一枚CG,进行应该用多大的心力,应该在什么时候提交的,作家和画家之间的诠索。
这,本来也许应该是导演(伊织)的工作。
但这么重要的,溢刺激脑细胞的工作,交给别人来做未免太可惜。
质量把关,上交日期,游戏全体的完成度,对于玩家的吸引度以及……创作者的动力……
对所有这些要素进行讨论后,再在日程表上一一写下各个CG的编号……
如此重要的,游戏制作过程。
“一定会后悔的话……就让我们自己选择之后再后悔,一起!”
“是,是!!明白!!”
“真的明白了吗出海酱?”
“恩,我永远都会跟随着前辈的!”
“很好,那就进行下一张CG了哦!”
“早就准备好了!”
“接下来,【出海05】……同样的合宿事件的,露天澡堂的场景……”
“100%!不不120%!”
“……喂”
真的很重要的你明白吗出海酱……
“唔~嗯……”
不知不觉间,夜色早已浓稠。
“呜呜呜呜~恩”
在这浓稠的夜色中,远处的虫鸣声依稀传来,我们记入日程的工作也渐渐放缓了下来。
“巡璃线后半的事件绘如果全部不留余力作画的话,那就会比截稿时间多了一周以上的时间……”
“那,就把用在其他绘图上的时间缩短,或者是减少绘画的张数……”
“诶~好不容易决定了哪些要用少力,现在还要减量吗?”
应该编入日程的CG,虽然还有数枚,但日期全部都满了,只剩下哪里要削除的选项了。
从这里开始,才是这项作业真正的苦痛之处。
已经陷入这边组立好那边就会崩塌的局面。
“还是说,把巡璃线最高潮场景的日程,想办法紧缩一下?”
“不不……绝对,只有这个场景,是我绝对不想减一分力气的!”
“出海酱……”
“因为,这里是最应该用上全力的不是吗……这才是这个【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真正的主题不是吗!”
“唔嗯……唔嗯”
然而,这场战斗在陷入这样的状况之后,不啻才是其真味。
“呐前辈……我知道现在该不该说这个……”
“你这种犹豫的姿态才是现在最不该的。有什么快说吧”
“……再一次。从最开始的那张重新考虑怎么样?”
“那还真巧啊出海酱……我刚才,也是想这样提案来着”
之后的数小时……
两个人,陷入谜一样的高涨情绪。
结果,日程的安排,又进行了两次的重组。
即使,这完全可能就是在浪费时间。
也许,只是在没有出口的隧道里逡巡而已。
但两个人的心中都雀跃起神一样游戏的预感。
时而抱头苦恼,时而相对哭泣,时而言笑两分。
没有意义的举手击掌,动画主题串烧大会,脚本朗诵会中的默然心苦。
回过神来的时候,早已过了最后一班电车的时间……
结局,今天早晨才大言不惭举起的【生活要有规律】的flag,不到一天就被我折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