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GAMERS电玩咖!
  4. 第五卷 Gamers与全灭Game Over
  5. 【星之守心春与限制解除】
  6. 繁体版

【星之守心春与限制解除】
2017-06-22 15:41:14

		

「想咨询我除工口游以外的其他游戏?……心春同学你吗?」
「对。有问题吗?」
背对从窗户里射进来的夕晒,黑发双马尾的美少女——星之守心春同学重重点头。
「呀,这个倒是没、没什么问题……」
我如此回应,同时难以冷静的把视线移向周围。
放学后的学生会室。在夕阳的衬托下,显得气氛甜蜜的密室里,和美少女,独处。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沉着应对的家伙,只有轻小说里的主人公。而像我……雨野景太这样的路人男子高中生,只能一边心神不宁的出汗,一边吞吞吐吐的回答。
面对我的如此表现,关键人物的这位美少女……心春同学无奈的叹息,把手叉在丰满的胸部下。
「……前辈的举动,一如既往的恶心死宅孤僻男风格呢」
「实际上就是恶心死宅孤僻男的说!」
面对年下女生时如此难堪的表现让人不由得想哭,但总算还是能作出回答。
「就、就算换个人……放学后来到客场的别人学校,而且还是被称为中枢中的中枢的学生会室,举止可疑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说着环视了一下周围。没错,这里……其实不是我就读的音吹高中学生会室。而是偏差值极高的隔壁学校……碧阳学园学生会室。去别人学校的学生会室还放得开的人,实际上不存在吧。
心春同学一瞬间「的确」的理解了,但又立刻追述道。
「如果是普通的学生会说不定是这样……但是,雨野前辈,再怎么说你也是男人吧?」
「诶,这个话题,跟性别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大啦。因为男人……」
说到这,心春同学脸颊微红翘起眉毛,不知为何有些怒气的对我说道。
「不管乍一看内在多么懦弱的家伙,一旦碰上十八禁展开,就会变成开始言语调戏和野战Play的生物不是吗」
「不,请别用工口游的基准来形容男人好吗,心春同学!现实中的男人都不是这样的!」
「真的?我倒是觉得像雨野前辈这样的草食系角色,一旦『拔作化』,就会强硬的说『怎么,你想要吗……想要就说啊』这种话……」
「虽然这主张我微妙的理解!但这也是按工口游的观点来说的吧!现实中没这种事的!懦弱的人一直就是懦弱的!」
大、大概。我没见过现实中的性事所以不太确信就是了。
心春同学瞪大眼睛,好似打从心底里感到意外的嘟囔。
「是、是这样吗。不好意思,那我对这种认知稍稍改观一下」
「这样最好」
「嗯,雨野前辈,和工口游主人公比起来,是个『在各种意义上』都很小的男人……」
「嗯,这个『各种』具体包含了哪几种,感觉有点慎人所以我就不追问了」
「贤明的判断」
心春同学微微一笑,坐在上座位子。……面对她那一眼看不穿的「工口游狂热者」状态……我叹了一口气,然后再次凝视她。
星之守心春。在学生会选举近似于选美的私立碧阳学园,作为一年级就漂亮的射落学生会长之位的一级美少女。成绩也极其优秀,认真的努力家形象在学生和教师们之间很有卖点,人望也极高。
本来的话,她是和身在不同高中,同时又是笨拙路人孤僻男子的我……雨野景太完全没有接触点的女孩子……但是正如你所见,现在,由于各种因素而使关系变得有些亲密。
顺带一说关于「各种因素」这部分,由于太复杂,实在难以说明,简单概括就是,她是我的熟人……天敌•星之守千秋的妹妹。
嘛,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其实也就仅仅是「熟人的妹妹」这种程度……但在某次她「工口游狂热者」的这一面被我(也只有我)偶然发现时,我们的关系就发生了巨大变化。
那之后还经历了一些曲折……到现在,我们的最终关系变为了「志同道合的同志」及「秘密的共有者」。虽然说不上是没有隔阂的「朋友」,但作为一般「认识的人」又共同拥有一些复杂的事。……是非常微妙的存在。
不管怎么说,和这样的人在其他学校的中枢独处这种状况……让我难以冷静也是理所当然的。
心春同学窥探我的样子,有些怀着歉意的说道。
「嘛,即使是经常闲着没事的孤僻前辈,突然把你叫到这里来的确错在我」
「感觉这话好像没有表达谢罪的意思啊,嘛算了。实际上,被人突然叫过去什么的我最近都习惯了」
和某朋友的辣妹女友比起来。虽然心春同学没有请客但感觉要好得多。
问题是……。
「但是,为啥在碧阳的学生会室?在外面碰头不行吗?」
我打量着室内说道,心春同学不知为何有点脸红。
「在、在外面。……比如在家庭餐厅玩什么奶油Play,公园的野战Play,或是图书馆『压抑叫声』系的Play之类的,和我的性趣有点……」
「不,没跟你说工口游的事!」
「我知道啊」
「惊人的反击!」
没想到认真吐槽的一方被当成笨蛋。这份羞耻感是什么鬼。
「玩笑先放一边,实际上和前辈的秘密会合,只能选这里哟」
「哈……这又是为啥?」
我惊讶的询问……心春同学好像理所当然那般,泰然自若的回答。
「诶,因为要是被目击到和雨野前辈独处什么的,就跟下地狱一样难受啊」
「现在我的内心才像下地狱一样难受!」
被年下的女生说「在一起时不想被别人看见,饶了我吧」这种话还能扛得住的心脏,很不巧我可没有。这算什么。好想哭。好想回家。
我一脸哭丧的拿起包包站起来,心春同学慌忙补充道。
「不、不对,我没有什么不好的意思!你想,前辈姑且有女朋友!我虽然现在是这种样子但也是很有人气的!要是有什么奇怪的传言大家都会很困扰吧!」
「……嘛,的确是呢……」
「对吧?比起这种事……放学后,在没有人的密室,两个人偷偷摸摸,进行性方面的交谈,不是要好得多吗」
「OUT!完全OUT!已经比出轨还给力了,偷偷摸摸的猥琐座谈!我、我还是觉得对天道同学很抱歉,这次集会取消——」
「呀,等、等、等等!」
我准备回去,心春同学按住我的两肩,用体重强行把我摁回椅子上。
放学后,在别人学校的学生会室,被美少女极近距离的,用尽全力按住。
……嗯,不行呢,这个。就算心春同学对我没有丝毫好意,也可以在单纯的物理性上判定为出轨了。
我把心春同学的体重顶回去,费力的强行站起来。于是……开始慌张的心春同学不知为何拼命大叫。
「啊……好想知道雨野前辈推荐的游戏啊,我!」
「姆」
于是,就这么让游戏痴汉男子放松气力一屁股坐了回去。和心春同学沉默的正面对视了数秒……然后,我咳嗽一声移开视线回答道。
「…………嘛,如果只谈游戏的话,我也很乐意的……」
「糟糕,这游戏死宅超好对付」
「回家了」
「啊—等一下等一下!嗯,我今天真心想和前辈谈游戏的!」
我眯着眼睛盯向慌忙纠正的心春同学。
「……不、不会一转眼又把话题转到那个方向吗?」
「怎么会,我又不是全年都在发情的母猴!…………不,『全年都发情』这点倒是不否认呢」
「给我否定掉啊!就算留下『母猴』的称号,也必须把这点否定掉啊!」
「总、总之,今天的主题是关于电视游戏的杂谈!拜托了!好吗?好吗?」
「……嘛,这样的话……」
我终于放松警惕平稳的坐下,心春同学抚了抚胸口,小声呢喃。
「……真是,还好是和姐姐一样的运行模式……」
「啊,被当成和千秋同水准感觉好在意,果然还是回去吧」
「还真是一如既往毫不漏掉别人自言自语的顺风耳呢!那、那个,我是开玩笑的开玩笑!雨野前辈和姐姐不一样,嗯!」
心春同学拼命更正。……算了!
我重新坐在心春同学右手侧的位子(平时好像是副会长的座位),做好面对会议的思想准备,抓紧时间将话题进行下去。
「所以,谈工口游以外的游戏为什么特地找我?直接找姐姐寻求意见不就完事了吗」
她的姐姐,星之守千秋……虽然很不情愿,但的确是个和我的游戏感性和知识几乎相同的人。如果只是推荐游戏的话,与其偷偷摸摸把其他学校的男生叫来,直接找家人真是压倒性的省事。
但心春同学却摇摇头。
「虽然姐姐和前辈的确很像,但有一点,对『萌』无法容忍这一点有决定性的不同」
「嘛……」
我和千秋的敌对理由,就是这个。明明我们就像分身一样感性相同,却唯有一点完全相反。
「而这次,这一点对我来说很重要」
「啥意思?」
「要形容,就是『请推荐适合身为工口游玩家的我的电视游戏』这个意思」
「原来如此」
的确是讨厌「萌」的千秋无法胜任的案件。这次轮到我点头了。
我脑中快速列出推荐的游戏列表,同时继续问道。
「这种事,网上也能查嘛?」
「网上的情报我当然参照过了,但身边的人最直接的意见更珍贵呢」
「啊啊,我懂」
「嗯嗯,直接,真是好呢。工口场景里,我也很喜欢不戴套直接上那种爽快的节奏哟」
「我听不懂也不想懂甚至不想听到」
「啊,当然,这只针对创作物而言哟?现实中我觉得还是要注意一下的!只重视快感而毫无责任的行动,不行,绝对!」
「你这出色的意见我倒是完全同意,有如此出色的判断能力的你,是怎么能毫不踌躇的赤裸裸暴露出对工口游的性癖的啊」
「我『反对』一切不提及自己性癖的工口游评论」
「到底在和什么作斗争呢你」
「还有,对了对了,为什么男生,都那么理所当然的对中出——」
「所以说请别用工口游的基准形容男人!还有在密室里说这些完全是NG!」
面对我面红耳赤的抗议,心春同学诧异的歪着头。
「不,在公共场合谈这些才更是遥不可及的NG吧……!」
「突然又被三观极正的吐槽了!真是火大!总、总之,在和女生独处的环境下讲黄段子让我很难应对,所以请别干这种事!」
「…………嚯嚯」
「别用那种发现玩具一样的眼神。我回家了哟?」
「对不起呢。那,今后我就多少控制一下关于男根的话题吧」
「这真是史上说服力最低的宣誓。还有,不要只控制这种限定部分的话题,给我把所有工口的话题都控制一下」
面对我的迫切请求……心春同学,用手指贴住下巴,沉默了一阵。
「…………」
「…………」
「……………………。……我—说……。……前、前辈,今天天气真不错呢?」
「角色灵魂没了!?只不过是封印了工口部分,角色灵魂就荡然无存了!?」
「因、因为……我是只能用工口和雨野前辈建立联系的女人嘛……」
「注意你的说法!是在工口游兴趣上多少有些联系的关系吧!」
「谁知道呢」
「是真的啊!」
看见疲劳得呼呼喘气的我,心春同学嘻嘻的笑了。……不行,这个女生很明显是凌霸者。有一双凶恶的捕食者眼神。和亚玖璃同学是完全不同的活力超载。
我精疲力尽的把手放在桌子上。
「真是……就算是面对稀有的工口游同伴,对话也多少保持一点节制啊,心春同学」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在傍晚的时候,最多提到『前戏』就行了,我这种认识正确吗?」
「NG!这种分类是什么鬼!话说真亏你能隐藏本性普通生活呢!?」
「嗯嗯,真的呢。多亏了这样,憋得太久的内在就会一下爆发出来呢!」
「我好像懂!但即使以我为对象,也稍稍顾虑一下行吗!?」
「那个……啊,前辈,那……盒装卫生巾的减价情报你需要吗?」
「顾虑这个是几个意思啊!」
没想到熟人的妹妹居然有如此致命的人格,谁能想到呢。就因为这样,我也只顾着慌乱吐槽。除千秋和家人以外这还是第一次让我表现得如此慌乱。我不由得收住自己的喜剧魂,呢喃道。
「够了……真是的,心春同学是个脑子里只有黄段子的天然痴女吗?」
面对我的提问,心春同学非常意外的板着脸尖锐反驳道。
「真失礼啊。我可不是这样的哟。再怎么说也是学生会长吧?骨子里也肯定是认真的优等生少女啊。请别小看人」
她带着气势满满的表情反驳,让我开始反省。
「是、是吗。的确我说的有点过了。对不起……」
面对还不是很熟的对象,好像有点太得意了,我……。
「真是的。我应该有说过,在平时毫无杂念探求知识的我,最喜欢的词有两个——『调查』和『受教』!」
「合起来不就是『调教』吗」
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反省。
「啊啦,真是巧呢」
「天赋异禀的黄段子奇才真是够了!」
「别别,就算你这么夸我……我也长不出大量的奶子哟?」
「这工口游的特异体质是什么鬼!话说,你干嘛要蒙混过去!」
果然,差不多真的累了。我叹气呢喃道。
「真的……饶了我吧」
「怎么了?哎呀哎呀,没想到这么快就不行了呢,前辈。真难(yang)看(wei)」
心春同学一边笑一边如此说道。……很明显是故意的。虽然她的确是活力溢出的工口游狂热者,但绝不是如此天然的工口伊甸园住民。今天很明显是把我当成玩具了。
……这样看来,得赶紧进行话题。
我用指尖轻轻敲敲桌子,把话题移回主线。
「所以呢,心春同学想要的推荐,是只能在家用机上玩的Galgame吗?」
面对我的质问,心春同学终于放弃调戏变得认真。
「不,对这方面知识的了解我还算过得去。这次想问前辈的是,在我的守备范围外……RPG和动作类,也就是除文字冒险类以外的类型推荐」
「啊,这样啊。……好意外。虽然有点失礼,但我最近完全以为心春同学是『专攻那方面』的人」
「的确很失礼呢。即便我也会玩有游戏性的东西哟」
「也是呢,对不起……」
擅自定位别人的游戏嗜好,愚蠢至极。得深刻的反省……。
「比如战国○斯啦、BALDR S○Y啦,神采炼金○匠啦」(注:分别是战国兰斯,BALDR SKY,神采炼金名匠)
「嗯,的确非常有游戏性,但这个列表完全没法帮你抹去『专攻那方面』的头衔呢!」
「哼……即便强如电视游戏界,也没几个能超越这几部名作工口游的作品吧!」
「为什么要找我挑口水啊!你、你不是找我推荐的吗?」
「来呀,就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本领吧」
「……现在,我才发现心春同学真不愧是千秋的妹妹哟」
「呜—哇,这句话,总觉得微妙的下流呢,前辈」
「又要干嘛!?啊啊,算了,总之给你推荐游戏……」
我想了一阵,首先列举出很常规作品名。
「那,首先是炼金○士系列……」(注:炼金术士系列,アトリエシリーズ)
「啥!」
突然,这位别校的年下女子表现出露骨的败兴表情蔑视我。
「对工口游玩家想也不想就推荐炼金○士系列什么的,太过稳如狗了真让人想吐呢!」
「百分之百善意的回答居然也能让您想吐呢」
「说实话我对炼金○士系列也是超感兴趣的。不管是哪三部曲,里面超棒的插画都让人怦然心动,游戏性也很舒服,分支要素也很丰富。不管哪方面都正中好球区。简直稳如狗。没有比这更适合我的游戏了。所以正因为这样,这个的推荐情报完全不需要!」
「因为提出正中好球区的情报而被骂还真是没想到呢」
「因为太正中好球区了!就跟要是问到『我,喜欢吉卜力的作品,有什么推荐的游戏吗』,就回答二○国(注:二之国,吉卜力画风的游戏)一样!不知道就有鬼了!」
「唔咕,这种理解非常合理的感觉反而很讨厌!」
的确,因『太正中好球区』而被批判也不是不能理解。
心春同学无奈的叹息,催促我继续说下去。
「所以说,换一换。考虑一下刚才说的那些,请前辈重新推荐一些」
「唔……没想到居然会有推荐游戏会让人感到『痛苦』的一天……」
这是压迫面试的练习吗?向可爱的女孩子推荐游戏什么的……本来应该是让宅男垂涎欲滴的幸福情况才对。但我现在胃很疼。毫无毛病的回答却带来巨大的压力。这算什么。好想回家。
这次我无言的仔细自考了一分钟左右……胆怯的回答。
「那个,就,辐○系列……」(注:フォールアウト シリーズ,辐射系列)
「上榜理由」
「上榜理由!?诶,啊,呀,因为感觉你既然不中意和工口游感性沾边的,那干脆推荐完全对立面的硬派世界观和画风的,非常有趣……但完全没有工口游元素的游戏」
「原来如此,你的意思我了解了」
「嚯……」
「但是,这个推荐又完全没有考虑到我工口游狂热者的本性,所以驳回」
「闹哪样!」
太不讲理了。不管是考虑到工口游感性,还是完全抛开这一点,都说不行。
心春同学依旧一副错在我一样的态度,无奈的耸耸肩。
「嘛,辐○系列的确很有趣。以前姐姐玩的时候我也看过,的确是好游戏,可以说是一种『工口游业界完全无法达到的游戏娱乐』。就这层意义上,完全值得让我出手」
「那、那么……」
「BUT,但是,很遗憾,我……还是多少需要从游戏里得到一些性欲的刺激」
「突然之间说什么胡话啊你」
面对一惊的我,心春同学有些害羞的重新说道。
「抱歉,我换种说法。……我想要一点嘿嘿嘿」
「反而让人感到某种隐藏的黑暗!」
「嘛,总之,一口气质变到辐○系列也让我头疼」
「因、因为,心春同学你不是……」
面对我的不满,心春同学一副高高在上表露出失望的态度,呢喃道。
「前辈。会议中一个提案被驳回后,就一口气拿出另一个极端的提案,是不是太肤浅了」
「咕……!」
现役学生会长的正论让我受到极大伤害。心春同学继续说。
「为什么不会平衡一下呢。这样可不行哟,前辈」
「对、对不起」
最近我的思考方式的确偏向于极端了。得注意一下。
「真是的……。如果和女朋友天道同学,或作为朋友的姐姐在学校说『1』句话的话。和我就要说『3』句。大概就是这种平衡,前辈得好好钻研一下」
「……是,铭记于心。…………。…………?……咦?」
咦,总觉得刚才的数字平衡是不是有点奇怪……。就在我产生疑问时,心春同学咳嗽一声催促我继续。
「所以说,请再换一换。Let’s thinking time」
「咕……」
终于开始逼我了。平时作为思想平凡的代名词的我,不得不重新认真检讨,但脑子不好使实在转不动。也很难用单纯的喜欢这种理论来推荐。
我在脑中缜密的进行了一阵检索……对于没有明确答案的东西考虑太多也是无用功,结果,干脆就走最近玩过且觉得有趣的这条路。
「就是,那,『梦幻绮谈AIGIS』如何?」
我的提案,让心春同学少有的露出困扰的表情。
「……不好意思,恕我读书少没听过。能告诉我里面会有哪种体位出现呢?」
「和体位这词没半毛钱关系!这位客人!还有,你这能『体位检索』的脑子是什么鬼!」
「偶尔在工口游里经常看到同一个体位,有点诧异,这是编剧的性趣呢还是原画的性趣呢……会一边这样想一边偷笑不是吗?」
「我才不会!」
「诶,难道不会用EXCEL表把登场体位都记录下来做一部『工口游玩家专用大百科』吗?」
「为什么你想把这个弄成『大百科』!但是,这份勤恳,反而让人感动……呃,不对,我们在说推荐游戏的事吧!」
「啊啊,『梦精猥谈濡姬』吗」
「是『梦幻绮谈AIGIS』!话说刚刚绝对是故意装傻的吧!」
「嗯嗯,这大脑CPU的速度,连我自己都觉得可怕」
「你这脑子也经常让我害怕哟!总、总之,话题回到游戏上」
「行啊……不过我也说过了,你说的我完全没听过」
「啊,这很正常。这是正值去年年末商战的时候发售的,感觉有点被埋没的一部游戏。本身的评价非常不错……但话题度不高」
「原来如此。那—个,叫啥来着……」
心春同学一边询问一边取出智能机。把我告诉她的标题通过检索连接上官方HP,一边看着视图介绍一边发出「嗯嗯」的声音。
「啊,现代舞台的传奇RPG呢。立绘我挺喜欢的」
「太好了。故事也是学园青春系的,所以理所当然的有恋爱喜剧要素,战斗不难也不简单,游戏平衡非常棒」
「原来如此……」
心春同学被官方HP和其他介绍所吸引,开始认真的检索。看来,这个不会被立刻驳回。
稍稍取回点自信的我,苦笑着补充道。
「……嘛,这个与其说是根据心春同学来推荐的,倒不如说是我个人的爱好」
心春同学抬起头,盯着我。
「……前辈的个人爱好、吗…………。……这有点……果然还是想驳回呢……」
「诶诶!?」
这依旧不讲理的话让我泪目了。
但是这次,不知为何心春同学那边反而慌起来。
「啊,不,那个,我没有奇怪的意思!」
「哈……嘛,无所谓了。这个……果然还是要驳回呢?」
「诶?啊啊,不……」
心春同学再次看回手机检索了一阵后,抬起头,提出不可思议的问题。
「……雨野前辈。这立绘,和故事的感觉……有点,在姐姐的兴趣之外啊?」
「诶?啊—……」
说到这,我再次回想起心春同学的姐姐……星之守千秋的嗜好。基本如我影子一般的相同,唯有对萌水火不容的千秋。从她的角度来看,『梦幻绮谈AIGIS』的确很微妙。虽然如果游戏本身有趣的话,千秋对『萌』多少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这部游戏的发售时期也正好是其它更给力的游戏软体的发售时期,所以几乎不可能特地来玩这个。
我道出如此的推测,心春同学一脸神妙的点头。
「那么说来……这恐怕是再适合不过的游戏了」
「?心春同学?」
什么意思?心春同学找我推荐游戏软体,和姐姐的嗜好有什么关系吗。
我歪起头,心春同学小声嘟囔了一声「好」,露出带着决意的表情,突然站起身说道。
「那么,今天的集会解散!雨野前辈,非常感谢你!」
「诶!?诶,啊啊,不会,非常荣幸能派上用场……」
说实话完全没有成就感。虽然每当别人接受我的推荐时我都会十分开心,但这次一点这种感觉都没有。总觉得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
但心春同学现在已经开始准备回家了,我也不能一直坐在这。
我拿起包包站起身,她催促我「啊,被看见我们在一起的话有点那个,请你先走吧」。……我再次垂头丧气,无可奈何的离开了。
「那么,告辞了……」
站在走廊上的我,一边拉上学生会室的门一边呢喃道。
房间里的心春同学,把手背在身后……一脸腼腆的看着我。
「这次的恩情我一定会回报你的!那个,以猥琐的方式!」
「不用了!」
带着些许怒气,想要阻断心春同学的嬉笑声那般用力的关上了门。
「……什么嘛,真是」
……说实话就算弱气如我,这次也有那么一点点,对这种不合时宜的话感到生气。在有女朋友的情况下,听其她女生讲黄段子有点针扎似的罪恶感。……虽然只有我自己如此感觉。
面对学生会室的门,我大声叹息。
「……但是,居然是如此强烈的痴女呢,心春同学。真是……」
如果再正经一点……会让人觉得她是个在某方面让人尊敬的人,说实话,今天让我的幻想完全破灭……至少,这对话内容就已经让人退避三舍了。
「……回去吧……」
如此嘟囔的我,瞬间感到非常疲劳,很不爽的从别人学校偷偷摸摸的离开,踏上归途。
*
心里产生疙瘩,直到那一周之后的课休时间,才一下解开。
「咦,千秋?怎么了?好开心的样子……」
走廊上偶遇到她的姐姐……我的天敌,星之守千秋心情很好的样子,她很难得的回头接话。但是……。
「哎呀?是景太啊,你看出我的心情啦。呀—呀—,这样啊这样啊」
带着笑脸如此宣言的海带头女子,让我一瞬火大起来。……这种调戏别人时的情绪,让人感叹真不愧是姐妹。
我一瞬间想懒得理她,但一想到是我自己过去搭话的,就算是敌对存在这样做也不太好,所以更加冷静的应对。
「嘛,倒是看出来了。因为我很少有机会看到千秋这样的笑脸」
「诶!?呀,那、那个……。…………这、这样啊…………」
「?」
不知为何千秋的声音越来越小。她低下头扭扭捏捏。……这反应让我很意外,她很惊慌失措吗?这副模样让我也好尴尬。
我困扰的抓抓脸,千秋依旧低着头,呢喃细语道。
「那、那个,我,之前过生日」
「诶?啊、是吗?恭、恭喜你千秋」
我有些动摇的献上祝福。
……完全不知道。即使我们关系没好到要准备礼物的程度,我也觉得应该在此时说「恭喜」。……即便是敌人……。
察觉到我好似放不开的表情,千秋一点也不像敌人那般的慌张担心的说道。
「啊,不,那个,对了!我从妹妹那里得到了礼物!」
「从心春同学那里?关系真的很好呢」
虽然我也有弟弟,但兄弟间从没交换过礼物。虽然关系很好……但毕竟是男性兄弟。没有这种气氛呢。
所以,心春同学的行动让我很感慨。我继续问道。
「啊啊,难道这就是心情好的原因?」
「对。妹妹送我礼物这事本身就很开心了,而且内容还是非常适合我的游戏软体……而且,还是那种我刚好错过,但非常对我路的软体!」
「诶」
听到这句话,一周前放学后的那副场景在我脑中复苏。
难道……。
我的心跳加速,并向千秋问道。
「那个,那软体的名字是……」
面对我的提问,千秋兴致勃勃的笑答道。
「嗯,一部叫『梦幻绮谈AIGIS』的软体!非常有趣!」
「…………」
我不由得从走廊的窗户向外眺望。……望向,碧阳学园那个方向。
没有察觉到我的无奈的千秋,继续滔滔不绝的描述软体的魅力。
「就是就是,实际看见概要的时候发现有一些萌要素混入还挺让我敬而远之的哟!然后然后……因为是心春送的礼物所以还是玩玩看,实际上是部很好的游戏!恋爱部分很清爽所以在容许范围内,更重要的是战斗和成长系统很棒!」
「…………」
一边听着千秋兴奋的诉说,回想起上周心春同学的样子。
「(找喜欢工口游的我推荐……但推荐的软体又不能太正中好球区、吗)」
各种各样的违和感终于得到了解释。
在萌点上正中好球区的作品不行。同时,硬派的……千秋已经玩过的游戏也不行。但是根据我的喜好而选择出的作品……即根据作为千秋同类的我的喜好而选择出的作品,意外的容易让她接受。
如果是平常的话,我肯定能判定出有什么违和感。但那个时候,所以说才……。
「(才滥用黄段子。转移我的注意力)」
我不由得发出叹息。然后立刻反省。
过了一周才察觉到事实,我这种人真是废呢。
「(但是,为什么不一开始就阐明是要相谈关于姐姐的礼物呢……)」
…………不,不行。毕竟我和千秋平时就公开宣言是天敌……更重要的是,如果一开始就以那个主题来相谈的话,我恐怕……比起「老实列举自己的喜好」更倾向于「列举适合千秋的软体」吧。……真是个让人深感厌恶的小男人。
我不由得紧紧握起拳头,千秋带着天真无邪的笑脸继续说。
「但是,令我最开心的还是……能选出如此符合姐姐喜好的游戏礼物的,我那体贴的妹妹!这个真是让我,好开心好开心!」
「……是吗」
我难得对千秋露出温和的笑容。千秋也收起平时对我的那种针对的态度,开朗的继续说。
「啊,对了对了,景太知道吗,这部,『梦幻绮谈AIGIS』!」
「唔—……」
我思考了一阵……摇摇头。
「呀,不知道呢。这么有趣啊,这部软体」
「对!大推荐哟!」
「嘿。那,得感谢给你这部软体的心春同学呢」
「当然!真是让我骄傲的妹妹呢!」
「……也是呢」
我也真心如此觉得。能为姐姐做到如此的妹妹,到底还有多少呢。
同时……能让妹妹如此付出的这家伙,虽然很不甘心,但肯定是位好姐姐。
看到千秋一脸炫耀的笑容,总觉得我也幸福起来了。
但,同时……。
「(……不好。既然事实是这样,那把心春同学当成痴女而一脸不爽的我,真是糗大了……)」
那个一周前在碧阳学园的渣男算老几啊。只不过和别人稍稍喋喋不休几句,就得意忘形。想小看别人还要等三亿年呢,真是!
就在我独自失落时,千秋「啊」的想到了什么,行动起来。
「我正在换教室的途中。那么景太,放学后同好会见!」
「诶,啊啊,嗯。回头见」
看着挥着手,小跑离去的千秋的背影。
当她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转角时,我大声叹息。
「……好」
一阵犹豫后,果然还是决定要向心春同学道歉。虽然并没有对她说什么粗鲁的话,但对于擅自把「痴女」的烙印按在她身上这件事,我无法原谅。
毕竟……她真的,是位很好的妹妹。
我烦恼了一会……没用简讯,而是用邮件,把我真挚的想法打了上去。
<标题:对不起>
<正文:心春同学,上周对你那失礼的态度,真是非常抱歉。我今天再次认识到你是一位值得尊敬的——>
打到这时,我收到一封邮件。看到通知提示,居然是心春同学发来的。
我暂时停止邮件输入,先打开确认她的邮件。
<标题:好色>
<正文:在校舍里看到这个。前辈,你怎么看?>
滑动正文,看到了附送过来的图片……。
<附件图片:一棵树的树洞,被其他树又长又大的树枝插入的高清照片>
「…………」
…………。
……我淡定的删除了这封邮件,也把自己之前写的邮件消去了,取而代之的是,重新写成的直白邮件。
<标题:闭嘴>
<正文:痴女>
「…………呼」
通过窗户望向外面的秋空,叹了一口气。
……这个人,就算是「好妹妹」,是「美少女」,是成绩优秀,是才华横溢的创作者,是人望极高的优良学生会长……。
——但是,即使如此,她也有,唯一一点,足以让人鄙视的,稀有要素。
这次的事,造就了通过极不正经的方式学习到「人的多面性」的……社交菜鸟男子•雨野景太(十七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