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4. 第七卷
  5. 第七章 心意相通
  6. 繁体版

第七章 心意相通
2017-06-22 18:51:22

		

学校属地的东侧。在靠近学校铁栅栏围墙的杂树林中。
勉强从会场逃出来的一行人在黑暗中屏住呼吸。
「呼……姑且算是避过去了……」
「这下糟糕了。似乎学校里的所有人都被『魔曲』支配了」
克里斯托弗藏在茂密的树丛中窥视外面的情况。
外面有一堆面无表情的校内人士像木偶一样游荡着。
「学校里已经完全是萨义德的领域了」
克里斯托弗对远处能听到的小声但清晰的『魔曲』皱了皱眉头……看来这不是单纯的『声音』。
「要怎么办?我们……干脆往城镇方向逃吧?」
「……不,总感觉被『魔曲』完全支配的乐团演奏的『魔曲』比原来强力的多」
阿尔伯特回想起之前自己被『魔曲』瞬间魔术的事说道。
「如果现在把那家伙的【被诅咒的暗夜乐团】放到城镇里的话,整个城市的人都要被他支配。那就完全没戏了。在人多的地方,我们没有胜算」
「想要和那家伙一决雌雄,只能在学校属地内么……」
巴纳德烦恼地皱起眉头。
「但是,只要那家伙的『魔曲』还在演奏,我们就基本使用不了魔术。刚才突破会场前启动的精神防壁是有用的……但也不知道能撑多久。必须要速战速决,否则我们也要被『魔曲』控制了」
「……嗯,也就是说,不用多想」
莉艾尔咔地一声把大剑扛到肩上,大摇大摆地打算走出树林。
「……突击!」
「别闹」
在莉艾尔从黑暗中冲到月光之下的瞬间,阿尔伯特伸手把她的辫子拉住了。
咕!——被拉住头发的莉艾尔轻盈的身体像是悠悠球一样,嗖地回到树林中。
「喂,这……没,没被发现吧!?刚才那样没被发现吧!?喂!?」
「不,没有……似乎是没被发现……不过真的好险……」
巴纳德和克里斯托弗捏了一把冷汗。
在这边差点发生险情的同时……
「呜……呜……呜……」
露米娅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小声地哭着。
「你,你别哭啊……」
「露米娅……」
格伦和希丝缇娜在一旁不知所措。
「我知道社交舞会被毁掉是很伤心啊……」
「……不是。一切都是……都是我的错……全都是……」
「啊?」
「其实我……隐约察觉到了。老师对我隐瞒了什么事……肯定是想在这个舞会上偷偷为我们做些什么……」
露米娅如此哭诉地瞬间,格伦僵住了。
「但是……我,我太任性了……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觉得老师一定能轻松解决问题……觉得老师没跟我说就表示问题不大,而我也没权利去过问……」
「露米娅……你……」
「因为!」
露米娅双眼含泪地仰望格伦。
「一直……一直都很期待……!虽然契机是老师强硬地邀请我去跳舞,但我原本也很期待这一天……!我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放弃儿时的憧憬……!心想着老师一定能解决那所谓的突发情况……我很想这么想……!」
格伦只能沉默地俯视一边呜咽一边忏悔的少女。
「我是被废的公主……所以随时都有可能被这个国家抛弃……随时都有可能被敌人杀掉……所以……想在那一天到来之前,尽量让自己不留遗憾……能笑着说『啊虽然人生是短暂,但过得很快乐』……我是想要回忆……想要和老师的,和希丝缇,和莉艾尔……和班上的同学们的回忆……想要能珍藏在心中的宝物……」
露米娅的痛苦的独白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无话可说。
「但是……我甚至不能去奢望那些……对不起……大家,对不起……!就是因为我想要任性一次……如果在察觉到老师的状态不对劲时坚持追问老师的话……或许舞会是会被终止吧……但事态就不会变成这样了……!都是我的错……是我害大家……害班上的同学们……呜呜……」
泪如雨下的她——
并不是平常那个镇静的,像圣女一样的露米娅。
而是真正的,年轻的少女。
「露米娅……你……」
「…………」
希丝缇娜和莉艾尔都悲伤地看着她。
「……笨蛋」
格伦把手搭在露米娅头顶。
「你真是太小看我的逞强能力了。如果在舞会中被你追问真相的话……我一定也会装傻到最后的。因为我早就下定决心了」
「老,老师……?」
「而且……社交舞会,很好玩不是么?你不想舞会泡汤吧?这有错么?如果要说小孩子这种纯粹的愿望都有错的话……那世界就疯了,还不如毁灭算了」
格伦微笑着,温柔地说。
「我说了吧。我会成为你的同伴,哪怕全世界都要与你为敌……我,唯独我还会站在你那边。怎么说呢,恐怕是因为你的性格,或是因为身处被敌人盯上性命的境地所以不敢给别人添麻烦吧,你表现得太懂事,太能忍耐了……」
「……!?」
「偶尔来点这种可爱的任性也没事的。而且你本来就没有做错任何事。你只需要抱怨我们这帮人的不中用以及敌人的不解风情就好……所以,别哭……你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
「老,老师……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
露米娅抱着格伦像小孩一样大哭起来。
「……哈哈,看起来挺成熟……其实还是小鬼啊」
格伦温柔地抚摸着露米娅的头……
这时。
「话说,居然让美少女抱着他哭,是不是太让人羡慕嫉妒恨了?我能开枪么,喂?我能开枪么?」
「巴纳德前辈……看看气氛吧……」
克里斯托弗苦笑着制止默默地把枪对准格伦的巴纳德。
格伦回过头对他们喊道。
「家伙们,来大干一场吧!公主殿下希望大团圆结局哦!我们要在被支配的人毫发无伤的情况下干掉萨义德!」
「嘎啊啊啊!在可爱的女孩子面前就耍帅!太无耻了!」
「哈哈哈,前辈,你说得倒轻巧。你知道的吧?我们现在已经在敌人的法术中,到底要怎么打啊?」
但是,巴纳德和克里斯托弗都露出了像是知道该怎么办的表情。
「这不是当然么?如果敌人的战法和某人相似的话……该怎么打就不用说了吧?」
格伦看向双手交叉在胸前一语不发的阿尔伯特。
「喂,要上咯?阿尔伯特」
「求之不得」
格伦和阿尔伯特开始了让旁人听起来莫名其妙的对话。
「那,要在哪里干?」
「在费吉托东南的格兰迪尔钟塔顶端的话,几乎能将学校属地看个一清二楚。综合以单纯的『声音』传播特性来的推测的『魔曲』效果范围,以及移动到目的地的时间——那个地方是最现实的」
「那我就去北方的迷途森林。大概会在奥斯托拉斯山南侧山坡的某处。从你那个方向应该能看到。问题就是距离——能行吧?」
「……你以为你是在对谁说」
「哈哈,倒也是」
「那最适合的搭档就是……菲贝尔么?我借走咯,能用吧?」
「你以为你在对谁说啊?那可是我自豪的学生哦?」
格伦自信地笑了,阿尔伯特没好气地哼哼鼻子。
「看来已经敲定了」
「是啊,那我们就全力支援格伦前辈他们吧」
「嗯,虽然不是很懂」
知道他们想干什么的巴纳德和克里斯托弗都表示赞同……莉艾尔也一脸茫然地点了头。
「嗯?我,我……?不,话说你们到底是想干什么……?」
完全没有搞懂状况的希丝缇娜显得有些慌乱。
格伦双手搭在希丝缇娜的肩上,真挚地看着她——
「听好了,白猫。我们——」
就在格伦打算说明情况的时候——
唰唰唰唰唰——!
一大群傀儡们进入了格伦他们藏身的树林——
径直朝进入战斗姿态的格伦他们扑来。
「切——连说明的时间都不给我」
「咿?咦?啊?」
「听好了,白猫!你跟阿尔伯特一起行动!然后——」
「让我看看……你们往哪儿逃了……」
萨义德在夜晚的校园内悠闲地走着,周围跟着扛着乐器演奏『魔曲』的乐团。
所到之处,学校里的其他学生都被声音所吸引,跟了过来。
就像东方神话传说里出现的百鬼夜行一样。
被『魔曲』支配的所有人,都成为了萨义德手脚,眼,以及人质。
魔曲的有效范围已经覆盖了整个学院属地。
不管对方动用什么手段,都无法逃脱。完全无敌。如果那帮人想逃到城镇去,那就更轻松了。只要将城里所有的人控制就行。
这时,萨义德的『眼线』们,在学校的北部目击了某一群人。
隔着学校主楼的另一侧隐约传来了骚动。
通过被支配的人们的视觉,格伦他们正带着露米娅狂奔的图像被传入脑中……
「嚯?是想逃到北边……迷途森林里去?没逃到城里去是个正确的选择……但依旧愚蠢。真是不撞南墙不死心」
萨义德举起指挥棒。
跟着他的人们都改变了前进方向。
格伦,莉艾尔,巴纳德,克里斯托弗四人在四方护送着露米娅,通过校内的路往北方前进。
时不时会遇上被萨义德操纵的人,他们以野兽般敏捷的速度零散地袭来——
「哈啊啊啊啊——!」
格伦一边跑,一边抓住扑过来的学生的手,用脚把学生绊倒……
「不好意思咯,各位年轻人」
巴纳德用瞬步移动到学生背后,用稍加节制的手刀给脖子来一下,温柔地让学生睡去……
「碍事」
莉艾尔轻轻用手一推,对方就飞了出去。
「萨义德发现我们了!他追过来了!」
克里斯托弗将魔力注入在社交舞会开始前就设置好的索敌结界,观察敌人的情况。
在几乎不能用任何魔术的情况下,事先在校内设置好的索敌结界成为了他们的生命线。
「是么!那白猫和阿尔伯特呢!?」
格伦一边躲过从正面扑上来的学生并用脚绊倒,一边发问。
「敌人的目标似乎只局限于公主,没有去管阿尔伯特前辈那边。他们现在已经顺利离开了学校!」
「是吗!那就好了!麻烦你继续监视了,克里斯托弗!」
他们就这样呼喊着,不断往北方的迷途森林前进……
「啊……哈……大家,到底是要干什么……?」
「对不起,现在没时间解释了」
露米娅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勉强跟着格伦他们。克里斯托弗在她身边抱歉地说。
「但是,请您相信格伦前辈和阿尔伯特前辈……还有我们」
「克里斯托弗……先生……?」
「我们确实是利用了您。您会不想相信我们也情有可原。但是,您的母亲……艾丽西亚七世女王陛下对我和巴纳德前辈有大恩,我们就算是牺牲自己也会保护好您。所以——」
克里斯托弗怀着被拒绝的觉悟,向露米娅恳求道——
「……我知道了,我相信你们」
「!」
露米娅意外干脆的回答让克里斯托弗睁大眼睛。
「我相信老师。而老师他很信赖各位。所以我又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各位呢?」
克里斯托弗心情复杂地看了很久露米娅的侧脸——
「……真像」
「嗯?」
「不,没什么。仔细想想您是陛下的亲女儿……像是当然的」
正当克里斯托弗微笑着说出这话的时候——
与他的意识连接的结界察觉到了一个令人不悦的东西。
「……来了么」
之前安稳的面庞瞬间切换成战士的面庞。
「西方,距离四百米!三个敌人正朝这边接近!约两分钟后接近到第一战术距离内!」
「哦豁,那帮人来了么!这倒是意料之中啊!」
巴纳德大喊着,像跳舞般在奔跑的同时用手刀打倒扑过来的四个学生。
「很遗憾,小露米娅!我们要在这暂时说拜拜啦!」
巴纳德,克里斯托弗,莉艾尔三人离开了格伦与露米娅,往西边冲去。
「拜托你了!老爹!绝对不要勉强哦!?只要拖住对方就行!」
「我清楚得很!小雏鸟别老顾着去担心别人!话说,你敢让小露米娅受一点伤,我之后就暴打你一顿!」
「露米娅殿下!请一定要听从格伦前辈的指示!他没问题的!这人不管是在平常还是在危机关头都派不上用场,但在危急关头的危急关头还是可靠的!」
「……格伦。拜托……保护露米娅……我也会加油的」
就这样。
格伦和露米娅继续朝北方——迷途森林前进。
巴纳德,克里斯托弗,莉艾尔去应对西方过来的敌人。
视野如激流般向后飞去——
希丝缇娜怀着随时可能碾碎心脏的紧张感,像滑翔一样在费吉托的夜空中移动着,前往某个地点——
黑魔【疾风(Rapid·Stream)】。
全身喷发疾风,爆发性地提高机动力的魔术。
这是帝国宫廷魔导士团特务分室的执行官番号3<女皇>塞拉·希尔瓦斯生前最擅长使用的法术,也是格伦比任何军用攻击魔术都更早教给希丝缇娜的法术。她利用这个魔术在建筑物与建筑物间穿行着。
在以建筑物的墙壁为跳板的瞬间,重新启动黑魔【疾风(Rapid·Stream)】,让身体像子弹一样飞出去。
又把脚踩上右边迫近过来的墙壁,顺着势头在墙壁上跑几步,差不多失势的时候再使用黑魔【疾风(Rapid·Stream)】跳起来,往前方推进。
最后——在重力的作用下,高速往后飞去的道路景色逼近到眼前——再启动黑魔【疾风(Rapid·Stream)】,以半滑翔半冲刺的姿态在地面上奔走——
再追加一次黑魔【疾风(Rapid·Stream)】。
贴着地面滑行的希丝缇娜的身体又飞上了夜空中——
「咿呀啊啊啊……!」
全身失重,地面在眼下很远的位置。
下一个建筑物迅速逼近过来,希丝缇娜在其屋顶上着地。
间不容发地使用黑魔【疾风(Rapid·Stream)】,又飞向夜空,前进——
「啊哇啊啊啊啊啊啊……!?」
这种让使用者希丝缇娜本人都陷入慌乱的,荒唐的,奇葩的,乱来的动作——就是利用黑魔【疾风(Rapid·Stream)】的连续启动实现的高速立体机动术。
这种技术在帝国军之中似乎被称为『疾风脚』。总之就是利用暴风不断将自己吹飞,实现高速移动的荒唐技巧。
因为并不是真正意义上地能飞上天,并且能量消耗也是超级差,不能做精确调整,在房间里也没法用——但是遇到这种有很多建筑物可以踩,并且很广阔的地形,其实用性就比一般的身体强化法术要强得多。
当然,只要控制上出一点小差错,就会撞上墙壁进而落到地上死掉。
「咿——!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出所料,希丝缇娜算错了【疾风(Rapid·Stream)】的启动时间,突然失速,头朝下往地面落去——
「冷静点」
这一瞬间,轰,狂风掀起。
在希丝缇娜要撞到地面的瞬间,同样使用『疾风脚』冲刺的阿尔伯特从旁抱起希丝缇娜,救了她一命。
「……呼吸别乱。集中精力稳定好魔力·生体循环」
「啊,好……对不起……!」
恢复到『疾风脚』的节奏中后,希丝缇娜离开了阿尔伯特。
无数的建筑物像激流一般往后飞。
「但,但是!不惜用这么危险的方式离开学校,到底是为了什么!?明明老师他们在战斗……我们却逃跑了……!」
她和阿尔伯特并肩滑翔这,用透着责难的语气大喊。
「不是逃跑,我们现在是要去消灭敌人」
「对,对不起!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和格伦他们离开,冲向了城市,总算逃离了『魔曲』的控制范围后——就来这套。利用『疾风脚』在费吉托城中滑行的他们已经与格伦一行人拉开了非常远的距离。
这样还怎么攻击敌人呢——
(再说,我这种小角色,到底能帮阿尔伯特先生做什么——)
阿尔伯特像是察觉到了希丝缇娜的不安——
「……自信一点,菲贝尔。你比你想象中的强」
阿尔伯特冷淡地说着,看都没看她一眼。
「就比如说这个『疾风脚』——你以为帝国军中能用出这种技术的人有几个?」
「……嗯!?这东西有那么难吗!?」
「虽说是有风魔术的天才加持,但能在现学现卖的情况下做到这一步已经很值得自豪了。所以我才会选你来」
「……但,但是!我们接下来到底要去哪?」
「那个」
出现在希丝缇娜眼前的是——
直冲费吉托云霄的钟楼——
「用『疾风脚』冲到顶上去。现在的你应该能做到」
「啊啊啊啊啊——!?顶上!?」
「小心点,菲贝尔。要是再出错,你就要头朝下摔死了。这次就连我都没法救你」
「咿,咿咿咿咿,这么可怕……!?唉不管了!来就来!」
她甩了甩面色煞白的脑袋。
重新启动『疾风脚』,一口气冲上了从左侧逼近的墙壁,再次跳向天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能逃到哪儿去!?」
在阴暗的森林中。嘲笑声从背后传来。背后还有无数人影接近的气息。
让人无处可遁的『魔曲』旋律在树林中回荡——
「切——!」
格伦和露米娅像是被赶羊一样在森林中乱窜。
格伦的魔术依旧是处于被封印状态。
状况已经和狩猎没什么差别。
「可恶……!包围网渐渐缩小了……」
格伦至今为止已经看了好几次怀表。
「差不多到时候了……!来不来得及啊……!」
就算感知到周围追兵渐渐逼近的气息,就算焦躁得不得了,格伦还是坚定不移地在迷途森林里赶路。
「啊……哈……老,老师……!?」
露米娅担心地看着格伦。
「没问题……!相信我……相信他们吧……!」
在危急关头显得可靠而强韧的眼神与话语……让露米娅放心了不少——
这里是地狱。
极低温的吹雪呼啸着,超高温的火焰翻腾着。
闪着猛烈雷电的拳头与超重的大剑正面冲突。
光之壁挡住了火焰的暴风——
「真是的,这帮人……!」
「莉艾尔,你冲太前了,退后!」
「嗯,知道了。突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与格伦他们分头行动的巴纳德,克里斯托弗,莉艾尔三人面对的是——
「哈哈哈哈哈哈——!很好!很好!你就是那啥<战车>莉艾尔吗!真有趣!我就是想和你这样的人厮杀——!」
「蛤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将被斩断的手臂换成巨大的钢铁假手的杰德。
它与莉艾尔疾风般挥来的大剑正面冲突,在每次激烈冲突时候,冲击波都会将大地震裂……
「嘿嘿嘿♪比意料之中的要更早再会了呢♪克里斯托弗大人❤我真的好想你,你和我,果然是命☆运的一对♪」
「你是在……开玩笑吧!」
一如既往地露出病态笑容,释放猛烈吹雪的格雷西亚。
强大的冷气碾压着克里斯托弗用所剩无几的魔道具构筑起来的防御结界——
还有——
「喂————!小伊芙,你在干什么呢!?怎么那么轻易地就被敌人的『魔曲』控制了啊啊啊啊啊——!」
「…………」
被敌人的『魔曲』控制的伊芙使用强大的火焰魔术——
「切!」
巴纳德用惊人的速射释放『对抗咒文弹』,将伊芙放出的火焰魔术打消。
他们需要通过咒文咏唱才能启动的魔术都被封印了。
那是因为被称为『五工序』的魔术启动工序,也就是精神统一,咒文咏唱,意识领域改变,魔术启动,意识领域解放——这五个工程中的第三个工序『意识领域改变』被『魔曲』干扰了。
但是,魔道具在制作完成的时候,第三工序就已经是处于完成状态的。而且它使用的『意识领域』也不是真的,而是『仿意识领域』。所以魔道具虽然在封杀第四工序的【愚者的世界】面前没用……但对『魔曲』是有用的。
克里斯托弗和巴纳德不断消耗着预先准备的魔道具,张开结界,启动魔术,抵挡着趁此机会攻过来的敌人们……
(但是……这样下去……)
(撑不久的……!)
魔道具终究是魔道具,只是能发挥标准效果,标准威力的东西。
不能像咏唱型咒文那样,即兴改编,或是积蓄大量魔力强化威力——数量也有限,用完就完了。
因此——
「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怎么了♪怎么了♪和刚才比起来☆弱了好多啊,克里斯托弗大人❤啊,对了☆是不忍心攻击我对吧♪啊♪我真切地☆感受到了您的爱♪」
「……咕!」
格雷西亚的冷气和伊芙的灼热将克里斯托弗和巴纳德压制住。
不过万幸的是,格雷西亚的魔术弱点已经暴露,她与使用炎热系魔术的伊芙的相性也糟糕透顶。而克里斯托弗和巴纳德合作无间,勉强挺了过来——但被打败是迟早的事。
在魔术被封杀的情况会比较有优势的少女则——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好好好!就是这样啊啊啊啊啊啊!我就是想来这样的战斗啊啊啊啊啊——!」
在与巴纳德他们有一段的距离的地方,和杰德展开绝壮的横冲直撞大比拼,燃得不得了。
「……那帮脑袋里全是肌肉的人……!」
「啊哈哈……」
巴纳德用解冻的手枪发射子弹,击落飞过来的冰剑。
克里斯托弗摊开卷轴,启动结界抵挡火焰。
「真是的……这次的战斗也够艰苦的……」
「一直都是这样吧。但是……很快就结束了」
「没错」
巴纳德和克里斯托弗背靠着背露出自信的微笑,坚持与敌人对峙。
同时——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
「哼啊啊啊啊啊啊!」
莉艾尔的大剑和杰德的拳头正面冲突的巨响,回荡在夜空下。
格伦和露米娅在森林中继续北上,冲上山腰。
阿尔伯特和希丝缇娜朝着钟塔的顶端冲刺。
巴纳德,的克里斯托弗,莉艾尔拼命缠住了强敌——
战况——终于迎来了决胜的一刻——
——
嗖嗖嗖——
费吉托城中离天空最近的钟塔——顶端。
在夜风中面对狂风,背对月亮——
希丝缇娜抓住锐角的屋顶,动都不敢动一步——
冰冷的风将希丝缇娜的裙子吹起,她一直很在意,打算用手去按住——
「咿呀!」
差点一脚踩空,只能慌忙地抓住屋顶。
看来只好放弃裙子那边了。
「阿,阿尔伯特先生!?你把我带到那么危险的地方来到底是想干什么啊!?」
阿尔伯特任凭自己的长袍衣摆和长发被风蹂躏,毫不畏惧地站在塔顶的边缘,用锐利的目光看向远方。
眼底下的城市像是阴暗的深海底部一样,往前看,在暗夜与地面模糊的交界处闪着一些光亮,应该是学校那边的。
到底离开学校有多远了。三千……有四千吧。
根本想不到有什么方法能从这么远的距离外拯救格伦露米娅她们。
希丝缇娜在心中这么想的时候。
阿尔伯特——
「——狙击」
说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话。
「什——!?」
差点因为这个又一脚踩空从塔上落下去。
「狙,狙击……是狙击敌人吗!?从,从这里!?用魔术狙击!?」
「是。不过如果对方事先设了魔术防壁,从这么远的距离攻击头部或心脏是很难造成致命伤的。因此,要瞄准那家伙右手的指挥棒」
——这人到底在说什么?
要在这个距离,在黑暗之中,狙击那么微小的物体——
「刚才我确定了。萨义德是用指挥棒来操纵乐团的演奏的。那个指挥棒是魔导器,只要破坏它,萨义德就不能操纵乐团……就没有攻击手段了」
「或,或许是这样没错吧……但是,要怎么……从这么远的距离外狙击那么小的物体啊……?」
「菲贝尔,你来当我的眼睛」
「——!?」
阿尔伯特出人意料的话把希丝缇娜吓呆了。
「想要在这种距离,在阴暗中击中那个微小的物体……我必须将全部精力集中在对狙击的控制上。根本没工夫同时启动望远的魔术。你要通过简易契约暂时成为我的使魔,和我进行视觉同步。你来使用望远魔术观察——我来攻击那个家伙」
「这……这种事……」
「我没时间慢慢准备狙击了……现在格伦应该已经将萨义德引入北方的迷途森林。你要用你的双眼找到萨义德。我知道这很难,但你必须成功」
「不,不行……我做不到那种事……!以为,北边的迷途森林……这范围也太大了,我怎么可能找得到嘛——!」
希丝缇娜流着冷汗颤抖着。
「要怎么在黑暗中找出远方的,而且还是在森林里的敌人啊!?我对自己望远魔术的技术没有自信!如,如果……我没有找到敌人的话,那会怎么样!?」
「简单,那格伦和你的朋友就死了」
「——!?这,这也太……阿尔伯特先生,现在应该尽快赶到老师他们身边……对,用我们的『疾风脚』应该……!」
「来不及的。你看清现实吧。再说我们一接近就会被『魔曲』无力化。就算和他们汇合,我们也没办法做到任何事」
阿尔伯特用锐利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希丝缇娜。
「听好了,就这里。在『魔曲』的范围之外,在这个费吉托最适合狙击的地点……才有我们应该完成的使命」
「~~~~~~!?」
「菲贝尔。你不是决心要救公主么?因此才会请求格伦培养你,给你力量的吧?现在正是时候。难道你的觉悟只是空谈的吗!?」
「才不是……但,但是,我没有自信……如果我没有找到敌人……」
希丝缇娜颤抖着。
不是害怕去战斗,而是害怕肩负如此重大的责任。
这时候,阿尔伯特平淡地说——
「菲贝尔。我不是你的老师……但我要教训教训你。现在格伦,我的同伴们——他们都在拼命战斗。我们已经赌上了自己的生命。老爹和克里斯托弗更是原本都不认识你。但是,他们就因为格伦信任你,就把命交到了你手中。那么我们就不能辜负他们的信赖」
「我,我知道……!但,但是……!明明是绝对不容有失的事情……!道理我明白,但是……!」
「不」
「——!?」
阿尔伯特的否定让她不知所措。
「人类会失败。不管是在多么不容有失的状况下……失败都是有可能发生的。因此,『不失败』并不是回应别人信赖的方式。对不论如何都有可能发生的失败视而不见,只去期待成功是盲目的。那不是信赖」
「那,那……?」
「回应他人期待的正确方式,是在承受着责任的重压下依然采取行动,正视自己的任务。是『不逃避』」
「——!?」
「如果成功的可能性是0%,那就想办法将它提升为1%。如果成功的可能性是90%,那就去寻找将其变成99%的方法。然后,付诸行动。这才是回应期待。至少格伦——那个男人一直是这样的」
希丝缇娜也知道。正因为这样——才会有结果。
正因为害怕回应别人时会承受责任的重压,害怕任务的困难性,希丝缇娜才没有去正视这重要的心理历程——没有敢去直面它。
「……我,我知道了……!我干……!」
她在心中批判着自己的懦弱,看向了远方——
然后,缓缓开始咏唱望远魔术。
「嘶……啊……嘶……我怎么作死来爬山了呢……!」
在苍郁而阴暗的树林中。
格伦一边背着露米娅一边在树木间穿行着。
格伦正在森林与山脚交接的位置,从平缓的斜面往上跑。
演奏,演奏,魔之旋律,从背后迫近。
与无数追兵的距离越来越近。
要被追上了——
「切——露米娅,闭上眼!」
判断到要被追上的格伦掏出闪光石扔出去——
啪!
耀眼的闪光蒙蔽了追兵的双眼——
「老,老师——」
「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好了!阿尔伯特和……白猫,一定会成功的!」
他鼓励着露米娅,往森林更深处冲去。
又开始了逃跑与被追逐——
在四千米开外——
夜风肆虐的钟塔顶端——
(看到了——!)
紧闭的右眼皮内侧映出了远方的景象。
希丝缇娜意外轻松地找到了格伦他们。
因为格伦会时不时使用闪光弹,只要将准心对着黑暗的森林中的光点……就能较简单地发现他们。
(但是,不行……!虽然找到了老师,但却找不到目标萨义德——!)
与山的斜面相交的迷途森林非常广,有很多地方是被遮挡的。
还有一大群人上了山围剿格伦他们——这些都是客观因素。
最重要的问题还是希丝缇娜望远魔术的技术不够。
为了减缓黑暗与距离的影响,必须要用超高倍率·超高感度的黑魔【精确望远(Accurate·Scope)】。所以希丝缇娜的视野比想象中的要窄。
稍微偏离一点点视线,望远视野就会剧烈滑移。希丝缇娜精神上的不稳定也反应在了魔术上,对准星的细节控制完全做不好。
而且魔术还必须对阻挡视线的树叶进行大略的透视处理,画像并不清晰。
萨义德应该是潜伏在上山围剿的人群中吧——但是,找不到。根本不觉得在这种恶劣条件下能找得到他。
焦躁,渐渐笼罩了希丝缇娜全身。
「阿尔伯特先生……我,找不到敌人……我,我该怎么办……?」
没有回应。
阿尔伯特已经将意识水平下降,全神贯注地准备狙击了。
他眯着眼,用半开着的左手指向前方。
似乎是一种让自己成为精确无比的狙击装置的自我暗示仪式。
已经不能期待阿尔伯特的点拨了。必须自己想办法——
(但是,我该怎么办——要怎么办才能以有限的技术,在那么远的距离,在那么大群人之中找到目标——这样下去——)
格伦和露米娅迟早要死——
格伦一边逃跑一边使用闪光石,所以散布在各地的追兵都以其为标识,朝着格伦他们所在的方向去了。
(不……不快点捕捉到敌人的身影……!但是,要怎么……要怎么才能找到啊……!?这绝对是不可能的吧——)
就像是用显微镜在茫茫沙漠之中挑出一颗沙子一样困难。
成功可能性几乎为零的任务让希丝缇娜渐渐被焦躁所吞没——
——如果成功的可能性是0%,那就想办法将它提升为1%
(对……想想办法……一定会有办法的……)
按照平常的方法去找肯定是找不到。所以,不能照常理去找。
找东西不能盲目,要找标志性的东西。那么,什么才算标志性的东西呢——
这时。
啪——希丝缇娜的望远视野中,再次亮起了光。
那时格伦用来蒙蔽敌人的闪光石。
(又来了……用那种东西只能挺过一时……马上又会被包围……)
突然,希丝缇娜灵光一闪。
(……对了!老师不可能无谓地去做吸引敌人的蠢事……那么,他这样做肯定是有目的的!)
仔细想想,格伦的逃跑线路很不正常。他不是直线逃跑,而是一边扰乱对手,一边在森林里绕弯弯。
像是在找什么人——
(对啊……阿尔伯特先生恐怕是能在这么糟糕的条件下看到敌人吧……但我不行……这一点老师肯定也很清楚……)
那么格伦会怎么做呢?
(……老师一定会……嗯,不会错了……!)
他如此频繁地使用闪光石的意义在于——
——听好了,白猫!你跟阿尔伯特一起行动!然后
——看我!
在分别之际,格伦说的那句话的意思是——
(所以……我应该采取的行动是——)
希丝缇娜等待着。
她不在去漫无目的地寻找敌人。
她盯着远方的黑暗中的格伦,并等待着。
现在不是干这种事的时候。
应该尝试去搜索萨义德,哪怕那是漫无目的,也应该去期待成功的可能性。
她勉强压制了这些响彻脑海的常识……一直,一直,看着格伦。
相信着能将0%变为1%的手段就是看着格伦……
…………
……最后。
希丝缇娜的预测似乎是正确的。
格伦使用闪光石的频率明显降低了。
并且,希丝缇娜还看到他在时不时掏出怀表,来回看着表和朝钟塔所在的这边,像是在计算希丝缇娜他们是不是已经准备就绪了。
她并不能和格伦对上视线或是说话。
因为太昏暗,所以从格伦他们那边看过来的话,大概连钟塔的轮廓都看不清。
但是——
——你在那里吗?你有好好看着我吗?
不管有没有说过话,不管距离有多远。
希丝缇娜总感觉,自己能明白他的意思——
然后——
在魔术学院北边的迷途森林。
在被针叶林覆盖的山斜面的某个角落。
一个岩石暴露在外,没有被任何树木遮挡的小开阔地。
无止境的逃跑终究是结束了——格伦和露米娅被包围在了开阔地中心。
散落在整个山上的追兵已经将包围网收小。
死到临头。
不过——
「真亏你们能逃那么久。但是……已经无路可逃了……」
「嘶……嘶……嘶……嗯,好像是啊……!」
——那个萨义德,居然亲自出现在了格伦他们面前。
(……太,太不敢相信了……!?)
就连相信了格伦,坚持追踪格伦的身影的希丝缇娜,也觉得这是难以置信的。
格伦那个奇怪的逃跑方式让她有了这样的预感。没想到真的应验了。
在山中寻找适合狙击的地点,并把萨义德本人引诱到这里,引诱他来到自己面前。
因此,格伦才会不断地用闪光石向希丝缇娜暗示自己的位置。
真亏他能在背着露米娅并躲过大群人的追赶做到这种事。不亲眼见证这一幕,根本无法相信。
虽然无法相信……
(看到……萨义德了!)
希丝缇娜的望远视野捕捉到了来到格伦他们面前的萨义德。
这个事实让希丝缇娜的心脏狂跳起来。
「……干得好,菲贝尔」
阿尔伯特闭着眼,说出了简短的赞扬。
狙击的准备……自我暗示仪式总算是结束了。
「就这样将萨义德放到你的视野中心。之后就是我的工作了」
阿尔伯特这句话听起来确实让人安心,但是……
「但是……还不行……这样是打不中萨义德的……!」
希丝缇娜发出了哀嚎。
萨义德旁边有一棵很高大的树。
它完全挡住了阿尔伯特的射击线路,这样下去狙击是不可能实现的。
「怎么会……都走到这一步了……怎么能那么倒霉……!」
包围格伦的人们已经渐渐逼近了格伦。
能看到露米娅在格伦身旁紧紧攥着格伦的衣角。
她的不安甚至透过超远距离的视野传到了希丝缇娜的心中。
(……拜托了……!再,再往右边一点……让出射击线路……!)
希丝缇娜凝视着前方祈愿着。
「……放心吧,没事的」
阿尔伯特静静地闭着眼,缓缓将食指与中指伸出——做出瞄准的姿势。
「但,但是……这样就……!」
希丝缇娜慌乱不堪。
「格伦相信着我们,相信我们一定会捕捉到敌人的身影……所以现在,就到我们相信格伦的时候了。不对吗?」
「……咦?」
在遥远的森林那边——
「真是的……你们天之智慧研究会总是不厌其烦地做这种邪恶的勾当!到底有完没完啊!偏要逼老子发飙吗!」
「嘿嘿嘿……你逞强也只能趁现在了……!」
「切……」
格伦将露米娅护在背后,然后缓缓地,朝右后方退去——
萨义德也随之转动了身子面对格伦——
「骗人……!射击线路空出来了……!」
多亏了萨义德身子朝向的改变,一个非常勉强的,难度很高的……和针眼一样窄的射击线路空了出来。
「为什么他能知道我们这边的射击线路没空出来呢……!」
「明明现在是绝佳的机会,我却一枪都没有打——这就是原因」
「——!?」
「那家伙姑且还是很相信我的狙击水平的。我还没有进行攻击,就表示问题出在他那边。他凭着经验感觉到了这一点」
希丝缇娜只能发出惊叹。
这已经不是信不信任对方的问题,他们已经到了心意相通的级别。
而阿尔伯特像是早料到会是这样似的——
开始咏唱咒文——
「<远望万里的伟大雷帝啊·——>」
「好了,舞会结束了……格伦·勒达斯,以及艾露米娅娜公主」
「老,老师……!?」
在萨义德周围待命的乐团都举起了乐器——
露米娅不安地扯着格伦的袖子——
「别担心,露米娅」
格伦温柔地笑着,把手放在露米娅头上。
然后直面萨义德,嘴上挂起自信的笑容。
「好了,萨义德先生……想必你是完全不怀疑自己的优势吧……但是,你别忘了。我背后还有个——」
「<——·以左臂所持之翔天雷枪·——>」
「——还有个最狡猾——」
「好,把他们杀了!」
萨义德无视格伦的话,举起指挥棒的瞬间。
「——但是最可靠的『鹰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时,格伦蹬踏地面,朝萨义德扑去——
这一时刻——
「<——·贯穿远方之敌>」
在远方——阿尔伯特完成了咒文。
阿尔伯特对黑魔【闪电枪钉(Lightning·Pierce)】的术式与咒文进行独创改编,几乎已经升华到固有魔术级别的超远距离狙击用攻击咒文启动了。
其名为,黑魔改【鹰眼枪钉(Hawkeye·Prerce)】。
炫目的雷闪从指尖射出。
一道雷电从钟塔的顶端划破黑暗——径直朝这边袭来。
像流星拖出的一条尾巴。
以光速飞翔着——
——飞翔着。
笔直无比的雷枪在一瞬间划过了费吉托的上空——
朝着眼看不见的远方延伸,延伸——
笔直地,笔直地,笔直地——在瞬间缩短了大约有四千米的距离。
最后——
擦过几棵树木的树干,仿佛在针孔中穿行一样游走于无数枝条与树叶的缝隙间。
将萨义德高举过头顶的指挥棒——
——连根打碎了。
那一刻,被『魔曲』控制了的人们突然停下了动作。
演奏停止,折断了的指挥棒也咔嚓一声掉在地上。
「什——!?」
萨义德还没搞懂发生了什么,直接愣住了。
「我,我的指挥棒!?到,到底是从哪里——!?」
同时,这一道雷光也擦过了扑来的格伦的脸颊。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格伦没管它,而是迅速与吓得直哆嗦的萨义德缩短距离。
一拳打在萨义德脸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用全身的力气——将拳头挥出。
被格伦狠狠打了一拳的萨义德像纸片一样飞了出去……
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就昏过去了。
这样的落幕……确实是太唐突了。
在依旧嗖嗖地肆虐着的冷风中。
「…………」
结束了攻击动作,遥望着远方的阿尔伯特缓缓放下左手。
没有对完成了伟业感到得意洋洋,也没有对来之不易的胜利感到喜悦。
又像往常一样结束了自己的任务——
他的背影无言地诉说着这句话。
(好,好厉害……这就是阿尔伯特先生……!?老师在帝国军时代的战友……老师最信赖的人……!)
甚至让人感到畏惧与胆寒的完美。
这也是格伦嘴上抱怨这抱怨那,却一直信赖他的原因。
(不,不光是阿尔伯特先生……巴纳德先生和克里斯托弗先生……还有莉艾尔而……他们的强大都足以让老师去依靠他们……而老师本身也是深受他们信赖的……很厉害的人……)
与之相比,自己还是太不成熟,太柔弱——不管是实力,还是精神层面。
今晚的事件,让希丝缇娜痛彻地领会到了这一点。
(……好远啊,太遥远了……)
至今为止和格伦一起战斗,不断进行修行。本以为是能稍微接近他的背影了。本以为自己对格伦来说已经是足以信赖的人了。
但是,这是何等的妄自尊大。想让格伦真正意义上的将一切托付给自己,恐怕还需要等很久很久。
不过,看到放松下来后忍不住哭着包住格伦的露米娅,温柔地摸着她的头安慰她的格伦——
——心中莫名有股清爽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