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4. 第七卷
  5. 第六章 无尽的夜
  6. 繁体版

第六章 无尽的夜
2017-06-22 18:51:22

		

社交舞会接近尾声。
连最重要的项目,舞蹈比赛也结束了。
取得优胜的露米娅获得了穿『妖精的羽衣』的权利。
因为实在是不能跟着她去舞会会场背面的更衣室去进行护卫,姑且是让莉艾尔跟去了。
「太好了!我一直想看露米娅穿『妖精的羽衣』啊!」
「可恶啊!明明是想看希丝缇娜穿的!」
「莉艾尔派的我路过~」
「切……明,明年……继承了高贵血脉的我一定会……!」
「唉……你们也太夸张了吧,至于为了个裙子吵成这样么?」
环顾周围,就算舞会结束,会场的盛况依旧没有衰减。
乐团的指挥者像是在说『现在才是高潮』一样挥舞着指挥棒,乐团的演奏也以超越了极限的华丽技巧回应。支配会场的演奏已经进入最白热化的阶段。
欢声笑语不断,愉快的舞蹈也不停歇。随着舞会渐渐迎来高潮,热闹也不断加剧。
(……大家兴致也太高昂了吧……这帮人难道就不觉得累吗?)
嗯,这种事也是有可能的。毕竟今晚是个特别的夜晚。
如果要说狂欢到天亮……似乎连格伦都能轻松做到。
格伦苦笑着环顾会场……
忽然,会场的人们都发出了惊叹……
「老师!老师!来了!呜哇,太难以置信了……比想象中的还要……!」
「……?什么来了……?」
被卡修拉着袖子的格伦转过头。
「……让你久等了,老师……」
已经穿上『妖精的羽衣』的露米娅……在莉艾尔的护送下,展现了她美丽的姿态。
「……!?」
轻柔地展开的裙摆仿佛天使的羽衣。
手翻转时的袖口就像妖精的翅膀。
点缀在裙子上的宝石如夜空中闪耀的群星。
在炫目的光芒招摇下,裙子闪闪发亮,散发着神秘的光芒。
将名为露米娅的原石打磨到极致,升华到顶点的礼服。
太过梦幻的美丽——把格伦深深吸引住了。
——『妖精的羽衣』将会成为她美丽的葬服吧
这一瞬间,脑中好像闪过了某人的话……
但它在露米娅的美丽之前转瞬即逝……
「……那,那个……老师……?怎么了……?还合适吧……?」
露米娅脸颊绯红,她害羞地低着头,抬起视线窥视格伦的反应。
「……………………」
格伦呆呆地看着露米娅,过了很久……
「真是的……老师,你能不能振作一点啊!」
被温蒂拍了拍后背,才回过神来……
「……哦,很,很合适……人们都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啊」
只说了一句,也不知道是嘲讽还是褒奖的话。
但是,光是这样,露米娅似乎就满足了。
她由衷高兴地……幸福地……笑了。
「那么……老师。今晚最后的领舞……就拜托你了」
露出陶醉微笑的露米娅走近格伦……伸出了手。
「……嗯」
格伦接过她的手,走向中央舞台。
社交舞会的传统项目——赢得『妖精的羽衣』的一对,要在最后表演最终舞蹈——
会场的所有人都看向了格伦和露米娅。
看好两人走上舞台后。
乐团的指挥缓缓地挥起了指挥棒……
乐曲是风精灵交响曲第七号。
舞蹈是与其配套的风精灵圆舞曲第七号——
另一方面,在学生会馆的屋顶上。
「哼……这气氛,像是一切都要落幕了一样……」
「是啊。我的结界也完全探知不到敌人的身影」
「话说,我一直都觉得这次舞会的奏乐水平真高啊」
「嗯,真想近距离听一听……」
巴纳德和克里斯托弗对听到的演奏发出赞叹。
就在这时。
沿着学生会馆外墙跑上来的莉艾尔猛地一跳,跳上了夜空之中。然后在空中回旋着落到了众人中间。
「嗯,我来了」
她已经不是那个燕尾服美少年,而是身穿宫廷魔导士团礼服的魔导士。
她将高速炼成的大剑轻松地抗在自己略显瘦弱的肩膀上。
「哦哦,莉艾尔。辛苦你了!了不起哦!」
巴纳德仿佛在夸奖可爱的孙女一样来回揉着莉艾尔的头。
「刚才伊芙跟我说她那边已经没事了,让我来你们这里,所以我就马上换了衣服来了」
莉艾尔一脸困倦地说着,但实际上显得有些不情愿。
「嗯,罕见地闹别扭了?莉艾尔」
「……明明我还想看看露米娅的……妖精?……」
「哇哈哈哈哈!真是太遗憾了!不过没关系,一切马上就会结束了!」
「……咕」
莉艾尔鼓起脸颊,把脸撇向一边。
「话说,我还真羡慕格伦仔啊。刚才通过望远魔术偷偷看了几眼……不愧是小艾丽的女儿,真是个美人坯子……哼……撤回前言,我开始觉得那家伙的逃兵行为不可饶恕了……之后暴打他一顿」
「啊哈哈,巴纳德前辈真是的。说的也是,到那时我也来帮忙」
「你们两个认真点。任务还没结束」
阿尔伯特微微皱起眉头警告道。
谈笑着的巴纳德和克里斯托弗都完全没有大意。
与表露出来的气氛不同,他们一直警惕着,一直是临战状态。
想必他们心中一定都隐约感觉到了吧……一切还没结束。
当然,阿尔伯特也一样。
(但是……事实就是并没有敌人过来。对方似乎也没打算出招了……难道真的就这样结束了?)
这种风平浪静的局面让阿尔伯特不得不这样想。
他怀着这种不安的感情看了看自己的怀表。已经到了与伊芙取得联络,定期进行战况报告的时间。
「这里是<星>。<魔术师>,听得到么?快回答。现在时刻1100,周边警戒范围并无异常。已照指示与<战车>汇合。重复一遍,周边警戒范围并无异常,已与<战车>汇合……你那边的情况如何?请报告」
阿尔伯特把与伊芙联通的宝石型通信器贴到耳边,并平淡地进行报告。
但是——
「……伊芙?你听到了么?快回话」
不管等多久——
通信器的对面都没有伊芙的回音。
阿尔伯特疑惑地皱起眉头——
这时——
「真是不好意思啊希丝缇,这时候还让你帮忙」
「啊,不,没事的,莉瑟学姐」
「我平常一直不厌其烦地对学生会成员们说要收拾好东西,但是——」
希丝缇娜和学生会长莉瑟来到了社交舞会会场上面一层——运营委员会的房间。
舞蹈比赛决赛结束后,希丝缇娜离开了露米娅她们,应莉瑟的请求来这里帮忙。
房间里满是各种文件以及运营日程安排和人员配置的贴条,除了希丝缇娜和莉瑟以外的所有人都不在。
「一直都是人手不足,当然这种情况已经连续好多年了……」
「啊哈哈,但是今年的舞会不是取得巨大成功了吗,学姐」
希丝缇娜也耐心而又迅速地整理着各种各样的文件和单子。
「学姐和其他人们一定很努力了吧」
「是啊,你能这么说我就满足了」
莉瑟开心地笑着。
「……对了,决赛我看了。真是可惜啊,希丝缇娜」
「啊,舞蹈比赛吗?啊哈哈,果然怀着半吊子的觉悟去跳舞是不行的。只是稍微想穿穿的我,根本打不赢真心想要穿上『妖精的羽衣』的露米娅……」
「……哼,你应该更率直一点……侧耳倾听自己心中的声音是很重要的……这是前辈的建议哦」
「……?什么意思……?啊,整理完了,学姐」
在少整理完成之后,希丝缇娜站了起来。
像是要转移话题一样——
「谢谢了。真的很抱歉麻烦你。不过现在赶过去的话应该还能看到最终舞蹈……你听,现在前奏好像才刚刚开始」
正如苦笑着的莉瑟所说,会场那边已经传来了乐团的奏乐声。
「啊,那我现在就去了……毕竟是挚友穿上了『妖精的羽衣』……不好好看看可不行!」
「嘿嘿,去吧去吧~」
在莉瑟的敦促下,希丝缇娜打算离开……这时。
她看到了散落在地上的乐谱。
「嗯?学姐……这是……?」
「哎呀……他们真是的,这么重要的东西都乱扔……」
莉瑟一边叹息一边开始收拾。希丝缇娜也被迫帮忙。
「这是这次社交舞会使用的乐曲曲谱。现在乐团就是照着这个谱子来演奏的」
「啊,是吗……是照着这个演奏的……」
「嗯,可以说今年舞会的成功要归功于这个乐谱」
「……什么意思?」
莉瑟有些意义不明的说法让希丝缇娜下意识地发问。
「哼哼,这个改编非常高明。听着听着心情就不知不觉地兴奋起来……用不经意的改动达到了那种效果」
「啊,我还说今年的风精灵有点奇怪……原来是这么回事……是被改编了么」
希丝缇娜这才解决了自己的疑惑。她看了看莉瑟手中的乐谱。
……就在这时。
她的表情突然僵住了。
「咿……!?怎么!?」
她惊叫了一声,狠狠地将莉瑟手中的乐谱打掉。
「希丝缇娜!?」
她将吓得直眨眼的莉瑟抛在一旁,扑向房间一角的书包,从里面翻出一沓厚厚的纸。那时从学校附属图书馆借来的,已经被自己翻烂了的魔术论文……学校的考古学教授付泽尔的最新论文。
她以可能把论文彻烂的强劲力道翻着论文——最后在某一页上,与那一页上的音符大眼瞪小眼,最后——
「——果然!这个编曲是怎么回事!?太不对劲了……!」
希丝缇娜一脸紧迫地逼近了莉瑟。
「学姐,听我说!虽然我还不确定,但我想事情很不妙,能不能请学姐——」
在对吓得不轻的莉瑟单方面地做出指示后,希丝缇娜冲出了运营办公室——
希丝缇娜脚步慌乱地在走廊奔跑着。
「快点……不马上告诉老师的话……!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虽然不知道具体会发生什么……!但感觉大事不妙……!」
对面的十字路口往右拐,就是会场了。
唯有现在要抱怨学生会馆太过宽敞。
希丝缇娜来到拐角处的时候——
左边道路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那个一身漆黑,快步往会场方向走的男人——不会错的。
「——阿,阿尔伯特先生!?」
阿尔伯特停下脚步,用锐利的眼神看了希丝缇娜一眼。
「……菲贝尔么。真是巧」
帝国宫廷魔导士团特务分室,执行官番号17<星>阿尔伯特,格伦军属时代的同事,也是暗中处理与魔术相关事件的帝国特殊部队王牌。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但是,阿尔伯特在这里的事实——让希丝缇娜的疑惑转变为确信。
「拜,拜托了,阿尔伯特先生!请你听我说!说不定……接下来要发生很恐怖的事!虽然你可能会觉得很荒唐,但是……」
希丝缇娜举起乐谱急促恳求道。
阿尔伯特用锐利的目光审视了她片刻……随后似乎是下意识地察觉到事态不一般……
「……说吧」
平淡而又简短地同意了希丝缇娜的请求——
——
「——菲贝尔的报告就是这样。老爹,你觉得怎样?」
『没什么怎么样,这不就是正确答案吗!怪不得外面的那帮人撤退得那么干脆,原来是这样啊!』
巴尔伯特通过宝石型魔导器将情况简述给同伴们之后,巴纳德马上焦躁地喊起来了。
『可恶啊,被摆了一道!没想到他们会来这一套,这样下去连我们也要危险了!迟早要被那东西缠住……』
「我知道。但是公主现在完全是在敌人的法术中。必须迅速马上带出来」
『我知道,总之那边先交给你!这边也做好相应的准备』
『——阿尔伯特前辈!巴纳德前辈!这里是克里斯托弗!』
克里斯托弗突然插话。
「克里斯托弗,怎么了?你的情况——」
『不行,伊芙小姐抓到的萨义德和罗伦斯两人昏倒在地上……但没看到伊芙小姐的身影。而且,符合希丝缇娜小姐提供的情报的东西出现在了房间里。恐怕——』
『嗯,那就没错了……唉真是的,怎么会这样……!』
「我们所有人都误解了。那个萨义德和罗伦斯……只是和组织完全无关的一般市民,少年是克莱特斯魔法学院的学生凯特。他们只是被预先施了法,确信自己是组织派来的刺客,做出了刺客一样的举动而已……全都是被真正的黑幕所控制的」
『原来如此,怪不得小伊芙会误解了……』
『如果小伊芙能告诉我们黑幕的情报……关于萨义德少年的情报,以及在背后牵线的人的存在……哪怕是能容许我们和格伦前辈直接通话……!』
『嗯,不能和格伦仔直接通话这一点太肉疼了』
仔细想想,伊芙之所以会坚决不允许格伦和阿尔伯特他们通话,将通信网络握在自己手中……是为了防止格伦向阿尔伯特他们泄露『黑幕另有其人』的情报吧。为了将战果揽到自己身上——
「事到如今说这个也没用。在战场上,士兵只能在现有条件下争取最好的结果」
『……说的也是』
「老爹,克里斯托弗。你们两个准备好应对紧急情况。我们现在已经被敌人捷足先登了,接下来……决不容许有任何闪失」
感觉到对面同意了这个指令后,阿尔伯特切断了通话。
「没想到……社交舞会背后还有这样的阴谋……」
希丝缇娜刚刚从阿尔伯特那里听到了事件的全貌,在身旁吓得缩成一团,面色铁青。
「那,老师强行邀请露米娅跳舞……是为了保护露米娅……?所以,才那么拼命……?而我却……老是妨碍他……!」
「……别自责了,菲贝尔。你没有做错任何事」
阿尔伯特平淡地安慰后悔得双手抱头的希丝缇娜。
「应该为这次事件负责的,是敌方组织……以及,想要利用这个状况捞功的我们。你有资格骂我们是邪道,并憎恨我们」
「这种事……」
希丝缇娜心情复杂地闭上嘴。
「不过,现在更重要的是一雪前耻……按照帝国军法第六章,紧急特例第四号的规定——……不,这样太无耻了。菲贝尔,我有件事要拜托你,你能帮帮我吗?」
「我,我……!?」
「你可以认为现在我们已经被将军了。公主的生命被握在敌人手中,光靠特务分室没办法扭转乾坤……所以要借助你的力量」
希丝缇娜颤抖了。在这种情况下阿尔伯特说要希丝缇娜帮忙……也就是说,毫无疑问会被卷入战斗。
那是与天之智慧研究会的邪道魔术师的激烈战斗……随时可能殒命……
「当然,我不强制你,帮不帮我由你来决定。就算不帮我也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恐怖,紧张,焦躁,支配了希丝缇娜的身体。
以前也有过这种事,阿尔伯特拜托她帮忙。
那时候的自己在颤抖,在哭喊,一步都动不了……
但是,现在——
「……有,有我能做到的事吗……?」
「有」
「那……!我知道了……我,我会的!既然有我能做的事,我……!」
虽然膝盖虚得要直不起来了,但她还是盯着阿尔伯特的双眼……用颤抖的声音说出了决定。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是东方的谚语……原来如此,是没错」
阿尔伯特那不管何时看起来都像是在拒绝别人的冰冷表情,在这时也稍稍变得柔和了……他转向会场方向。
「……要上了,快跟过来」
「阿尔伯特先生!我,我到底要干什么呀……!?」
希丝缇娜慌忙地跟在他后面。
「菲贝尔。你会跳风精灵圆舞曲的第八号么?」
「……嗯?风精灵圆舞曲……第八号……?」
阿尔伯特出人意料的话让她不解地眨了眨眼。
指挥家的指挥棒在空中舞动。
乐团成员们也专心致志地演奏。
今晚参加舞会的所有人,都在跳舞。
优雅地,灵动柔和地——
陶醉地跳着今晚最后一舞……
或许是舞会行将结束的寂寥让他们这样的吧。
看着格伦和露米娅跳舞的……会场中的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牵起身旁的人的手……一组,又一组地开始跳起来。
来宾,运营委员会的人,不论谁都不例外。他们都投身于音乐之中。
像在船上摇啊摇,委身于音乐。
何等舒畅的一体感。
仿佛会场中的所有人的心灵都融成了一个。
今晚——毫无疑问。
对所有的来宾来说,是人生最美妙的一晚——
(……不对劲)
格伦一边领舞,一边隐约感觉到自己心中的警钟敲响了。
(……有什么……不对劲……)
它,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支配了格伦的心?
感觉像是最近开始的,仔细想想……又似乎是今晚社交舞会刚开始时发生的事。
有种意识被一层膜包裹住的感觉,有种温热而梦幻的感觉。
这种舒服的感觉……让思考变得模糊。
唯有支配会场的乐曲,深深,深深地支配了格伦的心——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哪里不对……完全不懂……但是,肯定不对……到底……是哪里……?)
格伦将露米娅的身体拉到自己身旁。
靠在格伦身上的露米娅已经是一副在做梦似的彷徨表情。
而且,穿着『妖精的羽衣』的她——真是美得如梦如幻。
(……唉……算了……不管那么多……)
肯定是被现场的气氛,被支配会场的音乐与舞蹈所影响——被怀中美丽的少女影响了。
大家都陶醉其中。
这难道不就是梦中的乐园吗——
真想永远待在这个舒服而温暖的世界中。
想要永远沉入这个世界。
心底的警钟不断响着,但自己的兴致却越发高涨……
格伦打算放弃一切的思考,投身于这个世界的时候……
就在这时。
咯吱——
视野的一角,某个他不愉快的,刺激他那朦胧意识的东西出现了。
是从远处看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的,令人印象深刻的银色。
「…………?」
意识上的不悦让他转向了那边。
那是会场的一角。
不知为何,希丝缇娜和阿尔伯特——正在手牵着手跳舞。
他们的姿态,让格伦心痒痒的。
像是在给泡在温水中的自己泼一盆冷水。
因为——
(你们……干嘛要跳风精灵圆舞曲的……第八号啊……?)
对,现在支配了会场的是『风精灵交响曲第七号』。
应该跳的舞是圆舞曲第七号。
因此,希丝缇娜他们的动作简直是太不和谐——
太碍眼了。而且希丝缇娜的银发本身就引人注目。根本没办法无视她。
他们是侵蚀,破坏这个完美而一体化的世界的毒瘤——
(住手……住手啊……!不要破坏这美妙的世界……这个统一的世界……不要啊……求你们了!)
但是。
(——不对……不,不是这样……不是这样吧,格伦·勒达斯……!)
即将沉入混沌之海的格伦的意识,因为那不和谐音而微微上浮了。
仔细看看露米娅——她脸颊翻红,露出甜美的微笑……完全是,陶醉的,像是没有自主意识一样。
周围的人们都是。
他们专心地跳着舞。就连乐团的人们也显得太陶醉。
确实……有哪里不对劲。
(……快想想……快想想……有什么不对劲……?可恶,不明白……我们只是来享受舞会的啊……这可是音乐与舞蹈交融的最美妙的夜晚……到底有什么不对劲的……!?)
——『妖精的羽衣』将会成为她美丽的葬服吧。
突然,艾莉诺的台词回荡在脑中。
(对了……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对呀,要说奇怪,那句话本身就很奇怪。
(……为什么『妖精的羽衣』会成为露米娅的葬服?露米娅能穿上『妖精的羽衣』那得是在决赛中胜出之后……总之,不到舞会的最后一刻,露米娅是绝不可能穿上『妖精的羽衣』的……!)
也就是说,到那一刻来临之前都是安全的,到那一刻之前,暗杀都不会被实行。
怎么?社交舞会的开始与结束,这两者到底有什么不同?
想要『暗杀』的话,其实在选哪边都无所谓吧?
倒不如说,在舞会结束之际是最被人警惕,最难『暗杀』的时刻。
为什么非要等到社交舞会结束的时候才下手?
(要说开场与结束时最不同的地方……那就是会场的氛围……)
这个盛况是在魔术学院历史上少有的。
这种气氛,是从舞会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变得浓郁的。
那么,能酿出这种气氛的到底是,什么?
——掌握着公主命运的,是……『眼见有五个台阶,闭眼能隐约看到八个台阶。沿着台阶走,其神秘的威容便能动摇人的感情』……其意为何呢?
(…………………………难道,说……?)
突然,格伦灵光一现。
难以置信,虽然难以置信……但,只能这么想了。
(那,就对了——他们故意跳那么不和谐的第八号的意义是——!)
就在格伦终于察觉到风精灵圆舞曲第八号中隐藏的信息的瞬间。
指挥家——高高举起了指挥棒。
相应的,乐团的演奏也更加激烈,比原来更激情了。
这是乐曲缓急的过渡线。之前平稳的旋律变得急促而火热——会场的气氛也变化了。
(——!?)
突然,格伦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扯住了一样。
仿佛是被看不见的丝线缠绕全身,被强迫着去快乐并陶醉地跳舞——这正是格伦觉得不对劲的地方。
要不是看到阿尔伯特他们跳第八号,自己恐怕就会被会场的气氛所吞没,在不知情地情况下被控制了吧——
(——可,恶,啊……!)
就连在完全清醒过来了的现在,依旧有很强的妥协冲动。
(……拜,拜托了……塞拉……!助我一臂之力吧……!)
哒哒,咚咚咚,哒哒——
格伦突然从风精灵圆舞曲第七号转到了别的舞步上。
那时曾经<风之战舞女>塞拉·希尔瓦斯传授给他的,类似风精灵圆舞曲第八号的独特舞步——
但是,露米娅猛地拉了格伦一把,带乱了格伦的舞步。
(什——!?)
露米娅还在默默地跳着风精灵圆舞曲第七号。
因为格伦跳了不一样的舞,两人的动作当然会出现不协调。露米娅打乱格伦的脚步也是很正常的——
但她的力量出奇的强。
身为男性的格伦完全抵抗不住本该是个柔弱少女的露米娅。
会场的气氛还在不断地侵蚀着他的心——
干脆还是将一切抛开,投身于现场快乐的气氛——
(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勉强用意志力战胜了诱惑后,格伦强行把露米娅抱在怀里,在让她转圈的同时,强行地跳起塞拉的舞。
这一瞬间——
「……!?老,老师!?」
突然回过神来的露米娅一脸惊愕地望着格伦。
「快配合一下我的舞步,随便跳跳就行!懂了吧!?」
格伦没再管露米娅,而是自顾自地跳起独特的舞蹈。
在被风精灵圆舞曲第七号控制的会场,格伦跳起了异常的舞蹈。
它成为了保护格伦他们不受现场强大的氛围影响的结界——
最后——
(要赶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啊……!啊……!啊……!啊……!」
至今为止的喧闹与热闹消失不见。
会场宁静无比,之听得到格伦慌乱的喘息声。
格伦累得单膝跪地。环顾周围……
在乐曲结束那一刹那摆出终舞姿势的所有人都像雕像一样停住了。一动也不动。
乐团,服务生,运营委员会的人,谈笑着的人——
会场的时所有人类,都在像是时间被冻住了一样静止着。
所有人都是双眼无神,完全对不上焦。
「……嗯?怎,怎么了……?这是……」
异常无比的一幕让露米娅面色煞白。
「露米娅!你没事吧!?你还清醒着!?」
希丝缇娜上气不接下气地冲到露米娅身边。
「啊……啊……好险……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到底是什么时候中招的……?」
「……从一开始」
同样走过来的阿尔伯特愤恨地说着。
「我们从一开始就中了他的全套。伊芙看似看透了黑幕的所有伎俩……但实际上是被利用了」
「可恶……!我也太大意了……!」
格伦愤怒地骂了一句,一拳砸在地板上。
「不过,还真亏你能注意到啊,格伦。虽然你在险要关头的直觉一直很好……但这次,我真以为是要完蛋了」
「……算是吧,因为事前刚好得到了点提示……」
那是在纸上用五线谱表示,有八个音调的东西。
这就是所谓的『眼见有五个台阶,闭眼能隐约看到八个台阶』。
音乐——社交舞会开始以来,支配着整个会场的音乐,就是敌人最大的陷阱。
「老,老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还是没理解状况的露米娅慌乱地来会看着格伦和阿尔伯特。
「……你退下,露米娅」
格伦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一边使劲儿拜托脑内混沌的感觉一边看向乐团。
「既然如此,最可疑的就是你了——」
格伦的视线牢牢钉在乐团指挥的后背上。
指挥家将指挥棒高举过头,一动也不动——他也和其他人一样,像雕像一样禁止了。
但他的静止——更像是沉浸在音乐的余韵之中。
「闹剧也该结束了吧?这次暗杀计划的真正黑幕——你恐怕就是真正的<魔之右手>,萨义德先生吧……!」
这时。
指挥家缓缓地放下了右手抓着的指挥棒……
「……亏你们能逃过我的<右手>」
缓缓朝格伦他们……转过身来。
一个顶着音乐家特有的小卷毛的老男人,以冷若冰霜的目光睥睨着格伦他们。
「你那打破我的<右手>之奥义的舞蹈,是『伟大风灵之舞』第八演武……没想到居然还有人会跳这种舞……」
「这可是某个游牧民族用来净化心灵的精灵舞蹈哦。如果覆盖会场的陷阱是精神控制类的话……这个舞是最有用的……」
「哼,就因为担心这个我才故意将『风精灵圆舞曲』的第八号拿掉的——没想到有人直接跳了原型舞」
所有人都仿佛丢了魂似的一动不动。
真正的黑幕——<魔之右手>萨义德和格伦他们对视着。
「哈哈哈哈……总算是说得通了。莉瑟说了……这次社交舞会使用的乐谱是被改编过的……你在这编曲中进行了某种魔术性的改编……你就是编曲者对吧!到底是怎么——」
「老师!那恐怕就是『魔曲』哦!」
希丝缇娜插嘴道。因为紧张,她的额头已经冒出汗水。
「……『魔曲』?」
「是的!前几天读的付泽尔教授的考古论文写了关于这个的内容!音的高低……也就是通过将魔术变换为音乐,掌握人心,控制别人的古代魔术——虽然是非物质,但那毫无疑问也是魔法遗产的一种!」
「……魔法遗产!?」
魔法遗产『魔曲』。也就是通过音乐启动特殊魔术的,乐谱类的魔法遗产。
听上去似乎荒唐,但其实不然。
本身魔术就是通过与『原始之音』接近的语言对深层意识领域进行改变的。也就是用声音对自己的心灵进行影响,从而介入现实法则的技术。通过音乐影响人心的魔术比普通的魔术更逼近魔术的基本原理,可以说是比魔术更像魔术的东西。
「南方游牧民族的『咒歌』也属于这一类!在论文中,『魔曲』一定会使用一些特殊的调式和音律……而这个被改编的曲谱之中也出现了那种『魔旋律』!」
「……真的……?」
「但,但是……就和一般的魔术需要特殊的发音与咒文发声法才能启动一样,想要启动『魔曲』,必须要有特殊的演奏方法,光是照着曲谱演奏,是不能让『魔曲』产生效果的……」
希丝缇娜有些不太自信地说。
「……所以才叫<魔之右手>吧」
阿尔伯特附和道。
「<魔之右手>萨义德……他通过右手的指挥棒指挥乐团,可以通过催眠,暗示,或者指挥棒自身的某种功能来让乐团学会这种特殊的演奏技巧」
于是,萨义德颤抖着肩膀得意地说。
「我家代代相传的『魔曲』之秘仪,是以在石板上刻着的乐谱魔法遗产的形式传承的……虽然不明白其中的魔术理论,但其使用方法倒是钻研得相当透彻」
明明自己的手法被完全看破了,萨义德却一点都不紧张。
「我们一族的祖先……恐怕是古代文明时期的宫廷乐师或是什么人吧。之后,基本上就如你们所说的那样」
萨义德摊开双手宣言道。
「在听了七首『魔曲』之后,在场的所有人的意识和记忆都会被我掌握!完全掌握!这样一来不论是多么厉害的护卫都那我没办法!想要『暗杀』真是易如反掌!对吧!?」
格伦无言以对。
确实。
暗杀的瞬间,包括被害者的所有人意识和记忆都被『魔曲』支配的话,想怎么杀都行。就算光明正大地去『杀』,也没任何人能注意到。
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神不知鬼不觉地完成暗杀的暗杀术。
其真面目正是——
「哈哈哈……那确实是想不到啊……谁能想到会有那么大胆的『暗杀』啊……!?如果说杀人的瞬间不被任何人认识或记忆的话,那确实能说是『暗杀』!如果对手是古代魔术,用近代魔术的技术也探查不出来!」
只要这个法术成功,之后想怎么干都无所谓。让被支配的人下手,或是自己下手,随心所欲。
萨义德的暗杀中,死者的死因各不相同的原因就是这个。
暗杀讲究的是隐蔽,和出其不意。
这种方式颠覆了传统观念,是一招大胆的棋。
「但是,你的手法已经被揭秘了,<魔之右手>」
与慌乱的格伦他们不同,阿尔伯特已经面对萨义德进入了战斗姿态。
「要是老实投降就饶你一命。敢反抗,你就必死无疑」
「哼……愚蠢」
萨义德举起了指挥棒。与此同时,在萨义德背后僵住不懂的乐团成员们像人偶一样开始了演奏——
几乎是在同一刹那。
阿尔伯特毫不犹豫地发射了预先咏唱的黑魔【闪电枪钉(Lightning·Pierce)】。
手腕像鞭子一样甩起,雷电从指间飞出——
「……!?」
并不。阿尔伯特并没有射出咒文。他保持着指间指向萨义德的动作,在千钧一发之际解除了正准备发动的咒文。
「嚯……真是直觉敏锐啊……」
萨义德露出了冷笑。演奏再次支配了会场……
「喂,喂……阿尔伯特你在干嘛!?赶快攻击啊……!」
「不行。刚才那家伙瞬间就用『魔曲』支配了我控制魔术用的深层意识领域」
阿尔伯特冰冷地回应了格伦的怒吼。
「什么!?居然用刚才那一瞬间的演奏就——!?」
「在这种状态下使用魔术的话,会怎么暴走都不知道。如果是施术者因为反冲而自灭那还好,要是波及到无关人群就麻烦了」
「……没错」
萨义德挥舞指挥棒,再次悠哉地开始演奏。
「你们这帮人,虽然时长多少有点差别,但从社交舞会的初期开始就一直听着我的『魔曲』,一直被『魔曲』侵蚀。就连用『伟大风灵之舞』的第八演武在某种程度上摆脱了控制的格伦·勒达斯和迅速构筑精神防壁的特务分室成员们也不例外。虽然我不能控制你们的意识和记忆——也就是表层意识——但你们的深层意识领域已经在我的掌握中!」
萨义德睥睨着脸色铁青的格伦,以及目光凶狠无比的阿尔伯特,得意地宣言道。
「也就是说——只要『魔曲』还在奏响,你们就不可能使用魔术!不论是谁都会折服于我的演奏!这就是我的奥义,能用音乐支配人类身心的秘仪——固有魔术【被诅咒的暗夜乐团】!欢迎各位来到我的音乐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恶,你这山寨狗……居然干和老子差不多的事……!」
汗如雨下的格伦依旧能耍嘴皮子。
随后……被魔曲支配的会场的人们开始行动了。
所有人都双目无神……像僵尸一样摇摇晃晃地包围了格伦他们……
「我先说清楚,就算把自己的耳膜捅穿,也无法逃过『魔曲』的支配。我的『魔曲』支配的是精神。而除了你们以外的所有人,都已经在我的支配之下」
乐团成员们也缓缓站起来,一边演奏一边来到萨义德周围。
「觉悟吧,数分钟后,突然回过神来的来宾们就会惊讶地发现……不知不觉中,会场躺着四具尸体……!并且完全不知道下毒手的是他们自己……!」
「混蛋……!」
格伦架起双拳,警戒着周围的情况。被『魔曲』支配,包围了格伦他们的人群中……有熟悉的面孔……有格伦班上的学生们。
(可恶……这已经和能不能用魔术没什么关系了!根本就没办法出手啊!)
「啊……啊……怎,怎么会……!?大家……都,都因为我……!」
格伦背后的露米娅已经慌了神。
一直都很冷静的她现在却显得异常慌乱。
这也是当然,那个愉快的舞会瞬间变成了地狱。而且,这还是在自己好不容易赢得了那个『妖精的羽衣』之后不久发生的事。其受到的打击之大难以想象。
学院的学生们不断地包围过来……
「哼」
阿尔伯特抽出了匕首,对准学生们。
白刃在吊灯的照耀下,闪出不祥的凶光。
「住手!」
格伦马上抓住了阿尔伯特拿着刀的那只手。
「……别像往常那样天真了。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
听到阿尔伯特冰冷的话语,格伦求饶般地说。
「我知道啊!但是,求你了!住手吧!唯独那帮小鬼……!」
格伦也知道,这不过是种自私。
已经到了危急关头。已经没办法了,已经完全落入了敌人的全套。
是自己的天真导致了最糟糕的事态。
情况已经到了选择——该救谁,该牺牲谁的时候。在宫廷魔导士团时期折磨了格伦无数次的选择,再次被摆到他面前。
阿尔伯特只会照着任务目标,做出『为了拯救露米娅而不惜牺牲其他任何人』的判断吧。
那么,自己呢?自己又应该怎么办?
什么都不做的话,露米娅和希丝缇娜就会被杀。
但是,想要保护她们,就必须——
不行。做不到。不管是选择哪一边,格伦都——
(可恶……!对自己不认识的家伙就敢下手,对自己熟悉的家伙就是另一套么……!我真是太伪善了……!)
但是,阿尔伯特完全没看犹豫不决的格伦,只是平淡地说了一句。
「……我说了。我不会大意轻敌,尽我最大的努力保护你想保护的东西……哪怕是牺牲我自己」
「!」
「还没结束。这点程度的困境是意料之中的……相信我吧」
阿尔伯特自信地说出了强而有力的话语。
「你,你……」
格伦不禁松开了阿尔伯特的手,这一瞬间——
学生们都嚎叫着,扑向了格伦他们。
刹那间,阿尔伯特甩出匕首,在空中划过一道幻影。
切裂空气的白刃朝着完全不同的方向——朝着学生们头顶的位置高速飞去——
哔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仿佛要刺破耳膜的尖锐声音响起。
(绑在匕首柄上的是——用来发信号的哨子!?)
格伦察觉到那是什么东西的时候——
「嗯?好,大概是在那边对吧?明白了」
轰,会场某处传来了枪响——
「哈哈,如果说这个可恶的演奏是通过妨碍深层意识领域来阻止魔术启动——那么『在听演奏之前启动的魔术』就没问题了对吧!?」
枪声,枪声,枪声,枪声。
会场的入口处传来了四声火药爆炸的响动。
唰——包围了格伦他们的学生们像是突然肩负了什么沉重的东西一样,双手双膝撑在地上。
然后,被扔掉的手枪砸在地板上,发出哗啦哗啦地声响。
「什——!?」
因为会场的半数人都扑倒下来一动不动,视野总算是开阔了。
格伦看到入口处有三个人影。
他们是——
「老爹!?克里斯托弗!?莉艾尔!?」
「趁现在!格伦在!快过来!我们要跑路了!趁我考虑到这种情况制作的『重力结界弹』还有效——!」
「……不,其实这个『重力结界弹』是我做的吧……」
巴纳德得意地架着手枪,他身旁是无奈地叹着气的克里斯托弗。
这应该是用来镇压暴徒的重力结界吧。是以命中地点为中心扩展的圆形结界,其内部是超强的重力场,没有杀伤力……但足以封住学生们的行动。
「但是,现在周围都是超重力场啊!暂且不说受过负重训练的我们,白猫和露米娅是没办法从这里——」
「我没问题,老师!我在来之前就用重力操作的魔术将体重改成原来的十分之一了!露米娅的话——!」
希丝缇娜一喊出声。
莉艾尔像是完全没受影响似的,强行突入了人群之中。
「露米娅,我来救你!」
「啊……」
莉艾尔抱起露米娅,转身——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发出吼叫,用蛮力突破了重力的压制,强行冲向了入口。
事先减轻了重力的希丝缇娜跟在她旁边。
「……呵呵呵,这帮人好厉害……」
格伦苦笑起来。
「要撤了,格伦。<魔之右手>萨义德……待会儿再来收拾他」
「啊,嗯……」
格伦和阿尔伯特利用特殊的体术在重力场中穿行,躲过爬行着扑过来的人群,穿过结界与结界的间隙,脱离会场——
「哼……逃掉了么」
明明煮熟的鸭子飞走了,萨义德却还是沉着冷静。
「但是,你们无处可逃……现在,只要有是人在的地方,都已经被我支配了」
萨义德举起指挥棒,跟在格伦他们后面。
背后的乐团像努力一样跟着他……被诅咒的演奏的第二场次,开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