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刺客守则(暗杀者的慈悲)
  4. 第一卷 暗杀教师与无能才女
  5. HOMEROOM LATER
  6. 繁体版

HOMEROOM LATER
2017-06-22 15:00:53

		

?????    位阶:吸血鬼
HP ??????   MP ??????   AP ?????
攻击力 ????  防御力 ????  敏捷力 ????
攻击支援 —     防御支援 —
思念压力 ???%
主要技能/能力
???Lv??/????Lv??/???Lv×/???Lv??/?????Lv??/????·????/??????/??·?????/?·???/?????·????
※超出规格外,无法测量。
「咦~我看看……就这样防范于未然地阻止了黎明戏兵团以卡帝纳尔兹学教区为目标的恐怖活动,实行部队除了队长以外全数处分,幽灵奇美拉采集肉片作为样本后,已经彻底消除。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那男人从眼前的报告书抬起头,「噗呼」地吐出香烟的烟雾。
「真是的,那家伙……竟然没经过申请就使用吸血鬼的力量。明明我们队上原本就有一堆奇怪的家伙,立场岌岌可危耶!又~是我要挨骂了吗?」
男人粗鲁地搔着一直放着长的头发,将香烟塞到桌上的烟灰缸捻熄。
那里是他统率的骑兵团总部。
从旁观看的话,是构造相当奇妙的房间。
马赛克模样的桌子,与两张面对面的沙发。说到家具,只有一个细长的花瓶而已。插在花瓶里的是理应不存在于自然界中的蓝玫瑰。
四周有厚重的天鹅绒窗帘层层垂下,别说墙壁了,甚至连出入口也不晓得在哪里。无论光线或声音,都彻底与外界隔绝的异样空间──
虽然所在地是弗兰德尔圣王区,但几乎没人知道他们的总部实际上位于何处,还有要走哪条路才能到达这个房间。
男人拿起几张羊皮纸,递给隔着一张桌子,坐在对面沙发上的人。
「那么,关于这份报告书,如果是你会怎么看?──『布拉克·马迪雅』。」
那里坐着一个穿得一身黑的娇小人物。
包住细瘦全身的黑色军服。鞋子是黑色的话,手套当然也是黑的。而且还将黑帽子压得老低,将黑色衣领往上拉高。仿佛要彻底压抑住自己这个存在一般,当然也没有出声回答男人的问题。
取而代之的,他写下笔记。白色墨水在黑色记事本上流畅地点缀出文字。
『他在说谎。』
「哦……你为何这么认为?」
黑衣人一边确认男人的反应,同时写下笔记给他看完后,又再写一次给他看;重复着这样的动作。
『这次的事件,没办法用单纯的恐怖活动来解释。』
『而且黎明兵团为何会找学教区下手?』
『莫尔德卿为何会事先撤离部队?』
『还有他为什么会只身闯入敌人的巢穴?』
劈哩劈哩劈哩。一句一句被撕下来的黑色笔记堆积在桌上。
『他的报告乍看之下合理,但是──』
『正因如此,才有很多片段契合得太不自然。』
『简直就像脚本家拼命想出来的剧情一样。』
「也就是说,那家伙违反了任务吗……虽然有些难以置信。」
黑衣人注视抚摸着胡须的男人,像是在思考似的歪头想了一阵子。
流利写上文字的笔记,被以充满女孩味的动作递了出来。
『关于这次的事,莫尔德卿说了什么?』
「他表示『不知道不晓得』。真是的,每个家伙都这样……结果真相似乎只能靠自己摸索──所以今天才会找你来啊,『布拉克·马迪雅』。」
黑衣人有些讶异地朝反方向歪了歪头。她不会写没有必要的事情。
男人拿出收在桌子底下的纸袋,随便地扔到桌上。接过纸袋的黑衣人确认里面的东西后,从帽子底下流露出略微惊讶的气息。
虽然从男人的角度看不见,但纸袋里装着一整套女学生用的制服。
「我要给你新的任务。圣弗立戴斯威德女子学院一到第二学期,每年都会与姐妹校举办交流会。也就是长相跟名字都不知道的其他学校女学生会大量进入圣域里。你就趁那个机会潜入同学院,与当事者梅莉达·安杰尔以及其家庭教师库法·梵皮尔接触,探查他们究竟在隐瞒什么──你别担心,这无庸置疑地是很适合你的工作喔。」
看不见真面目的黑衣人,在沙发上宛如人偶般僵硬了好一阵子。
之后,她用力抱紧纸袋一次,然后站起身。一只手拿着黑色笔记。
『如果他「有罪」,可以动手吗?』
「……你真的是血气方刚呢,到底是像到谁呢?」
『把我们养育成这样的,是爸爸你喔。』
『我们「白夜」无论何时,都在寻求能尽全力一战的对手。』
黑衣人放下最后的笔记,看似宝贝地抱着纸袋转身离开。她将通过这房间不知位于哪里的门,到外面的世界──前往「他」的身旁吧。
目送她离开的男人,「噗呼」地大口吐出香烟烟雾,将脸转回前方……
「……好歹收拾一下再走吧。我们队上的家伙真的是每个都这样──」
男人眺望被不祥的黑色笔记盖满的桌子,一脸厌倦地垂下肩膀。
桌子中央有黑衣人不知何时留下的一张话语。
『今后好像会有一场愉快的嘉年华。』
† † †
天空绽放着好几个烟火。总是阴暗的天空,唯独今晚有七色火焰增添色彩。
乐团演奏着快活的音乐,四处可见的摊贩洋溢着食物的味道,飘散着似乎会闻到反胃的浓郁空气。可以看见手牵手漫步的情侣们,眼神闪闪发亮地到处逛的年幼兄妹,还有以温暖视线在旁守护他们的家人身影──
在祭典中有自己的容身之处,原来是这么美好的事情吗?库法感动不已。在闪亮舞动的光芒中,库法仿佛要迷失自己时,从眼前传来的不满声音将他的意识拉回现实。
「我不能接受耶。」
是萝赛蒂。就连那看似不悦地蹙起眉头的表情,倘若裱框再加上个标题,就能成为一副精彩画作,实在是了不起。而且她无论是与库法牵着的右手,或是贴在库法手臂上的左手,还有流畅的舞步都优雅得教人着迷,所谓的无可挑剔就是这么一回事。
愈来愈不能输给她了──库法这么重新下定决心。
现在是头环之夜正热闹的时刻,两人在卡帝纳尔兹学教区最热闹的王国广场上跳着舞。周围还有其他几组情侣,包围广场的观众洒着花瓣,或是吹起口哨,炒热祭典气氛。
库法不想输给萝赛蒂,优雅地带领她跳舞。听到萝赛蒂这句话,库法表示疑惑。
「不能接受是指?」
「就是昨天的绑票事件!不是很严重吗?公爵家的千金们被掳走,可是个大事件呢。明明应该立刻通报骑兵团……为什么要保密呢?」
库法没有停下舞步,「呼」地叹了口气。
「我确实地在进行调查喔,没有必要特地做出会贬低公爵家威信的事情吧──而且我这边已经事先采取了对策,至少爱丽丝小姐是不会有危险的吧。」
「不……不是那个问题啦……!」
「难得今天是头环之夜,泼冷水就太不解风情了。」
「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况且根本不懂那些家伙的目的究竟是──」
「萝赛蒂小姐。」
库法「叽」地一声停下舞步,用诚挚的眼眸注视着她。
「总之,请你谅解。我不想做出向世人公布萝赛蒂小姐的三围这种行为。」
「所以说你为什么那么清楚我的事情啊!」
「因为职业关系。」
库法对萝赛蒂露出笑容,于是她不满地将怨言堆到鼓起的脸颊里。
有根小巧的手指从旁戳了戳萝赛蒂纤细的腰。
「萝赛老师,接着轮到我了。」
是爱丽丝·安杰尔,她穿着游行那套清纯且诱人的洋装。萝赛蒂慌忙地中断舞步,将库法的手确实交到爱丽丝手上。
「啊,嗯,差不多该换人了呢。那麻烦你喽!」
「包在我身上。」
在库法还没搞懂时,他下一个舞伴已经决定好了;但库法当然也没有异议。库法配合跟梅莉达一样娇小的爱丽丝,缓缓地宛如波浪般重新跳起舞步。
转啊转地,妖精的洋装在库法的领导下摇曳翻动。
「能与你共舞深感荣幸,爱丽丝小姐。我也一直想和你慢慢聊。」
「嗯。」
「非常感谢你愿意遵守与梅莉达小姐的约定。小姐也十分开心。」
库法这么说道,于是寡言的爱丽丝脸颊染上红晕。
爱丽丝此刻的身影已经不是妖精女王。特别订制的洋装昨天泡汤了,因此私底下商量好的宅邸女仆们,拿出了没有送回学校的圣弗立戴斯威德的传统洋装。
爱丽丝以库法不知会不会听见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道:
「……老实说我也早就死心了。我一直以为莉塔大概不会参加游行。但是你帮忙实现了我们的约定,所以我得向你道谢才行。」
「不,没那回事,不敢当。」
「但是──」
爱丽丝的鞋子「叽」地踩到库法的鞋子,舞步中断了。
虽说是贵族,但才十三岁的话,舞蹈笨拙也是情有可原。库法泰然自若地露出微笑。
「请别放在心上。那么,从下一段旋律的起头开始……」
库法跟着节拍再度跳起舞步,还跳不到几步,库法又被踩了一下。库法毫不气馁地再试一次。跳舞、被踩、跳舞、被踩、跳舞、被踩、被踩。
最后爱丽丝更是一直踩着库法的鞋子,然后动也不动了。
「爱……爱丽丝小姐?」
「我最近又能跟莉塔聊很多事情了。」
「嗯,是啊,我知道。小姐和爱丽丝小姐在一起时,也是看来很开心似的……」
「没错。莉塔会很开心地──一直在说你的事情。像是老师说了这些话,或是跟老师做了这些事,还有老师露出了这种表情之类的。或是老师肌肤很漂亮还是好像会被他的眼眸吸进去还是他的声音会撼动身体之类的滔滔不绝说个没完……」
爱丽丝抬头仰望库法。她一如往常面无表情,没有任何温度,以仿佛会冰冻观看者一般的视线贯穿库法。
「听说还发生了很多难为情的事情,那些是真的吗?」
那些究竟是指哪些呢?
万一搞错答案,自己的立场就危险了;库法认真地觉悟到自己可能会身败名裂。
「老师,让你久等了!」
就在这时,救赎的女神来到库法与爱丽丝身边。
是金色头发随风摇曳的梅莉达·安杰尔。
她的洋装当然与爱丽丝一样,是圣弗立戴斯威德的传统洋装。
梅莉达一开始想抢先独占库法的手,但在历经巡回整座城市的游行之后,她一下说「发型乱掉了」,一下说「装饰歪掉了」,挑剔起自己的装扮;于是她暂时回到艾咪身边整理仪容。
虽然库法告诉梅莉达她那样也十分漂亮,这是库法理所当然的感想,不过──
「因为要跟老师跳舞,必须是最可爱的我才行!」
却像这样挨骂了。库法觉得自己穿着一如往常的军服,实在有点对不起梅莉达。
梅莉达对爱丽丝露出开朗的笑容。
「爱丽,谢谢你帮我守住老师的手。」
「嗯,这是怎么回事?」
库法感到疑惑,于是梅莉达用有些傻眼的表情抬头仰望库法。
「……老师真是的,你没注意到吗?今天圣弗立戴斯威德的学生,都很想成为老师的舞伴而静不下心喔?」
听她这么一说,库法环顾周围,确实有可爱的妖精们在广场一隅不自然地群聚起来,她们注视着这边,同时因为期待与焦躁扭动着身体。要是担任她们每个人的舞伴,还没跟最重要的梅莉达跳舞,就已经天亮了吧。
原来如此。红发女孩像是跟折返回宅邸的梅莉达换手一样地突击过来,比任何人都更快地紧握库法的手,原来她的热情中蕴含这样的意图吗?事到如今,库法才理解了这点。难怪她虽然发着牢骚,却也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不过现在梅莉达回来了,这项任务也顺利结束──库法原本这么认为。
不知何故,爱丽丝紧紧握住库法的手,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对不起,莉塔。我不能把这个人的手交给莉塔。」
「咦……为……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看到两人牵手的样子。」
「咦,什么?」
梅莉达发出了怪异的哀号,她满脸通红,接着又脸色发白。
「换……换句话说,这表示爱丽丝也对老师……?那样不行啦!绝对不行!」
「……唔。不然这样吧。大家一起手牵手,像这样围成一圈。」
「那样一点都不浪漫!这明明是我跟老师第一次跳舞!」
「──你们两人在吵什么呀,真是的。」
仿佛想说看不下去的萝赛蒂走近,从爱丽丝手上接过库法的手,顺势跳起舞来。
「我帮你们抓着他,你们两人好好商量到双方都能接受吧。」
「太……太狡猾了!就算是萝赛蒂大人,我也不能将那地方让给你!」
「莉塔,这也没办法,跟我跳舞吧。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
「啊,真是的~!早知道这样,就不该回宅邸的~~!」
前所未有的吵杂状况让库法有些头昏眼花,不知该当谁的舞伴才好。这种仿佛三名公主在争夺派一样的状况,当然会引人注目……
「真是激烈的战场呢!」
从观众那边传来有些类似欢呼的声音。四人忽然停下动作,可以看见圣弗立戴斯威德的妖精们兴奋地起哄的模样。
「安杰尔家的两位小姐与一代侯爵在争夺库法大人呢!」
「这是女人赌上自尊的战斗呀!我在小说里看过这种场景!」
「真是个大八卦呀!得赶紧告诉新闻社的人,立刻写成一篇报导才行!」
「啊哇,啊哇哇哇……!」
这种完全没经验过的受瞩目方式让梅莉达陷入轻微恐慌。看到梅莉达硕大的瞳眸里卷起混乱的漩涡,库法判断倘若身为元凶的自己不走,无论经过多久都没完没了。
话虽如此,也不能将身陷纠纷的主人就这样弃之不顾。
「冒犯了,小姐。」
「咦?──呀啊!」
库法轻松地横抱起梅莉达,趁女学生们「啊!」地惊叫时转身离开。就在库法钻过人潮离开广场前,背后传来格外尖锐的「「「呀啊~~~!」」」的欢呼声。
「老……老师!这样之后要怎么辩解才好啊!」
库法才不管那些,因此他干脆地无视梅莉达的抗议。
† † †
两人来到没人烟的高台,库法才总算放开了梅莉达。
已经彻底放弃挣扎,宛如人偶一般被抱过来的梅莉达,脚一踏到地面,立刻羞得满脸通红,不断挥拳敲打着库法。
「真是,真是,真是的~!老师应该再多学学怎么对待淑女!」
「哎呀,失礼了。因为个头太矮,我没看见那位淑女。」
库法这么装傻,于是梅莉达不满地鼓起脸颊并噘嘴。
「跟老师在一起,总会有一堆让我胸口小鹿乱撞的事情。这种情况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
「我才是呢,与小姐相遇后,内心经常小鹿乱撞,这是我人生中前所未有的经验喔。」
「老师也是?」
梅莉达像是感到出乎意料似的瞪大了眼。库法肯定地点头回应。
倘若没有与她相遇,无论是以前或今后,库法都不会有想违反任务的念头吧。打从第一眼看见她的那瞬间起,库法沾满血腥的世界便开始染上鲜艳的色彩。那颜色每天都会变换姿态,萌生全新的花朵,这让库法大吃一惊。
──我指导她生存之术,同样地也从她身上学到许多事情。
我就来见证那将会带来什么吧,与这个「无能才女」的未来一起。
直到我亲手了结她的生命那天──…………
就在这时,响起「砰」的宏亮声响,天空染成了七彩颜色。
头环之夜接近最高潮,烟火盛大地绽放着。从这个高台能将街道一览无遗,可以看见篝火宛如灯会一般舞动着。人们的歌声与笑声仿佛波浪般涌现又远去。
对照之下,库法与梅莉达的周围十分阴暗。梅莉达像是要将羞涩隐藏在黑暗中一般,悄悄依偎到库法身旁,与库法十指交握。
「嗳,老师。老师愿意当我的老师直到何时呢?」
「你怎么突然这么问呢?」
「昨天看到老师战斗的场面,我觉得老师跟笨拙的我立足点截然不同,我们在一起这件事,其实很不自然吧?」
梅莉达仿佛仍像是废物时那样地吐露着,「但是──」她抬起头。
「但是我想永远跟老师在一起!就算现在我对老师而言还是『小淑女(Little Lady)』,但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成为够格站在老师身旁的『淑女(Lady)』给你看!所以……那个,呃……希……希望老师可以等我。」
明明干劲十足地说了出口,梅莉达却像是对不小心说溜嘴的话感到害羞似的低下头。库法凝视着脸颊泛红的主人,面带微笑地轻轻单膝跪地。
库法更用力握紧交扣的指尖,于是梅莉达湿润的瞳眸映照着库法。
「请放心,小姐。我就是为此而存在的。我会带领小姐到远比这里更高的境界。小姐什么都不用担心,因为──」
砰──烟火在天上绽放。劈开夜晚的七色光芒,宛如祝福一般从天而降。
「因为你是我自傲的学生(Assassin's Pride)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