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4. 第七卷
  5. 第五章 结果之一
  6. 繁体版

第五章 结果之一
2017-06-22 18:51:22

		

舞蹈比赛的正赛顺利进行着——总算是到了半决赛。
指挥家热心地挥着指挥棒,乐团也完美地响应了指挥家的要求。
将乐器的性能发挥到了极致的演奏已经可以说是天籁之音,深深渗入了观众们的心中。
曲目是风精灵交响曲第五号。
现场跳着的圆舞曲是风精灵圆舞曲第五号。
「……呼」
「老师……」
格伦和露米娅——
「嗯,就这样,莉艾尔,就是这个状态」
「……嗯」
希丝缇娜和莉艾尔——
今夜,所有的参赛者为了争夺『妖精的羽衣』拼尽全力——将自己的一切,将自己独特的世界表现了出来。
有些舞者热情而高贵。
有些舞者华丽而精致。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眼前呈现的瑰宝般的各种世界让观众们欢呼不断。
「莉瑟学生会长!今年真是热闹非凡啊!」
在会场的一旁看着舞会进行的运营人员也满意地笑起来。
「嗯,今年是我的第三年……这次是最热闹的一届」
莉瑟也高兴地点点头。
「老教授们也说,看了十几年舞会,这次是最圆满的!」
「这也是多亏了莉瑟学生会长的组织能力啊!」
「当然!有莉瑟学姐在,不管什么事都能妥善处理!」
学生会成员们都争相赞扬莉瑟……
「……嗯?会长?」
「………………」
莉瑟虽然显得高兴,但有些困惑……她像是陷入了沉思一样一语不发。大家都对此感到不解。
「怎么了会长?有什么令人在意的地方吗?」
「……不,我只是有些累了……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莉瑟重新对学生会成员们笑起来。
「这个社交舞会的成功不光要归功于学生会和执行委员会,这是学院所有学生团结的成果。今晚的宴会还没结束,各位请不要放松,努力到最后一刻吧!」
「「「「是!」」」」
另一方面。
参赛者们专注地跳着舞,会场气氛热闹无比,人们情绪高涨,指挥家和乐团热情地演奏着——萨义德冷眼瞥了一眼——
(……嗯,现在场外的三人似乎已经全部败退了……)
少年萨义德在会场一角在使用念话魔术和某人说话。
『是么……那真是遗憾……』
一个威严的男声在萨义德脑内回荡……
『……但是,这是计划之内』
(没错)
少年对男人的回答冰冷地笑了笑。
『帝国宫廷魔导士团……以及伊芙·伊格尼特……完全中了我们的全套』
(虽然这对来协助我们的那三人来说有些不好意思)
『别管他们。那是必要损失』
男人像是确定计划会成功一样明确地说。
(那么我……?)
『嗯,你就照计划来这里。这样就能给一切做个了结了』
男人平静地做出指示。
『……没错,一切』
(没错,是这样,我知道了……愿天之智慧荣光无限……)
萨义德在心中说完这句——
便偷偷地,不为人知地离开了热闹的会场。
在他离开会场的那一瞬间。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哦哦哦哦哦哦——!
似乎是舞蹈比赛的半决赛结果出炉……会场的欢声比原来更大了。
离开了会场——伊芙的支配领域的少年,独自在学生会馆的走廊走着。
走上楼梯,最后来到给来宾准备住宿楼层。
当然,现在所有来宾都集中在会场,这层楼空无一人。再说这层楼早已被某人施了驱人以及对人进行意识操作的魔术。
因为意识操作魔术的效果,现在没有任何人察觉到萨义德。
(伊芙·伊格尼特应该一直在用魔术眼监视着我……现在,她恐怕在为突然跟丢了我而感到焦急……嘿嘿嘿……)
嗒,嗒,嗒……
萨义德少年的脚步声在走廊回荡着……他总算是停在了某扇门前。
如果用钥匙打开这扇门,那里面就是普通的房间。但如果在锁上画卢恩符文并打开……对面是无限的黑暗。
这个世界,就是在普通房间的里次元构筑的世界,不属于任何地方的地方——异界。
异界与这个世界分离,是另一个次元的世界。
少年进入异界时,看到了一个中年的男人。
虽然世界是一片漆黑,但能明确地看到那个男人正浮在天空中。
是个躯体庞大的中年绅士。虽然有中年人特有的啤酒肚,但并不显得邋遢,更应该说是富态。
这个男人正是——将萨义德少年拉进戒备森严的学校里的人。
「……嗯,来了么」
「嗯,我来了,照原定计划来的——马上开始行动吧」
萨义德少年像是与老友重逢了似地接近那个男人。
正在这时。
「总算是被我逮到了!」
突然,虚空出现龟裂,发出玻璃被打碎似的声音碎掉了——一个人影从虚空上开着的白洞中钻进来,优雅地在房间中央着地。
意想不到的登场把男人们吓得不轻。
「什——!?」
「你,你是——!?」
从天而降的人影,身缠红莲之火的少女正是——
「伊芙——伊芙·伊格尼特!?」
帝国宫廷魔导士团特务分室室长,执行官番号1<魔术师>,伊芙。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了。<魔之右手>萨义德。还有你……这次公主暗杀计划的主谋,罗伦斯·塔塔罗斯教授!」
伊芙身缠的红色火焰照亮了他的脸。
是学院的魔术教授,担任吹奏俱乐部顾问的罗伦斯。
伊芙令人意想不到的登场让他有些臃肿的脸上透着惊愕。
「哼……表面上对女王陛下毕恭毕敬,私下底与那个组织互相勾结……你这叛徒。教授,你罪该万死」
「为……为什么!?为什么你能看透!?为什么这地方会暴露……!?」
「为什么?因为我跟在萨义德后面过来的啊」
「什……!?」
「确实……这里布下了非常高明的术式和伪装……但这种级别的意识操作,驱人,以及异界化……只要有点提示就能破解!」
「难,难道说,看透了我的法术……!?这不可能……!?」
「啊哈哈……你的失败就在于大意地去和黑幕接头,萨义德!难不成你认为,只要用外面的那三个小喽啰……那种显而易见的诱饵对我施加压力,我就没心思管你这边了!?太天真了!」
伊芙露出夸耀胜利的笑容。
「可,可恶……!狡猾的帝国走狗……!萨义德!」
「……是!」
听到罗伦斯的指示,萨义德少年蹬踏地面朝伊芙扑来。
那个<魔之右手>朝伊芙伸去——
「哼哼,想要在这个距离下杀我的话——」
刹那间,发出嘲笑的伊芙周围卷起火焰,火焰变成带状并呼啸着——
「——好歹也要有莉艾尔那种速度——」
带状的火焰瞬间缠住了少年全身,捆紧……还堵住了嘴巴,封印了他对咒文的使用。
「——话说你真是太慢了。和门外汉没啥区别」
「……——~~~~~~~~~~~!?!?」
萨义德的行动被完全控制,只能发出不成声的惨叫。
黑魔【火焰束缚(Flame·Bind)】。给全身灼热的痛觉,但实际上并不会对肉体造成任何损害。这是在不伤到敌人身体的前提下束缚,拷问敌人的法术。
「~~~~~~~~!?~~~~~~~~~——!——————!」
萨义德少年发出惨叫,像蠕虫一样在地上挣扎着。
「什……么……!?」
因为恐惧而颤抖的罗伦斯后退了一步,又一步。
「放心吧,我不会杀你们的。因为我还有很多事想问你们」
伊芙愉悦而嗜虐地笑着,对罗伦斯伸出左手。
「……但是,我要把你们制服。然后,大概还会折磨你们,让你们生不如死」
伊芙又用时间差启动的方式释放预先咏唱的黑魔【火焰束缚(Flame·Bind)】。无数条火焰的带子从她背后冒出来……仿佛是寻求着猎物的蛇在扭来扭去。
「咿,咿——!?」
罗伦斯像是被伊芙吓坏了似的往后退,甚至忘了咏唱咒文……
最后……
「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在异界中回荡。
——等一切都结束后。
「……太弱了,天之智慧研究会」
还是原来的那个房间。伊芙对自己的战果表示满意。
「唉……老实说,这太轻松了……真不敢相信如此大意而愚蠢的敌人竟能愚弄帝国那么久……这国家到底有没有未来啊」
眼前的地板上躺着被锁链五花大绑的萨义德少年和罗伦斯。已经失去意识的他们被刻有封魔诅咒的锁链捆绑着。只要锁链还在,他们就不能使用任何魔术。
「虽然到最后都还没解明<魔之右手>的暗杀术……不过,我有的是时间撬开他的嘴……」
这层楼的意识操作,驱人,以及异界化都被解除了。房间也变回了原来那个房间。萨义德他们也因为白魔【催眠音波(Sleep·Sound)】的效果而陷入了沉睡。已经没有比这更完美的胜利了。
之后,就只要在将他们交给帝国军之前,防止他们被敌人派来的刺客封口就行。这对活用眷属密咒的伊芙来说,实在是轻而易举。
「哈哈……哈哈哈……总算……总算是成功了……」
伊芙喜不自胜地笑起来。
毕竟,是活捉了两个天之智慧研究会的第二团<地位>……的核心成员。这可是能名留帝国战史的空前胜利。
不愧是伊格尼特公爵家!帝国最强武门之名屹立不倒!
现在似乎已经能听到周围的人对她的赞赏了。
「这样一来,格伦肯定也会对我……啊,不行不行……现在还不能大意」
伊芙重新绷紧神经,对耳边的宝石启动通信魔术。
「……喂喂喂,听得到么?这边是<魔术师>伊芙。其实——」
通过宝石形的通信魔导器将情况传达给格伦以及阿尔伯特他们,并作出下一步指示。
…………
「……这样就OK咯」
等一切告一段落后,伊芙再次环顾室内。
这样就有些无事可干了,在事情进行到下一个阶段前会闲得慌。
「那我……要怎么办呢……?」
这时,伊芙突然察觉到。
这个房间一直能听到微弱的音乐声。
伊芙看向声源,那是个正在播放碟片的留声机。
「……嗯?这个曲子……?」
感觉好像在哪听过。
「我还说是啥呢,原来是风精灵交响曲……这和下面的会场乐团演奏的版本是一样的啊……」
又优雅而又有民族乐风格的曲子听起来很舒服。与通常的『风精灵舞曲』有细微不同的改编也很高明。
「嗯……在调查这个房间里还有没有其他关于组织的线索的同时鉴赏一下音乐也不坏」
说着,伊芙以『风精灵交响曲』为BGM,开始仔细检查起萨义德他们的用作据点的房间。
「嗯……魔力的痕迹……魔术陷阱之类东西似乎是……没有。但是,还是不能大意……谨慎总不是件坏事……」
——稍微回溯一下时间。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时,社交舞会会场被狂热的欢呼与鼓掌声笼罩。
分成两个小组进行的半决赛总算结束了。
在会场的注目与喝彩中心的是——
「我们成功了,老师!」
「……嗯……总算是,赢到这一步了……」
由衷感到高兴,脸上都泛起红晕了的露米娅,和略显疲劳的格伦。
然后——
「看来……要在决赛中与老师他们一决雌雄了!」
「嗯」
还有斗志昂扬的希丝缇娜和依旧一脸困倦的莉艾尔。
格伦和露米娅,希丝缇娜和莉艾尔。他们分别以小组头名的身份进入了决赛。
「露米娅想必也是为了『妖精的羽衣』努力的……但既然赢到这一步,我也不能将『妖精的羽衣』拱手让出。我一定会拼尽全力取得优胜的!」
「嗯,我知道的,希丝缇。但我不会输的。穿着『妖精的羽衣』和中意的另一半跳舞,是我儿时的梦想!」
「中,中意的另一半!?」
「希丝缇才是,尽量放马过来哦?不然的话……嘿嘿,老师就是我的了。你想想,赢得『妖精的羽衣』的男女会……?」
面对调皮地笑起来的露米娅,希丝缇娜慌了。
「咕咕咕……虽,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要在这时把老师搬出来……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就堂堂正正和你比一比!不管谁赢都无怨无悔哦!?」
「嗯!当然!」
决战来临之际,露米娅和希丝缇娜两人之间迸发出激烈的火花。
「……哦,哦。那帮人还真是热血啊……」
「嗯,她们关系真好」
格伦无奈地挠了挠头,莉艾尔也平淡地表示同意。
『在决赛之前先小休三十分钟。各位,今年的『妖精的羽衣』到底会花落谁家呢……敬请期待吧!』
就算广播通过魔术扩音器传来,对格伦他们的欢呼喝彩也还是没有停歇。
乐团的指挥继续挥舞指挥棒,让乐团成员们继续演奏着,像是要维持这个火热的气氛。盛大的乐曲再次响起。
大家仿佛被乐曲所吸引似的,纷纷走进暂时对外开放的中央舞台,享受舞蹈的乐趣……
这时。
「挺能干的嘛老师!希丝缇娜!」
「哼哼……姑且说一句『跳得漂亮』吧」
以卡修温蒂他们为首的二班学生们都来到格伦他们旁边。
「求你了,希丝缇娜,你一定要赢啊!不然我们就榨不干老师了!」
「喂,卡修。你等下到学校后庭来一趟……」
「老师!既然到了这一步,你一定要赢啊!我绝对不能容忍希丝缇娜在我面前穿上『妖精的羽衣』!」
「……温蒂,你能不能别那么明目张胆地说啊?话说我就在你身边诶!」
学生们吵吵闹闹的,大家都很兴奋。
「希丝缇娜和莉艾尔也好厉害啊!要是我也那么能跳就好了」
「决赛要加油哦露米娅。如果你和老师的组合能赢,那在正赛第一回败给你们的我也脸上有光了♪」
塞西尔与特蕾莎毫不吝惜对格伦他们的鼓励。
「……唉,这个班的人真是名堂多……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然而你却还留在会场」
吉布尔作出讽刺,然后被卡修吐槽。
「……真好啊~……」
琳在稍远一点的地方注视着路米亚和格伦……
「喂喂喂,你们觉得决赛哪边会赢啊!?你们想看谁穿『妖精的羽衣』啊!?」
「我绝对选露米娅酱!」
「对吧!我也很想看露米娅穿上『妖精的羽衣』啊!」
「不不不!我要选希丝缇娜!因为她平常太啰嗦所以我没发现……其实她长得不是超级漂亮吗!」
「对啊,真心想看希丝缇娜穿『妖精的羽衣』啊~」
「我,我……倒是想看莉艾尔穿『妖精的羽衣』……」
「哦,这倒是难以抉择!话说,规则上允不允许这样啊?」
以罗德和卡伊他们为首的男生们正在预测决赛的结果,并热烈讨论『到底想看谁穿妖精的羽衣』……
「吶,莉艾尔!舞会结束以后,那个……和我跳舞吧!」
「啊,阿内德,怎么能偷跑呢~!」
「对啊对啊!禁止偷跑!」
「啊……莉艾尔……今晚的你,真是太美了……就像王子殿下一样……」
「啊……我,要融化了……」
「!?!?!?!?」
另一方面,被班上女生团团围住的莉艾尔少见地泛起了白眼。
「……♪」
从舞会开始以来到现在,露米娅一直都很开心地笑着……
格伦在一旁苦笑着观望自己的学生。
(……唉,虽然这样有点对不起正在奋战的阿尔伯特他们……但稍微享受一下也不错……)
说实话,很高兴。和学生们一起胡闹确实很开心。
嗷,不行不行,现在不是放松警惕的时候,我还在执行任务呢。
格伦这样告诫自己,重新打起精神……就在这时。
放在耳朵里的通信器响起,伊芙说出了令人难以执行的情报——
——
(——你说什么!?结束了!?抓住了萨义德和幕后黑手!?)
『你是耳朵聋了么,别让我说那么多遍啊』
结束了。敌人的阴谋……露米娅暗杀计划被完全挫败了。
波澜不惊,不知不觉地——
太过干脆的落幕让格伦有些无法接受。
『所以我不说了么,只要按照我的指示行动,绝对不会有问题』
(啊,嗯……)
『我现在开始进行事后处理。辛苦你咯,格伦。你的任务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对,跳跳舞,将『妖精的羽衣』送给自己可爱的学生就好』
伊芙那种调侃的说法也让格伦无法还嘴。他默默地听着。
『……祝你今晚过得愉快。格伦』
说完,伊芙单方面地切断了通话。
(……真的……结束了吗……?)
伊芙抓住了黑幕。在外面守着的敌人也被阿尔伯特他们以几乎完胜的方式打败了。
要说这还不结束……那到底怎样才算是结束了?
(……是,是么……已经结束了……看来是我杞人忧天……伊芙是个狡猾的女人,但确实优秀……而且,阿尔伯特,老爹,克里斯托弗他们也在……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吧……)
格伦瞥了一眼在自己身旁大吵大闹的学生们,不禁松了口气。
松了口气……说服自己,一切平安结束了,一切威胁都消失了,这次的敌人没有想象中的强。
说服自己,让自己这样想。
但是——
——『妖精的羽衣』将会成为她美丽的葬服吧。
艾莉诺的话……像是卡在喉咙里的鱼骨头一样,卡的很深……根本拔不出来……
——这时,在被夜色包裹的学校会馆屋顶。
「……是么。明白……但是…………明白,我们这就行动」
听到了伊芙报告的阿尔伯特平淡地作出回应。
「……小伊芙说了啥?」
阿尔伯特一停止通话,巴纳德就迅速对他抛出问题。
「伊芙说,已经抓到了萨义德和黑幕」
「嗯?……哼,果然么」
「到目前为止……一切还是符合阿尔伯特前辈以及巴纳德前辈的预测的」
巴纳德和克里斯托弗都并不惊讶。
「也不至于说是预测吧。这和下棋是一样的」
「我们合理地击破了敌人以及敌人的计划,会出现这种局面也不奇怪吧」
「……在萨义德背后牵线的黑幕……果然正如两位所说的那样,是存在的……伊芙小姐对我们隐瞒了这样的情报……」
克里斯托弗有些遗憾地说。
「嗯,当然有啊。没有才怪。如果敌人的战力真的只有那么点,这情况就不合理了。稍微冷静点的人都知道这样攻过来必死无疑啊」
「我们暂且不去追问伊芙为什么这样做吧」
阿尔伯特冷静地思考着己方接下来要干什么。
「我们接到的任务,是要在会场外确保现已被抓住的敌人不被组织那边派来的刺客灭口」
「……嗯?我们一起呆在这儿?三人中挑一个出来去小伊芙那边增援不是更稳妥吗?」
「『不需要你们的帮助』『你们在外面守着』……那家伙态度很坚决」
「嘎~!小伊芙真是的,就这么想抢风头吗!?把这次事件的几乎所有功绩都揽到自己头上!?」
「……怎么办?阿尔伯特前辈,巴纳德前辈」
「没什么怎么办。在我们这群人中,百骑长伊芙军衔最高。只要不出现紧急特例中的情况,上司的命令就是绝对的。军队就是如此」
「军衔啊……唉,这倒是。真是各种不如意啊……」
巴纳德无奈地挠了挠头,叹了口气……
「您会不如意只怪您自己吧?因为讨厌升官而不断违反军纪,甚至还将自己的战果拱手送给别人……为的只是保持现在十骑长的位置……」
克里斯托弗无语地瞪了他一眼。
「因,因为,千骑长,万骑长这种级别那都是大将军级了,这不就没办法在一线作战了么!?而且看看小伊芙就知道,百骑长都麻烦得要死了!」
「真是不知该怎么吐槽了……」
面对不断甩出借口的巴纳德,克里斯托弗无奈地垂下了肩膀。
阿尔伯特没有理会吵闹的他们,而是仰望星空。
在脑海中闪过的,是难忘的那一幕……格伦和班上的学生们在南方小岛玩乐的画面。
(……如果这次事件真的这样平安收尾就好了……)
夜空中的月亮,依旧没有回应阿尔伯特。
——最后。
这个时刻总算来临的了。
在这个瞬间,热闹非凡的会场静得甚至能听到针落地的声音。
观众们都屏住呼吸,注视着舞台中央的两对参赛者。
格伦和露米娅。
希丝缇娜和莉艾尔。
社交舞会舞蹈比赛的决赛。
获胜组合中的女性,将成为今年最美的淑女——
获得穿上『妖精的羽衣』的资格——
「老师……非常感谢你」
在格伦面前站着的露米娅开心地笑着。
「多亏有老师的陪伴……今晚的社交舞会我感到很开心」
「……啊!?」
格伦眨了眨眼睛。露米娅的表情非常平静,安稳。
「这下,不论输赢……我都不会后悔了。今夜发生的事……将会成为我一生的宝贝……」
「露米娅……你怎么了?」
为什么这时会说出这样的话呢?格伦打算推敲出露米娅的真意,但不是很懂少女心的格伦并不能如愿。
「我……唯有今晚,要努力,使出浑身解数去拼——」
「……?你不是对什么事都很拼么?」
「哼哼,今晚我会更加拼的……对,唯独今晚……」
还是不懂。格伦完全搞不懂露米娅想要说什么。
「老师……拜托你了。哪怕只有这一次也好,请把你和我,我们能展现出来的一切……展现给观众们……展现给各位评委……给所有人看」
露米娅的表情透着恳切,但也显得有些悲伤。
格伦只能老实地点点头。
「……我知道了。好,虽然这样对白猫有点不好意思……今晚我会以你为主。露米娅,我绝对会帮你抢到『妖精的羽衣』……」
听到格伦这句话。
露米娅幸福地笑了。
所有关注都屏气凝神地观望着最后的比赛。
乐团的指挥热情地挥起指挥棒——
舞蹈比赛最后的曲子渐渐响起。
风精灵交响曲第六号。舞蹈的用曲是节选于它的风精灵圆舞曲第六号。
格伦和露米娅行了一礼。
希丝缇娜和莉艾尔也行了一礼。
他们拉着舞伴的手……静静地开始了舞蹈。
风精灵的第六号是以平静的前奏开始的,进行到乐曲后半时,节奏会突然变得活泼。
格伦他们最初是以和缓的动作跳着——
最后,随着乐曲渐渐变得欢快,他们的舞蹈也变得激烈,华丽,热情起来——
格伦和露米娅。
希丝缇娜和莉艾尔。
跳舞,跳舞,不停地跳着……
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的观众们发出了感叹——
在格伦的领舞下,被格伦牵着手,陶醉地跳着舞时——
(再一会儿……拜托你再多容忍一下我的任性吧,希丝缇……)
露米娅这样想了。
(因为……我不知道,今后还有多少次这样的机会……)
所以,唯有今晚,是绝对不会退让的。不能退让。
唯有今晚,想战胜希丝缇娜,想赢。
至今为止她都是在没有抵抗的情况下,老实地把路让给了希丝缇娜……
(来一决高下吧,希丝缇……能和你认证较量的机会非常少……但这次……)
如果堂堂正正地战斗,最后败给希丝缇娜,自己也能接受。
输了也没问题,但是,自己不打算在不战斗就让出『妖精的羽衣』。
这是一直抽身避免竞争,一直推举希丝缇娜的露米娅……在成为菲贝尔家一员以后,一直扮演着懂事的『好孩子』的露米娅……第一次有自己的主张。
露米娅闭着眼,回忆起当时——小时候看到的社交舞会的场景。
无法忘记,在经过艰苦的战斗后赢得『妖精的羽衣』的少女……因为无比的荣耀与喜悦,在表演最终舞蹈的时候,哭了出来。
想必,包括母亲艾丽西亚在内的历代『妖精的羽衣』获得者都是这样。大家心中都被自豪感所填满。
因为那是——经过堂堂正正的战斗——用舞蹈表现了自己的一切后——赢得的东西。
并不是说穿上『妖精的羽衣』就行。
徒有虚名的勋章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我只是——)
想要像母亲一样自豪地穿起妖精的羽衣。
正因为那美丽而荣耀高贵的姿态,才会憧憬『妖精的羽衣』。
也正是这样,那一天才会被『妖精的羽衣』深深吸引——
所以——
(请一定要尽全力和我比试……我要赢过使出全力的你,赢得『妖精的羽衣』。这才有意义……)
怀着不可退让的心意与决意
露米娅在格伦举起的手下穿过,完美地踩好步点——
优雅的跳步,富有节奏感的滑步——
在和莉艾尔共舞同时——希丝缇娜想着。
一边想跳舞,一边下意识地看向露米娅——看向她的表情。
(露米娅……是认真的,尽全力来跳了……为了赢我……拼尽全力……)
她回想起至今为止和露米娅一起度过的日子。
露米娅是个在希丝缇娜面前绝不会拿出真正实力的少女。
而且,在希丝缇娜和露米娅想要同一个东西的时候……她会不经意地,悄悄地退让……将东西让给希丝缇娜。
只要一有竞争,就会逃避比拼。
然后很自然地帮住希丝缇娜胜利。
当然想过其中的原因。
应该是作为一个被废掉的公主,想要对收留自己的菲贝尔家报恩……或许是对当初刚被收留时,她对希丝缇娜做过的过分的事表示忏悔。以及对希丝缇娜原谅她,把她当作家人这一做法的感谢。
总之,露米娅一直在帮希丝缇娜,一直在谦让希丝缇娜,对此感到满足,和希丝缇娜一起欢笑……她就是这样的人。
(……如果对她明说这一点。她一定会装傻说『才没那回事呢。这是希丝缇的错觉吧?』……)
希丝缇娜不可能不理解这一点。
(因为……我们是亲人……)
但是。
这次的情况不一样了。
(露米娅……你是……认真的啊……)
全校女生们都憧憬这的传说——『妖精的羽衣』。
露米娅和希丝缇娜都想穿上它。
其实希丝缇娜也并不是极其想穿,而露米娅非常渴望穿上『妖精的羽衣』——两人为了同一个东西而竞争的构图出现了。
至今为止从没有过这种事。
至今为止露米娅都会把胜利让给希丝缇娜。
只有这次……是不同的。
也就是说……这次的她真的认真了。
(而我,却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去阻挠他……虽然是事情的起因是师邀请她跳舞,但她是认真的……我其实并没有像她那样渴望『妖精的羽衣』……只是觉得如果有机会穿那就穿穿看。明明只是这样……)
事到如今才觉得自己凭着这种半吊子的觉悟妨碍她是很失礼的。
仔细想想,自己至今为止都被露米娅宠着,对她说了不少任性的话。
(对不起,露米娅。真的对不起,我妨碍了你纯粹的心意。真的对不起……)
但是。
都走到这一步了,怎么能放弃,怎么能退让。
(露米娅的目光……那份真挚……她是真心想赢我……是想战胜我,赢得『妖精的羽衣』……她一定不会希望我故意输掉比赛……这样对她来说就没意义了)
故意输掉比赛是失礼至极的事。这对露米娅,对和自己搭档的莉艾尔,对参加舞会的所有人来说都是侮辱。
(……所以,我也会尽全力,在最后一场比赛中展现我所有的技巧,注入我的灵魂……绝对不会手软的……绝对……)
因此,至少要在心里那么想,祈祷着自己的挚友——
(……加油,不要输啊,露米娅。现在我们虽然是对手……但是,我由衷希望你获胜,我支持你……!)
希丝缇娜提高注意力,沉浸在于莉艾尔的舞蹈中——
跳舞。跳舞。
在会场所有人的见证下。
他们舞动着,时而热情,时而奔放,时而优雅——
在乐曲的带动下翩翩起舞。
——
——最后。
波澜般雄壮的旋律戛然而止。
留下像是在森林中沉睡似的余韵——乐曲结束了——
格伦和露米娅,希丝缇娜和莉艾尔都优雅地作出了终舞动作——
格伦他们刚刚结束舞蹈的时候,会场还是一片寂静。
但是……有谁啪地鼓了掌,然后又一声——大家这才回过神来,纷纷鼓起掌……最后掌声雷动,久久不能停歇——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晚舞会中最激烈,最狂热的欢呼支配了整个会场。
「到,到底是哪边!?哪边赢了!?」
「你,你问我我哪知道啊!?」
「两对组合的舞蹈都完美无缺……」
格伦的学生们都吵闹着献上欢呼。
「比到现在……我已经不希望任何一边输了……」
「嗯,但是胜负总是会有的……比赛就是这么残酷」
「……吉布尔,你也真是在这耗到了最后一刻啊……」
另一方面。
「啊……啊……啊……」
「……啊……啊……」
在舞蹈之中展现了自己全力的露米娅和希丝缇娜上气不接下气地,紧张地看着评委们。
评委们也都面露难色,不断进行着激烈的讨论……
最后,在尚未停歇的欢呼之中,评委们开始亮出自己的评分。
结果是——
「……啊」
在微弱的差距下。
真是非常微弱的差距——
要是换掉其中一个评委,恐怕结果就完全不同了……差距小到了这种地步。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观众们的欢声更上一层楼。
「……我……赢了……?这是真的……?」
露米娅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胜利了。
「……恭喜你,露米娅」
像是放下了心中包袱的希丝缇娜嘻嘻笑了。
「希,希丝缇……?」
「……我输得心服口服。我确实拿出了全力。虽然参加舞会的动机有些不对……但,我刚才为了战胜你,将自己的能力完全发挥了出来……可以断言那是我人生中跳得最好的一次」
希丝缇娜表情毫无遗憾。
「那样都输了就真没办法了」
「嗯,不明觉厉……但感觉我输了。露米娅好厉害」
莉艾尔也和往常一样,兴趣缺缺地半眯着眼。不过她的神情中似乎透着对露米娅的祝贺。
「哼哼,还没完呢。露米娅,这次社交舞会的重头戏,最终舞蹈还没到哦?我很期待穿着『妖精的羽衣』的你……」
「嗯,我也期待。话说这个妖精……?什么的,是什么东西?点心么?好吃么?」
「希丝缇……莉艾尔……」
露米娅不禁喜极而泣……
「……嗯,嗯!谢谢你们!我也……非常高兴……!」
「咿呀!?等……别人都在看着呢!」
「嗯,露米娅,这样很痒」
露米娅深情地抱紧了希丝缇和莉艾尔。
「嗯,不明觉厉……这就是青春吧……」
搞不清状况的格伦说道。
三个女生和谐的氛围,以及会场奏响的欢乐音乐,让至今觉得任务尚未完成,心悬在半空中的格伦总算是放心下来。平安达成任务的解放感和成就感涌上心头,让他渐渐兴奋起来。
就这样……
「话说,小白喵~你之前那么满怀信心地说了『我也不能将『妖精的羽衣』拱手让出(狠)』这样的话来装逼,结果却是这样,喂,喂,打脸不?愉快不?」
「什——!?」
格伦马上就像往常那样调戏白猫了。
「你之前说的时候是很帅啊~所以我记得很清楚哦~现在让我忘我也绝对忘不掉了……你那像是肩负了世界存亡一样的表情……噗!」
「你,你,你这……」
「呀哈哈!不甘心吧?不甘心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这蠢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知不觉中。
在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情况下。
刺在心头的那细微的不安,早已烟消云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