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GAMERS电玩咖!
  4. 第四卷 亚玖璃与不自觉的会心一击
  5. 【Gamers与下一个舞台】
  6. 繁体版

【Gamers与下一个舞台】
2017-06-22 15:41:14

		

雨野景太
「明天,本人,雨野景太……将会遭遇一生一次的决斗」
『诶?』
九月第一周的周三,放学后的二年F班教室内。今天的电玩同好会活动即将结束之时,我带着认真的眼神放言道,上原君、天道同学、千秋都瞪圆了眼睛。
顺带一说,今天亚玖璃同学缺席。好像是约好了放学后要去见好久不见的中学朋友。说实话我曾有一瞬间产生「为了和朋友玩而缺席同好会,这算什么事啊亚玖璃同学!」这种想法,但仔细一想,同好会本身就是在玩。所以会选择去见难以见面的朋友也是理所当然的。
因此在缺少成员的情况下,今天的同好会就早早结束了……但是我在最后有想对大家传达的「决意」,所以现在特地争取到一点时间来说这个。
上原君咽了口唾沫问道。
「我说,雨野?难不成……你现在是想说什么屌爆的大事吗?」
「嗯……没错。唯有这件事,必须要告诉大家」
「是、是吗。…………不妙,我都还不知道下一步棋该怎么走,这家伙该不会又要搞出什么大新闻吧……」
上原君在那嘀嘀咕咕。我拼命的听,然后点头道。
「回答正确上原君。我明天……要干大事!」
「真是一如既往精确度极高的顺风耳呢。……真的假的啊,雨野」
「嗯,货真价实」
我带着坚定的信念对上原君点头。他的眼神沉静下来……一直在观察我们交流的天道同学,不知为何慌忙开口道。
「难、难道,是之前雨野君在电话里和我相谈的那件事……」
「?相谈?」
我最近有和天道同学相谈吗。……其实自打交往之后,我们每天都要聊很多事,她具体指的哪次我不是很明白。
就在我左思右想时,这次千秋又不知为何焦急的询问。
「难难、难、难道,景太,对《NOBE》有什么想法……!」
「?《NOBE》?啊,难道《NOBE》也盯上了?」
「!?啊、啊哇,这个是『彼此都盯上了对方』的宣言!怎、怎么会,等、等一下,那个,那个,如果你明天要和心春做什么的话,我、我可不能默不作声呢!」
「咦,千秋也要参战吗?诶—,这就有点困扰了啊……」
「!?困扰是什么意思啊困扰!人、人家也……人家也,想和景太……和景太……!」
突然站起身的千秋。不安的天道同学。狼狈的上原君。
我打量了一遍这三个人。
最后……道出对「命运的明日」的坚定决意!
「没错!明天……我要全力奔走将『Space Ocean5』入手!」
『什么鬼!』
三个人都站起身来愤怒的齐声大叫。
我瞠目结舌的回答。
「什么什么鬼……我在说游戏啊?」
『搞了半天是游戏啊!』
「诶,这吐槽是几个意思啊!?电玩同好会不说游戏还能说什么!?」
这三个人不讲理的反应让我很动摇。他们三个相互看了看……发出叹息,精疲力尽的坐了下来。
「雨野君,有时候我在想你是不是演员」
「啊,就是就是,我懂哟天道同学!景太这人真的很麻烦呢」
「然而实际上他并没有恶意,这性质反而更恶劣了。简直是灾害啊灾害」
好像被轮了。我、我有说错什么话吗!
「怎、怎么回事,这个电玩同好会!只是为了批斗我而存在的吗?好吧,没问题,我会赢下这场舌战的!大家都露出本性吧!血债血偿……用『碰将』(注:ドンジャラ,规则简化的麻将)来一决胜负」
『一如既往很雨野的毫无斗争性的对决方式!』
众人脱力中。……怎么了啊,你们可不要小看碰将哟。很有趣的。家人们聚在一起的时候,碰将可是老少皆宜的宝物哦。
……嘛,算了。现在不是宣传碰将的时候。
看准大家的情绪都冷静下来,我开始说明。
「呀,明天是我游戏生涯中喜爱程度BEST1级的游戏,『Space Ocean』系列最新作的发售日,所以放学后我就会全力奔走将其入手……」
「?等、等一下」
「怎么,千秋」
「『Space Ocean5』的发售日的确是明天,我也预定购入……但是,为什么要全力奔走?景太的预约呢?」
「这个嘛,你们听我说啊」
随着一声大大的叹息,我继续说道。
「本来像这一类『绝对会买』的重点作品,我一般都会向商店预约的。但是今年的夏天……你看,不是发生了很多事吗?」
『……对啊』
这三个人极其配合的表达感慨并且同意。有、有发生那么多事吗?先、先不管这个。
「拜这所赐,预约的事完全忘掉了。然后,回过神来才发现不管是商店预约还是网络预约都已经截止……。于是,唯一的入手方法,就只有老地方那家店的现场贩卖……」
『啊—……』
三人好像终于了解了情况。天道同学作为代表接过我的话。
「的确,在没有预约的情况下想要买到这种人气作,只有放学后去搜寻这一条微妙的路线呢。放学后马上跑过去,说不定还能抢到最后一盒」
「嗯。所以,明天放学后我会全力奔走。这份决意,我想事先向大家传达」
上原君对我的话点点头。
「原来如此,所以说明天放学后尽可能不要找你搭话,即使是打招呼也不行……就是这个意思吧」
「嗯,没错。不好意思啊?」
我要说的话,这三个人已经完全理解了。
千秋笑着回答。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没办法了。了解。这次……作为玩同一部游戏的同志,祝你好运,景太」
「嗯,谢谢千秋!」
被平时的敌人祝福感觉好高兴。于是我用笑脸回应千秋,但天道同学不知为何焦急的插嘴。
「我、我也祝你好运!嗯嗯,作为女朋友,我的祝福比任何人都更诚心哟!」
「诶?嗯、嗯,谢谢,天道同学……」
虽然这令人感激流涕……但是……怎么说呢。一个要女朋友帮自己祈求「保佑男朋友买到游戏」的男人……感觉好那个。……嘛、嘛,别在意。本来就是废柴男呢,我。嗯,这是无可奈何的。
我抓抓脸,上原君不知为何坏笑的说。
「不过,你还真是喜欢这部游戏啊。如果换作平时的你,即便是忘记预约,情绪也应该更放松才对」
「啊,嗯,的确是呢。刚才我也说过了……对我来说,这真的是非常重要的系列」
「……虽然我也很喜欢……但这个系列就让你这么痴迷吗?」
千秋歪着头。扭头一看,天道同学和上原君好像也抱有同样的疑问。
但是我并没有因大家的反应而胆怯,「嗯」的确信的点头。
「对我来说,这是一部类似于『开端』的游戏。不过并不是人生中玩的第一部游戏的意思哦。怎么说呢……应该是第一部『触动心灵』的游戏吧?」
「触动心灵、吗」
「嗯。尤其是这系列的第二部,完全就是和我兴趣相符的青少年SF类的作品。当然在那之前我也玩过宏大的大型RPG作品,里面也有很多名作……。但是这部却完全符合『我的喜好』。序盘的故事让人期待,中盘变得忧虑,结尾让人泪崩。而且,这部作品并非在当时的当红作品之列……所以,更让我误会为『这是我专属的游戏』哟」
『啊—……』
这三个人好像分别想到什么似的,都各自将视线彷徨的移向别处,同时点头。
我不由得害羞的笑了,继续说。
「受过一次影响后,就没法对这个系列客观评价了呢。就像千秋说的那样,实际上说不定不是那么不得了的游戏……但对我来说……可以说这是只有我才非常重视的系列。嘛,即使如此还忘记预约什么的,真是打脸呢……」
一声叹息后,我又充满决意的大呼道。
「但是,我绝对不想用下载版凑合!所以,拼死也要买到!」
……这三个人都嘻嘻笑起来。我这「一如既往」的表现好像让他们感到滑稽。……不好,感觉真的好害羞。
就在我畏畏缩缩之时,上原君爽朗的笑道。
「哦哦,真有气势啊。算啦,我也当真为你祝福吧」
「啊……嗯!谢谢上原君!还有天道同学、千秋!为了报答大家……我明天一定会努力的!」
于是,我笑着宣言道。他们「加油哦—」的欢呼。
…………。
怎么说呢。本来是「忘记预约最喜欢的游戏」这种很可悲的状况,但是现在……我完全不觉得不甘心。
「(……啊啊,真是太好了……能和电玩同好会的各位相遇)」
我来回看他们三人的脸,分别向他们表示感谢的同时。
面对明天的决战,士气更加高涨。
天道花怜
「再、再邀请一次雨野君、吗?」
「对」
盯着游戏画面的妮娜前辈,平淡的回答。
我把包包放在空座位上然后坐下,思考这句话的意思。
「(哈……因为电玩同好会早早结束,想露个脸所以就跑来电玩部了……结果一来就说这个)」
突然就一脚迈进这个部的敏感之处,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不由得沉默。但这反而……让不可思议的紧张感游走于放学后的电玩部活动室。
加濑前辈默不作声的增加着FPS杀敌数。而三角君……虽然早已进入我们未知次元的益智游戏练习,但很明显在竖起耳朵听我和妮娜前辈的对话。
我吐出一口气,总之先提问,把回答延后。
「那个……为什么突然要这样?这不像你呢,前辈」
「是吗?」
「对啊。因为妮娜前辈……还有加濑前辈,看待其他电玩部部员的方式……用RPG来形容,就是对『一次首发都没被选上,而且可操作性差的板凳成员』从来都漠不关心不是吗」
『喂—』
二人不满的大喊。就像在说「我们也是有人情味的」。但是,一边这样说又一边血虐其他网络对战高手的这副模样,毫无说服力。
面对我怀疑的眼神,妮娜前辈一边盯着画面一边「啊—……」的倦怠的呢喃道。
「要说不像我,也的确是这样。但是……天道也注意到了吧?我和加濑心里,对他……对雨野景太那件事很困扰」
「啊—……嘛……」
说着,我不由得和三角君对视,苦笑了。
的确……我和三角君自那以后都以个人身份和雨野君继续交往着,在游戏立场的问题上也都各自让步了。但是,前辈们则不同。极端来说……这些前辈,想对他「稍稍」道歉。但是,也还没到要特地跑到低学年的教室谢罪的程度。毕竟他们完全没做过什么非要这样低声下气的坏事。只是实际情况很微妙而已。
即使我理解这两个人的心情……但果然还是有疑问。
「你的意思我懂了,但是,为什么突然要这样。发生了什么?」
「倒是没发生什么大事……只是在暑假里,出了点小事呢」
「?和雨野君偶遇了?」
「嗯,遇见了,和伪原」
「伪原?」
「嗯。……在我这基本毫无激情的人生里,目前最能让我感情动摇的人物、呢」
「哈、哈,挺厉害呢……」
我对这半路杀出的新登场人物很有兴趣。但是,感觉妮娜前辈很不希望深谈关于伪原的事。
「(……啊,难道,坠入爱河了?哎呀哎呀,嘛嘛,这样啊)」
虽然对妮娜前辈的恋爱故事很感兴趣。但现在姑且忍住。说回原来的话题。
「这位伪原怎么了?」
「不正常吗……应该说他是个不正常的家伙吗……」
能让妮娜前辈说这种话,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伪原。
「嘛,总之,和伪原聊了聊,重新思考了一下,关于雨野景太的事」
「请不要一和不正常的人聊天,就联想到我家的男友!?」
总觉得被歧视了!
但妮娜前辈华丽的无视了我的愤慨,继续说。
「而且,天道。你最近开始同时加入电玩同好会了吧?」
「诶,啊,这个嘛……」
「呀,我不是要责怪你。但天道是被雨野邀请才加入那边的。所以反过来不也能成立吗,我是这么想的」
「反过来……那个,这是,让雨野君同时参加电玩部,偶尔来这边露个脸就行了……就这么告诉他,你是这个意思吗?」
「对」
「……的确,这种方法说不定能行……」
我陷入思考。……的确,和雨野君一起在电玩同好会玩得开心,所以,如果把舞台移到电玩部,肯定也很开心。但是……。
「(……咦,怎么回事……?我的心里明明想和雨野君一直在一起…………但把他邀请到电玩部这件事,完全,不愿做出行动……)」
反思这个不可解释的想法,才发现原因只有一个。
「(对了……因为以前曾被断然拒绝……所以影响了我)」
以前邀请的时候,我被他断然拒绝。那个场景,折磨着我的内心。
虽然现在我和他关系变得更加亲近。我们也对彼此更加坦白了。和那个时候的状况不同。
可是……虽然脑子里很清楚……但是那「被拒绝的记忆」可没法那么简单的抹去。……无论如何都很害怕。如果这次,再一次被他拒绝的话……那之后……。
「(如果……又像上次那样,他优先处理除我以外的『联系』和『兴趣』的话……我,还能好好笑出来吗?)」
这次和上次的不同之处,可不止状况。还有我对他沉重的爱……没错。
「……天道?」
就在我沉默之时,妮娜前辈感到不可思议的搭话。
我急忙回答「啊,在,我没事」。接着露出就好像是在向妮娜前辈表示「这个提案我同意了」的微笑。
「那,就拜托你邀请了呢,天道」
「诶?啊,不……」
我还想再考虑一下……就在我将要如此开口时,刚好玩到游戏间隙的三角君和加濑前辈说话了。
「啊,如果雨野君来社团的话,我个人来说也是很开心的!」
「……哼。只要不妨碍我,嘛,我也是许可的……」
「…………」
回过神来,电玩部的大家,都期待……我邀请雨野君。
既然如此……此时此刻作为部长的我,只有一个回答。
「……交、交给我吧!这次必定……作为女友的我,绝对会把雨野君带来!」
『哦—……』
部员们对我发出一声感慨。
「(……女友……呢……)」
我没和任何人对视,将视线逃向窗外。
秋老虎肆虐的九月。主干道前方,远远看去,冒着尚未消散的热气。
亚玖璃
「(不好,被坑了……)」
向电玩同好会请假的周三放学后。
亚玖璃……在某家庭餐厅,狂吃后悔药。
「(早知是这样,还不如去参加电玩同好会呢……真的)」
低头装作摆弄智能机,为了不破坏周围的气氛而偷偷叹气。……但是,完全没理解亚玖璃这行为深意的,同席的轻浮男的其中一人,叫嚷道「嘿,亚玖璃亲亲」这种好像是在开玩笑一样的,微妙到不明所以的……说白了就是完全让人笑不出来的话。
「什么。男人?难道你在和男朋友联络?」
「不……」
虽然不是这样,本想如此反射性的回答,但转念一想。
「(干脆顺着承认然后回家算了。嗯。很好,就这样——)」
就在我得出这个结论,巴不得马上炫耀我的男朋友祐的事时……刹那间,被邻座的中学同学,三岛纱理奈踢了一脚。……说实话亚玖璃很火大,但还是无可奈何的带着笑脸回答。
「完全不是哟。……啊—……我去一下饮料吧」
一口喝干还剩得有一些的柠檬茶,亚玖璃逃跑似的起身离开此处。
……但是。
「啊,等一下亚玖璃,我也一起去」
「(呃)」
纱理奈也一同站起来。搂住亚玖璃的手,俨然一副「亲密的女性朋友」的样子。但是……。
「(果然,是要说教呢)」
纱理奈是要制造和亚玖璃独处的时间。于是我畏畏缩缩的走向饮料吧……如预想一样,来到轻浮男二人组听不到的地方,她就撕破了脸皮。
「喂亚玖璃,给我好好当篠原君的对象啊。你不这么干,我就没法和工藤君嗨了」
「那你一开始就该单独约工藤君啊。为什么把亚玖璃拉下水。我明明是为了和许久不见的元同班同学聚会才来的……」
被中学时代,说实话关系不是很好的辣妹系同班同学三岛纱理奈突然叫出来……没想到事实是这样。
「(……哈。嘛,怀有期待的亚玖璃自己也有错呢)」
毕竟纱理奈本来就是这样的人。极端来说就是「非常讨厌」的现充类型。对中学时期那个认真的亚玖璃来说是最难以应付的同班同学。
但正因为如此……不管是好是坏,她给亚玖璃留下的印象都非常强烈。
「(本来想这是个拉近关系的好机会……)」
瞥一眼旁边的纱理奈。依旧是浓妆香水。吊角眼的勾线,使她的目光异常犀利,是个会产生压迫他人的美女「风」的女性。
「(啊啊……果然很难应付……纱理奈)」
原本期待中学毕业一年多以后的我们会对各自的印象有所改变,结果是想多了。纱理奈就是纱理奈,亚玖璃就是亚玖璃。强者与弱者。
她强硬的拉着亚玖璃,自己先占用饮料吧区,同时抱怨。
「哼,说拉下水什么的真是失礼啊。明明我还以我的方式为你着想」
「哈?为亚玖璃着想?」
「对。只会用一幅高中生的外表来掩饰自己的你,这次,可是跟我学习和男人交流经验的好机会哟。这你还要感谢我呢……玖璃子」
「…………」
纱理奈使用了中学时代蔑称我的外号。……我已经无奈到说不出话。
「(大概是知道亚玖璃现在的外表,所以盘算着『这个浮躁的女人,就当成鱼饵来利用吧』,然后才联络我的……真是厚颜无耻)」
真亏她费那么大劲,有点令人钦佩。虽然亚玖璃现在也已经是不落下风的人了,但果然还是难以匹敌这种「本性就很那个的人」。
虽然知道没用,亚玖璃姑且还是抗议。
「……亚玖璃已经有很棒的男朋友了」
「啊是吗。真巧啊我也有哦,将来有可能成为本命的帅哥男朋友。顺带一说,他们……工藤君和篠原君也有本命女朋友……然后,你想表达什么?」
「…………」
不行,亚玖璃虽然最近稍稍有点现充气场……但和这种人还不是一个水平的。
纱理奈先回到座位,亚玖璃把杯子放在回收区,往新杯子里注入热咖啡牛奶。……呆呆的看着注入的焦茶色泡沫液体。
「(啊啊……亚玖璃还是第一次感觉,家庭餐厅是那么无聊……)」
瞟了一眼我们座位那边。……超厚颜无耻的女人x1,用下半身思考的轻浮男x2,完全不顾其他客人感受的自嗨着。
不由得叹息。
「(……说到来家庭餐厅,还是和祐一起来调情比较棒。或者……)」
和雨雨一起来瞎闹也行啊。就像平时那样。……就像笨蛋那样。
「(啊啊,能不能把那三个人做活祭,把雨雨召唤出来啊……)」
不由得开始想这些事。大概是最近参加了电玩同好会的缘故,我的行为多少也向游戏靠拢了。……但不可思议的是,我并不觉得这样的自己有什么不好。
亚玖璃露出微笑,咖啡牛奶也弄好了。看着杯子,突然,回想起雨雨在这家家庭餐厅里自作伟大的讲解「自己和别人的沟通」的那副场景。不由得笑起来。
「(……嗯,再努力一点吧。想要和别人搞好关系……一开始,多少有必要忍耐。平常亚玖璃我都会对雨雨这么说吧)」
指尖拿好温热的杯子,慢慢走回座位。
还没把杯子放在桌子上,男人……好像叫篠原君的轻浮男身体前倾的说话了。
「小亚玖璃,你加入了电玩同好会是真的吗?」
「……是真的,那又怎样」
我一边怄气的回答同时坐回座位,之前就回座位的纱理奈又踢了我一脚。……哈。
篠原君嬉笑的继续说道。
「小亚玖璃也挺能干的嘛—」
「什么?」
「电玩同好会,都是恶心的处男肥宅吧?」
「…………那个」
不好意思雨雨,亚玖璃刚才一下就联想到了你。但、但一点也不觉得你恶心和肥哟?嗯、嗯。真的真的。…………对、对不起啊?
就在我因罪恶感而不停冒汗时,篠原君变本加厉。
「那种人,绝对是看上小亚玖璃了」
「哈?」
这个男人在胡说什么呢。就在这毫无根据的空想让亚玖璃一脸懵逼时……那个叫工藤君的家伙和纱理奈也开始起哄。
「呀,那家伙绝对是在『意淫』小亚玖璃呢」
「讨厌,真恶心。别再说啦,工藤君」
「真的真的,虽然那帮二次元是猪,但也是健全的吧?在这层意义上,小亚玖璃,绝对是宅圈的女神——」
《嗙!》
突然间的冲击,让桌子大幅摇晃。到底怎么了……
「(咦,是亚玖璃我)」
原因就是我自己。话说到这里时……连亚玖璃自己也没有察觉到,就两手猛拍桌子站起来。……真是不可思议的事呢。
一时间自己也非常困惑……但接下来,心里却意外爽快的下了决心。
亚玖璃……对哑然无语的三人,露出笑脸。
『…………』
然后,就在三个人一脸懵逼的瞬间。
亚玖璃,堆起极其温柔的笑容,慢慢的开口。
「啊,不好意思。亚玖璃,觉得和那位恶心的处男肥宅聊天要开心得多,所以现在要回家了」
『诶』
「再会」
蔑视着疑惑的三人,亚玖璃麻利的从钱包里取出一千元——算了还是伍百元,放在桌子上,拿起包包当场离去。
走出店门时,如预想的那样——三岛纱理奈追了过来。
无奈的回头……站在那的纱理奈,露出一张绝对不会在男人面前表现出来的凶相。
「怎么了亚玖璃!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只是实话实说想回家而已」
「什……!难、难不成,刚才你说的男朋友就是那个电玩同好会的恶心死宅吧?」
「不,倒不是他……」
是电玩同好会的另一位男性。就在亚玖璃犹豫着要不要说明时,纱理奈继续追问。
「那,刚才的那一出是要怎样啊!」
「那一出?」
「我是说……!黑一下不是你男朋友的那个人,你干嘛那么激动啊!难以置信!就为了那种玩意把场面都给糟蹋……!」
「那种玩意?」
亚玖璃身体一震。纱理奈「怎、怎么……」的退缩了。亚玖璃……直直的盯着纱理奈,回答道。
「雨雨的确是恶心死宅处男——但不是『那种玩意』」
「什、什么啊这是。不明所以。又、又不是你男朋友吧,那家伙」
「那又怎样」
「什么怎样……因为……那种……。…………」
「怎么?要是你想不到要说什么的话,亚玖璃我就先走了」
背对她,亚玖璃迈出步子。但是……走出数步,突然,从背后传来声嘶力竭的叫骂声。
「你,果然一点也没变!闹了半天还是那个『死脑筋的玖璃子』!」
这句话,让亚玖璃回过头。
对纱理奈……对这位恐怕今后都不会再见面的中学同班同学,露出毫无阴霾的笑脸。
「啊哈哈,这是今天让我最高兴的话哟!多谢,纱理奈」
星之守千秋
周三,晚上二十一点三十分。
显示器的窗口中,点状图勇者向草原南下。数秒后,与魔物遭遇。画面转变为侧视图战斗场景,开始和序盘的三只杂鱼级别蜥蜴天狗战斗。
我用手边的手柄操作光标,把直接攻击、防御、以及其他特殊技能一个不落的进行了测试。
「……咦,属性补正没有效果呢,这个技能……」
把发现的设定漏洞记在记录本上,继续进行测试。进行了一阵测试后,身后传来敲门声。
『姐姐,现在方便吗?』
「没事,进来吧—」
我操作手柄没回头的回答,门被不客气的打开,数秒后,一身睡衣的我妹妹——星之守心春站在旁边。
他看着显示器里未完成的点阵RPG,惊叹一声「咦」。
「什么时候又开始做游戏啦,姐姐」
「不久之前。现在是中期调试」
「嘿—……好意外。因为雨野前辈那件事,我还以为你会再颓废一阵。已经把心情调整好了呢」
心春的话,让我不由得一惊,停下了手边的调试工作。用食指挠挠鼻头,抬头对站在旁边的心春苦笑。
「不,完全没整理好哟。只是情况更复杂了」
「这个,有一半的错都在姐姐吧。连我也牵连进来了」
「唔,对、对不起。我对那时候爽快的同意我那任性请求的心春 十分感谢」
「我哪有爽快啦,都是因为姐姐拼命的拜托才那样的……。哈,算了。然后呢,明明心情还没整理好,为什么又开始做游戏?」
「这个……不是特地等到整理好心情之后才做的,只是有单纯的动机罢了」
「?什么?」
心春感到不可思议的歪起头,我……带着笑脸回答道。
「我,只是不管怎样,都喜欢做游戏而已」
「……原来如此」
我的回答,让心春露出温柔的微笑。
我把视线移回显示器,操作鼠标……打开暂时都没有更新的《NOBE》的博客。
「在博客上和《小山》的交流……基本上都是由我最近的创作促成的。所以……事实上,在不知道该如何和他接触的现在,也没法像以前那样竭尽心力的创作。……但是……」
关闭博客,再次回到游戏画面,我操作着勇者笑了。
「和他的关系,并不是一切。不管多么小多么微弱……我的创作欲望的最重要的《核心》,一直都是我内心的那份狂热」
「……姐姐,好厉害」
心春用非常温柔的眼神看着我。这眼神弄得我痒痒的,于是赶紧纠正。
「但、但是但是,这是那个意思!说明我是个在不同意义上的游戏废人!真是一点都不懂努力……完全是废柴姐姐呢,嗯!」
「嗯,嘛,废柴姐姐这个评价暂且同意」
「唔咕……!……心、心春。如、如果,你只是来欺负姐姐的话,还是快点出去吧。那个,我还有很多工作呢!嗯!」
我一幅好走不送的模样,心春「呀—,窝里横的姐姐好可怕」的戏谑着……但却一点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留在这里。
「……怎么了,心春」
我盯着她问道,心春「唔—」的思考,视线彷徨的回答道。
「……怎么说呢……我想再次确认一下姐姐的心意」
「心意?对什么的心意?」
「那还用问吗」
这时心春突然用认真的眼神盯着我。
我咽了口唾沫反问道。
「…………景太、吗?」
心春无言的点头。……说实话我无法判断心春如此认真的态度是什么意思,但毕竟把她拉下了水,所以还是应该老实回答。
我转了转椅子,直面心春……深吸一口气,平静的……诚实的……非常实在的回答了她。
「不知道」
「…………」
心春一言不发,却非常严肃的盯着我。
我也不服输的盯回去。……就这样过了几秒。心春发出小小的叹息,嘴角一歪,露出好战的表情。
「就算对自己的事总是迟钝的姐姐不知道,作为妹妹的我已经看到了显而易见的答案了。想听吗?」
「…………」
面对陷入沉默的我,心春带着游刃有余的微笑继续说道。
「就从如此依赖我这一点来看,姐姐你——」
「不用说了。我的心意还没有廉价到要靠别人说出来」
我严厉的进行了还击。心春一瞬间瞪圆眼睛,下一瞬间好似到从心底里觉得可笑般的笑了。
「啊哈哈,什么嘛,果然敌不过姐姐呢。真是,干脆又漂亮……」
心春一脸无奈的说着,带着温柔的眼神微笑了。此时此刻我才发现自己「得寸进尺」,于是害羞的低下头。
「多、对不起啊,心春。啊呜……」
「不会不会,小意思。……因为,今后该轮到我说对不起了」
「?什么意思?」
「你猜?嘛,姐姐那么慢腾腾的,恐怕要隔很久才会发现吧。虽然起跑晚,但却以超高速之势反扑的天才妹妹的威胁」
「?你在说什么?心春在全方面不都已经完胜我了吗。哪用什么反扑……」
「啊—,真是,所以我才受不了。真扫兴」
这次心春一脸打从心底里无奈的样子。……呜呜,在妹妹心中的评价又扣分了……。
就在我垂头丧气时,心春抓抓头发,「总之」一声重回话题。
「姐姐差不多想和雨野前辈『有所进展』了吧」
「有所进展……吗?」
「对。肯定得这样吧……因为之前我们三个人见面时已经很明显了,作为姐姐另一半的我……就算坐拥着《NOBE》和《MONO》的名号,也没能坐实他心中的位置吧。虽然你想利用这层关系亲近他,但应该放弃这条路了……」
「唔」
「……嘛,网上的关系太复杂也没法立刻做决定……但至少,『星之守千秋』想和『雨野景太』变得如何这件事,该下决心了吧」
「说得……也是呢」
「……姐姐啊。到底,是想和他搞好关系呢?还是像平常那样吵架呢?还是说……」
心春停顿了一拍,用更加真挚的态度问道。
「……干脆,保持距离?」
「!」
不由得倒吸一口气。……的确……最近看到他,很痛苦。……唔。老实说吧。看到和天道同学在一起时欢笑的他,很痛苦。所以刚才被心春提议保持距离时……内心一颤。我肯定,最近在无意识间……做了这种事。但是……这……果然……。
面对陷入思考的我,心春调整了语气说道。
「嘛,也不是说要你马上得出结论。话说,对不起呢,这么唐突」
「诶,啊,不,怎么会……」
这件事明显错在我。心春只是稍稍点拨了一下。
「(……搞不懂到底哪个才是姐姐呢……)」
该严厉的时候严厉,但却不过于强硬的追问,让我自己思考促使我成长……真是令人尊敬的妹妹。
我深刻的反省中,心春用平常那样明快的声音说道「那么」,然后离开房间。
「那么,就是这样了。晚安,姐姐」
离去之时,心春在门的间隙间露出笑脸,轻轻招手。我也急忙招手回应。
「啊,嗯。晚安,心春」
随着小小一声啪当,门被关上了。
「…………」
黑暗的室内唯有显示器的灯亮着,我独自一人抱膝坐在椅子上……小声的,嘟囔的,提问着。
「……我……我……想和景太……变得如何呢?」
…………这个问题,已经问了自己数遍。
游戏角色的信念,还有以此为基础的台词和行动,将这些交织在一起而构成的故事,如果换做平常,明明都能很流利的描绘出来。
然而,在「星之守千秋」这位人物的心情影响下……迟迟找不到制作灵感。
上原祐
九月第一周的周四。第三节课结束后的休息时间。
「诶—,明明今天没有同好会活动,我们不去玩吗—?」
多功能大厅里,面朝中庭的大窗前,亚玖璃可爱的鼓起脸抗议道。
我轻轻低下头示意「抱歉」。
「既然作出决定,那么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有很多了呢」
「?什么意思。你在说考试吗?」
「不是……嘛,在左右人的将来这一点上和考试很相近呢」
我含糊不清的如此说明。亚玖璃提高嗓门说「唔—。……那好吧」,仿佛是在说这解释一点都不好。
……说实话,我看见女朋友这种表情也很难受。而且,我实际上是为了今天放学后和其她女性见面才拒绝亚玖璃的邀请。说不心痛是不可能的。但是,这次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
「(作为『星之守的同伴』,差不多该有所行动了……)」
我心里坚定的如此决定。
亚玖璃观察了气氛,几步子迈到我前面然后回过头,半开玩笑的吐出舌头赌气道。
「行—啊。亚玖璃偶尔也想一个人去电玩中心。要是结识了祐以外的男性,我可不负责哟」
「那个……」
有点被吓到。……虽然亚玖璃的语气已经充分传达出她是在开玩笑……但为什么呢。我一瞬间,联想到雨野和亚玖璃两个人愉快的玩游戏的场景。
「(真是的。我怎么总是像娘们一样有被害妄想啊)」
我立刻把这幅场景从脑子里抛开,对亚玖璃露出笑脸。
「别啊。那,为了阻止亚玖璃结识其他男性,我就早早把事办完,去电玩中心露个脸吧」
「真的?」
「啊啊。但是,可别真的连时间都不看的死等啊?根据实际情况我也有可能去不了」
「嗯,了解!诶嘿嘿,但是,还是有点期待呢」
亚玖璃腼腆了一会,然后说了一声「再见!」便回到自己的教室。我用笑脸目送她,之后也走回自己二年F班的教室。
「(但是……星之守那件事,该怎么办呢)」
从多功能大厅通往教室的走廊上,我如此思考着。
「(那次之后我马上就出去旅行了,再之后也一直和亚玖璃以及朋友们在一起,根本没有和星之守单独说话的时间……)」
其实姑且还可以通电话或发简讯的,但是考虑到「关于你和雨野的恋爱一事」这种话题的性质特殊,一开始还是应该当面说比较好。但是……。
「(总觉得,星之守有点有意避开我的意思啊。她的态度微妙的僵硬。在同好会活动中也是,看着很普通,实际上却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极力避免和我直接对话……)」
总觉得难以理解。更难以理解的是……。
「(雨野突然邀请亚玖璃和天道加入同好会这一微妙的行动。嘛,虽然凭他们的关系这也没什么奇怪的……但是那个雨野居然这么积极,同时星之守还一点不反对,这不管怎么看都……)」
虽然不清楚这背后是什么原因,但绝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计划在水下进行着。既然如此……我和星之守的接触就更不能一直拖延毫无进展了。
来到二年F班教室前,我紧握拳头,坚定了决意。
「(所以就趁今天……既没有电玩同好会活动,同时雨野『无法顾及周围,拼命的奔走买最喜欢的游戏』的这个决定性的放学后,就是毫无干扰的和星之守接触的绝好机会。虽然对亚玖璃很抱歉,今天就让我优先星之守的事吧)」
我进入教室的同时,宣告休息时间终了的预备铃响彻校内。
放学后。班会结束的同时,雨野如脱兔一般飞奔出教室。
「(上原君,我去了!)」
「(哦,加油)」
我和雨野仅用目光就完成了交谈。来到我身旁的雅也,一边盯着离去的雨野一边问道。
「那、那是要干嘛?真是个搞不懂的家伙啊……雨野」
「是吗?我倒是觉得没有比他更好懂的家伙了」
雅也对我的话抽起眉头。
「是吗?嘛……总觉得一幅干劲十足的样子。说对了吗?」
「哦,正解。顺带一说,知道为什么干劲十足吗?」
「这个还是有点——嗯,啊,呀,就是那个吧」
雅也好似突然来了灵感。难道他也发现平时雨野都在玩游戏吗。就在我这么猜想时,雅也……呵呵一笑回答道。
「肯定被那个传说中的高岭女友,天道同学叫出去了吧!对吧?」
「…………啊—……」
我不由得挠挠脸。的确……男人那样一脸饥渴的奔走,一般都是为了女朋友吧。但实际并非如此。
在此对天道默哀一秒钟,我只对雅也回答一句「嘛,大概就是这种感觉」,然后立马收拾东西离开了教室。我要在星之守回家之前逮住她。
和同学们稍稍告别后,走向星之守所在的二年A班的教室。途中,瞟了一眼亚玖璃所在的C班,女友已经不在了。去电玩中心了吗。
「…………赶紧把事情解决,去和她会合吧」
一瞬间脑中再次浮现出亚玖璃和其他男性嬉戏的场景的我,如此呢喃道。
加快速度走向A班。
「(那么,星之守在……啊)」
在入口向里偷窥寻找星之守,我的目标立马和我对上了眼……那就有鬼了,和我对视的是那位同在A班的金发碧眼偶像。
她盯着我立马叫了一句「上原君」,然后不知为何把周围的人丢在一边走了过来。……不好,A班的学生们那「这家伙谁啊」的视线好难受。
「(雨野一直都沐浴在这种视线之下吗……真是厉害的家伙)」
我只是和天道稍稍搭话,这些敌意已经让人想哭了,如果换做男朋友……难以想象。
我带着痉挛的笑脸「哟、哟」的回答道,天道一脸平时那种事务性的微笑来到我面前。
「来得正好上原君」
「?干嘛?」
「那个,我有点事想找上原君谈谈」
这意外的对话,让我歪起头。
「找我?不是找雨野?」
「对。……不过呢」
这时,天道又向我踏近一步,用其他人听不见的声音说道。
「那个,其实就是雨野君的事情。……我想再次邀请他加入电玩部」
「啊—……」
这家伙又要……真为难……不过正因为如此才要找我商量呢。
但是,我也有我要做的事。我越过天道的头顶环视A班教室内。
「我知道了。……那个,星之守还在吗?」
「星之守同学吗?嗯,我想还没有回去吧……」
说着天道便回头……然后,对在教室一角正把教科书塞进包包里的波浪头女生搭话。
「啊,星之守同学!上原君找你」
「!诶!?啊,上、上原君找我……吗……?……啊哇……」
『?』
星之守不知为何突然变得混乱。我和天道歪起头,她慌乱的收拾好……像机器人一样僵硬的走向这边。
来到我和天道面前的星之守,眼里转着圈的说道。
「那、那个那个。啊,我、我,很抱歉,还还、还没有答复那件事,因为还没做好伤害别人的心理准备,所以那个,现在,两个人谈这件事有点……!」
『?』
不明白她在说什么的我和天道一脸懵逼。但是……我思考了一会,突然想到了她这话的合理解释。
「(原来如此,还没有表明对雨野的心意。以及还没做好从天道那里掠夺爱从而伤害她的觉悟。所以,现在还没到我们两人算计如何『攻略雨野』的阶段。就是这个意思吗)」
仔细一想的确如此,或许是我太急了。我的恶癖就是总以我自己的节奏行事。
反省的我,为了让星之守安心,带着柔和的笑脸回答道。
「了解。不好意思啊星之守。这么急着要答复……」
「!?不、不会!哪有!这、这种情况下上原君想知道我的想法,是理所当然的,嗯!…………。…………啊……」
我和星之守之间,飘荡着微妙的气氛。然后天道察言观色的说道。
「那个,虽然不是很清楚,不过你们两个人的事已经谈完了吧?」
「啊、啊啊。对呢。结果出人意料呢……」
「那么,可以继续,谈让雨野君再次加入电玩部的事了吗?」
「诶?让景太再次加入电玩部?」
天道的话,让星之守一惊。天道「嗯嗯」的苦笑道。
「话题走向差不多就是这个……。啊,如果不介意的话,星之守同学也来商讨一下吧,怎样?」
「诶?我也?倒是可以……」
星之守一边如此回答,一边偷看了我一眼。……这奇妙情况和当初预想的偏离了一百八十度,我不由得挠挠头。
「(……嘛,没法推进星之守的恋爱相谈,只好算了。而且电玩部那边也很让人在意啊……)」
我对二人点点头。……此时此刻,我才察觉到A班的学生们向这边投来的视线真是痛得不得了。作为学校代表的美少女二人组,和像我这样的帅哥在一起鬼鬼祟祟,肯定会引来注意的吧。
我扭曲着笑脸对二人说道。
「那个,我们一边往市区走一边说吧?」
为了逃离这些视线。更重要的是,一边走一边谈可以早一刻和亚玖璃合流,于是我如此提案。
二人爽快的同意了,于是我们立刻移动。
「原来如此,妮娜同学她们扔的炸弹呢……」
通向市区的路上,漫步于田园间,听完事情大概的我不由得呢喃道。
看到我这反应,天道同学一脸不可思议的歪起头。
「咦?上原君和妮娜前辈是熟人吗?」
「嗯?这话从何说起……呃,啊啊,因为我用『妮娜同学』这个称呼吗」
的确,如果不认识的话,只会用「大矶前辈」这个称呼吧。
星之守也在观望,我直截了当的说明了。
「呀,暑假的时候啊,我找到机会和她搭了一下话」
『…………哦—』
女生们突然保持了一步的距离。
「喂、喂,你们干嘛一种看渣渣一样的眼神啊!虽、虽然是搭话但不是搭讪哟!只不过是,和她好好干了一场而已……」
就在我进行说明时……天道和星之守不知为何红透了脸停下脚步。
二人异常惊讶的合声大叫。
『和她《好好干了一场》!?』
「干嘛强调《好好干了一场》啊!不是那样!完全不是《夜战》的意思好不好!完全是格游的意思!」
『……格游……吗』
「喂,为什么这次又非要把『格游』理解为某种猥琐的隐语啊!?我在你们心中到底有多少信用可言啊!」(注:译者实在是没查到かくげー(格斗游戏的简称)和哪个猥琐的词有联系,知道的请指教一下,亦或是这里其实就是这二位的工口脑太发达,简单的词让她们想入非非)
到底怎么了。什么时候我已经被定位为「搭讪角色」了啊?虽、虽然我的确八面玲珑……!但是我明明没有前科,所以没理由被这样对待吧。
我假咳一声,重回话题。
「然后呢,天道到底想谈什么?这事听着挺简单,但从没直接找雨野谈这一点来看,挺让人在意的……」
「啊,我也很在意」
星之守接着我的话说道。天道对我们露出无力的微笑,一阵踌躇后,胆怯的说。
「不,那个……说出来有点害羞,直接找他谈这个,我有点怕……」
『怕?』
天道口中这出人意料的话,让我和星之守大吃一惊。
天道点头继续说。
「那个,以前那次邀请不是拒绝了吗,我被他。这个……怎么说呢……有种,被残酷的发卡一样的感觉……或者说是,在他心中的天平上游戏更重要,我有种败北的意思……」
『…………』
我和星之守不知该如何回答的沉默着。
看见我们这种反应的天道,急忙辩解道。
「不、不过,现在的我已经比以前更加了解雨野君的游戏原则了,嘛,说实话已经做好有九成概率会被拒绝的觉悟了哟?只是,怎么说呢……」
天道低下头,有些寂寞的呢喃道。
「为什么呢。我比以前……更加害怕被雨野君拒绝了……」
『…………』
我和星之守不由得对视一眼。……不管是我还是星之守,说实话,一下就理解为什么天道比以前更加害怕被雨野拒绝。
「(……真的喜欢雨野呢,天道她……)」
因为她比以前都愈发的喜欢他。所以,才会把他所有的话看得那么重。如果是爱的窃窃私语会让她心花怒放,而另一方面……如果是拒绝,则会痛心疾首。
天道继续说。
「不久之前……在约会的闲聊中,我稍稍邀请了他,但被他『放过我吧』这样温柔的挡开了……仅仅只是这样,就让我的内心忧虑不已。所以……」
「……害怕听到雨野的回答吗」
天道点头同意我的话。……我们无言的走着。
猛烈的阳光灼烧着皮肤。秋老虎依旧那么不留情,道路旁还能不时见到晒干的蝉尸体。突然吹来一阵凉风。
最初打破这郁闷的沉默的人……出人意料,居然是星之守。
「……这不是很好吗」
『?』
我和天道没能听清这句话,于是看着星之守。但是她没有看我们,而是盯着前方,重新说道。
「应该高兴啊,这不是很好吗。如果他拒绝电玩部的邀请的话」
『诶?』
虽然这次听清了,但却没能理解这话的意思。
我和天道哑然无语中……星之守依旧没看这边……但眼里寄宿着强烈的意志,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那般的呢喃道。
「因为……因为,景太,本就是这样的家伙,不是吗。明明那么弱却在奇怪的地方上坚持,纯粹的宅男,所以,偶尔面对现充的事,更愿意优先游戏……」
『…………』
「但是,正因为这样……」
说到这,星之守,第一次看向我们。
然后——露出坚定的笑容。
「正因为这样,天道同学,才会喜欢景太的对吧?」
『!』
这句话,这幅表情,让我们回过神来。
天道只是因为发现了最重要的原点,变得感动。
而我,比起天道的发现……还看到的有……。
「(星之守,这……这,其实不是天道,而是你的……)」
不由得紧紧握起拳头。
……眼前,是用笑脸给天道送去助威的星之守。
「所以,没必要害怕哟,天道同学。因为因为,会拒绝这份邀请的,才是景太嘛。你看,尤其是今天,他可是为了自己最喜欢的游戏而奔走哟?如果是他的话,为了这些事,搞不好连从明天开始要暂时停止同好会活动这种话都说得出来哟。就是这样的游戏笨蛋嘛,景太他」
「……星之守同学……」
天道的眼神恢复了活力。
「对……说的也是呢。嗯,的确,就是这样。……呵呵,比起我或者是朋友,雨野君更愿意选择游戏。我就是对这样的雨野君……。……就是这样呢」
「对啊。那个笨蛋脑子里真的全是游戏。所以……」
之后,星之守用谁也听不到的声音低头嘟囔。
而天道则依旧和雨野相反,对这呢喃选择性失聪……。
不过……对于现在眼里全是星之守的我来说,她的呢喃,我一个字不漏的,听到了。
「(所以……我也,要前进。即使在未来,无法成为情侣)」
「!」
不让天道听到……星之守在作为一位朋友为她人送去助威的同时,自己也在心中坚定了决意。
这样的她,让我……让我,感到羞愧,更加用力的握紧拳头。
……但是,理所当然完全没注意到状况的天道……。
「就是这样啊星之守同学。真的呢,如果是雨野君的话,就连之前的约会中他也……」
没想到就这样以星之守为对象打了发太阳拳过去,我巨咳一声,同时强行插进二人之间。
「咳、咳咳!」
「呀?」「等,上原君」
有些太强硬,变成了和两位女生紧贴的模样。
但是,恐怕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虽然现在的我,在任何人眼里恐怕都是一个出局的搭讪混蛋,但我对自己的行动毫不后悔,而且在乡下路段偶然和熟人撞见的概率本来就——
「祐……祐?」
「诶?」
——突然被人从身后叫住,我一脸呆滞的回过头。
在那……眼里充满绝望的,我的女朋友……亚玖璃闪亮登场。
应该是刚刚才发现我于是正要搭话,只见那只伸向我肩膀的手不停颤抖。……不妙。很明显不妙。虽然明白很不妙……但突然之间说不出话来。天道和星之守也是如此。
大家都混乱的不说话,这如地狱一般时间流逝着。
然后,这一生都难以忘却的这数秒过去后。亚玖璃发颤的嘴唇动了。
「铁……」
「……铁?」
她,眼里包了一汪泪水…………接着,一蹬腿,穿过我们身旁向市区狂奔!
「铁证如山的出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叫声冥冥之中有种似曾相识的不安!」
随着这声吐槽,理所当然的赶紧追上去的我——们、
不知为何天道和星之守也全力奔跑。恐怕是多少觉得自己要负点责任吧。这两个人拼命对亚玖璃的背影大叫。
「亚玖璃同学!没事的!上原君对我来说,只是一只纠缠雨野君蛆虫而已!」
「就是就是!被上原君喜欢而感到光荣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谢谢你们两个为我辩解!不过总有种顺势伤人的感觉啊!」
『花心男给我闭嘴!』
「哇啊啊啊啊!连我家男朋友的出轨对象都承认他花心了!」
现在仿佛身陷地狱!亚玖璃的迷之悲叹让她更加快速,渐渐隐没于市区方向。话说,那家伙轻易的就超过了电动自行车。不好,那身影越来越小。
然后就在完全跟丢亚玖璃时,跑在我和星之守前面的天道向前方一指。
「亚玖璃同学好像进电玩中心了哟」
「哦哦,3Q,天道。赶紧的……虽然想这么说,不过星之守好像是极限了」
「对、对不起……」
星之守喘着气回答。我「没关系」的笑道。
「本来就预定和亚玖璃来电玩中心玩的。能跑来这种地方……想必那家伙也想找时间冷静一下吧。我们也正好可以慢慢走去找她」
『…………出轨被发现后的对应手段真是驾轻就熟……』
「嗯,在你们两个眼里,不管我怎么做都是越洗越黑对吧」
嘛,把天道和星之守的怀疑放在一边,我们调整呼吸走向电玩中心。
——于是,亚玖璃就如预想的那样在自动贩卖机旁赌气抱膝。我和天道还有星之守拼命解释今天的来龙去脉。
接受天道的委托商讨关于再次邀请雨野加入电玩部的事,以及星之守正好在那里于是让她一同加入相谈的事,还有天道害怕雨野拒绝的事。
听完这一切,亚玖璃终于恢复冷静。
她站起来,向二位女生低头谢罪。
「对不起。亚玖璃自顾自的惊慌失措,把你们当成坏人……」
『不不,不是《亚玖璃同学》的错哟』
「喂,什么意思啊,这种好像其他某位仁兄才是万恶之源的语气」
电玩同好会的女性阵营是什么情况。我的股好像一直在跌啊?
我失落沉肩,亚玖璃害羞的笑了,然后「结果呢?」的看着天道。
「那个,对于如何自信的邀请雨雨加入电玩部的相谈。结论是什么?」
「啊,这个呢。最后就以,游戏更优先于女朋友和朋友才『很雨野君』的这个结论——」
就在天道开始说明的瞬间。亚玖璃突然想到什么「啊!」的大叫。我们三人一惊,只见亚玖璃急忙掏出智能机。
「?怎么亚玖璃?」
我询问道,亚玖璃确认简讯APP的记录,「糟啦」的拍拍自己额头,然后给我看屏幕。
「呀,亚玖璃刚刚很受打击,所以在祐你们找到之前,为了倒苦水就把雨雨叫来了哟。如果不赶紧订正,恐怕他就白来一趟……」
看到亚玖璃的焦急……我们三人对视了一眼笑了。
星之守作为代表对茫然若失的亚玖璃进行说明。
「亚玖璃同学,大概,不用那么急着订正也没关系哟」
「?为什么?」
「因为今天是他人生中最喜爱的游戏的发售日。恐怕现在正在努力拼杀,那个无药可救的将游戏放在最优先位置的笨蛋,不会立马跑到这——」
没错,就在星之守嬉笑的进行说明的这一瞬间。
「亚玖璃同学!」
一声大呼响彻电玩中心。看热闹的客人们的注视过去……但是这位老兄毫不在意这些视线,呼吸急促的,冒着斗大的汗珠,一脸认真的靠近这边。
然后,来到哑然无语的我们面前……终于认识到这情况难以解释的我们,「?」的歪起头。
「亚玖璃同学……?那个,你不是说已经失落得要和上原君诀别然后去死了吗……?」
这句话,让亚玖璃「啊,哈哈……」的尴尬的笑了。
「那、那个啊。就—是……这个……怎么说呢……就—是……」
「……亚玖璃同学。我在想该不会……」
雨野死死盯着亚玖璃。对着他,亚玖璃「诶嘿」一下卖了个萌。
「是、是误会♪ 吐舌头」
「果然啊!搞什么,真是的!你赔我的担心!真是够了!」
「对、对不起哦,雨雨。万分感激!万分感激!」
「嘴上说『万分感激』,但你这模样一点歉意也感受不到啊!哈,真是……。……嘛,还好是杞人忧天」
擦擦额头上的汗水,雨野安心的对亚玖璃笑道。
面对这样的雨野……我、天道、星之守三人……。
『(啥……米……?)』
胸口莫名的骚动。
天道作为我们的代表胆怯的对雨野提问。
「雨、雨野君?那个……为什么在这?」
「?啥?什么为什么……不是说了吗,被亚玖璃同学非常严肃的叫过来啦?」
「那个……这个,就是,好像是这样。那个,雨野君……今天,不是要去买你心中最期待的游戏软体吗……」
「啊,对,是啊。……但是,那又怎么了?」
雨野泰然自若的回答。我、天道、星之守的心里激起奇妙的不安感……天道,尽量装作平常心……直接突入了我们无论如何都想确认的「核心」。
「所、所以,是那样的吧。一直都最优先游戏的雨野君。肯定,已经先将游戏入手……在这个前提下,才跑来这边的,我可以这么理解吧?」
面对天道的质问。雨野…………一脸呆然的表情,然后如理所当然一般……说出极具冲击性的回答。
「诶?那种事肯定是忙到一半就停下来啦。毕竟当时可不是顾着游戏的时候吧?」
『(————————————嗯嗯?)』
我、天道、星之守,带着扭曲的笑容僵硬了。
这时,亚玖璃一边嘻嘻的笑一边把手搭在雨野的肩上。
「啊哈哈,你在搞什么雨雨。出了好多汗。呜哇,这一副『恶心的处男肥宅』的模样好恶心。被吓到了。亚玖璃,被吓到了—」
「这谩骂又是几个意思啊!你少管我!我可是玩家中的豆芽菜弱鸡哟!?这么热的天还全力奔跑,肯定会留这么多汗吧!这都是拜某位任性武断的辣妹不动脑子就把人叫过来所赐吧……!」
「啊哈哈哈哈哈,真是个笨蛋呢,雨雨。嘛,但是谢谢哦。虽然,说实话这次完全是亚玖璃不中用的说」
「什么嘛。真是……够了。真拿你没办法呢,亚玖璃同学」
「哼—哒,这是我要说的话吧,雨雨」
就这样,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好笑了,雨野和亚玖璃一同欢笑着。
他们处在一片祥和之中,而我们三人……。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就像是「生存在地下无人所知的大怪兽」突然出现而感到胆寒的群众那般。
瞪大眼睛发愣,什么也做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