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二十二卷 毕业式的吉蒙里
  5. Life.1 留下来的我们!
  6. 繁体版

Life.1 留下来的我们!
2017-06-23 12:26:04

		

二月末至三月初,这段时期是高中生们都严阵以待的日子——期末考试。
我在结束了所有考试后,精疲力尽地趴倒在课桌上。
“啊—,考试终于结束了啊……”
大脑使用过度,我已经是废龙一个了……。从新年伊始,不对,从去年开始就一直和列泽维姆率领的邪恶之树战斗着,导致期末考试比战斗还难应对。
……那群怪物们,就不能和平点让我好好学习吗。
这时教会三人组走了过来。最先开口的是爱莎。
“由于发生了很多事情,学业很辛苦呢。”
“要维持学生生活和那个的平衡,说实话真的很累啊。”
伊莉娜一边揉着我的肩膀一边说道。
“我倒是乐在其中哦。不管那边我都干劲十足。”
杰诺薇亚精神满满地说道。看来她真是相当有余裕啊。
“我也算是乐在其中,不过你的话实在是精神过头了。”
“嘿嘿,我好歹也是学生会长。不保持精神可不行。”
杰诺薇亚自从当选学生会长后,总是充满活力精神焕发的。
——这时,我的视线里走进了熟悉的二人组。
“喂—,一诚!你考得怎么样啊?”
“你小子可没有回答些工口的东西吧?”
是秃头与眼睛的色狼二人组。
“哟,松田、元浜。倒是你们考得怎么样啊?”
听到我这么一问,二人浮现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嘿嘿嘿,这次考试说不定会很好哦?”
“哎,我也就是尽了自己努力了。”
换做平时的话,考试结束后他们两个应该都是垂头丧气的,这次倒是显得颇有余裕。
不过,半途中他们两个的笑容就消失了,开始大把大把地流泪!元浜和松田哀嚎了起来!
“我们好几次发消息一起开学习会但都被你无视了,结果我只能和松田两个人开学习会!……也多亏如此学习进展十分顺利!”
“我明明就想去一诚家,和爱莎酱她们一起开学习会啊!”
这、这样啊。他们两人自己开的学习会啊。
确实手机里有收到他们的消息。但是我这边持续着激战,突发事件一个接着一个,根本分不出多余的精力来回应他们。
他们俩继续流着血泪哭诉着一切。
“在你家可是由二位姐姐大人的莉亚斯前辈和姬岛前辈,而且还有我们班级的三大美少女爱莎酱、杰诺薇亚酱和伊莉娜酱!不仅如此就连一年级里人气也是最高的塔城小猫酱与蕾贝尔•菲尼克斯酱也在你家!”
“北欧系银发美女教师洛丝维亚瑟酱也住在你家!在你家开学习会难道称不上最强最棒最大吗!”
完全暴露出你们下流本色啊!滚蛋!谁会让你们和莉亚斯与爱莎酱一起开学习会啊!住在我家的女生们只能由我用色色的眼光去看!这是只属于我的特权!
不过,正因为他们的居心不能实现,他们的考试才有了不错的成果,也算不错了……!
我叹了口气,这么回答道。
“……哎,我这里也是有很多事情的。你们想啊,我家全是从国外寄宿到我家的女生,有很多事情的。不能回你们消息真的对不住了啊,我道歉。”
事实上的确有大事发生在我家的女生身上,忙得不能接电话或者回消息。我可没有说谎哦!
这时,眼镜娘闪着眼镜出现了。
“啊—啊—三笨蛋中的不受欢迎男和更不受欢迎男在一边吠吠。真是的,不受欢迎细菌都要传染到了。”
听到这句话后松田和元浜直逼桐生。
“可恶,桐生!你说谁不受欢迎谁更不受欢迎!?”
“到底谁是哪个!?你给我说清楚啊啊啊啊!”
两人的灵魂发出了呐喊。桐生则是和平常一样一笑而过。
突然,元浜切换了话题,对着我们说道。
“不过,还真是吓了一跳啊。——阿萨谢尔老师他”
…………。
……我和教会三人组都沉默不语。
松田继续接着话茬。
“啊—就是啊!居然突然辞职回国去了。”
元浜接下去。
“仰慕着阿萨谢尔老师的学生们全都茫然失措。毕竟阿萨谢尔老师的课程深受好评啊!”
……事情发展成原本在这所学校教书的阿萨谢尔老师,以有要事为由突然从学校里辞职的。
松田向我们问道。
“一诚你们应该知道是什么理由吧?毕竟他是超自然研究部的顾问啊。”
“啊,差不多吧……。好像说是故乡的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连我们也……很吃惊啊。”
我只能这么含糊地回答。
……没错,阿萨谢尔老师他……已经不在了。……虽说不是死了,但是从现状来说他是去了我们无法触及的地方。
教会三人组和我想到一起去了吧,三人的表情也阴沉起来。
“…………”
“…………”
“…………”
而知道我们真实身份的桐生,也同样知道事情的真相,为了改变氛围努力变得开朗起来。
“哎呀,别这么消沉嘛。又不是再也不能见面不是吗?那么总有一天会再见的啊。那可是阿萨谢尔老师啊,说不定三下五除二就把事情解决然后回来见我们了啊?”
“啊,是啊,说的没错。”
我也逞强让自己表现得开朗起来。
……自从老师走后,所有人都总是这样。莉亚斯、朱乃学姐、一年级的后辈们、就连洛丝维亚瑟时不时露出寂寞的表情。
说实话,我没有什么实感。就好像出了趟差,然后会像平时一样“哟!我回来了”笑嘻嘻地出现在我们面前。
但是,这也是长远到是久远未来的后话了。
……老师不在的理由和实情我也明白。
——但是,老师。果然你不在,我们真的很寂寞啊……。
Rating Game国际大会开赛在即,再加上我的升格仪式……老师不在导致情况下越发严重起来……。
说实话,我的心总是安分不下来——。
考试结束后,新生超自然研究部再次展开活动。
所有人都在部室集合,为了做好来年的准备,正在确定规划。
木场向爱莎递过去些资料。
“爱莎部长,这就是来年的计划。”
如今坐在部长坐席上的是正在检阅资料的爱莎。
“明白了,不仅有我们升到三年级的准备也有新生加入部门的体验活动。果然,年初需要实行的事情有很多呢。”
没错,大约一个月以后,就是新学期了,我们也要升到三年级了,而且新的一年级也会入学,学校大小所有事也都重新开始。
爱莎一边回想过去一边深切地感慨道。
“我们都已经三年级了啊。总感觉,我们这一年还真是经历了许多事情呢,时间真是过得好快啊……”
是啊,时间过得真是很快啊。
我转生成恶魔,也马上要一年了。记得我是去年四月的时候转生成恶魔的——。
一年级的三人组的对话传到了我的耳中。
“……我们也都是二年级了。下个月就要有后辈来了哦,加君。”
“没,没问题的,小猫酱!我的话,一定能做好前辈的榜样的!”
加斯帕已经成长到了不会从人前躲开,但是要说能不能做好前辈的榜样那就不好说了。加助你就作为前辈好好努力吧。
“等到下一个月,是必须要招募新的成员的。”
蕾贝尔一边整理文件一边说道。
没错,这对于新体制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不过超自然研究部的新成员都是有着特殊体质的……要从一般学生中招募恐怕很难。但是,作为规定是必须要进行招募的。
……关于去年的新人劝诱的事,等会儿我得好好问问木场。
木场接着蕾贝尔的话。
“与我们有关系的新生是露菲、九重以及托斯卡。苍那前会长…不对,马上该称呼为苍那大人了。支取眷属那边的新生是本尼亚。”
没想到有这么多熟人进来啊。而且,露菲和本尼亚都希望加入超自然研究部。就连九重,每天小学放学后都会跑到这儿来玩。
不过,新生组中最令人吃惊的还是——、
“这样啊,托斯卡已经决定好来这里上学了吗?”
木场听到我的提问,变得有点害羞起来。
“不过只是中等部而已。我想她会在放学后来这里露露脸的,那个时候希望大家能好好待她。”
看来托斯卡已经决定转学到这里了!托斯卡来日本日子尚浅,不过却提出想和木场一样能正常地上学。莉亚斯不仅没有拒绝,反而当机立断,决定托斯卡的转学。
尚且不熟悉的外国并且还是第一次上学,应该会遇到很多问题吧,不过——。
“我和大家都会帮助她的”
大家都点头同意我所说的。不过就算我不说出来,这里在座的所有人也都会帮助托斯卡的吧。毕竟这里可是各种势力的关系人聚集在一起生活的地方啊。
突然,杰诺薇亚对木场刚才所说的一句话有些想法,说道。
“……我是不是应该和木场一样注意下对在我们之上的前辈们的称呼呢。莉亚斯…大人吗?爱莎可以称呼为『姐姐大人』,而我们作为眷属,还真是想不到好的称呼方式啊。我要不要也叫『姐姐大人』呢……”
莉亚斯和朱乃学姐以及苍那前会长,三人马上就要从这里毕业了,再称呼为“前部长”或者“前会长”也会显得奇怪……。杰诺薇亚也说得在理,如今的部长是爱莎,而学生会长是杰诺薇亚她自己。
我面向木场、小猫酱和加斯帕说道。
“木场、小猫酱还有加斯帕,你们三个也在烦恼称呼吗?”
他们三人现在依旧称呼莉亚斯为“前部长”,有时还会忘记直接叫“部长”,但是等到了莉亚斯毕业后,这一称呼也就必须有所改变了。要不然的话,之后加入进来的新部员们就高步行出到底哪个是部长哪个是会长了。
——此时,三人都涨红着脸。
“……我们实际上已经做好决定了。不过,还是先等到毕业吧。”
“……•嗯,我们打算毕业后就改变称呼。之,之后再找一诚前辈商量。”
“这,这对我们来说是,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
吼吼,三人说话都略带羞涩,看来对如何称呼于莉亚斯还是多少考虑过的。那么,详细的事情就之后再去听他们说吧。
……今天的春天不仅会迎来新生,也有莉亚斯她们的毕业。会发生许许多多变化的春天也一步一步向我们走来。
而我们也发生了变化——即将成为三年级,而在此之后我们也将迎来必须为出路奔波的时期。
我一边眺望着窗外一边说道。
“毕竟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啊……。有很多事情要去考虑啊。我毕业后会升学到大学部,不过,我想这里的二年级们也都是这么考虑的吧。那么在此之后的事你们都做好打算了吗?关于这一点我倒是没怎么听你们说起”
换而言之就是大学毕业后的出路。高中毕业后,在场的所有人应该都是升学到大学部的,但是在此之后的详情我则没有过问。
木场先发言。
“我打算一边帮助莉亚斯前部长工作,一边积累资金。”
“资金?你想做什么?”
听到我这么一问,木场用双手做出搅拌碗里的东西的手势。
“嗯,我想在驹王镇开一家蛋糕店。既然恶魔能活得很长久,所以有很多事情都想去做不过还是要实现积累资金。”
木场打算开一家蛋糕店啊!说起来,木场还真的很适合开蛋糕店啊。要说原因,那当然是这家伙的手艺——。
“奶酪蛋糕是一诚君你最喜欢吃的吧,所以我想能让你随时随地都能吃到。”
木场居然会这么说。的确,这家伙做的奶酪蛋糕可谓绝品啊。
木场的手很灵巧,不仅精通料理,我想除了蛋糕店店长外他还能当其他的店长。
接着轮到杰诺薇亚了。
“我的话……想着去干些教育方面的工作。”
居然有这样的想法。杰诺薇亚的回答还真是出乎意料啊……但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她可是目标成为会长的人,学习方面一直十分刻苦,和稍早的她比起来已经不再是脑子里只有肌肉的美少女了。
“我打算开一所私塾,面向那些以升学为目标的学生们,而且是开在人间界和冥界。不过,现在还没有具体的方案,只是朦朦胧胧的。”
杰诺薇亚开一所私塾!这还真是惊人的野望啊……不过,正如木场说的那样,既然是近乎于永生的恶魔,花时间去做许多事也没有任何损失。就算是我,也不清楚百年以后的我会浮现出何种新的野望。
听着木场和杰诺薇亚的将来的规划,伊莉娜神情严肃地点了点头。
“唔,没想到我周围的同级生们都已经考虑过毕业后的出路或者将来的事情了啊!”
“伊莉娜你将来会到吉蒙里相关的企业去工作……我想应该是不可能的吧?果然,还是和天界有关的吗?”
我插嘴问道。吉蒙里的话,不用说我们,就连作为伙伴的伊莉娜如果本人也愿意的话,应该也会欣然接受的吧。但是一般来说伊莉娜应该希望从事教会方面的工作。
伊莉娜说道。
“姑且我是想先升入驹王学园的大学部,之后应该会从事教会方面的工作吧,除此以外我还是很迷茫的。但除了非常时期召集需要赶赴现场外基本做别的事情也没有问题。再怎么说,也都是很多年之后的事了,到时候会怎么样也很难说……。不过——”
伊莉娜说到一半声音变小,一脸羞耻地说了下去。
“……我将来……想当面包店的老板娘。”
真是有趣!伊莉娜想当面包店的老板娘!她原本就很喜欢面包机,没想到这次是真的想做面包啊?
杰诺薇亚接着话茬。
“没错,我看到伊莉娜的出路希望调查表的时候可是吓了一跳啊。你真的想开面包店吗?”
伊莉娜点了点头。
“是啊,其实最近我也在学习怎么做面包。一直在向莉亚斯小姐和朱乃小姐请教啊。……不过要达到能拿到饭桌上来的水平还需要等一段时间。”
嚯,那还真是期待啊。
莉亚斯和朱乃学姐也有做过面包。实际上兵藤家里也有专门烘烤面包的面包机。而且还有专门制作披萨的炉灶。
杰诺薇亚露出恶作剧的笑容说道。
“顺带一提伊莉娜的第二希望是——新娘。不过马上就用橡皮把这个擦掉了。”
这时候爱莎一脸灿烂起来。
“这还真是不错的希望啊。”
伊莉娜双手挤着杰诺薇亚的脸颊。
“喂,我说,杰诺薇亚!别,别说出来啊!”
大家看着害羞起来的伊莉娜不由得微笑起来。
哎,该说伊莉娜想法太可爱了呢,还是像个女孩子呢。不过也不错啊,像这样的话题能大家一起说说。啊——,从心底认识到和平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但是,伊莉娜深深地叹了口气。
“但是,暂且不说新娘,面包店的老板娘说不定也难当啊。”
“为什么这么说?”
我问着伊莉娜。
“因为天界的情况很严峻啊。上面想填补炽天使和上层人员的空缺,所以都有劝诱过有能力的转生天使们。就连我爸爸,也都这么对我说。在这里战斗的我在未来有很大可能性会被劝诱。到那个时候,就不会想去当面包店的老板娘,而是为了天界,为了教会,为了信徒们,就算粉身碎骨也必须尽自己所能。虽然很光荣,但是压力好大啊。”
“…………”
伊莉娜的一席话让所有人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没错,虽然沉浸于明亮的日常对话中,但是邪龙战役的战后处理还远未结束。各势力的主力都随着666赶赴永恒的战斗之中了,可以说与已经失去他们别无二致。所以之后的事情就尤为重要了。天界失去了作为核心的炽天使,并且还有众多的天使战死。伊莉娜今后肯定会被天界所招募。不管怎么说,那场战斗,对我们的今后有着深远的影响。
666和邪龙军团在各神话势力大肆暴走,甚至出现在人间界,众多的岛屿、军队、大自然景观也都受到了蹂躏。人间界的受害程度与神话势力相比还在可承受范围内。各势力的神明势力或是神的丰功伟业遭受到的破坏的领域也都在尽可能的修复当中,一点一点回到了原本的样子。
但是,失去的生命并没有那么简单能回来。受到伤害的神明们,需要等待漫长的时间进行复活。本来就有主力前去与666进行永恒之战,如今神明数量遭到了很大程度的削减。
人类也同样如此。……由于遭受到666和邪龙军团的攻击有许多人都殒命了。不对,光是列泽维姆引发的袭击就造成了无数的牺牲……。
即使如此,这也比之前的最差预想好上不少……。我,我们大家,是第一次参加如此巨大的战斗,获得了许许多多的东西,但同时也失去了很多很多。
……而就在这个情况下,Rating Game的国际大会就此召开了。
根据莉亚斯在冥界听闻的消息,大会运营委员会的上级是阿邱卡•别西卜大人以及——印度神话的破坏神湿婆大人。在各神话中也是被誉为最强之神的湿婆大人亲自来运营此次大会,在各势力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迄今为止都不为所动的破坏神,居然会出来主持Rating Game的国际大会,仍是谁都无法想象的到。
如今运营方已经开始了募集参加者。
与此同时也招来了评判。居然召开这样的竞技大会,你们到底在盘算什么,出现在这样的声音。
但是,各地依旧出现了许多的参加者。他们都在冥界的电视台取材上这么回答道。
——这可以说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机会,因为能和传说中的存在在正式场合进行比试。我也很明白批判的理由。但是,你们难道不想看到吗?天使和恶魔,到底哪一方比较强。北欧神话的神明与希腊神话中的魔物较量又会有如何的结果?
也多亏了这个报道在各势力广泛播出,许多人的好奇心和斗争心被激发了起来。
连想都不敢想的组合,只要官方宣布“同意”就能出赛,所以想看到那些组合的声音也都水涨船高。
并且,另一个原因是“优胜奖品”。由于设立了奖赏,更进一步吸引了参加者的兴趣。
所以,之后发表参加的人是越来越多。
我们也都看了那个报道……自然也热血澎湃起来。瓦利和塞拉奥格也一定会参加的——。
而听说能观赏到大会的比赛,群众们也都兴奋起来,说不定这正是官方想让群众恢复精神的方式。而且大会期间由门票所获得的资金则全部献给各势力以作为复兴资金。
此次的大会运营费用,竟然是魔王大人们、格里高利干部以及湿婆大人自掏腰包的,真是令人惊讶。这难以想象的庞大资金也都是萨杰克斯大人和阿萨谢尔老师的遗产中支出的(个人资金与遗产当然也被赠予各势力以此复兴)。
……通过大会来积累复兴的资金,不过,一想到因为不正当行径被追责的冥界高层,就引来了许多的怀疑。但是毕竟有别西卜大人他们在内部周旋,应该能让人安心。
……呃,一不小心又去考虑这些复杂的问题了。哎呀呀,自从转生后,就染上这坏毛病了。和以前相比,现在思考的情况是越来越多了。
这时木场开口说道。
“不过现在要紧的是一诚君的将来……或者准确来说,是眼前迫在眉睫的升格仪式吧。这对我们来说也是最重要的大事啊。”
“没错,没想到一年不到就升格为上级恶魔,不愧是我看中的男人。嗯嗯!”
杰诺薇亚也在一边支持道。
的确是这样啊。邪龙战役的功绩——打倒列泽维姆、打倒阿波布斯,这两件就出现了让我升格的呼声。而上层也承认了,终于决定我的升格(实际上,也出现了我们的成员也会从下级恶魔升格为中级恶魔的说法)。
马上不就,就会在冥界举行我的升格仪式。现在我家一直收到来个各方要人的祝福和礼物。
没想到上级恶魔们会这么着急啊——。想得到成为我眷属的权利。
…………。
……一年之前“等到成为上级恶魔后,我就要做出只有女生的眷属,目标成为后宫王!”那个时候我还满怀着下流思想的愿望,如今实现的时机已经出现了……虽然很高兴,但这也不是完完全全的满足。
……能走到这一步,我获得了许多,当然失去的也不少。当人获得什么的时候,就会相应的失去什么,是这么说的吧。
……阿萨谢尔老师,这个时候你能说一句话也好,我想听听你的声音啊。
——我,成为后宫王真的好吗?沉溺于欧派之中真的好吗?还是说我应该更加考虑周围,成为出色的大人,成为出色的恶魔才比较好呢?(诚哥你可不能放弃原点啊,你可是始于欧派,也应该终于欧派啊)
这一段时间我总是被这种复杂的思想束缚着,而且大家也或多或少有所察觉到。
伊莉娜察觉到了我的变化,悄悄看着我的脸询问道。
“我之前也有这么想过,这事还真的很复杂呢。”
我煞有介事地装出很高兴的样子回答道。
“嗯,还好吧。我可是很高兴的,真的十分高兴,而且也很光荣!”
但是,我也道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因为,大家都是我的知心伙伴啊。
“但是……理所当然的我也感到很复杂啊。……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就算脑袋很清楚很明白,但是心底里并不能全盘接受啊。整个人都是云里雾里的,完全感觉不到这是真的,不仅仅是我自己,我有时还会想到很多别人的事。”
听到我这么一说,所有人表情也变得复杂起来。
爱莎从部长坐席上起身,走到我这边,握住我的手。微笑着对我说道。
“我的话,或许不能解决一诚桑所有的烦恼……但是我也真心为一诚桑成为上级恶魔一事感到骄傲。而且,从心底里祝福着一诚桑。——恭喜你升格,一诚桑!”
——唔。
……爱莎这直率温柔的一声让我着实感动起来。不顾场合就抱紧了爱莎!
啊啊,我因为爱莎的肺腑之言安心了下来!
没错,像这样不加粉饰的真切祝福没想到是如今的我最能接受的。
此时一旁的蕾贝尔冷静地发言道。
“但是,就算感觉不到现实意义,之后依旧会有各式各样的人出现在一诚大人身边。成为上级恶魔就会有这样的感受。我想,因为一诚大人是在冥界之中最受瞩目的新人上级恶魔吧!”
有各式各样的人……会出现在我的身边吗。……受瞩目吗。也就是说我也受到了对我饱含敌意的人的关注是吗……。
由于我所期望的和平而感受到痛苦的人也是有的,这些人对我的升格应该不会感到高兴的吧。
哎,果然,我烦恼的事情变多了啊。还真是还念一年前的我,单纯又色心满满只是想成为一个后宫王!一年前的我,对于成为上级恶魔,可是满心欢喜的哟?
可恶,我真的只想满脑欧派的事情啊!等回去,就让我飞奔到莉亚斯的欧派之中吧!不,去向朱乃学姐撒撒娇说不定也是可以的!
——哎呀,“成为上级恶魔”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真的为之感到烦恼啊——。
这个时候,部室的门传来了敲门声。爱莎“请进”应门回答道。
会是谁呢?所有人都对来者感到奇怪——门打开后进来的是一位手持文件的男生。
“打扰了。请问会长在这里吗——哎,果然在这里啊”。
他看到了杰诺薇亚不由得叹了口气。
然后快步走向杰诺薇亚。
“杰诺薇亚会长,您原来在这里啊。之前的报告已经汇总好了请确认。”
男生把文件递给杰诺薇亚。我……对这个男生有点印象。不如说,全校所有学生应该都认识这个男生吧。
杰诺薇亚摆出一副很熟的样子回答男生。
“是黄龙啊。把报告给我看看吧。”
杰诺薇亚说着男生的名字,接过手上的文件,然后开始看了起来。
男生用看到稀奇事物的视线扫过我们所有人,仔细观察着整间部室。
而注意到他这一行为的杰诺薇亚开口问道。
“难道说,你还没有和大家打过招呼吗?”
听到杰诺薇亚这么一说,男生半是苦笑半是叹息地回答道。
“是啊,您说总有一天会把我介绍给大家的。但这也是一个月以前的事了。”
杰诺薇亚苦笑道。
“抱歉抱歉。”
杰诺薇亚站在男生的身边,开始向我们介绍起了他。
“这位是我们学生会的书记,一年级的——”
“我是百鬼勾陈黄龙。我很久以前就听闻各位的大名了。”
——学生会书记的一年级学生百鬼黄龙向我们做了自我介绍。
名字的话,在新学生会成立的时候已经发表过了。而且杰诺薇亚在走廊里带领新生学生会成员的时候他也在场。从风评来看也是表里如一之人。
……不过,名字里有有不熟悉的部分啊……。
“你的名字还真是长啊。”
我不由得脱口而出。
百鬼则是为我简单说明。
“勾陈是字号。差不多和欧式的中间名一样。大家直接称呼我为百鬼黄龙就可以了。”(原文为勾陈は讳です。翻译过来就是勾陈是讳名。谁没事会活着叫别人讳名,更别说是自己叫自己讳名了。根据后文的中间名我稍微做了修改。)
啊—,感觉就和以前古人起名一样啊。
而对于百鬼的登场,同为一年级的蕾贝尔和加斯帕有了反应。
“能在里见到你还真是稀奇啊。”
“百鬼君,你好啊。”
百鬼也举起手打着招呼。
“哟,总在一起的三人组。”
哦,原来认识啊。看来一年级也有自己的交流啊。
“小勾勾,工作吗?”
小猫酱一边吃着美味棒,一边问道。
“是啊,我找会长有事。还有我不是说过不要用那种叫法叫我了吗……。搞得我像名古屋的鸡一样”(注:小猫酱叫黄龙为コーチン,而这在名古屋是鸡的品种)
百鬼稍稍抱怨了几句。
……被小猫取了个小勾勾的昵称啊。哎,又是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昵称啊。不过中间名的勾陈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吧。
爱莎和伊莉娜则是对百鬼这个名字起了反应。
“百鬼……就是之前提到的五大家的那个吧。”
“记得还是五大家的第一位。『黄龙』这一名字和百鬼家司掌的灵兽同名……”
百鬼点了点头。
“是的,我现在是百鬼家的下任当主。现状姑且算是吧。……毕竟,4年前,先代『黄龙』由于白龙皇和几濑鸢雄先生一事发生了许多状况……”
下任当主!?就,就是他!?居然是五大家第一位百鬼家的下任当主大人啊……。毕竟还有着黄龙之名,在百鬼家也是占有特殊地位的吧,不过还真没想到会是下任当主大人……。话说我认识的名家下任当主还真是多啊……。
话说,四年前的事件中,先代『黄龙』到底发生了什么?哎呀呀,人家有点小在意诶。等有空找杰诺薇亚八卦八卦吧。
说到四年前,记得是瓦利和几濑认识的时候。而且那个时候格里高利和日本的异能力者集团也发生了不少事情。
杰诺薇亚抱起双手点着头说道。
“黄龙可是很厉害的哦。要说为什么,他可是在魔王阿邱卡•别西卜重要的手下啊。记得是调查剩下的神灭具对吧?”
——什么。
……这还真是令人吃惊啊。不会吧,居然是在阿邱卡•别西卜大人麾下调查神灭具啊。传闻中的两种——“苍色革新的箱庭”和“究极的羯磨”的调查吗?我也很有兴趣啊。
这么说的话,之前魔王大人制作的手机用“Game”百鬼也有参与吗。
百鬼则是一脸复杂地搭腔道。
“……该怎么说呢,那位魔王大人可是惹麻烦的专家啊,总是让我做些乱来的事情……”
……这一句话深深透露出他经历过的某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有什么事的话你就直说呗,我和大家都会来帮你的。”
姑且对他说了这句话。毕竟算是认识的人,还是不希望卷入到某件事情中遭受到危险的。
百鬼则是率直地回答道“嗯,好的,下次关于『Game』的事情如果有什么的话请让我和你们商量”。
——然后,百鬼摆正姿势站在我面前。
“赤龙帝的兵藤一诚前辈。”
“啊,我是,有什么事吗?”
百鬼向我低下了头。
“其实我是把您作为我的目标的。虽然寄宿着『红龙』的神灭具,您本身却是普通的男子高中生。遭受众多穷凶极恶之事却能全部克服。——我想像您一样得到能反转命运的力量”
说完百鬼抬起头,他的表情——十分认真,视线直直的盯着我。
…………哎呀,哎呀,又、又来一个!又来一个用率直的眼神看着我对我这么说的人!而且年下的小伙子们都喜欢用这种调调向我告白啊!
我摇着手回答道。
“你言过其实啦。我只不过是把每次来到我眼前那些不讲理的家伙一一解决掉罢了。”
“我就是认为您这一点十分厉害。兵藤前辈,我想向您请教的事情有许许多多。如果您遇到什么问题的话,请开口对我说。我会成为您的助力的。我想阿邱卡大人也会同意的。”
这、这学弟不会对我有什么奇怪的想法吧?我朝杰诺薇亚送去视线。
“黄龙一直想和一诚见面啊。我虽然答应过把你介绍给他,但总是忘记。今天,终于是让黄龙见到你了啊。”
……啊—,原来是实在等不及了才以给杰诺薇亚文件为口实来这里见我啊?
还真是头疼啊。黄龙的此番说辞比起女生带有好意的告白更然我感到紧张!和加斯帕同为后辈的男生,但是感觉完全不一样!
“谢谢你,那么到时候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尽可能地回应黄龙。
这时杰诺薇亚朝我说悄悄话。
(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了,真的找他也没问题哦。黄龙可是很强的哦。就算是异能力者里面也是相当有名的人哦)
(真的假的)
毕竟是日本异能力者集团的五大家第一位的百鬼家的下任当主。这么说来还真是又年轻又强大啊。
而且我个人也很在意阿邱卡•别西卜大人所做的“Game”,等下次就靠百鬼去探探虚实吧?
哎呀,和后辈的交流又让我陷入了思考之中——这时,再次响起了敲门声。
这次进来的是红发美人——莉亚斯!
莉亚斯进门开口就问道。
“一诚在这里吗——啊,果然在呢。”
我回应莉亚斯。
“嗯,找我吗?”
我自己指着自己,莉亚斯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
“是的,有客人来找你了哦。——就请你陪我到驹王镇的地下去一趟吧。”
在这之后,我就经历了蕾贝尔所说的等我成为上级恶魔后会有许许多多的人物出现在我面前的事情。
将部活交给我爱莎和木场后,我和莉亚斯以及蕾贝尔一起前往了驹王镇的地下空间。
等在那里的是——大约十米长的巨龙。我看到这头龙有种熟悉的感觉,而且从它身上感受到了同样的灵气。
巨龙看到我后,深深地低下了头,然后跪伏在地上。
“初次见面幸会幸会,在下乃魔龙圣坦宁的三子名唤波瓦。”
——唔。
…巨龙的一言让我深感惊讶。它居然是坦宁大叔的孩子!?不过看这身姿和灵气这么熟悉倒也没有错!外貌确实长得很像坦宁大叔不由得让人想起他来,就连灵气也是一模一样的!
大叔的三子波瓦再次向我说道。
“燚诚的赤龙帝——兵藤一诚大人,在下有想您有所请托,故来此地见您。——在下恳请您收务必我为您的臣下!”
臣、臣臣臣下下下啊啊啊啊啊!
……这还真是出乎意料啊,真是让我头疼的请求啊……。
一旁的蕾贝尔这时悄悄地对我说道。
(……此龙有着“破坏的波瓦”这一蔑称,在冥界是十分有名的粗暴之徒。其平时的操行差劲到让人根本不会想到它会是坦宁大人的孩子)
这次轮到莉亚斯在我另一侧打着耳语。
(不过,它仍是坦宁大人众多子嗣中最强的一个)
……“破坏的波瓦”!冥界的粗暴之徒!但却是大叔孩子里面最强的!
……话说,我还是头一次听说坦宁大说有孩子啊。不过,这也不足为奇吧……大叔也是有老婆的啊。而且孩子好像还很多的样子。
那么这个贵为坦宁大叔三公子的波瓦,为了成为我的臣下而亲自跑到驹王镇来见我。
……唔,嗯,事发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要和坦宁大叔商量下吗?不对,这个三公子看来是瞒着大叔自己过来的,要是联络大叔的话,事情就会变得更加复杂了。
……又是新学期,又是升学,又是升格为上级恶魔,一堆事情出现,明明我已经为这些烦的头都大了,没想到让我烦心的事一个接一个的来……。
“请问,你的意思是……要成为我的眷属吗?”
听到我这么一问,大叔的三公子用爪子左右摇晃起来,否定道。
“并不是如此。在下并没有如此狂妄到想成为您的眷属!在下早已听闻您会升格为上级恶魔。也一并知晓您有着建成只有女性的眷属这一野望!故在下并不奢望成为您的眷属!仅仅想成为您的部下,作为一介士兵,伴您左右为您效力,有此在下就心满意足了!”
说完头再次深深地低下,跪伏在地上。
……明明是头强大的龙,而且还是坦宁大叔的孩子站着很有力的地位,这样的龙面对我却如此毕恭毕敬,真的很难应对啊!
巨龙——波瓦再一次重复了他的请求。
“可否请您将在下收做臣下伴您左右?”
不管是眼前的波瓦还是刚才的百鬼,都是一脸真诚地看着我。
…………哎呀哎呀,真头大啊,我已经只能说出真他娘的怎么搞啊。……从刚才起我就是“头大啊”“好困恼”。
“你怎么打算,一诚?”
莉亚斯来确定我的回答。如果单纯是作为我的客人的话,作为主人的莉亚斯也能现在请它回去,日后再来商榷……。但是波瓦拜托的是之后升格为上级恶魔的我,莉亚斯是考虑到这一层面上才打算听我的回答的。
……不是作为眷属,而是作为臣下吗。也对,升格为上级恶魔后,除了自身的眷属外也能拥有其他的部下。吉蒙里城堡里也有很多不是作为眷属,而是作为侍从或者士兵的恶魔们。波瓦的意思就是想成为类似这样的兵士。
——不是作为眷属的“士兵”而是普通的兵士。
“……能否等我升格为上级恶魔后,再给你答复呢?”
这是目前我最尽力的回答了。
……最后,波瓦接受了我的回答,从地下空间里回去了……。
从今以后我在学业上会有许多的后辈,升格为上级恶魔后除了眷属以外还必须考虑到其他的部下。
看到抱着头苦恼的我,莉亚斯轻声地笑了出来。
“成为上级恶魔后,烦恼的事情多了很多吗?”
然后温柔地抱紧了我。
“——但是,你的身边有许多前辈和你的经纪人,你随时随地都能找我们商量,对吗?”
……是啊,没有错,莉亚斯说的没错。幸运的是我有莉亚斯以及蕾贝尔。根本不需要我一个人在这里苦恼吧……?
蕾贝尔握住我的手,微笑着。
“正如莉亚斯大人所说的。一诚大人,最近您总是一脸愁云。感到苦恼的话,请您放心和我商量吧。好歹我也算是上级恶魔出身哦?”
没错,我的身边的伙伴们,有许多都是上级恶魔。
最近事情太多了,脑袋都整理不过来了,遇到这些难懂的事情直接问“前辈们”就好了啊。
稍微一点也好——。一步一步向前迈进,就算一点点也是可以的。
阿萨谢尔老师——。
我,会加油努力的!
今天是周末。
住在兵藤家的所有人,都来到了海上的无人岛上,来享受钓鱼。
“很好!来钓鱼咯!你们要是有什么不懂的话,就来问我吧!”
“噢噢!”
我的小伙伴们(超自然研究部为主)都大声地回应着我家父亲。
作为这次海钓的发起者,我的父亲做起表率开心地喊了起来。
没错,前些天,在晚餐中,父亲提起了钓鱼的话题,热情的演说后立马确定好了海钓的计划。
大家的兴致也都十分高昂,紧锣密鼓地张罗着计划的实行。
因此大家就趁着周末来到大海。顺带一提这座无人岛是托这边的关系弄到的,看样子能钓上不错的鱼。
“…哎,也不想想自己年纪多大了啊这么闹腾。”
我不由得为父亲感到羞耻。毕竟,父亲是在小伙伴面前闹腾啊,真的很羞耻啊!
“肚子饿了的话就和妈妈我说哦。妈妈我准备好了饭团和零食”
——母亲指着身边巨大的篮子说道。母亲在无人岛的沙滩上撑起遮阳伞,铺上毯子。莉亚斯和朱乃学姐也在一旁帮着忙。
嗯,等等想要休息的话,就跑到母亲那边去吧。
而兴致高昂的不是只有父亲一个人。从计划立案当初,女生当中就有很多兴趣满满的。
杰诺薇亚和伊莉娜就在那儿单手甩着鱼竿。
“杰诺薇亚!我们来比比谁钓鱼掉得多吧!”
“乐意之至,伊莉娜!”
杰诺薇亚和伊莉娜牵着爱莎的手跑到沙滩边,开始寻找钓鱼点。
“我打算一边潜水一边捕鱼。”
洛丝维亚瑟身穿潜水泳衣拿着鱼叉,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大海。洛丝维亚瑟有时会做些有趣的事情啊。啊——,不过潜着水拿着鱼叉捕鱼想想也不坏嘛。
还有最令人惊讶的是平常邀请他们绝对不会来的人今天居然也来了。
“哎,我还真没想到你们也会过来啊”
我的视线的前方是——瓦利小队的众人!
“呵,偶尔这样一次也不错”
瓦利一边准备预感一边笑道。
瓦利时不时会来拜访兵藤家,父亲就和瓦利说起了钓鱼的计划并且邀请他。然后,没想到瓦利还把美猴和亚瑟也一起带过来了,钓鱼当天早上就早早到达了兵藤家!
……有时候也搞不懂瓦利小队的想法。他们到了很多地方,但也不是普通的旅行者。
而在另一边的是黑歌、小猫酱、蕾贝尔、加斯帕和瓦列里。她们组成一队寻找着钓鱼点。
“白音!小鸟妹妹!加君、瓦列酱也要加油哦!你们钓上来的鱼,我会把它们变得美味的喵”。
看到一点都没有钓鱼打算的黑歌,小猫酱半睁着眼吐槽道。
“……绝对不会把鱼给姐姐的。”
蕾贝尔开心地转着卷线轮。
“钓鱼还是出生以来头一回呐。”
“我也是第一次。”
“呜呼呼,我会为加斯帕加油的。”
加斯帕也是乐在其中,一旁的瓦列里戴着草帽开心地微笑着。
所有的圣杯终于回到了瓦列里的身体中,并且还经由格里高利的调整,所以才能像现在这样正常地外出。
看样子,即使“幽世的圣杯”全部回归,由真正的圣杯的碎片做成的项链的效果也依旧发挥着作用。只要不加强能力并且乱用的话,瓦列里受到精神污染的可能性就会很低,这是格里高利做出的报告。
换而言之,瓦列里终于能不用顾虑安心外出了。
……没错,虽然发生了许多危险的事件,但我们都全部夺回来了。我的父母也是因为从列泽维姆手上夺回来后,才能像现在这样和大家一起钓鱼。
——这时,我又看到了禁不住微笑的画面了。
露菲被鱼饵给吓到了。
“哥哥大人,我,我不敢抓鱼饵。”
“真是拿你没办法。等等我把我钓上来的给你吧。身为魔女却害怕虫子可是不行的啊?”
身为兄长的亚瑟看着害怕鱼饵的妹妹露菲一边笑着,一边回应着。
我看到眼前这些画面不由想到真是多亏了这次钓鱼计划啊。还真要感谢父亲。
在这些令人忍俊不禁的画面中,美猴则是——。
“嘿嘿嘿,这么多人来海钓也别有番风味。喂,笨狼你不到海里面去捕点鱼回来吗?”
“……”
芬里尔毫不理睬,然后——,
“疼死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居然用牙齿咬,这个蠢狼!!你的牙齿可不是开玩笑的啊!”
咬的真是漂亮啊。
美猴狠命地敲着芬里尔的头,看来是真的被咬痛了吧。
“托斯卡,这就是大海哦。”
“哇——好多水啊!”
看到木场和托斯卡温馨地欣赏着大海后,我也开始四处寻找钓鱼点。我在修行的野外生存之后也很久没有钓鱼了啊。
……真是久远的快忘记上次钓鱼是什么时候了,这次为了享乐来钓鱼也是不错的。
——突然,有个令人意外的家伙出现在我的身边,
“这次我就来陪陪你吧。”
居然是瓦利来陪我!还真是大跌眼镜啊。
就这样,我和瓦利的奇妙钓鱼旅程开始了。
我和瓦利选择的位置是正好背对着母亲铺摊子的地方。
“噢,没想到上来就是一条。”
瓦利就离我稍远的地方,钓上了第一条鱼。
瓦利开口说道。
“我也经常被阿萨谢尔带出来玩。多亏如此,野营的时候都派上了很多用处。”
“这样啊,阿萨谢尔老师也说过想去钓鱼。”
“……”
“……”
简短的交流之后就是无言的沉默。我们两人一边钓着鱼,一边计算着开口的时机。
数分钟后,率先开口的是瓦利。
“马上就到你的升格仪式了啊。”
“是啊,就在后天。”
没错,上级恶魔升格仪式就快到了。听说像这样如此迅速召开仪式的还是闻所未闻……。我想是基于上层的意图才打算早点开始早点收场吧。
让我快点升格,然后利用我,或者甩其他锅给我,抑或是两方面都有。上面的考量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因为Rating Game的不正当性,上层快速地失去了立场,再加上阿邱卡•别西卜大人也在积极的追责,过去的各种不正当行为也都一一浮现出水面。随着这次一连串的骚动,失去立场,不得不隐居的权力人士预计会有很多很多。政治、经济、人间界以及其他地方也将受到波及。
当然,为了控制住影响也有相应的对策实施。转生恶魔中只要有能力并且信得过的都将被派遣到各界进行任用。
以前因为古老恶魔们的重压,有能力却无法施展才华的有能之才借助这次机会终于能发挥自身的才能了吧……。
那些有才能却因为政治因素不得志的转生恶魔们,在很久之前就被四大魔王一一记录在案。
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一定会受到重用。作为人才可谓是十年甚至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最近也都在各个要处任职。
……冥界会发生变化的吧,不,冥界是必须要发生变化的。
——冥界是由我们这一代改变的,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值得骄傲的。
……我的上级恶魔升格仪式就是冥界改变的第一步。
我对瓦利说。
“升格仪式是在学校休息的时候举行的。也就只有那天全员的日常安排是符合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哎,我还真的很紧张啊。毕竟要出现在众人面前,而且电视台也会来采访。实话说我真没有一点实感。”
我会升格为上级恶魔这件事,早已对外发表了,不仅是冥界,就连其他势力也都知晓了。吉蒙里的城堡每天都能收到冥界电视台的取材申请。
像这样备受瞩目的上级恶魔升格新闻,过去也都不曾有过。真的是浮世变化,找不到现实感。
不过瓦利很认真地回答我。
“这是当然的。你可是数次拯救冥界的大英雄。不仅是冥界,就连各势力也都会注目着你。放心,仪式什么的很快就会结束,然后你就会真正认识到了。”
说完,瓦利放下鱼竿,走向我,从怀中拿出卷起来的文书交给我。
我一边惊讶一边展开着高贵装裱的羊皮纸——那上面排列着难懂的恶魔文字,不过其中一行吸引了我的视线,是这么写的。
——汝,瓦利•路西法钦定为最上级恶魔。
——纳尼!?
我惊得说不出话来,看向瓦利。瓦利依旧是不变的冷静表情……。
不会吧,这,这家伙什么时候就成了最上级恶魔了!?
“喂,喂,真的假的!”
过于惊讶的我,只能挤出这么一句话。
瓦利苦笑着回答我。
“我一开始也是拒绝的。但是听闻这是阿萨谢尔的遗志。而且想要在冥界进行活动也需要很多特权。不过,这是秘密进行的。……呵,阿邱卡•别西卜的想法就连我也捉摸不透。”
哎,哎呀,这家伙要是作为恶魔进行活动的,获得最上级恶魔的地位也不足为奇……。
“呼”
我心情变得奇怪起来。我吐出了大气,然后大笑起来。
……啊—,真是的,该怎么说呢。当我还在为成为上级恶魔烦恼这烦恼那的时候,身边就已经有了一个最快升级为最上级恶魔的男人,而且还轻松地告诉我“仪式什么的很快就会结束”……这反倒让我不由自主的笑起来。
瓦利继续说道。
“没有实感?我也没有。也就是这么回事儿了。而且你的情况更加特殊。明明转生为恶魔还未满一年就进行升格。不仅如此,你身边也总是遭遇过于异常的事件。让我给你简单举例下吧”
——说完,瓦利开始细数我这一年周遭发生的各种事情。
“兵藤一诚,一年前的春天转生为恶魔,然后立马被卷入了和堕天使的战斗之中。一个月不到就经历了Rating Game。之后又碰上了Excalibur事件,和堕天使的干部以及总督碰面。之后见证了三大势力的和平会议。其后觉醒了霸龙,并存活下来。半年还没到又遭到了恶神洛基和芬里尔的袭击,在修学旅行中和持有最强的神灭具的曹操战斗过。在冥界最强精英的Rating Game中胜出,升格为中级恶魔。在与英雄派的决战中——虽然在魔兽骚动中生死未卜,却没想到借助奥菲斯与Great Red的力量复活。然后以此势头打败了超兽鬼和曹操。至此时间还没有超过一年,真是令人恐怖的经历。大事件一件接着一件都忍不住让人发笑。之后就是与邪恶之树的战斗了。遭受到邪龙格兰达尔的袭击,见证了吸血鬼之国中其中一国的毁灭。参与了阿库雷亚斯夺还战,而那一年终于走到头的时候又直面碰上邪恶之树袭击天界。新年伊始就和教会的战士们打了一架……和列泽维姆进行了最终决战,不仅打倒了那混蛋还打倒了阿波布斯,如今人站在了这里。”
听了瓦利这一大长串的话后……真的感觉这过去的一年过于充实了。我和小伙伴们,以及瓦利经历过的这一年太跳了。
瓦利继续说道。
“像这样一年间发生众多能改变历史进程大事连续发生好几次,在过去也是闻所未闻的。你和你的伙伴们,还有我,真是出生在了一个不得了的时代了。也正因为如此,能从之中活下来的我们,自身的格段也都自然而然的上升了。所以我们才会受到升格……下级恶魔、中级恶魔,尝尽了各种酸甜苦辣后前方就是成为上级恶魔,也难怪你会倍感困惑,内心跟不上现实。”
……没错,我成为下级恶魔,中级恶魔,还不到一年就又成为上级恶魔,这份困惑实在是太强烈了。
结果,作为中级恶魔和下级恶魔的我是不是做的太卖力了,这成为了我的疑问。……但是周围的评价来说我能成为上级恶魔,而且他们也都认为我做的很好了。
不过,怎么说呢……。我对瓦利的说话方式喷了出来。
谁让他的说话方式——。
“……你刚才说的简直和阿萨谢尔老师一模一样。”
听我这么一说瓦利笑了出来。
“……这样啊。”
接着又是一段沉默,
““对了””
我和瓦利的声音重叠在了一起。
“……你先说吧。”
在我的催促下,瓦利毫无顾忌地发问了。
“——你会参加的吧?”
“Rating Game大会吗?……我该怎么做好呢。你那边当然是。”
“肯定参加。你也应该参加。这可是好机会啊。毕竟现在已经有好几名神明登陆在案准备参加了。任谁都不会受到麻烦,正式地挑战神明们。这么棒的机会可谓是千载难逢。我有从初代孙悟空那里借到人过来,已经组建好队伍了。”
的确,国际大会的参加基准是广而招之。就连神明也是可以参加的。并且加强了庆典的一面,规则和原本的Rating Game大相径庭。
首先小队最多16名。“王”、“女王”×1、“战车”“僧侣”“骑士”×2、“兵士”×8的队伍构成。到此暂且一样,但之后就不同了。作为“王”登陆的话,小队成员不是眷属也是可以的,不是恶魔也同样可行。简单点来说,所属队伍是可以出现混合搭配的。
恶魔作为“王”,其成员既可以是天使也可以是人类,可谓是随心所欲的组建队伍。
另外,比如作为“僧侣”的转生恶魔,在大会中也可以成为其他位子。比如作为“僧侣”的爱莎,在大会中成为“骑士”也是可行的。
由于以上规定,各势力出现了许多参加者,其中也不乏神明。
对于期盼着与神明战斗的瓦利,这个大会简直再好不过了。而且不会追究任何责任,公开进行战斗。
瓦利一脸高兴的说道。
“……这样还不感到高兴绝对是骗人的吧?”
看到毫不掩饰愉悦心情的瓦利,我突然想到。
Rating Game国际大会主机干是阿萨谢尔老师和萨杰克斯大人在暗地里准备的。
……难道说老师是为了像瓦利这样犯过错的罪人能与神明一较高下才准备这样的舞台吗。
瓦利直面看着我说道。
“能在那里与你的队伍进行战斗,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更加棒的了。而且发表参加声明的曹操、塞拉奥格•巴尔、提欧里奥•杰斯阿尔特也和我是同样的想法。就连那个温厚的几濑鸢雄,也都打算作为‘王’进行登录”
……瓦利、曹操、塞拉奥格、提欧里奥、几濑先生、都会参加Rating Game——。
我明白,瓦利说的我都明白。
以只属于我的小队……和瓦利和大家……战斗。不是作为莉亚斯的“兵士”,而是我作为“王”,与瓦利战斗——。
“……不过话说回来,你也有你的情况。你的身体已经不仅仅是属于你一个人的了啊。”
……瓦利竟然会顾虑到他人的情况,我对这一点深有感慨。
“你还真是变了啊,换做是之前的话一定会说‘给我参加’这种话的吧?”
瓦利……他变了。特别是最近,该说是格为冷静呢……。又或者那种容不得人靠近的强硬态度渐渐消失了。
瓦利歪着头说道。
“……是这样吗?……应该是这样吧。你和初次见面的时候也变了不少啊,除了对性欲十分直率这一点没变之外——除了女性之外你也有了其他的欲求。”
微笑着的瓦利把鱼竿甩向大海,然后一口气拉上来。钓上来了今天最大的一条鱼。
“不过这次的钓鱼比试可是我的胜利啊。兵藤一诚。”
……看来,海神大人今天对瓦利露出了微笑啊。
“另外,你的升格仪式一事,我这边也收到了请帖。我有心情的话,也会过来看看的。”
“那还真是多谢了。”
我着实吓了一跳。
瓦利的刚才的一席话让我不知该如何回答……但是我心中有某种想法正在砰砰地冒出来——。
只属于我的队伍,在国际大会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