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四卷
  5. Epilogue 军团名称
  6. 繁体版

Epilogue 军团名称
2017-06-22 16:38:19

		

自从结界石破坏后过了几天──等级V冒险者的手续结束了。
然后我为了进行军团的手续,独自一人造访冒险者仲介公会。
抵达之后我迅即前往个别柜位,听在龙人大陆时总是承蒙关照的柜台小姐妹妹说明。
「您听过设立军团的条件了吗?」
「是的,令姊已经告诉过我了。」
「为了慎重起见请容我再简单说明一下,设立军团需要有一名等级V冒险者当发起人,以及两名以上等级Ⅳ的署名。」
我、白雪与克莉丝已经达到等级V了。
所以已经符合创办条件了。
「那么接下来请容我说明创办条件以外的事。首先为了成功创办军团,请您决定军团名称及标志。设立者为贵族的情形下,则可以使用自家的纹章。当然要另外制作新的标志也没有问题。」
那我制定今后要用于贵族纹章的标志,也可以用在军团旗帜上啊。
「许多没有隶属军团的冒险者不清楚,但军团也有等级之分。」
我不知道军团跟冒险者一样也有等级之分。
「军团不是以数字,而是以铜、银、金、秘银与山铜来区别。冒险者仲介公会会根据军团等级来请求军团处理委托。」
铜是菜鸟。
银是老手。
金是专业。
秘银是头等。
山铜则是顶级,听说是这样区分的。
「军团等级跟冒险者牌相同,是由冒险者仲介公会自行决定的。判定标准向来公平。赌上五族勇者之名。完全没有所谓的种族歧视。」
冒险者仲介公会完全不会干预军团的做法,不过要是情状太过恶劣则会介入。
「军团不同于一般冒险者,存在著常理、法律与力量。因此也有到达等级V,却因建立了军团而丧命的冒险者。即使如此您还是要建立吗?」
「那是当然的。但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让军团随心所欲呢?」
「冒险者仲介公会盼望著更加强大的组织与丰富的人才。毕竟将来在最糟的状况下,说不定有可能要与魔王交战。」
魔王……冒险者仲介公会还思考那么危险的事啊。
不过实际上魔物们每年都变得越来越凶暴,应付的人手也尚且不足。
冒险者只能采取零散的对应,等级也形形色色并不平均。那样一来便相当难做出有组织的行动。
(用冠冕堂皇的话来形容就是「互相切磋琢磨,获得更强大的力量」这么一回事吧?反过来说的话则是「冒险者仲介公会一概不干预行使权力」吗?这么一想冒险者跟军团的世界观实在是相差甚远啊……)
冒险者基本上就是自己,最多也只需要考虑几名同伴的事情就好。然而军团是在经营组织。
就是公司跟个体户的差别吗?
「这里还有记载更加详细的注意重点,还请您务必过目。」
我收到的纸堆里包括隶属军团人数、一整年大略的事前活动报告、据点位置、承接委托窗口、计算税金方式、新进人才加入手续──等等,记有十分详细的注意重点与必要事项。
要看完并了解那些所有内容,似乎很花时间。
柜台小姐知道我的烦恼,她面带微笑与我对应。
「那么请您在最近几天带军团名称、旗帜图案与注册费用过来。」
「请问可以先注册名称就好吗?」
「好的,当然没问题。」
由于柜台小姐笑著点点头,我便悄悄将构思好的军团名称告诉她。
「军团名称是──『PEACEMAKER』麻烦您了。」
美国西部开发时代所使用的枪枝,柯尔特公司的单动式转轮手枪有种种不同的枪管长度与口径,同时也有各式各样的称呼。
其中最为知名的就是「柯尔特PEACEMAKER」吧。
由于「柯尔特PEACEMAKER」太过知名,也产生了许多误会。
「PEACEMAKER」的由来,一般认为是来自新约圣经马太福音第五章第九节「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神的儿子」,但那是误会。
是因为建立柯尔特公司的山谬•柯尔特之妻伊莉莎白有虔诚的信仰,才会遭到误会是从圣经中所取的。
实际上会取这个名字,是来自在经销商中「Peacemaker」也有仲裁者、调停者──这种含意,并非「为西部带来和平之物」,「调停争执的道具」这方面的意义似乎更强。
我为军团取名「PEACEMAKER」,当然是包含著期许自己能成为如同圣经中所写的「和平制造者」那样的愿望所取的。
不过我也不会忘记,它同时还具有「调停者」这层意义在。
这一瞬间,决定了成为传说的军团名称。
▼
在冒险者仲介公会办完手续的几天后,就是踏上旅程的日子了。
我在停泊于树城后头的飞船内,最后一次检查装进飞船里的行李。
行李有我的私人物品、答谢拯救高等精灵王国的各种赠礼和食物等等。
我打开木桶的盖子检视里头。里面的确有赠送的美酒。
消灭大蝎的时候,行李里曾经躲了高等精灵王国的第三公主露娜•艾诺尔•美美亚。担心万一她再次躲进行李当中,于是我察看了一下。
「很好,似乎是没问题呢。」
我大抵上检视完毕,独自一人心满意足地喃喃自语。这下子应该没问题,可以出发了吧。
「──哈啾!」
「…………」
似曾相识的声音在打喷嚏。
我的视线朝著传出声音的方向看,只见那里摆著露娜送给克莉丝的衣物收纳箱。箱子里放的应该是露娜指定的,很适合克莉丝的衣服与内衣。
我掀开盖子,摺好的衣服塞满直到底部,应该没有什么躲人的空间……
「难道是──」
我把衣服暂且拿出来,把手伸到底部用力一扯就轻易的拆开了。不出所料,箱子有双层构造。
第三公主露娜躲在双层构造的底盖下。
这家伙是忍者吗!
我把她像小猫一样带出飞船外,随后姊姊丽丝便柳眉倒竖出声责备。
「露娜!你在做什么!居然给琉特先生们添麻烦!」
「因为人家也想一起去嘛。」
露娜不悦地鼓起双颊,像只仓鼠似的。
「为什么姊姊你跟席雅就可以,人家就不能一起去?不公平啦!」
听到她提及这点,我跟丽丝两人四目相交一同脸红。
丽丝本人的情况是「为了增广见闻而同行」,虽说如此但实际上──是因为成为了我的第三夫人。
几天前,在圣战派对过后那天晚上,忽然来访的丽丝向我告白说:「还请您娶我为妻,我深爱著您!」
我对于突如其来的状况感到错愕,但白雪和克莉丝似乎知道些什么,毫不惊讶也不反对,应该说是举双手欢迎。
要说我自己的话……
(说来丽丝是重要的同伴,也是很有魅力的女孩子。倘若要说喜不喜欢,我很喜欢。不对,是非常喜欢!虽然冒失的地方是缺点,但想要让人保护很有魅力,个性坦率又可爱,再加上胸部……)
我没有理由拒绝,两位妻子也很欢迎。
唯一唱反调的人,只有得知了丽丝成为第三夫人的梅亚。
她表示:「比我还要晚相遇的丽丝小姐,居然成了琉特大人的妻子!我绝对无法容许呀!既、既然如此,请您也让我……!」
梅亚用充满好感的视线不住瞥向我。
表现出如此露骨的态度,任谁都知道她想说什么。
如果问我「喜不喜欢」梅亚,我会说「不讨厌」。尽管知道她投向我的视线充满好感……但是满过头很可怕。
水至清则无鱼──也不对,总之太过度实在不太好。
白雪则对梅亚直言不讳。
「梅亚小姐你不能当琉特的妻子。」
「为、为什么?难道你还在记恨魔术师学校的那件事吗?」
「才不是啦。只是如果不是像丽丝那样彻底做个了断的人,没办法当琉特的妻子喔。」
「!」
那一句话让梅亚脸色变了。
「白雪小姐,莫非你知道了……」
「不,这只是我的直觉。」
白雪在梅亚问完话以前便摇摇头。
「你要是好好做个了断,就认同你当琉特的妻子。」
「……明白了呀!就让我梅亚•多拉桂!好好做个了断,夺取琉特大人的妻子之位给你们看吧!」
她们两人把当事人之一的我晾在一旁,自顾自地聊了起来。
不过梅亚口中的「了断」究竟是什么?
无论如何丽丝的父王答应了让我跟丽丝结婚。
丽丝好像事先有跟他说一声了,事情进行得很顺利。
不过为了避免不相干的人批判,表面上还是当作「为了增广见闻而同行」。此外高等精灵族的惯例是到国外留学时,为了避免周遭产生不必要的混乱,听说要戴上改变精灵族眼睛颜色的炼坠。
虽然现在没有佩戴,但在没人注意到的私底下,她会珍重地戴著跟白雪和克莉丝同样用魔术液体金属制造的结婚手镯。
当然是我自己制作的物品。
明明是连个宝石或魔石都没有的手镯,丽丝却爱惜地紧紧抱住它到落泪的地步。
能让她那么高兴,我这个送的人也相当开心。
如果要说有什么问题,就是她妹妹露娜了。
还没告诉她我跟丽丝结婚了。
她还深信不疑丽丝是为了增广见闻去留学。
所以她主张自己也要去留学,不想跟感情要好的克莉丝分隔两地。她知道不会被批准,于是就像这样甚至未经许可就入侵,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脸红的丽丝清了清喉咙开导妹妹。
「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绝对不是去玩的喔。」
「那人家也要留学!」
「露娜!别说那种傻话!」
丽丝像个姊姊一样责骂她,然而露娜还在继续呕气。
应该是听见了说话声吧,白雪和克莉丝出现了。
她们两人刚才应该还在把行李搬进飞船里的私人房间和并打扫收拾。来到这里就代表她们也结束了工作吧。
不知为何克莉丝手中拿著一本绘本。
「琉特,出发的确认工作做完了吗?」
「嗯,当然是结束了,不过……」
我的目光望向露娜。
「克莉丝你也说个几句嘛!你也想跟人家在一起吧?」
听见露娜的问题,克莉丝脸上漾起一抹伤脑筋的笑容。
察觉到那就是答案,露娜很不甘心似的皱起眉头松开了克莉丝。
克莉丝则对那样的她──
「虽、然、不能一起、走……但、我、们永远都、是朋友。」
「!」
平常都尽量用魔术道具迷你黑板跟人沟通的克莉丝,用言语拚命地试图传达出来。也难怪露娜看见她那副模样会双眼圆睁了。
克莉丝把手上的一本绘本递给她。
「这是我、很重要的绘本、露娜、希望你能收下。」
「克莉丝……」
这本绘本是克莉丝嫁给我的时候,爸妈第一次买给她的绘本,是她很珍惜的书。以这本绘本为契机,克莉丝喜欢上了「勇者与公主」这种类型。
正因为是那么重要的绘本,她才希望露娜收下吧。
露娜大大的双眼忍著蓄积的眼泪,经不住流了出来。
她将绘本连同克莉丝一起紧紧抱住。
「我们不管距离多么遥远,发生任何事都是好朋友喔!」
「嗯,是、朋、友。」
克莉丝也绽开微笑回抱露娜。即使是注视著两人的局外者,看到少女们惜别的感动场景,也有不少人眼中泛泪。我也是其中一人。
两人互相拥抱过了一阵子以后,好歹是分开了。
露娜收下克莉丝的绘本,用力且珍惜地抱紧了它。
「要是送行感觉又会哭出来,所以人家要回房了。我会把这本绘本当成克莉丝好好珍惜它的。下次再见吧。」
『嗯!下次再见了!』
最后两人再次互相拥抱,露娜难以忍受别离回自己房间去了。
等露娜回自己房间后,我们很快地做好飞船出发的准备。
我跟前来送行的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的国王交谈。
「小女就麻烦您了,甘史密斯爵士。」
「是的,请交给我吧!」
结果我的家名是「甘史密斯」。
我是琉特•甘史密斯。
念起来不饶舌,也富有显示所使用的魔术道具的幽默。
纹章为了强调「甘史密斯」的含意,标志是「转轮手枪与六发弹头」。直到最后我还在犹豫要不要用AK四七当标志,但后者有种革命游击队的感觉,因此最终还是用了前者。
顺带一提,在前世的世界里,「史密斯(Smith)」在英语中有「工匠」的意思。
如果是watchsmith就是手表工匠。
如果是locksmith就是锁匠。
不过gunsmith很容易遭人误解,这个字的意思是「枪匠」。
然而他们的工作却是以枪的加工与调整为主,并不是从头开始制作。
枪匠这个工作是应委托人的要求,在枪上组装改装零件,施加提升零件精密度的加工。基本上都是在枪匠专科学校或是当前辈枪匠的徒弟学习技术,虽然也是有可能自学成为枪匠,不过一般来说似乎是没有。
国王那句「小女就麻烦您了」的发言,在一旁候命的大臣与卫兵们,都以为是针对留学所说的话吧。接著白雪她们也陆续跟关照过自己的人们互相寒暄。
然后我们搭上飞船出发。随著飞船起飞,我们不断挥手直到看不清送行的人们,依依不舍的道别。
尽管露娜不在这里,但克莉丝直到最后都没有露出悲伤的神色,而是一直微笑著。
▼
当天晚上。
在客厅兼餐厅用完晚餐后,我找克莉丝攀谈。我在自己分配到的房间里,跟克莉丝两人独处。我们在床边并排而坐。
『有事找我吗?』
「是关于露娜的事……」
现在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因此她露出不展现在人前的悲伤神情。我忍不住将她的肩膀拥入我的怀中。
「克莉丝你很了不起喔,告别的时候没有哭。」
「……」
克莉丝抱住我之后,忍耐的眼泪掉了下来。舍不得跟朋友分别的并不只是露娜而已。
「没关系,很快就会再见面的。下次见面的时候,带一大堆露娜会喜欢的点心跟食物去见她吧。」
我轻抚她柔软的发丝安慰她。克莉丝揪紧了我的衣服。我也把她抱得更紧。
此时响起十分慌张的敲门声,白雪一脸惊慌地进到房里。
「琉特!克莉丝,出大事了!」
「发生什么事了吗!」
她似乎很慌张,我们的身体也变得僵硬。
「总之你们俩跟我来!」
在白雪的催促下,我们匆忙地跟著她一起走。
一抵达餐厅兼客厅,就在那里看见──
「克莉丝!我们又见面了!」
「!」
为什么本应道别了的露娜人会在那里!
她一看见克莉丝,就用一如往常的态度抱住她。
「为、为什么露娜你会在这里?」
「看来是不知何时搭上了船……」
席雅在疑惑之余开口说明。
在我跟克莉丝移动到房间讲话的期间,白雪跟席雅察觉有异状。
她们似乎感应到飞船的仓库传来声响与气息。于是两个人一起去察看状况,听说是发现了没吃晚餐肚子空空的露娜,正在找寻食物。
总之先将她逮住,带到餐厅兼客厅来。
姊姊丽丝由于出乎意料的状况,缩在角落里双手抱头。
我压著就要陷入混乱的头向她追问。
「总、总而言之,状况我是理解了,但你是何时又是怎样入侵飞船的?我们道别以后,完全没有让你上船的机会吧?」
没错,完全没有。要搭船就得靠梯子上来,在跟克莉丝历经感人的告别之后,有梯子的地方就会有人在,首先要爬上来是不可能的。使用肉体强化术虽然可以不用桥梁就能入侵,但要是那样做,就会有人感应到魔力了。
露娜对于我的问题,咧嘴泛起一抹贼笑开始说明。
为了让我大意,她刻意打喷嚏藏在双层构造的衣物收纳箱里被我发现。这下子我应该会觉得她不会再藏在仓库里了。
跟克莉丝之间感动的告别,还有自然而然离开当场似乎都是在演戏。要骗过敌人首先要骗过自己人……吗?我真想对她说把我的感动还来。
「虽说是演戏,但要跟克莉丝分开人家是真的很伤心,所以是自然流出了眼泪喔。因为这样没办法立刻进行接下来的行动,人家很著急会来不及呢。」
接著露娜假装回到自己房间,绕个大圈子接近飞船后方,此时我们在跟来送行的国王等人交谈,因而分散了注意力没能够察觉到。
不过没办法直接入侵飞船。
若是不用梯子,光凭少女的肉体是不可能搭上飞船的。
「所以我配合飞船出发的时间,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趁琉顿你们在跟大家挥手的期间入侵飞船,躲在船底喔。」
还有那种办法啊!
由于飞船是使用蓄积在魔石里的大量魔力飞行,因此在飞行期间有无法察觉他人使用魔力的缺点。露娜利用那个可乘之机,成功地搭上飞船。而且还故意在事前装成偷渡失败,除去我们心理上的警戒心之后。露娜离开抱在一起的克莉丝身上,绽开笑容开始在我四周团团转。
「欸欸欸,拯救国家的大英雄被人乘虚而入www你现在感觉如何啊www」
我还是第一次这么想揍一个(外表上的)萝莉。
我紧握拳头到不禁发抖的程度。
(对了,我得冷静下来。这时候生气就太不稳重了……)
我反覆做了好几次深呼吸,让心情平静下来。
「总之先折返,把露娜留在艾诺尔之后再走。想必此刻已经引发大骚动了吧。」
「哇哇哇!对、对不起!人家太得意忘形了!不过没关系,人家有留一封信说是跟姊姊一起去留学了。而且人家非常有用。所以把我留在这里吧,可以的吧,琉顿!」
「你给我适可而止!你真的老是给周遭人添麻烦!回到艾诺尔之后,我要叫父王好好训训你!」
就连丽丝也对露娜大发雷霆。
露娜即使缩起脖子,还是慌忙对我发动强力推销攻势。
「等一下啦!人家真的很有用的!你看这个!」
「这是丽丝击发的空弹壳?」
露娜从口袋里拿出的是丽丝在跟龙人士兵对战时狂射的通用机枪PKM的空弹壳。
虽然士兵跟女仆们拚了命地捡,但看来还是有没捡到的。
「然后,把人家在仓库找到的魔术液体金属──」
露娜将双手伸进放入迷你木桶的魔术液体金属注入魔力。
接著露娜的掌心里便出现一堆一模一样的空弹壳。
「!」
「怎么样?很厉害吧!」
我们在湖外宅邸用魔术液体金属制作弹头等等的事,为了克莉丝跟点心而来的露娜也知情。但我从来不曾教过她那种作法。
我跟梅亚两人惊讶不已,各自拿起她手上的空弹壳。
「……没有问题。这个可以立刻拿来用。」
那空弹壳不论是形状、厚薄、硬度或长度──每一项都相当完美。
之后只要再塞进底火、火药、弹芯跟被覆层就可以直接当成子弹使用了。
明明就连天才魔术道具开发者梅亚,也要我花费时间亲自指导才能达到这种程度……
「话说你是怎样学会作法的?难道这是你『圣灵的加护』的力量?」
「不,她还没满一百岁,所以没有『圣灵的加护』。」
丽丝指出这一点我才回想起「满一百岁才有圣灵的加护」这个条件。
那么她是怎样作出来的呢?
这也是由新娘子丽丝告诉我的。
「露娜她从以前就是个过目不忘的女孩子。」
完全记忆能力?
「不,若真是如此强度要怎么办?要是不仔细用定量的魔力注入,是不可能有这种强度的吧。」
魔术液体金属注入越多魔力就会变得更加坚固,但其拥有一旦超过一定量的魔力,就会突然变脆的性质。并不是纯粹注入魔力就行的东西。
对于我的问题,露娜爽快地回答。
「那种事很简单啊。只要注入会发出这种声响的魔力就好了。」
露娜用手指弹空弹壳响起金属声,并且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讲出口。
而且还有绝对音感!
我对于露娜的天赋才能只能感到目瞪口呆。至于吃了不少苦头才学会那项技术的梅亚则是──
「我、我明明那么吃了那么多苦……」她感到相当沮丧。
另一方面姊姊丽丝则是──
「就是这样。从以前开始姊姊大人跟露娜就都很优秀……然而夹在中间的我却没有才能又冒失,甚至被说是『倾国公主』……为什么同样的爸妈所生,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呢。说不定只有我不是爸妈所生的孩子──我甚至有一段时间还会那样想。」似乎是她的心理创伤。
不过这是我想要的人才。身为魔术师魔力值高,只要让她记住无烟火药,就能制作大量的子弹。
由于制作了PKM,子弹可是多多益善。我在感到佩服之际,露娜机灵地更加把劲推销。她半开玩笑腻声腻气向我拋媚眼说。
「要是让人家留在这里,人家也可以当琉顿你的妻子喔!要跟克莉丝一起疼爱我喔♪」
『那可不行。真心喜欢哥哥暂且不论,怎能为了留下来做出卖身的行为。』
刚才的发言,就连克莉丝都罕见地责备起露娜。也许是因为受到心爱的克莉丝指摘,她坦率地道了歉。
「克莉丝对不起。对琉顿说那种奇怪的话也很对不起。」
「不,我不介意没关系。总之接下来该怎么办?」
「当然是将她送回国了。居然偷渡,还做出欺骗琉特先生们的行为。怎能容忍高等精灵族的王族做出这种事情。」
「等一下,姊姊!」
露娜虽张口大喊,但丽丝的判断是正确的吧。不过此时露娜拿出杀手锏。
「要说骗人的行为……明明姊姊你才骗了人家!」
「咦咦咦!我、我怎么可能会骗你啊!」
「就是有!要去打倒大蝎启程的那天──『唉,若是这次的事能够顺利收拾告一段落的话,我就向父王拜托稍微出趟远门吧。所以这次你就乖乖待在城里,可以吧?』你明明有那样讲!」
真的有约好啊啊啊啊!
我们在讨伐结束后,因为很多事情乱成一团就完全拋在脑后了。
丽丝似乎回想起自己的发言,没办法再继续说下去。不愧是冒失公主。对手是妹妹还会遭到漂亮的反驳。
「人家明明很期待……」
「呃,这个嘛,那个……并、并不是忘记了喔。应该说只是因为忙东忙西的,所以就拖迟了……」
「王族不会做出欺骗的行为对吧?」
「呜……」
看样子输赢已定。关于露娜的处置,则是承认她暂时去留学。不过有跟她约好一旦发生问题,要是不听我们的话就不由分说立刻将她遣返。我们暂且停船,去附近的城市雇快马告知她的祖国人平安无事。事情办完以后飞船再次起飞。
总而言之尽管几经波折,迎来了新的妻子与同伴终于成立了军团──PEACEMAKER。
然而我的目的并不只是成立军团。
前世我对朋友田中遭到霸凌一事视而不见逼死了他。那份罪恶不断流转,于是我被霸凌主杀害,历经投胎转世,成为了被爸妈拋弃的孤儿。因此我下定决心,要在这个世界坚强地活下去。要帮助有困难的人、拯救来求助的人。
我自认了解那是多么困难的生存方式,不过我有心爱的妻子们跟可靠的同伴们在。
倘若跟她们在一起,我总觉得就能以心中对PEACEMAKER怀有的期许「和平制造者」,也是「调停者」的身分活下去。
当我在思考那些事的时候,克莉丝正在凝望著什么并且告诉白雪。白雪随后慌慌张张地说道:
「琉特,大事不妙了!克莉丝看见前方的村子,遭到蜥蜴人们的袭击了!」
『而且看来有个女孩子被关进笼子里就要被抓走了。琉特哥哥,我们去救人吧!』
「这是当然的!丽丝,请你立刻从『无限收纳』拿出整套武装。」
「是!交给我吧。」
「席雅你负责保护丽丝。」
「遵命。在下即使豁出性命,也会保护公主。」
「为了拯救被抓走的女孩子,说不定会用上陷阱,届时梅亚跟露娜你们可以帮忙干活吗?」
「收到,琉顿!人家就证明自己有用给你看!」
「就交给我这琉特大人的首席徒弟梅亚•多拉桂吧!」
装备准备齐全后,我们往飞船的甲板上集合。
「那么PEACEMAKER准备好首次出阵了吗!」
少女们精神抖擞地回应我的言语。
如此,我堀田叶太转生为琉特,和妻子与同伴沐浴在阳光之下,为了实现梦想踏出了第一步。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