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四卷
  5. 第九章 丽丝的想法
  6. 繁体版

第九章 丽丝的想法
2017-06-22 16:38:19

		

黎明到来,地狱的狂乱平息下来。
尽管遭到破坏的结界石还有龙人士兵跑出来,但也只有一两只非常少。
虽然不知道里头有多宽,但几乎都已经出尽了。
是精灵、黑暗精灵的士兵们就能充分对应的级别。
据丽丝所言,日后冒险者仲介公会预定会出调查内部的委托,要是我们有意愿可以交给我们,但我婉拒了。
因为要调查内部我们的人数太少了。
调查的时间以年为单位也太不划算了。
──跟著在破坏掉结界石的几天后,我们前往王位厅。
晋见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的国王。
附带一提,国王在事件当时得知是结界石遭破坏以后,马上就去避难了。纵然他本人说了要跟丽丝一起战斗,毕竟还是没有采纳他的意见。
这也是理所当然。国王在前线出战,可以说是不合常理了。
「首先感谢你拯救这个国家跟小女露娜。」
「不,得以拯救这个国家与露娜公主,都是多亏有丽丝公主协助。」
「先不说露娜,我听说无限龙一事丽丝也大为活跃,都是因为有你们在。无须谦虚。」
无法否定国王的话语,我默默地低下头。
「不过没想到结界石之下还有无限龙在,著实令人惊讶。而且竟能以那种形式抓住出现在故事当中的无限龙……这件功劳也许比拯救我国还更具价值。」
国王的视线投向拿著金属鸟笼的士兵。里头有只只有一颗头,小鸟体型的无限龙。
它无论如何都想出来,喀喀喀地啃咬鸟笼。
说到它为何会变小,还放进鸟笼里──在无限龙被五枝铁拳轰飞成渣之后,我们再次开始进行将大型残骸聚集在丽丝面前的工作。
它不存在称之为核的东西,素材便互相补足试图恢复成原本的形体。
因此在半毁的肢体、头和脚都回收以后,无限龙就变成了可以放在平摊双手上的大小。或许是因为变小智能也跟著降低,它变得不会说话,当然也没有吐出龙人士兵的力量。
虽说如此它还是表现出敌意要袭击人,不过就像是在跟活动人偶对打而已。即使不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也能轻松地用掸子掸落它,用力踩住阻止它行动。
将它放进金属鸟笼,后来它也只是「嘎!嘎!」乱叫,没有破坏笼子的力量。
尽管果然没能将它根除,但成功地让它无力还击了。
「我们可否领走无限龙做今后的研究素材呢?若琉特先生你们有意,也可领回……」
「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没有打算领回。当作宠物实在太危险了。还请让它为研究尽一份心力吧。」
「感谢你的美意。我打算准备相应的谢礼。不过除了这个,希望你能收下拯救国家与小女的谢礼。」
伴随著国王的话语,仆人小心翼翼地送上一只刀子交给我。
简洁的做工,刀鞘刻有高等精灵王国的刻印。
那是用稀金属山铜制成的刀子。是以已经失传的技术制成,据说是在一般市场上无法定价的物品。
(记得丽丝为了消灭大蝎带来的细剑也是由山铜制成的。)
她为了制造木柴曾经想用那么稀有的剑插穿树木将它折断,真令人怀念。
在我因为回忆差点笑出来的时候,国王继续说下去:
「此外为了表彰琉特先生拯救我国的功绩,特授予你『荣誉爵士』之位。」
喔~~!有荣誉头衔的贵族!
「荣誉爵士」虽然没有领地,取而代之的是身为人族也能与高等精灵平起平坐。换句话说就是能随时进出树城。获提拔为高等精灵族贵族的人族,在历史上只有一个人。就是人族的勇者。我则是第二人,据说这可是十分了得的壮举。
倘若有想跟高等精灵族亲近的贵族巨贾,应该是想要得不得了吧。此外让我成为贵族,也包含著这次克莉丝的绑架未遂事件,是自己人犯下的罪行,希望私下解决的意图吧。
顺带一提,弗斯库等人由于策划绑架事件,遭罚一百年的义务劳动。
由于同族的人不多没有死刑制度,因此给予在罚则当中相当重的惩罚。
绑架的确是穷凶恶极的犯罪,但一百年的义务劳动实在是……
不愧是据说能活一万年的长寿种族,连年限的位数都不同。
就国王来看是他的爱女差点就要被卖掉,说起来也确实是人之常情。
另外听说也有逮捕并处罚受到弗斯库他们教唆,跟绑架事件相关的人族。
不过身为实行犯运送露娜的组织,高等精灵那边也在调查,还没能弄清详情。
并且由于这次的事件,高等精灵王国也从中推动让我们成为了等级V的冒险者。
因为能够打倒大蝎跟亚种、龙人士兵,甚至是让五族勇者未能封印的无限龙无力还击的冒险者,居然不是等级V简直不可置信。
只不过由于一口气提升等级,手续方面多少得花点时间。国王表示希望在准备完成以前,我们能以客人的身分在树城留宿。
其他关于这次花费的费用全数由艾诺尔负担,因此也达成了会支付同等金额当作报酬的约定。对于从其他崇拜高等精灵族的种族那边获得许多捐款和投资的艾诺尔而言,想必不是一笔大数字吧。
「万一遇上什么困难,我国为了报恩必定会倾力相助。绝对不会忘记这份恩情。」
国王像是透露出真心话向我们道谢。
此外因成为荣誉爵士的缘故,国王说希望我能决定家名跟纹章。
家名跟纹章啊……那方面还是跟白雪她们讨论过再决定比较好吧。
他还告知过几天会举办胜战派对,希望我能出席。关于这件事没有理由拒绝,我便爽快答应了。
我们一鞠躬后,便离开了王位厅。
结束了晋见国王,我们为了讨论荣誉爵士的家名与纹章款式,聚集在树城里的客房。
我、白雪、克莉丝、梅亚、席雅、丽丝与露娜都齐聚在房里。
席雅身穿女仆装从头到尾负责侍奉。
自然是由我来当主持人。
「那么首先关于家名,大家有什么好提议吗?」
「用我们的出身地『霍多』应该还过得去吧,怎么样?」
白雪率先回应。
琉特•霍多啊。不觉得念起来很饶舌吗?
「可是霍多是其他人的领地吧?报上名号时擅自用别人的领地名,感觉不太好喔。」
「说得也是。那就别用霍多了。」
丽丝举出这点让我随即放弃「霍多」。
『用我老家的名字怎么样?』
克莉丝的老家是「布莱德」。
琉特•布莱德吗?
念起来倒是挺顺,但这下子我不就变成招赘女婿了?
还不赖!尽管还不赖但暂且保留「布莱德」吧。
接下来迅速把手──岂止如此整个人都站起来的梅亚,喘著粗气提议说:
「那么琉特大人,用我的家名『多拉桂』您意下如何?」
「琉特•多拉桂啊,听起来还不错,可是那样一来……」
我的视线让梅亚的脸红了起来。
「不,我并没有特别的意思呀。我只是!我只是提出一个建议而已呀。顺便一提,我家跟统治龙人大陆的龙王国是远房亲戚。所以才会叫音听起来很相近的『多拉桂』(注:多拉桂与Dragon音似),换言之!是身分显赫又光荣的家名。我有自信,即使让大天才魔术道具开发者琉特大人报上名来也绝不会自降身分呀!」
「我、我明白了。总之也列入考虑之一吧。」
梅亚喘著粗气眼看一口气就要扑上来,我不由得被她的气势震住了。
其他露娜还举出绘本里出现的勇者家名等等,但我还是驳回了。克莉丝说露娜的提议感觉很正向积极,但对我来说还是有点难为情。
其余没什么好的提议,总之家名跟纹章就容后再论。接下来是关于胜战派对的事。
「虽然找我去胜战派对令人十分感激,但是我可没跳过什么舞喔!那大家呢?」
「我也没有跳过喔。只有小时候跟琉特一起在村子里的庆典跳过这种程度而已。」
『以前我小时候有跟爸妈学过一点皮毛,不过我没什么自信现在也会跳呢。』
白雪跟克莉丝那样一说,旁边的梅亚接著开口。
「我身为淑女当然是有接触呀。」
「我跟露娜都有在正式场合出场过,没问题的。」
也就是代表我跟白雪没经验,而克莉丝则是有空窗期啊。
听说席雅当天是候补女侍者所以跟她没有关系。
「那么人家来教克莉丝!那天我们也一起跳舞吧!」
『好,请多多指教。』
克莉丝跟露娜两人很愉快似的面露笑容手牵著手。
光是看到这两人的模样,便令人不禁微笑。
「那么琉特先生与白雪小姐就由公主来教导,各位意下如何?」
「席、席雅!」
席雅的建议让丽丝满脸通红大喊。不认输的梅亚也举起手说:
「琉特大人就由我!我这首席徒弟来教导吧!」
「确实公主若要同时教导两人只能教些要诀,梅亚小姐若能协助,就再好不过了。」
「是啊。那丽丝、梅亚,就请你们教我们舞蹈吧。」
「我们会努力学习的喔。」
我跟白雪两个人拜托她们。
梅亚一如往常干劲十足,但总觉得丽丝红著脸满脸嗔怪地望著席雅。
看见当事人席雅一副事不关己置之不理的样子,我想应该没有问题……
这么思考的当下再瞧瞧丽丝的侧脸。她忽然察觉到我的视线──
「…………」
她整张脸变得红通通,别开了视线。
丽丝连耳根都红透的那副表情,实在非常可爱。
▼
拯救我国的琉特先生其家名会议结束后,我──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第二公主丽丝•艾诺尔•美美亚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负责服侍我的亲卫女仆席雅,露出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情在杯子里倒进香茶。
我情绪化地责备关于她刚才的举止。
「席雅,你是什么意思?琉特先生已有两位妻子了,居然还做想促成我俩的行为。」
「造成您的困扰了吗?在下还以为公主您爱慕著琉特先生,因此打算推您一把。」
「什什什什什什么爱慕!我怎么可能爱上已经有妻子的男人……!」
「公主,请您冷静一点。尽管世上一般都说高等精灵族一生只会跟一人共结连理,但历史上也有迎娶或嫁作第二、第三夫人的。在下认为您没有必要硬是封闭自己的情感。」
「确、确实是有那样的人……」
──有梦想过那么一下。
跟琉特先生、白雪小姐还有克莉丝小姐一起度过的生活。
那是十分甜美幸福且温馨,可说是梦幻般的生活。可是……
「……席雅,我理解你的本意。然而我是下任艾诺尔的女王。我明白自己的立场。」
实际上在这次的结界石毁坏事件中,由于打倒了龙人士兵与那只无限龙,周遭人对我的态度骤然一变。
曾在背地里遭人讥笑为「倾国公主」的我,如今获得推崇成为一名英雄。
「丽丝阁下若是下任女王,我国就能保一千年国泰民安了呢。」
「我从很久以前就认为丽丝公主,才是适合统治艾诺尔的人选。」
诸如此类,可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言行我已经连看了好几天。甚至到了急性子的人还推荐自己的儿子来相亲的地步。
在那样的现况之下,若是我说要成为琉特先生的妻子一起生活之类的话,免不了会引起一阵大骚动吧。
假如露娜是男人,我便不会坐上女王之位……但遗憾的是她是我的妹妹。就算谈到继承权,我也只有坐上女王宝座这一条路。
为了不让席雅明瞭我的心情,我面泛微笑答道。
「我并没有对琉特先生抱持爱慕之心。所以请你也不必替我白操心了。」
「公主……」
「今天就到这里,席雅你也去休息吧。」
她柳眉低垂,在一鞠躬后自房内离去。
自杯中升起的香茶热气,悲哀地摇曳著。
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倒进床铺之中。
「对琉特先生的爱慕之心……」
我自言自语,没办法对自己装糊涂。
我爱慕著琉特先生。
琉特先生是从什么时候起夺走了我的心呢?
我闭上双眼开始回想。
第一次见面,是在龙人大陆遭到大鬼袭击之后。
「犹记得在下马车以前,我的胸口狂跳到发痛,完全停不下来……」
第一印象是个很有勇气的人。
明明对手是大鬼们还能毫不犹豫帮助人的身影,让人印象相当深刻。让人强烈感受到那样子的他,正是会拯救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的勇者大人。
虽然我尊敬那样的琉特先生是能替我救国的勇者大人,但起初并没有一丝对于异性的爱情,那种意义上的感情。
首先他是有两位妻子的人。我自认不可能会爱上琉特先生。
是从何时起爱上他的呢?
反抗父王,跟琉特先生他们一起展开消灭大蝎之旅。在那样的旅途中,得知城外的世界,体会到自己有多么无知、多么不谙世事、多么没用。
在搭马车移动时凄惨地晕车。
也曾有过试图把新砍的树木当成柴火使用,让琉特先生目瞪口呆的事情。
看见他的神情,我羞耻到巴不得自己消失,整张脸变得红通通的。
在外头我一点用都没有……虽说如此,在城里跟姊姊大人或露娜比起来,才能的差距也是一目了然,因此才被讥讽成「倾国公主」。
这让我认知到不论在内在外,都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不过琉特先生却没有拋弃我,而是笃定地说我是重要的同伴。
让我负责监视时,明明我都睡著了。
他却对我说:「帮助同伴的失败是理所当然的事。」
不被任何人接纳的我,勇者大人却认同我是同伴。
说不定这对他来说,只是极为普通的一句话。
但那些话语,不知道让我有多高兴……
此外在之后的战斗中,由于我的疏忽使得琉特先生被大蝎毒针刺中。
我拚命地施放解毒魔法,不让他死于毒素。
在那之后我向他道了歉,可是琉特先生却没有责骂我而是向我道谢。
我直到现在都还能清晰地回想起那些话。
「我不知道你对姊姊有什么想法。不过我觉得有你这个同伴真是太好了。拜你之赐才能不必在意行李搬运过来,平安打倒了大蝎,中了毒针也是由于你的解毒我才捡回一命。」
他这么说著,径直望著我的双眼告诉我。
「所以不管多少次我都会说喔。有你这个同伴真是太好了。一切都是多亏有你喔。」
他的笑容传达出他是打从心底这么想的。
总觉得那一刻我们真正成为了同伴。
总觉得那是他在告诉我「可以待在他的身边」。
而后琉特先生救出了我遭到绑架的妹妹露娜。
简直就像从绘本里走出来的真正勇者大人那样,赶到了有一大群敌人蜂拥而至,陷入危机的我身边。
当看见琉特先生的容颜──我的胸口就会揪紧到发痛,自然而然地流出喜悦的眼泪。
是他说我是同伴那时吗?是从大蝎的毒针底下保护我那时吗?还是飒爽地出现在一大群敌人蜂拥而至,陷入危机的我身边那时呢──
我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对琉特先生产生了对于异性的情感。
不过我没办法对自己的心情说谎。
我爱著他……爱著琉特先生。
只有那件事情是真切的……受这个国家束缚的我藏匿起来的真心。
即使不是琉特先生的第一,我也想待在他的身边。
想要一直支持他那「我想帮助有困难的人、寻求救助的人」的梦想。
想要跟琉特先生一起帮助如我这般弱小畏缩,在寻求协助的人。
永永远远不论天涯海角,我都想跟著琉特先生。
──不过我无法对这个国家弃之不顾。
身为王族的我舍弃私心乃理所当然。不是从以前就做好觉悟了吗?然而这从内心中涌出的悲伤却化为泪水不断流淌而出。我紧紧揪著床单。
刚洗好的洁白床单起了皱摺。
(唯有今天、唯有今天让我打从心底哭个够吧。从明天起我会过著往常的生活……)
我如是说替自己找藉口,眼中涌出的泪水就此溃堤。
「琉特先生……我的勇者大人……我……」
我把脸庞压在枕头上,扼杀掉啜泣声。
即使眼泪弄湿的泪痕扩散开来也不在乎──
▼
今天匆匆讨论过琉特先生的家名与纹章后,就开始上为了迎接胜战派对的舞蹈课了。练习场用的是空著的大房间。虽然正式上场时要穿著豪华的服装跳舞,但这次由于是练习所以服饰自由──不过,在这一刻我感到了后悔。
(唉,我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穿得这样干劲十足的啊!这样会被认为就我一个人是个不识相的女孩!)
琉特先生他们穿著跟去旅行时差不多的便服,我却穿上在城里穿的洋装。
(我现在也去换一起旅行时的服装……可、可是身为一国的公主,在城里穿出游的衣服也会造成问题……)
「那么就别浪费时间了,开始练习舞蹈吧。」
琉特先生没察觉到我的内心纠葛,做起简单的准备运动开口说。
「那么克莉丝!我们一起去那边练习吧!」
『还请你手下留情了。』
身高相近的两个人手牵著手占好练习的地方。
露娜跟我正好相反,真羡慕她那开朗又活泼的个性……
(要是我也能毫无顾虑对爱慕的人说出「喜欢」就好了……话说那天晚上不都决定要斩断眷恋了嘛!不能一直不乾不脆拖延下去!)
我嘴里嘟嚷著摇摇头,甩开自己的思绪。
「丽丝你怎么了?摇著头是头痛了吗?」
「不、不,什么事都没有!请您不用介意!」
唉,才想著要忘记,竟然听到他担心我身体的声音,胸口又开始狂跳了!
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在发烫!
我硬是压下就要浮现出笑意的嘴角。
「那么就由我!琉特大人的首席徒弟梅亚•多拉桂来当您的舞伴辅导您吧!」
「……那么我就来辅导白雪小姐。」
我强行维持住险些就要从欢笑遽变成悲伤的表情,重新面对白雪小姐,
「梅亚你不能教琉特喔。」
「为、为什么!」
「总觉得不好。丽丝,可以请你教琉特跳舞吗?琉特你也没有意见吧。」
「嗯,我倒是无所谓。」
「不会吧~」
白雪小姐拖著梅亚小姐走掉了。
白雪小姐回头用意义深长的视线望了我一眼。莫非她是察觉到我的心思了?不过如果是白雪小姐似乎也有可能……
因为她莫名地直觉很敏锐。
不过要真是如此,她特地撮合我跟琉特先生的意思是──
「丽丝。」
「噫!」
琉特先生向我搭话,我不由自主地用怪声回应他。
呜呜……他绝对会以为我是奇怪的女孩!
「对、对不起,我好像吓到你了。」
「不、不会,我才要抱歉发出怪声。那、那么我们就开始练习跳舞吧。」
「是啊。那我现在应该做什么呢?」
「呃,那么就──」
我们彼此牵起手开始练习跳舞。
光是指尖相触,我就明白自己的脸颊在变热,心脏在狂跳。
虽然只是极短的时光,但我成功地跟琉特先生携手共舞了。
▼
胜战派对当天。
由于这场派对是针对内部召开的,因此大厅里只有高等精灵族的人出席。
大家都很感谢拯救国家的琉特先生等人,因此陆续前来打招呼。
在打完招呼以后,很快地便开始跳舞了。起初是白雪小姐,接著是克莉丝小姐和琉特先生牵起手配合著音乐起舞。
拜练习之赐,三个人没出什么差错跳完了。
我定定地望著那三个人耀眼的身影,那是自己绝对无法企及的光。
心情变得犹如跟琉特先生们相遇以前,拘泥于对姊姊大人的自卑感当时那样的沮丧。
「丽丝?」
跳完舞以后回来的琉特先生露出讶异的神情。
「你为什么在哭,有哪里痛吗?」
「咦,眼泪……?对、对不起。好像有沙尘跑进我的眼里。请您不必担心。」
我受到提醒后才发现,于是慌乱地用手帕遮住眼睛。
「我再去重新补一下妆,不好意思先失陪了。」
尽管身为东道主这样不好,但我没办法继续待在那里,于是找了个理由离开会场。而眼泪接连不断涌出浸湿手帕。
(在那天晚上,眼泪明明就该全都尽情流完了……)
由于我用手帕按著双眼走路,结果跌倒了。
我在阴暗寒冷的走廊上独自一人双手撑地。
我恨自己那么冒失。
从大厅里传来的欢声笑语,平稳的音乐──我在那愉快的圈子之外,一个人蹲在地板上。孤独到错觉这个世界上,就像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呵呵呵,还真是适合无能的倾国公主呢……」
我对于太过凄惨的自己发出了嘲讽。
「丽丝你怎么了,又跌倒了吗?你还是一样冒失呢。」
「!琉、琉特先生,为、为为什么!」
我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而狐疑地抬起头,随即发现刚刚应该就分开的琉特先生站在我身旁。他面带苦笑对我伸出手。
「手给我,你打算要坐到什么时候?难得穿了件这么适合你的洋装,都弄脏了喔。」
「谢、谢谢泥……」
啊呜呜呜!我这笨蛋!为什么在谢辞上吃螺丝了!
琉特先生的苦笑笑意更浓,他握住我的手使劲让我站了起来。
我不由自主地往他胸膛抱去。
琉特先生的手压在我的肩上。他的体温与气味遍及我的全身。
我下意识地紧紧抓住他的衣服。
啊,我的勇者大人──
(若这一刻能持续到永久该有多好。)
倘若时间能就这样静止就好了。
可是我不能一直待在他这有妇之夫的怀中。
我离开琉特先生的怀抱,用自己的双脚站定。
「……谢谢您。可是您为什么跟在我后头?」
「看到那么重要的同伴丽丝露出那种表情以后离开,当然会担心的吧。」
「!」
他用「你在说什么理所当然的事」那样的态度自然而然地开口。
方才的孤独感已然消失无踪,内心受到翻涌的欢喜主宰。
我爱的人、我爱的人、我爱的人……!
试图忘记的泪水流下,即使濡湿枕头,也绝不会从心头退去的热度。
在我忍不住豁出一切,打算飞扑进他怀中的瞬间──有名让我停下动作的人出现了。
「……你们两个在这种地方做什么?」
「父王……!」
父王──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的国王带著侍卫站在我面前。
看来父王也发觉我离开大厅,从后头追了过来。
「我身体有点不舒服,琉特先生是来陪我的。我已经没事了。」
我彷佛当头被浇了盆冷水似的,恢复冷静的思考,嘴上说著随意敷衍的话语。琉特先生似乎也发现了什么,配合著我的话说下去。
不愧是踏上旅程一起拯救过国家危机,合作是习以为常的事。
父王在交互看了我们好几眼之后,似乎心领神会而不再追究。
「那么就回大厅吧。东道主中途离席可是很失礼的。小女给你添麻烦了。」
「不,没这种事。」
琉特先生很有礼貌地客气回答。
而且还很会察言观色,一个人先回到大厅去了。
我感到遗憾的目光,一不留神便追著他的背影去了。
「…………」
「……父王,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当目光追著琉特先生而去之际,我察觉到有强烈的视线。
我把父王在我身边的事忘得一乾二净了。
我晚了一步遮掩自己的态度。
「丽丝,派对结束后到我的房间来。」
(父王的房间?)
父王流露出一副懂了什么的表情,返回派对会场。
我为了这罕见的状况感到不解。
或许他是从刚才的态度发现我爱上琉特先生,所以要对我再三叮嘱也说不定。
(……那种事我明明早就放弃了。)
我带著闹别扭的情绪,跟在父王的后头走了。
尽管我中途离席,但胜战派对本身还是很顺利地结束了。
我先回房间一趟藉助亲卫女仆席雅之手,将派对礼服更换成平常所穿的衣服。
虽说是跟父亲会面,但女性还是需要整理仪容的时间。
梳洗结束后,我带上席雅前往父王的房间。
我先进入等候室,看了一眼护卫父王房间与照料私生活的女仆们。
「请你转达一下。」
「在下遵命。请您稍候片刻。」
不到三分钟女仆就回来了。
「陛下似乎想与您单独对话。」
「我明白了。席雅,请你在这里等。」
「在下遵命。」
席雅留在等候室,我让女仆走在前面也一起穿过后门。
沿通道再继续走,抵达厚重的门前。女仆敲敲门,等待可以进入房间的回应。
「进来吧。」
「抱歉打扰了。」
女仆替我开门,我进到父王的房里。
「父王,让您久等了。」
「不,没关系。抱歉派对才结束,就马上把你叫过来了。」
父王坐在椅子上。
我也依他要求就坐。
女仆再次进入房间,在我们的面前放下香茶。
「退下吧。在我以动作示意前谁都不许接近房间。」
「遵命。」
女仆一鞠躬,随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房里。
我与父王有多久没有两人独处了呢?
「…………」
沉默充塞在我们两人之间。
不是有话或是有事才叫我过来的吗?
父王脸色凝重地注视著我。
总觉得那不是为了国家未来而忧心的凝重,而是身为一名人父的神情。
「丽丝。」
「是,请问有何事?」
「你……爱著琉特先生吗?」
出乎意料的问题让我不由得差点从椅子上滑下去。
发现到自己的举止并非成熟淑女应有的行为,我清清喉咙重新坐好。
「父、父王,请您别忽然说些奇怪的,不单是我,这话对琉特先生也很失礼。」
「……你也真是。不管过了多少年,还是这么不会说谎。」
「呃。」
对象是父王,要对当我父亲一百数十年的对象说谎实在很难。
爸爸他重重叹了口气。
「你想跟他们一起走吗?」
「……不,我是艾诺尔的下任女王。我已经做好舍弃私情的觉悟了。」
我明白再继续说谎也毫无意义,便说出我自己的意见。
「下任女王啊。假如有除了你以外的继承者你打算怎么做?」
「继承者吗?我从不认为比起夺走妹妹……露娜的自由,自己的心情更重要。」
我觉得自己的觉悟遭到了玷污,说起话来便有些不客气。
我在心中反省,虽说是父王但那并不是对一国之王该有的说话方式。然而父王他似乎不在意,站了起来。
他从书桌上拿出一封信,将信放在我的面前,再次回到座位上。
「请问,这个是……?」
「你看吧。」
获得许可的我将手指伸向信件。
寄信人是──菈菈•艾诺尔•美美亚!是姊姊大人寄给父王的信!
「是在她失踪时你找到『纪录本』以后,我在书房发现的。」
如果是「梦见预言者」的姊姊大人,这一点也不费力吧。
我用颤抖的指尖打开信件。
信上的内容是──起初对隐藏自己行踪一事向父王道歉。不过为什么要失踪,上面没有写明那个理由。
不过照这种写法来看,她并不是遭到事件等等波及,而是依自己的意志藏匿行踪。姊姊很可能还活著这件事,自然让人感到很高兴。
我继续阅读。
妈妈会身体不适卧床,似乎不是因为生病,而是因为怀孕了。
而且肚子里的孩子还是一直盼望的男孩子。有记载将来他会出色地继承艾诺尔。所以我──希望丽丝能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信上是这么写的。
不过信还没完,最后的文章是针对我而写的。
如果你跟琉特两人共结连理,随著他的踪迹追上我的话,将来我们姊妹肯定会互相厮杀。倘若你有那种觉悟,那就朝著自己期望的未来前进吧。
姊姊她在说什么?实在让人一头雾水,老实说我的脑子里还是一团乱。
我跟琉特先生共结连理之后,姊姊跟我会姊妹俩互相厮杀?
虽说一下子很难接受,但「梦见预言者」是不容置疑的。
我自己也那样笃信著,因为我遵照纪录本为了拯救祖国,而将琉特先生引导到这个地方。换句话说,我跟琉特先生共结连理,我们姊妹俩就会以命相拚。
父王似是吐露自己的情感那般低声说道:
「看了这封信,当你拿纪录本过来那时,我因为恐惧而颤抖。姊妹互相残杀什么的……每当纪录本上所写的事情发生,我都不断地苦恼。」
父王的话声中反映出他为了此事再三苦恼。
自己的女儿们互相厮杀。不愿相信也是人之常情。
「所以我试图让他们远离你,为的是不让你们姊妹俩互相厮杀……」
看来是因此才会接受弗斯库他们打倒大蝎的提议。
「但结果,事实上他们解决了这次国难。倘若你说想嫁给他,我也没有资格制止。尽管世上一般都说高等精灵族一生只会跟一人共结连理,但在历史上也是有迎娶或是嫁作第二、第三夫人的人。你没有必要硬是压抑自己的情感。」
父王跟席雅说了类似的话语,让我没来由地觉得很好笑,不知不觉中扬起了嘴角。多亏如此我有了思考的余力。
我就算要跟姊姊互相厮杀也想嫁给琉特先生吗?
……不,那不过是结果。姊姊她是以自己的意志,离开了这个国家。
我是以自己的意志,跟著琉特先生走。支持琉特先生的想法。
就算结果会导致我们两人走上不同的道路,彼此争斗……我们也不会后悔吧。
高等精灵的寿命很长。然而,光是存活下去也毫无意义。
我们必须以自己的双脚向前迈进才行。
「我想跟琉特先生……不,是琉特先生他们──在一起。」
那是毫无虚伪的我的真心。
父王他发出深沉且绵长的一叹。
「果然如此啊……『梦见预言者』无庸置疑。你们姊妹俩终究免不了互相厮杀吗?」
「不,不是那样。」
「丽丝?」
父王听见我强而有力的声音抬起脸来。
「『梦见预言者』也许是无庸置疑的。应该免不了会有一场姊妹厮杀吧。但换个角度来说,就代表我能再遇见姊姊大人,即使开始厮杀,还是能够以不杀人告终……如果是那样,我肯定不会杀掉姊姊大人,会将她四肢健全地带到父王您面前。然后想从她口中问出为什么要失踪?究竟在想什么?这许许多多的疑问。」
「…………」
我斩钉截铁地表示,能将可说是我自卑感的根源,自己相信绝对赢不了的对手──菈菈•艾诺尔•美美亚姊姊大人带到父王的眼前。
父王扬起嘴角说:
「……才一段时间没见,你变得坚强了呢。」
父王自言自语,眼中含有由于女儿成长感到欣喜的光辉。
「丽丝,我心爱的女儿。无论是多么优秀的男人想娶你为妻,我都会怒不可遏吧。但既然是心爱的女儿盼望的,我也只能认了。丽丝……你要过得幸福喔。」
「父王,谢谢您。我也爱著父王您。」
我们从椅子上起身,面对面互相拥抱。
有几年、几十年没有这样互相拥抱了呢。我分明一点都不悲伤,却涌出泪水。
「那你走吧。去传达你的心意吧。」
「是的,父王。那我去了。」
「去的路上麻烦你吩咐一下女仆们。」
「吩咐吗?」
父王重新坐回位置上,像在闹别扭那样继续说:
「就说把酒给我摆满一整桌。」
「呵呵呵,喝太多酒会对身体有害喔。」
「哼,有害就有害吧。今天不喝更待何时。」
我向父王一鞠躬后离开了他的房间。
回到席雅在等待的房间,我吩咐候命的女仆们把酒送过去。
不过也没有忘了提醒他们别让父王喝太多。
我一离开房间,便快步前往琉特先生们的房间。
「公主,现在毕竟太晚了。在下虽不知您有何要事,还是明天再处理比较好……」
「不,一定要现在马上去。因为这是足以左右我人生的大事。」
我驳回席雅的禀报,在走廊上急步而行。
用宛如脚上长出翅膀那样的速度前进。
我抵达琉特先生夫妻所住的房前,调整好呼吸端详发型服装。
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敲下房门。
「有事吗?」
琉特先生他们还没睡,从里头感觉到外面有人而出声。
门开了。
「丽丝、席雅,这么晚跑来是发生什么事了?」
琉特先生就在我的眼前。
光是这样,几乎要流出眼泪的幸福感就占据了我的内心。
我任由心脏狂跳把话说出口。
「琉特先生!」
「喔、喔,丽丝你怎么了?」
「还请您娶我为妻,我深爱著您!」
他那张大吃一惊的表情,我大概一辈子都绝对忘不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