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四卷
  5. 第七章 无限龙
  6. 繁体版

第七章 无限龙
2017-06-22 16:38:19

		

琉特等人离开国内三天后的晚上。
结界石的四周亮著魔术光,二十四小时都有五十人左右──像席雅那样侍奉高等精灵的精灵或黑暗精灵的士兵们全副武装保持警戒。
担任结界石警卫士兵的条件有著必须是B级以上魔术师的高门槛。
由于在树城当中也是最为光荣的一种工作,因此值勤中的精灵或黑暗精灵的士兵们,即使是深夜也没有半个人在打呵欠。
担任结界石的警卫大概就是那么令人感到自豪的工作吧。
「……什!」
正因如此才感到错愕。
大约五十名B级以上魔术师的卫兵毫不懈怠正在持续监视四周。
然而有个一身黑的人,站在结界石前用手触碰它。
身穿连头都整个遮住的外套、长裤、手套和靴子,遮脸的面具没有开任何透气孔。
是个好似剪下夜空化成人形那样的人物。
「你这家伙!在做什么!」
「现在立刻逮捕那家伙,让他远离结界石!」
然而没有人能碰到那个黑衣人。
因为约莫五十名的士兵,他们的头部、胸部与躯体都开了个通风大洞。
瞬息之间五十名B级以上魔术师的士兵都成了尸体。尽管散发著让人喘不过气的血腥味,黑衣人依然一动也不动继续触碰结界石。
叩──
刚开始是有如涟漪般微弱的晃动。
叩叩叩──
摇晃程度渐渐加剧。
不知不觉便发现只有结界石四周像是要喷火前在活动的火山般撼动。
地面裂开、防护墙出现裂痕、众多树木倒下。
──砰磅!
最终就像火山爆发一般,呈金字塔状的结界石盛大喷发。
结界石的碎片犹如淋浴那样倾泄在黑衣人身上,当事人却一点都不在意。并没有结束一项工作的成就感,也没有对结果感到满意。
只是像完成一件既定工作那样淡然。
自黑衣人的头上落下比双手环抱还粗的结界石碎片。
碎片落下嵌入地面,然而黑衣人已经不在那个地方了。
就像是恶梦或怪谈故事中出现的怪物那样,黑衣人当场消失无踪。
就这样如同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第一公主菈菈•艾诺尔•美美亚留下的纪录本所说的那样──地狱的入口打开了。
▼
丽丝的房间。
她怔怔望著席雅所泡香茶的热气。
「琉特先生他们,有没有查明露娜的所在地呢……」
「没问题的,琉特先生他们肯定能平安救出露娜阁下。」
「是呀。身为琉特先生他们的同伴,我必须相信他们才行呢。」
丽丝用彷佛说给自己听的音量说道。
──咚!
「「!」」
让腹部为之震荡的破裂声。足令整个树城为之动摇的冲击力道贯穿全身。
面对突如其来发生的事,亲卫女仆席雅蹲低摆好无论发生任何事都能保护主人的姿势。等到爆裂声、摇晃结束之后,「嘎呀、呀、呀啊啊!」能听见令人毛骨悚然的野兽吼叫声隐约地传到树城来。
丽丝身上冒出大量冷汗。
「该不会结界石已经遭到破坏了吧?」
虽然有预料到是几天以内,但也未免太快了!
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跑向自己房间的门。
「公、公主,您要去哪里!」
「我要去看结界石的状况。席雅……你能跟我来吗?」
恐怕是如同纪录本上所写的,结界石遭到破坏了吧。
换句话说目的地是充满「龙人士兵」的战场,是地狱。原本前往那种地方无异是自杀行为,如果现在光她一个人要逃走,尚且不是件难事吧。
不过席雅无畏地露出强而有力的微笑。
「那是当然的。因为在下是公主的亲卫女仆,也是琉特先生们的同伴。」
「谢谢你,席雅。」
丽丝对自己的亲卫女仆致谢之后,便穿著洋装奔向结界石所在的后院。席雅就这么身穿女仆装跟在她后头。
丽丝带著席雅向著结界石所在的后院去。
她们在途中与其他的女仆、士兵、其余的高等精灵族人擦身而过,但大家全都由于结界石毁坏这种原本是天方夜谭的事态而不知所措东奔西窜。
「!太惨了!」
她们抵达结界石所在的广场。那里正是所谓的战场,一幅地狱的景象。
「嘎呀、呀、呀啊啊!」
有著邪恶姿态的龙人士兵源源不绝地涌出,发出喜悦的咆哮。它们全身覆满硬鳞,身高有两公尺高。手上拿著骨头或石头做成的长矛、刀子或棍棒等等的原始武器。那样的龙人士兵没有马上一股脑儿地涌进树城,是因为它们在争先恐后大口啃食护卫结界石的魔术师们。
其他的龙人士兵则涌向察觉到异状从城里出来看看状况的士兵们。它们狠狠咬住战斗当中的士兵,撕裂肉体吮吸鲜血。
明明还有一大段距离,但浓厚的血腥味已然传到了丽丝的鼻腔。
从遭到破坏的结界石空洞中,不断无限涌现出那些丑恶的怪物。
高等精灵王国的士兵们由于出乎意料的情形陷入一片混乱,苦思如何对应而无法做出有组织的行动,只能零零星星地迎击敌人。
「公、公主!这里很危险,请您现在立刻去避难!」
来到现场像是指挥官的人物向她搭话。然而丽丝却反而做出指示:
「不,我不去避难。我接下来会为你们出战争取时间,请你先让现在正在战斗的士兵撤退重整部队。依现在的情况只会增加无谓的牺牲而已。之后就麻烦你保卫父王与其他同胞们去避难。」
「遵、遵命!」
即使身陷危险场面,丽丝还是态度坚毅地发出指示。现场指挥官虽然被她身为王族的气势压倒,还是连忙回答后便展开行动。
接下来丽丝则藉助加护的力量拿出附有ALICE装备带扣的枪腰带、双剑与攻击用的「爆破手榴弹」交给身旁的席雅。
「我要准备PKM,接下来麻烦席雅你争取时间,直到遭袭的士兵得到救护与他们结束撤退为止。做得到吗?」
「是的!请交给在下!」
「我做好准备后,会把火球射上天空。要注意别看漏了。」
「在下明白。」
席雅一边回答一边迅速地将装备穿在女仆服外。准备一结束,她便用肉体强化术冲进战场里。
丽丝目送那可靠的背影离开,自己则依照方才的宣言著手准备PKM──通用机枪。
在琉特交给她的时候,早已将做法全教给她。丽丝自己在房里也练习过好几次了。多亏如此她的手很流畅地动著。
首先取出PKM跟比便当盒大三倍左右的金属制弹链盒。弹链盒里收著两百发「7.62×51公厘NATO弹」。
由于PKM的枪管前方有装两脚架(Bipod),因此将它放在地面时,会呈枪托朝下枪口朝斜上方的状态。接著把弹链盒装在PKM下方。手拿弹链(联系子弹的带子),打开称为受弹机盖的盖子,将用带子串连好的子弹放进机匣阖上盖子。
把机匣靠在右边腋下拉好枪机拉柄后就准备完成了。
丽丝为了能轻松交换枪管而抓紧提把,把枪口对准龙人士兵们。
「已经准备好了。不会再让半只越雷池一步!」
大大的双眼里点亮决心的光芒,丽丝紧盯著战场不放。
▼
「救、救命──!」
龙人士兵袭击了男精灵。
男人手臂的肉也许是被咬走了,用手压住的地方不断汩汩冒出鲜血。整个人摔坐在地,只见好几名龙人士兵持续逼近打算大口啃食他。
然而一名女仆滑进他与龙人士兵之间,她用两手紧握的双剑刺进龙人士兵的眼窝使其一命呜呼。
「嘎呀、呀、呀啊啊!」
附近的一群龙人士兵或许是受到血腥味的吸引,向著席雅他们逼近。
「噫!」
「别动!这样很危险,请你当场趴下!」
席雅朝著发出尖叫打算逃跑的男精灵叫喊,把双剑暂时收起,从ALICE装备带扣中拿出「爆破手榴弹」拉开插硝丢出去。
攻击用的「爆破手榴弹」是以爆炸时的冲击波造成伤害的手榴弹。
虽与杀伤半径约有十公尺的「破片手榴弹」相比来得窄,但这是考虑到为了让投掷手在没有能藏身的地方也能使用的关系。
席雅朝著其他冲著他们来的龙人士兵集团,像在丢沙包似的连连投掷用于攻击的「爆破手榴弹」与用于防御的「破片手榴弹」,将敌人一扫而空。
「好、好厉害……」
依席雅的指示趴在地上的男精灵喃喃自语。看到女仆在血腥战场上而且还横扫敌人的震撼情景,他连疼痛都忘记了。
在打完周遭的龙人士兵后,席雅向他搭话:
「你没事吧?一个人动得了吗?」
「我、我没事。还能走得动。」
「那么请你现在立刻向后方撤退。若是有其他逃得慢的人,请告诉他们一起逃离这里。」
席雅只告诉他那些,随后便试图冲向似乎有更多龙人士兵的地方。
「你打算要去哪里?」
「在下奉公主的指示要去消灭龙人士兵还有争取时间。会闹得稍嫌过火一些,要是不想死就快点离开吧。」
「我、我知道了!」
男人倒抽一口凉气,而后立即背向席雅往树城的方向狂奔。
席雅单手执剑,另一手则抓著拔掉插硝的手榴弹。
龙人士兵也不放弃想要吃掉席雅而发出吼叫声汇聚成一团。
席雅毫无惧色,以冰冷透彻的双眼看著他们。
「在下赌上亲卫女仆之名,必须完成主人给予的使命。还请各位原谅我的无礼。」
她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宛如疾风一般向一群龙人士兵展开突击。
没多久战场上便连连响起龙人士兵的惨叫与手榴弹的爆炸声。
不久之后,烧起传达士兵撤退完毕意旨的火焰。
席雅结束任务,随后再次奔向丽丝。
她回到丽丝的身边时,只见PKM早已准备完成。
「公主!让您久等了!」
「席雅!马上到我的身后去!」
丽丝语气著急地说。
席雅的背后有好几十、好几百的龙人士兵们瞄准这边展开突击。
因为已经没有需要捕食的士兵了。
龙人士兵追求新鲜的肉,以精灵或黑暗精灵士兵们所聚集的地方为目标是必然之事。
「公主!已经撤退完毕了!」
「要上喽!射击!」
丽丝伴随著吶喊声扣下扳机!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也用于步枪弹的「7.62×51公厘NATO弹」以六百五十发/分的速度射出。「发/分」的单位是表示一分钟能射多少发子弹。数字越大则发射的周期越快。
通用机枪的始祖──也考量到用于防空射击的德国MG四二,能达到一千五百发/分的高速。达到这种程度会跟其他的机关枪声音不同,听起来会像是连续发出「啵」的声响。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当时,联军士兵害怕到将它称为「希特勒的电锯」。
不过这种射速只是「理论值」而已。即使性能表上写著每分钟一千发,实际上也无法连续射击那么多。
究其因是弹链的长度有物理上的限制。太长的弹链会中途断掉或扭转,成为给弹不良的原因,搬运上也会变得很困难。还有因为子弹的尺寸,以实用的程度来说,一条弹链两百发上下就是极限了。
「嘎呀、呀、呀啊啊!」
身上覆盖硬鳞的龙人士兵,承受不住「7.62×51公厘NATO弹」产生的威力,一个接一个啪嗒啪嗒地倒下。
丽丝位于距离三百公尺以上的安全位置,散播著有如风暴的子弹扫荡敌人。大约二十秒就打完了第一盒弹链。
PKM的枪管发热冒出白烟。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丽丝的背后,逃出龙人士兵手中前来避难的士兵一起发出欢呼。
他们高兴得就像是已经获胜了那样。然而丽丝透过这次的开枪,了解到是我方处于不利情势。丽丝像在坦承罪状般低声说道:
「再这样下去会遭到突破……」
沸腾的欢呼声与丽丝苦涩的神情形成对比。
有如明暗一般鲜明地浮现出两幅景象。
「席雅,在完成准备以前麻烦你进行掩护!」
「在下明白!」
席雅依照丽丝的指示拿出手榴弹拔掉插硝,在PKM──通用机枪再度复原前,朝著再次进行突击的龙人士兵们投掷。
丽丝趁这段期间,火速执行更换枪管与弹链盒。
枪管依枪的尺寸与口径不同而有所变化,但一般来说会在射击两百~三百发之后更换。
丽丝抓著枪管上的提把──Carry handle换上新的。
换下的冒热气枪管也用不著丢。
等到更换几根以后,最初变热的枪管会冷却下来,就能再次利用。
在丽丝这种状况下,最糟的话丢掉也无妨。因为她有圣灵的加护「无限收纳」,可以先放进好几根当作预备。
「准备好了!席雅,请你退下!」
「收到!」
丽丝更换完枪管与弹链盒,再次跟席雅交棒。
她对著冲向枪口的龙人士兵们扣下扳机。
「7.62×51公厘NATO弹」再度有如风暴一般射出,扫荡成群的龙人士兵。
「嘎呀、呀、呀啊啊!」
好比是刚才的翻版,龙人士兵们倒下,后头的士兵们则发出欢呼。
然而在第二次用PKM射击时,她心中的疑惑变成了坚信。
(果然照这样下去,会输给龙人士兵的数量遭到突破……!)
机关枪是十分强力的武器。
甚至有人说「三名士兵用一枝机关枪,就能挡下汇集敌方勇士的一个大队(约一千人)」。不过不管机关枪是多么强力的武器,如果用法不能发挥其性能那就毫无意义了。
尽管现在是用机关枪从正前方击倒进行突击的龙人士兵,但其实发射的子弹并没有全数打中敌人。
肯定会有几只从子弹的隙缝之间幸存下来。
为了打倒那些需要再发射子弹,但这样一来效率就不好。
原本像这样防守阵地的状况,机关枪不会从敌人的正前方开枪,而是必须配置在斜边──当敌人排成一列时能从侧面击倒。
配置成负责从侧面射击敌人的机关枪,称为「侧防武器」。
那么要怎样让敌人排成一列从侧面射击呢?
只要事前在我方阵地之前设置铁丝网就行了。
在这种状况下,面对敌方不能把铁丝网设置成横向一列或一直线。而是要设置成犹如锯齿那样的「之」字形。接下来敌方要是想突破,就得沿著铁丝网排成左右一列的「V」字形。而在排排站敌方侧面的延长线上配置机关枪。一旦开枪,就能有效率地击倒敌人了。
龙人士兵的智慧很低脾气又暴躁,因此只会一直线冲进去而已。但毕竟还是发觉到机关枪的威胁,于是它们便找出以死去的同伴为盾牌,扩大左右横幅绕路的方法。
丽丝慌张地下达指示:
「请让士兵们负责应付从左右绕路的龙人士兵!彻底注意绝不能站在我的面前!请搞清楚在你们的身后有著不具力量,也不知道这种危机状况而在熟睡,我们应当保护的人民!」
「是!」
精灵指挥官依照指示,让部下去迎战从左右绕路过来的龙人士兵。
丽丝在喊叫的同时手也没歇著,准备好做第三次的射击。
席雅在结束牵制后靠近丽丝身旁。
她对于现状的危机跟丽丝有相同的认知。
「多亏有公主才能平息士兵们的混乱,已经做好充分的战斗准备了。就由在下代为使用PKM,公主请您准备脱逃。」
「那我做不到。」
「公主!」
「我现在要是撤退到后方,士兵们好不容易提升的士气就会再次下降。那么一来由于战力差距与士气低落,前线会轻易崩溃的。」
「──」
席雅找不出反驳的话语。
正如丽丝所指出的。对于士兵们来说,原本应当是自己该保护的高等精灵族第二公主在最前线战斗。而且还以机关枪这种压倒性的火力接二连三击倒龙人士兵。
没有人看见那副英姿还不会提升士气的吧。
正因如此才能克服压倒性的战力差距,勉强支持住。
跟倘若拔掉家里的栋梁用不了多少时间就会崩毁,是一样的道理。
丽丝柳眉低垂,对自己最信赖的亲卫女仆道歉。
「对不起,席雅。让你陪我一起投入这么严苛的战斗……」
「不,在下是公主您专属的亲卫女仆,这是理所当然之事。因此请您无须介怀,而且琉特先生他们,肯定很快就会前来相助的。」
「……是呀。已经跟琉特先生约好了呢。他说过一定会救露娜,也会救我们。」
他斩钉截铁地说总是一直在失败,背地里还被人骂是「倾国公主」的自己是重要的同伴。是能够阻止姊姊预言的未来的唯一一人。那样的琉特斩钉截铁地说绝对会前来相救。那是比起姊姊的预言──还要更加可靠的约定。
丽丝跟席雅重新调适心情,注意力再次回到了战场上。
▼
丽丝扣动PKM的扳机,一个个扫荡龙人士兵,但终究还是有几只钻过PKM的弹头朝她靠近。
席雅的身体瞬间介入两者之间,双剑一闪。
「嘎呀、呀、呀啊啊!」
果然还是寡不敌众。其中一只穿越刀刃持续缩短距离。
席雅用双剑接下敌人的棍棒。
「呜!」
分明有用肉体强化术强化身体,但感觉力量似乎快输给龙人士兵了。
龙人士兵打算直接使用蛮力打倒席雅,可是她却不加反抗放开双剑。龙人士兵顿时失去了著力点,整个人前倾重心不稳。
席雅当场一转身同时挥动手臂。
「wasp knife」宛如暗器从女仆装的袖子里飞出,她用右手抓紧它。
「不会让你碰公主一根手指的!」
席雅回转一圈,回头将刀刃刺进龙人士兵的眼窝里。并且按下开关让「wasp knife」内部储存的气体喷射出来,撕裂对方的脑子搅成稀巴烂。龙人士兵的头部从内侧遭到破坏,在喷出血液之后彻底断气。
「……咕啊!」
「席雅!」
但却并非在杀掉龙人士兵后就结束了。它在断气的瞬间,用棍棒的握柄痛殴席雅的后脑杓。
由于被怪力不输欧克或大鬼的龙人士兵以臂力殴打的缘故,席雅的后脑杓流血倒地。
丽丝惊慌地跑到她身边,对她施以回复魔术。
「于我手中点亮的疗愈之光!愈灯(Heal)。」
席雅沐浴在温暖的回复之光里,再次对丽丝开口。
「公、公主……」
「席雅,你别说话。我正在治疗你的伤口!」
即使治愈伤口,但席雅仍旧因为遭到殴打的撞击力道而失去意识。
更加不凑巧的是──
「喂,快看!有更多龙人士兵从结界石里跑出来了!」
如同士兵们所指出的,龙人士兵从遭到破坏的结界石里出现。龙人士兵源源不绝奔涌而出。一下子就跑出跟刚刚相同的数量。
眼前的情景使得士气下降,士兵们陷入恐慌。
眼看名为绝望的乌云就要包围这个地方,冰剑刺进跑得快的几只口中。
「它们的皮肤跟龙一样硬。就像刚才那样瞄准柔软的口中干掉它们!」
丽丝听闻声音讶异回头,看见纯血高等精灵派的弗斯库•佛劳伦斯和他的跟班们聚集在那里。似乎是他们在用攻击魔术打倒龙人士兵。
「你们指挥士兵们去扫荡那些怪物们吧。连一只都不准让它们进入神圣的树城!」
弗斯库在对跟班们做完指示以后,重新面向丽丝。
「丽丝阁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简直太惨了。如同菈菈姊姊大人所留『纪录本』上的预言,结界石遭到破坏,龙人士兵出现了。」
「问题不在那里。是谁、又是怎样破坏结界石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在怀疑这次的事,是不是丽丝阁下带来的可疑人族们『破坏了结界石』?」
听他的语气也多多少少猜到了,不过当面说出口还是令丽丝不禁大声抗议。
「你有什么证据足以怀疑琉特先生他们!说到底就算是魔王、五族勇者和现任S级魔术师都不可能破坏结界石。他们要怎么做才能破坏呢?就算是找碴也太过头了。请你立刻收回刚才的发言!」
「请别那么激动。首先结界石就像这样实际上遭到破坏了不是吗?」
弗斯库犹如在昭告当场所有人那样说道。
「他们不是有用不可思议的魔术道具吗?而且那种魔术道具的力量还可以一击击倒足以与龙匹敌的大蝎。既然拥有那种程度的力量,拥有能够破坏结界石的力量也不奇怪对吧?」
即使是铁拳也不可能破坏结界石。但若是知道消灭大蝎那件事的人,免不了会产生「也许有可能破坏结界石」的疑心。
丽丝明确感受到听到这些话的士兵们视线的温度在下降。
弗斯库进一步继续说:
「……假设是那样的话,那么『纪录本』那个东西也有可能并不存在呢。」
「!」
「脸色别那么恐怖,丽丝阁下。这只不过是个假设……没错,只是假设的事情而已。有个知道存在著能够破坏结界石魔术道具的人──就先称他为某人吧。某人向他们提出这件事,用报酬拉拢共犯。趁菈菈阁下不在的大好时机捏造出成为『纪录本』的东西,破坏结界石,再以万全准备成功防御住。这么一来就会被推崇为救国英雄……假如是这样您觉得怎样呢?」
「还真是荒诞无稽的蠢话呢。为了那种事破坏结界石,陷祖国于危机之中又有何意义呢?」
丽丝了解他这番含沙射影显然是冲著自己来,她以强劲的眼神瞪向弗斯库。
他置身于丽丝的视线当中,摆出一张笑吟吟讨人厌的笑脸。
弗斯库回答了她说出的话:
「那还用说嘛。只要成为拯救了祖国的英雄,就肯定能坐上女王的宝座了吧。」
「你们真的是那么想的吗!」
「好可怕好可怕。这只不过是个假设而已啊。请不要那么激动。不过真照纪录本所说,结界石遭到破坏,多亏独自一人准备齐全的关系,能在我们急忙赶来以前,将损害抑制到最低限度什么的,还真是巧合呢。说不定连他们离开国内,也是为了让一行人在恰巧的时机赶来这里的自导自演吧?」
「!」
丽丝听到最后那句话杏眼圆睁。
如若泄漏「露娜被绑架」这则情报,不晓得会遭其他国家当成怎样的政治手段利用。最糟的状况下有可能会危及她的生命安全。为此包括琉特他们离开国内到事件解决为止,都应该是最高机密。
换句话说知道琉特等人离开国内的人物,除了看过信件的当事人以外,就只有犯人的共犯了。
(假如是讨厌琉特先生们的他们在幕后操纵的话──就能很顺畅地说得通呢。)
丽丝下意识地紧握著PKM到会发痛的程度。
没有用「7.62×51公厘NATO弹」射弗斯库,想必是由于身为王族的教养,让她还留有自制心吧。
弗斯库没发现自己是受到何其纤细又幸运的救生索拯救,更进一步而言他甚至没察觉到自己的失言。
丽丝在绑架可爱妹妹的共犯面前双眼大睁正要问个明白,此时──
「GAALALALAALALALLLALALALA!」
让腹部为之震荡的重低音。
本能发出好似有一百万根针要刺向自己的危险讯号。
广场里所有人的视线,全都投向结界石。
宛如火山喷发的结界石底下,出现巨大的躯体。
那是一只龙。
它有著如同金属的硬鳞。二十公尺以上的躯体,脚上具备一旦抓到猎物就不会再次放开的锐爪。双臂与翅膀同化分不出界线壮如钢筋。
不过值得注意的并非巨大的躯体也不是似乎很硬的鳞片,而是头。
从遭到破坏的结界石下方出现的龙,有五颗头!
「……无限龙。」
那声低语不知出自何人之口。
因为在这个地方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似乎在活络身体各个关节而振翅飞翔,拥有五颗头的那只龙的名字。
连五族勇者都无法打倒,封印在这世上某处,在这个世界最有名的龙。在这个世界的话,就连小朋友也知道。
那样传说中的龙,自结界石中出现在眼前飞行。
有好几个士兵捏了捏自己的脸颊。是想确认自己现在看到的是不是梦境吧。
无限龙缓缓著地,但由于它的身体太过巨大,丽丝等人轻易地便感受到震动与风压。
当它在地面上著陆之后,五颗头一起对著丽丝等人。
它的眼眸中含有会火辣辣烙印在皮肤上头的憎恨。无限龙张口说道:
「可恶的」、「勇者之血」、「别阻碍」、「魔王大人」、「勇者们去死吧!」
五颗头依序张口。
当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因为大家没想到无限龙会说话。
当然根据不同的故事内容也有会跟勇者流畅对话的无限龙,但大家都觉得那毕竟只是编造的故事。
无限龙再次开口:
「效忠魔王大人」、「勇者们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其中含有光是听见身体就好似会燃烧起来那样的憎恨。
「GAALALALAALALALLLALALALA!」
五重奏的咆哮。
传说中的怪物与龙人士兵就在面前,士兵们坐立不安。
「不要慌乱!」
然而弗斯库似是反而判断这是好机会,他纵声一呼。
「由我们来担任无限龙与龙人士兵的对手!别想著由笨拙的自己出手,就交给我们的力量吧!」
他这些话虽然是对著士兵讲,但弦外之音却显然是在再三叮嘱丽丝。
弗斯库瞥了一眼丽丝,随后便率领纯血高等精灵派的年轻人们与无限龙、龙人士兵展开对峙。
「首先得清除杂碎呢,出来吧,我可爱的精灵──沙罗曼达。」
随著弗斯库的话语,火焰开始在他周遭环绕,越过他的头顶现出少女的身影。几乎只有上半身现形,足部则跟弗斯库融为一体。脸部也是火焰聚合而成,因此不存在五官。即使如此还是能从火焰少女的身上感受到神圣的气息。
「圣灵的加护」是圣灵给予高等精灵的礼物,但能驱使圣灵的人,在高等精灵族中也是极为稀有。
尤其沙罗曼达的攻击力很优秀,是相当罕见的强力加护。
弗斯库冲著丽丝泛起一抹自豪的微笑之后,跟自己的圣灵说话:
「那么我可爱的沙罗曼达。就先烧光那群杂碎吧。」
他一做出指示,沙罗曼达便优雅地飞了起来,朝著龙人士兵展开突击。
沙罗曼达让自己的碎片入侵大声咆哮的龙人士兵口中。起初龙人士兵毫不在意袭向沙罗曼达,但却旋即压著自己的胸口苦闷不已。
不管外皮再怎么硬,要是从内侧燃烧起来就毫无意义了。
沙罗曼达乘著这股气势,接二连三让龙人士兵从体内燃烧起来。
「GAALALALAALALALLLALALALA!」
无限龙也许是感到沙罗曼达很危险,它们在空中展翅与她拉开距离。
与此同时纯血高等精灵派的年轻人们用冰属性的攻击魔术削下一颗头。他们似乎也并不只是绣花枕头。
无限龙毫不介意地飞向天际。
被斩断的头掉落地面。没有喷出鲜血。尽管知道斩下了一颗头,但无限龙的身体是类似混凝土的人造物。看来无限龙似乎是活动石像或魔像龙之类的东西。
接著在斩下以后,那颗头就像是沙雕一般开始崩毁。那些沙粒有如磁铁受到吸引,回到遭斩断的无限龙身上──接著好似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又恢复成原本的一颗头。再进一步同样用冰魔术攻击,但由于它已经经由学习强化,这次轻易地便弹开了。
「原来如此,跟传说中的一样。小时候听过的故事居然会出现在眼前,实在是难得的体验。我都想痛快地送上掌声了啊。」
「在下想要向去避难的妹妹炫耀一番。不仅在近距离看见无限龙,也参观过它再生的一刻了呢。」
纯血高等精灵派的人们在无限龙的面前,简直就像瞧见并开始谈论蔚为话题的街头艺人。
「不过终究是发霉的旧时怪物。真是遗憾,已经研究好消灭你的方法了。」
「GAALALALAALALALLLALALALA!」
无限龙或许是对于挑衅有了反应,它对弗斯库等人展开突击。
然而他们却不慌不忙互相协助,以魔术制造出暴风进行迎击。
虽说对于攻击魔术有抗性,不过由下往上飞升的暴风就连无限龙也不由得失去平衡。遭到漂亮击坠掉落地面。
「可爱的沙罗曼达……你尽管饱餐我的魔力吧。」
弗斯库将魔力大量注入沙罗曼达。当魔力注入沙罗曼达之际,赤红的火焰逐渐染成蓝色。温度提高,火焰从红色变成蓝色。
「我的沙罗曼达,你真美。正符合你蓝玫瑰的名号。」
沙罗曼达以蓝玫瑰的姿态,再将双手变形成有如锐剑一般朝著无限龙展开突击。
接著斩下五颗头的其中一颗后便高举起手。
「无限龙可怕的地方在于高度的自我再生能力与学习能力。身为五族勇者其中一人我们的祖先在记载的书籍中曾如此记载:『无论切得多么细碎都能再生,做过一次的攻击第二次就会没用。无限龙正是最强的龙』。那么该怎么做才好呢?答案很简单,只要在学会攻击前斩断它,把它烧光让它无法再生就行了。」
沙罗曼达对弗斯库的声音起了反应,她用蓝色火焰包围斩下的无限龙头,龙头便连沙粒的碎片也不留蒸发掉了。弗斯库对此展露一脸满意的笑容。
「如果没有能够再生的肉体,就算是无限龙也不可能重新长出来。」
在弗斯库等人背后待命的士兵们,发出赞叹不已的声音。
纯血高等精灵派的人们听见士兵们的声音,流露出沾沾自喜的表情──然而那种表情顿时陡然一变。
沙罗曼达蒸发掉的那些烟雾,简直就像是拥有意志,往无限龙头部被斩下的地方收束,宛如倒带一般头回复成原样。
恢复原状的无限龙似在嘲笑那般说道:
「我们是魔王」、「亲手催生的」、「忠臣」、「直到斩下勇者的首级」、「没有任何方法可以阻止我们!」
「不、不可能!……不,还没完!那么这次就将你烧光到没办法再生!」
弗斯库对沙罗曼达倾注更多魔力。
沙罗曼达的颜色,这次从蓝色变成白色。注入所有魔力的弗斯库,脸色苍白到好像马上就要昏倒了。
「上、上吧!沙罗曼达,这次一定要从这地上把那家伙烧得片甲不留!」
沙罗曼达听命对无限龙发动突击。再次斩断它的头,连半点白烟都没有,白色火焰就将那烧光了。但即使如此无限龙依然再生了。因此最终沙罗曼达的火焰变得完全没用。真可说是荒唐的自我再生与学习机能。
是连当时的勇者们都无法击倒,只能采取封印这种手段的神话中的怪物。
那就是无限龙。
「不、不可能……我的沙罗曼达的火焰居然会没用……」
弗斯库用尽魔力倒在地面上,沙罗曼达也在同一时间像融入空气之中消失了。
将所有魔力注入沙罗曼达让她变成白色,并且继续维持的后果是──弗斯库的头发褪色变成白色,原先美男子的容貌也出现深深的皱纹,比丽丝的父亲看上去更老。
无限龙彷佛是麻烦的果蝇消失显得神清气爽,甩了两三次头,剩下的高等精灵与士兵再次进入它的视野里。
它一张口,口中就冒出龙人士兵。
看样子无限龙能够生产出龙人士兵。
惨上加惨的是,结界石里又出现更多龙人士兵。
龙人士兵源源不绝地涌现。跟无限龙吐出的合起来,很快地便轻松超越先前一倍的数量。
眼前覆满了绝望。
「噫、噫~~!」
纯血高等精灵派的年轻人们由于弗斯库败北、数量像是有上千的龙人士兵,以及畏惧变成蒸气仍会再生的无限龙,于是拋下自己的头头争先恐后地开始奔逃。
遭到保护对象高等精灵们拋弃的士兵们,连逃走的力气都没有,沮丧地当场跪地。彻底用尽魔力白发苍苍的弗斯库望著他们,就这么倒在地上笑出声来。
「事、事到如今还能逃到哪里去啊。是真心觉得能够从连我的沙罗曼达都无法打倒的那个怪物手中逃掉吗……这个国家已经──不,是这个世界已经完蛋了。已经没有能打倒那家伙的方法了。明明只剩下现在被杀、之后被杀跟自我了断这几条路了。」
「还没结束!」
丽丝高声大喊否定弗斯库像在自嘲的喃喃自语。弗斯库用自暴自弃的双眼仰望彷佛在保护自己跟士兵们而站在无限龙与龙人士兵面前的丽丝。
丽丝用PKM朝著冲向PKM的龙人士兵开枪。
弗斯库很厌恶似的对著她说道:
「倾国公主,你能干得成什么事……明明是个只能把东西拿进拿出的废物。那样的你究竟能干得成什么事!」
「……我这倾国公主确实只被赋予把东西拿进拿出那种程度的加护。可是我还有同伴在!」
她从「无限收纳」中拿出另一枝装好弹链的PKM,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以双手握住PKM向龙人士兵开枪。
尽管用双手拿会不容易瞄准、使得命中率下降,但却能持续展开不让对方接近背后保护的众人的弹幕。
「只要我撑住的话,琉特先生、白雪小姐、克莉丝小姐跟梅亚小姐肯定会赶来的。我相信只要有他们在,不管有几万只的龙人士兵!或传说中的怪物无限龙!都必定能够打倒!」
袭来的龙人士兵置身于「7.62×51公厘NATO弹」的弹雨之中。即使回溅的血花弄脏衣服也毫不在意,丽丝咬紧牙根继续奋战。
「所以我不会放弃!」
为了保护身后的高等精灵族、士兵们,还有住在湖外的居民们,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第二公主丽丝•艾诺尔•美美亚挺身而战。她深信只要能争取时间,琉特他们一定会前来相救,她怀抱著希望继续紧握著PKM。
「绝对不会!」
但毕竟只有一个人,尽管丽丝手持强力的机关枪,还是无法抵挡数千名龙人士兵的突击。
「!」
弹链已经全都打完。倒楣的是立刻有三只龙人士兵靠近。
丽丝由于不习惯战斗,顷刻间感到踌躇。是应该拉开距离?还是丢弃PKM,从「无限收纳」中拿出新武器迎击?──那样的犹豫成为致命伤。
等察觉到的时候对方已然接近,丽丝由于恐惧感倒抽一口凉气,不由自主将重心向后移。结果一屁股摔在地上。这下子已经完全无法脱逃了。
「嘎呀──呀啊呀啊啊!」
三只龙人士兵袭来并且打算将她吃掉──然而他们岂止是一口,连一根手指都无法触碰到她。
随后──三个人影介入丽丝跟龙人士兵之间。
AK四七的子弹对准龙人士兵的胸部,「S&WM一○」
转轮手枪对准眼窝,M七○○P则对准眉心各自射穿将它们干掉。
三个人影,其中正中央的那个人影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回头伸出手。
「丽丝,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琉特担心的神情,体恤自己的声音,朝自己伸出的手──他的存在本身让丽丝心荡神摇。
她抓住琉特的手起身,但因为用力过猛而扑进他的胸口。
丽丝将脸埋在他的胸口,双眼自然而然流出泪水细声道。
「我一直相信著您──我的勇者大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