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四卷
  5. 第六章 冰雪魔女
  6. 繁体版

第六章 冰雪魔女
2017-06-22 16:38:19

		

在太阳彻底沉没的夜晚,我们在树城向国王报告完现况。
我、席雅跟丽丝不是在王位厅,而是在会客间跟王面对面。因为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事情。听完我们所说的话,国王下达最后的判断。
「实在抱歉,能请你们离开这个国家吗?」
(果然一如所料吗?)
跟我们推断的一样,国王命令我们离开国内。
丽丝想当然耳持反对意见。
「还请您稍等一下,父王!您曾说过只要讨伐大蝎展现力量就随我们怎么做。父王您身为一国之王岂能这样言而无信?」
「虽然违反曾经承诺的条件让我很痛苦,但我心意已决。」
「──」
国王毫无迷惘斩钉截铁地说。
他再次面向我们,流露伤怀的眼神悲切地说道:
「女儿菈菈不见踪影,妻子躺在病床上,还要再失去尚且是个孩子的露娜──我光想就觉得快疯掉了。我不是以一国之王,而是以一名父亲的身分拜托。可以请你们离开这个国家吗?我不想失去露娜,失去这个女儿。」
假如白雪或克莉丝有了孩子,而那个女儿遭到绑架的话──我自己光是想想就觉得快发狂了。除了一定要把那些绑架的家伙全都杀掉以外,也会死命祈求我的孩子平安无事吧。
「──我明白了。我们今天晚上就会离开这个国家。」
「真的很抱歉……」
国王以一名父亲的身分低下了头。
「虽说是意料中的事,但真的很抱歉。」
待国王跟侍卫离开以后,会客间里只剩下我、丽丝跟席雅。
丽丝再次深深地低下头。
「我也能理解国王的心情,所以没放在心上,丽丝你也抬起头来……比起这个,关于今后的事,只有你们两人真的没问题吗?」
「是,没问题。我们有琉特先生制作的通用机枪PKM,我们会争取时间直到大家回来。」
「在下也会赌上性命保护公主。」
她们两人用力握紧拳头笃定地说。
早在来到树城报告露娜遭绑架一事前,我们在宅邸的客厅已经谈过了对于今后的方针。之后就只剩照著行动了。
我在会客室里对面前的丽丝,还有站在她身后的席雅说:
「那我要回去白雪她们身边了。」
「妹妹……露娜就拜托您了。」
「嗯,交给我吧。露娜也是我们重要的同伴。绝对会把她救出来给你们看。」
「感谢您,琉特先生。那么,请收下这个。」
我从擦拭眼角的丽丝手中接过露娜的手帕。
接著我站了起来离开了会客间。
被驱逐出树城的我,跟白雪她们会合搭乘飞船到国外去。
虽说是国外,也就是艾诺尔的国境旁。
姑且是应绑架犯的要求出去国外了。
我们从飞船上下来,先在濒临国境的宽广街道附近待机。商队之类的如果要出去国外,这里应该是必经之地。
我们自然是全副武装。梅亚很不开心似的发出了叹息。
「不过没想到真的会将琉特大人驱逐出境,失礼也该有个限度呀!」
「他的女儿被当成人质。态度会慎重也是理所当然的了。而且我们要拯救露娜啊。」
「说到救人,琉特你有确实从丽丝小姐那边拿到露娜的物品吗?」
「那当然了,我可不会疏忽。」
我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回应白雪的提问:
「之后就剩让那家伙依照指示过来这里……克莉丝你呼唤看看。」
『我明白了。』
克莉丝的手暂且离开迷你黑板,用单手比出圆放在唇边。
只见她用力深吸一口气,吹出「咻~」的声响。
几秒后,在草木的后方出现露娜所骑乘的剑齿狼雷克西的身影。看来它是依照预定跟过来了。
克莉丝一点也不害怕,抚弄著雷克西的下巴。
狗的嗅觉远比人类要来得优秀。有人类嗅觉的八十万倍到一亿倍的灵敏。在前世的地球,则利用那种嗅觉来找毒品跟找人。在医疗上也在研究以狗的嗅觉闻出癌细胞的方法,我记得有在网路或电视上看过。
此外前世的美国,存在著利用狗的嗅觉找出爆裂物的特种部队────爆裂物探测犬部队,特勤局、税务机关、国立公园警察、军方、众多民警机关要找出恐怖分子或欢愉犯所藏匿的炸弹时,就是仰赖狗儿的嗅觉。
这支部队于一九七五年创立,狗儿与调教师共有三十组,工作时间有百分之八十是在探测爆裂物,另外百分之二十则安排巡逻任务。
训练会在马里兰州贝尔茨维尔的特勤局犬只训练所,花上二十至二十六周的时间进行。在那里会完成穿越梯子、窗户或穿廊等地的障碍物,和追赶嫌疑犯的训练,也会实施嗅闻辨别RDX或塞姆汀炸药等十三种炸药的训练。假如是缉毒犬会实行咬住、摇晃可疑人士的训练。但爆裂物探测犬则被训练成闻到有可能爆炸的物体会坐下。
因为狗儿要是咬住炸弹摇晃,恐怕会引起爆炸。那种爆裂物探测犬探测出隐藏塑胶炸弹的准确率有百分之七十五以上。
尽管不是百分之百,但比起无法探测要来得强多了。况且爆裂物探测犬,不过是找出炸弹的系统当中的一环罢了。
况且对于那种狗,露娜先前却自豪地说:「剑齿狼雷克西比起一般的狗嗅觉更加灵敏。」所以我就想到并提议把雷克西当成警犬那样用来寻找露娜。大家对于这个提议都很赞同,于是便付诸实行。
我很快地把沾染露娜气味的手帕凑近雷克西的鼻子。
「拜托你了,雷克西。你的努力可是攸关你主人的性命啊。」
我把手帕从它脸上拿开后,雷克西便开始行动。
「梅亚你做好准备,让飞船能够随时动起来。」
「我明白了!琉特大人、各位,祝你们武运昌隆!」
我们向著举起手的梅亚应声后,便持续紧跟在雷克西后头。
▼
依靠剑齿狼雷克西的鼻子开始搜索的第二天。我们发现有可能关著她的宅邸。气味到这里似乎就中断了。
露娜是关在宅邸里的哪个房间?还是在地下室?我们正试图要搜集情报。然而隔天下午──规模夸张的商队出现在宅邸。让好像是露娜的人物,搭上有铁栏杆的马车开始行进。
他们行进的路线,是彻底远离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的路线。
「不妙的预感似乎中了呢……」
我窥视著宅邸的状况,用白雪、克莉丝跟剑齿狼雷克西听得见的音量低声说。她们也理解我话中的含意并默默点头。
看来这些犯人,似乎有察觉到绑架的对象是高等精灵王国的第三公主露娜•艾诺尔•美美亚。
高等精灵族的寿命有一万年,因此是代表长寿与夫妇恩爱的种族,受到人族的莫大支持。况且绑来的还是高等精灵的公主。对于好事者来说,再没有比这更极品的东西了。即使想多少背负些风险也是很自然的事。
倘若光照绑架犯的信件去做,露娜应该会被卖掉吧。之后她肯定会一辈子过著暗无天日的生活。
事到如今才觉得我们行动果然是正确的。之后就是该怎样帮助她了。
对手是钢铁马车。马儿好像是军马,比起一般的要大上一圈,且用上两匹马来拉。车轮还有罩上钢圈。而且围绕著马车前后还有二十个男人骑著马跟著一起奔驰。里头大概也有掺杂著魔术师吧。
与其说是商队,可以说已经是保护重要人物的等级了。而且他们行进的街道,虽然会绕经远路,但却是经由平原连通相邻城市。一望无际的草原没有任何可以遮蔽的地方。从大约一公里前方以俯瞰的形式监视已经是极限了。再继续接近的话,对手会发觉到然后逃走。
如果在这里让他们溜掉,接下来要知道露娜的动向便会难上许多吧。
「琉特,该怎么做?」
白雪开口询问我。
「首先得想办法让他们的脚──正中央露娜所搭的马车停下来。」
只要能封住那辆马车的行动,我们就能发动猛攻抢回人质,不过铁拳的威力太强会杀掉人质。
即使用手榴弹破坏车轮,距离也太过遥远。
就算当场做出地雷,作好也没有时间做启动测试。不确定的要素太多了。
克莉丝的眼中彷佛含有熊熊燃烧的斗争本能,她把迷你黑板摆在我眼前。
『哥哥,请你想办法让我接近到有效射程内。那样一来我绝对会停下马车给你看!』
克莉丝的干劲令人感激,可是她所用的M七○○P有效射程是九百公尺。
所谓的有效射程就是子弹能保有十足的能量破坏或伤害物体的距离。
有效距离根据枪的种类也有所不同。
举几个例子的话──
●手枪弹的有效射程约为五十公尺。最大射程为一点八公里。
●突击步枪弹的有效射程约为两百~三百五十公尺。最大射程为二点八公里。
●步枪弹的有效射程约为五百公尺~一点五公里。最大射程为四公里。
●机关枪弹(12.7×99)的有效射程约为一点五~两公里。最大射程为六点八公里。
这些数字当然会随著使用的弹头、火药、空气阻力、枪管长度而多少产生变化。加上以上这些,还要有准确度的话,希望能够贴近到五百公尺左右。换句话说,为了要实现克莉丝的要求,就必须让她贴近在这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移动的商队,到大约五百公尺的距离。
「嗯~~」
我双手抱胸绞尽脑汁。
白雪、克莉丝跟剑齿狼雷克西都默默注视著我。假如是反物质步枪,便拥有连一点五公里外的人类都能轰成两半的威力,但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制作那种东西。那么该怎样不让那个商队发现,并且缩短距离呢……
「啊,那个的话说不定能到达有效射程不被对方发现。」
『真的吗?』
我的话语让克莉丝的脸上浮现出充满希望的笑容。果然还是灿烂微笑的妻子比较可爱。
「嗯,交给我吧!我有秘计。」
我对著妻子们用力竖起拇指。
为了实行作战,我们火速回到梅亚在等待的飞船。
在辽阔草原大约正中央的地方有条路贯穿而过。
虽说左右各约一公尺的前方就有茂盛的森林,不过要以普通方法从那里展开奇袭是不可能的。
使用魔术会遭人察觉,弓箭则是会射不到,用攻城武器则无法正确瞄准。因此保卫露娜所搭马车的人们,虽对四周保持警戒,但还是一派轻松地在街道上前进。
──哒!
『!』
枪声。
拉著附有铁栏杆金属马车的两匹马,各有一只前脚骨头碎裂。
是两匹马的脚横排成一列的霎那之间,由一发「7.62×51公厘NATO弹」打碎的。
已经是足以称为绝技的等级了吧。
多亏如此拉马车的马儿倒下,因为疼痛而挣扎。
警戒著周遭的护卫者们因突如其来的袭击方寸大乱。
「奇袭?怎么可能,是从哪里来的!」
「是弓?不,是魔术吗?」
「不可能!我一点都没感受到魔力的气息!」
「冷静点!快点治疗马!其他人对周遭保持警戒护卫马车!」
男人们起初感到心神不宁,但在像是队长的人物大声喝叱之下迅即展开行动。
男人们对听见了枪声的方位保持警戒,但犹如在嘲笑他们一般,又有子弹飞了出来。
哒!
「呀啊!」
试图治疗马脚的魔术师肩膀被射穿,发出痛苦的叫声昏厥过去。为了威胁其他的护卫们「治疗马而想要逃走的话,下场就是这样」,她看起来是故意不打中要害。支撑著让马车门得以紧闭的门闩,上头的铁环跟锁头也被子弹打飞了。
男人们又更加惊讶了。
「开、开什么玩笑!是从哪里发动攻击的啊!不露脸进行攻击太卑鄙了!王八蛋!」
其中一名男人涨红了脸大吼大叫。
什么叫「不露脸进行攻击太卑鄙了」。
那不是绑架少女,不知道要将她带到哪去的恶棍有资格说的话。
上锁的门闩也由于锁头遭到破坏,于是门开了。
「是、是什么声音……话说门上的锁开了啊!」
露娜穿著几天前见过的便服从马车里出现,发出开心的声音。
跟先前不同的是,她的脖子上紧缚著防止魔术项圈,手脚上各有手铐脚镣。可以化为人族容貌的炼坠或许是遭到没收,她现在恢复身为高等精灵的模样。
察看到露娜的身影后,克莉丝站了起来。
在他们前方大约五百公尺前方的草原现出少女拨开草的身影。
起初男人们无法立刻理解这种状况。男人们的眼中看来就等同于一名少女冷不防地出现在空无一人的草原上。我准备好用苦肉计进行的伪装作战,似乎超乎想像的顺利。
我跟白雪以克莉丝起身为信号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手拿AK四七,从马车一公里前方的森林跳出来展开突击。
克莉丝则举起M七○○P再次开枪。
「呀!」
系在露娜脚上的锁炼从正中央断成两半。
真的是了不得的精密射击技巧。
「露娜!跑过来这边!」
我对切断联系双脚之间的锁炼而能够奔跑的她大声喊话。露娜随即反射性地奔向我们。
「休想逃!呀啊啊啊!」
其中一名男人回过神来向露娜伸出手,然而克莉丝岂会放过他。
克莉丝击碎那男人的脚妨碍他,但这是第五发。
弹匣已经空了。
纵使克莉丝以惯用手势填充子弹,果然还是得花点时间。
男人们在这期间将手伸向露娜。
虽说露娜是魔术师,但现在被防止魔术项圈封住。以一名少女的体能无法逃离一群男人。
再加上男人们当中也有魔术师,为了抓住露娜咏唱起魔术。
「!」
克莉丝还没装填完毕。
这次换我们射击。
距离大约是两百四十公尺。
AK四七在突击步枪之中,命中准确度并不优秀(距离一百公尺约在距准心直径二十公分内)。
我一面留意不要射中露娜一面进行牵制射击。
在克莉丝做好准备前替她争取时间,有我跟白雪就已经绰绰有余了。
有几个人因为牵制射击倒下,装填完弹匣的克莉丝百发百中接连打倒护卫。
遭到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过的枪械攻击,男人们心慌意乱,马儿大闹完全不受控制。
变成这样以后几乎只剩单调的作业,我们一个接一个击倒护卫。
白雪紧紧抱住奔跑过来的露娜。
「救出露娜了喔!」
「白雪你带著露娜退到后方!克莉丝你也一边进行掩护射击一边跟她们俩一起后退!由我负责殿后!」
我听到白雪的声音便下达指示。
露娜的脸颊、头发和衣服等等也许是因为没洗澡显得骯脏,不过看来是没受伤。
她没遭到残酷的对待让我松了口气。
白雪拉著露娜的手沿原路折返。克莉丝也在掩护两人的同时一起后退。
我为了协助她们三人撤退,继续做牵制射击,
「混帐!」
唯一剩下的一名男性护卫似乎知道AK四七──枪械这种武器的存在,因而放低身体成之字形移动,渐渐缩短距离。
由于他穿著完全遮住头的外套,所以无法确认长相。
我丢掉空弹匣换上新的。
我以全自动模式张开弹幕,不让他越雷池半步,但却被他用注入大量魔力的肉体强化术及盾牌弹开。
男人双手握著短剑,丢出了右手的那把。
「呼!」
我在倏忽之间转动身体回避,但这个举动却让他一口气缩短了距离。
他左手的短剑朝我挥来,即使我在千钧一发之际避开,但毕竟还是躲不过而吃了他一记追加攻击的回旋踢。
我手上的AK四七掉落,人倒在地上。
「琉特!」
白雪担心我的一句话,让那男人停下动作。
我故意摔倒在地,跟对手拉开了距离。
「……琉特、AK四七……莫非你是那个『琉特』吗?嘿,你还活著啊。」
「!」
惊讶凌驾于我遭踢部位的疼痛感。
方才的回旋踢掀开了他外套的头部。
多亏如此我得以确认对方的脸孔。
金发中露出猫耳,外貌可称得上是名帅哥吧。
是几年前让我中了陷阱,将我卖身为奴的其中一人──阿尔泽特。
我如今站在自己的心理创伤前。
▼
几年前,我在航运都市格雷注册成为冒险者。
我在第一次接下的委托「驱除一只以上的嘎路嘎路」的路上遇见了他们。
男性是兽人族中猫耳族的帅哥阿尔泽特。
女性是魔人族中恶魔族的弥夏。
还有一名沉默寡言的队长,人族的恩凯特。
在那之后为了狩猎欧克他们找我攀谈,我便暂时跟他们组成队伍……谁知他们却是假冒险者,我被洗劫一空,回过神之际已经遭到绳索束缚。
然后他们抢走「S&WM一○」转轮手枪与AK四七,我还被当成奴隶卖掉。
更过分的是他们竟然夺走还弄坏我做的跟白雪成对的订婚手镯。
即使现在回想起来,我依然是气不可遏。
让我抱持著那种怨恨辛酸的其中一名仇家,如今就站在我面前。
不过当那样的对象站在面前……我比起憎恨,率先冒出的是疑问。
(这家伙就是那个阿尔泽特?不,不可能!的确是长得很像,但他刚才边用肉体强化术边做出盾牌……而且还是在空中做出能挡下AK四七的盾。不是魔术师的家伙要是做那么乱来的事,魔力会在瞬间枯竭而昏过去啊!)
我已经体验过勉强使用魔力导致昏倒的状况了。
首先这些家伙是把新人当肥羊的假冒险者,并不是魔术师。那件事我也实际体验过了。不过从他做了那些事却没有昏过去来看,他至少拥有B-级魔术师以上的魔力。
生下来就不具备魔术师才能的人成为B-级以上的魔术师,纵观历史不曾出现过任何一人。
那是令人尊敬的艾露老师告诉我的。
所以想靠后天努力成为魔术师,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然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却用如同往日记忆的态度跟声音对我说话。
「嘿,看你那样子似乎是脱离奴隶身分了呢。没想到你能从魔人大陆四肢健全地回来。」
……看来果然是阿尔泽特本人没错。
也知道我被当成奴隶卖到魔人大陆去的事。
「这都是多亏了我走运遇上一个好主人啊。关于这点也许该感谢你们呢。虽然我没打算原谅你们。」
「是为了向我复仇所以要妨碍我工作……要把她抢走吗?」
「怎么可能!我压根不知道你在啊。」
「说得也是。也是最近说有工作我才被派来这里的。呀哈哈哈!若真是如此,天神大人还真是会安排离奇的相遇制造戏剧效果呢!」
阿尔泽特似乎是打从心底觉得好笑而放声大笑。
「那么为了下次别再相遇,让我来割断你的喉咙吧!」
他充满锐气地踏前一步。
阿尔泽特很熟练似的用手上剩下的那把短剑一划。
我急急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拿出刀子弹开。
总算是防住了一击,不过对方更加注入魔力在肉体强化术上,我渐渐跟不上他的速度。
「琉特!」
「……!」
白雪、克莉丝满脸担忧地望著这边。
就算想掩护,然而阿尔泽特像只蛇那样缠著不放,无法拉开距离。
我的手臂、脸颊跟大腿都出现浅浅的割伤,鲜血在空中飞舞。
双刃相交。
「解决掉琉特以后,我要带那两个女孩子走!然后就像对以前的你那样当成奴隶卖掉,用来填补这次的亏损吧!」
阿尔泽特丢出了挑衅的言语。他注入更多魔力,更往这边推进了些。
明明我这边魔力都差不多要用尽了。
他似乎也理解到这点,浮现出深信自己会获胜的笑容。
「尤其是兽人族的那女孩,有一对美胸呢,在当成奴隶卖掉之前,先让我尝尝味道吧!呀哈哈哈!今晚她能让我爽一爽吧!」
「谁会把重要的妻子们交给像你这样的人渣啊……」
顺带一提我现在手上拿的并不是「wasp knife」。
以打倒大蝎亚种为契机,席雅颇为中意那把刀,所以就送给她当礼物了。
因此我现在使用的不是「wasp knife」,而是其他的刀。
是在移动到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的途中所制造的三把刀里,最有名的特殊刀。
「你也差不多该闭上那张臭嘴了吧,阿尔泽特!都散发出一股垃圾臭味了,就跟你的本性一样!」
我毫不犹豫地按下相交刀刃的开关。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尔泽特放开短剑,压著单眼发出惨叫苦闷不已。
多亏他出于本能张开盾牌才得以避免深深刺进脸部,不过刀尖乾脆地刺进他的眼睛里了。
我使用的刀子是俄罗斯的特种部队也使用的弹道战术刀。是利用弹簧的力量让刀刃飞出去的特殊刀。
由于频繁出现在漫画、动画和轻小说等等地方,是相当有名的刀。
贯穿力出乎意料地高。我在前世的网路影片上看到的示范,它能轻松刺进在好一段距离外的电话簿。
我扔掉没了刀刃的刀柄,将对方踹飞让他在地上滚动。
接著火速抓起自己刚才放手的AK四七,对著他的脚开枪。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尔泽特的喉咙再次发出响彻云霄的惨叫。
为了安全起见我跟对手拉开距离,谨慎地用枪口对准他。
为了向白雪跟克莉丝报平安,我瞥了她们一眼。
「你、你这混帐,老干些卑鄙的行为!」
「你们没资格说我卑鄙喔。」
一片血泪模糊的阿尔泽特倾吐出的憎恨,我轻松地耸耸肩带过。
「话说我并非基于人道观点,所以加以酌量后才打脚喔。其他的两人──弥夏跟恩凯特人在哪里?我得跟他们做个了断才行。」
「我、我不知道……好几年前我就跟他们分开了。」
并且──阿尔泽特忍痛泛起一抹疯狂的笑容。
「琉特,你是到不了其他人那里的……!要说为何,因为我在这里就会把你给杀了!」
他拿出一根针筒。
其中装满绿色的液体。
──是说!针筒?稍等一下,为什么这个异世界竟然会有针筒!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啊!
针筒吸引住目光,本该阻止阿尔泽特行动的我因而迟了一步。
液体从扎进他脖子的针一口气流进体内。
「竟敢反抗本大爷!竟敢跟我们的组织作对!反叛我们主人──黑之人的一群混蛋!」
相隔一段距离也能看清的膨胀魔力,使得阿尔泽特的伤口几乎瞬间恢复。
他有如一只真正的野兽,把手戳进地面呲牙裂嘴地咆哮。
「我要把所有人都给杀掉!」
他犹如一只四脚兽那样用手插地,唾液弄脏了长长的虎牙。
「咕啊啊啊啊啊啊!」
「──!」
我迅速举起AK四七用全自动模式射击!
可是他简直就像真正的野兽一般,以飞快的动作躲开子弹。
在我更换弹匣的期间,他趁机缩短距离。
由于阿尔泽特一跃,使得泥土与草叶有如中弹后那般纷飞。
他锐利的手刀浅浅划开我的脖子。
哒!
克莉丝以M七○○P进行掩护射击。
阿尔泽特受不了于是向后退拉开距离,并且持续做回避动作。
看来即使是克莉丝的身手,也难以直接命中现在的他。
虽然我也更换好弹匣瞄准他,可是完全射不中。就算有擦伤,但膨胀的魔力也立刻就治好了伤口。拜AK四七与克莉丝的掩护射击之赐,成功让阿尔泽特无法靠近,然而子弹也是有限的。
这种对抗状态不可能永远维持下去。
(这种时候要是丽丝在,就能用无限收纳补充弹药了!)
她太过低估自己的圣灵的加护,但要我来说的话,实在没有比那更出色的力量了。居然可以不必计较重量搬运补给物资,就军队而言是梦幻般的力量。
就在我思考著那些事开枪之际,身后响起白雪的嗓音。
「起舞吧!刮起冰雪!冰之短矛!贯穿一切使之冰冻!岚冰矛(Storm Edge)!」
是冰与风相乘的中级魔术。
在白雪的上空刮起小型龙卷风,有无数的锐利冰刃正在舞动。冰刃彷佛化身机关枪,无数把瞄准阿尔泽特发射。
那是风与冰的二重奏。
白雪用擅长的冰系魔术,不是点状而是施加面状攻击。
「咕啊啊啊啊啊啊!」
阿尔泽特即使发出吶喊,还是继续一路回避!
尽管他用盾与肉体强化术辅助的视力、体能持续躲避冰刃,不过毕竟还是没办法毫发无伤。有几把扎进他的肩膀、手脚。
释放出让一部分的草原都变成针山那么多的冰刃,却能避开致命伤仅仅刺中几把就彻底回避掉。只能说是惊人的回避能力了。
「琉特!克莉丝!帮我稍微争取一下时间!」
「咦!噢,收、收到!」
不过白雪毫不在意他躲掉「岚冰矛」的事,对我跟克莉丝丢出指示。
她本人则是集中精神。全身开始释放出非比寻常的魔力。
虽然我不明白她在做什么,但既然爱妻给出「争取时间」的指示──
那么回应她就是男人的义务吧!
「吃我一发这个!」
我手拿攻击用的「爆破手榴弹」投掷出去。
在草原这个位置上,由于没有遮蔽物于是我选择了攻击用的爆破手榴弹。
在投掷的同时我以肉体强化术辅助脚力向后撤退。
几秒后手榴弹爆炸,阿尔泽特也受到波及。
「咕啊啊啊啊啊啊!」
纵使是第一次见到手榴弹,但是他知道AK四七那些武器,因而随即构筑盾牌。将损害抑制到最低。就像在说这是个好机会,于是克莉丝开枪!射穿在用盾牌躲避静止不动阿尔泽特的肩膀。
「咕啊啊啊啊啊啊!杀掉!杀掉!杀掉~~~~~~~~!」
阿尔泽特几近疯狂地大喊,即使血花四溅也执意展开突击。
从刚才白雪的魔术对他造成的伤口没有治好看来,他强化的魔力应该也快见底了吧?总觉得阿尔泽特的动作彷佛变得迟钝了。
就算他鬼气逼人地展开突击,也没有一开始凌厉的势头了。
我轻松躲开,用AK四七射击。
子弹射中他的脚,阿尔泽特就那么在草地上不断滚动。
「可、可恶……身体从刚才开始就无法灵活行动。而且为什么会这么冷。」
阿尔泽特很冷似的呼吸急促。
他的身体直打哆嗦抖个不停,气色也变得很差,嘴唇开始变成紫色。
那种样子简直像是把他衣服脱光丢进南极一样。
「呼,好像终于奏效了呢。」
「这是白雪你做的吗?」
「是呀,我用魔术渐渐夺走这个人的『体温』喔。」
白雪得意地挺起自己雄伟的胸部说。
依照她的说明是──白雪用自己的魔术伤及的对手,据说能夺走对方的体温。而且伤口会结冰阻碍治愈能力。
受伤的对手体温会渐渐被夺走,在不知不觉中便会像赤身裸体遭人丢进暴风雪当中开始发抖。换句话说,跟白雪战斗的对手,必须彻底回避掉魔术攻击才行……
何其穷凶极恶的力量。因此白雪才会获得「冰雪魔女」的称号吗?
「不愧是A-级魔术师呢。果然是在『冰冻魔女』师傅底下锻炼学到的吗?」
「不,不是喔。这是类似额外附赠的东西。师傅她教了我更加厉害的东西喔。」
竟然比这个还要厉害……实在想像不出呢。
「还没完!还没有结束!」
阿尔泽特大吼,随后拿出新的针筒。
这次不是用注射,而是用嘴巴含住咬碎,把内容物一饮而尽。
「哈哈哈哈!杀了你们!我绝对要把你们全都杀光!」
然而他的愿望没有实现。
当他把针筒的内容物一饮而尽之后,他的身体突然到处都开始膨胀。
「呜嘎!啊啊啊啊啊!」
简直就像是一直灌空气灌到气球爆炸的模样。
当超过临界点以后,阿尔泽特的身体裂开,血液从身体各处如喷泉一般四散。
「呀啊啊啊啊啊~~~~!」
直扑而来的浓烈血腥味包围著这一带。
一眼就能看出阿尔泽特已经丧命了。
尽管是我希望「总有一天要复仇」的其中一名对象,然而最后却以自取灭亡的下场告终。
白雪、克莉丝仍旧保持著警戒,走到了我身旁。
「……这个人最后为什么会死掉呢?」
「我猜大概是过量摄取针筒里──那种药物的关系吧。」
连续使用增加魔力量那种违反常理的药物,会发生什么事可说是显而易见。
我走近阿尔泽特,用指尖拈起他喝下碎裂针筒的残骸。
黑之人、针筒、增加魔力的药物。
由于短时间内发生太多事,我还无法好好地统整思考。
不过我感受到有什么不吉的影子抚过,令我背脊发冷。我把手中破掉的针筒放进空荡荡的弹匣袋。方便之后能进行各式各样的调查。
「……」
「琉特,你没事吧?」
我喘口气后好似回想起记忆那般全身痛了起来。
白雪、克莉丝、露娜跟剑齿狼雷克西都跑到我身旁。
多亏有白雪的治愈魔术,伤口马上就消失了。
「白雪谢谢你。露娜你也没受伤吧?」
「虽然手脚上有手铐的痕迹,但除此以外都没问题,也没有受到粗鲁或残酷的对待。」
「这样啊,你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我安心地舒了一口气。看上去她并没有遭受到暴力对待,而是一如往常开朗地应答。目前也似乎也不见任何精神上的问题。
「那么既然也顺利救出露娜了,我们回飞船吧,项圈跟手铐等回到船上再让梅亚解开,在那之前你先就这样忍耐一下。」
克莉丝跟露娜坐在剑齿狼雷克西的背上。
我跟白雪则是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一起回飞船。
回到飞船以后,就拜托梅亚解开手铐跟防止魔术项圈。
在这期间我跟白雪、克莉丝则在客厅等待。
剑齿狼雷克西也在客厅一隅乖乖地趴著。
飞船的目的地当然是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
不仅是为了告知露娜平安无事这件事,也是怕说不定结界石已经遭到破坏、解除封印。所以应当尽快跟丽丝她们合流。
梅亚跟拆除手铐与防止魔术项圈的露娜一起回来。
露娜首先低头鞠躬感谢我们救出她。
「真的非常感谢各位出手相救。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的第三公主露娜•艾诺尔•美美亚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份恩情。」
她低著头道出就像个一名真正礼貌周到的公主那样的谢辞。
果然不是「其实是冒牌货」这种结尾吧?
「不过你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这都是多亏有克莉丝阻止那台马车呢。」
『这都是多亏哥哥让我能够贴近到有效射程内的关系。』
「看来那个用魔术液体金属所做的网子,有顺利发挥伪装的效果呢。」
梅亚开心地双手合掌道。
「伪装」──是指为了让敌人瞧见时以为是其他东西,而在外观上下功夫。也称为Camouflage。这个词原先在法语是「隐藏」的意思,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收进了英语的词汇。
我们那时为了接近运送露娜的护卫团,先回一趟飞船。
接著在人在飞船上的梅亚协助之下,为了进行伪装而用魔术液体金属制作了金属网子。再绕到运送护卫团前进道路的前方。
我们在金属网子上贴上青草,将伪装好的克莉丝配置在有效射程内。
不仅是网子,为了伪装也在M七○○P上头贴上青草。为了小心再小心,我在她的脸庞画上脸部彩绘(自卫队称之为油彩),把伪装做得彻彻底底。
现在已经用湿毛巾把化在她脸上的妆给卸掉了。
露娜紧紧抱著那样的克莉丝。
「真的很谢谢你来救我!简直就像是从绘本里走出来的勇者大人,太帅了!克莉丝你是人家的勇者大人喔!」
克莉丝听著露娜的赞美之词,却好似不太满意。
『露娜你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但我却深切感受到自身的不足。』
克莉丝重新面向我。
『琉特哥哥,这枝M七○○P固然是很棒的狙击步枪,但我希望能增加装弹数,分明如果多几发子弹,我就能更安全地掩护露娜了。』
那根本是特种部队队员的狙击手有人质在复数恐怖分子手上的思维吧?要不然日前做了PKM,或许也可以制作同为俄罗斯制的德拉古诺夫狙击步枪(SVD)。
「了解。那等解决掉这次的事件之后我就动手。」
『琉特哥哥,谢谢你!』
克莉丝听见我的回应,露出愉悦的笑容。
我们在抵达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以前小歇片刻。
我在分配到的房间里更衣,拿出带回来的针筒残骸。
回想起自取灭亡的阿尔泽特。
比起得以还击的成就感,我的内心不禁感到毛骨悚然。
「果然除了我以外,在这个异世界里还有家伙其他也继承了前世──地球的记忆吗?」
要是真的有,那家伙做出这种东西究竟打算要做什么?
总觉得在我所不知道的地方有什么重大动静。
那种黏腻的不安感黏在我的心中挥之不去。
「总而言之,现在想也无济于事呀。首先得把露娜平安地送回丽丝身边呢。」
我甩甩头,暂时将不安感拋在脑后。
总之现在的第一要务,是得先收拾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的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