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四卷
  5. 第五章 第三公主
  6. 繁体版

第五章 第三公主
2017-06-22 16:38:19

		

树城里的其中一个房间。
那里聚集著对于此次决定感到不满的阶层──还很年轻(虽说如此也超过两百岁)血气方刚的高等精灵们,正在互相对话。
「说什么神圣的结界石会毁坏……只是说出口就让人感到火大,居然光想靠其他种族的少年少女来保护……」
「说到底就算结界石遭到破坏,只要有我们就足以应付了。」
「没错!没错!就算这个国家陷入危机当中,只要有我们就足以应付了!只有勇者之一高等精灵族勇者末裔的我们才行!为此我们分明还长年持续守护在结界石的周遭……而且还落到让公主自己崇拜那个人族小子为『勇者』的境地。这是何等的屈辱!」
这个异世界大致分成──人族、妖精族、兽人族、魔人族与龙人族共计五族所组成。
在这五族当中各有一名勇者挺身而出,彼此联手打倒并封印极尽暴虐的魔王。因此拯救异世界的五个种族勇者便称为「五族勇者」。妖精族的勇者据说是出身自高等精灵族。因而年轻人们无法原谅忽视流有勇者血统的自己,而打算保护结界石的琉特等人。
「要是菈菈阁下还在,应该就不会发生像这次这种事了。再这样下去,那个不成材的『倾国公主』便会是下任女王。光是想就觉得火大。」
「假如那个无能女人真成为女王,也许这个国家真的会倾国呢。」
「这话就算是开玩笑也太恶劣了。」
在男人们的对话中断以后,弗斯库张口说道:
「……我明白大家的意见了。那么事情很简单。只要把人族一行人赶出艾诺尔就行了。」
「可是这次的事国王也给予允许了。露骨地反对会不会不太好?」
「即使真要把人赶出去,也要由我们动手吧?」
气呼呼地说出不满的年轻人们做出畏缩的发言,弗斯库忍不住发笑。
「怎么可能。为什么我们神选一族非得为了把那种人族赶出去而行动?这种状况让想做的人去做不就得了。」
「想做的人?」
「只要当作这次的答谢,让他们能跟我们见面好炫耀一番的话,同为人族的贵族或商人就会上钩吧。其他举手自愿的人要多少有多少。高贵的我们只要下指示就好。流汗的劳动交给其他族来就行。那样特别的存在,就是所谓的特权。」
「原来如此!不愧是弗斯库先生,正可谓是高等精灵族的作风呢。」
「如弗斯库先生这般了解其他族大众心态的人,若是能登上下任国王的宝座,我国本能变得更加繁荣……」
纯血高等精灵派的一伙人,接二连三奉承弗斯库。
当然这就是他们最初的目的。为了推举弗斯库成为下任国王,也为了让好比这次这样感到不满的一群人纳入自己的派阀。高等精灵族虽然大约只有三百人,但也并不是因为有多数支持者就能轻易登上王位。
「弗斯库大人若迎娶下任女王丽丝阁下成为国王的话……」
其中一名年轻人自言自语。假如没人自然地提出这个主意,弗斯库便打算由自己提出。不过幸运的是并非由他提出,而是出自毫无关系的一名年轻人之口。如此弗斯库这边便能自然而然地附和这个言论,为纯血高等精灵派加势。
「对了!弗斯库大人迎娶丽丝阁下成为下任国王就行了!」
「这样一来,我们高等精灵族的繁荣便是指日可待之事了。」
「尽管也得看弗斯库大人本人的意愿,不过比起让那个『倾国公主』坐上女王宝座……」
「既然菈菈大人不在,就该由优秀的人才来带领我们才对吧。」
这种支持有如传染病一般接二连三感染在场的年轻人们。
火种已经点燃。年轻人之间开始热切谈论「弗斯库国王论」。之后就算放著不管,也会延烧得更加旺盛。弗斯库等人心满意足地看著这幅景象。
▼
消灭大蝎后,预言高等精灵王国的结界石将遭到破坏的X日便迫在眉睫。
我跟梅亚在提供的湖外宅邸一心一意极为努力地制造武器。
今天也是从一大早就开始工作。
「顺利完成通用机枪PKM,也试射结束了,琉特大人努力持续制作『7.62×51公厘NATO弹』、攻击用的『爆破手榴弹』跟防御用的『破片手榴弹』、六十式铁拳、铁丝网等等也有价值了,已经储存了射上一整天也射不完那么多的量呢。」
「要说努力制造,梅亚你也一样吧。」
我听著梅亚所说的话,微微苦笑著吐嘈她。
「而且现在所做的秘密武器也棒透了呀,不愧是琉特大人!」
「那只不过是当作保险。要是用不上就再好不过了。」
我又为了以防万一当作保险出手开发某样武器。以前我曾听过梅亚单独开发枪械失败的事情,因而灵机一闪著手制作。
「要说有问题的话就是成本太过高昂这一点,不过拜丽丝之赐,把大蝎跟大蝎亚种的尸体卖给冒险者仲介公会以后就解决了。」
丽丝的「无限收纳」内部的时间似乎是静止的,尸体现在的状态仍旧像刚打倒那般新鲜,还能带回来整整两只实在帮助很大。一般来说是不可能全带回来。就算办得到顶多也是腐烂的了。
就我来看,真是难以置信她圣灵的力量会被当成是铭谢惠顾的。再没有比这个更方便的力量了。多亏如此我完成了秘密武器的本体,也已经完成启动测试。现在则是在跟梅亚两个人一起制作秘密武器的子弹。
听见敲门声,我的手停了下来。一打开房门便看见白雪。
「我做了点心,你们俩要不要休息一下?」
「谢谢你,我现在正想吃点甜食。梅亚你也喘口气吧。」
「说得也是呀。」
我跟梅亚带著从早上开始一直工作的倦容踏出房外。
我才一踏进白雪备好手工点心的客厅里就看见──
「欸欸,克莉丝,快点喂人家吃嘛。」
『露娜你还真是爱撒娇呢。』
克莉丝依露娜的央求,挖布丁喂露娜吃。
「嗯~好好吃。有克莉丝喂更加倍好吃!接下来换人家喂你。来,克莉丝,啊~」
克莉丝张开樱桃小口,含住露娜的木汤匙。
『露娜喂的好好吃。』
「克莉丝真的是太可爱了!你来当人家的妻子!」
「别吃了点心还诱惑别人重要的妻子。」
「哼~碍事的家伙已经来啦~」
露娜一脸不满地嘟起嘴。她穿著便服休闲风的裙子,放下平常绑的双马尾,变成一头金色长直发。不知为何耳朵变短了,眼睛颜色也不再是绿色。不过明摆著就是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的第三公主──露娜•艾诺尔•美美亚。根据本人说法,脖子上挂的炼坠里,有放进让耳朵变短、改变眼眸颜色的魔术。可以说是变身高等精灵魔术道具那种炼坠的人类版。
我们消灭大蝎,开始在湖外宅邸制作武器以后,露娜就变得会溜出城来这里玩。
很快地她就跟喜欢绘本跟勇者故事的克莉丝气味相投。
从布丁开始,甚至还用千层蛋糕、洋芋片等点心喂食她。
不知不觉中露娜变成几乎每天都会溜出城来这里玩。
克莉丝跟露娜两个人真的很要好。由于露娜的外表几乎是个人族,跟克莉丝身高一样还留著金发,要是不知道详情的第三者看到她们两人,肯定会以为她们是姊妹吧。
她们俩的感情就是有那么好。对方是一国的公主,跟克莉丝要好我起初也不以为意,但最近她想拆散我跟克莉丝,真的是一点都大意不得。
「克莉丝,你跟琉顿分手当人家的妻子啦~」
露娜紧抱克莉丝,脸颊贴上去向她拜托。
『不可以喔。因为我是哥哥的妻子。』
「咦~有什么不好。我会比琉顿更珍惜你,会对你温柔无比啊~」
『哥哥跟白雪姊姊已经对我足够温柔了。而且哥哥不仅对我很温柔,到了晚上还会让我很舒服……我的身心已经离不开他了喔。』
喂喂喂,克莉丝小姐,你一脸幸福样在对(外表上的)少女说些什么话啊?
还有,希望露娜别再用「琉顿」那个奇怪的称呼叫我。
「到了晚上会很舒服……?是晚上会帮你做按摩吗?」
幸好露娜她似乎是一头雾水地歪了歪头。
就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可以称得上是按摩。昨晚我也跟白雪、克莉丝一起按摩、被按摩,还有互相按摩啦!
「总之你别再诱惑别人的妻子。听好了,小朋友就闭上嘴巴乖乖吃布丁吧。」
「哼~!别看这样,人家年纪可是比琉顿你大!」
「既然如此,那你就多拿出点长者该有的态度啊。」
我跟露娜两人互瞪火花四射。
「好好好,已经知道你们两人感情很好了,别再玩了。好不容易做了布丁,趁还没完全冷掉以前快吃吧。」
「抱歉,白雪。」
「既然白雪姊姊你都这么说了。」
露娜跟著克莉丝也叫白雪「姊姊」。
我们在位子上坐好,品尝白雪做的布丁。
「虽然我不是露娜阁下,不过真的是每天吃都不会腻呀,这个琉特大人开发的叫做布丁的点心。」
梅亚也像一般女孩子爱吃甜点,欣然吃著布丁、千层蛋糕。
「不过刚刚那种互相喂食很不错呢。我说琉特,我也想要你对我『啊~』一下呢。」
想当然耳既然是重要的妻子的请求,我不可能说不。
不如说我很高兴能够喂她。
「我当然很乐意!来,白雪,『啊~』。」
「啊~♪」
白雪就像向母鸟央求喂食的小鸟那般张开嘴巴。
当我喂给她自家制布丁之后,她心花怒放地摇摇尾巴。
「哈啊,加上琉特的味道更是三倍的美味喔。」
三倍的美味……我的木汤匙上还有附加美味成分吗?
克莉丝也双颊泛红举起迷你黑板。
『哥哥,我也想要「啊~」』
「那是当然的喽!」
『要哥哥确实含住一次汤匙,再对我「啊~」喔。』
指示还真是详细。我当然不打算反抗,我依照她的要求先含住一次汤匙,再将布丁喂给她。
『就像姊姊说的一样。加上哥哥的味道有三倍美味。』
「比起人家喂的时候看起来更高兴!克莉丝太过分了!俗话说女人的友谊会被男人破坏都是真的!」
哈哈!蠢蛋!这下子你这丫头知道克莉丝最爱的人是谁了吧!
「琉、琉特大人!可以请您也对我『啊~』一下吗!」
这次换梅亚喘著粗气迅速举手。
「可、可以的话,请噗、琉特大人您用那、那那那那枝汤匙呢。只要嘻!含住一次,把布丁嘻嘻『啊~』地喂给我我我我。」
「呃,不,那有点勉强吧。」
梅亚的双眼充血,喘著粗气逼近我要求「啊~」,老实说,挺可怕的。
在我拒绝之后,梅亚露出彷佛是世界末日的表情泪如雨下。
「为、为什么!我、我有什么问题吗!要是有请您直言!我会全心全意豁出性命去修正的!」
「不,梅亚你没什么问题喔。只是布丁已经没了。」
「不、不会吧……真是盲点呀。」
因为梅亚已把布丁吃完了,所以无法用她的布丁来喂。
「白雪,冰箱里还有布丁吧。」
「嗯,有是有,可是不能吃喔。那是──」
就像要盖过白雪的话,能听见玄关传来敲门的声音。
她说著「稍等一下」便走去走廊开门。
不一会儿,有两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客厅。
「露娜!你果然在这里!」
「各位实在抱歉,突然跑来打扰。」
丽丝发现妹妹以后竖起秀眉。席雅没有穿著女仆装,而是老样子的冒险者服。是因为在大街上穿女仆装会很显眼的关系吧。
「露娜,你是怎么从自己房间溜出来的!明明都在门跟窗户外头监视你了!」
「呿呿呿,丽丝姊姊你还是那么天真呀~以为那种程度就能挡得住人家吗?如果真想制止人家,就得给人家戴上防止魔术项圈,把手脚用锁束缚住以后,再放进铁制牢笼里让最少十个士兵监视才行。」
所以说这女孩是哪来的鲁○三世吗?
已经变成每次露娜从城里溜出来,丽丝跟席雅就会来接她的这种构图了。因此点心白雪也会做她们的份,她把准备好的布丁放在冰箱里。
多亏如此白雪、克莉丝、丽丝和席雅也跨越身分差距,就像朋友一样感情要好。
「常常麻烦您真是抱歉,琉特先生、各位。我马上带妹妹回去。」
「不要!人家还要待在这里!丽丝姊姊你自己回去就好了吧。今天的作业人家已经做完了。没道理要被你念呀!」
「你身为公主却待在湖外就是个问题了!」
「那姊姊你也不可以待在这里啊!」
「我、我是这件事的负责人所以行!」
丽丝用肉体强化术辅助体能试图抓住妹妹──
「太天真了!」
但她看见那样的动作便绕到姊姊身后。用双手一把抓住姊姊大过头的胸部。
「喂、喂,你在做什么快住手……呀啊!」
「哇~好柔软。跟人家的身高几乎没什么差别,胸部却这么大,触感也好棒,根本是犯规吧。啊,人家也想有姊姊的一半呢!」
「嗯、啊!在琉、琉特先生的面前这么──嗯,丢脸,不要……都……叫你住手了啊……哈……」
「哈哈哈!要是希望我住手,就允许人家待在这里!」
「我知道了,今天就允许你,快住手啊……」
丽丝毫无悬念地选择投降,露娜松开了手。
「公主,您振作一点!」
席雅怎么也不能把身为王族的露娜给撞飞,只能在一旁注视著,等露娜松手后,她慌忙跑向压著胸部瘫坐在地的丽丝。
丽丝跑来宅邸然后输给露娜,大致上都是这样,已经变成常规了。尽管丽丝是B级魔术师,然而她的败因似乎是胸部、脖颈跟耳朵等部位太敏感了。
白雪跟克莉丝对著仍旧坐著不动的丽丝伸出援手。
「丽丝,你没事吧?」
「谢、谢谢你,白雪小姐。愚妹真的是每一天都给你添麻烦了……」
『说什么麻烦。应该说露娜来我们很高兴。』
克莉丝笑眯眯地把迷你黑板对著丽丝。
从氛围能感受到她不是出于贴心,而是真心这么想。
「克莉丝说得没错。而且不只露娜,丽丝跟席雅小姐你们来,我们非常高兴喔。」
白雪、克莉丝已然能够轻松地跟高等精灵王国的公主丽丝对话了。看见我在不知不觉间跟丽丝轻松对话的模样,她们便问了原因,于是我把在大蝎那件事中,我们俩成为超越地位与性别的同伴一事告诉她们。
她们两人听到那件事以后──
「既然是琉特的同伴,对我来说也是同伴了。所以今后直接就叫你丽丝了。请多指教,丽丝。」
『那我也叫你丽丝小姐了喔。』
「我好高兴。白雪小姐、克莉丝小姐。也请你们多多指教。」
如此这般,她们没过多久就相处融洽。少女们变得要好的速度很快,现在已经就像老朋友在互相交谈那样。顺带一提就算对方是公主,梅亚的态度也丝毫没变过。她另当别论。
得到白雪与克莉丝许可的丽丝,将视线转向我。
「……真的可以待在这里吗?」
「当然了!如果是丽丝跟席雅,我们非常欢迎喔。」
「谢、谢谢大家。」
「姊姊,太棒了呢~」
露娜用根本没在反省的表情贼笑著向丽丝搭话。
丽丝的脸变得更红,出声斥责妹妹。
「有、有什么好笑的啊!不准再继续笑了!」
「姊姊你还真是不老实。看来这种时候就需要人家来让你老实一点了是不是啊?」
「呀!别再动著手指靠近我了!」
露娜张开双手指头动来动去,丽丝则是遮住胸部后退。两人之间的攻防战一直持续到布丁送来为止。笑声充满整个房里。那正是所谓幸福的一幕吧。不过说不定会导致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王国毁灭的X日正在确确实实地接近当中。
▼
「琉顿!」
「哇!」
隔天下午,我一个人去跑腿买东西,结果有人从背后冷不防地迅速缠住我的手臂。东西差点就要掉下来。突然抱住我手臂的是一天没见的露娜。她放下常绑的双马尾,挂著那个能够缩短耳朵、瞳色变得不是绿色的炼坠,用几乎无法想像是个公主的随和态度向我搭话。
「居然会在这里遇见你还真是凑巧呢,琉顿。」
「别突然抱上来啊,很危险吧。」
尽管对方是公主,但因为是诱惑他人妻子(只有外表是)的少女,因此我没打算在用字遣词上客气。听见我的指摘,她鼓起双颊。
「连琉顿都要说像姊姊会说的话。真是无趣。」
「既然如此,那你就多留心别让我们说啊。还有你也差不多该放手了吧?」
「琉顿你在这种地方做什么?」
她忽视我的言语,在我的手臂上更加使劲。因为我手上还拿著东西,也不可能强行把她甩开。我叹口气回答她的问题:
「我来买东西。一直窝在宅邸里会郁闷的吧。话说露娜你──我用不著问啊。」
「哼哼,你很懂嘛。」
她的目的想必是宅邸里的克莉丝跟今天的点心吧。
顾虑到克莉丝很欢迎她,也实在很难回绝。
她是克莉丝在这里难得交到的朋友。不能对她置之不理。
「说起来我从以前就想问了,露娜你是怎么越过那座湖的。你有专用船吗?」
「怎么可能,用船什么的慢吞吞地穿越湖,马上就会被发现了。」
「不然是怎么办到的?」
「啊,有烤串。看起来好好吃。」
我们在小摊子之间行走,但由于挽著我手臂的露娜停下脚步,我也必定会无法动弹。
「虽然有吃过午餐,但这种东西有另一个胃装,偶尔也想尝尝看呢。」
「……大叔,给我一根烤串。」
「多谢惠顾!」
我掏出两枚铜币买下一根递给露娜。
她大口咬著涂有盐巴跟辛香料的烤串。
「嗯~好好吃♪为什么这种食物,会比城里吃到的饭菜还要更美味呢?」
「能让您开心我也很高兴喔(语气平板)。所以你是怎样越过那座湖的?」
「是雷克西带我穿越湖的喔。比起小船来又快又方便。」
雷克西是让她坐在背上的那只剑齿狼吗?
要是那巨大的身体,让她坐在背上用狗爬式的话,确实会比小船要来得快吧。
是说,雷克西还真是遭到过分的对待……
我回忆起只见过一次的剑齿狼不禁落泪。
「琉顿你还有东西要买吗?」
「嗯,叫我买的东西大概还有两样。」
「这样啊。那我就先去宅邸喽。」
露娜尝著烤串,松开了我的手。
「那我就在宅邸等你喔,哥哥♪感谢你招待的烤串!」
谁是你哥哥啊。
露娜模仿完克莉丝,随后消失在人群当中。
总而言之说起来也许是露娜很可爱,所以让人讨厌不了。这也能称之为人望吗?
我跟露娜分开后,再次确认完叫我买的东西便前去购物了。
然后──那是我这一天最后一次见到露娜的身影。
「我回来了。」
把买好的东西摆进冰箱,跟著我出现在客厅。冰箱是前世里所谓的老旧机型,是在最上方放置冰块,让整个箱子内部冷却。
冰是白雪制造出来的,因此不需要特地出钱买。
「琉特,辛苦你了。抱歉叫你去买东西。」
「我是想调适一下情绪才去的,你用不著在意喔。」
我扫视整个客厅。白雪跟克莉丝正在房里玩著翻转棋。
「露娜她还没来吗?」
「露娜?不,她没来喔。」
「我在小摊子那边遇见她,她跟我说了今天也会来宅邸。」
是在哪里逗留吃东西了吗?
『露娜今天竟然也会来,我好开心。』
「真是太好了呢,克莉丝。」
我摸摸妻子的头,她泛起欣喜的微笑。真的非常可爱。
「啊,好狡猾喔,琉特,也来摸摸我。」
「好好好,我知道了。」
我同样摸摸紧紧抱住我的白雪的头。她的鼻子忙著动来动去嗅我的味道,而后发出感觉很幸福的声音。
「不仅『闻一闻』还让琉特摸摸头,我真是太幸福了。」
『哥哥我也要!』
「噢,交给我吧。」
克莉丝亮出迷你黑板如此主张。
我抱著她们两人坐在沙发上,让她们坐在我的大腿上。
妻子陪侍在左右。重量压在两边大腿上。但我却一点都不觉得重,应该说我甚至希望她们永远坐在我的大腿上。这就是所谓幸福的负担吧。
「…………」
我在不经意间用右手揉起白雪的胸部,用左手掀起克莉丝的裙子触摸大腿。
「琉特你真是个大色狼。」
『天还亮著,哥哥你这样不行喔。』
纵然她们两人提醒我,却看不出有厌恶的模样。当然她们要是真不想要我也会停手。这种程度的话就当成是夫妻之间的肌肤相亲吧。
大致上亲热过后,我找个适当的时机回到了梅亚在等待的工作室里。
──我再次开始集中精神工作时,有人敲响我的房门。
我应声开门看见白雪。还以为是来通知点心时间到,但这次的样子却不太对劲。她流露出不安的神色。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嗯,有点事。丽丝跟席雅小姐现在来了,可是……可以耽误你们俩一点时间吗?」
我跟梅亚面面相觑,感觉到事情非同小可而停下手边的工作。
我们跟在白雪身后走到客厅,只见丽丝带著如病人般苍白的脸色坐在沙发里。席雅像是很担心她因而坐在她隔壁,摩挲著她的背部。
「发生什么事了吗?」
「琉特,你看看这个。」
白雪递给我一封信,纯白的信封上收件人姓名住址什么都没写。信件的内容则是──「克莉丝我就收下了。想要她平安回去的话,就快给我离开艾诺尔」。
除了信件里头还放了金色的长发。
我不禁跟席雅一起望向在安慰丽丝的克莉丝。
「……这怎么回事?要说是恶作剧也太恶劣了。」
克莉丝就在眼前。眼前的她是假货这种可能性完全是零。究其因是今天克莉丝一次都没有离开过家里。假货根本没机会掉包。
看到这封信跟头发,丽丝会觉得不舒服吗?但她的神经应该不可能纤细到那种程度就脸色发白。在我对于掌握的现况感到疑惑不解时,丽丝本人开口说道:
「那头发是露娜的……」
「露娜的?」
「恐怕是对方误以为露娜是克莉丝而绑架了她。」
「咦,什么!」
这件事实在是太过离奇,以致于我发出奇怪的声音。白雪则依序向我说明。
「露娜一如往常溜出城,所以丽丝跟席雅小姐就来宅邸接她,可是我告诉她们今天她还没来。」
「我们来访之际,克莉丝小姐打开放在信箱里的信封之后,发现里头放著刚才的信件跟头发。」
「琉特你买东西回来时说过吧?说在外头有见过露娜。我回想起那件事便突然灵光一闪。我想会不会是露娜被误认成克莉丝,所以遭到绑架了。」
听她这么说我便能理解。克莉丝跟露娜身高确实一样,她的发色是金色,双马尾放下成了一头长发,又跟我感情要好地挽著手一起买东西。分开的时候她还像克莉丝那样叫了我「哥哥」。
明明有说过分开以后要来宅邸玩,但到现在人还没出现。
把状况互相对照以后,发现确实吻合。
丽丝似乎是在听见白雪的话后脸色铁青整个瘫倒,所以才被安排坐在沙发上。
「不过为什么那些人会盯上克莉丝?似乎也不是为了赎金,明明知道长相、姓名,居然还会搞错绑架对象。」
究竟是准备就绪?还是临时起意?我有种不协调的感觉。
「……恐怕是对我们感到不快的高等精灵,叫别人去执行绑架。会盯上克莉丝小姐,则是因为她看起来最容易抓。」
丽丝带著苍白神色指出这点表示理解。
换句话说对我们感到不爽的高等精灵,是为了让我们撒手不管结界石这件事,计画好要绑架看起来最为弱小的克莉丝。绑架犯似乎是只知道她的特徵(金色长发、纤瘦、是我的妻子、个子娇小、称呼我为「哥哥」等等)就动手实行,因此误以为放下头发,用炼坠魔术变装,恰巧容貌相似的露娜是克莉丝而绑架她。明明是公主却没能察觉到,大概是让她睡著以后,就立刻用什么把她包起来搬走的关系吧。
高等精灵居然偏偏绑走高等精灵王国艾诺尔的第三公主露娜•艾诺尔•美美亚!
「怎么办?要向这个国家的士兵报告让他们去找吗?」
「……不,先跟爸爸报告吧。」
丽丝依旧脸色发白地告诉我们。不过那个国王倘若知道「露娜被误当成克莉丝才遭到绑架」的话──
「几乎能够肯定,他会命令琉特先生你们离开国内。」
「说得也是呢……」
身为长女的第一公主菈菈•艾诺尔•美美亚失踪,爱妻据说也卧病在床,在国王对家人的事变得相当敏感之际,露娜遭到绑架。
这跟是否做了坏事无关,想必被当成扫把星的我们会被命令离开国内吧。
「不过已经很接近纪录本里记载的日子了吧?」
「是的,恐怕就快到了。」
纪录本上并没有写明这次结界石毁坏的正确日期时间,只有写大概就是这天了吧。说不定会是今天,也说不定是明天。
其误差大多也就是几天,据闻不会超过一个月。
「……琉特先生、各位,我有事相求。」
脸色铁青坐著不动的丽丝起身。
她的双眼中没有一丝畏惧,只含有充满觉悟的光辉。
「我的祖国跟妹妹──可以请大家务必两边都救吗?」
丽丝用率直的眼神做出了相当不合理的要求。
我忍不住泛起一抹苦笑。
「祖国跟露娜两边都要救啊……丽丝还真会用这么可爱的脸说些不合理的话呢。」
「可、可爱吗?」
丽丝不知为何对我「可爱的脸」这个词语有所反应。整张脸染得通红。
她随即清清喉咙让自己冷静下来接著微笑道。
「要是我所信任的琉特先生……大家的话,我相信能同时拯救我的祖国跟妹妹。」
我对这种讲法没辙。一环顾四周,就看到白雪她们也浮现出浅浅苦笑。
她们的答案似乎也跟我一致。
「我明白了。为了丽丝,拯救重要同伴的祖国跟妹妹缺一不可,我们会竭尽所能。」
「我也会加油喔!」
『我也是,饶不了绑架我重要朋友露娜的人。我要狠狠地惩罚他!』
「敢威胁琉特大人,就该彻底付出代价呀!」
「真的很感谢大家……」
丽丝深深地一鞠躬。然后我们马上把话题移到实务的层面上。
「首先来整理状况吧。」
大家听到我的提议后都点点头。
「关于纪录本记载结界石遭到破坏的日子,尽管不清楚详情,但快的话就是这几天。这点没错吧?」
「是的,正是如此。」
丽丝点点头。
「接下来是关于露娜的事,她真的是遭到绑架了吗?」
「几乎可以肯定了,因为从这头发传来露娜的味道嘛。」
白雪把鼻子凑近头发闻著味道如此斩钉截铁地说。
一等一的闻气味师这么说的话就肯定不会错,这断发应该是露娜的吧。
「既然露娜遭到了绑架……她应该有可能靠自己的力量回来吧?」
「那种想法果然还是太过乐观了。露娜阁下有魔术师的才能,每次都能比包含在下在内的护卫女仆们抢先一步溜出城外。然而绑架者也会监禁她拚命地不让人有机会逃走吧。要期待她自行脱逃,实在是太过苛求了。」
说得也是。席雅说得对。期待她靠自己的力量脱逃毕竟还是太天真了。
「那要是我们依照指示离开这个国家,大家觉得人质会获得释放吗?」
大家面对这个问题陷入一片沉默。无法轻易地说出「会被释放」这句话。
想说接受犯人的要求露娜就会获得释放,那是太天真了。
要是抱持乐观的想法不进行搜索,有可能会面临最糟的可能性。
「那么要是告诉国王露娜遭到绑架的事会怎样?」
「他肯定会命令琉特先生你们离开国内。」
丽丝再次斩钉截铁地说。也就是说──
●纪录本上的X日最近就会到来。
●露娜不可能自行脱逃。理应秘密进行搜索。
●国王肯定会下令叫我们离开国内。
在这种状况下我们该做的事是……我抱胸陷入深思。
「先向国王报告,然后若是他命令我们离开国内,也就只能乖乖从命了吧。现在没道理硬是多浪费时间在反目成仇之上,在结界石毁坏之后要是无法获得他的协助也会很棘手。因此为了以防万一,我把现在完成的一整套PKM交给你。」
『是打算只靠丽丝小姐和席雅小姐去打倒它们吗?』
「这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我委婉地否定了克莉丝的担忧。
「然后关于搜索露娜的事……」
大家的视线集中在我身上。她们的眼神中正诉说著如果是我一定能想办法解决。
倘若一个不好,动用到国家军队说不定会打草惊蛇,让绑架犯们为了封住露娜的口而杀了她。
另外要是什么都不做放著不管,她有可能会被带出国外,再也无法重见天日。
她几乎不可能自行脱逃。能够救出她的唯有掌握住状况的我们。但要怎样只靠少数人查明露娜被监禁的地方?
「……我有唯一一个方法能够查明她所在地的方法。」
「真的吗!」
第一个表现出强烈兴趣的是姊姊丽丝。
「是可能性很高,但并不是绝对行。可是我想大概只有这个方法了……」
我告诉大家自己想到的方法。
「原来如此……说不定那样确实最有可能找出露娜阁下。」
「但目前还不知道会不会真的顺利成功呢。」
席雅表示赞同开口称赞。我则是轻轻带过。
「总之定下了大致上的方针呢。那么首先丽丝先去工作室用圣灵的加护收纳整套装备。席雅你也一起来,我教你使用通用机枪跟PKM的方法。」
丽丝与席雅两人应声。
「白雪、克莉丝跟梅亚为了以防万一,先去打包好行李。由梅亚主导当作保险作的那个麻烦也别忘了。」
「我明白了!请交给我梅亚•多拉桂,琉特大人您的首席徒弟吧!」
我拜托梅亚做事她似乎很高兴的样子,心花怒放地干劲十足。
「那么没有时间了,大家快点开始动作吧。」
大家配合我这句话,为了完成各自的工作开始行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