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金色文字使 被四名勇者波及的独特外挂
  4. 第三卷
  5. 第四章 金色的初生之啼
  6. 繁体版

第四章 金色的初生之啼
2017-06-22 18:32:26

		

缪儿与苏苏一同接近红蜘蛛的巢穴,原本是想确认日色等人目前的状况,但是,当她们屏气凝神从岩石缝隙间窥看结了蛛网的空地时,映入眼帘的,是令人倒抽一口气的光景。
她们看见的那一瞬间,红蜘蛛正张开嘴巴,欲吃下被蛛丝包成茧状的丘村日色。
在缪儿差点挺身大叫的那一刻,一阵刺眼的金色光芒,从日色身上迸射。
缪儿皱著眉,眯起眼睛找寻日色的身影。只见从茧的缝隙间散发出金色的光芒,宛如火焰一般笼罩著整颗蛛丝茧。
瞬间,束缚日色的蛛丝茧燃烧殆尽,恢复自由身的日色头下脚上,径直朝地面坠落。不过,他立刻身手矫健地在半空中翻滚转身,双脚顺利著地。
从外表看来,日色遍体鳞伤,衣服破破烂烂,身上也流了不少血。他那明显疲惫不堪,千疮百孔的身体,不该做得出如此灵敏的动作。
日色依然闭著眼,若无其事迈步前进。接著,他转过身,慢慢睁眼。
如同包覆他身体的金黄光芒,日色眼瞳中也闪现耀眼的金色光辉。只是,他的眼睛并未聚焦,看得出意识尚未清醒。
「日色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日色,缪儿困惑不已。
「缪儿,那是日色……对吧?」
不确定的苏苏寻求缪儿的同意。
「嗯,没错喔。可是,我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日色哥……」
「这样啊……不过看到他……就觉得放心了。」
没错。缪儿也有一样的感觉。从日色身上总能感受到坚强温柔的感觉,就像阳光一样温暖。
相反地,红蜘蛛似乎只感觉到烦躁,发出尖锐的叫声,趴在蛛网上直接朝日色吐出蛛丝。
日色竖起右手食指,包覆在他身体表面的金色光芒,就都集中到指尖了。
瞬间,对准飞来的蛛丝快速写下『燃』字,施放魔法。火焰团团围住蛛丝,红蜘蛛慌忙咬断与自己嘴巴相连的蛛丝,放弃攻击。
缪儿这才首次正面看清红蜘蛛的模样,那狰狞的长相只令她感到恐惧。定睛一看,不仅阿诺鲁德,甚至薇卡都被捉住了,可见得敌人有多强。
照常理推断,日色完全不是这怪物的对手。然而,说不上为什么,缪儿一看到现在的日色就放心了。这种安心感,连红蜘蛛造成的恐惧都能抚平。
趴在蛛网上的红蜘蛛突然用尾部对著日色,对他发射无数球状物。
如雨般降落的球状物陆陆续续孵化为小蜘蛛──迷你蛛纷纷朝日色展开袭击。
看到那些迷你蛛,缪儿与苏苏恶心地缩了缩身子。日色朝天空举起食指,写下『斩』字。
剎那,明明没看到他施放文字魔法,从天而降的迷你蛛们身上却像盖了印章似的,一一浮现金色『斩』字。接著──
啪哩啪哩啪哩啪哩啪哩啪哩啪哩!
惊人的事发生了,迷你蛛的身体全部被斩为两截,扑簌扑簌掉落地面。气绝之后,变成沙子回归大地尘土。
看来,这种迷你蛛并非真正的生物,而是红蜘蛛制造出的傀儡。
「好、好强……」
见到日色瞬间杀光迷你蛛的手法,从不知道他有这种功夫的缪儿心醉地看著他。
「真、真的……好帅……」
苏苏和缪儿似乎有相同的感想。
接下来,日色的食指缓缓指向红蜘蛛。
在『斩』字魔法的威力下,红蜘蛛所有的脚都被斩断,像刚才的迷你蛛一样发出金色光芒后,蛛腿全部从红蜘蛛身上掉落。
红蜘蛛发出令耳膜发疼的尖叫,一定很痛吧。失去支撑的怪物从蛛网朝大地直直坠落。
日色面无表情凝视红蜘蛛痛苦的模样,又一次慢慢挪动食指,写下『治』字并发动魔法。金黄色的光芒再度包覆日色身体,身上的伤转眼痊愈。
当金色的光芒如熄灭的火般从日色身上「唰」的消失时,金色的眼瞳也恢复为原本的黑色……
「……嗯?……咦?」
聚焦的双眼重拾生命力,意识也恢复清醒了。
※
日色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原本不是已经战败,还被红蜘蛛钉在蜘蛛网上吗?
当红蜘蛛靠近时,甚至做好死亡的心理准备了。日色记得的事只到这里为止。
后来脑中似乎响起一个声音──
「那之后的事就完全不记得了……」
原本伤痕累累的身体为什么还能动,而且一点也不会痛。难怪他一时之间会误以为这是梦。
眼前的红蜘蛛失去所有的蛛腿,正在死命扒抓挣扎,怎么会这样。
「到底是谁……?」
日色当然认为这不是自己造成的,因为脑中根本没有这一段记忆。所以,也无怪乎他会断定这是旁人做出的事。
确认周遭,状况几乎和自己昏迷之前一样。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日色哥!」
正当日色带著满心疑惑思考时,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回头一看,是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缪儿。看来,这只是个梦的可能性更高了。
说不定自己其实已经死了,眼前的一切只是成为魂魄的自己最后希望看见的幻觉吧。
然而,下一瞬间,他便听见缪儿脱口而出的一声:「小心!」也看见红蜘蛛口中吐出的蛛丝。
「呜哇!」
在反射动作下避开,尖锐的蛛丝浅浅割破脸颊,鲜血喷溅,脸上传来一阵热辣辣的刺痛。
「这……不是梦?」
摸摸脸颊,凝视实际摸到的一手血迹。
老实说,脑袋还是跟不上现实发生的事。不过,日色决定种种疑惑还是等离开这里之后再考虑吧。
目光紧盯著红蜘蛛。
(不可思议……原本那么害怕的对象,现在看起来却只觉得矮小。)
这是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曾经因恐惧和痛楚而不停颤抖的身体,如今丝毫感受不到负荷,动作也和平常的自己没有两样。
尽管还是不明白到底身上发生什么事,但是日色莫名这么相信:
「我绝对不会──────输给你!」
直到现在才都猛然发现,右手食指的指尖正在发热。不经意低头一看──
『爆炎』。
情不自禁睁大了眼睛。那里竟已写著这两个散发蓝光的文字,而且直觉告诉日色,只要用这两个字,就能战胜那家伙。
日色将文字维持在指尖,朝红蜘蛛走去。红蜘蛛已无法行动,但仍能口吐蛛丝。
它的攻击目标虽然是日色,却怎么也捕捉不到不知何时已恢复体力的他。
「到此为止算你厉害!不过,谁说低等级的冒险者打不过S级的怪物!这般常识,现在就──」
日色纵身跳高,指尖有如枪口般对准红蜘蛛。
「看我如何颠覆它吧!炸裂燃烧!《文字魔法》!」
从日色手中发射的『爆炎』二字准确命中红蜘蛛的身躯,随之而来的,是与刚才薇卡的《火群》不相上下的爆炸威力,对红蜘蛛发动袭击。
爆炸后,红莲般的火焰烧灼大地。相较之下,日色先前使出的『爆』字魔法只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惊人的爆炸气流,再次将日色的身体轰得撞上岩壁。不过,就算撞痛了身体,也痛得高兴。
因为,日色清楚看见红蜘蛛炸成碎片的残骸在眼前燃烧。
用力吐了一口气,朝天空握拳高举,吼出平时的他绝对不会说出口的话。
「我们赢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错,这不是日色一个人获得的胜利。给予致命一击的固然是他,但是毫无疑问的,这胜利也绝对是拜奋战不懈的阿诺鲁德与薇卡所赐。
虽然还没厘清过程中自己身上发生的奇妙现象,总之,日色一行人确实成功讨伐了怪物。
日色『爆炎』的余波将巨大蛛网震得支离破碎,不过并未伤及阿诺鲁德与其他人。讽刺的是,这是因为他们身上有层层缠绕的蛛丝茧保护。
日色与缪儿及苏苏一起上前将众人从蛛网上卸下,解开束缚身体的蛛丝。
「爸爸!」
苏苏哭得脸都花了,紧紧拥抱清醒的马克斯。这一路上她果然只是强装勇敢,属于孩子的脆弱情感这时终于爆发。
阿诺鲁德问日色是怎么打倒红蜘蛛的,日色只能回答「靠魔法」。毕竟,真的是靠魔法打倒的啊。
尽管对这个答案不甚满意,既然众人平安无事,阿诺鲁德还是高兴地接受了。
马克斯与其他熊人向日色一行人道谢,也表达想做些什么回报,不过,为了让村人放心,阿诺鲁德提议还是先回村子吧。
最重要的是,缪儿带来萝素即将临盆的消息,众人于是决定,当务之急还是先赶回村中。
在战斗中昏迷的羽丸,也由薇卡出面拜托日色治愈了。
战斗中,好几个装花蜜的罐子破了,幸好完整的罐子里剩下的花蜜份量足够,熊人们赶紧背起罐子,返回村庄。
途中,缪儿问日色。
「那、那个,日色哥……日色哥你会发出金色火焰啊?」
「……啊?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会这种事?」
「咦?可是……那个……」
缪儿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咦?是我看错了……吗?不对啊,平常都是蓝色,只有那时是金色……应该没错吧……咦?」见她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日色有些狐疑,但也不再追问,自顾自地往前走。
「日色,抱歉,没能保护你。」
这次靠过来的是薇卡。她一定认为是自己力有未逮,才会造成日色与阿诺鲁德身陷险境,脸上写满了沮丧。
「你别误会了,天线女。」
「咦?」
「我又没说希望被你保护。」
「…………」
「所以,别再对我说那种话。」
「哪种话……?」
日色脑中还清楚残留薇卡那句「对不起……」。重点不是道歉,平时薇卡还不是经常道歉。问题是,在那种状况下,这是日色最不想听见的一句话。
这句话──────他再也不想听到第二次。
「总之就是这样啦。」
「……嗯,那我知道了。小薇以后会变得更强,下次一定会好好保护日色。」
「不、不是这样,你听不懂人话吗?我又不是要拜托你保护……」
「我会努力的,看著吧,日色。」
对上薇卡那双闪著晶亮光芒,真挚望向日色的清澈眼眸,日色只能抓抓头,叹口气说:
「……随便你啦。」
反正不管说什么都没用吧。薇卡高兴地笑了,斗志十足对羽丸说:「看我的,羽丸!」羽丸也发出「啊呜!」的吠声回应。
回到村庄时,全村的人都出来迎接他们。因为听闻萝素即将临盆,马克斯十万火急赶回家中。
日色等人也很担心,向村人打了招呼后,跟著赶回马克斯家。听来帮忙助产的女性村人说萝素就快生了,不只马克斯紧张,不知为何连阿诺鲁德都跟著坐立不安起来。
「爸爸真是的,冷静一点啦!」
「可、可是苏苏!她们把我赶出来,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啊!」
女人们要男人在外面等,把他们都赶出屋外。在熊人的世界里,产房是神圣的地方,在生产结束之前,男人全部禁止入内。
「吼,这又不是第一次了!你振作点!」
「唔……」
苏苏出乎意料地沉著能干,明明是个小女孩,却表现得远比父亲勇敢可靠。
「对、对啊马克斯,你、你已经为人父了,稳重一点可以吗。」
「你、你还敢说我,自己还不是在发抖!」
「有、有什么办法嘛!这是我第一次参与生产过程,当然会紧张啊!」
「我还不是会紧张,混蛋!」
这些大人果然很没用。此时,屋内传出叫喊声,是萝素痛苦难耐的叫声。
凄厉的叫声教人忍不住想摀住耳朵,日色不由得皱起眉头。仔细一看,村人们都担心地聚集在屋外,祈求萝素平安生产。
「加油啊!萝素!有我在!」
马克斯全力吶喊,希望萝素获得激励,然而,只听见她愈叫愈凄厉的声音。日色情不自禁倒抽了一口气,从没想过生产是这么吓人的事。
缪儿和苏苏都获准进入家中,帮忙准备热水和乾净的毛巾。薇卡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一会儿抓住日色的身体,一会抱起羽丸,怎么也镇定不下来。
看来,她也很不擅长应付这种状况。时间不断流逝,到现在还只听得见萝素的叫声。即使站在屋外,也能感觉屋内女人们手忙脚乱的动作。
(没想到……生产这么惊人……)
这也是日色初次目睹这样的场景。萝素不断尖叫,好像这段时间永远都过不完似的,真令人难以置信。不,事实上时间只过了一小时左右,只是对她来说,感觉一定像永远没完没了吧。
在男人从未体验过的痛楚中,一条新生命诞生在这个世界。只有母亲能够办到这件事。男人……父亲能做的,只有不断祈祷母子均安。
一如现在马克斯做的。他跪在地上,双手合十,不停祈祷。阿诺鲁德也和好友马克斯一样祈祷著。环顾四周,所有村民皆是如此。
在这么多人的期待中,即将诞生的新生命,日色愈来愈想亲眼见到他了。
此时,一瞬的寂静降临────
………………哇啊……哇啊啊啊啊啊────!
家中传出元气十足的初生之啼。听见这声音的那一刻,村人们欢声雷动。
「喔、喔喔喔喔!呜哈哈!喂,马克斯!马克斯啊!太好了!萝素办到了!」
「对、对啊……对啊!」
微微发愣的马克斯似乎终于感受现实,流著眼泪与阿诺鲁德拥抱在一起。
「太好了啊啊啊啊啊!」
看著激动大喊的阿诺鲁德与马克斯,日色无奈地耸耸肩。同时也发现,自己的肩膀绷得很紧。
手心渗出淡淡一层汗水。是啊,日色也为这孩子的平安出生而松了一口气。薇卡也是,正安心地发出「呼~」的叹息。
过了一会儿,苏苏和缪儿出来了。苏苏纤细的臂弯里,刚诞生的新生命正发出沉稳的鼾声。缪儿怀里则抱著熟睡的贝儿。
「爸爸!生了!是个男孩!」
「喔喔~!是吗!让我抱抱他!」
马克斯接过婴儿,宽大的脸庞上一副陶醉的表情。
「唔喔~怎么这么可爱~这样啊~是个男孩啊~」
一定很高兴吧。看他笑得合不拢嘴,苏苏都受不了了。
「哎呀~连我都想要生个小孩了。」
「怎么觉得这话由大叔你说起来就很猥亵。」
「为什么啊!」
那或许只是阿诺鲁德单纯的感想,可是真的有点觉得「恶心!」的日色很快地吐了槽。
日色并不特别想要孩子,只是看到刚出生的婴儿,也不免深深感动。婴儿有红通通的皮肤,小手惊人地舞动著。
那样的小手长大之后就会变成这样呢,日色看著自己的手感叹。在众人祝福中来到这个世界,这个孩子今后会过著什么样的人生呢。
可能的话,希望他不要轻易死去。日色脑中浮现借宿马克斯家第一个夜晚时的萝素,内心模糊地这么想。
看到日色凝视著小婴儿,突然沉默下来的模样,似乎令阿诺鲁德感到不可思议:
「什么啊~我看你果然也想要小孩对吧?老实承认啦!」
「……呼,真羡慕大叔你总是这么无忧无虑。」
「这、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我说的那个意思啊。」
「可恶……你这家伙还是这么教人火大……!」
这两人的对话令缪儿叹了口气,耸耸肩,一边探头看著小婴儿一边说:
「你好啊,小婴儿!」
村人毫不吝惜地对刚降临这世界的小生命送上温暖的掌声。
「你辛苦了,萝素。」
「老公……你能平安回来,真是太好了。」
马克斯终于获准进入家门,立刻奔向萝素身边,温柔地握住她的手。看来,母体的健康无虞,只是因为刚生产而使得体力显著下降,相信很快就会恢复。
萝素眼角瞥见日色等人。
「抱歉……我以这副模样见客了……可是,谢谢各位。」
「别客气!是说,我几乎什么力都没出啦!」
阿诺鲁德满怀歉意,苦笑著说。
「这倒是,大叔就是很快被怪物抓住而已。」
「喂,我说你啊日色,这时不是应该替我说两句才对吗……不过,这次真的还是多亏你了。」
「…………」
「厉害的人果然就是厉害呢。」
不,日色无法坦然接受这句赞美。因为自己……曾一度放弃。
再说,之所以能打倒怪物,也是因为敌人在莫名其妙的状况下变弱,而自己则不知为何恢复了体力的缘故。还有,第一次使用的那两个字的力量……
如果没有那些,恐怕就无法像这样见证一个新生命的诞生了吧。一切都是命运巧合,他是这么想的。
「小薇,也谢谢你。你和日色一起打倒了那家伙对吧?」
「不,小薇失败了。」
「咦?」
「小薇没能回应日色的期待。打倒那家伙的,是日色喔。」
「真、真的吗?可是日色的等级比我还低……」
「是真的,大叔!」
回答阿诺鲁德的是缪儿。
「我和苏苏亲眼看见了,看见日色哥打倒红蜘蛛那一刻!」
「对对对,日色超~帅的!」
听见苏苏也满口赞美,阿诺鲁德脸颊抽搐,喃喃低语:「真的假的……」不只是他,马克斯也有相同反应。
「一个人打倒那家伙……敢问这位小哥是何方神圣?」
「我没有回答你的义务吧。」
日色一如往常闭上眼睛抱著手臂,一副桀傲不逊的态度。
「不、不好意思啦马克斯,这家伙就是这副德性。」
「喔、喔,没事,他救了我们,我唯有感谢。谢谢你,你叫日色对吗?」
「别在意,我只是想吃蜂蜜点心罢了。」
「啥?」
不知道日色个性的马克斯、苏苏和萝素都傻眼了。这时,阿诺鲁德才简短说明了日色究竟为了什么战斗。
「竟、竟然会有这种蠢事……为了这个原因赌命……?」
「什么叫蠢事啊?那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事。」
感觉自己的嗜好遭到马克斯否定,日色有些不悦。
这次的敌人的确有些不妙,但是和红蜘蛛作战的动力,终究还是来自对蜂蜜点心的渴望。
不过,这次毕竟学到了教训。日色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更谨慎判断离去的时机。自己还有许多想做的事,可不能这么早死。
(我要变得更强大,目标未必是天线女,但是一定要强得足够轻松跨越任何障碍。)
从这次的经验当中,真的学到很多。话说回来,日色打从心底认为活下来真好。
「好、好吧,这世界上也是有奇怪的兽人嘛。只是辛苦缪儿了,有这样的哥哥。」
「咦?日色哥?不,日色哥是……」
「喂,缪儿。」
阿诺鲁德当场制止缪儿继续发言。接著低声吩咐「就当你们是兄妹吧」。被他这么一说,缪儿这才惊觉现在日色的外表和自己一模一样,赶紧对马克斯挤出笑容:
「啊,对、对啦!日色哥是我的哥哥。」
「唔嗯~可是缪儿都直接叫日色的名字吗?」
「呃……这、这个……」
苏苏的追根究柢,逼得缪儿狼狈不堪。
「是我要她这么叫的。」
「喔,原来是这样啊。日色你果然很奇怪呢!」
日色暗忖,幸好苏苏是个单纯的女孩。缪儿也松了一口气。
「总之,不管怎么说,真是太感谢你们了!」
「谢谢!」
「谢谢大家!」
马克斯、萝素及苏苏轮流道谢。接著,马克斯咧嘴一笑:
「今天就请大家好好休息吧,明天会动员全村举行宴会!当然,为了感谢各位的鼎力相助,请务必来参加!」
一听到宴会,日色耳朵一动。
「喂,到时候会有蜂蜜点心吃吗?」
「嘿嘿,交给我吧!保证让你享用到新鲜《哈尼糖浆》做的最高级蜂蜜点心!」
听到这句话,日色觉得一切都值得了。同时,也等不及明天的到来。薇卡跟著一边嚷著「好期待啊」,尾巴一边摇个不停。
※
隔天,『熊人族』住的【多加姆】村中响起充满节奏感的太鼓声。宴会在村长的提议下举行,也是特地为拯救了村人的日色一行所举办的活动。
村子中心搭起木制舞台,上面有敲击太鼓的人,以及几个配合鼓声跳舞的年轻女孩,还有一些吹著木制笛子的演奏者。
舞台周围准备了一样是木制的桌子和椅子,桌上摆满各式各样的佳肴。
看到轻盈舞动的女子,阿诺鲁德就兴奋起来了,日色则尽情享受桌上以肉类为主的料理,把肚子吃得沉甸甸的,不是普通的饱。
话说回来,这些食物味道都烹调得不错,也吃得到各种丰盛的美味。
拯救村庄危机的日色,无论走到哪都受到瞩目。不断有人向他道谢,说真的实在觉得有点烦。
然而,由于端出的料理比想像中美味,他也只好无奈地留下来,继续品尝。
这时,一手拿著酒杯的阿诺鲁德正好遇见马克斯。
「对了,现在说这个好像有点迟,原来你没事了啊,阿诺鲁德。」
马克斯一边仰头喝酒,一边这么说。
「什么意思?」
「我先前听到风声,说有个和你很像的兽人被人类当成了奴隶。那应该真的是你吧……你的耳朵该不会就是当时被怎么了吧?」
「……是啊。」
马克斯一眼就察觉阿诺鲁德已经失去曾经拥有的耳朵,加上想起过去听闻的奴隶一事,直觉判断那就是阿诺鲁德没错。
「我想你大概遇到很多痛苦的遭遇。人类真的太过分了。」
马克斯说这话时的语气,虽然不至于愤怒到忘我的地步,但也听得出蕴含的怒意。看到他如此为自己生气,阿诺鲁德又是欣慰,又有点难为情。
「我的确不想再回到那段日子了。再说,我现在过得很幸福喔,马克斯。」
「阿诺鲁德……」
「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成为自己一直想当的厨师,现在又有了女儿。」
「咦?喂喂,女儿……谁啊?」
「缪儿啊。」
「你说什么!」
「等、等一下啦,别这么大声……啊~耳朵痛死了。」
阿诺鲁德耳朵痛得脸都皱起来了。
「原、原来你也有女儿啊……不过,她应该是像妈妈吧?是说,你怎不介绍一下尊夫人。」
「啊~不是的,马克斯。缪儿虽然是我女儿,但没有血缘关系。」
「咦?是这样啊?」
「对啊,朋友将女儿托付给我照顾。」
阿诺鲁德露出寂寞的眼神,望向远方。看到他这副表情,马克斯将杯中的酒一口气灌入喉咙,轻声叹了口气。
「…………看来你真的经历了不少事。」
「是啊……真的是不少呢。」
一时之间,两人陷入沉默。马克斯并未无礼地深入追究太多。阿诺鲁德就是喜欢马克斯这样的个性。
「这么说来,日色也是收养的喽?他是缪儿的大哥吧?」
阿诺鲁德吓得几乎听见心跳的声音。这么说来,又忘了日色现在正藉由『化』字魔法变成兽人,而且还拥有一头和缪儿相同的银白发色。
若照自己刚才所说,日色也变成受朋友之托的孤儿了。
「呃……啊,对啦!那家伙是缪儿的大哥没错,最近才找到的!」
「嗯?这么说来他们曾被拆散……?」
「没错没错没错!后来我们听到关于日色的情报,到处找他,最近终于经历了感动的重逢呢!」
「原来是这么回事,从那之后你们就一起旅行了?」
「啊哈哈!正如你所说!」
阿诺鲁德感觉得到背上冷汗直流。
(抱、抱歉啊马克斯,要是对你坦承,我会被骂的。)
要是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说出真相,一定会遭到日色严惩。阿诺鲁德深知这一点,怎么也不能说出实话。
更何况,纵使熊人是性情温厚的种族,也很难告诉他们其实日色是人类,薇卡是人类与兽人的混血儿。只要有任何差池,现在这欢乐的气氛可能瞬间就会破坏,让众人陷入尴尬之中。
「话说回来,那家伙真强啊。从来没听说有人能单独撂倒红蜘蛛的啊。」
「喔,是啊,那家伙啊……在各方面都超越规格。」
真的是各方面啊。阿诺鲁德在心中偷偷嘟哝。
「一定有什么理由让他变强了吧,明明还这么年轻。」
「是、是啊。」
「而且,他一定也是《变装术》的高手吧?」
「啊,啊哈哈……对、对啊。」
总不能说他用的是魔法吧。兽人不会使用魔法,要说明他为何使用魔法又太麻烦了。
「好了,我也不再多问。你们是村子的恩人,好好享受吧。」
「好的,谢谢你啊,马克斯。」
※
「喂,小不点,不要挑嘴。」
日色纠正身边正挑掉青豆等豆类食物的缪儿。
「咦……可是……」
「如果不喜欢光吃那个,可以这样。」
用放在一旁的肉夹起豆类,外面再用蔬菜包起来。
「拿去,吃吧!」
「咦……是,好的。」
拿给缪儿之后,她似乎还有一点抗拒,抬起眼睛凝视日色,意思是:「真的要吃吗?」
于是日色出言要胁「不吃就硬塞进去」,缪儿只好抱持觉悟,一口咬下。
紧闭双眼,半是自暴自弃咬了几口,缪儿忽然歪著头,发出「咦?」的惊叹。
「那种讨厌的口感……不见了?」
日色的矫正偏食大作战似乎成功了。或许有人真的不喜欢咬下豆子时,那种把豆子内部挤压出来的口感,日色倒是觉得那才是好吃的地方。
「反正讨厌吃豆子的理由,多半不是口感就是气味。既然如此,只要花点心思就能解决了。这种肉的味道强烈,再加上外层蔬菜清脆结实,不管配肉或配你讨厌的豆子都很适合。」
「好、好厉害喔,简直就像大叔一样。」
才刚说完这句话,缪儿的头就被日色轻轻戳了一下。
「啊呜?」
「谁要跟那个萝莉控一样啊。」
不高兴地皱著眉头,日色将一道又一道的料理放进口中。
那些食物进了这纤瘦的身体之后,到底都跑到哪里去了呢?缪儿一边这么心想,一边匪夷所思地望著日色。
「如果我有哥哥……就是这种感觉吧?」
「嗯?你说什么?」
「啊,没事!什么都没有!」
「是吗?」
明明听见她说了什么,既然她都否认了,大概是自己听错了吧。缪儿羞红了脸,按照日色教的方法吃起豆子来。
看到这一幕,阿诺鲁德望向日色的目光,简直像是能将人杀死的箭。日色并非没有发现,反正又是那个傻爸爸的溺爱之情爆发了吧,当作没看见就好了。
阿诺鲁德就算了,日色与缪儿之间的互动,看在周遭其他人眼中,一定就像一对真正的兄妹吧。原本还担心会被识破,不料两人演起兄妹来,还挺像一回事。
吃著吃著,原先舞台上穿著宽松服装跳舞的女性下台了,接著上台的是穿著较为暴露的另外几位女性。她们要跳的似乎是不一样的舞。
太鼓敲击的声音也改变了,曲调变得更为激昂。舞娘们配合乐曲优雅地舞动身躯。
「哇~好美的人喔~好会跳舞~」
缪儿用力拍手,痴迷地看著舞台上的舞娘。不过,她身边的日色还是以吃喝为优先,埋首于眼前的食物堆中。只有嘴里塞了不少食物时,趁吞下肚消化时的空档,才会抬起头来观赏舞蹈。
(嘿~熊人也有瘦子啊。)
得出这种非常没礼貌的感想后,眼睛再次盯上食物。这时,阿诺鲁德色迷迷望著舞娘的模样,不经意映入缪儿眼帘。
「吼~真是太难看了。」
缪儿觉得一阵丢脸,发现自己的父亲喜孜孜地看著不认识的女人时,大概就是这种心情了。
「我去提醒他一下!」
说著,缪儿跑向阿诺鲁德。日色则继续大快朵颐,同时仰望天空。
不久,缪儿回来了。阿诺鲁德大概被她狠狠训了一顿,正垂头丧气地接受马克斯的安慰。
「对了,天线女呢?」
「咦?小薇在那边啊。」
缪儿指著一张桌子,薇卡就坐在那里,以惊人的速度铲平桌上的料理。和羽丸一起。
她的食欲还是一样惊人哪。准备餐点的女性忍不住发出惊呼,不断为她端上新的食物。日色在心中暗自对那位村人献上同情。
这时,舞台上的乐曲又有了变化。这次上台的,只有一个身材娇小的少女。
「咦?不会吧……那是苏苏?」
「唔、啊?」
日色嘴里塞满了肉,视线转向舞台。苏苏身上穿著用亮晶晶的石头串成的服装,在光线照射下,闪闪发光的她就像个大明星。
舞步虽然稚嫩,依然有其华丽夺目之处。听村人说,萝素是村子里最厉害的舞娘。
继承了她基因的苏苏,果然也有跳舞的才华,踩著华丽的舞步,即使只是个小小的舞台,也能让自己看来气宇非凡。
她自己似乎也非常享受舞蹈的节奏。
就这样,转眼跳完了一曲,苏苏走下舞台,朝日色的方向直奔。
「日色!你觉得我怎么样?」
「啊?什么事?」
「吼~当然是指我跳的舞啊~」
「你是要我讲评吗?」
「咦?嗯~不用想得这么复杂啦,我只是觉得自己应该跳得不错吧?」
「你是指这个啊,嗯,不错啊。」
「咦?真、真的吗?」
苏苏隔著桌子凑上前来。
「对啊,至少以你的年纪来说,算是很不简单。」
「啊,耶嘿嘿~我被称赞了~」
高兴地绽放笑容,苏苏当场转起圈圈。接著,她发现了一旁的马克斯。
「爸爸~!日色称赞我了喔~」
苏苏跑去向父亲报告。日色忙著将料理送进口中,感觉一道视线朝自己射来。
「……怎么啦,小不点?」
这么问了缪儿,她却微微嘟起嘴说﹕「什么事都没有!」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到底是怎样啊……?)
日色开始有些坐立难安。
「这是《酥炸蜂浆》,这是《蜂蜜塔》,还有《蜜三角》和《蜜汤》!」
马克斯指著桌上的蜂蜜点心,告诉他们每种点心的名称。每一种都是前所未见的点心,缪儿的情绪沸腾到了最高点。
小女生果然喜欢这类点心啊,这么一想,才发现连阿诺鲁德都吞著口水紧盯这些宛如宝石般闪闪发光的蜂蜜点心。薇卡就不用说了,口水照例流得像瀑布似的。
这些都是马克斯用昨天采收的蜂蜜《哈尼糖浆》准备的各种蜂蜜点心。
「啊姆。」
「不对,你为什么已经开始吃了!」
日色早已忍不住大口大口吃了起来,根本没空理会阿诺鲁德的吐槽。于是,其他人也不甘示弱,赶紧开动。
《酥炸蜂浆》是把铺成薄薄一层的蜂蜜放入锅中油炸制成的点心。崭新的口感只能以惊人来形容,外侧酥脆,一口咬下却又从里面流出浓稠的蜂蜜。
这真是最简单又好吃的一道点心了。带点咸味,甜度也不会太过,阿诺鲁德赞不绝口,直呼会是最好的下酒菜。
《蜂蜜塔》则是在塔皮上淋满蜂蜜制成的点心。松软的塔皮配上带有花香的甘甜蜂蜜,形成优雅高级的滋味。缪儿似乎最喜欢这一道,从她陶醉的表情就看得出来了。
《蜜三角》是先将制作披萨的饼皮分成三等分,分别涂上《黑蜜》、《红蜜》与《白蜜》,再放上各种水果。薇卡和羽丸最中意这带有三种丰盈香味,口感扎实饱足的一道点心,心无旁鹜吃得津津有味。
《蜜汤》的作法就像红豆汤圆,在红豆汤里加入口感Q弹的糯米汤圆,汤圆中又包有蜂蜜,一口咬下去,浓稠的蜂蜜立现踪影。这道由红豆与蜂蜜共同呈现的美味点心,在三者之中获得日色的最高评价。
四人一兽尽情徜徉于美食飨宴之中。
(不愧是赌上性命换来的……啊啊,真美味。)
日色现在的感觉就像身处乐园,彷佛昨天的死斗只是个不真实的谎言。这就是为什么他总无法停止寻求美食的原因啊。这份感动是会上瘾的。
这个瞬间,日色再次认知到,今后他仍会为了美食而奋斗到濒临极限。
「哈哈哈!很好吃吧!」
马克斯心满意足笑著问日色等人。
「是啊,很好吃。只是有件事我很好奇,这《黑蜜》、《红蜜》和《白蜜》,分别是什么特别的蜂蜜吗?总觉得味道好像在哪里闻过……」
日色拿起《蜜三角》嗅闻,香气虽然很熟悉,却又想不出到底是什么。
「这个啊,是用【多加姆花园】里的花磨碎作成的花蜜喔。」
「喔~」
「黑色的是《黑鸢尾花》,红色的是《红鸢尾花》,白色的是《白鸢尾花》。」
原来如此,难怪一样都是蜂蜜,颜色却不相同,香气也各自迥异。
「顺便告诉你们,用这种《白蜜》加工制成的,就是《蜜糖》!」
「《蜜糖》?你是说那个MP回复药?」
「对,最早是用《白鸢尾花》和蜂蜜混合,后来经过改良制造后,成为世界上流通使用的回复药。」
没想到,原来【多加姆】这个村子对世界还有这么大的贡献。
「好啰,我要回有爱妻与孩子等待的家去,各位尽情享受飨宴吧!」
马克斯向阿诺鲁德等人打过招呼后就回家了,贝儿也跟在他身后。
从他脸上的表情即可得知,现在的马克斯有多么幸福。日色的幸福虽然和他性质不同,但也沉溺在眼前大量甜点带来的幸福感中,一如马克斯所言,尽情享受这场盛宴。
宴会隔天,日色一行人前往马克斯家,准备重新踏上旅程。
马克斯一家虽然希望他们能在村子里再住上一段时间,阿诺鲁德却表示还有其他必须去的地方,只能婉拒马可斯的好意。
至于日色,在充分享用过蜂蜜点心后,他来【多加姆】的目的已经达成,因此也赞成阿诺鲁德的决定。
马克斯一家在遗憾之余,为了聊表心意,为众人准备了一种叫作「莱匹克」的怪物。
这种怪物全身长满白色蓬松的羽毛,能在地面奔跑移动,是一种翅膀已退化的鸟类。体型巨大,可供一个大人骑在背上兜风。
村中正好还有三只莱匹克,便全数借给了日色一行人,好让他们骑著前往目的地。如此一来,就不须在辽阔的兽人界辛苦跋涉了,真是一份贴心的礼物。
借给日色的是额上有上弦月胎记的莱匹克,阿诺鲁德与缪儿、薇卡与羽丸则分别骑乘另外两只。
熊人全村出动,前来送他们启程。唯有萝素因为身体的缘故不方便行动,在离开马克斯家时,已经先好好打过招呼了。
「还是好舍不得呀。」
「别这么说,马克斯,我们很快就会再来拜访的!」
「真的吗?那就等你们啰,赶快来啊~」
「哈哈哈,好啦。」
这时,缪儿对阿诺鲁德说:
「可是大叔,要办的事真的都办好了吗?」
「是啊,来这里就是为了那些蜂蜜,你看,这不是获得许多了吗~」
阿诺鲁德出示手中的袋子,里面放的是装在瓶子里的蜂蜜。虽然不知道阿诺鲁德为何需要这么多蜂蜜,反正日色也不感兴趣,没有问他。
看到阿诺鲁德他们已骑上莱匹克,日色也正要跨上去时──
「等一下,日色!」
苏苏气喘吁吁跑了过来。日色不明就里地看著她。
「日色,耳朵借我一下。」
不只日色,所有人都疑惑地望向苏苏。
「快点快点!」
无可奈何的日色,只好蹲低身子──────
──────────啾!
温热的触感印在脸颊上。
「什么?」
惊呼失声的人是马克斯。日色当然也惊慌失措跳开,眉头一皱:
「你想做什么啊?」
这么一质问,苏苏便吐出舌头笑了:
「答谢你啊!再见啰,金光闪闪的日色!」
「啊?金光闪闪?」
日色一头雾水,心想再待下去只会更麻烦,便迅速翻身骑上莱匹克。
苏苏说的金光闪闪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不过,看到马克斯脸颊不断抽动的模样,日色决定还是赶紧离开。
「再见啰~!」
「喂,苏苏!你做了什么!」
「有什么关系~!只是答谢他罢了~!」
不能对救命恩人发火的马克斯,为了消除无处发泄的怨气,只好无奈地朝天空大喊:「女儿不会交给你的!」
看到这样的马克斯,村人们只能苦笑以对,有的挥手,有的鞠躬目送日色一行人,直到看不见他们的背影为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