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4. 短篇
  5. 你与我的勿忘草
  6. 繁体版

你与我的勿忘草
2017-06-22 18:51:22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prince大爱初音
今天的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依旧一片祥和。我跟往常一样,从阴影处注视着心爱的人。
「呀啊啊啊啊——!?你要冷静,白猫!好好交流就能相互理解!」
「给我站住!今天绝饶不了你!」
像这样远远守望那个人是我这些天的小小日课。只要视线随着那个人游移,我就能欣然微笑。
「呀啊,好险!等,别发射【闪电伏特】了!那是有原因的,不得已而为之!」
「在监督小测试时,往眼皮上画眼珠子打瞌睡还有哪门子原因!?」
那个人虽有些不良倾向,但如今看起来却是那么的惹人怜爱。是那个人不可或缺的魅力之一。
「其实呢…….昨晚跟瑟莉卡彻夜玩战术盘了!所以没怎么睡!」
「完全是自作自受吧!」
想来,与那个人的邂逅,契机是作为朋友被邀请参加“传说中的授课”。
当时的事情如今还历历在目。
那个“传说中的授课”的确名副其实,精彩绝伦…….让至今为止为了魔术师的升格而学习的我恍然大悟…….更重要的是…我遇到了那个人。
「哼…顺便一提,昨晚的比分是〇胜二百二十三败。好想哭」
「输的有够彻底的!?话说怎么做才能输得这样惨啊!?」
自那以来,每每想起那个人心脏便高鸣不已,充满了幸福感……同时也微微的刺痛,烦闷。我…….对那个人一见钟情了。
「对了白猫,你仔细听我说!瑟莉卡那家伙太无情了!?说什么赌博就是赌博,将我那微薄的薪水狠心地夺走了!拜她所赐,害得我在下个月之前又得煎熬了!不觉得很过分吗!?」
「你傻啊,知道赢不了还赌!?战术盘靠的可不是运气!?」
「哼……我有种预感……那种情况下要是退却的话……我就再也无法振作起来了……」
「比起这个,你倒是给我认清现实!」
总有一天要跟那个人告白。若能成功的话……希望能够一生陪在那个人身边。如果是为了那个人,哪怕舍弃这条命也在所不惜。
但是,那个家伙…….一直围着那个心爱之人转。
「所,所以那个,白猫……借我钱……」
「【差·劲】——!」
「呀啊啊啊啊啊阿啊——!」
每次看着那个人时,那家伙总是阴魂不散。
那家伙以为自己是什么鸟,明明不是恋人却老粘着那个心爱之人…….这样下去,那个人会被那家伙夺走的?这样一想,心急如焚的焦躁支配了我全身。
(不可饶恕……!这种事我决不允许…….!)
与其让他夺走那个心爱之人,不如干脆——
一切都是为了爱。(小P:你很怠懒呢!)
此时,少女为了自私自利的爱,将灵魂出卖给了恶魔——
某一天。
午休时间即将结束。
格伦在魔术学院本馆校舍的屋顶上呈‘大’字躺着,边享受着日光浴,边喃喃自语。
「好平静…….真希望这美好的时光能够永远持续下去……」
呼哇,格伦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就在这时。
『呀啊啊啊啊啊——!?』
校舍某处传来女学生的悲鸣。从喉咙深处挤出的恐惧和混乱,即便远在这里也能清晰地感受到。
「我就知道,不该乱立Flag的!」
格伦起身奔跑。钻过屋顶上的小出口,冲下楼梯,快速穿过走廊——
(悲鸣传来的方向是那边吧!?)
一看,女学生们不知为何聚在一起吵闹个不停,格伦猛然冲向那个房间。
然后,挤开杵在门口的女学生们——
「发生什么事了!?」
进入房间一瞧。
「白,白猫……?」
「不,不要过来——!离我远点!?」
似乎正在更衣……半裸的希丝缇娜缩在房间的角落瑟瑟发抖,哭喊着。(小P:瑟瑟发抖——希丝缇娜限定,233)
「这,这是哪里!?你,你又是谁!?」
「老,老师!?求求你帮帮希丝缇!」
同样半裸的露米娅泫然欲泣地央求着格伦。
「露米娅,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我也不清楚!我们为了下节课换衣服的时候,希丝缇突然说些莫名其妙的话陷入了混乱…….!」
「希丝缇娜打开那个衣橱之后突然就变得奇怪了」
只穿一条小内内,完全光溜溜的莉艾尔指着某个衣橱。
「衣橱……?」
格伦看向希丝缇娜的衣橱。
「那,那是……!?」
格伦惊愕地凝视着衣柜中不自然放置的草。
「勿忘草……这是之前老师在课上说的那个?」
「嗯。总之先安抚一下白猫的情绪……」
格伦举起双手,缓缓靠近缩在房间角落的希丝缇娜。(小P:嘿嘿嘿,小妹妹别怕,叔叔我来安慰你)
「呀……别,别过来……!?」
平时的活泼希丝缇娜完全不见踪影。现在是一只被丢在野外,害怕得瑟瑟发抖的小猫咪。
「别怕,我是你的同伴」
宛如接触初次见面的小孩子般温柔态度的格伦。
「这,这种事我不知道……因为我根本不认识你…」
「哈哈哈,是嘛。那么……」
「呀……!?」
格伦微笑着将左手伸向希丝缇娜……希丝缇娜更加害怕了……
嘭!格伦伸出的左手突然开出了一束鲜花。
「……欸?」
「请接受我的诚意,公主殿下。这是亲近的证明」
格伦笑眯眯的将花束递给希丝缇娜。
希丝缇娜不禁眨巴着眼睛,收下花束。
「……放心吧,这里没人会害你。就算有……我也会保护你的……请相信我好吗?」
「…………」
希丝缇娜一时呆呆的来回看着手中的花束和露出温柔微笑的格伦……
接着半信半疑地点头。
「呼……总算冷静下来了……」
「老师……希丝缇她……?」
露米娅哀伤地低下头。恐怕是被希丝缇娜说了「你是谁?」之类的话,受打击了吧。
「我明白你的心情,总之先带她去医务室…….」
就在这时。
格伦终于发现了。
希丝缇娜和露米娅都是半裸的。至于莉艾尔则完全是全裸状态(却丝毫不打算遮掩)。
总觉得这里,肌肤的成分率很高……。
「这里,是女子更衣室来着呢……」
更衣室内,从半裸到几乎全裸的女学生中,格伦忽然嘴角翘起,贼笑着。
动摇的女学生们渐渐回过神来……与此同时,某种致命的激情滚滚喷薄而出,逐趋高涨。
「…….嘿」
格伦威吓般‘啪’的将手贴在衣柜上。
「好好好,我的锅。这种事我懂的啦,正在反省。之后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行了吧?」
格伦一脸欠揍的表情……于是。
「废话少说,尽管放马过来吧啊啊啊啊啊啊——!?」
格伦一副修罗样的表情大喊…….的瞬间。
哎呀妈!更衣室中的女生如同海啸般杀到格伦跟前——让人不忍直视的凄惨校内暴力事件发生了。
「……之前教过你们,『勿忘草』拥有影响人记忆的魔术性药效…」
学院的医务室内,衣服褴褛,全身布满伤痕和淤青的格伦进行解说。
「特别是关于自己以及人际关系的记忆,影响深刻,将其封印……也就是使人忘却。据说原本是用于失恋的人忘记思念之人」
露米娅悲伤地垂下视线。
「老师……希丝缇会一直这样吗?这样的话我……」
「露米娅……打起精神来」
平时一脸犯困的莉艾尔也露出些许的悲伤。
「你们放心吧」
为了带给二人勇气,格伦露出满脸笑容。
「我说了吧?勿忘草的作用是封印记忆……也就是说,只是暂时想不起来,并非完全忘记了你们两个」
「欸?那……」
听到格伦的话,露米娅表情变得开朗。
「嗯。解毒之后,只要有某个契机就能完全想起来,回到原样」
「太,太好了……」
露米娅抓起不安的靠在床上的希丝缇娜的手。
「希丝缇……你现在或许很不安,但是要加油哦?老师一定会帮助你的」
但是,希丝缇娜挥开她的手,抓住身旁站着的格伦的袖子。
「…….希丝缇?」
「希丝缇…….嗯~,希丝缇娜……这就是我的名字吗?」
「嗯,是哦。你叫希丝缇娜,是我重要的朋友。她是莉艾尔哟?希丝缇娜一直当做妹妹看待…….有想起什么吗?」
「露米娅……莉艾尔……嗯~,不行……想不起来……!」
突然,希丝缇娜激动的摇头。
「我记不得她们!我是谁……!她们又是谁,完全记不起来……!我怕……我好害怕……!」
希丝缇娜陷入混乱……时。
「乖乖乖,不用怕」
格伦温柔地安抚,并抚摸希丝缇娜的头。
「啊…」
途中,希丝缇娜沉默不语,仰望着格伦。更加紧紧抓住格伦的袖子。
「露米娅,你的心情我明白,但是现在不能急着让她想起来……体谅一下」
格伦仿佛在安慰露米娅般,松了口气。
「勿忘草呢,拥有抑制作用。换句话说,精神会变得非常低落,产生不安。所以这种时候就要……」
格伦在希丝缇娜面前单膝着地,四目平行相对,温和地搭话。
「别在意这些孩子说的话,不用勉强自己想起来。放心吧」
「请问……你是……?」
「我吗?谁知道呢?我是谁怎样都好,总之我是你的同伴。对了,非要说的话叫我『老师』就可以了」
「『老师』……」
「相对的,我可以叫你『白猫』吗?虽然这个称呼没什么特殊意义……不过双方没有称呼会很不方便吧?怎样?」
「好,好的…….我……知道了」
尽管不安的表情挥之不去,但总算是取回了平静。
「对,对不起,老师。我……」
「别在意,露米娅。你的心情我非常理解」
鼓励消沉的露米娅,格伦拍了拍她的肩膀。
「不过问题是……从诸多状况看来,是有居心叵测之人故意让白猫吸入勿忘草的香味……」
「说起来……最近希丝缇说过感受到某种视线……」
「真的假的?这样一来很可能是对白猫怀持恨意之人做的……嘁……」
格伦一脸苦涩地低语,希丝缇娜再次用力揪住格伦的袖子,就在这时。
「格伦」
房门被打开,瑟莉卡进入了医务室。
「哟,瑟莉卡。那边的解毒仪式准备的如何了?」
「这个啊……准备仪式时塞西莉亚那家伙老毛病又发作了,大吐血之后倒下了」
瑟莉卡叹了叹气。
「唉,因为赛西莉卡老师今天有点感冒呢……」
赛西莉卡虽然是医术精湛的法医师……但是体质极其贫弱,偶尔会这样所以很困扰。
「看到法阵中心吐满血,塞西莉亚像活祭一样倒在那里,我还以为是哪来的恶魔召唤仪式……」
「呜哇……」
因为很容易想象的到所以很恐怖。
「所以仪式的准备还要花些时间。法阵需要重做,还得等赛西莉卡诈尸」
「没办法。不管怎么说,不拔除『勿忘草』的毒素就什么都做不了……」
「这样我会很困扰的」
出乎意料的,莉艾尔插话了。
「希丝缇娜要是一直想不起来,露米娅会伤心的。想到露米娅会伤心,我也……觉得心痛。不能想想办法吗?瑟莉卡」
这还真是意外,瑟莉卡和莉艾尔二人经常相互交流。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但二人之间一副『自家人』的氛围。
「这个嘛……除了拔除毒素之后,等待记忆的自然恢复……」
瑟莉卡瞥了瞥格伦和抓住他袖子的希丝缇娜,露出恶作剧的笑容……
「就是给予强烈的刺激!」
如是说道。
「等——」
「……诶?」
「莉艾尔,这是古今东西传统的记忆丧失改善法,通过给予剧烈的物理冲击来治疗,惯例的治疗法」
「是吗?」
「是的」
「是你个大头鬼啦!?瑟莉卡,你这家伙究竟说——」
格伦连制止的时间都没有。
「我明白了,这么简单就能恢复希丝缇娜的记忆的话」
说时迟那时快,莉艾尔使用得意的高速武器炼成,生成大剑——
「呀啊!?救,救命——」
「没事的!是用刀背砍的!」
朝怯怯的希丝缇娜,莉艾尔挥起大剑——
「走你————————!」
刹那间,格伦背向希丝缇娜从旁插入,瞬间抓住莉艾尔的手腕和胸襟,劈开脚步,投了出去。
哐啷!莉艾尔的身体撞破医务室的窗户,玩笑般‘咻’的飞了出去。
顺便一提,这里是三楼。
「啊!?莉艾尔——!」
露米娅慌忙跑到窗边。
「瑟莉卡,你这家伙搞毛啊!?你知道教唆笨蛋莉艾尔会发生什么事——」
另一方面,完全不关心被丢出去的莉艾尔,以责难的眼神看向瑟莉卡……
忽然意识到后背传来的柔软感触,格伦噤口了。
「好,好可怕……谢谢您……『老师』……」
抱住格伦后背的希丝缇娜。
格伦苦涩地往下看,转而瞪向瑟莉卡。
「……这就是你的目的?」
「是呀~。那种药物造成的情绪不安定,最有效的稳定手段是制造『心灵支柱』……不是么?」
「啊,是没错。你确实这么教我的,混蛋师父。话说,就没有更妥善的做法吗。这样莉艾尔也会生气的……」
「是呢……对那孩子有些过分了。之后请她吃草莓大福的话……会不会原谅我呢」
「啊,那绝对没问题」
于是,这猛药似乎起效了。
「那个……『老师』……」
「嗯?」
「那个……会保护我……这句话可当真……?」
「诶?啊,嗯……是吧」
「那个……虽然还想不起您是谁……但请多多指教……『老师』……」
看来是完全信任了格伦。希丝缇娜红着脸细声说道……
「o,噢……」
面对娇羞的希丝缇娜,格伦简直要抓狂了。
然后。
窗外——西馆校舍屋顶上。
(咕,这下子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结果心爱之人又对那家伙……!)
从远处窥视医务室情况的少女。
尽管不是格伦自身特意这么诱导的……不过就结果来说,失去记忆的希丝缇娜只信任格伦一人。
那么想当然,在解毒仪式重组之前,希丝缇娜的看护也交由格伦来办。
先让露米娅和莉艾尔回教室上课,为希丝缇娜进行各种魔术性应急处理之后,格伦带着希丝缇娜在学院内散步。觉得或许有助于让她恢复记忆。
希丝缇娜宛如雏鸟跟着母亲般,小碎步跟着格伦。
而每当受惊吓时,便藏到格伦的背后,或是抱住他的手臂。
在知晓二人原本关系的人看来,这情景着实奇妙。
「那啥……白猫?能别抱这么紧不……很困扰」
逛了一圈学院,最后在回教室的路上,紧紧抱着格伦手臂担惊受怕的希丝缇娜,格伦一脸复杂地说道。
「啊……那个……对不起……」
希丝缇娜似是伤心而又遗憾的放开格伦的手臂……
「果,果然会很困扰呢……被我这种女人缠着……」
「不是,你误会了。那个……对现在的你有些难以启齿……」
犹豫着要怎么说。
「啊……对了。我和『老师』是师生关系……传出去不好听」
希丝缇娜垂下视线。
「是啊……和我这样的人闹出传闻『老师』会很困扰呢……」
「不,也不是因为这个。事到如今我对传闻也没什么感触,反倒是你,会不会觉得为难」
「为,为难什么的,怎么会……」
获得格伦这一精神支柱,希丝缇娜徐徐接受现在的自己『与平时的自己不同,失去了某些记忆』这一现实。
以及,隐约理解自己被人盯上……吸入了勿忘草的香味。
即使处于这种状态,希丝缇娜的聪颖也没变。因此,格伦判断些许的吐槽没有大碍。
「总之,我和你是不共戴天的敌对关系哟?等你恢复记忆之后,要是知道和我传出什么流言蜚语肯定会不高兴的」
打趣的格伦。
「哪会不,不高兴……不如说我…」
「……嗯?」
「没,没什么」
不知为何希丝缇娜慌慌张张低下头红着脸。应该是还未解毒,所以身体有些不适吧。
「比起这个……失去记忆之前的我和『老师』…关系有那么恶劣吗……?」
低声的。
悲伤低语的希丝缇娜。
「嗯?这个嘛……一见面就吵架之类吧……」
「简直不敢相信……『老师』是如此温柔的人……失去记忆之前的我为何会……」
「那,那个……白猫?」
好难搞。知道平时白猫的刁蛮,现在这般的惹人怜惜反而特难搞。
如是你一言我一语,格伦和希丝缇娜来到自己的教室门口。
「总,总之呢……解毒仪式还没准备好……尽可能接触失忆前的环境更有助于恢复记忆。所以我想让你和我负责的班级的学生一起上课……怎么样,可以吗?」
「………」
似乎还有些许的恐惧。这也无可奈何,在陌生的地方,尽是陌生的人,能依靠的人只有格伦。
「我不勉强你,你不喜欢的话就算了。……怎样?」
希丝缇娜再次抱住格伦的手臂,一时迷惑的沉默不言……
「……好的,我试试」
尽管面带不安,还是决意尝试。
「不能一直给『老师』添麻烦……」
「说得好……了不起哦」
格伦摩挲着希丝缇娜的脑袋。
希丝缇娜则开心舒适的露出笑容。
(跟小猫咪一样……说真的)
叹息着苦笑的格伦。
接着,格伦和希丝缇娜一同进入教室。
「老师!我从露米娅酱那里听说了哦哦哦哦——!?」
「怎么样,老师!?希丝缇娜她平安无事吧!?」
学生们一齐围着格伦和希丝缇娜。
「……e!?」
希丝缇娜立马吓得躲到格伦身后,抱着不撒手。
「呜哇,这是多么稀奇的反应……」
「记忆果然还没恢复啊……」
「混蛋!究竟是哪个笨蛋让我们的同伴受到这种伤害!?」
「绝对饶不了他!」
「比起这个,希丝缇娜要怎么办呢,老师!得尽快恢复才行!」
「治疗希丝缇娜小姐的费用够吗!?如果不够,那不勒斯家可以提供协助——」
围着格伦和希丝缇娜的同班同学们担心之余兴奋的接连搭话。
「啊……啊,啊……」
转眼间希丝缇娜的表情充满了恐惧和混乱……
「不,不要……!救,救我……」
感情即将爆发——的瞬间。
「你们给我适可而止!」
面对不似是平时懒散的格伦能发出的锐利一喝,学生们一瞬间沉默了,全场鸦雀无声。
「……很抱歉吓到你们了」
笑眯眯,格伦抿嘴一笑安抚学生们。
「但是,既然听说了的话,应该知道勿忘草的作用吧?怎么说最近才刚教你们了呢」
「啊……这,这个,那个……对,对不起……老师……」
代表学生们,卡修点头致歉。
「我知道你们担心白猫。不过,正因为如此才要平常地接触,这才是最好的做法」
「说的是……那个……抱歉,希丝缇娜……我们也是那个……听说你被人下毒急昏了头……」
「没,没事……我……」
希丝缇娜紧紧抱住格伦的手臂,渐渐恢复平静。
「没事的,放心吧,白猫」
格伦摩挲着她的头,温柔的抚慰道。
「他们只是担心你而已,大家都是你重要的同伴…….觉得难以置信吗?」
「不,不会……『老师』都这样说了……我觉得应该是真的……我相信你……」
于是。
希丝缇娜闭上眼睛,好几次深呼吸之后,不久下定了决心,松开格伦的手臂,上前一步,向同学们告白。
「那个……对不起。我记不得你们任何一个人……全都忘记了……真的非常抱歉……」
歉意地低下头。
「但我会努力回想起各位的,虽然还很害怕……不过我大概知道大家都是好人……所以……那个……」
接着……
「还请对现在的我……多多关照?」
希丝缇娜拼尽全力露出笑容……微笑中带着点点的忧愁,如梦如幻……
((((咦……?))))
(希,希丝缇娜她……有这么可爱吗……?)
(怎,怎么可能……我明明是莉艾尔派的……!?)
(有,有的……我胸口这里跳动得好厉害哟?)
(虽然是个美少女,但她做的事真不敢恭维……!)
(好,好想守护她……!)
无视男生们的感叹。
「加油哦,白猫」
「……这是『老师』的功劳……是您给了我勇气」
「是嘛」
格伦抚摸着希丝缇娜的头……她羞涩的眯起眼睛,着实喜悦……
咔擦。这一刹那,格伦的后背恶寒疾走着。
「……您怎么了?『老师』」
「没,就是觉得……背后有种被刺痛的感觉……为毛呢」
被男生们充满敌意的冷淡视线围攻,格伦汗如雨注。
魔术讲师格伦的魔道具制造课程开始了。
主题是『加工宝石,制作卷轴』。具体来说就是,在羊皮纸上构造魔导回路和简易魔力炉,以简单的令咒启动羊皮纸上构筑的魔术,制作这种消费附咒型的附魔道具。
虽然之前已经教过了,但是为了复习以及辅助希丝缇娜的记忆恢复,格伦再次选择了这一内容。
格伦简单讲述了要点之后,学生们开始作业。
在羊皮纸上画好咒文和法阵,关键的宝石用刀具削磨之后埋进去,注入咒文和魔力。用烙铁将银镀在各种魔术触媒上,制作魔导回路——轻车熟路。
相比之下,希丝缇娜呢……尽管基础魔术理论和知识的记忆还残留着,但是较之于最近学习的内容,马上就被落下了。
因此,希丝缇娜的作业迟迟没有进展。经常将所有课题都最快且正确完成的她,现在这样实在稀奇。
「呜……好难啊……」
希丝缇娜苦恼的视线游移,以依靠的眼神看向格伦……就在这时。
「希,希丝缇娜……要,要不要我教你诀窍?」
以罗德和凯为首的男生们嘈杂的聚集在希丝缇娜周围。
「削宝石的时候角度很重要……(虽然是以前你教我的)」
「镀银时要这样像这样……(虽然是以前你教我的)」
「然后,固定触媒时要特别注意,如此云云……(虽然是以前你教我的)」
希丝缇娜虽然一开始对男生们围着自己感到困惑,但是确认到格伦在远处以温暖的视线守望着自己,安下心来。
坦率接受男生们的意见,继续作业……
「啊……完成了」
「喔!做的不错嘛,希丝缇娜!」
「厉害厉害!做的非常好!」
「呵呵……多亏了亲切的各位的帮助……真的很感谢」
希丝缇娜朝男生们露出阳光般的微笑……这又是平时好强的她所不曾展露的,娴静如幻、让人不禁想要守护她的微笑……
((((啊,好迷人……))))
现在,露米娅派、莉艾尔派、温蒂派……等等,斗争激烈群雄割据的派阀群中,被称为『希丝缇娜派』的新兴派阀迅速崛起。
「呼……我们班的学生都是好家伙呢……老实说,老师我有点感动了」
完全不知道水底下的派阀争斗,格伦感慨颇深。
「嗯~……不过……好像有哪里不对……?」
露米娅只能苦笑。
「哦,白猫,做得怎样?你们也帮了白猫不少忙,谢啦」
对男生们的献身大感愉快的格伦走到希丝缇娜身旁。
「『老师』……」
看到格伦走来,希丝缇娜露出开心的笑容,笑中还带着些许羞怯……
男生们看完面面相觑——
「「「「呸」」」」
一齐唾弃格伦。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哪得罪你们了!?」
「你摸摸自己的良心……」
「你……夜晚回家路上,最好小心背后哦…」
「老是只有老师受欢迎,太狡猾了(泣)」
「露米娅酱和莉艾尔酱……还有……咕!你这混蛋又打算独占吗!?(号泣)」
「啥!?」
哭诉着,又开始大骚动。
看到这景象,希丝缇娜战战兢兢地询问身旁的双马尾少女。
「请,请问……你是……?」
「温蒂」
「那个……温蒂小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哼哼,请问」
「谢……谢谢……那个……『老师』和大家的关系不好吗?」
如同安抚伤心的希丝缇娜,温蒂苦笑着回答。
「这你不用担心啦。他们跟老师经常犯二打闹,跟小孩子拌嘴差不多」
「是,是这样啊……?太好了……」
希丝缇娜打从心底感到安心地松了口气,展露微笑。
「如果……那么温柔可靠的人被大家讨厌的话……我会伤心的……」
「……很,很难想象这话会出自你的口……」
温蒂额头浮现冷汗,脸颊抽搐。
「我……?说起来,平时的我和『老师』的关系是怎样的呢?」
「诶?」
「那个……我听说……关系不是太好……」
「嗯~……确实不怎么好……可是……」
「我想知道……你能不能告诉我呢?」
「嗯~……既然你想知道,我也没理由不告诉你……」
没法,温蒂开始说明平时的希丝缇娜和格伦的关系……而另一方面。
「哼!果然得跟你做个了断!」
「就是就是!一切都是为了爱!为了被虐的单身狗、屌丝的哀叹和怨念迎来春天,彰显我大FFF团的正义!」
「打破恋爱差别社会!」
「受欢迎阶级斗争正好!为无女友历史画上休止符!」(小P:团长,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给予现充铁锤!」」」」
「「「「烧死异性恋!」」」」
在打倒格伦的锦旗之下,男生们‘喔喔喔喔喔喔’的高举手臂大声呼喊,猛然逼近格伦——
「嘁————!?为什么我们不得不相爱相杀!?(仅限这次真的莫名其妙)」
噼里啪啦,壮烈的魔术战,陷入大混乱的教室。
而且,为之混乱添油加醋般——
「烦死个人了你们!?又在发什么疯——!?」
哈雷登场——
「我听说白猫娘失忆了!呼哈哈哈——!交给本天才魔导工学教授奥威尔=苏萨吧啊啊啊——!?」
奥威尔双手抱着可疑的魔导机械,参上——
「丧失记忆的不安少女,简直是我的菜!请务必交由我来治疗!用我的白魔术完美的偷窥——取回她的记忆!?」
连杰斯特男爵也蹦跶出来了。
「滚回去,一群傻X——!……啊,迷糊蛋*前辈不是……」(注:Hebereke,百度出来是个游戏)
「一个音都没读对哦,格伦=勒达斯——!?」
「瞧我的!这个记忆恢复装置通过直接给予脑髓电击,引爆炸药——!连同记忆和肩酸一起爆☆杀!届时,当事人的意识会暂时穿越过去和未来——不过这只是Bug!之后会修复的所以别在意!」
「哼唧,哼唧……快过来快过来,小猫咪……不怕不怕哦……怪蜀黎来将你的心全部展现出来……哈~哈~……」
「「「「全军拔刀·全军突击!」」」」
「「「「即便我等粉身碎骨也要打倒老师,只要有一个屌丝和可爱的女孩子活下来就是我们的胜利!」」」」
「都不知道怎么吐槽好了!」
格伦望望天——这时。
「e!?」
从窗外飞来的黑魔【闪电伏特】朝着希丝缇娜而来——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咿咿咿咿——!?」
逼近希丝缇娜的奥威尔和杰斯特男爵正好位于射线上,被击中了……不然雷闪就会直击希丝缇娜。
「呀!?」
看到两个被电晕、倒伏在地的变态,希丝缇娜铁青着脸。
正当教室吵吵嚷嚷时。
「白猫!」
看到此景的格伦立刻采取应对,即刻跑到希丝缇娜身边。
没错,希丝缇娜是被人害得吸入勿忘草的香味。
也就是说——对她怀有恶意的第三者就在这学院里。
希丝缇娜她……被盯上了。
「切——!?」
窗外的袭击者看到格伦庇护着希丝缇娜的瞬间。
再次发出二闪、三闪的【闪电伏特】——
「不,不行!『老师』你快走!」
「嘿,别担心——」
格伦随即伸出手,抓住某人的胸襟——
「肉盾——!」
「呀啊啊啊啊啊阿——!?」
——被当做肉盾的人正是哈雷。
「呼……要是没肉盾分分钟跪了……」
「咕,格伦=勒达斯,你这混蛋……给我记住了……(翘辫子)」
瞥了瞥肉盾,格伦边拭去额头的冷汗,边严肃地盯着窗外。对面是别馆校舍和塔。
(嘁……真棘手。外头的狙击地点太多,不好确定……?)
「『老师』,你没事吧!?」
希丝缇娜紧紧抱住格伦的后背。
「谢谢您保护了我……刚刚真的好害怕……」
格伦的后背,希丝缇娜泪目地发抖。只有这里是能让自己安心的地方……如是拼命抱住的希丝缇娜看起来是那么的柔弱。
想起她平时的凛然英姿,格伦倍感心痛。
「放心……你不用害怕,我会保护你的」
格伦安抚希丝缇娜的同时思考。
(嘁……得想法子搞定才行……还有记忆的问题……盯上白猫的人……先把他给揪出来。但是,我又不能离开白猫……怎么办……?)
于是。
「喂喂……你们听说二组的希丝缇娜的事了吗?」
「嗯,听说被人害得吸入了勿忘草的香味?……好可怜」
「还以为今天学院怎么这么安静……」
「但是,据说黄昏时要进行解毒仪式」
「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
「哎呀~,要是不每天看一下格伦老师和希丝缇娜的对决,浑身不舒服啊……」
学院四处传闻私下流传……
「……」
从阴影处偷听的少女,在喧嚣远处展开了行动——
学院某处。
「放心,很快就好」
格伦对不安的坐在床上的希丝缇娜如是说道。
「盯上你的犯人很快就能抓住,你的记忆也会恢复。一切都将恢复如初」
前不久,格伦想出了能轻易抓住犯人的方法。
之后只要解毒仪式顺利进行就好。
但是,希丝缇娜却高兴不起来。
「……怎么啦?」
「『老师』……我……不想取回记忆」
听到意料之外的话,格伦不禁哑口无言了。
「……要是取回记忆的话,现在的我会怎么样?」
「这,这个嘛……因人而异……据说……大体上都是恢复记忆的瞬间,失忆期间的事情全都会忘光」
「你对我的温柔……保护和支持……这些回忆……都会忘记吗……?这样的……我不要……」
「……啥?」
抓狂的格伦。
「我听说了。平时的我……对您的态度非常的苛刻……」
「也……也没那么严重啦」
「为什么?为什么以前的我会对您这样温柔的人采取那么恶劣的态度呢!?」
希丝缇娜泪目着仰望格伦。
「如果我恢复记忆,您一定不会再对我这么温柔了……因为我是个坏孩子……我不希望变成那样……现在这样就好……抽泣……」
「……冷静些,白猫」
格伦将手放在希丝缇娜的肩上。
「现在的你只是由于药物的影响暂时变得不安,这并不是你真正的感情」
「可,可是……」
「而且呢,还有人在等你回来哦」
「……e!」
在房间的角落,露米娅和莉艾尔静静地守望着希丝缇娜。二人看起来很是担心。
「没事,你尽管放心。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
格伦眯眯一笑。
「平时的你确实很爱唠叨……但我并没觉得厌恶……所以你放心吧」
「老……『老师』……格伦老师……我……我或许……」
希丝缇娜以深情的眼神仰望着格伦——
「不,不可饶恕……!」
少女在校舍的屋顶上使用远耳魔术听到格伦和希丝缇娜的对话内容,愤怒地握紧拳头。
「竟敢无视本小姐,跟我心爱之人说着那些甜言蜜语,绝对饶不了你……!」
探出身来,瞪着屋下。
位于对面的别馆校舍的一室——据说那里就是传闻中举行仪式的地方——格伦和希丝缇娜就在那里。
「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不手下留情了!好不容易才让她吸入勿忘草的香味……那种碍事的仪式看我不毁掉它,哈哈哈……!」
少女露出怪诞的笑容思考着要使用何种攻性咒文……就在这时。
「到此为止了」
少女背后传来锐利的声音。
「什么人!?何时绕到我的背后去的!?」
少女惊愕地回头。
在那里的是全身被黑色外套包裹的男子。长发随风飘舞,隐藏在发间的犹如鹰眼般锐利的双眸射穿了少女。
「现在还可以当做是天真的小孩子的恶作剧,滚」
「能够夺取我的背后值得称赞,不过遗憾的是我不能退让!」
自负地挺起胸膛,少女告知道。
「我其实出身名门魔术师家,而且是一族中天赋历代最高的天才!像你这种来历不明的人是不可能战胜我的!」
「是嘛」
「正是!向我挑战简直是『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虽然我不想动粗,但是对你这种不知天高地厚之人,就由我来教训教训。做好觉悟了吗?」(注:原文翻过来是‘井底之蛙,不知大海辽阔’,我直接上它出处的原文)
接着。
少女自信满满地朝男子伸出双手,咏唱咒文——
略。
「逮住了哦」
推开房门,男子——阿尔伯特提着少女的后襟,丢到格伦他们面前。
「这,这人怎么搞的……简直是怪物啊……」
不知发生了何事——少女铁青着脸,颤抖着哭泣,倒在格伦他们面前。
接着,阿尔伯特从怀中掏出一份书柬,丢到格伦脚下。
「勿忘草的入手途径、不在场证明以及周围人的证言……说明这个少女就是犯人。……之后随你处置」
「噢,手脚真麻溜呢,阿尔酱」
「哼」
宛如在诉说简直是浪费时间,阿尔伯特如是离去。
「那么……」
房间内有格伦、希丝缇娜、露米娅、莉艾尔、瑟莉卡……以及事件中心的少女。
双马尾辫为主要特征,给人聪慧可爱印象的少女。
「你是……阿尔莎=克雷吉尔。这还真是出乎意料……」
瑟莉卡看着垂头丧气的少女,低语道。
「你认识她吗?瑟莉卡」
「嗯,她是一年级中最优教室的优等生。社交上品行端正,朋友也很多,讲师们对她的印象也很良好……没想到竟会引起此等事件」
一年级,也就是比二年级的希丝缇娜她们低一级的后辈。
「喂,阿尔莎。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少女……阿尔莎一时没有回答瑟莉卡的问题,沉默地低着头……不久似乎死心了,大声说道。
「因为……爱……」
「!」
阿尔莎痛苦地看向格伦。
「喜欢得无可救药……却只能远观而无法接近……然而那家伙却能呆在我心爱之人的身旁……所以我无法允许……」
「你……所以才将白猫……」
格伦一脸苦涩地叹气。
「嘁……爱真是沉重……但是,阿尔莎,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你懂吗?」
「这,这种事我知道……!可是……可是……!」
「冷静点。像你这种年纪的小孩子很容易被恋爱冲昏了头。但是,这种情感不过是一时的……」
格伦遥望着远方说道。
「不是的!这份感情是认真的,绝不是一时心血来潮!」
「不管怎么说,这对你来说还太早了。认为这是真感情的你还太过年幼……等你多经历世事,接触各种各样的人和物……再恋爱也不迟」
「怎,怎么会……」
「在毕业之前,将这份思念珍藏于心吧。到时你将会看得更清楚。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呢……成为年轻时的美好回忆」
「我不要这样!我等不起!」
一脸痛苦的表情,阿尔莎张开双手冲向格伦。
「……真是笨蛋」
格伦无法接受阿尔莎。但是,至少可以将胸膛借予她哭泣。这么想着,格伦做好接住的姿势——
「……嗯?」
阿尔莎直接穿过格伦——(小P:这TM就尴尬了)
「呀啊!?」
「我爱你!我爱你,姐姐大人!」
抱住格伦身后的希丝缇娜。
「……什么情况?」
脸颊抽搐的格伦问道。
「什么什么情况!我一开始就说了,我恋慕着姐姐大人!潜入传闻中笨蛋讲师的授课,对希丝缇娜姐姐大人一见钟情!」
阿尔莎抱住慌张的希丝缇娜不撒手。
「奇了怪了?你不是将白猫视为情敌——」
「情敌?你说什么傻话?」
「可是你白天袭击了她,而且还让她吸入勿忘草的香味……」
「那是为了扫除接近姐姐大人的可恶笨蛋!让姐姐大人吸入勿忘草的香味也是为了让她忘记你这个可恨的笨蛋讲师!」
「…………啊,是嘛」
「啊!姐姐大人!姐姐大人————!嗅嗅……啊,姐姐大人好好闻……哈哈哈哈……头发也很柔软……」
「等……你摸哪里……嗯……住……手……」
格伦一时傻眼地看着眼前上演的百合(单方面的)展开……
「那啥来着?『在毕业之前,将这份思念珍藏于心吧。到时你将会看得更清楚。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呢……成为年轻时的美好回忆』……是这样没错吧?格伦 老 师?哎呀,真是至理名言啊……」
于是,瑟莉卡毫不留情地给了格伦最后一击。露出小恶魔般的笑容。
「……呐,心情怎样?告诉我嘛,现在是什么心情?误会学生喜欢上自己,说出帅气的话,呐,现在感觉如何?」
「烦死了你!?尽管笑吧你这混蛋!?或者干脆杀了我!?谁会想到其实是搞姬啊妈的啊啊啊啊啊!?」
红着脸的格伦仰天长啸。
「呐,露米娅。喜欢不是男女之间的吗?为什么女生会喜欢女生呢?」
「对,对莉艾尔来说……这边的世界还太早了……」
「……?」
侧着小脑袋的莉艾尔,以及苦笑的露米娅。
之后。
接受解毒仪式,希丝缇娜的记忆也完全恢复了。
阿尔莎不但被严重警告,还要求写一大堆的反省书。
然而还是不厌其烦,自那天以后,时不时的寻机接近希丝缇娜。通过这件事,阿尔莎体内的某根弦貌似断了。虽然剥下了品行端正的优等生这层外皮……但是阿尔莎还是活蹦乱跳的。
然后——
「真是的,给我认真点!你就没有作为讲师的自觉吗!?听好了,身为讲师——」
「好好好,饶了我吧!?」
结果,学院每天上演着同样的戏码。路过的学生对此苦笑不已。
「真是的…….那个楚楚动人的你跑哪去了啊……明明是那么的坦率又可爱……」
格伦搔着脑袋边发牢骚。
「又提这个!?说过多少次了,我完全不记得失忆期间的事!所以就算你提出当时的事也只会让我困扰!」
「行行行……唉~~」
格伦垂下肩膀,重重地叹气,边对希丝缇娜的说教充耳不闻……
说教结束之后。
(……有顺利糊弄过去了吗?)
希丝缇娜隐藏着心中的剧烈悸动,目送格伦离去的背影。
(好心累……一想起那时候的事情就脸颊发烫……脸应该没有变红吧……)
这对露米娅和莉艾尔也保密……其实希丝缇娜记得失忆期间的一切。她似乎是这样的体质。
仪式之后,记忆恢复的瞬间希丝缇娜不知为何立刻说谎,装作不记得。
(……失算了。就算是由于药物导致心绪不定……本小姐……竟然对他……那……那样……呜哇……)
咔啊,脸颊又烫得快冒火了。心跳加速,仿佛要炸裂般。
自己不安的像只猫咪一样粘着格伦。他却没有趁虚而入,而是直到最后都鼓励支持着自己。
那时候的格伦非常的温柔……可靠……回想起当时格伦的一举一动……便心跳加速,大脑热得发晕,总觉得自己变得好奇怪。
这份情感究竟是什么呢?
(……算了,不想了,尽管是并非出自本意、不明所以的事件……)
瞄。
希丝缇娜再次看向格伦离去的背影。
(谢谢您,老师……)
在心中如是低语。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短篇 你与我的勿忘草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短篇 你与我的勿忘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