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八卷
  5. 石舞台的修行
  6. 繁体版

石舞台的修行
2017-06-22 20:43:05

		

「我是佐藤。我很向往女教师这种类型。尤其喜欢个性认真凛然,私生活方面却毫不灵巧的那种老师。可惜我从来就没有被年纪大的对象理睬过。」
「主人,我拿到了很有趣的茶点哦。」
「谢谢你,亚里沙。」
抱著满满一整篮的小型杯子蛋糕,亚里沙坐在了我身边。
看起来是很普通的杯子蛋糕,据说里面却包有浓稠的完熟果实。
「这里面该不会加了酒精吧?」
「讨厌,那只是第一天失算而已嘛。」
亚里沙笑著强调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那一天,原本应该禁酒的亚里沙她们之所以会喝醉,是因为端上来的点心里用于增添香味的酒精成分尚未消退的缘故。
这里是第一天造访的树屋客厅里。自那天以来,此处就分配给我们当作住家。
蜜雅一家人虽然邀请我们住在位于地下空洞的老家,但我不希望打扰他们久违的亲子团圆,所以就一直逗留在这个地方。
话虽如此,在这种过了四天依然持续举办宴会庆祝蜜雅归来的情况下,我的顾虑好像也变得没什么意义了。
今天一样有许多精灵围绕著蜜雅热热闹闹地谈笑。对父母撒娇的蜜雅很符合她的年幼外表,看了不禁令人感到莞尔。
不光是精灵们,小玉和波奇两人在负责侍餐及打扫的棕精灵们之间也很受欢迎,彷佛吉祥物一般被疼爱著。
「鸭肉乾~?」
「这边是赤鹿的肉乾哟!」
「答对了。」
「真有一套呢!接下来可是我珍藏的肉乾哦。」
她们如今也正在接受喂食──不,是进行猜测肉乾种类的游戏。
莉萨则是待在两人身后监督她们有无做出失礼的举动。当然,周遭人递来的肉乾也全数直接进入了她的胃里。
「娜娜,再用力一点。」
「软绵绵。」
「饼乾好好吃。」
在第一天因为不懂得控制力道而被羽妖精讨厌的娜娜,目前在获得「饼乾」这支援军之后似乎已经和羽妖精恢复了友情。
羽妖精们坐在娜娜的肩膀和头顶上狼吞虎咽地吃著饼乾。
至于喊著软绵绵的家伙实在太不像话,竟然坐在娜娜丰满胸部的乳沟里。赶快跟我换位置吧。
这些羽妖精只会讲精灵语,所以同伴们都装备了翻译戒指以作为沟通的辅助。
这种戒指是蜜雅的父母帮我们准备的。在公都认识的卢莫克王国梅妮亚公主,她借给那些日本人召唤者的戒指就跟这个很类似。
尽管是龙之谷战利品当中也没有的稀有物品,他们却无限期免费借给每个人一只翻译戒指。
据说以前有个精灵很热衷于制作翻译戒指,所以在波尔艾南好像不是那么稀奇的东西。
对方的丰功伟业创举让我很想当面讨教,可惜该精灵好像在世界树里睡眠中。
我试著向前来参加宴会的酒醉精灵询问关于睡眠中的精灵一事,对方便很爽快地告诉我:
「──是啊,所谓的睡眠槽就是给活得太厌倦或者不想让记忆淡忘的人进去的。大约可以保持五百年左右的清晰记忆,比这个时间更久的记忆就会逐渐褪色。跟活了好几千年甚至一万年的长老们慢慢变得没有感情一样。」
原来如此,他们似乎是带著不愿遗忘的记忆入眠的样子。
生物的大脑确实没有那么多的容量可用呢。
「高等精灵大人也是一样吗?」
毕竟包括雅伊艾莉洁小姐在内的高等精灵们已经超过一亿岁,年龄比起精灵相差太多了。
「高等精灵大人拥有记忆库,所以跟什么记忆淡忘的完全无关,顶多就只是活得太腻或者因为自我厌恶而把自己关在房子里罢了──」
未回答完我的问题,酒醉精灵就被另一个表情看似正经的精灵赏了一记肘击加以制止。
看样子,我似乎触碰到了精灵们的禁忌。
化解这种尴尬气氛的是蜜雅开朗的声音。
「佐藤。」
刚才还紧紧抱著母亲手臂的蜜雅,这时带著三名精灵少年少女走了过来。
感人落泪的重逢场面在第二天后急遽减少,但蜜雅依然会像这样很有礼貌地逐一向我介绍初次过来的精灵。
「索亚、布亚、艾雅。」
──总觉得不太有礼貌的样子。
「你就是用将棋击败了拉亚的佐藤吧。」
「强敌。」
「拉亚是我们『波尔艾南游戏会,黎明四天王』当中最弱的一个!不知你的将棋是否敌得过我们!」
尽管发言让人傻眼得合不拢嘴,不过这几天我已经学到,这类谜样文化都是勇者大作当初所带过来的。
蜜雅父亲拉亚嘟起嘴巴抗议「姆,失礼」,却被众人忽视而显得有些落寞。
顺带一题,游戏会四天王除『黎明』之外还有『破晓』和『风鸣』等琳琅满目的系列。
或许是我用将棋把精灵们杀得片甲不留,连带也增加了「将棋名人」和「游戏王」的称号。
「要比将棋对吧?没问题哦。」
「那么,我先。」
「不不,既然这么难得就同时下三盘棋吧。」
「骄傲。」
「哼,这份从容也只有一开始了。」
许多精灵的个性似乎都很不服输,和蜜雅父亲一样喜欢喊「暂停」,所以我决定同时跟所有人下棋。
来到异世界后由于这个变年轻的身体已达到智力值的上限,就算同时下多盘棋也不会觉得难受。
多亏如此,我获得了「平行思考」的技能。
可惜这种技能不像字面上那样厉害。并非CPU当中的多核心,而是多执行绪的平行处理,所以总处理能力还是跟原来一样。
简单来比喻的话,就类似「同时作业的达人」吧?
就在不知是第几次的「暂停」让三盘棋同时停顿下来之际,身穿围裙的露露恰好从楼下的厨房回来了。
喜欢烹饪的精灵少女们也跟在一起。
声称对勇者大作提及的日本料理一直在进行研究的妮雅小姐向前走出一步:
「佐藤先生,昨天答应您的汉堡排已经做好了,请评鉴一番。」
「好的,我很乐意。」
妮雅小姐将自称汉堡排的盘子摆在我面前。由于是试吃用,每种都是一口大小。
眼前排开的盘子里装有看似肉丸子的小球、煎过的肉泥、做成面条状之后编织成小判金币尺寸并放在网上烤出来的东西、怎么看都是一整块肉的东西,最后才是看起来像汉堡排的东西。
之所以会夹杂明显不是汉堡排的东西,好像是勇者大作留下的那一句「用肉揉制再煎烤的料理」太过含糊笼统的缘故。
看来他的烹饪知识比我更加匮乏的样子。
「除了这个以外,其他怎么看都不像汉堡排,可是却美味得没话说哦。」
「嗯,的确。」
我同意亚里沙做出的评价。
「尤其是这种肉泥状的东西和辫子面特别好吃呢。」
并非汉堡排,而是地球上前所未见的料理。感觉就像创意料理餐厅会端出的那种菜色。
妮雅版的汉堡排之所以不像汉堡排,大概是因为她只考虑用肉来制作的关系吧。
妮雅小姐强调是用「百分之百的牛肉」制作,不过这似乎是勇者大作的表达方式有问题。
光用肉制作的话很容易散开,而且对方好像已经持续尝试了好几百年的错误。
好几百年吗……不愧是精灵,时间的长短跟人族就是不一样。
话说回来,未加入黏著物仅用肉就能做出面条,真是太令人百思不解了。
露露也在亚里沙的身旁试吃,然后前往厨房开始制作我所传授的汉堡排。
「其他还有一百种以上,不过就这五种最接近大作大人流传下来的料理了。」
「真是厉害呢。逗留在此的期间真想品尝看看所有种类。」
「是的,您是蜜雅的恩人。我会竭尽全力制作的。」
妮雅小姐欣然同意了我这番不客气的要求。
那些一起过来这里喜欢烹饪的精灵少女们似乎也会传授自己的食谱。逗留期间就跟露露两人一块尽情学习吧。
──咕噜噜噜。
循著可爱的空腹声回头望去,发现小玉和波奇一副快要流口水的模样盯著这边。
那种表情实在很难想像她们刚刚还在吃著各种肉乾进行比较。
「要试吃看看吗?」
「系!」
「是哟!」
「我会尽自己的微薄之力。」
我这么套话之后,两人彷佛要跳起来一般举起手肯定道。
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两人身后的莉萨似乎也想要试吃。尽管顶著正经的表情却不断摇著尾巴,所以想必一直在等我出声吧。
就这样,我先从小玉和波奇开始让她们试吃──
「喵~?不是汉堡排~」
「汉堡排是更柔软更有弹性,吃起来会很多汁哟!像这样子,大口吃下去就会很幸福哟。」
我从舞动双手在妮雅小姐面前这么热情讲述的波奇手中夺下叉子。真是危险呢。
莉萨每样东西都吃了一口之后「嗯嗯」地点头。看那眼梢放松的模样,味道似乎让她很满意。
这时,露露端来了刚煎好的汉堡排。
汉堡排盛装在家庭餐厅会有的那种盘子里。也就是木盘上还放有一块滚烫的黑色铁盘子。
妮雅小姐一副感慨万千的模样享受著香味,然后目不转睛地确认汉堡排的细节。乘著还没冷掉赶快吃吧。
「那么,我开动了。」
她用刀叉切出一口的分量送入小嘴里。
小玉和波奇流著口水,目光一边追逐对方叉子的动作。
我偷偷望了一眼莉萨的侧脸,发现她只是微微张著嘴巴却没有流口水。至于目光停留在什么地方就不过问了。
──话说回来。
请不要边哭边吃东西好吗。
由于是妮雅小姐心目中的梦幻料理,所以这或许也是没有办法的。
话虽如此,凭藉她的烹饪手艺,只要吃过一次后应该很快就能重现才对。
「佐藤。」
原本待在父母中间望向这边的蜜雅,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我身旁。
「豆腐汉堡排。」
蜜雅从后方搂住我的脖子,摩擦著脸颊这么央求道。
抽搐著盈盈的笑容,亚里沙展开奋战试图剥离蜜雅的手。
──别这样,太小心眼了。
我在心中责难亚里沙,然后抚摸著蜜雅的脑袋安抚她。
「遵命,大小姐。」
我向蜜雅说了句俏皮话并拿开脖子上的手,同时为了让妮雅小姐能专心品尝味道而将小玉和波奇抱在胁下前往厨房。
露露也跟过来帮忙,所以不光是蜜雅要求的豆腐汉堡排,就连和风汉堡排、酱烧汉堡排以及番茄汉堡也一并来制作好了。
当然,也不能忘记那些缺食儿童们要吃的分量。
当我端著完成的豆腐汉堡排返回之际,发现来访的精灵变多了。
似乎是因为大家奔走相告说这里可以吃到汉堡排。
「新的汉堡排马上就来了,请再稍等一下。」
「嗯,了解。」
「好期待,好期待。」
向精灵们稍微打个招呼后,我将豆腐汉堡排的盘子递给蜜雅。
「来,蜜雅。这是你久等的餐点哦。」
「嗯,谢谢。」
见到摆放在蜜雅面前的盘子,震惊的蜜雅父母和精灵们顿时鼓噪起来。
在现场所有人的目光之下,蜜雅将一小块豆腐汉堡排送入口中。
摆动脸颊咀嚼的同时,蜜雅顶著写有「柔软貌」字样般的表情幸福地眯细双眼。
「「「蜜雅吃肉了!」」」
精灵们异口同声地讶异道。
唔,用不著那么吃惊吧。
「真了不起。」
「蜜雅,太好了。太了不起了。今天得煮红豆饭才行。应该要煮对吧?」
父母紧紧抱住蜜雅欢呼道,但蜜雅却因为用餐被人打扰而一脸困扰的样子。
唔,看到欢欣鼓舞的父母,我的表情变得有些得意。
──嗯,成功了。
我在心中暗自窃笑著诡计的成功。
由于事先向蜜雅的父母确认过她没有对肉类过敏,所以这一次的豆腐汉堡排并非只有豆腐,而是尝试加入了一成去除脂肪成分的肉类。
试吃阶段不但没有吃肉的感觉,就连蜜雅也未察觉到里面放了肉。
至于告诉蜜雅真相,就先等我再多增加一点肉类的比例之后吧。
──呵呵呵,食欲的魔爪可是随时都在盯著你哦。
V获得技能「策略」。
「主人,你的笑容很可怕哦。」
在我不经意扮演起脑中的坏蛋角色之际,随即被语气傻眼的亚里沙这么指正道。
看来整个人处于松懈的时候,「无表情」老师就会罢工了。
这时露露她们恰好将盘子里堆得像小山一样高的各种汉堡排端了过来。
我于是拜托闲得发慌的莉萨帮忙把备用的小盘子拿来。
「久等了,请各位品尝吧。」
我这么告知,请精灵们享用各种汉堡排。
「美味!」
「真美味!非常柔软,滋味在口中扩散开来哦!」
精灵们纷纷出声称赞汉堡排。
我请露露和莉萨担任助手煎了许多份汉堡排,但「重现勇者未完整说明的汉堡排」这句话似乎很具有震撼力,无论煎了多少次始终还是涌入再来一盘的要求。
倘若没有把汉堡排的制作法传授给妮雅小姐这三位女孩,让她们在其他的树屋里开始量产汉堡排的话,大家无疑要到明天才能从厨房里解脱出来了。
普通肉类的库存消耗甚多,但即使撇开鲸鱼肉不谈,魔物肉还有相当庞大的数量所以暂时应该没问题才对。
毕竟对汉堡排感到满意的精灵们也都赠送了大羊和红鸡之类的家畜作为谢礼。
这些家畜我打算放在盖有树屋的大树根部处,广大空洞内建造的马厩里,连同马和走龙一起由「活动人偶」担任的厩务员负责照顾。
「辛苦你了,露露。」
「不,这并不算什么。」
结束费力的工作,我和露露吃著精灵们拿来当作伴手礼的乡土料理,一边眺望著争先恐后地享用汉堡排的众人并沉浸在满足感之中。
◆
「「「Hey, Boy,有访客哦。」」」
待在精灵之村的第七天用完早餐后,挂在树屋客厅里的好几件神秘雕刻突然开始同时讲话了。
由于完全猝不及防,小玉原本保持固定姿势正在窥探刚刚玩愚公移山那堆棋子,这时尾巴猛然膨胀变得僵硬。
惊讶得瞪圆眼睛的波奇也差点从椅子上滑落,但有坐在一旁的莉萨帮忙支撑所以好像没事。
看样子,这些神秘雕刻的作用就类似门铃对讲机了。
由于直到昨天举办宴会为止时都没有发出声音,所以大概是有人回去的时候好心帮忙启动的吧。
原以为挂在墙上的镜子会像显示器一样照出来访者的模样,但似乎没有那么先进的机能。
当我站起来后,神秘雕刻的声音便停止了。
「我出去看看。」
露露匆忙地跑到楼下迎接客人。
「早安,佐藤先生。」
「早安。」
被露露带来回的是意料之外的两人。
「欢迎,雅伊艾莉洁大人,露雅小姐。」
我邀请巫女露雅小姐和高等精灵雅伊艾莉洁小姐进入房间内。
「好了,雅洁大人──」
「呜……呜呜!我知道,别再催了,露雅。」
露雅小姐在欲言又止的雅伊艾莉洁小姐肩膀处戳了戳。
「主人,我们带马儿出去散步一下哦。」
「嗯嗯,拜托你们了。」
见到雅伊艾莉洁小姐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亚里沙很贴心地和待在房间里休息的同伴们一起离席了。
「真是抱歉,似乎让大家费心了……」
安抚了惶恐的露雅小姐,我请两人入座。
或许是个性有些怕生,雅伊艾莉洁小姐只是顶著向上望来的视线看著我,整个人忸忸怩怩的完全没有开口的意思。
「好了,雅洁大人!请不要因为老是出糗而感到难为情就磨磨蹭蹭的。」
对此感到焦急的露雅小姐用双手固定住雅伊艾莉洁小姐的脑袋,将其用力往我的方向强行扭动。
──等等,露雅小姐!
你的心情我很了解,不过雅伊艾莉洁小姐的脖子会受伤吧?
和我对上目光的雅伊艾莉洁小姐,终于一脸慌张地开口:
「前……前些日子真是对不起!」
雅伊艾莉洁小姐不做任何藉口直接向我低头道歉。
大概是前阵子的银发小女孩那件事吧。
「我才应该道歉才是。竟然将雅伊艾莉洁大人您的话当真而亲吻下去,实在非常对不起。」
我询问雅伊艾莉洁小姐:「您是否觉得不高兴呢?」对方满脸通红地断然否认道:「没……没有这回事──」
我藉助「无表情」技能克制住快要放松的脸颊。
「那么,就当作双方都有错,抑或是我们双方都没有错吧。」
「嗯,既然佐藤你这么说──」
听了我的话,雅伊艾莉洁小姐安心地松了一口气。
「之前只是听人提过,想不到佐藤先生的精灵光真的很漂亮呢。」
将眼睛改变成银色的露雅小姐换了另一个话题,化解弥漫在雅伊艾莉洁小姐和我之间的微妙气氛。
「是这样吗?我看不到所谓的精灵光,所以自己也不太清楚──」
「拥有这么强烈的光,却不具备精灵视的能力吗?」
我的回答让露雅小姐发出惊呼声。
「大作也是一样,勇者果然在奇怪的方面都很笨拙呢。」
雅伊艾莉洁小姐毫不犹豫地做出爆炸性发言。对此产生反应的人是露雅小姐。
「莫非佐藤先生是勇者大人吗?」
「真是的,我不是跟露雅你说过了吗。佐藤就是和黑龙战斗的那位虹色精灵光的勇者哦。」
说到这个,与黑龙战斗的时候,我好像曾被雅伊艾莉洁小姐从世界树的方向使用「眺望」系魔法偷看过吧。
那个时候我应该是变装成无名的模样,所以先装傻再说。
「请问,您是指哪件事呢?」
雅伊艾莉洁小姐对于我的回答倾头不解。
「就是你在山脉中战斗时的事情──奇怪?今天没有勇者的称号了呢。」
雅伊艾莉洁小姐众多数不清的天赋当中存在著「鉴定」这一项。
「说到这个,当时的名字是空栏,今天的等级和技能也不一样呢。」
「该不会是把我误认为别人了吧?」
「啊哈哈,怎么可能有其他人能发出如此具特色的强烈精灵光呢。」
我试著对雅伊艾莉洁小姐的问题装糊涂,但却被她一笑置之。
「无论是我们高等精灵或天龙们都无法发出那么璀璨的精灵光哦。」
雅伊艾莉洁小姐注视我的那副陶醉表情实在很棒,不过现在的我可没有心情看得入迷。
「莫非佐藤你想要隐瞒自己的勇者身分?」
「是的,要是被掌权者知道我是勇者,很容易会被卷进麻烦的事情里──」
倘若只有我一人还可以设法摆脱,不过同伴们就做不到了。更重要的是以后再也无法悠哉地享受游山玩水的旅程。
「哦~」
对于倾头表示不太明白的雅伊艾莉洁小姐,露雅小姐在她耳边悄悄说了些什么。或许是持有防谍的魔法道具,我的「顺风耳」技能也无法捕捉到对话的内容。
换成平时,我会防备对方提出「希望我们保密就做什么事情」之类的要求,但见到这里的精灵们之后我实在无法想像她们会这么说。
倘若希望我做些什么,大家基本上都是当面直接要求而不会开出交换条件。
「那么!我!来教你吧!」
握紧拳头的雅伊艾莉洁小姐站起来这么宣告。由于不知道对方要教我什么东西,所以我继续等待她的下文。
大概是被人注视之后感到难为情,她整个人满脸通红蹲了下来。
真是有点棘手的类型,她为何会这么慌慌张张的呢?
「我是说!为了答谢你将蜜雅送回村子,我会教你压抑精灵光的方法。」
「那真是求之不得。真的可以吗?」
「嗯嗯,包在我身上!」
她躲在露雅小姐的背后挤出这番话来。
该怎么说?对方躲在身材娇小的露雅小姐后方,看起来就像个躲在中学生后面的怯懦老师一样。
就这样,我决定向有些靠不住的雅伊艾莉洁老师讨教。
我们透过树精的「转移」来到了距离世界树三十公里远的岩场。
在波尔艾南之森当中似乎可以转移至较为自由的场所。
「佐藤先生,这边请。」
跟著前方带路的巫女露雅小姐走在岩场里,我们穿过一处俯瞰瀑布的场所。
没有任何障碍物的正前方,世界树雄伟的姿态映入我的眼帘。
「世界树果然很大呢。」
「是的,山树虽然也很大,不过世界树却是格外不同。」
具备那么庞大的体积,真佩服它不会被自己的重量压垮。
在我道出心中的疑问之后──
「我听长老大人说过,世界树本身好像是靠著『次元桩』魔法来维持的哦。」
原来如此,就类似之前在世界树内的机库见到用来固定船壳的魔法吗。
走著走著,我一边和巫女露雅小姐进行这样的对话。
不久,瀑布前方可以见到安放有巨大岩石的石舞台。先行一步动身的雅伊艾莉洁小姐就在那里等著。
唔,有人在场固然很好。
不过那是什么打扮?
白色衬衫搭配紧身裙,还戴上了有三角形镜片的眼镜。发型则是在后方绑个发髻,但侧边的头发却是左右各留下一束。至于那根短杖大概是用来代替指示棒吧。
也就是所谓刻板印象中的女教师模样。
勇者大作……你的文化危害请适可而止一点吧。
嗯,不过这次颇为养眼所以就不追究了。
「佐藤同学,你迟到了哦。」
既然容易脸红的话,何必要玩什么角色扮演呢。
虽然很想投以傻眼的目光,不过由于可能会耽误时间,所以就让无表情技能努力一下了。
「对不起我迟到了。」
「雅洁大人请不要玩了,赶快换上导师的服装。」
「有什么关系。大作可是说过,这身服装具有教育技能+1的效果哦。」
「那是他说笑的。」
相较于起挨了露雅小姐的骂,雅伊艾莉洁小姐更为错愕的是对方告知自己「教育技能+1」是谎言的事实。
她为何会相信这种事情呢?
在等待雅伊艾莉洁小姐重新振作的期间,我从石舞台上俯瞰瀑布的绝佳景色。
尽管比不上著名的尼加拉瓜瀑布,不过两条以上的瀑布朝同一处深潭落下的景象实在非常壮观。
沿岸壁浮出的岩石处也有水流入其中。大概就跟我手中的「深不见底的水袋」是类似原理吧?真是很不可思议的光景。
听到咳了一声,我于是回头望去。
在那里是雅伊艾莉洁小姐换上巫女服之后的身影。要忍受衣服摩擦声的诱惑而不回头偷看真不容易。
「那么,在修行之前请先服下这个。」
担任助手的露雅小姐递出放在药包里的青色粉末。
「这是?」
感觉很像公都的宝石工房里见到的蓝宝石粉末。由于时而闪闪发光,所以应该是某种魔法药吧。
根据AR显示,这是「圣树石的粉末」。
「圣树石──在森林外是『贤者之石』这个俗称比较有名──这就是其粉末。」
──贤者之石?
「有时也会让生产的孕妇服用,但主要用途是增强魔法效果。」
露雅小姐告诉我粉末的其他用途。
或许是被激发了对抗意识,雅伊艾莉洁小姐不小心说溜嘴:
「这可是每年仅能从世界树采集一块小石子分量的贵重物品!所以,千万不可以洒出来哦?」
原来如此,可以从世界树采集到吗──
总觉得给我一种结石的印象。
想到了某种可能性,我便试著搜寻储仓,可惜并没有发现圣树石或贤者之石。
我将青色粉末含在嘴里,用露雅小姐递来的水吞进喉咙里。
没有味道。集中精神试图感受粉粒的动态后,我获得了「魔力感知」技能。这种粉末似乎会涌现出微乎其微的魔力。
「那么,先来做暖身运动。跟著我的动作一起动吧。」
确认著雅伊艾莉洁小姐的动作,我一边模仿同样的动作。动起来相当激烈。
这种动作似乎是为了让粉粒扩散至全身。可以感觉得出到达胃部的粉粒溶解之后循著血液流动,圣树石的微粒子在全身扩散开来。
我不禁联想起照胃部X光时的硫酸钡剂。
「接下来对身体注入魔力。」
我按照指示对自己的身体注满魔力。就跟自我治愈时的感觉很接近。打从我将魔力注入身体开始,就逐一被血液里的微粒子所吸收。
由于一不小心就会把魔力注入修行服的尤里哈纤维里,所以必须特别注意。
「做得很好呢。」
「真的呢,魔力一般往往会因为无法顺利进行循环而流到魔法服,没想到做起来却相当自然呢。」
对方的夸奖固然很令人高兴,不过就这样继续下去没问题吗?
调整起来颇为困难,让我根本没有余力讲话。
血液里的微粒子在吸收了一定量的魔力后,这次换成释放出魔力。这种感觉近似圣剑所发出的圣光。
「好,这时候就抓住全身溢出的魔力并将其制伏。然后彷佛在身体表面架起一层薄膜那样将其展开。」
原来如此,也就是所谓天才不擅长教人吧。不过,我隐约可以体会。
我按照抓住「不死王」赛恩的「影鞭」时所使用的要领使劲一抓,接下来将这些魔力打薄展开。有了跟勇者隼人训练时学到的「魔力铠」使用经验,做起来格外简单。
V获得技能「精灵光控制」。
V获得技能「魔力控制」。
「好,成功了哦。」
「咦?啊,是真的。精灵光完全看不见了。」
睁开眼睛后,只见换上银色精灵视版本眼睛的露雅小姐正在进行确认。可惜原本就看不到外泄的精灵光,所以我只能相信露雅小姐的说法。
在此同时,平常会从身体泄漏少许的魔力,如今也完全不会流出了。
由于使用「隐形」技能时也会停止泄漏,所以我或许不需要「魔力控制」技能。要是以后开启的话,再来验证一下跟魔力操作有什么不同吧。
「一般都要花费好几年的时间学习,你还真有天分呢。」
「我明明也花了一百年才办到……勇者真的太与众不同了。」
露雅小姐一脸难以释怀地发著牢骚。我出言安慰似乎有些不太妥当,于是就这样当作没听到了。
我打直身子面向两人准备感谢她们的协助,但似乎太早了一点。
「接下来是修行的第二弹哦。」
「说得也是,既然使用了宝贵的圣树石粉末,就乘著还有效果的时候完成下一个课程吧。」
「这次把薄膜一般的魔力延伸至眼睛部位,然后注入些许试试。」
只操作一部分就挺困难的呢……哟咻。
嗯,操作时想像著戴上隐形眼镜之后就顺利办到了。
「看著我的双手哦。■■■■■■■■ ■■ 水精灵召唤。」
雅伊艾莉洁小姐向上伸出的双手里冒出了水。过了好一会,水化为圆球在双手略高的地方轻飘飘地浮著。
球体散发出毛毛雨一般的水粒子随风流动,在雅伊艾莉洁小姐的身旁制作出一道小彩虹。
──简直就像是妖精或女神一样。
「看好了,佐藤。」
「──好、好的。」
雅伊艾莉洁小姐让我看得太入迷,导致回答慢了一拍。
表情认真的雅伊艾莉洁小姐,那凛然的样子就和平常判若两人。
我清了清喉咙掩饰自己的失态后,按照对方所说定睛注视水球。
注视。
更加专心注视。
怎么看都是水──不,有淡水色不规则形状的微小亮光。定睛凝视无法看见,将焦点移开后反而就看得到了。
V获得技能「精灵视」。
想不到这么简单就获得技能。真是太感谢贤者之石了。
「看到了。」
「「咦?」」
──为何会对此感到惊讶?
「真的吗?」
「是的,就是淡水色的不定形亮光对吧。」
「没、没错。」
「真厉害呢。就算是精灵,一百人当中也只有一人能藉由后天方式获得。」
如果是百分之一,就好像不是那么稀有了。
「好,现在开始第三弹!来挑战看看精灵魔法吧──!」
情绪有些高亢的雅伊艾莉洁小姐举起手来这么宣布。
尽管这时用生活魔法「乾燥」帮忙弄乾对方的衣服或许比较有绅士风度,不过我希望再多享受一下这剎那间的光景。
被水打湿的巫女服,实在是太棒了──
「要开始了,■ 风。」
首先是雅伊艾莉洁小姐的示范招式。
有了开启后的「精灵视」技能,我得以清楚看见雅伊艾莉洁小姐所做的事情。
她仅唱出一句咒语,其周围就聚集了无色的精灵们,然后毫不停歇地变化为绿色的风属性精灵,形成「风」的现象并使魔法发动。
以威力来说相当于风魔法「气槌」的程度,但咏唱时间非常短。
「如何?显现出来的魔法就跟普通的风魔法没有两样,但优点是咏唱时间和所需魔力都非常少。」
「相对地要注意,在没有精灵的场所就会变得乏力。」
露雅小姐补充了雅伊艾莉洁小姐忘记提到的缺点。
精灵似乎不太存在于在人造物当中或魔物的住处。
发动后的「精灵视」技能所呈现的视野中,雅伊艾莉洁小姐全身释放出以金色为主体的贵金属系强烈亮光,实在是非常漂亮。
至于露雅小姐,感觉很像冷色系的光在淡淡闪动著吧。
从这两人来看,精灵光好像并非单一颜色,而是会在特定范围的色彩里变化。我试著观看飞过瀑布上方的鸟,不过亮光太弱而看不太清楚。
我身体泄漏出的微弱亮光是淡白色。
尝试将压抑著的精灵光解放出来后,彷佛会亮瞎眼睛的强烈光辉便染上了周围。瀑布四周的精灵们以惊人的速度聚集而来。由于精灵们阻挡视线所以看不清楚,其实我所释放的光是从冷色到暖色都有的广域原色,毫无节操的缤纷色。
蜜雅之前称赞过「漂亮」,但从审美的角度来看,雅伊艾莉洁小姐所释放出的亮光远远高贵且漂亮多了。
哦,这样一来根本看不到周围。
我急忙收敛精灵光,使其不泄漏至外界。失去目标的精灵们开始漫无目的地散去,只留下被露雅小姐和雅伊艾莉洁小姐释放的精灵光所吸引的精灵,其余大部分都回归原本的自然界了。和聚集时相比,速度显得相当悠哉。
「已经收放自如了呢。好惊人的适应力。对吧,雅洁大人。」
「是……是啊。」
雅伊艾莉洁小姐似乎觉得我的精灵光很刺眼,眼睛不断一开一合,漫不经心地回应著露雅小姐的问题。
「对不起,雅伊艾莉洁大人。我有些事情想确认一下,所以就放松了控制。」
「毕……毕竟是第一次,这也是没有办法的。」
奇怪?雅伊艾莉洁小姐的怕生个性再度发动了。刚才明明还能看著我说话,此时却又变成忸忸怩怩的可疑模样。或许是真的觉得太刺眼了吧。
「言……言归正传!你来试试看吧!」
「好的,◆ 风。」
哦?咒语失败了却依然刮起些许微风。这是精灵们为我设想的缘故吗?
「唉呀?莫非你不擅长咏唱咒语吗?」
「是的,无论怎么样就是练不好。」
「不过,刚才不是起风了吗?」
「说不定是精灵通融了一下吧。」
「没有这回事哦。」
我按照自己的感觉回答露雅小姐的问题,但却被直接否定了。
「除了像树精那样的例外,精灵们通常不存在自我和智慧。他们只是单纯从地脉吸取魔素,机械式地扮演著将魔素传递给所需生物的角色罢了。」
原来如此,精灵是自然现象的一部分吗……
这倒是无所谓,不过无法见到性感的温蒂妮大姊姊实在太可惜了。
「是吗?他们偶尔会聚集一大群在说些什么哦。」
哦,雅伊艾莉洁小姐提出了反对意见。
「会说这种话的人只有雅洁大人您哦。其他高等精灵根本就没有赞同过吧?」
「呜呜,是这样没错!可是我真的感觉到他们在说话嘛。」
被露雅小姐否定的雅伊艾莉洁小姐气呼呼地鼓起脸颊将头撇向一边。真像是蜜雅会有的反应呢。
虽然很可能是错觉,不过未必就可以笃定那是误解。毕竟像是游戏开发时的除错阶段,被判断为「错觉」的错误往往在上市后都会被发现。
「我可以试一次看看吗?」
「真是的,连佐藤先生也这么说。」
「试试看吧!绝对可以听见的!」
我获得两人的许可后便开始尝试。
忍受精灵光的刺眼以及精灵们猛烈突击的精灵乱舞结束。大约十分钟后,精灵们像蚕茧一样覆盖了我的周围。仔细一看,他们并非在空中静止,似乎是缓缓地在一定距离之内持续徘徊。
嗯,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莫非是雅伊艾莉洁小姐听错了吗?
我就这样开始接收精灵们泄出的微弱魔素。
──难道这是有意的信号吗?
这么认知的瞬间,伴随猛然契合的感觉,我变得能够听到非常细微的鼓噪声。
他们的确试图在传达什么,但遗憾的是我无力再解读下去。这种感觉就像在分辨一百公尺外的人群嘈杂声一样。由于并未取得任何技能,所以要听懂精灵的声音或许存在著某种条件也说不定。
「好像在说些什么的样子,至于内容就不清楚了。」
「就是这样!就算是一次也好,真想和他们交谈呢。」
「佐藤先生,您不是在开玩笑吧?」
对于有些不知所措的露雅小姐,我告诉对方自己并非在说笑。
在那之后我又尝试了好几次,可惜却在精灵魔法方面搞得一塌糊涂。
尽管早就已经料到,和咏唱咒语一样,我在咏唱精灵魔法时始终也不顺利。
一度想为我进行示范的雅伊艾莉洁小姐犯了愚蠢的错误,使得露雅小姐都淋成了落汤鸡,不过当时获得了「精灵魔法」技能所以我并没有什么怨言。遭露雅小姐斥责的雅伊艾莉洁小姐实在很可爱。
「佐藤先生只要会咏唱的话,不光是普通的精灵魔法,甚至还可以召唤拟态精灵以供驱使呢。真是可惜了。」
巫女露雅小姐召唤出联络用的鸽子型拟态精灵给我看。
除了覆盖有朦胧的白色磷光之外,形体就跟鸽子没有两样。
虽然称为召唤,实际上似乎是以小精灵们为素材创造出来的。
体态精灵不存在痛觉和恐惧所以经常用于战斗训练,打猎时也会用来当作肉盾或诱饵,可说十分方便。
据说当体力归零时遗骸就会消灭,回归原本的小精灵并四处扩散。
巫女露雅小姐向我透露了一句:「雅洁大人和佐藤先生身边的精灵光浓度都相当高,所以召唤起来很轻松。」
「说到这个,这种精灵光究竟是基于什么法则来改变强弱的呢?」
「谁知道?」
「喂,雅洁大人。」
见到手指贴在脸颊上倾头不解的雅伊艾莉洁小姐,露雅小姐这么吐槽道。说明的工作由露雅小姐负责接手:
「以地脉为例,流动浓度大的地方就会发出较强的光。源泉附近的话甚至会变得格外耀眼。」
她说到这里暂停了一下,然后看似很尴尬地继续开口:
「不过,人并不一定会根据魔力总量的多寡而产生变化,所以我们实际上也不太清楚哦。」
就连长寿的精灵似乎也有不明白的事情。
综合至今旅途中所获得的情报,源泉是魔力产生的来源,精灵则是负责媒介带有魔力的魔素。
所谓的精灵光,应该会出现在魔力和魔素浓郁的场所吧。
考虑到电流周围会出现电磁波般的现象,总觉得这种解释不会错得太离谱。
那么,关于精灵光的问题就到此打住──
「所谓的源泉又是什么呢?」
「是地脉的喷出孔吧?」
「是的。在这片大陆,除龙之谷是超乎寻常的规模以外,其他还存在百处以上的源泉。」
嗯,不愧是「最强之神」龙神的领域,「龙之谷」似乎是相当特殊的地方。
我的精灵光之所以与众不同,归咎于那个源泉的想法似乎是正确的。
另外,异常快速的魔力回复速度以及令他人望其项背的高魔力效率,说不定也和我支配著「龙之谷」的源泉所有关连。
话虽如此,由于我的等级和能力值比其他人远远高出许多,所以还是不要统统把原因都推给源泉好了。
「说得也是呢。我记得──」
或许是听到露雅小姐的说明后想起什么,雅伊艾莉洁小姐「啪」地拍了一下手。
「那边的瀑布湖底部也是精灵聚集处──源泉之一呢。」
听了雅伊艾莉洁小姐的情报,我不禁落下目光。在开启精灵视之后,瀑布湖底部的确有亮光泄漏出来。
水质明明不会混浊,亮光却不怎么强烈。
「这也算是百处里面的一处吗?」
「不是哦。所谓百处指的是能够在上面建造都市或城镇之类的大规模源泉。」
我的问题让露雅小姐摇头否定。
「源泉也分成许多大小不同的种类呢。如果是像这种瀑布湖的小型源泉,总数就有些无法掌握了。」
小型源泉似乎出奇普及的样子。
抱著些许好奇心态,我用精灵视观看身后的世界树。
树木本体散发出耀眼的光辉。而且定睛注视之后,树干周围还有同心圆状的光环如波纹一般扩散出去。
「很漂亮吧?」
换上柔和笑容的雅伊艾莉洁小姐向仰望世界树的我这么说道。
「是的,非常漂亮。那棵世界树也是源泉吗?」
「不,不是的──」
「雅洁大人。」
「──那并非来自地脉,而是虚空──我好像不能这么透露吧?」
「嗯,换成佐藤先生的话倒无所谓,不过请不要在外面的世界到处宣扬哦。」
我点头回应露雅小姐的叮咛。雅伊艾莉洁小姐在确认过后接续下去说道:
「你知道虚空中存在著乙太流吗?」
「不好意思,我比较无知。」
毕竟根本就不知道虚空是什么东西。
见到延伸至天空彼端的世界树,我想对方大概会回答那是宇宙空间,但我更期待答案会是更具有奇幻风格的精灵界。
「唉呀,不知道的话只要学习就行了哦。所谓的乙太就是──」
雅伊艾莉洁小姐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判若两人地用流畅的口吻为我解说乙太。
直接省略掉「继地水火风这四大元素的第五元素如何如何」的复杂内容后,简单来说那似乎是一种物质,在宇宙空间里负责媒介太阳所刮出来的大量魔素。
「──所以,世界树向那些乙太伸出名为晶枝的丝线般细小树枝,藉此从乙太流当中吸取魔力。接著又将回收的魔素送入地底深处,混入地脉里流动的魔素使其活性化哦。」
展开双臂仰望世界树的雅伊艾莉洁小姐,露出彷佛看待自己心爱孩子般的微笑。
见到这样的表情,我终于能实际感受到雅伊艾莉洁小姐的年龄比我远大得多。
「世界树的那些亮光,就是魔素从天上流入地下时,外泄出来的部分被精灵们拾取的模样。」
──原来如此。
世界树的存在似乎就是一具让世界活性化的巨大魔法装置了。
「倘若这件事情被贪婪的人得知,包括波尔艾南在内拥有世界树的森林都有可能遭到那些国家的蹂躏,所以我们才会一直保密的。」
毕竟那就等于一座大功率输出的发电厂了。
要是独吞下来,靠著充裕的魔力甚至还可征服世界。
「我保证绝对不会说出去。如果觉得口头保证不放心,要用『强制』或『契约』来束缚也无妨。」
「用不著做到这种地步哦。」
原以为是很重要的秘密所以我这么建议,但露雅小姐却苦笑著表示太夸张。
我明明就很正经……看来精灵们过于老实,危机感太薄弱了。
尽管很婆婆妈妈,我还是向露雅小姐表达这样的意见,结果对方回答道:
「假如真的有人试图将世界树据为己有并让世界毁灭,届时众神就会降下天谴,所以我想应该不会发生最坏的情况哦。」
说到这个,神确实存在于这个世界呢。
不过,嗯,还是留意不要对任何人透露好了。
──我将这点牢记在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