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八卷
  5. 世界树
  6. 繁体版

世界树
2017-06-22 20:43:05

		

「我是佐藤。刚进公司的菜鸟时代,我总是害怕跟地位高的人当面谈话,但经过强人所难的客户锻炼之后就渐渐变得趋于平常心了。环境果然会使人成长呢。」
「这边。」
在蜜雅父亲的催促下,我跳上了有脚灯照耀的活动步道。
这里是波尔艾南之森的中央。我们正前往位于世界树底部的长老议会的议事堂。
直到世界树为止的路程都像从树上村移动至地下城镇那样,透过「妖精之环」转移过去。
蜜雅父亲太过寡言所以无从得知详情,但我想该区域大概只能利用转移进入吧。
进入这个区域时我事先进行了「探索全地图」,不过世界树在一定高度以上的楼层及最下层都未显示在地图中。那里好像是属于不同的区块了。
搞不好其中还存在著某种抵抗「探索全地图」的系统。
从目前所知的范围来看,这个世界树区域深入了地下将近好几公里。
虽然不记得地壳的厚度是多少,但应该算相当深了吧?
这还只是有建筑物的区域,至于世界树的根部则是扎得更深,横向也延伸得比整个波尔艾南之森还要广大。
昨天去过的蜜雅家里,其所在处距离世界树区域有十公里左右。
之所以觉得很近,大概是因为世界树的异常庞大的体积而产生的错觉吧。
「接著,跳。」
紧跟著用单一词汇在前方带路的蜜雅父亲,我也钻入用途不明的银色圆环里。
周围的奶油色通道也是不明材质。据AR显示为「特鲁比特三型树脂材质走廊」。特鲁比特是什么东西?
看起来明明很有现代风格,却具备了森林浴一般的清凉气味以及树叶摩擦的悦耳音色。
前方传来压缩空气泄出的声音后,自动门打开了。
往左右开启的门后方,还重叠有一道滑门,这次则是往上下开启。
其后方为二十公尺左右的直线通道,尽头处又有和刚才一样构造的门。感觉就像潜水艇的水密舱壁一样。
舱壁的另一端是个狭窄的长廊,其下方为异常宽广的机库。
「那是──」
「船外壳。」
对于我的喃喃自语,蜜雅父亲这么告知。
正如他所述,广大的机库内飘浮有无数类似勇者隼人的次元潜航船朱尔凡尔纳,船首朝向天花板的银色船体,
机库深处还有双体型的船和木制船体,其中甚至连帆船也一起飘浮著。
「那些全部都是飞空艇吗?」
「不是,只有外壳。」
「不过,好像是浮在空中的样子──」
「次元桩。」
记得「次元桩」应该是空间魔法当中用来将物体固定于空中的魔法。
他的意思恐怕是机库内摆放的无数船体是利用「次元桩」来固定的吧。
……精灵们单一词汇的会话实在很考验推测能力。
话说回来,每一艘船都亮晶晶的很乾净。
AR显示告诉我,那是一种不会生锈或劣化的机制。
「固定化?」
「嗯,术理,保护。」
从蜜雅父亲的话中推测,似乎是用术理魔法产生的仿物质为船体镀膜以防止氧化的样子。
我在公都的贵族豪宅里看过的上级术理魔法书籍中也有这样的记述。
虽然无法用于武器,却可以在能够供给某程度魔力的场所内维持「固定化」,所以据说会使用在领主的宝物库等地方。
眺望船体之际,我见到技术人员打扮的精灵们正在船体之间找东西的身影。
「──托亚制作的虚空船真的存在吗?」
「真是奇怪──绝对会有的才是。」
我试著搜寻地图,发现她们所要找的「虚空船」好像不在这个区域内。
「吉雅,如果这里没有,就只能叫醒睡眠槽里的尤雅了。」
「不行啊,绝对不能叫醒睡眠槽里的人。」
位于下方的两人开始争论起来。
睡眠槽是什么东西?
「佐藤,走了。」
被蜜雅父亲拉扯衣袖,我才想起此行原本的目的。
穿过长廊离开机库后,我们这次乘坐发光玻璃板一般的浮游板登上斜坡。
另外还可以看见好几个相同的通道,但除我们以外没有其他人影。
这个世界树区域里应该有十倍于地上的数万名精灵存在,不过除了刚才机库内的两人以外完全没有遇到别人。
我浏览地图,得知这个区域的精灵几乎全都处于「睡眠」状态。每个人似乎都在睡觉。大概是睡在刚才那两人所说的睡眠槽吧。
不同于地上的精灵,这里大多是一万岁以上的高龄精灵。
尽管等级较高,但如此高的年龄之下却好像没有超过五十级的精灵。
我很想询问蜜雅父亲关于睡眠中的精灵是处于何种状态,不过担心很有可能会被反问一句「你怎么知道」所以就不敢发问了。
除精灵以外,世界树区域似乎还有八名高等精灵。
该不会就像奇幻类故事的老套设定那样,高等精灵是精灵的王族之类的吧?
他们和其他精灵一样大多数在睡觉,等级都分布在五十至七十级的范围内。
搞不好这其中存在著某种无法提升等级的理由。
就在我这么观察世界树区域的期间,目的地似乎已经到了。
刚才乘坐的浮游板彷佛被吸入地面一般逐渐消失。
眼前有一道每边长三公尺的八角形大门。到这里的一路上都是树脂材质走廊,但唯独这里是木纹风格。
连结八角形顶点的沟槽出现缝隙,如同以前的相机快门那样旋转一边开启。
构造像极了古典科幻作品中出现的太空船气密室。
「佐藤。」
先一步前进至门后方的蜜雅父亲这么呼唤我。
糟糕,只顾著研究门的构造而太入迷了。我快步走向那里。
门后是个可容纳千人以上的宽广议事堂。
看似天窗的地方射入柔和的光线,照亮了一路通往内部讲坛的走道。
从这里看不见,其实唯一醒著的高等精灵似乎就待在内部的休息室里。
──说不定可以见到面。
怀著雀跃的心情,我跟蜜雅父亲走向议事堂的讲坛。
讲坛背后高出一截的座位上坐著大约二十名长老议会的高层人士。
我被带到彷佛被告席一般设置于讲坛上的座位,和蜜雅父亲并肩坐下。
「希嘉王国的佐藤。感谢你的协助。」
「希嘉王国的佐藤。我们不会忘记你从邪恶魔术士手中救出幼子的这份恩情。」
「希嘉王国的佐藤。我们希望报答你从遥远之地带回幼子一事。」
「希嘉王国的佐藤。欢迎──」
接著,每位长老都针对将蜜雅带回一事向我道谢,然而开头不知为何一定会加上「希嘉王国的佐藤」这句话。
这种说话的方式难道是规矩吗?
或许是已经听说我会讲精灵语,他们也用精灵语交谈。
这些长老看起来就跟蜜雅父亲一样年轻。
只不过,眼神就不同了。
该怎么说?就彷佛年老乌龟的眼睛,与其说冷静,更令人感到一种近乎无动于衷的寂静。
被那种不动如山的安定眼神盯著,昏昏欲睡的感觉好像会随之而来。
不愧是活了几千年的人物,真想跟他们打好关系并询问各种以前的故事。
不过,黑龙赫伊隆明明比这些精灵长老的年龄大得多,感觉起来却是相当年轻。我实在很好奇,这究竟是种族或个人间的差异所致。
就在我心想是否要一直等到所有人都道谢完毕的时候,议事堂内部的帷幕忽然拉起,几人坐在约有一个房间大小的发光飞行板上面飞了出来。
那块板子上以我盼望已久的高等精灵为中心,四名精灵巫女彷佛在守护一般,站在四个方位。
这四名巫女并非身穿像公都的赛拉她们那种洋式巫女服,而是穿上了「和风」的服装。巫女果然还是要白小袖配上绯袴才对。
只不过,那不是简易的巫女服,是像跳神乐舞的巫女一样头戴黄金艺品的头冠和手持鉾铃,还穿有用银线般的秘银线刺绣而成的千早。
遗憾的是我还未能目睹高等精灵的模样。
因为站在四个方位的巫女后方飘浮著竹帘。
那大概是某种魔法吧。
载有高等精灵等人的发光板子通过众长老之间,在我面前停了下来。
「「「肃静~」」」
巫女们手持的鉾铃配合这个声音叮当鸣响。
事实上根本没有人讲话,但这么吐槽的话也太破坏气氛了吧。
「「「圣树大人有话要说。」」」
高等精灵似乎被称为圣树大人的样子。
本名好像叫雅伊艾莉洁,所以圣树大人应该是职务的简称或者外号吧。根据AR显示,其称号为「无垢的少女」,职种是「世界树:地之管理者」。
遮挡住她的竹帘滑顺地开启,雅伊艾莉洁小姐就此现身。
──好年幼。
位于竹帘另一端的是比亚里沙年纪更小,大约是学龄前的小女孩。
长相近似蜜雅但却是银色头发和红眼睛,所以和那些绿发碧眼的精灵有些不同。耳朵则是和蜜雅他们这些精灵一样略尖。
──哦哦!
我好奇之下确认年龄后吓了一跳。亿耶,居然是亿!
树精的年龄也很惊人,雅伊艾莉洁小姐的年龄却是更为离谱。
第一次在年龄中看到亿的单位。数著数著就让我头昏脑胀了。
不过,外表竟是个小女孩吗……
「希嘉王国的佐藤。你将蜜萨娜莉雅顺利送回波尔艾南之森,实在是好极了……吶。」
──嗯?
「老身?非……非常感谢你……吶。」
这种格格不入的说话口吻是怎么回事?
中途明明很流畅,但在说到自己的第一人称和语尾的部分就突然停顿,语气变得生硬起来。
流畅时是不符那年幼容貌的冷静声音,停顿时又变调成卡通般的声音。
感觉就像不是配音员的人硬要模仿配音员一样。
见到高等精灵的这副模样,长老们依旧不动如山。
不过,尽管低著头而无法看见表情,四个方位的巫女们却在颤抖著肩膀。
「怎么了吗……了呀?」
小女孩不解地倾头。
──嗯?怎么回事?
站在眼前的小女孩,身上居然可以看见一名二十岁女性跪坐的身影。
我懂了,原来眼前的小女孩是幻影。之前在地下拍卖会会场识破白虎人的幻影时也是一样。看来幻术这类东西对我好像无效。
本体的她拥有看似些许淡色金发的白金色头发、碧蓝的眼睛、薄薄的嘴唇及不会太高耸的鼻梁。尽管比不上露露,依然美得令人无可挑剔。说穿了,就是我喜欢的类型。
由于白小袖和千早的关系所以难以看出体型,不过从胸部看来应该有C或D罩杯的程度。
那坐下的姿势无从得知身高,但大概跟我差不多吧。
──好棒,实在棒极了!
我在异世界里老是都遇到小女孩和美少女,认识像这种美女的机会果然还是少得可怜。
赛拉和洁娜因为太过年轻而无法当成恋爱对象,至于同伴们以及卡丽娜小姐则是我的保护对象。
啊,这次过来拜访波尔艾南之森真是太好了。
「你希望什么奖励呢──奖励吶?」
幻影的小女孩露出自信满满的高傲表情,本体的她却是有些脸红。
看来并不是她主动想要进行这场闹剧的。
大概是被迫参与了精灵们的惊喜活动吧。
那种略显伤脑筋的怯懦表情实在有些吸引人。
「──那么,希嘉王国的佐藤。就授予你奖励之吻吶。」
糟糕,我没听清楚她前后说了些什么。
展开双手的小女孩幻影,像章鱼一样突出嘴唇。
本体的美女却看似很难为情,略微俯面低垂著目光。
倘若是亲吻小女孩我还会委婉拒绝,但既然对象是这种美女的话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了。
毕竟蜜雅以前也随意亲吻过我,想必就跟欧美人一样算是问候的礼仪吧。
我如滑行一般瞬间走上去,动作自然地将手放在本体美女的脸颊上。
尽管有些禁不住诱惑想要亲吻嘴唇,但对方好歹也是精灵之村的代表。
还是收敛一点吧。
当初救出蜜雅的时候她在我的额头上亲吻,所以我也仿效这个动作在雅伊艾莉洁小姐的额头上给予轻轻触碰的一个吻。
在发现对方毫无反应之后我垂下视线,只见雅伊艾莉洁小姐就像水煮的章鱼一样变得通红陷入晕眩。简直就像是卡丽娜小姐会有的反应。
面对整个人变得软趴趴的雅伊艾莉洁小姐,我急忙将她扶住。
看样子好像昏过去了。
莫非我做了很糟糕的事情吗?
◆
「希嘉王国的佐藤,我们要为圣树的失态向你赔罪。」
在其他的房间里,一名长老顶著严肃的表情向我道歉。
「不,我才是失礼了。莫非亲吻女性的额头是一件不礼貌的事情吗?」
「不。然而那是一种神圣的行为,并非可以轻率进行的。」
原来如此……看来我好像吓到雅伊艾莉洁小姐了。
唯一庆幸的是这并非失礼的行为。
「我们已经让雅洁大人躺在医务室里了。有露雅在一旁照料著。」
「状况还好吗?」
「只是受惊吓晕过去而已,睡一觉起来就没事了。」
返回房间的巫女精灵们这么窃笑著。
「平常明明就让许多成年的精灵孩子们亲吻额头,想不到今天会这么惊慌。一点也不像是雅洁大人,实在吓了一跳呢。」
「库雅。」
长老精灵沉声告诫多嘴的巫女精灵。
「刚才还未有机会开口,我们波尔艾南氏族的精灵欢迎你们的到来。在你们专用的房子建好之前,希望你们能先使用宾客专用的公馆。」
──啊?要盖房子?
「不,请不用那么劳师动众。逗留期间只要让我们住在树屋里就很够了。」
「不过,外头的房子住起来不舒适吧?建造房子只要一年就能完成了哦。」
我的话让巫女精灵倾头不解。
精灵的时间感似乎比我想像中还要漫长。
看来对方已经预设我们至少会逗留一年以上了。
本来打算再久也只会待半个月时间,但有点担心太早出发的话会不会很失礼。
「居住的场所就这么决定,不过关于救出蜜雅的谢礼又要如何挑选才好呢?你有什么要求?」
「嗯,答谢。」
「拉亚你要私下答谢倒是无妨。我所说的是站在整个波尔艾南之村的立场上答谢对方。」
「嗯,理解。」
长老订正了蜜雅父亲的发言。
我并非为了获得谢礼才带蜜雅回到故乡,但如今表示「不需要答谢」的话搞不好是很失礼的事情。毕竟面对那些公都贵族时也是这个样子。
这时还是选个较为妥当的谢礼吧。
「既然这样,可以允许我在波尔艾南之森观光吗?」
「嗯,我同意了。只不过──」
除世界树区域之类的禁止进入区和私人空间──精灵个人住宅或工房等需要个别徵求所有人的许可──以外,我获得了可以随意进入任何区域的许可。
待蜜雅的欢迎会告一段落后,大家就一起在精灵之村里观光好了。
「那么,决定要以什么东西作为谢礼了吗?」
奇怪?刚才的观光许可就已经很够了才对……
这时,我的脑中掠过了广大机库中见到的银船外壳和帆船。
恰好我也在考虑从波尔艾南之森到迷宫都市的路程要走海路或空路。
「刚才我在机库里看到了──」
我不抱期望地索取船的外壳,长老在稍微沉思之后就答应了。
之后询问才知道,原来对方在犹豫把那些不良库存的垃圾送给我是否真的妥当。
逗留期间,我就来玩玩看魔改造吧。
◆
「露雅,水~」
躺在散发淡淡光线的透明床铺上,高等精灵雅伊艾莉洁小姐顶著惺忪的眼神爬了起来。
「雅洁大人好像醒来了。」
和长老们交谈完毕后,我顺道前去探望雅伊艾莉洁小姐的状态,看样子来得正是时候。
巫女露雅小姐将水瓶中倒出来的水递给对方。
装水的杯子具有玻璃般的质感,摸起来却是一种近似塑胶的神秘素材。根据AR显示为阿鲁亚的高脚杯。阿鲁亚大概就是素材名称吧。
「呜呜,大作绝对是搞错了。说什么高等精灵就必须是银发小女孩的模样,语尾还得加上『吶』。」
「雅洁大人。」
露雅小姐试图将我的存在传达给雅伊艾莉洁小姐,但对方却只是拚命说个不停,毫没有察觉到。
「我知道。你想说事到如今也不能向故人抱怨些什么对吧?」
「雅洁大人!」
雅伊艾莉洁小姐像蜜雅一样鼓起脸颊闹别扭。
实在有点可爱。一不小心好像就会爱上她。
「讨厌!发点牢骚有什么关系嘛。我一定被当成奇怪的女人了。对方明明是带回蜜雅的恩人,这下子对精灵之村的印象岂不是变得差劲透顶了吗。」
「雅洁大人!!」
那情绪不稳定的吵闹模样的确有些奇怪,不过瞬息万变的丰富表情却是让我颇有好感哦。
「昨天办完事情后本来打算向蜜雅说声『欢迎回来』,结果她却不在上面的村子。对了,那个叫亚里沙的孩子也说了什么『高等精灵基本上就是银发小女孩,绝对没错』还有『主人一定会拒绝小女孩的索吻哦』之类的,没想到根本不是这样。」
「雅洁大人……」
原来如此,亚里沙也参与在其中吗。
「真是的,就因为这样才不能对日本人掉以轻心。从以前就那么爱玩弄别人。」
她似乎见过历代的好几位日本人,但无疑都遇到了像亚里沙那种人。
明明还有像我这种普通人存在,实在是遇人不淑。
话说回来,她为何会知道亚里沙是日本人?
由于本人不可能会自行透露,所以想必是看到象徵转生者的紫色头发才察觉的。
早知道就叫亚里沙事先戴上金色假发了。
「雅洁大人,请您先听我说话。」
「真是的,露雅,到底什么事?」
露雅小姐所含蓄指示的方向上,我就站在那里。
雅伊艾莉洁小姐像个没有润滑的马口铁人偶一样「叽叽叽」地转动脖子。
目光相对。
啊呜啊呜──雅伊艾莉洁小姐开始惊慌失措。
那沉著冷静的成熟外表和看似全无戒心的轻率行动,两者间的落差实在太棒了。这种大概也叫反差萌吧?
暂且不提这个,这时候还是先帮忙解围吧。毕竟亚里沙好像也有错。
「我听露雅小姐说了,您似乎从早上就因发烧而一直躺在床上呢。不时还会讲些梦话……」
我在诈术技能的协助下将捏造出来的说词传递给露雅小姐。
「是……是啊,雅洁大人。您还没有退烧,今天就别勉强自己,好好休息吧。」
露雅小姐也迅速地配合我所捏造的「异的言行是因为发高烧而意识不清的缘故」这番说法。
约定好待雅伊艾莉洁小姐冷静下来时再次拜访后,当天我便告辞了。
据露雅小姐所言,她们似乎有什么要事的样子。
尽管有种麻烦上身的预感,但只是听一下内容应该没关系吧。
返回仍在举行「欢迎蜜雅归来的宴会」的树上之家后,不知为何蜜雅叫我「跪坐」。
告密者似乎并非先行一步回来的蜜雅父亲。在亚里沙和蜜雅的后方,有三名巫女小姐吃著饼乾一边笑得很开心。
对于这些口风不紧的多嘴女孩,我就送上吃起来会令人飙泪的超辣饼乾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