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金色文字使 被四名勇者波及的独特外挂
  4. 第四卷
  5. 尾声Ⅰ
  6. 繁体版

尾声Ⅰ
2017-06-22 18:32:26

		

和缪儿一行人分开的几天之后,徒步在兽人界游历的日色碰上了一个问题。他双手环胸陷入沉思。
「嗯~……在这片辽阔的大陆上,用走的果然太花时间了。话虽如此,在空中飞太引人注目了。怎么办呢……」
兽人界大得惊人。比人界还大,更重要的是森林山峰这种自然地带多得不得了,可以想见用走的肯定会度过一段辛苦的日子。
「……不对,等等喔。」
这个时候,他突然想到一件事,把魔力渐渐集中在右手手指。
「这样行得通吗……?」
他觉得有点不安,不过文字却轻而易举就写好了。他小声地说了一句:「很好!」发动魔法────咻咻!日色当场就瞬间消失了。
接下来他出现在一片似曾相识的花田里。日色难掩笑意,握拳的手正在发抖。
「喔喔!成功了!这个太棒了!」
日色写下的文字是──『转移』。他想像著某个地方写下了这两个字。那个地方是以前曾经造访过的某片花田。名为──【多加姆花园】。
没错,这里是他们进入兽人大陆之后,第一个抵达的村庄。从这里到【兽王国•帕西翁】,应该有著徒步也需要走上多达两个星期的距离。
简单来说日色刚刚办到的就是瞬间移动──
空间移动这个词汇应该比较像魔法会用的字。他本来是想,如果用『转移』这两个文字不知道办不办得到,令人开心的是居然成功了。
「太好了,这么一来就随时都能回去人界了。这能力真是太犯规了。」
自己的魔法一如往常发挥了惊人的效果,虽然没有要跟谁比较,他还是觉得很有优越感。即使好像只能转移到自己曾经去过的地方,他还是觉得二文字的效果和一字不同,超越了某种极限。
话说回来,若是提到日色为什么会来这里──就是来找交通工具的。上次他在这里借了名为莱匹克的怪物。乘坐在它们背上,才得以不用步行的方式抵达【帕西翁】。
所以想要在兽人大陆游历的日色,决定要在这里再借一次莱匹克。
日色就这样走进【多加姆】村,寻找某个人。他马上就找到那个人了。看来正在和其他村民谈天说地。
「喂,熊大叔。」
「啊?咦……啊,你、你是!」
眼前的是阿诺鲁德的朋友马克斯。日色心想,他那副壮硕的身体,与其说是熊,看起来只像头猪。
「日色……?这不是日色吗!怎么突然跑来了?阿诺鲁德呢?」
「我一个人来的。大叔他们人在【帕西翁】。」
「咦?这还真是……你是为了什么跑回来的?」
理所当然的疑问。
「我来跟你们借之前曾经借过的莱匹克。钱我会付,快借我。」
「啊啊!那些家伙啊!但是它们还没回来耶?」
「嗯?真的吗?」
确实和莱匹克分开到现在,也还没过几天。莱匹克虽然有归巢本能,但也无法一直跑个不停啊。
「哎唷哎唷,都专程来了,到我家走走吧!」
「啊啊──!日色!」
此时一阵尖锐的叫声差点贯穿他的耳膜。
「嗯?熊子看起来精神不错。」
「咦?吶吶,爸爸,日、日色怎么会在这里?」
她名叫苏苏,是马克斯家的长女。以前曾受过她的照顾,是个有点早熟的女孩。
「好了好了,苏苏,回家再慢慢问他不就好了吗。这个安排你能接受吗?」
「可以,反正我也在想莱匹克回来前,在你们这里待一阵子。」
日色这么回答之后,苏苏开心地露出灿烂的笑容。双手紧紧抓住日色的手臂。
「我们走吧!日色!洛伊一定也会很开心的!」
「洛伊?是谁?」
突然冒出一个日色听都没听过的名字。
「你忘记啦?就是前不久刚出生的小孩子啊!」
「……啊啊,是那个时候的小婴儿啊。」
之前来到这里的时候,马克斯的妻子萝素诞下一个新生命。除了苏苏和贝儿两个女儿之外,这次生了一个名叫罗伊的男孩。
名字是苏苏帮他取的,令他吃惊的是,本来她是把日色的名字倒过来写成色日(注:「日色」日文念音为ヒイロ,洛伊念音为ロイ),
但是因为听起来不好听,所以才改成叫作洛伊。以他们一家的救命恩人日色的名字来取名,马克斯他们似乎也不反对。
当然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日色出言反对,但是苏苏边哭边坚持不肯让步,最后日色只好屈服。套句苏苏的话,她希望洛伊能长成像日色一样坚强的孩子,所以才取了这个名字。
日色受到马克斯一家温情款待,暂时遇上了一些麻烦。
在等待莱匹克的这段期间,苏苏和村里的孩子们,不停催他讲冒险的故事给他们听,真是烦死人了。
大约过了两天,正当他悠闲地坐在外面的树桩上看书的时候────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有个影子来势汹汹地往日色的方向飞奔过来。接下来那个影子便顺势把日色扑个满怀……不对,几乎是冲过来把日色压在身下,用它长长的舌头来回舔著他的脸。
「咕咿咕咿咕咿咕咿咕咿咕咿咕咿咕咿!」
这带点热气的舌头触感,他完完全全曾经体验过一次。看来他所等待的不是个人,是那只鸟已经回来了。这场骚动让马克斯和苏苏也赶了过来。
「喂喂喂!快不住手!臭鸟你的口水!」
他拚命想推开它,但是身体被相当强的力量给压住,迟迟无法脱离束缚。马克斯看著这副景象,捧腹大笑。
「哈哈哈!没想到它居然这么喜欢你!好,就借你吧!应该说那个!你不嫌弃的话,也可以买下它,如何?」
「买……?」
日色拉开和莱匹克之间的距离,虽然一张脸被弄得黏呼呼的,还是开口反问了一句。当莱匹克听见买这个字眼的时候,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对日色投送著热切的目光。
满脸就是叫他买的表情。眼睛像个状态绝佳的偶像一样闪闪发光。
(算、算了,反正我也需要交通工具。而且这家伙感觉好像也很期待……)
他盯著莱匹克,告诉马克斯自己的回答。
「多少钱?」
这么一来,日色获得了一匹莱匹克。莱匹克似乎也很开心,明明就飞不起来,还啪嗒啪嗒地拍打著翅膀四处乱跑。
「啊啊!烦死了!不给我乖一点,就把你做成烤鸡!」
「咕咿!」
莱匹克对烤鸡这个词汇有了反应,忽然停下了动作,开始不断颤抖著。果然还是会怕被抓去烤。莱匹克用眼神诉说著不要抓它去烤,日色心里虽然觉得很麻烦,开始开口说道:
「我开玩笑的。明天再出发,今天你就好好休息休息。」
「咕咿!」
答是答得很爽快,但不知道为什么却不离开。
「喂,好了好了,快回去吧。」
不过莱匹克虽然有所回应,却还是不肯回去。看过来的眼神好像在等待什么。
「到、到底想干嘛?」
来到他身旁的苏苏回答了这个疑问。
「日色,他一定是想叫你帮它取个名字。」
「名字?」
「嗯,新主人如果不帮它们取名字,莱匹克是不会离开的。」
「怎么会有这么麻烦的鸟。」
掺杂著几声叹息地说完这句话之后,日色把手放在额头上思考著。
「这个嘛──────────────就叫鸟可以吗?」
「咕咿咕咿咕咿咕咿咕咿!」
莱匹克非常激动地摇著头。全面否定。看来可以说它完全不喜欢这个名字。
「你这鸟还真多要求。」
「哈哈哈!毕竟名字就是它的代号啊。这家伙也想要个好名字。」
日色瞄了一眼马克斯,视线再一次集中在莱匹克身上观察著。黄色的喙、白色的羽毛。还有大大的黑眼睛。额头上有个新月的斑纹。
「我有个问题要问,这块斑是本来就有的吗?」
「嗯?是啊,从它出生时就有了。就像是人类的胎记那种东西。」
「嗯。」
看著那块斑纹,日色微微收了收下巴。
「……很好,那你就叫新月吧。」
──────居然就原原本本的这么取了个名字。不过超乎他的预期……
「咕咿咕咿咕咿咕咿咕咕咕咕咿。」
莱匹克开心到四处乱窜。似乎非常喜欢这个名字。因为太开心了又开始来回舔著日色的脸。满意之后,新月就回它的鸟舍去了。
「啊啊啊!先不论取名字的品味,莱匹克居然会这么喜欢你,真不愧是打倒独特怪物的人!」
马克斯笑得十分豪迈,还砰砰地拍著他的肩膀。比想像中强烈的冲击让他表情有些扭曲,但是这么一来就完成了当初来这里的目的,得到交通工具的他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时间来到隔天,晴空万里。真是个令人心旷神怡、适合踏上旅程的好日子。日色和马克斯等人一起来到村庄的出口。
「你接下来要去哪里?」
「不知道。」
「还没决定?」
「是啊,就是随风所至,随心所欲这么回事。」
「这样啊,路上小心啊!」
「啊啊,感谢照顾。」
「下次再带上阿诺鲁德他们一起来吃《蜂蜜点心》吧!」
马克斯露齿丘笑,日色坐在新月身上回答道:
「有机会的话。」
「日色!一定要来喔!」
苏苏眼神认真地说著。英雄即将踏上旅程,不知道为什么村人全都聚集了过来。日色觉得这个场合令他极为不自在。
「那我走啰!」
就这样,他从【多加姆】出发继续旅程。背后一直响起苏苏「一定要来喔~」的声音,但是他就这样头也不回地走,不对,是策鸟前进。
「好吧,总之就先四处走走看看吧。」
「咕伊!」
日色得到一个可靠的伙伴(鸟)?继续他的旅程。下一个目的地会是哪里呢?会有什么样的冒险呢?他带著期待的心情,放眼前方。
「你爱走哪个方向就走哪个方向。我要来读熊大叔给我的书了。」
放眼前方只有那么一秒。新月也沮丧地垮下肩膀,不过开始照主人的话,随意往前方迈进。
※
这是发生在【兽王国•帕西翁】的事。兽王雷欧瓦多•金格从战地回到国内,战争因为有了出人意表的发展而结束一事,一直让他心情不是很好。
但是一听见自己的女儿蜜蜜儿的声音恢复了,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决定办一场盛大的宴会──
一开始从士兵口中听到这件事的时候,想当然尔,他是不相信的。不过当妻子布兰莎和第一公主克克莉亚也这么告诉他的时候,他立刻急忙跑去蜜蜜儿的住处。
然后再次听见那如天使般的声音,在那之前所有不愉快就像从未发生过似的消失无踪,一边高声喊叫一边抱紧了心爱的女儿。
他十分感谢治好了蜜蜜儿声音的精灵。雷欧瓦多召告天下,只有精灵一直是我们的朋友。
在那之后,举国欢腾的飨宴开始了。同一时刻,战争的来龙去脉也传进了国民耳中。他们听见『魔人族』在战争中逃跑了,虽然有许多人感到相当愤怒,但是听到蜜蜜儿的声音恢复了之后,脸上满是喜悦之情。
「父亲大人也太疼蜜蜜儿了。」
第一王子雷格鲁斯看著雷欧瓦多让蜜蜜儿坐在他宽阔的肩膀上,像是在跟众人炫耀似的,昂首阔步地走著。
「哼,本王子可还放不下战争的事呢。」
第二王子雷尼翁发著牢骚。
「不,我想父亲大人应该也还没放下。战争时全力以赴,庆祝时就该好好庆祝。这也是我国的习俗。而且,蜜蜜儿的声音恢复了,你应该也很开心吧?」
「嗯,谁知道呢。」
雷尼翁嘴上这么说著,别过头去,但是表情有著几分柔和。别看雷尼翁那个样子,他还是觉得妹妹很可爱。
「战争的事等庆祝完再去想吧。现在是应该庆祝的时候。雷尼翁,你说是吧?」
「……随你便。」
两人举起手中装著脚的玻璃杯,互相碰了一下杯子,便喝起酒来。大家互相分享著喜悦,为蜜蜜儿声音恢复一事献上祝福。不过,其中只有一个人一直目不转睛盯著蜜蜜儿。
「嗯哼……这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呢?连我都治不好的病……看来有必要查一查。」
既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研究者,又是制造出《变装术》诞生契机的《无名手环》的尤希特•芬奈尔,眼镜闪闪发光,无声地勾起了唇角。
※
在日色出发旅行的一星期之后,魔王的亲笔信函被送到【人类国度•维克特里亚斯】的国王鲁道夫的手中。
他坐在执务室中的椅子上浏览著信件,表情复杂地将那封信放在桌上。他不是一个人,大臣丹尼斯•诺曼也在现场。
「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也调查过了,那座桥似乎真的是被魔王毁掉的。」
「嗯哼……新任魔王啊……」
「我认为她确实和先王不同,思想和年龄都太过懦弱。」
「应该吧。不然她就不会做出像这样的暴行。不过,这么一来……」
「是啊。这么一来,『兽人族』和『魔人族』之间的关系应该会变得更加险恶吧。不过,如果『兽人族』接受了『魔人族』的提议,那就不同了……」
「……不会的。」
「是啊,应该不会。」
此次『魔人族』的举动,无疑是把『兽人族』的觉悟踩在脚下。对魔王来说,或许是基于某种无法退让的理由才做了这件事,但是对兽人而言,肯定对于自尊受损一事而愤慨不已。
由此可判断『兽人族』先原谅『魔人族』这种事,暂时是不可能发生了。
「我懂魔王的想法。如果亲笔信函是真心求和,她的目的就是希望透过与我们联手一事,来削弱『兽人族』发动战争的意愿吧。」
「应该是这样没错。但是这封亲笔信函也无法当成确切的证据。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毁桥真正的目的,也可能是个想击溃我们『人族』的计画。」
「…………这事真难办啊。假设能够结盟,对我们而言也确实是有利可图。」
「从今以后就不会被卷入双方的战争……是这样吗?」
「只是有这样的可能性而已。还有就是能得知『魔人族』的内部情报。」
「可是,这一点对他们来说不也一样?」
如果缔结同盟,彼此之间加强交流,就能稍微掌握对方的内部情报。顺利的话,或许还能发现对方的弱点也说不定。但是反之,对方也可以得到相同的情报,虽然有利可图,却也可能成为缺点。
「申请会谈一事,有什么条件?」
「如同信件内容所述,魔人将所有条件的优先权都交给我们了。」
「这还真是……是信任我们吗?还是自信不管发生什么事,他们都能解决呢……」
「又或者是两种都有……」
「但是,如果条件随我们开,顺利的话……」
「嗯哼,不管怎么说,都无法立刻做出结论。即使只是形式上的同盟,想必人族中也有人会有人无法接受吧。我也失去了女儿啊。」
鲁道夫的这番话让丹尼斯感到过意不去,露出难过的表情。鲁道夫又露出一个自嘲般的苦笑。
「……勇者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听说培育得相当顺利。但是据威尔所说,他们去拜托过朱顿•兰卡斯指导勇者,但是到现在都还没得到正面的答覆。
「朱顿啊……」
鲁道夫闭上眼睛,轻轻叹了口气。
「那个男人也是个很难驾驭的人呢。一个公会会长,居然误以为自己拥有和国王同等的权利。」
丹尼斯表现出愤怒的神色,吐出这句话。以他的立场来说,公会会长在紧急状况下可以拥有指挥权一事,他无法承认且服从。
「的确在紧急状况中,将权利交给这个战斗力和指挥力都值得信赖的男人,对我们来说是有几分优势,我也承认他很有能力,但终究只是个平民──」
「丹尼斯,够了。」
「……是。」
「再么说他也是朕的老朋友,别把他说得太坏。」
「是我失礼了。」
丹尼斯轻轻低头谢罪。
「这次的事,朱顿应该也已经透过他自己的情报网知道了吧。如果是他,肯定会来要朕同意会谈。」
鲁道夫回想起之前朱顿也曾说过这样的话。而且扬言不管多少次他都会一起共赴会谈,不论有什么样的危险他都保护国王。
「丹尼斯,叫朱顿来一趟。」
「……这样好吗?」
「嗯,不管做什么事都需要力量。丹尼斯……你说是吧?」
「……遵命。」
丹尼斯恭敬地行了一礼,走出房间。
「朕手上的棋子当然是越多越好,四位勇者,还有朱顿。为了增加棋子,也得尽可能拖延会谈的时期,尽力将勇者培养起来。只要能巧妙地操纵这场会谈,一定可以……」
鲁道夫表情严峻地望向窗外。但是,从他的眼眸深处却可以清楚看见寂寥以及后悔。
「战争结束了?哪边赢了?」
勇者们正在进行每天必做的四人组队训练,身为指导者的威尔•钦布鲁告诉他们战争已经结束。勇者里唯一的男性,有著茶色长发的帅哥青山大志,一边用毛巾擦去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反问著。
「没有人赢,双方几乎都毫发无伤。看来似乎是魔王结束了这场战争。」
四人听见魔王居然轻而易举毁了巨桥,再怎么样也还是惊讶得目瞪口呆。
「魔、魔王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铃宫千佳脸颊抽搐著开口说道。长达二十公里的桥,居然在一夕之间就被毁了,异于常人也有个限度吧!大家都各自感到惊愕。
「毫无疑问我们和魔王的魔力完全是天壤之别。听说那位阿克威纳斯也在她身边。」
「啊,你之前提过的《魔王直属护卫队》里的那个人?」
赤森忍回问道,她的特色是讲话带著关西腔。
「是的,是《最上级魔人》的其中一人。」
「果、果然还是会有这些人存在……」
具备大和抚子气质的皆本朱里不安地说著,眼里满是忧虑。四个人虽然觉得自己也有变强,但依然还没具备那种可以在一夕之间消灭一座巨桥的力量。魔王却轻而易举办到了,让他们感到害怕。
「我们的等级到底跟他们差多少啊?」
大志的疑问也是大家的疑问。既然力量如此强大,可以推测其中的差距势必大到令人难以置信。总有一天必须一战,所以知己知彼也是非常重要的。
「我不知道他们的等级,但是原SSS级别的朱顿大人曾经在与阿克威纳斯战斗之中,被逼入濒死的绝境。」
「喔喔,是威尔一直提到的那个公会会长吧?之前我们去见他的时候,他也不肯见我们,他是不是讨厌我们啊?」
「不,他讨厌的是……这个国家的体制。」
威尔露出苦笑。忍看见他这个样子,啪地拍了一下他的背。
「真是的!威尔,你要振作点啊!要记住,凡事要往好的方面想!」
她露齿做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也让威尔打起了几分精神。
「是的,是这样没错!只要努力就一定会有办法的!」
「没错啦!」
就在两人一起笑出来的时候,千佳问道‥「刚刚的后续呢?」威尔说了声「抱歉」,咳了一声,调整好呼吸。
「当时的朱顿大人,似乎已经轻松超过了90级。」
「9、90级!」
大志禁不住叫了出来。这也难怪。他们现在连90级的一半都还摸不著边。阿克威纳斯的力量,居然强大到能把有著超乎常人等级的人物逼到濒死的地步。听了这番话,也难怪众人的脸色都死灰一片。
「这完全是最后的大魔王等级啊……」
「而且搞不好还会变个身之类的。」
千佳接著大志的话说了下去,威尔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满脸困惑。
「我、我们打得赢……那些人吗?」
「朱里,不放弃就会有希望!而且虽然还不是很清楚状况,现在他们也不会打来吧?」
「是的,似乎是的。」
威尔点头回答道。
「既如此,我们只要在这段时间里拚命提升等级就好啦!目标等级封顶!」
忍高高举起拳头,但是似乎又出现了威尔听不懂的词汇,他头上冒出好几个问号。
「啊,话说回来,99级应该是最高等级了吧?」
「不对,这很难说吧?因为能够把超过90级的人逼到濒死的地步,那个人搞不好都超过都100级了吧?」
「搞不好正如大志所说的那样……嗯~吶,威尔。」
「怎么了?」
「等级最高是几级?」
「这个我也不清楚。据我所知,好像也有超过100级的人存在。」
「这样啊。没有封顶……这回事啰?」
「哎唷,这不是也挺好的吗?这不就代表越练就会越强吗?多值得练啊!」
大志露出洁白的牙齿一笑,千佳傻眼地盯著他。
「像你这样无忧无虑还真好呢。」
「你才没资格说我咧!」
「什、什么啦!就只有你不管什么时候都是那样无忧无虑的吧!」
「你说什么!」
「好~了,好了好了!到此为止。有空在那里吵,还不如开始训练。」
「是、是啊!你们两位都一样,为了不输给其他人,得好好努力才行!」
被忍和朱里念了几句,大志和千佳沮丧地不说话了。
「哈哈,你们的团队精神真好。接下来也要请各位多多指教!」
威尔对他们露出爽朗的微笑,大志一行人也各自回了几句话。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此时此刻战争的威胁依然缓缓发出声响,步步逼近他们身后。而不久之后的将来,他们将会知道这场战争会为他们带来什么,而战争背后真正的意图又是什么。
※
魔王伊贝雅姆•葛朗•阿里•伊布宁毁了桥,结束了战争。她一个人来到离【魔国•哈欧斯】稍远的小山丘上,她就是在这片花田里痛下决断的。
「真可惜,今天妖精们不在的样子……」
如果见到妖精,她想对她们道声谢,也很想听听关于她们谈论著的那个人类的事。她遗憾地想著,当时惊扰了她们,可能有段时间都不会再来了吧。
她一站上可一望地平线的巨岩,身子沉浸在凉爽的风中,闭上眼睛。
(这次总算是撑过去了,但是不知道下次还撑不撑得过去。不过,这次这么做确实争取到了订立今后对策的时间。剩下就是利用这段时间来掌握下一步该怎么走。)
虽说战争已经结束,不代表兽人已经放弃。她反而非常后悔只能用这种触怒他们的方法。
(本来应该可以在没有争斗的情况下携手共存……)
伊贝雅姆也明白这有多难。但是再难也不能放弃。为了让可称之为重要家人的『魔人族』人民能和平生活,还有为了创造其他种族也能笑容以对,一起生活的世界……
「你果然在这里。」
「……基莉亚。」
她的心腹基莉亚从巨岩下方跟她搭话。以一如往常的毅然决然的站姿抬头看著伊贝雅姆。
「……基利亚,你觉得以后我还能以魔王的身分继续走下去吗?」
「这就要看陛下怎么做了。」
「……能不能让我听听基莉亚是怎么想的?」
「以前也曾经跟您提过。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一定会站在陛下身边支持著您。」
她的这句话让伊贝雅姆心中一阵感动。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还是只有伙伴、家人的存在才能帮上大忙。
(我想保护大家。不对,我一定要保护大家。这就是我该做的事。)
基莉亚张开翅膀,轻轻飞向巨岩,落在伊贝雅姆身边。
「真美。」
「是啊,世界是如此美丽。正因如此,我才不希望它失去这分光芒。」
基莉亚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递给伊贝雅姆。
「这是什么?」
「【人类国度•维克特里亚斯】的回信。」
「什么!」
坦白说,她说不出话来了。目前为止她已经送过无数封的亲笔信函,从来都没有收过回信。伊贝雅姆急急忙忙浏览著信件内容。
「…………这是……」
「还有很多事等著你去做,您这不是成功地……踏出了第一步吗?」
「是、是啊……你说得没错……太好了。」
那封信上的回覆内容如下,关于求和的亲笔信函一事,我国也正在检讨当中。虽然还无法让他们相信伊贝雅姆,但是至少没有被忽视,意识逐渐抬头一事令她十分开心。如基莉亚所说,她们已经踏出了迈向和平的第一步。
「经过这次的战争,他们可能也感受到了陛下的诚意,才会开始思考我方是否真的有意思要求和吧。」
「……基莉亚,接下来会很忙喔!」
「是。」
「可能需要花上点时间,不过不管怎么样都一定要和『人族』国王进行会谈。为此我们必须进行周详的准备。」
「遵命。那么我去将军大人们那里通报一下。」
「拜托你了。」
基莉亚张开背上的翅膀,往城堡方向飞去。伊贝雅姆也开始思考今后的事,重新做好将世界导向和平的觉悟。
「首先是第一步……」
展开与基莉亚同颜色的黑色翅膀,飞向空中。但是这个时候她突然有点在意一件事,从空中俯瞰花田。
她内心在意的还是妖精口中提到的那个人类。
(没记错的话,她们说是一个穿著红衣服的人类吧?如果可以,真想会会这个人……)
虽然她也知道魔王不可能这么轻易地和一个人类单独见面,但是想要了解这个人类的渴望很强烈。
(希望总有一天能见面。)
她带著期待,背对地平线往城堡的方向飞去。
※
「太慢了!不管什么事都要先试试看!快点给我上!」
缪儿•卡斯托蕾亚和阿诺鲁德•欧席恩成了拉拉锡克•芬奈尔的徒弟。现在正在她家里的地下设施中,不断重复了几次的模拟训练。
拉拉锡克表示不管怎么说,想提升经验值最快的办法,就是一直战斗。现在她一个人充当缪儿两人的对手。
但是两个人到现在也无法在拉拉锡克身上造成有效的伤害,只落得一身汗水和满身伤痕。累坏了的缪儿砰地一声倒地。阿诺鲁德也还跪在地上。
「你们再这样下去,不管再过多久都不会变强的!缪儿,快想想日色跟你说过的话!」
缪儿一回想起他跟她说『要变强喔』,心里就暖暖的。
「唔……我……我要变强!」
她整个人摇摇晃晃,咬紧牙关拚命站了起来。
现在这个地方只有三个人。没看到薇卡和羽丸的身影。因为她们已经离开【帕西翁】了。
莱璞终于想起了薇卡父亲的事,告诉她曾经听过一直往东方走的城里,曾经出现过相似的人。薇卡虽然很舍不得,但是为了继续完成找寻父亲这个目标,还是离开了。
缪儿等人虽然也因为她们的离开感到寂寞,但是还是想要鼓励她寻找父亲。所以彼此约好一定要再见面之后就各分东西了。
(日色哥、小薇,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能让你们大吃一惊!我要变强!)
随著劈哩啪啦劈哩啪啦的声响,虽然十分微弱,但缪儿身上确实发生了放电现象。
「缪儿,就是这样!用尽你全身上下的力量攻过来!喂,阿诺鲁德!你也一样!」
「我知道啦!」
阿诺鲁德全身发抖地站了起来。
(日色哥,你等我!我一定会成为能与你并肩而行的人!)
缪儿眼中没有一丝阴影地放眼看著未来,一边幻想著能够与人不在此的日色并肩同行,一边努力修行。
(我想和大家并肩作战!所以要变强!要变得连日色哥都会认同我的强!日色哥……日色哥……唔~都是蜜蜜儿讲了奇怪的话害的啦~)
缪儿想起蜜蜜儿曾经说过她是不是喜欢日色,她感觉脸上冒出一股蒸气般的热度,嘴里哇哇叫著。
缪儿带著强大的信念,开始向未来迈进。当然日色对此毫不知情,此刻也正独身一人在某个地方旅行。
然后她的心愿就是再见到日色。虽然这个心愿达成,是因为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事件成了契机────────这些都是后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