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金色文字使 被四名勇者波及的独特外挂
  4. 第四卷
  5. 第二章 变装术觉醒
  6. 繁体版

第二章 变装术觉醒
2017-06-22 18:32:26

		

在莱匹克背上摇摇晃晃地一举前进到兽人界之后,已经过了两天。兽人界这里的森林占比相当高,景色一直都是在森林之中,已经让丘村日色觉得有点腻了。可以的话,他希望眼前的景色能够多变一点。
「快到【临田埔】了!」
终于从阿诺鲁德•欧席恩口中听到一个令人松口气的情报。久违地可以在城镇中放松一下。虽然莱匹克并不难坐,但是手边的书都读完了,也想吃点好吃的东西。正因如此,所以十分开心地迎向接下来的城镇。
「说到【临田埔】,是离【兽王国•帕西翁】最近的城镇对吧?」
「没错,是猫人居住的城镇。」
他算了算,在临田埔住一晚,明天就能抵达【帕西翁】。事实上两个城镇间的距离并不远,以莱匹克的脚程来算,预计只要花一天的时间就能抵达。虽然根据阿诺鲁德的说法,途中还得穿过一个洞穴。
「好久没在床铺上睡觉了!」
日色左右转动著肩膀,发出骨头轻快的声音。心里想著不知道买不买得到新书,雀跃不已。
又前进了一会儿,眼前出现看似城镇的地方。
「那就是猫人城──【临田埔】了!」
这是座建造于森林之中的城镇,相对规模也有一定的大小。四周环绕著防止怪物等东西入侵的石壁。看起来住家和其他建筑物也都是以石头打造的为主。
他们把莱匹克系在城镇外面。「等一下可不能忘了喂它们吃饭呢。」缪儿说完这句话以后,阿诺鲁德笨爸爸模式全开地说:「缪儿果然既温柔又可爱啊~」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他们先去了杂货店,打算在这里买齐今后旅程中所需的物品。城镇里人山人海的都是猫人。长尾巴四处摆动著,禁不住有股冲动想要摸上一摸。
(这些家伙是货真价实的猫人呢……)
他想起一对母子。过去排斥兽人那一派系的人所创立的组织──《兽槛》曾绑架过缪儿。这个事件被日色和阿诺鲁德解决了,他想起当时和缪儿一起被抓走的就是一对猫人母子。
(那位母亲做的菜真是好吃啊。)
出手相助的代价就是让他们饱餐一顿。她做的菜让日色很满意,甚至到了「希望哪一天还能吃到」的地步。
(没记错的话,图鉴里记载‥猫人是好奇心旺盛,且擅于收集情报的种族……)
图鉴再怎么说也只是图鉴,可以拿来参考,却不能尽信。日色只相信自己亲身经历的事。看了看四周,他发现不只有猫人,还有其他兽人。
即使有些是和日色他们一样是旅人,有些是商人,不过因为这里是猫人城,比例上来说猫人还是比较多。
(不过,在日本的时候,想都没想过居然会以这种方式遇见猫耳啊。大叔不是猫,倒像是狗……嗯?这么说来,小不点是什么种族?………………算了,没差。)
自我介绍时只问了阿诺鲁德的种族。他觉得如果缪儿不说,想必有什么难言之隐,就没有再多问什么了。而且这一点,今后也不会改变。
日色觉得缪儿想说就会说了,而且也不是有兴趣到非强人所难问出来不可。
之前阿诺鲁德曾经说过,虽然其他兽人也长著兽耳或尾巴,但是务必一定要摸看看猫人特徵的肉球。听说摸起来的感觉十分舒服。
对于也有喜欢动物这一面的日色来说,虽然无论如何也想体验看看,但是没办法突然就开口要求让他摸摸看。只能等看看之后有没有机会了
不过,更重要的是,有件事让日色十分在意。总觉得眼前的兽人们表情都很不开心。特别是做旅人打扮的人更是如此。阿诺鲁德似乎也注意到了,于是决定进杂货店一问。
「你、你说什么?」
走进杂货店,在问起城里的居民们的状况的时候,他们得到一个令人吃惊的答案。
「你说战、战争,是指那场战争吗?」
阿诺鲁德带著震惊的这句话,让店主深深地点了点头。
「是啊,听说最近就要向国境进军了。」
就连日色也吃了一惊。在【人类国度•维克特里亚斯】国王的话里,确实曾经听他提到,各种族间处于紧张状态,什么时候爆发战争都不奇怪。没想到居然会是规模这么大的战争,逼得【兽王国】这么早就开始有所动作。
(不对,这么说来,妖精们也有提到这件事。)
此时他想起【菲雅丽丝花园】中的一幕。在欧伦带路时,确实有听到妖精们在谈论最近会有战争之类的话题。
(没记错的话,好像是在位于兽人与魔人国境的桥上会战吧。)
日色双手抱胸,事不关己的说事情还真严重。
「这个城里的年轻小伙子们,也充当志愿兵被拉走不少人呢。」
所谓的志愿兵就是自愿出战的人。但是,他们又说被拉走不少人,是因为觉得出兵不是件好事吗?
年轻人因为战争离乡背井的确应该不是什么令人开心的事。搞不好还有可能连小命都丢了。
「你们在其他村庄或城镇没听到这个消息吗?」
抵达这里之前,是有经过几个城镇或村庄,但由于食物充足,没有进城的理由,就直接经过没有多做停留,没想到却适得其反,完全没有得到任何情报。
「可、可是啊,战争……是跟魔人战争对吧?光靠王国的战力没问题吗?」
阿诺鲁德的担忧再正确不过了。【帕西翁】国家是大,光只有帕西翁的战力根本不值一提。单凭那种程度的战力前进敌人的大本营根本等同自杀。
「不只有那些人,听说在往国境前进的时候,也将同时召回部署于各地的士兵。」
「原来如此。他们是打算在抵达国境前,集结事先准备好的战力啊。」
日色点头答道。
「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有祈祷大家都能平安回来而已。」
「怎、怎么这样……」
阿诺鲁德似乎受到了打击,整个人愣住了。好不容易回到自己的大陆上,却被告知接下来战争即将爆发,也难怪他会有这个反应。
「大叔,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这个嘛,【帕西翁】是一定要去的。毕竟是我们的目的地。到了那边应该也可以问到更详细的情况。」
「这样啊。既然如此,就快点把要买的东西买一买,去找地方住吧。我肚子也饿了。」
「你听到这种事还是泰然自若耶。你这个性真是令人羡慕欸,真是的。」
对日色来说,填饱肚子才是最应该放在第一位的事。而且,就算听到战争的事,和日色也毫无关系。想打就去打啊,如果因为战争导致在兽人界的旅程滞碍难行,去别的大陆就好了。不过如此。
「这么说来,大叔,你说过有事要去【帕西翁】办……也是为了这件事,才去【多加姆】拿蜂蜜的不是吗?」
「咦?我没说过吗?我去【帕西翁】只想见两个人。其中一个人一定要有蜂蜜……应该啦。」
因为他脸颊抽搐,看起来十分不安,看来和那个人物应该有什么很深的交情。
「我也想快点见到大叔想见的人呢。」
「你这么说让我很开心呢。毕竟其中有一位算是为了缪儿去见的。」
「咦?什么意思?」
「呵呵呵,这个等你到了就知道了。」
大叔拋了一个非常不符合他三十多岁年纪的媚眼。比想像中来得更恶心。
「啊,在那之前,可以去一下公会吗?」
因为阿诺鲁德走出杂货店时这么说了,大家就一起往公会去了。
据说是想要在这里先把四人组队登记好。听说先登记起来的话,只要一起战斗,不管怪物是谁打倒的,大家都可以得到同等的经验值,而且也可以接等级更高的任务。
日色本来是怎么样都无所谓,不过听到公会附近有家店的东西很好吃,他就顺便跟来了。
不过,在公会里发生了一件令人大吃一惊的事。日色的公会卡外框变成粉红色了。代表他的等级已经升到B级了。
每个人都十分惊讶,不过立刻就想到升级的原因了,是前阵子打倒的红蜘蛛。因为他几乎是一个人打倒S级的独特怪物,所以得到的经验值让他等级飙升。
但是,就算是这样,一下从D级升到B级,一下就超过身为C级的阿诺鲁德,让他非常不甘心。相对的,日色则是充满著优越感,拿著公会卡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地炫耀著。
可惜没有带著讨伐部位,没办法换钱。
NAME:日色•丘村    SEX:MALE     AGE:17
RACE:人类       FROM:UNKNOWN RANK:B
EQUIPMENT:
•WEAPON 刺刀•贯穿
•GUARD 红长袍
•ACCESSORY 妖精之戒
RIGIN:3869000
QUEST:
看起来他成了一个相当有钱的富翁。由于货币本身的价值和日本差不多,以个人所有的金钱来说,钱包算是相当饱满。
完成组队登记,离开公会之后,大家便立刻前往餐厅饱餐一顿,接著往住宿地点而去。今天就在那里住一晚,明天出发前往【帕西翁】。
※
「这样啊。『兽人族』终于要开始行动了吗?」
【人类国度•维克特里亚斯】国王鲁道夫•瓦安•史特劳斯•埃尔克雷亚姆,带著一脸阴沉的表情小声说道。外表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四十八岁更显老态,应该是因为长年烦恼著身上所背负的国家问题的关系吧。
此刻他正在执务室中听著丹尼斯•诺曼大臣报告世界情势。其中包含了『兽人族』已对『魔人族』宣战的消息。虽然在意料之中,但是或许因为没想到状况会这么早就出现变化,一脸忧心忡忡地细声说道:
「不过,这样啊……接下来世界局势会很混乱。」
「为了即将来临的战争中增添强大的战力,我们必须趁这段期间,加快脚步培育勇者。」
站在鲁道夫面前的丹尼斯,是个从先王时代就已开始报效国家的人物,突破天际的发线和凹陷的双眼是他的特徵,年龄已超过七十岁。
「兽人会先选择魔人为对手,应该是认为魔人较强,想以最强战力先一举击溃魔人吧?意思就是那之后再对付我们就绰绰有余了吗?」
「人类也真是被彻底地小看了呢。以我们的立场来说,倒是很感谢他们多让我们争取到了一些时间。」
「希望他们可以来个两败俱伤,到时就轮到我们做主了。」
要是说到腹黑的程度,丹尼斯也算国内首屈一指的人物了。
「我想……很难吧?不管兽人怎么打,我不认为他们能将魔人斩草除根。魔人就是这么可怕,重点是他们也很强。」
「……特别是《魔王直属护卫队》──《残虐》吧。不想点办法对付他们的话,这场战争是没有胜算的。他们简直是一骑挡千啊。」
「不,这句话了不起只能用来形容【帕西翁】的《三兽士》吧。《魔王直属护卫队》更是凌驾于其上。能与其相抗衡的恐怕只有────」
「兽王……吗?」
「是啊,如果是他出马,也不会比《魔王直属护卫队》逊色的。但是他只有一个人。靠他一个人能做到的事太有限了。」
没错,所谓战争,并不是光靠一位强者就绝对能取胜的。
「其他应该会靠策略谋画来让一切能够顺利进行?毕竟他们不是个会蠢到打一场毫无胜算的仗的种族。」
「或许吧。虽然他们应该也有所盘算,不过即使如此应该也难以撼动魔人的优势吧。」
鲁道夫双手环胸,疲惫地叹了一口气。
「……假设兽人赢了,接下来就是……我们了吧。」
「…………人类和兽人之间有道难以弭平的鸿沟。」
历史已证明这一点。因为过去有许多兽人被当成人类的家畜奴隶使唤。然后,反之也有兽人抓走人类进行各式各样的人体实验之类的事实存在。可说正是因为如此的负面历史日积月累,才形成了如此巨大的鸿沟。
「不知道如果魔人赢了会怎么样呢?」
「是啊。大概就是……可以确认那封亲笔信函的真伪吧。」
「啊,那封亲笔信函啊。虽然最近这阵子他们三番两次送来信件,但是由于无法判断背后真正的意图,就一直搁置到现在了。」
亲笔信函中写著希望能够缔结同盟。但是,对于过去曾经被反咬一口,遭到背叛的人类来说,这内容并不能轻易相信。
「如果那封亲笔信函是真的,恐怕他们也不会对兽人赶尽杀绝吧?」
「这也只是我们主观的推测。」
如果是真的,可以想像他们会为了维持和平局势,以不对兽人赶尽杀绝为条件引诱他们让步,提出缔结同盟的提案。
「不过如果是假的,毫无疑问就是一场歼灭了吧……」
「不,不管是真是假,歼灭的可能性比较高。因为会想和兽人联手的魔人应该很少才对。不过,即使如此,在能够确认﹃现今那个魔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这点上,这场战争或许我们只能选择袖手旁观了。」
「如果真的可以就这样两败俱伤,到时我们就可以乘机坐收渔翁之利了吧。呵呵呵,到时魔王和兽王面带绝望的样子,我还真想看上一看呢。」
「丹尼斯,你这嗜好太低级了。」
「哈哈,失态了。」
鲁道夫要笑得十分愉快的丹尼斯注意一点,接著整个人用力地靠上椅子的靠背,眼神看向远方。
「总之现在就是等结果出来吧。国内可能会有点杂音,就任你处置了。」
「是!」
战争一事最近应该也已传进国民耳里了吧。虽然届时民心可能会动荡不安,但是或许鲁道夫心里认为只要交给大臣就没问题了。看起来对他十分信任。
「这么说来,现在勇者们身在何处?」
「我记得他们现在正为了提升等级,和威尔一起四处游历。据我所知,他们连巴克斯托姆龙都给打倒了。」
「喔,居然把那只巴克斯托姆龙杀了吗。已经变强到这个地步了啊。」
「我们必须让他们变得更强才行。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夙愿。」
「…………是啊,你说的没错。」
潜藏在鲁道夫的眼眸深处的黑暗已开始悄悄开始萌芽。
※
日色一行人在【临田埔】住了一晚之后,立刻动身前往【兽王国•帕西翁】。阿诺鲁德表示希望能够尽快了解关于战争的详情。兽人之间果然还是感情深厚,他看起来很担心自己的伙伴。
「从这边直直往前走没错吧?」
日色舒服地坐在莱匹克骑乘位置上提问。阿诺鲁德回答:
「对,没错。前面有个【古利洞穴】。只要穿过那里马上就会到了,可是……」
「……里面有什么东西吗?」
「是啊,里面有一些B级以上的怪物蠢蠢欲动,而且莱匹克也带不进去。」
据说洞穴中有很多极为狭小的地方,虽然不是窄到过不去,但总之无法带著莱匹克一起通过。话说回来,最初借他们莱匹克的阿诺鲁德的友人马克斯,就是讲好要在这里把莱匹克还回去。
「有其他可以绕道的路吗?」
「有是有,但是那条路有点距离,路上会出现的怪物也很强。考虑到风险的话,走【古利洞穴】比较好。」
「原来如此。那就这样直走就好了吧?」
「没关系吗?」
「走哪边我都没差。不过你不是想要早点赶到吗?」
「是、是啊。」
「所以这次我就为你让步一次。快感谢我吧。」
「还是这么高高在上!真的实在是吼!」
这么一来,日色一行人下一个目的地就决定是【古利洞穴】了。
在那之后,他们又让莱匹克奔驰了一阵子之后,在森林中看见了一个大大的洞穴入口。过了一会儿便来到入口的地方,洞穴的巨大宽广到够他们抬头往上看。阴森森地,就好似一只巨大的怪物张著血盆大口一般。
「喂,这群家伙真的进不去吗?」
光从外面看来,日色觉得要带莱匹克进去应该是游刃有余,便开口询问了。
「进不去。里面还满错综复杂的,似乎也有几条很窄的路。不通过那些地方就走不出去。虽然很舍不得,但是要在这里跟莱匹克说再见了。」
说完之后,阿诺鲁德摸了摸莱匹克的头。
「一路上谢谢你们了啊。代我跟马克斯问声好。」
莱匹克看起来也有些舍不得,用鸟喙磨擦著阿诺鲁德的脸颊撒娇。
「喂…………帮忙处理一下这家伙。」
阿诺鲁德眼前看见的光景,是莱匹克正用长长的舌头来回舔著日色的脸。看起来似乎因为要和日色分开,心生难过才会做出这样的行为。
「啊哈哈!它还满喜欢你的嘛!」
「臭鸟!别闹了!小心我把你烤来吃喔!」
即使如此,莱匹克似乎觉得日色还是愿意理它,舔得他全身都是口水。
「啊啊啊,烦死了!」
「咕咿!」
都已经说成这样,莱匹克似乎还是依依不舍,一直摇著头不愿离开。
「这孩子说想要一起走。」
这种时候,因为薇卡能和怪物对话,有她在就方便许多。
「它似乎是因为日色的味道很像太阳的味道,所以很喜欢。」
「太阳的味道是什么味道……?」
日色纳闷地盯著莱匹克看的时候,它点头如捣蒜,似乎是想肯定薇卡说的话。但是带也带不进去,只能想办法说服它们放弃。薇卡也一同加入谈话,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最后终于让它们明白。
「真是的……黏得一塌糊涂。」
日色一脸不爽地瞪了过去,莱匹克静了下来。
「算了算了,这也代表它有多喜欢你啊。日色,你就大方一点吧。」
「…………确实托你们的福,整段旅程算相当舒适。这是我送你们的饯别礼。」
然后在三匹莱匹克身上写了字,发动魔法。蓝白色波纹以文字为中心扩散开来。三匹莱匹克舒服地抖了抖身体。
「日、日色,你干了什么好事?」
「我写了『快』这个字。一路上的疲劳应该也已经全部消失无踪了才对。」
带著爽快的涵意写下的字。他料想它们应该心情愉快,能够神清气爽地踏上归途,但是────三匹莱匹克突然忘我似的,一边以快冲破众人耳膜的声音吶喊著,一边以惊人的速度折返来时的道路。
「它、它们这是怎么了?」
「…………谁知道。」
看起来似乎是效果太强,把它们的情绪带到颠峰了。他看著像新干线般的冲刺而去,心里想著,照那个情况应该能够平安地回到马克斯身边吧。
「尽管如此,今天是吹什么风来著?」
「你是指什么?」
「没有啊,我只是在想,要是平常的话,你应该只会嘉奖你自己坐的那匹莱匹克而已吧。」
缪儿点头,做出同意此话的动作。不只她,仔细一看,连薇卡和羽丸都做著同样的动作。
阿诺鲁德等人多少了解日色的个性。日色会做出刚刚那种事,要不就是他心情好的时候,要不就是自己有得到相对的好处的时候。但是,状况感觉不像他心情特别好,所以他们才会心生疑问,到底是怎么样个心血来潮。
「说什么傻话。仆人们可是受了它们很多照顾。身为主人的我略施小惠,也是极为自然的事吧?」
「哈哈~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确实如此呢,也就是说我们是你的仆人,你慰劳它们的辛劳,才送了它们三匹莱匹克《文字魔法》这个礼物是吧。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话说回来,是不是差不多轮到我发表意见啦?特别是针对仆人这个词。」
「驳回。」
「哼啊啊啊啊!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们可不是你的仆人!」
「我也说过很多次了,我是开玩笑的。」
「你这混蛋非得每次都惹我生气就对了!」
「好了,出发吧。」
「喂!听我说话啊你!」
「嗯……不过,薇卡是日色的仆人……喔?」
………………………………………………
「咳咳,好了,【古利洞穴】,我们来了!」
阿诺鲁德似乎无法驳斥薇卡,他选择当作没听到。薇卡自己确实是明白地说过日色是自己的王。
缪儿虽然无奈地苦笑著,还是跟在阿诺鲁德身后前进。日色一行人随后也快步跟了上去。
洞穴中相当阴暗。而且还是个相当大的洞穴。
内部有点像钟乳石洞,顶部呈现有如滴落的水冻结起来的尖锥状。地面也凹凸不平,可以看到有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低洼处和突出的岩石。
阿诺鲁德走在最前面,一边确认四周有没有危险,一边迈步向前。
他们排成一列走在静悄悄的洞穴之中,耳边传来啪嗒啪嗒,像是黏稠的液体从某个地方滴落地面的声音。
由于声音是从队伍的左方传来的,他们往左边一看,发现阴影之中,类似巨大化蛞蝓的怪物正滴著口水,低头看著他们。
「干嘛这么突然啊!而且,这家伙可是B级的古利史拉格啊!」
阿诺鲁德举起剑站在缪儿前面掩护她。不过,站得比任何人都前面,正在做战斗准备的却是日色。
「蛞蝓……吗。让我试试。」
日色眯著眼观察著古利史拉格,写下某个文字就往敌人的头顶上发动。
文字劈哩啪啦发出蓝白色的光芒,然后文字本身突然化为闪闪发光的白色粉末状物体,从蛞蝓头上落了下来。本来就很笨重的蛞蝓,这下行动变得更加迟缓。虽然速度很慢,不过就连身体也开始慢慢变小,最后变成巴掌大小。
「喔喔,看起来对付蛞蝓,盐果然还是最有效的。」
日色写下的是『盐』。看来在蛞蝓身上洒盐,会让它们变小这件说法是真的。
(虽然已经好几次都这么觉得,不过只要清楚明确地做出想像,这个连盐都变得出来的魔法还真的是无所不能。不过嘛,与其说变出来的是纯粹的盐,极有可能是某种带有盐的效果的物品。而且那东西本身也在一分钟之内就消失了。)
这就是日色的魔法的限制。除了直接变化形态的效果之外,还存在著最长只能维持一分钟的时间限制。即使如此,他忍不住觉得自己的魔法力量之万能实在令人赞汉。他真的打从心底觉得,来到异世界可以使用这种魔法真是太好了。
「虽然我已经不会特别惊讶了,不过你刚刚做了什么?」
「也没什么啦,只是实际演练了一下,从小时候就很想试试看的某件事而已。」
阿诺鲁德等人全陷入一头雾水的状态,不过似乎也已经察觉日色没打算多做说明,就这样迈步往前进。
走了一会儿之后,路开始变得相当窄小。
(原来如此。路变这么小,那些鸟就过不去了。)
这条路十分狭窄,就算一个一个走,身体还会磨擦到左右的墙壁。一行人对周遭的情况保持警戒,往前迈进。前方有个略微空旷的空间,一行人抵达有座小桥的地方。
「这桥……要过去吗?应该说走得过去吗?」
日色这个疑问再合理不过了。虽然是座以木头搭成的桥,但是四处都有腐朽的痕迹,绳子看起来也有被腐蚀的迹象。实在不觉得这座桥足以支撑人的重量。不过,看来不经过这个桥便无法抵达对岸。
下面是深不见底的黑暗。距离对岸大约不到五十公尺。
「日色,怎么办?再怎么样,这个距离也跳不过去吧……?」
「说什么傻话。只要用『飞』的文字就没问题了。」
「啊!这么说倒也是耶!」
阿诺鲁德砰地拍了一下掌心,「喔喔!」了几声。
「不对,等一下。」
「嗯?日色,怎么了?」
阿诺鲁德反问他,但他并没有回答,开始考察现场的状况。
(那样做确实就能轻易过到对岸去,但是万一在渡河的时候有个什么万一,先不考虑我自己,其他人……)
要是水面下有类似陷阱的东西,或者是有怪物在守株待兔就不好了。如果是日色,应该还能重新使用文字临机应变,对其他人来说可是难上加难。
(比起飞过去,走过去还比较好应付。不过,不管发生什么事,如果选择不顾他们死活的话就另当别论……)
再怎么样,在这里丢下他们会怎样呢?姑且算是自己的情报来源,他判断目前还需要他们。在这里失去这群人才太可惜了。照理说是这样。
「喂,日色,快点帮我们施法啊!」
「……不了,施放在别的东西上更好。」
日色的脚步声在洞穴中响起,往破破烂烂的桥接近。他把魔力集中在指尖,写下『系』这个字。
「好了,这么一来,不管发生什么事,一分钟内桥都会系在一起,动作快!」
「咦?啊?喔喔?喂、喂!」
阿诺鲁德一群人看著日色突然拔腿飞奔,目瞪口呆了起来。不过他们看见日色正若无其事地走在桥上。
「不会吧……!」
「大、大叔……」
两人明显一副害怕的模样。
「羽丸,走吧!」
「啊呜!」
对日色寄予极度信任的薇卡,没有半分犹豫地带著羽丸往日色身后追去。
「大、大叔!」
「喔、喔,事情都这样了,管他三七二十一!」
虽然内心感到十分不安,阿诺鲁德还是握著缪儿的手往前跑。虽然觉得随时会断的桥很可怕,阿诺鲁德又将缪儿的手握紧了几分。
「话说回来,这次他是用了什么魔法啊……」
明明是座四个人加一匹踏上去,甚至还像这样快速奔跑在上面,绝对百分之百会断掉的桥,但是现在小桥虽然发出令人不安的声音,却没有任何要断掉的迹象。
「应该说,可以的话我还满想尝试飞在空中的滋味的说……」
「哈哈哈,不过,日色哥果然很厉害呢。」
看来桥上没有其他机关,大家都成功在一分钟内过到对岸了。不过阿诺鲁德和缪儿两人却是精疲力尽,满脸倦容。
那是因为万一桥断了就可能会死。两个人这种提心吊胆的感觉,对自己的能力信心满满的日色是不会懂的。
「你、你啊……到底干了什么好事?」
「我用『系』这个字,让桥在一分钟之内,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会紧紧连结在一起。」
「连这……这种事都办得到啊。」
虽然缪儿累得要命,还是赞叹不已。薇卡也说著:「喔喔~」跟著啪啪啪地拍起手来。阿诺鲁德的反应跟两位小女生不同,一眼瞪了过来。
「那个魔法不管怎么想,果~然很卑鄙!我也想用!」
「谁理你。不说这个了,我们还是快点走吧。」
在他乾净俐落地打碎阿诺鲁德的希望的那一剎那──日色从背后受到强烈的冲击,摔倒在地。感觉像是被巨岩之类的东西撞上般的冲击。
「日色!」
「日色哥!」
两人看著突然被撞飞的日色,但是目光立刻被眼前的另一个存在吸引过去。那个东西正是把日色撞飞出去的罪魁祸首。阿诺鲁德瞪大双眼想看清楚那东西的真面目。
「岩、岩石怪?」
被叫作岩石怪的怪物,正如其名,是在石头上长有手脚和脸的圆滚滚生物。虽然大小大约只有直径五十公分左右,但是因为它以子弹般的气势高速飞来,造成的冲击大得惊人。
(痛死了…………竟敢这样对我……)
日色搓著传来阵阵疼痛的背部,狠狠地瞪著把自己撞飞的罪魁祸首。本来以为只有一只,后面却又接连出现了几只。共计──三只。
(印象中这里只有B级以上的怪物……)
日色瞥了一眼阿诺鲁德。
(对大叔来说太吃力了吧……?)
因为对方是岩石,本来可以用『爆』之类的字一口气干掉他们,但这里是在洞穴里面,所以没办法做那样的选择。一个不小心,可能连洞穴本身都会塌陷。
不过看他那个身体,恐怕靠一把普通的剑是几乎没办法伤害到他的。尤其对于现在还在C级的阿诺鲁德来说可能太难对付了。日色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嘴上却是这么喊的:
「大叔!用剑攻击他!」
日色的结论是──以剑发动攻击。但是根据刚刚的推测,要用剑打倒岩石怪应该不容易。即使如此,他还是选择用剑是有原因的。
「大叔!先攻击最靠近那只!」
「可、可是,用剑对付这些家伙太勉强啦!」
阿诺鲁德也很了解岩石怪的特性,他清楚知道用剑无法给予太大的伤害。
「放心吧!我会这样帮你的!」
日色写下文字,让文字命中阿诺鲁德面前的岩石怪之后,发动魔法。击中岩石怪的文字开始劈哩啪啦地引起放电现象,但是对岩石怪的外表并没有造成什么变化。
「就是现在!」
「虽、虽然我搞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杀啊!」
但是岩石怪却侧身一跳躲过攻击。
「别想逃!」
阿诺鲁德立刻顺势还击,把剑横向一挥。
剎那之间,岩石怪的身体彻底一分为二。
「咦?……啊?」
阿诺鲁德也因为实在没什么砍到东西的感觉,看起来有些困惑。感觉应该很像砍了一个脆弱的沙团。
「喂!再来一次!」
日色接著又放出文字。但是这次岩石怪似乎也有所防备,纵身一跳。文字落地直接发动。而岩石怪就这样直直落到文字魔法发动的地方,结果岩石怪莫名地被埋进土里。
阿诺鲁德「咦?」了一声,短暂地愣了一下,立刻就恍然大悟。
「啊!原来如此!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看来阿诺鲁德也终于明白,日色所写下的文字效果是什么了。
「你写了能让他们变柔软的字对吧?」
没错,日色写的文字就是『软』。第一只岩石怪被文字击中之后,身体变软了,才有办法以剑攻击。还有刚刚是因为地面变软,所以从岩石怪从空中落下的时候,才会因为自己本身的重量,导致整只怪物陷入地面遭到掩埋。
「大叔,那边那只埋在土里的家伙就交给你处理啰!」
日色说完之后,把注意力集中在最后一只身上。阿诺鲁德低头看著拚命想从土里爬出来的岩石怪。
「呵呵,对手既然是动弹不得的岩石怪,就算是我,只要集中力气也能干掉的!」
语毕,他反手拿著大剑,剑尖对准岩石怪的头顶,摆好预备姿势。
「《风牙》!」
风咻咻咻地卷上刀身,提升攻击力。
「再来!风卷得越强才能贯穿这家伙的身体!」
幸好敌人埋在土里动弹不得,时间多的是。他用了充分的时间强化剑身。接著就这样纵身一跳,把全身的体重都压在剑上,对岩石怪发动攻击。
「啊啊啊啊啊啊!」
啪嚓一声,完美地用剑贯穿了岩石怪的头部。
「来吧!最后一只了!」
剩下的岩石怪因为伙伴们都已被打倒,缓缓地向后退去。但是咚地一声,岩石怪发现自己好像撞上什么东西,回头一看。在他身后的是手里拿著《万胜骨姬》的薇卡。
「《一段•疾风》!」
灵活的枪法令人觉得根本神乎其技。剎那间,感觉只有一道光划过岩石怪,下一秒身体已一分为二,命丧黄泉。
(哈哈,该说真不愧是天线女吗?)
如果说到纯粹的战斗力,薇卡是他们之中最强的一个。等级天差地远,排名还是S级。从她刚刚的某些动作就可以明白她有多强大。
(到底是多锋利啊……)
低头看著被一分为二的岩石怪。切口没有半分多余之处,切面完美得如同切豆腐一般。
「呼~急死我啦~」
阿诺鲁德坐在地上,吁出一口长气。
「还不是因为你突然被撞飞出去。吓出我一身冷汗。」
「日色哥,那个……你没事吧?」
缪儿担心地问道。
「没事。先不说这个,倒是魔力消耗超出我的预估。」
由于空中文字一次要消耗100MP,即使是拥有很高魔力值的日色也不可能一下使用太多次。虽说有MP回复药,但是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没有什么比事先做好准备更重要。
日色服下身上带著的MP回复药《蓝蜜糖》。一般《蜜糖》都是指《白蜜糖》,属于比较低等的回复药,《蓝蜜糖》则具有比《白蜜糖》更高一级的回复量。
「好了!我们快点通过洞穴吧!」
「嗯!小心前进!」
「嗯……我也对阴暗的环境有点腻了。」
「呜~!」
三人一匹各有各的干劲实在相当有趣。特别是薇卡的理由,不禁让人发笑。不,如她所说,日色也想要快点到有阳光的地方。
沿著道路走了一阵子,虽然碰上几次怪物,不过一行人一边巧妙地四处躲藏,避开怪物,一边向前迈进。
再往前走出去以后,又来到一个开放的空间。令人开心的是在斜坡路的前方,已可看见外面的光线。大家都安心地松了一口气。
「喔!那应该是出口了吧!唉~真的很想快点到城里泡个热水澡之类的啊~」
洞穴中相当闷热,衣服之下大汗淋漓。如阿诺鲁德所说,日色也不例外地很想快点好好洗个澡。
在一行人正要走近斜坡时,沙子和小石头哗啦哗啦地从他们头上落下。剎那之间,一个令人寒毛直竖的事态降临在日色一行人前方。
「喂、喂,日色……」
「…………唉,真是的,出口居然出现大魔王……不然现在是在打电动吗?」
如果是RPG,必然会像这样有大魔王守在出口。但是现实生活中不用也这样吧?忍不住抱怨了几句。
「唰唰唰唰唰唰唰唰!」
怪物彷佛要把整个出口堵住似的,从洞穴顶端俯瞰著日色一行人。
眼前有一只看起来像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巨蟒,它巧妙地盘踞在洞穴顶端凸出的岩石上,长长的身体正蜿蜒地扭动著。
「没记错的话……这是草泥毒蟒吧。」
日色曾经在图鉴里看过。A级怪物,全长可以长到三十公尺,有著如大树般的粗壮身体,表面像岩石凹凸不平,闪烁著黑色光芒。
还有那张凶恶的脸庞。那张可以把人类一口吞下的血盆大口中,分岔的黑红色长舌头正迅速地吐著蛇信。一双散发著阴森光芒的红色眼睛,彷佛想将眼前一切全都定住。
「唉唉。总之,小不点和小羽丸先一起躲一边去。」
「啊,好、好的……」
缪儿只能照著日色的话去做。不管怎么说,这样的对手她是派不上用场的。但是在她离开时,脸上满是不甘心。什么都办不到这件事应该给她带来很大的压力吧。
「大叔、天线女,你们可以做远距离攻击吗?」
「这个嘛,某个范围内的话应该可以吧。」
「嗯……可以。」
「那你们就用远距离攻击吸引它的注意力。天线女如果能打倒它,就这样杀了它也没关系。不过你可别太乱来啊。要是把这里弄塌了可就麻烦了。」
「嗯……我知道了喔。」
「嗯?那日色你要干嘛?」
「我找机会把那家伙弄睡。」
不过,为了让它昏睡需要一点时间。『眠』这个字和其他文字不一样,或许是因为效果太强大,他必须花时间集中精神才能写完。还有,要是在写字时受到攻击,他可挡不住,所以希望两人能帮他争取一点时间。
当然如果薇卡能就这样干掉怪物的话当然是最好。
「好啦好啦,不过,动作尽量快一点啊!虽然说等级提升了,还有小薇帮忙,但是看起来似乎是个很难缠的对手。」
本来阿诺鲁德应该会选择逃之夭夭,不过先前曾在和独特怪物的一战中获胜,所以或许他认为这次日色也会有办法应付。而且如果一个人对付这个敌人确实有些棘手,但是日色和小薇都在,让他士气大增。
「要来啰!」
就在这个时候,草泥毒蟒张著血盆大口冲了过来。三人原地散开,各自闪避──但是,阿诺鲁德和日色却被它的尾巴给扫到了。
「唔!」
这一击被结结实实地挡下了,但两人却同时往地面摔去。阿诺鲁德嘴上说著:「果然很强!」摔落地面。痛到整张脸都扭曲了。
(可恶……这条混帐尾巴还真灵活。)
日色一边碎念著敌人的动作比他想像得更快,一边渐渐拉开距离开始写字。阿诺鲁德也站起来,准备应付草泥毒蟒接连不断的攻击。
忽然之间,还以为草泥毒蟒正要大张蛇口,没想到从它嘴里吐出看起来就很毒的绿色液体。它的目标是──薇卡。
虽然她惊讶地顿了一会儿,但还是来得及往后一跃,成功避过这波攻击。被液体喷溅到的地面,随著咻咻咻的声音开始融解。
「喂喂,连溶解液都吐出来啦……」
阿诺鲁德嘴上说著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握住大剑剑柄的手又用力了几分。照日色的话选择进行远距离攻击。
「吃下我这记攻击吧!《风牙》!」
他当场挥下一剑,刚刚喊出的魔法招式,有如疾风切割般的斩风刀袭卷而去。成功地击中敌人的身体,草泥毒蟒皮肤被斩风刀划开,血如泉涌。
本来以为凭阿诺鲁德的力量也能给予伤害,但是伤口却在转眼间逐渐愈合。看来半吊子的攻击无法给予超过敌人治愈能力的伤害。
真不愧是A级怪物。没这么容易让众人开心。草泥毒蟒的注意力从阿诺鲁德转移到日色身上,再次吐出溶解液。
「啧!」
日色当下开始逃跑,拚命动著只能做出迟钝动作的手指。然而,令人吃惊的是在他逃走的方向上,出现了好几只身体比刚刚那只草泥毒蟒小上许多,像是草泥毒蟒的怪物正等著他。
「唔!这混蛋居然不止一只吗?」
可能是它的孩子。日色立刻右脚施力煞车,但是小草泥毒蟒对著日色扑了过来。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日色要被咬到的时候,有个存在挡在日色身前,一刀砍落小草泥毒蟒。
「小薇保护日色。」
「天线女!干得好!那家伙就交给你了!」
「嗯……交给我!」
日色把注意力转到在顶部爬来爬去的草泥毒蟒身上,努力揣摩它下一步会怎么做。但是它的动作令人眼花瞭乱,好不容易把『眠』字写好了,却一直无法瞄准。
或许是基于野生动物的直觉,草泥毒蟒一直对日色的指尖保持警戒,它一边盯著日色不放,一边对阿诺鲁德发动攻击。阿诺鲁德勉强避过它的猛冲攻击,准备应付下一波攻击。可是此时草泥毒蟒却突然潜入地面之下。
「什么!居然连这种事都办得到!」
和大喊大叫的阿诺鲁德一样,日色也啐了一声。这么一来,要用文字击中它又变得更加困难。
它的速度再加上潜入地面之下,没有什么比这样更难击中的。好不容易把文字写好,却不知道敌人会从哪里发动攻击。
「混蛋!去哪里了!快给我滚出来!可恶的蛇!」
由于不知道敌人什么时候会发动攻击,阿诺鲁德内心感到恐惧,四处张望著观察地面变化,但是却没有任何敌人即将出现的动静。
此时薇卡已经将小型草泥毒蟒全数打倒,立刻赶来会合。总之三人先以背对背的姿势严阵以待。
忽然之间,大地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这阵晃动让日色和阿诺鲁德跪了下来。
「啊喔啊喔啊喔喔喔!」
羽丸从躲在岩石阴影的缪儿的怀抱中跳了下来,咬著她的裙襬,努力地想把她拉离那个地方。最快注意到羽丸为什么这么做的理由的是薇卡。
「缪儿!快离开那里!」
但是已经太迟了。正当大家以为缪儿脚边的地面裂开的时候────
「呀啊啊啊啊啊!」
草泥毒蟒从地底窜了出来,长长的身体卷上缪儿的身体,紧紧卷住她之后,往洞穴顶部而去。羽丸放开刚刚一直咬著的裙襬,掉到地面上。薇卡眼明手快地接住了他。
「缪儿啊啊啊啊啊!」
阿诺鲁德眼睛瞪得极大,满脸愕然。
日色没料到草泥毒蟒的目标居然不是他们,而是没有参与战斗的缪儿。他很后悔自己因为缪儿离他们有段距离就放下心来。
日色立刻选定目标,将指尖指向草泥毒蟒。草泥毒蟒似乎感觉到日色将要有所行动,它瞪著日色,小心翼翼地做好随时可以行动的准备。这样下去,文字魔法有很大的可能性会被避开。可是又不可能把好不容易才写好的文字消除掉。
不过,如果他轻举妄动,可以感觉到草泥毒蟒有直接把缪儿缠绕至死的意思。
「大叔,你有没有什么可以让那家伙停下来的办法?一下子就好了!」
「有是有,但是会波及缪儿的!」
「天线女呢!」
「让它停下来?嗯……没有。」
他们拥有的技能基本上都是以攻击为主。现在要是有个能停下敌人动作的魔法使在就好了,但是强求没有的东西也是于事无补。
※
缪儿觉得自己真是丢脸丢到家了。不能参与战斗,帮不上大家的忙就算了,现在还像这样被敌人抓住,害得日色他们无法出手。
(为什么……我永远就只能被别人保护著呢……?我已经受够了……)
以前的事不断地在脑海中浮现。因为自己无能为力而消失的生命。被宽阔的背影守护著而安心的自己。因此受伤的重要的人们。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明明已经跟大叔约好要变强了……)
身体被草泥毒蟒紧紧缠绕著,虽然非常难受,她还是微微睁开眼睛。阿诺鲁德悲痛的表情突然映入眼帘。
(大叔……!)
大叔脸上会出现这么难过的表情,都是自己害的。搞不好自己接下来还会害得日色或是阿诺鲁德受伤。阿诺鲁德曾经说过的话有如跑马灯般的在脑海中上演。
『你可是那家伙托付给我的孩子。就算要我赌上性命也一定会保护你。』
『……不,我也要变强。因为我也想变强啊!』
那个时候她发过誓,但是却没办法相信自己。过去那个什么都做不到的自己是否有成长了那么一点点呢?她心里每天都有这样的疑问。
一开始战斗还是会觉得害怕,被人保护就忍不住松了一口气。但是却有人一直相信著这样的自己。
『你也是兽人,在潜能这方面,我相信是不会输给其他兽人的。因为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有著「那一族」血脉的人啊。而且还是那家伙的女儿。』
缪儿想起阿诺鲁德的话,再次睁开眼睛凝视著阿诺鲁德。他的表情依然悲伤。是自己让他露出这样的表情,到底该怎么办?
答案──只有一个。
现在如果什么都办不到,之后就不只是后悔而已了。缪儿用力地祈祷著这里就是自己破蛹而出的地方。
(只要我……能想到办法就可以了!)
于是,温暖的魔力从缪儿的胸口缓缓渗出,在魔力流向缪儿戴在右臂上的手环之后,它开始散发淡淡的光芒。她马上就明白了,这股魔力是那个时候──从妖精女王妮妮雅赫那里得到的力量。
※
日色分析著现在的情况,照现在这种情况下去,依他判断,缪儿迟早会被勒死,到时草泥毒蟒又可以开始四处活动。
(没办法了。现在先放弃『眠』这个字,先让那家伙的动作……嗯?)
草泥毒蟒的身体在发光。不对,正确来说,只有卷住缪儿的部分异常地光辉四射。
(怎么回事……?)
正当他这么想的那一瞬间────────
──────────劈哩啪啦劈哩啪啦劈哩啪啦劈哩啪啦劈哩啪啦!
发生了惊人猛烈的放电现象。不对,不只是放电这么简单。宛如雷电四射一般,有股力量的洪流从刚刚草泥毒蟒身上发光的地方爆发出来。
有部分垂在洞穴顶部的岩石遭到破坏,岩石像雨一般落了下来。日色等人为了不被击中,选择以闪避为优先。
「唰啊啊啊啊啊!」
这股突如其来流进身体内的强烈电流,也让草泥毒蟒全身麻痹,表情痛苦地发出惨叫。
日色一行人也还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个状况明显的也在草泥毒蟒的意料之外。
「趁现在!」
日色判断现在是绝佳时机,放出『眠』的文字。不费吹灰之力便命中了全身麻痹难以动弹的草泥毒蟒。
「太好了!大叔!用尽你的全力砍下它的头!」
阿诺鲁德被日色的话惊醒,把力量集中在大剑上。
「让你瞧瞧我的厉害啊啊啊!《风牙》啊啊啊!」
他花了一点时间让风的力量附在剑上,大剑慢慢地越来越粗。散发绿色光芒的獠牙变成差不多有三个大人的粗细。
阿诺鲁德举著巨大的獠牙,纵身一跃,瞄准草泥毒蟒的头,全力挥下。
「把缪儿还给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精采绝伦的一刀两断。只有草泥毒蟒的头部往地面落下。这么一来草泥毒蟒便已丧命。但事情还没结束。
包括刚刚的雷电,目前为止他们还没确认缪儿的安危。直到现在,草泥毒蟒的身体似乎还是卷在缪儿身上,一动也不动地贴在洞穴顶端。
尽管如此,毒蟒的身体开始失去力气,终于开始嘶嘶嘶地缓缓从洞穴顶端落下。从身体间的缝隙之中──发现了缪儿的身影。
缪儿看起来已经失去意识,身体还散发著刚刚的光芒。缪儿的身体脱离草泥毒蟒,掉落下来。阿诺鲁德轻轻接住她。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诺鲁德突然被缪儿全身散发的电流给电到。
「大叔!」
「阿诺鲁德!」
即使日色和薇卡大叫著,他还是一副拚了老命的样子紧紧抱著缪儿,不愿放手。两人可以深刻感受到他是真的非常重视缪儿。
「唔啊……太……太豪了……缪啊……」
阿诺鲁德满脸是泪,用他魁梧的身躯把缪儿的身体整个包得紧紧的。日色等人也松了一口气,解除了战斗状态。
在阿诺鲁德怀里,缪儿身上的光芒开始渐渐褪去。与此同时,侵扰著阿诺鲁德身体的电流也消失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日色盯著缪儿,皱起眉头。阿诺鲁德回应了他这句喃喃自语。
「…………是这孩子的力量。」
「你的意思是停下草泥毒蟒动作的,也是她的力量吗?」
「是啊,看来终于觉醒了啊──她的《变装术》。」
「这么一说,我不是很懂变装术,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看他们的《状态》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个东西,但是不清楚详情。
阿诺鲁德把缪儿的头安放在膝上,温柔地梳著她的头发,开始说了起来。
「……你知道兽人不能用魔法吧?」
「知道。」
「为了弥补这一点,某个研究者创造了一个超厉害的东西。」
「……创造了什么?」
「就是这个。」
语毕,阿诺鲁德让日色看了看戴在自己右臂上的银制工艺品手环。
「那是?」
「这个东西叫《无名手环》,当兽人真心想要力量的时候,它能帮助兽人解放自己的力量。」
「居然有这么方便的东西。」
这么方便的话,他也想要一个。不过既然说是兽人想要力量的时候,那身为人类的自己应该是不能用吧?
「这个是让兽人与精灵能心灵相通的手环。当藏在里面的《精灵魂》觉醒的时候,名字也会改变,变成新的手环赋予所有者力量。顺便告诉你,我的是《风之手环》。」
「原来如此。也就是『兽人族』所得到的,用来代替魔法的力量吗?」
「是啊,手环觉醒就代表和精灵订下契约。我是和风的精灵订立契约。而这孩子是……」
「和雷的精灵订下契约……就是这么回事吧?」
阿诺鲁德点头,表示肯定。
「不过还真吓了我一跳啊。小不点居然能发出那么强烈的雷电。」
简直就像从天而降的雷电般的巨雷。草泥毒蟒恐怕就是因为那一击而丢了小命。就是一股如此强大的力量。
「要说是发出雷电,不如说她化身为雷电本身才对。」
「什么意思?」
「哎呀,详情等到了【帕西翁】再告诉你吧啊?。我也想让缪儿好好休息。」
确实阿诺鲁德说得对极了。一直在这里待下去,怪物也可能会再出现。
「知道了。那你们先到外面去吧。」
「我去拿了讨伐部位再跟上你们。」
虽然不缺钱,能拿的还是先拿一拿比较好。阿诺鲁德说了声「知道了」,就背著缪儿和薇卡她们一起往外头走去。
日色缓缓走近已变成尸体的草泥毒蟒。虽然他认为它已经死了,但多少还是带点防备地慢慢拉近距离。
(应该是这里没错吧……)
他确认了这里就是缪儿被蛇卷起的地方。整个被烧毁地惨不忍睹,一看就是黑嘛嘛的,连细胞都死透了的样子。
「这力量真是强大得惊人啊。不过,原来如此,有这个力量倒是够用来与魔法抗衡了。原来大叔在用《风牙》时,几乎感觉不到魔力,是因为那不是魔法啊。啊,不过似乎会消耗掉同等程度的体力。」
当他正在分析的时候,背后感到一股寒意让他身子一颤。
他本来以为又是怪物,迅速地把手放在刀上。猛地一回身,拔刀出鞝。但是背后并没有怪物。反而出现了──────
「──────你是谁?」
外表看来似乎是兽人。全身覆盖著乌黑的毛发,狰狞的红色眼眸给人的印象,明显不是善意。双臂上穿著银色手部盔甲,上半身穿著一样是金制的金属盔甲,不过是轻盔甲。很明显的不是怪物。
(兽人……是黑豹……吗?)
宛如黑豹化身为人形般的存在。看著这样的存在,在日本可能会觉得是角色扮演,但毫无疑问是真正的奇幻生物。
从他的气质和氛围可以推断他不是一般人。不用说都感觉得到肯定是比草泥毒蟒更棘手的人物。日色的脸颊忽然开始冒汗。
阿诺鲁德他们已经不在这里。他开始思考是不是想办法逃离这里比较好。
此时,兽人缓缓开口说道:
「这家伙是你们杀的喵?」
他差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他的外表和气质都让人觉得他是个爆发著野性的危险存在,声音却像孩子般尖锐──最夸张的还是他的语尾助词。
长得一脸冷酷,就算在语尾加个「喵」,也完全说不上可爱。反而很诡异。
「我再问一次喵。这家伙是你们杀的喵?」
「我有义务要回答你吗?」
于是对方用手抵著下巴,思考了一会儿之后,砰地拍了一下手。
「喔喔~确实是没有这个义务喵。」
这个人虽然让人有点抓狂,但还是不能放松警戒。再怎么说,本能告诉他绝不能掉以轻心。他把刀换到左手,藏至身后的右手已经做好了使用《文字魔法》的准备。
「算了,谁杀的都没差喵。我只是要带走它而已喵。」
「嗯?等一下,带走?你说要带走这东西吗?」
「对喵。这是我的任务喵。」
(任务?他的任务是把这庞然大物带走?而且还是尸体耶?)
脑海里浮出了各式各样的疑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开始觉得不要跟这个人有更多牵扯比较好。不应该和任何来路不明的人扯上关系。
「算了,随你高兴。在你带走它之前,我要先取走讨伐部位。」
「嗯~……只拿走讨伐部位是无所谓啦喵。不过你动作快点喵。」
他本来已经想好会被不由分说的拒绝,一下没了干劲。
(嗯?意外地很老实嘛。原来不是来抢讨伐部位的吗……?)
日色看著对方毫无动静,他也暂时一动也不动地观察了一下状况。不过因为再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他无奈地往草泥毒蟒走去。
(看来快点收回讨伐部位离开这里比较好。)
日色立刻打算取下讨伐部位《草泥毒蟒之牙》,正当他看著被斩下的头部的时候──一阵杀气让他全身一颤。剎那之间他猛地一回头,刀才挥出去,就被兽人空手抓住了。
「你、你干什么!」
接著对方喵~地开心一笑,把日色踢飞出去。
「唔!」
虽然日色就这样飞了出去,双脚一使劲,总算没有跌倒。但是,这相当程度的冲击让他表情有点扭曲。就这么一击之中,却具备著令人难置信的力道。
「你、你……!」
「你果然很强喵。不愧是能杀掉这家伙的人喵。」
他那张愉快的奸笑表情令人火大。
「你这混帐猫人,找碴是不是?」
日色说著举起刀来,对方却在转眼之间就逼近而来。
(比我还快!)
日色立刻用刀挡下对方的拳,但还是顺势被揍飞出去。这次虽然跌了个狗吃屎,立刻起身重整旗鼓。
(可恶……为什么那家伙赤手空拳就能对付刀子啊?)
一般来说是无法握住刀子或是回揍刀子的。更何况还是刀刃的部分。手应该会被砍得稀巴烂才对,然而对方的手却毫发无伤。
「喵哈哈~!有那么两下子喵!很强喵!你们要是肯吃苦,我就收你们作手下喵。」
手下这个字眼让日色的太阳穴猛地爆起青筋。
「混帐猫人,别开玩笑了……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
日色瞪著他,把魔力集中到指尖。他开始想像刚刚缪儿的样子。
「麻痹吧!《文字魔法》!」
他写下『雷』的文字,朝著对方的脚边发动。
虽然威力不如缪儿,附在地面上的文字发出强烈的电流,沿著地面往对方延伸而去。
「喵!」
对方倒抽一口气,瞪大双眼看起来十分惊讶,但是接著又将双手往前一伸。接著那道电流彷佛被那双手吸走似的,咻咻咻地逐渐消失无踪。
「什么!」
「喵哈哈!原来你是用雷的喵?虽然威力还不错,不过这么点力量还差得远喵~」
他完全弄不清对方做了什么。
(虽然知道雷电是被他双手吸了进去……不过他到底做了什么?)
事情演变到这个地步,日色很想用『窥』字来摸清对方底细,但是这太花时间了。在他写字的时候,要是对方用那种速度发动攻击,会来不及应付。
(既然如此……)
他用左臂写下文字──发动。转眼之间就冲向对方胸前。
「喵!」
这次他看起来比刚刚更惊讶。这速度应该足以让他吃惊了吧?
(用『速』字来提升速度!就这样刺穿他吧!)
顺著这股气势,他举起刀子。但是对方一个翻身,让日色的攻击扑了个空。动作轻巧正如野生动物般灵活。
(啧!被闪过了吗。看来那家伙也还没用上真本事。)
从攻击、速度、气质以及其他种种徵兆来推测,日色判断恐怕对方在兽人之中的实力也是高过一般人两三倍。这可是个不把A级怪物看在眼里的对手。实力深不可测。一想到万一对方认真起来要拿他性命,不禁毛骨悚然。
(这状况一刻也不能掉以轻心啊。)
在这个弄不好连命都没了的状况之中,日色心里想的是怎么样才能打败这个兽人。如果想逃是逃得掉,但是总觉得在这种被小看的情况下逃走,很难以释怀。
(我也真是幼稚……不过,他觉得不可以在这个时候逃避。更重要的是……那家伙实在太让人火大了。)
他眼神锐利地瞪了过去。再次写下『速』字。他感觉到身体一下变得轻飘飘的。
(吓死你!)
以疾风般的动作拉近距离。这速度和刚刚差了十万八千里,也让对方大吃一惊。
剎那之间,对方的眼神也变得十分锐利,脚部的肌肉异常凸起。砰地一声踏碎地面,灵活地避过日色猛攻而来的攻势。
(什么!连这种速度他都有办法充分应付吗!)
即使重覆写下多次『速』字带来的加成效果,应该让他获得了相当快的速度,却还是无法碰到对方半分。
在那之后,他又试了好几次,拉近距离之后挥刀砍击,但果然还是打不中,全都扑空。
(事已至此,就再叠加一次……)
正当日色打算再提升速度,让他防无可防的时候,传来一阵笑声。
「喵哈哈哈哈~!嗯嗯!你及格了喵!」
「……啊?」
对方突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让你们继承我的衣钵应该也够了喵。」
「你从刚刚开始就在说什么──」
「你几级?」
「啊?38级……啊。」
不小心就顺势脱口而出,他无敌后悔。
「38?才38就这么强喵!嗯~我更中意你了喵!」
日色在心里反省著自己真是个笨蛋。居然会泄漏自己的情报给对方,真是太大意了。整个被对方的我行我素牵著鼻子走。
「我叫作黑武七喵。你呢?」
「……不知道。」
「你失忆喵?」
黑武七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嘴巴张得开开的。
「糟了喵、糟了喵!啊,我们去请博士看看喵!博士一定能帮你的喵!马上走喵!」
对方气势磅礡地逼近而来,日色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
「不、不用,我没事!开玩笑的,只是玩笑话。」
「这、这样喵。呼~那就好喵。」
看他手臂一个劲儿地擦著额头上的汗。看来是真的很担心的样子。
(这家伙在搞什么啊?害我浑身不对劲……比大叔还要热血烦人。)
明明应该是敌人?,却突然问要不要继承他的衣钵,又突然担心起他的状况,实在令人困惑不已。
「既然这样,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喵。」
「…………太郎•田中。」
「喔喔~这就是你的名字喵!那么,太郎,跟我一起走喵!」
「啊~?」
「战争就快开始了喵。我要你以我的心腹的身分伺候我喵!」
这下事情大条了。不由得脑袋一片空白。完全没想过居然会被问要不要去参战。
(而且,话都说到要我当他心腹了,应该也是有点地位的家伙吧?如果是这样,他会这么强也就说得通了。但是,这可糟了……真的糟了。)
黑武七整个干劲十足。他营造出来的气氛,让人觉得照这么发展下去,搞不好就算来硬的也要把他带走。
(真无奈,实在很讨厌这种热血运动笨蛋。)
日色举刀朝著他。
「我是不会跟著比我弱的人的。如果真的那么想要我的话──就打倒我吧!」
日色的话让黑武七巴眨巴眨地眨著眼,哑口无言。忽然他的脸部表情一松,嘴边勾成新月形状,眼眸之中散发著更加狰狞的光芒。
「真有趣喵……」
视线在彼此之间迸出火花,在紧绷的气氛中,冲突一触即发的那个时候──黑武七突然板起脸孔。他从怀中掏出一个绿色石头,目不转睛地盯著看完之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唔~…………………没办法喵……」
总觉得他好像十分沮丧,意志消沉。
「太郎,下次再跟你分个高下喵。」
黑武七依然一副意志消沉的模样,把手放在草泥毒蟒的身体和被切断的头上。紧接著下一秒,草泥毒蟒像是被黑武七的手吸了进去一样,渐渐消失。
(这、这是什么魔法?不对,他是兽人,所以这也是《变装术》吗?)
仅仅几秒,草泥毒蟒巨大的身驱就完全消失了。黑武七的视线看向日色。
「接下来有件急事得去办喵。可以的话,我真的很想带你一起去,但是没办法喵。下次有机再跟你一较高下喵。反正你要去【帕西翁】吧喵?」
「……天晓得。」
「喵哈哈!你那目中无人的态度我也很中意喵!那么,太郎,后会有期喵!」
黑色影子在黑武七的脚边嘶嘶嘶嘶地扩散开来,接著黑武七就像被影子吸进去似的消失无踪。日色保持警戒走到他消失的地方,却没有任何发现。
这家伙简直就像台风。就在日色心想事情结束了的那一瞬间,疲劳感排山倒海般的涌了上来。
不过,唯一能说的就是一个奇怪至极的人对他十分中意这件事。
(看来有必要得早点抵达【帕西翁】才行啊。)
他耸了耸肩,再也不想见到那个恶心的家伙。此时他才惊觉一件事。
「…………讨伐部位……」
已经不可能拿得到了。只剩下日色的碎念在洞穴内寂寥地回荡著。
草泥毒蟒连同讨伐部位全都被黑武七给带走了,最后他只好两手空空地走出洞外,心里想著到底刚刚是为了什么才留下来的,他叹了口气。
「……痛。」
有件事他现在才发觉。他全身酸痛,特别是脚的部分,不过不至于无法行走。理由十分清楚明白。
(应该是多重书写的加成效果的关系吧。)
重覆书写『速』字带来加成效果,成功提升速度是件好事,但是那样的速度远远超过日色等级,身体有些不堪负荷。
方便是很方便,但是果然使用过度就会有《反噬》。
(难受的程度应该是和加成效果成正比吧……)
他一边走心里一边这么想著,决定下次一定不能弄错使用的时机。一走到外面,立刻就发现眼前那个让缪儿躺在树荫下,正在照顾她的阿诺鲁德。
「你做什么去了啊?是搞不清楚讨伐部位是哪里吗?」
「不是……这样啊,大叔果然没看见。」
虽然黑武七也有可能是从这个出口进入洞穴,但是如果是这样,阿诺鲁德应该会注意到才对。黑武七潜入地面之后消失了。搞不好来的时候也是以这种方式出现。如果是这样,阿诺鲁德没看到也是可以理解的。
「啊?看到什么?」
「没有,没事。小不点怎么样了?」
「喔喔,她没受到什么特别严重的伤,只是稍微昏过去而已。也难怪啦。不止解放了那么强大的力量,被那条臭蛇卷住的时候应该也很难受吧。」
缪儿睡得正香甜。在放出那么强大的雷电之后,她的身体上却毫无外伤。就连衣服上都没有半点烧焦的痕迹。
「话说回来,天线女和羽丸去哪了?」
他们和阿诺鲁德一起出来的,现在却不见踪影。
「喔喔,小薇她们说什么有闻到河的气味,去取水咧。」
「这样啊。」
「不好意思,可以就这样待到缪儿醒来──」
阿诺鲁德话才说到一半,缪儿发出「唔……」的声音,醒了过来。
「缪儿?没事吧?缪儿。」
「…………大……叔?」
眼神还无法聚焦的缪儿正努力地想看清楚他。
「喔喔,没错。是我。怎么样?身体没什么不舒服吧?」
缪儿眼前渐渐清晰起来,眼神四处看著,知道这里已经不是在洞穴里面。
「嗯,身体有一点痛,不过没事。怪物呢……?」
「那条蛇已经被我们宰了。」
语毕,缪儿露出悲伤的神情。
「对……对不起……都是我害的……」
看来她应该是推测怪物虽然被打倒了,却因为她的关系害大家辛苦了。所以才觉得十分抱歉。
「啊哈哈,你在说什么啊?我们可是托你的福,才打倒那条臭蛇的耶?你不记得啦?」
「…………咦?」
阿诺鲁德原原本本地将看到的事全部说给她听。很明显的刚刚的内容让她一时难以置信。缪儿连眼都忘了眨,僵在当场。她很难相信是自己的力量停下了草泥毒蟒的动作,给了大家打倒它的机会。
缪儿的视线带著确认的意思看向日色,日色双手抱胸,眼睛依然闭著,不肯定也不否定。缪儿的视线再次回到阿诺鲁德身上。
「大叔……你说的是真的吗?」
阿诺鲁德没有理由对缪儿说谎,也从来没有对她说过谎。即使如此,面对那么强大的怪物,缪儿居然能够报一箭之仇这件事还是令人非常惊讶。
阿诺鲁德看起来很想证明给缪儿看,但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满脸困扰的神色。此时,日色忽地惊醒,想到一件想要试试看的事。他在地面上写了某个字,发动魔法。
「喂,日色,你在干嘛?」
「闭上嘴在旁边看著。」
魔法发动之后,蓝白色的魔力在地面蔓延开来,在这片魔力上隐隐约约地映出了什么东西,有点类似电视画面。接著魔力上面开始播映起刚刚和草泥毒蟒战斗时的影像。
(看来是成功了。用『映』这个字就能让别人看见自己的记忆影像,真是太方便了。)
缪儿还愣在一旁,不过阿诺鲁德因为正在播映的是自己刚刚经历过的影像,多少明白了日色所用的文字的意思,点头如捣蒜。
「日色,这个上面播映的是刚刚的战斗吧?」
「没错。喂,小不点。」
「什、什么事?」
「这就是真相。要怎么理解就看你自己了。」
日色说完之后,视线落在影像上。缪儿也同样地盯著正在播映中的内容。
影像正播放到缪儿被草泥毒蟒抓走的那一瞬间的景象。忽然一股强烈的电流爆发出来,而那道电流停下了草泥毒蟒的动作,日色一群人便趁此机会发动攻击。
缪儿被从死去的草泥毒蟒身上解放之后,往下坠落的身上还散发著淡淡的光芒。阿诺鲁德接住她之后,那副触电的滑稽模样也清清楚楚地被播映出来。连之后两个人的对话都听得一清二楚。
日色从刚刚开始就一直不断地重覆写著『映』字。因为一个字有效时间只有一分钟,只写一次的话,影像就会中断。他利用《多重书写解放》的加成效果来延长时间。
「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缪儿似乎还是没办法相信,张望著日色一行人。阿诺鲁德露出笑容,轻轻把手放在她头上,用力地点了点头。
「是啊,你终于觉醒了。缪儿真的很努力!」
「呜呜……」
豆大的眼珠从缪儿的眼里一串串地落下,她紧紧抱住阿诺鲁德。他摸摸她的头,这么说道:
「我不是说过了吗?你一定会变强的。以后也是一样。」
「呜……呜……呜哇啊啊啊啊啊!」
「这样一来你也能战斗啦!不过,你还只是菜鸟中的菜鸟,得一步步慢慢来。知道了吗?缪儿。」
「呜……呜……嗯……知……知道了!」
阿诺鲁德用他粗壮的手指拭去她的泪水,她也开心地破涕一笑。
「可以听我说几句吗?」
这个时候,一句破坏气氛的话传入两人耳中。
「吶、吶,日色,我们现在正在感动的……」
「够了,你看看周围。」
「不然是发生什么……啊?」
四周挤满了一大堆怪物。
「不……不会吧……」
他会咕哝这么一句也是无可厚非。
「唉,这里又不是安全地带,世界可不是只绕著你们两个转动。」
「这、这、这群可恶的怪物啊!是不会看一下气氛吗吗吗吗吗!」
「总之,先解决他们吧!小不点你待在这里。反正你也还动不了吧?」
「啊,好的。」
可能以为自己又要被别人保护了,她沮丧地对日色说道。
「喂,小不点。既然你已经得到力量,至少要成为一个帮得上忙,靠得住的人。下次我可不保护你啰。」
「…………是!」
这句话似乎给缪儿打了支强心针,她开心地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本来不保护对方的这句话可能会让人觉得不高兴,但是这句话对她来说,可说是令她满心欢喜的喜悦之言。
「爆发吧!《文字魔法》!」
日色以『爆』字将敌人一扫而空。
「唔哇啊啊啊啊!」
「啊……」
他忘了阿诺鲁德在附近。差点被卷入爆炸的阿诺鲁德,表情吓人地瞪向他。
「日色!你干的好事!佷危险耶!」
「…………哎呀,我想说大叔应该不会有事的嘛。」
「怎么可能不会有事啊!你这个下三滥!」
两人也不理正在战斗当中,依然是老样子。
「好,大叔,你滚远点。」
「太迟了啦!」
阿诺鲁德嘴上怒骂著,但是看见日色写了某个字之后,还是退开往一旁去了。怪物还剩三只左右。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三只怪物的身上闪过一道光芒,一口气被斩成两半。
怪物们还搞不清楚发生什么事就一命呜呼了。仔细一看,不知何时薇卡和羽丸已出现在他们身后。看来是她秒杀了那三只怪物。
总之战斗已经结束。
「喔喔喔,好、好厉害啊……」
阿诺鲁德看著薇卡的成果,十分佩服。
「呃,我是打倒他们了……做得很好吗?」
「是啊!不愧是小薇咧!」
三人加一匹回到缪儿身边。靠在树上休息的她满脸惊讶,身体僵硬地盯著某一点不放。
「缪儿,怎、怎么了?」
阿诺鲁德看她这副模样十分紧张地一问之下,她依然一脸惊讶地看著阿诺鲁德说道:
「大、大叔……我的等级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她刚刚似乎正在确认自己的《状态》。自己的等级大幅提升一事让缪儿惊讶不已。
「啊?什么嘛,就这么点小事吗?不过,倒也是啦。虽然你没有真的出手,但我们是一起行动的,所以我们打倒怪物时得到的经验值,也会分配到缪儿你那里,等级会提升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因为他们已经在公会做过组队登记,在【古利洞穴】中战斗的部分,还有刚刚那部分的经验值应该也会分配给她。之前她等级还很低,因此等级当然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提升。
「应该说,在洞穴中等级也有提升吧?那时候没发觉吗?」
「没、没有耶。我有发现,但是想说之后再确认就好。不过,声音明明只响了三次耶……」
升级的时候,脑海中会响起令人无力的声音。
「啊啊,那是因为那个啦!因为等级一口气跳了很多的关系啦。所以你说响了三次,也不代表就只升了三级而已。」
证据就是之前打倒独特怪物红蜘蛛的时候,日色也在一次升级之中等级跳了好几级,不过升级效果音也只响了一次。
「原、原来是这样……」
「啊,不过我也想确认看看。在洞穴里我也有升级,还有刚刚好像也升了。」
两人都确认了《状态》,日色决定也姑且确认一下。因为他和她们两人一样也听到了同样的声音。
日色•丘村
LV 40
HP 228/770 MP 150/1500
EXP 75632 NEXT 5890
ATK 258(320) DEF 200(215)
AGI 350(352) HIT 192(200)
INT 309(313)
《魔法属性》 无
《魔法》 文字魔法(一字解放、空中文字解放、多重书写解放、二字解放)
《称号》 遭受波及者、异世界人、文字魔法师、觉醒者、斩人者、想像者、独特杀手、怪物杀手、老饕、我行我素、妖精之友
阿诺鲁德•欧席恩
LV 41
HP 160/595 MP 30/249
EXP 86038 NEXT 7660
ATK 394(438) DEF 359(375)
AGI 328(333) HIT 252(254)
INT 114()
《化装特性》 风
《变装术》风牙、风阵爆爪、爆风转化
《称号》 风之友、原奴隶、厨师、傻爸爸、热血男、被称为变态的男人、萝莉控、野生之剑
缪儿•卡斯托蕾亚
LV 28
HP 65/255 MP 54/160
EXP 41143 NEXT 2952
ATK 266(269) DEF 227(235)
AGI 214(217) HIT 181(182)
INT 96()
《化装特性》雷
《变装术》 雷牙
《称号》 雷之友、被掠夺者、我的天使、可爱小花、忍耐之子、热爱料理、纯真、妖精之友
薇卡•吉欧
LV 79
HP 2420/2830 MP 565/751
EXP 627191 NEXT 9675
ATK 682(802) DEF 656(686)
AGI 901(916) HIT 469(519)
INT 224()
《战技》 一段•疾风、二段•漩涡、三段•大车、
四段•一闪、五段•火群
《称号》 天赋之才、混血儿、大力士、爱家、禁忌、热爱动物、直肠子女孩、大胃王、斩人者、独特杀手、我行我素、怪物杀手、流浪者、电光石火、达人、天线女、日色的仆人、粗线条巨乳、不可思议妹、坚强女孩、热爱战斗、月光
日色看了自己《状态》的某部分,眼睛瞪得老大。
《二字解放》
这应该就是那个意思吧?强烈的期待感涌了上来。现在立刻就想实际试用,确认效果。但是,不管怎么样还是需要先确认一下内容。
《二字解放》 消耗MP 300
可以连续书写两个文字。效果远比单一文字强烈许多。效果范围、威力、泛用性等等都有大幅度的提升,但也有其限制。随著文字不同,也存在著部分时效极短的文字。此外,如果不做出明确的想像,文字本身是写不出来的。同时,写完两个文字之后,如果在发动效果之前中断魔法、消去文字的话,会产生《反噬》,将会在一定时间之内,陷入无法使用二字的状况,魔力亦会削减二分之一。
(效果虽然又增强了,麻烦的是有《反噬》……)
如果想写两个字的时候,一旦失败中断就会引发相当程度的《反噬》的样子。
(……如果是两个字,光写就很花时间吧,得对周遭环境多加戒备才能使用。)
没错,万一在写的时候,被其他人打扰还怎么样,魔力就会减半。而且还暂时无法使用二字技能。如果对方是强敌,这种惩罚将带来浓厚的失败色彩。
(不过,风险这么大,应该还是能相信会有相对的效果吧?)
即使如此还是让人十分期待。到底可以做到什么地步呢?真是令人期待得不得了。日色跃跃欲式,很想有独处的时间,找个地方试一下。在和红蜘蛛战斗时曾经用过的二文字,其威力惊人无比。
「喂,日色,你有没有也增加了什么称号之类的?」
「不知道,你们怎么样?」
「这、这个嘛,是有多了几个称号……我觉得完全是你害的,关于这个部分我们再好好地、慢慢地谈一谈。除了那些之外,还多了一个《野生之剑》。」
「喔~」
「《状态》好像也有补正。赚到咧。缪儿呢?」
「啊、嗯。实在是太厉害了,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
缪儿跟大家说了自己《状态》的内容之后,阿诺鲁德也难掩吃惊,一张嘴阖不起来。
「啊,等级……提升了……!」
「嗯嗯。好像很开心又有点心酸……的感觉?」
她会这么觉得也很合理。等级一下升到28级,某种程度也算是身为冒险者的证明。但是,她自己本身从来没有站在最前线战斗过。尽管如此,等级却提升这么多,这个事实让她很没有真实感。
「哎唷,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啊。等级就是等级。不管等级升得多高,我觉得比起一直注意自己的等级而骄傲自满,还不如像缪儿这样带点疑心比较刚好。」
「是、是这样吗?」
「是啊,反正缪儿也不会骄傲自满,只要接受现实,接下来好好努力掌握和运用自己的能力就好啦。一切都是从现在才开始。」
「嗯、嗯。」
被阿诺鲁德这么一说,缪儿用力地点点头回应。如他所说,等级不过只是一个指标。不应该以成就等级为最终目标。如果觉得自己的实力与等级不符,只要努力学习如何能够纯熟运用能力就好。
「小薇也升级了吗?」
「嗯……一点点。」
薇卡上下点了点头,回答阿诺鲁德的提问。
「果然组了队,就是这点省事。」
简单来说,有一个人战斗,其他人就算只站在旁边看,经验值也会提升。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系统啊……真的好像游戏。)
不过确实是很方便。这样的系统十分便于培育像缪儿这样低等级的人。
「托缪儿她们的福,连草泥毒蟒都死了,组队果然很棒啊。」
虽然最后一击是由阿诺鲁德出手,旦是他一边说著如果自己一个人早就脚底抹油逃走了,一边感动著有伙伴是件多美好的事。
「总之我们先往前走吧。一直待在这里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有怪物出现。那边那个……就是了吧?」
日色所指的地方,是在森林前方可看见的一棵高耸入云、类似象徵夸示般的大树。
「是啊,那就是【兽王国•帕西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