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安可短篇集5
  5. 精灵暗物质
  6. 繁体版

精灵暗物质
2017-06-23 09:44:00

		

「士道!我来找你玩了!」
某个寒冬,五河士道正在自家客厅放松时,走廊的方向传来「咚咚」的规律脚步声,紧接著房门一把被打开。
「嗯?喔喔,十香。」
声音的主人是住在五河家隔壁公寓的精灵──夜刀神十香。她甩动著漆黑如夜色的长发,水晶般的双眸闪闪发光,发出一如往常精神百倍的声音。
士道扭过身躯望向她后,挥了挥手。
「你来得正好。我刚才正好设置完毕。」
「设置?什么东西……」
此时,十香将一双眼睛瞪得老大,露出惊讶的神情。然后目不转睛地凝视著客厅──正确来说,是摆放在客厅中央像桌子的东西。
「唔,那是什么?跟平常的桌子不一样耶。」
十香说完这句话的同时,两名娇小的少女,以及一对长相如出一辙的双胞胎从十香身后冒了出来。
看来是和十香一起从公寓来到这里的。她们和十香一样是精灵,分别是四糸乃、七罪,以及八舞耶俱矢、八舞夕弦姊妹。
「十香……怎么了吗?」
「……你挡在这里,后面的人进不去耶。」
四糸乃和七罪说完后,十香便回答:「喔喔,抱歉。」然后往旁边跨出一步。
接著,或许是因此看见设置于客厅的东西,八舞姊妹瞪大了双眼。
「哦?那简直是耸立在极寒之地的火焰之城啊!」
「首肯。夕弦记得那好像叫──暖桌。」
「暖桌?」
十香一脸疑惑地歪了歪头。士道微微点头,并且轻轻敲了敲暖桌的桌面,对八舞姊妹的说明进行补充:
「没错。简单来说,就是结合桌子和棉被的东西。里面装有暖气,棉被可以保留住暖气。」
「唔……唔?」
十香发现出一副一知半解的模样,皱起眉头。于是,早一步进入暖桌的士道妹妹──琴里晃动著含在嘴里的加倍佳糖果棒说道:
「总之,十香你们也坐进来看看吧。很温暖喔。」
琴里如此说完,便将脸颊贴在桌面上。那副模样宛如软体动物或是刚捣好的年糕……感觉要是指出这一点,她又会马上转换成司令官模式,所以士道还是忍住不说出口。
「唔……那我们就进去试看看吧。」
「好的……!」
「喔!」
四糸乃和戴在她左手的兔子手偶「四糸奈」举起手回应十香。其他精灵也点头答应,兴致勃勃地敲了敲桌面,或是掀开棉被坐进暖桌。
于是──
「喔喔……!」
「这……这是……!」
精灵们惊讶得瞪大双眼。十香和四糸乃自然不用说,就连似乎早就知道暖桌功用的八舞姊妹也彷佛受到冲击般大喊。
「唔……原来如此,这跟空调或暖炉不同,又有另外一种风情呢。」
「暖呼呼的……」
「唔……这就像投入地母神的怀抱,救济灵魂之涅盘……」
「指摘。耶俱矢,你已经语无伦次了。」
精灵们你一言我一语,开始享受起暖桌。看见这令人会心一笑的画面,士道和琴里不禁嘴角上扬。
「啊哈哈,这东西很棒吧。冬天果然少不了暖桌啊。」
「对吧。还好我预料到大家会来,事先准备大一点的──嗯?」
说到这里,琴里开始东张西望环顾四周。
「你怎么了,琴里?」
「嗯……没有啦,只是在想怎么没有看见七罪。她刚才不是还在?」
「听你这么一说……她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呜哇!」
士道学琴里环顾周围后,不禁大叫出声。
理由很单纯。因为七罪不知什么时候钻进暖桌,宛如乌龟或是蜗牛似的,只露出一颗头到棉被外。
「……这个……好棒……该怎么说呢?一进去就不想出来了呢……」
然后脸颊微微泛起红晕,露出沉醉的神情嘟囔。看来她似乎非常喜欢暖桌。
看见那宛如为她量身订做……应该说,好像她本来就是这种生物的模样,士道不禁露出一抹苦笑。
然后──
「啊!」
正当精灵们一脸幸福地享受暖桌时光时,客厅入口的方向又传来一道声音。
往声音来源望去,便看见一名高挑的少女与宛如洋娃娃般面无表情的少女站在那里。她们是美九与折纸,与十香等人不同,是住在市内自家的精灵。看来在十香等人大声喧闹的期间,她们也拜访了五河家。
「喔……喔,欢迎你们来。」
看见两人的身影,士道脸颊垂下汗水,微微举起手。
折纸只是站在原地,目不转睛地盯著这里,但……问题在于美九。她颤抖著双手,露出交杂著一分欢喜、两分兴奋、七分情欲的表情,将视线集中在群聚于暖桌内的精灵们身上。
「聚……聚集在暖桌边的美少女图鉴……!人家真是看到了十分精彩的画面啊……真是太美妙了……」
然后,美九万分感动地如此呢喃后吆喝了一声,蹬向地面,和十香她们一样钻进暖桌里。
不……说一样可能有语病。因为美九是用宛如跳进游泳池的姿势,从头钻进暖桌棉被里。
因此呈现上半身变成暖桌的怪异暖桌女状态,双脚则是像游蛙式一样蠢动。棉被里传来含糊的笑声。
『呵!嘻嘻!嘶……哈……!这里是怎样啊……世外桃源是在这种地方吗!乌托邦……美九乌托邦!』
「呀!」
下一瞬间,化为暖桌蜗牛的七罪发出高亢的哀号声,冲出暖桌,就这么跑到房间的角落,像只竖起毛的猫凶狠地瞪视暖桌。仔细一看,不知为何,袜子只剩下一只。
「讨厌啦,坏心眼~~」
美九从七罪原本所在的位置冒出一颗头。
……该怎么说呢,还是老样子呢。士道「啊哈哈」地苦笑后,将手抵在膝盖,发出「嘿咻」一声站起来。
「唔?士道,你要去哪里?」
「嗯,去买晚餐的材料。大家要留下来吃晚餐吧?」
士道回答后,十香的眼睛便散发出闪耀的光彩。
「当然!所以,士道,你今天要做什么菜?」
「唔……这个嘛,既然都把暖桌摆出来了,吃火锅怎么样?今天也满冷的。」
听见士道说的话,精灵们发出兴奋的叫声。
「嗯,吃火锅好耶!好期待喔!」
「可是,火锅也有很多种耶。你要做什么火锅?我个人投涮涮锅一票。」
琴里维持将脸颊贴在暖桌桌面的姿势如此说道。于是,其他人纷纷开始举起手。
「咦!可以接受点菜吗?那我想吃豆浆锅。」
「我……我觉得……清炖鸡肉锅不错。」
「四糸奈想吃兔子锅!开玩笑的啦!啊哈!」
「呵呵呵……适合本宫的,是带有如烈火般灼热的深红炼狱!」
「翻译。耶俱矢是说泡菜火锅。」
「切蒲英锅(注:秋田县的乡土料理。将煮熟的米饭裹在杉木棒上烘烤,再将烤好的切蒲英加入土鸡熬成的高汤,加上牛蒡、鸡肉、舞茸等食材而成)。」
「……话说,美九,你差不多该把袜子还给我了吧?」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发表意见。士道张开手掌制止大家。
「喂、喂,就算你们提出这么多意见,我也没办法全都做啊。决定一个吧。」
「嗯,这样啊。」
士道说完后,琴里缓慢地坐起身子,脚没有完全离开暖桌,朝附近的柜子伸出手……还差一点才能构到。士道看不下去,把放在柜子上的便条纸和笔拿给她。
「谢啦,哥哥。」
「不用谢……不过,你想做什么?」
「嗯,我想说既然谈不拢,乾脆把大家的要求写下来,然后抽签决定。这样就公平了吧。」
琴里说完将便条纸撕下,分给大家。精灵们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后,依序在上头写字。
大家写完自己想吃的火锅后,交给琴里,琴里洗完签后再扔进暖桌中。
「你怎么把签扔进暖桌啊!」
「刚好适合当签筒嘛,又没有其他容器可以丢。好了,快点抽吧。」
「是、是……」
就在士道将手伸进暖桌,打算从堆叠在一起的纸条中选出一张的时候──
「讨厌啦!达令,你在摸哪里呀~~」
将头和脚尖伸出暖桌的美九羞红了脸颊,一脸难为情地扭动著身躯。
「……!」
精灵们抖了一下肩膀。士道急忙用力摇了摇头。
「不、不!我哪里都没摸喔!」
「呵呵呵,你用不著害羞啦,达令。」
「别说这种会惹人误会的话啦!」
「……!士道,再抽一次。这次等我钻进暖桌之后再抽。」
「你干嘛一边解开衣服的钮扣一边说啊,折纸!」
士道发出语带哀号的声音后,急忙选了一张纸条,收回手。
接著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好让心跳平缓下来后,将视线落在写在那张纸条上的字。
「我看看,那么今晚的菜单是……」
此时,士道皱起了眉头。
不过,那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纸条上写的是──
「……暗黑火锅?」
士道说完后,耶俱矢的眼睛散发出闪亮的光芒。
「汝说……暗黑?哦哦……虽然没听过,但是满有意思的嘛。」
「暗黑火锅……到底是怎么样的火锅啊?」
十香一脸纳闷地歪著头问道。士道搔了搔脸颊,开口:
「唔……简单来说,就是不知道加了什么料的火锅。大家准备好自己喜欢的材料,等关掉房间的灯后再一起加进火锅里。」
「哦!听起来很有趣呢!」
听完士道的说明,十香露出闪闪发光的眼神。士道脸颊流下汗水,露出苦笑。
「嗯,或许是满有意思的啦……但不知道会煮出什么样的火锅喔。话说,这是谁写的啊?刚才提出的火锅中没有这一样啊……要再重抽一次吗?」
士道将纸条放在暖桌上后,打算再次将手伸进棉被里。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精灵们摇了摇头阻止他。
「不,我想试试看那个暗黑火锅!」
「首肯。夕弦也很感兴趣。」
「不错耶,就吃看看吧?啊,如果有人身体不舒服请告诉人家,人家会温柔地照顾他。」
「拿到自己碗里的食物就必须吃下去,这是暗黑火锅绝对得遵守的规则。」
「…………」
虽然有若干名人物散发出危险的气息,但士道也不希望在大家兴头上泼冷水。他唉声叹了一口气后,耸著肩微笑道:
「真拿你们没辙。那就大家一起试试看吧……啊,不过材料只限定可以吃的东西喔。别忘记自己也要吃这锅火锅。」
「好!」
精灵们精神奕奕地举起手回应士道。
◇
──于是,夜晚降临。
精灵们各自买完材料后,齐聚在五河家的客厅。
所有人携带装有各自材料的塑胶袋,迫不及待地等待晚餐开始。不过……也有像七罪这样一脸不感兴趣的精灵就是了。
暖桌上已经准备好桌上型电磁炉和加满高汤的锅子,就差把火锅料扔进去而已了。士道环视所有人后,将手放在位于房间入口的电灯开关上。
「……很好,那差不多要开始喽。大家,等我关掉电灯后,就把自己带来的食材扔进火锅里。当然,关掉电灯后会看不见四周,趁现在先确认好火锅的位置吧。」
「嗯!」
「了解。」
精灵们点头表示理解。士道确认所有人都明白后,按下电灯开关。
顺带一提,在关灯的那一瞬间,耶俱矢便装腔作势地大喊:
「喝啊!世界啊,染上黑暗吧!暗夜极黑冲!」
因为灯光同时熄灭,因此传来十香和四糸乃惊吓的声音。耶俱矢倒是有点开心的样子。
「好了……那把材料加进火锅吧。」
士道一边走回自己的座位一边说著,暖桌上便传来「砰通砰通」的声音。
「──好了,加进去了,士道。」
「嗯。那我也来加吧。」
士道摸索自己的塑胶袋后,将装在里面的食材扔进火锅。
顺带一提,士道准备的是火锅的基本材料,白菜和猪肉。就暗黑火锅的概念来说,这些食材可能稍嫌无趣了些,但是……今天的目的并非制作难以下咽的料理。既然自己也要品尝,士道不想过于冒险。
结果──
「噫!」
在士道将火锅料扔进火锅后,他不禁发出惊愕声。
理由很单纯。因为有什么东西在黑暗中抚摸了他的屁股。
「唔,你怎么了,士道?」
耳边传来十香感到疑惑的声音。士道眯起眼睛,叹了一口气说:
「…………折纸,回你自己的座位。」
士道说完后,隐约感觉黑暗中有东西在蠢动。
「──你为什么会知道?是爱的力量吗?」
「因为会摸黑做出这种事的人,就只有你啦!」
「你就这么相信我吗?我好高兴。」
「拜托你,别故意曲解我说的话啦……真是的,好了,我要开始煮火锅喽。」
士道再次叹息后如此说道,接著按下电磁炉的开关。
──等待十几分钟后。
随著咕嘟咕嘟的声音,客厅里飘散著一股香气。
「喔喔……好香的味道啊!」
「嗯、嗯。说是暗黑火锅,不知道会煮出怎么样的味道,看来还不错喔!」
十香和琴里等人发出雀跃的声音。因为关掉电灯,看不见她们的表情,不过能轻易想像出她们欢欣鼓舞的模样。
「好了……那差不多可以吃了吧。谁要先捞?」
「啊,我来好了……」
战战兢兢地回答士道的,是四糸乃的声音。
「四糸乃啊。因为很暗,你要小心捞喔。」
「好的……!」
「很好,那四糸乃你开始捞吧。汤勺呢……找到了、找到了。」
黑暗中传来器具碰撞的声音、汤勺沉进高汤的声音──以及之后四糸乃的吹气声。
「嗯……!嚼嚼……」
「……怎……怎么样,四糸乃?如果吃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可以吐掉喔!」
可能是顾虑四糸乃,七罪发出忧心忡忡的声音。不过,四糸乃一口咽下嘴里的东西,「呼」地吐了一口气。
「没事……吃到的是水煮蛋。因为浸在高汤里,就像关东煮一样,很好吃。」
四糸乃说完后,琴里「喔!」地叫了一声。
「那是我放的火锅料!你中大奖了!」
说完,琴里「啪啪」地鼓起掌。
士道吐了一口安心的气息。看来琴里也没有选择太古怪的食材。
不过,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琴里好歹是〈拉塔托斯克〉的司令官,应该不希望承担让精灵们吃下怪食物而导致精神状态不稳定的风险吧。
「呃,那么下一个……」
「下一个换我。」
折纸紧接著发出声音。黑暗中传来捞起火锅料的声音和微弱的咀嚼声。
「提问。折纸大师,你捞到了什么?」
「……这个大概是……番茄。」
折纸淡淡地回答夕弦的问题。于是,这次换美九出声回应:
「啊,那是人家放的。因为人家听说也有番茄锅这种火锅~~味道怎么样?」
「没问题。」
说完后,折纸便将捞到自己碗里的东西吃完,发出「叩咚」一声将碗放到暖桌上。
──就这样,五河家的精灵暗黑火锅拉开意外和平的序幕。
继折纸之后,其他人也依序品尝火锅,但似乎没有加入过于标新立异的火锅料。火锅这种料理,的确也有不合适的食材,但顶多只是小黄瓜、苹果这类可以一笑置之的食材。士道等人和乐融融地享受这有些另类的暗黑火锅。
「那么,接下来换──」
「换我!我等不及了!」
十香发出精神百倍的声音打断士道说话。与此同时,她的肚子传出「咕噜噜……」的巨大声响。看来似乎让她久等了。
「啊哈哈……抱歉、抱歉。你吃吧,十香。」
「嗯!」
十香爽朗地回答后,便盛起火锅料放进碗,豪爽地塞进嘴里。
「嗯唔!嗯嗯……」
「怎么样……十香?」
「你吃到什么?」
精灵们兴致勃勃地询问十香。于是,十香一边咀嚼火锅料一边回答:
「嗯,这大概是水饺……嗯咕!」
然而下一瞬间,十香话说到一半突然屏住气息,就这么倒向后方。
「十……十香!」
「呀!你没事吧!」
面对出乎意料的事态,五河家的客厅陷入一片骚然。士道在黑暗中摸索,来到十香身边后摇晃她的肩膀。
「喂、喂──十香……?」
「唔……唔……」
经过士道的呼唤,十香像梦魇般发出痛苦的呻吟。看来似乎不是食材卡到了喉咙。士道见状,暂时松了一口气。
「好像……没事的样子。」
「嗯,是啊……不过,她到底是怎么了?该不会……」
士道的脑海里掠过一种荒谬绝伦的想像。
没错。士道等人现在吃的是暗黑火锅,是不知道里面放入什么食材的地狱锅。
搞不好,十香是吃到了什么──强烈到令她失去意识的「签王」食材。
其他人应该也是同样的想法吧,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高声说道:
「不……不会吧……要是其他人倒也就罢了,她可是十香耶!」
「战栗。一时之间难以相信……那个十香竟然倒下了。」
「十香竟然昏倒了……咦!该不会有下毒吧!是一滴就能杀死鲸鱼那类的毒药吗!」
……说得还真狠。
不过,也不是不能理解她们的心情啦。竟然能让超级大胃王十香昏倒,到底是怎样的──
「唔……!」
正当士道陷入沉思的时候,琴里突然发出奇妙的声音。
「怎么了,琴里?」
「这……这个……应该是十香用的碗吧?有点……」
「?怎……怎么样……?」
士道将脸凑向琴里发出声音的方向──
「唔嘎……!」
结果和琴里一样发出这样的叫声。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从疑似是十香拿过的碗飘散出来历不明的恶臭味。
「这……这是什么啊……」
士道不由得捏住鼻子如此说道,然后疑似是折纸的黑影靠了过来。她将脸凑进碗后,嗅了嗅味道。
「……这个臭味,我以前曾经闻过一次。恐怕是盐腌鲱鱼。」
「盐腌……是那个有名的臭罐头吗?」
「没错。不过,不只如此,还能闻到其他不同的臭味成分。这些成分复杂地混合在一起,化为杀伤力猛烈的凶器。」
「可……可是,那么臭的食物,为什么之前都没有人发现?」
「……啊。」
发出声音回应士道疑问的并非折纸,而是七罪。
「七罪,你有什么头绪吗?」
「……啊,没什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只是十香在昏倒前好像说了水饺。」
听见七罪说的话,士道赫然抖了一下肩膀。
「难道是包在水饺皮里面,让人吃到之前都不知道内容物是什么吗?到……到底是谁这么费功夫……」
士道说完后,位于客厅里的精灵们开始吵嚷了起来。看来,没有人有头绪。
「……到底是怎么回事?」
士道皱起眉头。当然,这锅暗黑火锅是士道等人刚刚才煮的,火锅料全是他们自己准备的。除非大家带来的食材会产生神秘的化学反应,转变成新的物质,否则十香吃到的恶臭食物势必也是这当中的某个人扔进火锅里的。
不过,没有人承认。
是有人说谎吗……应该也不太可能。就算是为了恶作剧而准备了那样的食材,士道也不认为这当中会有人把十香弄昏倒了还置身事外。
……如果是以前的折纸倒是有可能啦,不过她现在已经跟其他精灵建立起良好的关系,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不知轻重的事才对。
「……搞不好火锅里还加了什么其他东西。先打开电灯确认一下好了。大家同意吗?」
士道说完后,感觉精灵们一齐点了点头。
「好……好的……!」
「也罢。本宫允许汝驱散黑暗。」
士道点头回应后,当场迅速站起身,走到客厅入口处。然后摸黑找到开关后,发出「啪叽」一声按下开关。
然而──
「奇怪……?」
他明明按下了开关,客厅却仍旧漆黑一片。士道觉得疑惑,重复操作了几次后,还是得到同样的结果。
「你在干什么啊,哥哥?快点打开电灯啊。」
「好……好啦……怎么这么奇怪?该不会是跳电──」
士道说到一半──
突然止住话语。
理由很单纯。因为他的耳边传来轻微但确切的笑声。
没错──
「──嘻嘻嘻,嘻嘻。」
那耳熟的笑声。
「什么……!」
士道不禁屏住呼吸──下一瞬间,他的嘴巴被手掌摀住。
「唔……唔咕!」
「疑惑。你怎么了,士道?」
或许是对士道突然发出含糊声音的举动感到纳闷,夕弦如此询问。结果,士道的脚正好在此时缓缓没入地面。
「……!」
士道记得这种感觉。没错──是被「影子」吞没的感觉。
他胡乱摆动手脚。然而,抵抗无效,士道的身体完全没入「影子」之中。
「──噗哈!」
来到比漆黑房间更加黑暗的空间后,摀住士道的手便松开,士道因此得以大口喘息。
接著他露出锐利的视线瞪视方才将自己拖进「影子」里的人物。
「……狂三。」
士道用充满警戒的声音说完,伫立在他身旁的少女便发出嘻嘻嗤笑。
四周明明一片漆黑,却能清楚捕捉到那名少女的身影。血红与暗黑交织而成的洋装、绑成左右不均等的黑发,以及──滴答滴答刻划著时间的金色左眼。
没错,不会错。那是甚至被唤为最邪恶精灵〈梦魇(Nightmare)〉,时崎狂三的模样。
「哎呀、哎呀。不要这么恶狠狠地瞪我嘛。难得人家特地来找你玩,你却这么对待我,我可是会哭的哟。」
狂三开玩笑地如此说道。
不过,听见她那戏谑的语气,士道却直冒冷汗。
这也难怪。毕竟士道现在是被囚禁在她的「影子」中。即使说生杀大权完全掌握在她手上也不为过。
「……你到底打算怎么样,狂三?」
「呵呵呵,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我只是──想和士道和其他人玩一下而已。」
「玩……?」
士道皱起眉头说完,狂三便回答:「是啊。」
「最近你似乎跟娇嫩欲滴的少女们玩得很疯嘛……」
「把人说得这么难听……」
「哎呀,这是事实不是吗?」
狂三像是以士道的反应为乐似的如此说道,然后接著说:
「你似乎玩得很开心嘛。在我必须四处奔走的时候,去雪山滑雪、住别墅、回到天宫市后打雪仗,而且还盖雪屋……是没有任何问题啦。你爱怎么跟女生玩,沉浸于女色之中,我都完全无所谓。」
「…………」
士道脸颊流下汗水,沉默不语。嘴上说无所谓,但总觉得是口是心非,有种被排挤的小孩在闹别扭的强烈感觉。
但对方可是最邪恶精灵,最好不要听信她表面上说的意思。士道感到有些紧张和战栗,接著说道:
「所以……你说想玩,究竟是打算做什么?」
「你已经在陪我玩了呀──玩我准备的那个纸条上的游戏。」
「……!你说什么?」
听见狂三说的话,士道不禁露出愁苦的表情。
这也难怪。因为在狂三现身的当下,士道就隐约察觉到停电和十香吃下的神秘食材是狂三干的好事了。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竟然连暗黑火锅这个提议都是狂三一手促成。
或许是非常喜欢士道的反应,狂三乐开怀地嘻嘻嗤笑。
「没错、没错,正是如此。因为大家满心欢喜地在讨论今晚的菜色,我就鸡婆地帮了你们一把。呵呵呵,我把气氛炒得很热吧?」
「你……到底在那个火锅里加了什么?该不会真的下毒了吧……」
「我才没下毒呢。我不是说了吗?我今天只是来玩的,没放什么不能吃的东西。十香只要继续躺著休息,应该也会马上清醒过来。」
「…………」
尽管这番话听起来十分可疑,但现在也只能相信了。她虽然是非常危险的精灵,但应该不喜欢违背自己定下的规矩才是。
彷佛察觉到士道的思绪,狂三轻声笑道:
「我的要求只有一个。再和我多玩一会儿吧。」
「多玩一会儿……你打算再继续进行那个暗黑火锅吗……?」
「是啊,没错。因为难得我特地准备了一大堆食材,却只有十香一个人品尝到,不觉得很心酸吗?」
「一大堆……食材……」
听见这带著万分不祥的话语,士道不禁打了个哆嗦。
要继续品尝还剩下一大堆一口就将十香击溃的特选食材火锅,这意味著什么,士道轻而易举就能想像出来。
但是严厉拒绝也难以说是上策。只要狂三有心,在场的所有人全都吃不完兜著走。士道等人现在可说是因为狂三的一时兴起,才得以保住小命。
「呵呵呵,呵呵。你明白了吗?──啊啊,请千万不要告诉大家我的事情。要是喧闹起来,就不好『处理』了。」
「唔……」
听见狂三语带威胁的话语,士道紧咬牙根。
不过,现在只能对她言听计从。士道紧握拳头后,微微举起手表示了解。
于是,狂三加深了笑意,弹了一个响指。
「呜喔……!」
下一瞬间,士道感受到一股奇妙飘浮感的同时,从「影子」里返回原本所在的五河家客厅。
「──哥,哥哥?」
「!喔……喔喔……什么事,琴里?」
突然听见有人呼唤自己,士道急忙回应。于是,琴里一脸不满地叹息道:「真是的。」
「我从刚才就一直在叫你,别不理人啦~~」
「抱……抱歉。我在想事情。」
「真是的。电灯还是打不开吗?」
「嗯……看来暂时是开不了灯了。」
士道一边说一边走到暖桌前,这次则是传来了折纸的声音。
「如果是电灯故障的话,我来检查看看。若是大规模停电,就到我房间。我房间有紧急用发电机。」
「……该怎么说,真不愧是折纸呢。老实说平常我很怕你,但这种时候你却显得很可靠。」
七罪发出带有几分傻眼与期望的声音说道。不过,士道却摇了摇头。
「──大家,继续吃暗黑火锅吧。」
在漆黑的客厅里,其他人应该看不见士道的表情……但他的话语似乎传达出非比寻常的气息。黑暗中传来精灵们纳闷地吞咽口水或是叹息的声音。
「汝在说什么啊,士道?吾之眷属十香可是承受不了混沌的黑暗而昏倒了喔。汝竟然还要挑战此等黑暗……未免太过有勇无谋了吧。」
「同意。太危险了。」
「……我知道。不过,拜托你们。详细情形我无法透露……但现在只能这么做。」
「…………」
士道真心诚意地恳求后,精灵们思考片刻,然后叹了一口气。
紧接著传来布料摩擦的声音。宛如──没错,就像是在替换绑头发的缎带。
「──好吧。虽然不清楚状况,但既然士道都这么说了,应该有什么理由。我就奉陪吧。」
如此说的人是琴里。她的声音与刚才悠闲的语调不同,而是带有紧张感的声音。是施加强烈的思维模式而转变的司令官模式。
于是,其他精灵也相继表示同意。
「哼……也罢。吾乃八舞。黑暗不足为惧,而是必须支配。」
「如果士道希望。」
「大家……」
士道微微低下头后,像是重新振作般抬起头。
「好……那就再次开始品尝吧。接下来轮到琴里了吧。」
「是啊。那我就开动啦。」
琴里回应士道,将火锅盛到碗里。她的声音听起来颇为冷静。
「琴……琴里,你要小心一点喔。」
「用不著那么担心啦。十香的确昏倒了没错,但之前大家吃的时候不也没问题吗?况且,要是真吃到什么奇怪的料,马上像这样喝汤来中和呕恶!」
琴里如此说道,以碗就口啜饮汤汁的瞬间,发出分不出是惨叫还是痛苦的声音,当场倒地。随便扔下的碗撞击暖桌,发出低沉的声音。
「琴里!」
「啊,啊呃呃呃呃呃呃……」
士道呼唤琴里后,便隐约在黑暗中看见琴里的轮廓抽搐的模样。
「什么……!」
「琴里竟然一击就……!」
「动摇。琴里应该还没吃下火锅料才对。」
面对那个刚强的琴里突然被击败,忐忑不安的情绪在精灵们之间逐渐蔓延。
这时,疑似七罪的黑影靠近火锅的方向,「唔!」地屏住了呼吸。
「……这跟刚才的汤头味道有点不一样啊……」
「你说什么……?」
听见这句话,士道也一样将脸凑近火锅──然后皱起脸来。
「这……这个臭味是怎么回事啊……」
正如七罪所说,士道费心熬煮的昆布高汤变成了不知为何物的液体。光是将脸凑近火锅上方,就臭得刺痛眼睛。硬要形容的话,味道跟士道过去在折纸家喝到(折纸坚决主张)的外国茶十分相似。
「──呵呵呵,看来十香之前在搅拌火锅的时候,把我的几样火锅料溶化到汤汁里了呢。」
狂三在士道的耳边低声说道。士道抖了一下肩膀。看来她又再次从影子中现身。
「你……你说什么……?」
士道发出染上绝望的声音。这也难怪。毕竟火锅的汤头本身已经化为凶器。这下子,别说用汤头来中和狂三的食材了,甚至有可能侵蚀普通的食材。
话虽如此,也无法就此中断。士道一脸不甘地咬牙切齿,呻吟般从喉咙挤出声音:
「没办法了……大家,尽量不要喝汤,只吃火锅料就好。动作快!不快点的话,汤汁会渗进无害的食材!」
「……知……知道了……」
回答士道的是排在琴里之后,轮到她吃火锅的七罪。她虽然发出微微颤抖的声音,还是下定决心似的将火锅盛到碗里,咽了一口并非因为食欲而是因为紧张才分泌出来的口水,将分装到碗里的火锅料放入口中。
「嗯唔……?这是什么?感觉滑溜溜的,像是水果!咳咳、咳咳、咳咳!」
咬了一口火锅料后,七罪立刻剧烈咳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嘴巴大张,发出惨叫。看见她那非比寻常的模样,士道有些困惑地皱起眉头。
「七……七罪!你怎么了!」
「好……好辣!水!水!」
七罪大喊,将手中的碗里装的汤汁一饮而尽。那个──一口就击溃琴里的汤汁。
「啊唔……!」
下一瞬间,七罪和琴里一样,呼吸困难地「咚」一声倒在地上。
「七罪!」
「哎呀、哎呀……看来她是吃到卡罗莱纳死神辣椒了呢。」
狂三笑道。听见这陌生的单字,士道歪了歪头。
「卡罗……什么东西?」
「卡罗莱纳死神辣椒。你知道哈瓦那辣椒吗?」
「……喔喔,就是那个辣死人的辣椒吧?」
「卡罗莱纳死神辣椒的辣度大概是哈瓦那辣椒的十倍吧。」
「你是想杀人吗!」
士道不由自主地发出高八度的声音,随后回过神来观察精灵们的反应。大家看见七罪昏倒后,陷入一片骚动,发出声音说话,因此似乎没发现士道的举动。
「呵呵呵,你要是说话太大声,可是会被发现哟。好了……接下来轮到你吃了吧?」
「唔……」
听见狂三说的话,士道感觉有些呼吸困难,随后像是要打起精神似的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拿起汤勺和碗。
这是已经将三名精灵击沉在暖桌边的魔锅,说不害怕是骗人的。
不过,既然有相信士道说的话而愿意吃下火锅的琴里等人在场,他就不能临阵脱逃。士道等怦通怦通剧烈跳动的心脏平缓下来后,将汤勺伸进火锅中盛起内容物,移至自己的碗里。
沉甸甸的重量引发讨厌的想像。不过一旦捞起的东西,绝对不能放回锅里。士道拿起筷子后,双手合十。
「我……我要开动了。唔……!」
击溃琴里和七罪的高汤臭味对鼻腔和泪腺发动地毯式轰炸。不过……只要不直接喝下去,勉强还能忍受。士道停止呼吸,下定决心将筷子伸进碗里。
然而──
「……嗯?」
当他用筷子夹起装到碗中的神秘食材,轻轻摇晃让汤汁滴下后,皱起了眉头。
从士道用汤勺捞起来的时候开始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了。但是像这样用筷子接触后,那种异样的感觉更是强烈。
明显无法一口塞进嘴里的大型物体。可能是吸饱汤汁的关系,沉甸甸的,甚至有种想要把士道的筷子拉进碗里的错觉。
乍看之下还以为是鱼板之类的东西,然而……并非如此。即使想将它切成一口大小,它也只是黏稠地纠缠在筷子上,完全切不断。
宛如──没错,就像布一样的触感。
「喂、喂……该不会有人弄错,把手帕丢进火锅里了吧?」
士道有些困惑地说著,吹凉食材后,用双手拎起来。
黑暗中隐约分办得出轮廓。它的轮廓并非想像中的四角形,反而是三角形──
「……这不是内裤吗!」
察觉到那个食材(?)的真面目后,士道不禁大叫出声。
没错。放进火锅里的,无庸置疑是女性的内裤。
若是手帕倒也就罢了,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不小心加进火锅。他万万没想到火锅里会放入这种东西。士道急忙望向狂三的方向,压低声音说道:
「……喂!你不是说没放不能吃的东西吗!」
「是呀,绝无二话。」
「骗谁啊,那这个是──」
士道话说到一半,黑暗中传来折纸的声音。
「好高兴。我一直相信是士道会捞到。」
「原来是你喔!」
士道发出哀号后,将手上的内裤甩到暖桌的桌面上。说到这里……他倒是真的忘了,现场除了狂三以外,还有一位必须警戒的人物。
「我不是说过不可以放不能吃的东西吗!为什么要放内裤这种东西……」
「那是百分之百纯丝质的。就成分而言是可食用的东西。」
折纸淡淡地回答。
听见她那自信满满的语气,士道差点就被她说服了。但他立刻摇了摇头,改变心意。
「不……不、不……照你这么说的话,那树皮跟皮鞋不也能食用了吗?我说的终究是常识范围内的东西……」
「如果是士道你的内裤,我可以吃。从这件事可以判断出内裤是食物。证明完毕。」
「不要随便证明完毕啦!」
士道怒吼了一阵子后,一副疲惫的样子唉声叹了一口气。
「……你没有放其他奇怪的东西进去吧?」
「当然。剩下的,我只放了内衣而已。」
「还说没有!」
「咦!还有吗!人……人家也可以挑战看看吗!」
「美九你闭嘴,别来凑热闹了!」
士道严厉教训突然跃跃欲试的美九。顺带一提,耶俱矢的反应是傻眼,夕弦的反应则是感动地说:「赞叹。真不愧是折纸大师。」……士道心想待会儿得严格叮咛她不要模仿这种行为。
于是,狂三再次轻声低喃:
「呵呵呵……既然都放了不可食用的东西,这一轮就特别让你过关吧。」
「……那还真是感谢你的大恩大德啊。」
士道露出极其复杂的表情如此回答。但多亏了折纸的内裤,才免于吃到狂三的特选素材,这一点是不争的事实。士道在心中不情愿地道谢后,想起下一棒的精灵。
「……这么说来,我是最后一个,这样就轮完一轮了吧。可以的话,我希望就此结束……」
「当然是……不行呀。你必须奉陪到我满足为止。」
耳边传来狂三的呢喃声打断士道说话。果不其然,狂三似乎不肯就此罢休。
「……如此一来,接下来就轮回四糸乃──」
就在这个时候,士道想起某件事,止住了话语。
顺序的确是轮完了一圈没错,但这里还有另一个在火锅里加入食材的参加者。
「……我说,狂三,把食材放入火锅,就表示你也参加了暗黑火锅这个活动吧?明明是参加者……你该不会只放入食材,却不想吃火锅吧?」
士道以大家听不到的细小声音,像是挑衅狂三似的说道。
没错。在暗黑火锅中加入许多最危险食材的狂三一次都还没品尝火锅。
话虽如此,士道并不打算逼狂三吃火锅。只要她害怕自己所制造出来的疯狂怪物,吓得逃走就好。
只要狂三占有灵力和黑暗这两个绝对优势,使用这个手段就很危险。不过,狂三的自尊心特别强,应该会对违反规则,继续「玩耍」感到抗拒吧。
然而──
「你说的有道理。那我也来品尝暗黑火锅吧。」
狂三若无其事地如此说完,便拿起汤勺开始盛火锅。
「咦?」
士道对这出乎意料的反应目瞪口呆。因为他万万没想到狂三会那么率直地答应他的要求。
莫非她戴了夜视镜,在黑暗之中也能看清火锅的内容?还是说,她有自信即使吃下那火辣的高汤和刺激性的食材,也能平安无事──
「……噫──」
正当士道想著这种事情的时候,黑暗中传来轻声哀号。紧接著响起好几道与其相同的声音。
「不行、不行,我吃不下去……!」
「有什么办法呀。士道说的有道理,要是『我』不吃,如何作表率?」
「请忍耐。胜利往往伴随著牺牲。」
「这是……唔咕!『我』也真是捞到了超级大炸弹呢。是包了满满甘草糖的油豆腐包。」
听见这句话的同时,也传来狂三「噫」的一声惧怕的声音。
甘草糖……好像是北欧地区才会吃的一种糖果,据说被称为「世界最难吃的糖果」、「橡胶味」、「阿摩尼亚的化身」。
「噫……!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隔壁传来痛苦的声音,接著则是有人当场倒地的声响。听见突如其来的巨大声响,剩下的精灵们表现出忐忑不安的情绪。
「刚……刚才的声音……是谁?」
「咦!没有人吃火锅吧?是……是幽灵吗?」
「这……这个嘛……」
士道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结果耳边再次响起冰冷的声音:
「──呵呵呵,好了,这下你满意了吧?继续轮流吧?」
无庸置疑是刚才理应昏倒的狂三。
士道困惑得皱起眉头,将注意力集中在刚才有人倒地的方向。
结果,那里仍旧散发出有人存在的气息,而且还传出宛如作恶梦的微弱痛苦声与「呜……呜呜……呜呜呜……」的啜泣声。
于是,士道想起狂三好像能利用天使的能力,制造出无数从自己过去截取出来的分身。那的确也是「狂三」没错……
「……狂三,你该不会让你的分身去吃──」
「好了,接著继续吧。」
狂三无视士道提出的疑问,催促他继续执行活动。
地狱暗黑火锅第二轮──揭开序幕。
◇
经过二十分钟后。
五河家的客厅呈现出尸横遍野的光景。
当然,四周一片漆黑。虽说眼睛应适了某种程度的黑暗,但还无法清楚看见房间的全貌。
不过,躺在地板上的黑影发出断断续续的痛苦呻吟与啜泣声,令人感觉这个空间就像是专门收容重伤者的野战医院,或是聚集无数对这个世界恋恋不舍的幽灵的古战场。
「唔……唔……」
轮了三轮暗黑火锅。士道虽然奇迹般捞到安全的火锅料,但随著时间变得越来越浓的汤汁风味确确实实地侵蚀他的身体。
顺带一提,现在除了士道和狂三,还保持意识的只有坐在暖桌对面的折纸一人。四糸乃和七罪一样,被超辣辣椒的汤汁击沉,夕弦则是被包在油豆腐包里的甘草糖夺走了意识。
耶俱矢被自己加进去的咸鱼乾击败,至于美九则是在说完:「人家来照顾昏倒的女生!」站起来后,绊到暖桌的电线,头撞到柱子而昏倒。
除此之外,士道和狂三的周围还有数名长得与狂三十分相像,发出呜咽和啜泣声的人影……不过那又是题外话了。
「呵呵呵……不愧是折纸,这点小小的刺激打不倒你呢。士道也是,比想像中还要幸运跟有意志力。」
「……唔,那还真是……光荣呢……」
士道抑制著急促的呼吸,回答如此呢喃的狂三。这时,暖桌对面正好响起餐具碰撞的声音。
「……轮到……我了。」
折纸发出微微颤抖的声音如此说完,将火锅盛进自己的碗里。
折纸与至今为止都幸运没「中奖」的士道不同,捞到了两次狂三扔进火锅里的严选食材。虽然她以强韧的忍耐力好不容易撑到现在,但身体受损的程度似乎还是很严重。
「……!」
这时传来折纸将火锅料含进嘴里的声音,下一瞬间,折纸的剪影便倒向后方。
「折──折纸!」
士道不由得大叫出声。没想到一路忍受暗黑火锅到这里的折纸会倒下,果然是累积的伤害超过身体负荷了吧。还是说──她吃到了强劲到令她昏倒的食材?
正当士道全身打哆嗦时,折纸昏倒的方向传来既非痛苦也非哭泣的声音……若要比喻,就像是小狗向主人撒娇的声音。
「……咕呜呜……」
「怎……怎么回事……?」
士道露出困惑的表情,于是耳边传来狂三嘻嘻嗤笑的声音。
「哎呀、哎呀,看来是捞到那个东西了呢。」
「那个东西……?」
「是呀。刚才从你房间采集来的你的内裤。」
「你放什么东西进去啊!话说,这又不是食材!」
即使士道大喊,狂三一点也不感到歉疚,只是笑得非常开心。
「哎呀,不是折纸刚才自己说可以吃的吗?呵呵呵,想不到那么刺激的食材都忍受过来的折纸,竟然会落败……难怪人家说硬的不行就来软的。」
说完,狂三「嗯嗯……」地伸了一个懒腰后,一脸满足地吐了一口气。
「好了,看来大家也都入睡了,我也差不多该告辞了。不过,如果你想继续吃到只剩我和你其中一个人,也是可以哟。我这边还有许多预备的胃可以吃。」
「什么……!」
听见狂三的提议,士道不禁顿住了话语。瞬间,不知为何,他感觉躺在周围的一部分人影似乎抖了一下。
狂三像是没发现这幅情景,呵呵笑道:
「呵呵呵,我开玩笑的啦。我玩得很开心哟,士道。下次再一起玩吧。」
「……我可是敬谢不敏。」
「哎呀、哎呀,真是冷淡呢。」
士道眯起眼睛说完,狂三便轻声如此笑道。
然后当场站起身,打算离去。
不过,下一瞬间──
「……请……等一下……」
地板的方向传来这样的声音,随后躺在那里的人影突然一把抓住狂三的脚。
「……哎呀?」
狂三一脸疑惑地歪了歪头。于是,蹲在周围的三道影子同时站了起来。
「打算跑哪儿去啊……『我』……」
「『我』还有事情没做吧……?」
「……只有『我』们享用晚餐,『我』们可不敢当啊。得让『我』也品尝品尝才行。」
「噫……!」
听见接二连三响起与自己相同的声音,狂三屏住了呼吸。
「品……品尝什么……!」
人影纠缠住狂三,制住她的行动。于是,剩下的另一个人影将剩下的火锅倒满整个碗,缓缓走向狂三。
「来……尽量吃吧,『我』。不需要客气哟。」
「这是……呵呵,十香丢进去的黄豆粉面包吧。」
「哎呀,这应该吸了许多美味的汤汁吧。」
分身打开狂三的嘴巴,将释放异臭的火锅料凑近她的嘴。
「啊……不要,呀……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狂三震耳欲聋的惨叫声响彻整间漆黑的客厅。
插图015
「喂、喂,狂三──」
听见那非比寻常的叫声,士道打算出声关切。下一瞬间,房间的电灯突然打开,照亮至今被黑暗笼罩的客厅。
「哇!」
突如其来的光线令士道不禁遮住眼睛。数秒后,他慢慢睁开眼……狂三的身影却已消失。
扩展在眼前的,反而是浑身无力瘫倒在地的精灵们的身影。看见那犹如战场的光景,士道的脸颊不禁流下汗水。
「这……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景啊……」
士道一脸困惑地皱起眉头后,还是先著手照顾大家。
◇
「呜……呜呜……」
狂三蹲在黑暗的影子中,摀住嘴巴。
「哎呀、哎呀,真是难受啊……」
「水拿去,『我』。」
「狂三」抚摸著狂三的背,另一个「狂三」则是将水递给狂三。
狂三伸出微微颤抖的手接过水后,一饮而尽。
「呼……!呼……!」
然后气喘吁吁,摇摇晃晃地当场站起来。不过嘴里还残留著宛如发炎的刺痛感,以及每次呼吸都会飘散出来的刺激臭味。
……不过,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毕竟十香的黄豆粉面包是浓缩狂三扔进食材的精华于一身的食物。被强迫吃下这种东西,不可能平安无事。其他分身因为躲进影子里倒还好,就连狂三也差点一瞬间失去意识。
「真……真是……活受罪了……」
狂三呼吸急促地如此说道。于是,分身们温柔地抚摸著她的背回答:
「哎呀、哎呀。不过,『我』也有错喔。逼『我』们实际吃下暗黑火锅。」
「就是说呀。也想想那些『我』们的心情嘛。」
「……唔。」
狂三发出痛苦的呻吟,于是这次换其他分身高声说道:
「可是,『我』也能理解『我』的心情。因为『我』也想跟士道玩耍呀。」
「是啊,既然如此,更坦率地拜托他不就好了吗?」
「做不到的啦。那可是『我』耶。」
「啊──」
「干嘛擅自认同啊!『我』才没有……唔……唔噗!」
狂三忍不住大声回应分身们的对话──却因为一涌而上的呕吐感而摀住嘴巴。
「啊啊!请冷静一点。」
「来,再喝一杯水吧。」
「呜呜……」
狂三被分身抚摸著背,在心中发誓再也不碰暗黑火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