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安可短篇集5
  5. 精灵打雪仗
  6. 繁体版

精灵打雪仗
2017-06-23 09:44:00

		

「──士道!危险!」
「……!」
听见琴里的声音,士道反射性地将头缩进防护墙后。
随后,有无数颗「子弹」通过刚才士道的头所在的位置,「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击中后方的墙壁。如果士道没有缩起脖子,现在他可能就身首分家了。
「抱……抱歉。谢谢你,琴里。」
「小心点。片刻的大意可是会致命的,不要随便把头伸出去。七罪也是,听到了吗?」
「……嗯,听到了。我不会把头伸出去。绝对不会。」
琴里大声说完,脸色铁青地蹲在防护墙后方的七罪便抖著肩膀如此回答。用不著琴里提醒,她似乎也完全没有想过要将头伸出墙后。
士道、琴里、七罪三人现在正躲在坚固的防护墙后方,勉强躲避「敌人」的攻击。
不过这样下去,不久后就会被击溃。想必琴里也明白这一点吧,她一脸不甘地紧咬牙根,将手置于额头,像是在思考突破现状的对策。
「琴里,这样下去我们只能坐以待毙。我来当诱饵,你们两人趁机前进。」
「不行,太危险了。况且就算成功了,也不过是前进一两公尺,根本无法翻转状况。有没有什么更好的──」
琴里话还没说完,又响起「啪啪啪啪啪!」的声音,士道等人躲藏的防护墙开始微微震动。
「什……什么……!」
「喂、喂,真的假的啊。怎么可能……」
「……对方想靠威力,连这道防护壁一起击毁吗……?」
三人发出战栗声。
没错。可能是对完全不露脸的士道等人感到不耐烦,「敌人」似乎使出了强制手段。
「琴里、七罪!在墙壁被击毁之前,转为攻击吧!」
「唔……没办法了。」
「不……不会吧,真的假的……?」
听见士道说的话,琴里愤恨,而七罪则是愕然地回答。士道紧张得用唾液濡湿乾渴的喉咙,用手拿起「子弹」。
然后摆出随时都可冲出墙后的姿势,扯开嗓子:
「我说,琴里!」
「什么事,士道!」
「……打雪仗是这样玩的吗?」
士道悲痛的吶喊声被有如暴风雨的雪球齐发扫射而掩盖。
◇
当天早上,让士道意识清醒过来的是冰冷刺骨的寒意。
因为走廊上响起「啪哒啪哒啪哒」的脚步声,随后房门「喀」一声开启,有人一把掀开了他的棉被。
「士道!不好了!」
「……唔嘎!」
原本在安宁与温暖的化身──棉被大明神的庇护下安稳入眠的士道,因突如其来的寒气而不由自主地扭动身躯。宛如曝晒在太阳底下的吸血鬼,或是在高温的柏油路上痛苦挣扎的蚯蚓。
就这样在床上扭动了十几秒后,士道终于搓揉著乾涩的双眼,抬头望向来访者的脸。
手持士道的棉被站在眼前的是一名眼熟的少女。她拥有一头漆黑的长发,以及一双水晶般的眼眸。她那如洋娃娃般端整的容貌如今染上些许兴奋之色。
「……十香,怎么了?你今天起得还真早呢。」
「嗯!」
士道慢慢地坐起身,呼唤少女的名字后,十香便点了点头,一把拉开士道房间的窗帘。
「士道,你看外面!」
「什么……啊──」
话说到一半,士道便察觉十香的意图。
因为扩展在窗外熟悉的天宫市景色──
化为一片银白世界。
「这样啊……我还在想说天气怎么那么冷,原来下雪了啊。话说回来,雪积得还真多呢。」
「嗯!大家已经在公寓的后院堆雪人了!你也快点过来吧!」
十香的眼睛散发出闪耀的光芒。天气明明这么寒冷,她还有办法如此朝气蓬勃。士道不由得露出一抹苦笑。
「知道了、知道了。我换个衣服就过去,你先下去吧。」
「嗯,了解了!」
十香大大地点了点头后便精神奕奕地走出房间。数秒后,士道的妹妹琴里的房间响起开门声,接著传来「唔呀啊啊!」的尖叫声。看来十香不只来叫士道起床,还包括了琴里。
士道微微耸了耸肩后,下床换好衣服,离开房间。
然后遇见了用黑色缎带绑起头发的少女。她是士道的妹妹,五河琴里。她的棉被疑似和士道一样,被十香绑票了。
「……早安,士道。」
「嗯,早啊,琴里。」
士道回以问候,琴里便「呼啊啊啊」打了一个困倦的呵欠。
「真是的,公寓组的人还真是有精神呢。明明前几天才去雪山滑雪旅行。」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是耶。不过……在雪山看见的景色与日常看习惯的城市被白雪覆盖的景色,还是别有一番风情吧。」
「……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啦。那我们走吧。难得特地来叫我们,让大家久等就太可怜了。」
「嗯,说的也是。」
两人换好衣服,用完简单的餐点后便直接外出,前往五河家的右边邻居──精灵们居住的公寓后院。
「喂──十香。」
「喔喔,你们来了啊!」
士道微微举起手说完,正在滚动巨大雪球的十香便回过头来。
一名娇小的少女在十香后方收集准备用来插在雪人身上的树枝。她随后抬起头说:
「啊……士道、琴里。」
「你们来得正是时候呢~~我们正要组装雪人的头~~」
少女──四糸乃,和戴在她左手上的兔子手偶「四糸奈」高声说道。
于是,在更里面制作另一个雪人的双胞胎同时望向士道等人。
「呵呵,仆从啊,汝终于从黑暗的睡眠中清醒过来了吗?世界充满了银白色。让吾等尽情狂欢吧。」
「同意。这种日子睡觉太可惜了。」
八舞耶俱矢、八舞夕弦姊妹说完紧握住拳头。顺带一提,夕弦手上戴著的是看起来很温暖的连指手套;耶俱矢则是戴著露出指尖的皮手套,实在不像是适合用来玩雪的配备。
「……奇怪?话说,七罪──」
士道说到这里,止住了话语。因为他在四糸乃更后方的位置发现一个缩起肩膀,看起来很寒冷的小小身影。
「……抱歉啊,我那么没存在感。」
七罪如此说道,露出阴郁的眼神望向士道。士道脸颊流下一道汗水,露出一抹苦笑。
「没……没有啦,没这回事……」
正当士道一脸伤脑筋地搔著后脑杓时,十香突然大喊:「很好!」
「那么要把头装上去喽!……喝啊!」
十香抱起地上的雪球,把它放到事先做好的身体上。
之后,四糸乃便将手边收集来的小树枝和松果、手套等物品装饰在雪人身上。就连对士道投以不满视线的七罪也开始帮忙四糸乃。
数分钟后,漂亮的雪人就完成了。
「喔喔,很棒嘛。」
「还满可爱的呢。」
「对吧!因为是我们合力完成的啊!」
士道等人如此说完,十香便得意洋洋地挺起胸膛。或许是看见十香的反应,四糸乃也双手扠腰。片刻过后,七罪也有些难为情地模仿她的动作。
「呵,很有一套嘛。不亚于吾等八舞的雪人『雪王零式』呢。」
「首肯。很可爱……那么,接下来要玩什么?难得士道和琴里也一起加入,希望是能让大家一起玩的游戏。」
「说的也是……这样的话,盖雪屋或是打雪仗之类的如何?」
「盖雪屋?」
「打雪仗?」
听见士道提出的意见,四糸乃和十香同时歪了歪头。
「雪屋简单来说,就是用雪盖成的房子。先堆一座雪山,再把里面挖空。虽然是用雪做成的,但里面很温暖喔。」
「…………」
听完说明后,有人抖了一下耳朵。是七罪。平常情绪低落的她会做出这种反应实属难得,不过……肯定是因为用雪做成的狭窄空间这一点触动她的心弦了吧。
「然后,打雪仗是指分队互扔雪球的游戏。被雪球打到就输了。」
「哦哦。打雪仗──也就是战争是吗?听到这一点,怎么能放过。」
「同意。夕弦觉得热血沸腾。」
「不,不是那么危险的事情……」
即使士道苦笑著如此说道,两人似乎也充耳不闻。
而且不只八舞姊妹,十香也对第一次听到的游戏表现出兴致勃勃的模样,甚至连四糸乃似乎也被「扔雪球」这一点吸引,眼神散发出闪耀的光芒。精灵当中,只有琴里和七罪提不起兴致。
「真是的……真拿你们没辙。」
「……我比较想玩盖雪屋……」
不过两人似乎也十分明白一旦引起精灵们的兴趣就无法阻止,便放弃反抗似的叹了一口气。
「很好,那就来玩玩那个叫打雪仗的游戏吧!总之只要捏雪球扔出去就可以了吧?」
十香说完后,后方传来这样的声音。
回头一看,发现那里站著两名少女。一名是身穿高级大衣的高挑少女,诱宵美九。另一名则是疑似刚才发言,身穿白色迷彩装备的纤瘦少女,鸢一折纸。
「喔,美九还有折纸。你们两个也来了啊。」
「是的~~人家刚才接到耶俱矢爱的呼唤~~」
「啥!才不是咧!本宫不是说是来自飓风皇女的召唤书吗!」
「是接到来自飓风皇女的召唤书(密语)~~」
「后面可以不要加(密语)吗!」
听见美九说的话,耶俱矢忍不住大喊。
不过,站在她身旁的夕弦却不怎么在意,将视线投向折纸的方向。
「确认。话说,折纸大师,你所谓的『太天真』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们完全不理解打雪仗的深奥。」
「深奥……?」
士道询问后,折纸便点了点头。
「没错。打雪仗是存在国际规则的正统竞技。从队伍的人数、场地的大小到雪球的大小,都有详细的规定。」
「是这样吗?听你这么一说,我都不知道打雪仗还有详细的规定呢……」
「没问题。我知道得一清二楚。」
折纸放眼望向精灵们以及公寓后院,如此说道。
「不过,凭现在的人数和环境,很难依照正式的规则来比赛。所以采用OO式规则。」
「OO式……?」
「Origami Original。」
「超不安!」
即使士道语带哀号地大叫出声,折纸也不予理会。
「这里有九个人,所以就不按照正式规则,改分成三组,以多人混战的方式来比赛。猜拳分组吧。」
折纸倏地举起右手,其他人也跟著举起手。
「剪刀石头……布!」
随著猜拳的口号声,大家纷纷将比出手势的手挥向前方。
「──石头组是我、夕弦和美九。剪刀组是十香、四糸乃和耶俱矢。布组则是士道、琴里和七罪。」
折纸看著大家的手如此说道。
看见这个结果,士道不禁露出苦笑。
……既然是猜拳决定的,也无可奈何,但是……该怎么说呢?这分组的实力高低未免也太偏颇了吧。因为士道这组的成员全是没兴致打雪仗的人。
或许是察觉到士道的心思,七罪赏他一个白眼,说道:
「……怎……怎样啦,不想跟我一组就直说啊。」
「不,我又没有这么说……」
士道如此安抚七罪后,在一旁观看的琴里便耸了耸肩小声对他说:
「不过就某种意义来说,这样不是正好吗?早点被淘汰,让剩下两队去比吧。」
「……赞成。我怕痛。」
听见琴里说的话,七罪表达她消极的赞同之意。
「喂……喂、喂……我明白你们的心情,但难得大家一起打雪仗,还是积极参与比较……」
士道对两人说到这里的时候,折纸开口补充规则:
「──那么,接下来的三十分钟,请大家在各自的阵地建造躲避雪球的防护墙,以及在自己阵地的最里侧插上旗子。全组队员被雪球击中,或是旗子被拔走就输了。」
说完后,折纸瞄了士道一眼,接著说:
「──另外,虽然被雪球砸中的选手会遭到淘汰,但只要那一队的成员成功夺取别队的旗子,那么淘汰的队员就能复活,当作是奖赏。」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可以大胆进攻喽。」
「旗子被拔的队伍会被拔旗的那一队并吞,在那个时间点,还存活的队员就必须以那一队的成员身分继续对抗另一队队伍。」
「嗯、嗯……这一点满重要的呢。如果在对手全员存活的情况下夺走旗子,战力一口气就增加了一倍。」
「而且,最后得胜的队伍将可以得到命令败北队伍成员的权利作为奖赏。」
「……什么!」
听见自然追加的规则,士道不禁发出高八度的假音。
「等……等一下!这个规则是怎样!刚才没听说啊!」
「所以我现在不是正在说明吗?没有任何问题。」
折纸说完后,她那一队的队员夕弦和美九便扬起嘴角,露出狡诈的笑容。
「首肯。没错,一点问题都没有。」
「呵呵呵……要命令什么呢?真是期待呢~~」
美九一边说道一边用眼神轻抚士道、琴里和七罪,舔了舔嘴唇。看见这个举动后,三人同时打了个哆嗦。
「喂、喂,这种规则太奇怪了吧!」
士道向十香、四糸乃和耶俱矢那一队的人求救。这种时候就应该少数服从多数。三比六的话,再怎么样她们都不会强行实施这种规则吧。
然而,事实却与士道微弱的希望背道而驰,十香一脸疑惑地歪了歪头。
「唔?所以说,只要我赢了,就能要求今天的晚餐做我爱吃的菜吗?」
「我很期待……」
「呵呵呵!无所谓、无所谓!因为最后胜利的会是吾等!士道啊,考虑吃败仗时的事情是亡者的思考。活著就是要向前看!」
「不……不是啦,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么,开始吧。建造坚固的防护墙关系到能不能胜利。」
士道打算向十香等人说明折纸的意图时,折纸便拍了一下手打断他。十香等人精神百倍地高声吶喊:「喔!」接著开始在自己的阵地堆雪。
「唔……!」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就已经无法阻止了。士道眉头深锁,一脸愁容。
或许是看见他的表情,后方传来琴里和七罪不安的声音。
「事情不妙了呢……」
「……这下子该……该怎么办啊?」
「…………」
士道转身面向两人,紧握拳头。
「……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取得胜利。」
◇
「……你不是说了这么帅气的话吗?」
雪仗开打后,琴里一边躲避如机关枪同时扫射的雪球奔流,语带哀号地大喊。
「我……我有什么办法啊!我哪想得到她们的威力会如此强大啊……!」
士道三人将布组改成「五‧七‧五队」,从雪仗开打后就一直待在初期位置的防护墙后寸步不离。当然,有几次他们试图转守为攻,但每次都被白色子弹打断了计画。
但这个情况不只限于士道等人这一队。位于左方阵地的石头组,改名「鸢一小队」也陷入类似的状况。
没错。因为如今以压倒性的火力和数量支配战场的,是占据右方的剪刀组,改名为「白雪军团」。
「在这种情况下,我还能怎么办啊!」
士道愁眉苦脸,绝望地发出呻吟。
毕竟「白雪军团」是由精灵当中臂力最强的十香担任前锋,速度出类拔萃的耶俱矢担任中锋,因此同时拥有压倒性的火力和广阔的投射范围。
而且,不仅如此。就算拥有再怎么优秀的攻击手,既然扔的是雪球,扔的数量就有限,制作雪球也需要时间。要攻打重视攻击的队伍,应该就要趁这个机会攻击他们才对。
然而,这个方法却不适用于「白雪军团」。因为担任后卫的四糸乃以猛烈的气势补充雪球,让前锋、中锋攻击的手一刻也不停歇。
「……那样没有犯规吗?看起来就像是从『四糸奈』的口中无限供应雪球一样……」
士道脸颊流下汗水如此说完,琴里也露出类似的表情回应:
「……我想应该是处于无限接近犯规的灰色地带,但我们也没有办法提出抗议啊。」
「啊……」
就在士道等人交谈的时候,战场出现了变化。
至今始终采取防守的「鸢一小队」成员,夕弦和美九飒爽地跳出防护墙。
「参见。夕弦不会一直让耶俱矢你们为所欲为。」
「哈啰!人家是大家的美九哟~~!」
说完,夕弦摆出帅气,而美九则是摆出可爱的姿势,像是在挑衅「白雪军团」一样。
「哦!汝终于出面了啊,夕弦!本宫可等得不耐烦了──呢!」
耶俱矢高声吶喊,疯狂地朝夕弦投掷雪球。
「回避。呼──」
不过,夕弦轻盈地翻转身体,华丽地闪过无数的雪球。侧翻、后空翻、空翻旋转两圈,展现出精湛的身手。
不过仔细一看,身体有些飘浮在空中。反正耶俱矢扔的雪球偶尔也会描绘出超乎常识的轨道,这样两人就扯平了。
「真是的,她们两个……虽说只有微量,但竟然把灵力用在这种事情上……」
琴里板起脸,将手抵在额头。
就在这个时候,十香拿起雪球瞄准夕弦。
不过,站在战场正中央的美九却挺起胸膛。
「呵呵呵,十香,你们只对付夕弦一个人,这样好吗?」
「唔?」
十香像是被这句话吸引了注意力,将视线移往美九身上。于是,美九张开双手制止十香。
「住手。听好了,十香。人家不像夕弦能移动得那么快,而且在没有穿灵装的情况下接下十香认真扔出的雪球会很痛很痛,痛得哭出来。这样你也忍心对人家扔雪球吗?」
「唔……?」
十香露出纳闷的表情后,像棒球投手那样高高举起手,扔出手上的雪球。
瞬间,耳边响起「咻!」一声巨响,雪球掠过美九的发丝,撞上后方的防护壁。
「噫……噫噫噫!」
美九顿了一拍后才发出没出息的叫声,瘫坐在地。
七罪见状,脸色一片铁青。
「那……那个威力是怎样啊?要是挨了那一记攻击,肯定不可能毫发无伤……」
「你说的没错……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哎呀,也不是没有办法抵御喔。」
琴里回应七罪和士道说的话。
「咦?那到底要怎么做?」
「很简单。士道先出面,使出浑身解数来接下十香扔出的雪球。」
「嗯,在那个时间点我就已经淘汰了吧。」
「重点在接下来。虽然士道的精神被淘汰,但身体会成为防护墙一直守护著我们。」
「再怎么残酷也要有个限度吧!」
「我开玩笑的啦,闹你的。」
士道大喊后,琴里便挥了挥手回答。
这时,吓得腿软的美九站起身来,再次大声说:
「十……十香?你这是干什么啊!力道怎么比之前的还强!」
「嗯?不是你叫我认真扔的吗?」
「你有听清楚整段话吗!」
「唔……那你要我怎么样啊?」
「『唔……不行。我没办法狠下心伤害美九……』『没关系的,十香。心地善良的你不适合战场。来吧,到人家的怀中……』『啊啊,美九……!』事情应该要这样发展才对!」
「唔……唔……?」
听见美九说的话,十香不知所措地皱起眉头。
七罪在一旁看著两人一来一往的对话,眯起眼睛无奈地说:
「……我说,这是个好机会吧?」
「啊……」
琴里瞪大双眼后拿起雪球,扔向美九。
雪球在方才热情对十香演说的美九头上碎裂。
「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美九用手触摸自己的额头,无力地倒在雪地上……这种淘汰的表达方式未免也太没创意了。
「该怎么说呢……」
「……嗯,这种结束方式很符合美九的个性呢。」
士道和琴里「啊哈哈」地苦笑。
「……不过就某种意义来说,事情的走向算是不错呢。对我们来说,最糟糕的结局是『鸢一小队』获胜。不过,现在看来,占优势的是『白雪军团』。夕弦虽然闪避得很顺利,但终究还是采取防守战。只要十香她们继续攻击下去……」
「啊──对……对喔。只要十香她们胜利,命令权就不会落到美九她们身上……!」
「没错。这样命令权顶多就是指定今晚晚餐的菜色罢了。」
琴里尽管脸颊流下汗水,还是扬起嘴角。
「……不过,中弹败北感觉很痛,还是希望她们抢走旗子就好。」
「……嗯、嗯。赞成。」
七罪点了点头回应琴里说的话。
琴里说的没错。士道等人的目的并非获得命令权,而是不让命令权落到「鸢一小队」手里。既然如此,只要「白雪军团」继续努力就没有任何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倒卧在雪地上的美九发出不满的声音。
「……奇怪,该不会没有任何人要来救人家吧?人家可是在等待吻醒公主的亲吻耶……」
听见这句话,琴里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没有人会想冲进战场的正中央啦。话说,你如果不快点离开,会受到牵连喔。」
琴里说完这句话的瞬间,夕弦侧翻经过美九的身旁。耶俱矢的高速雪球追著她「啪啪啪啪啪!」地在雪地上一一爆开。
「噫!」
美九慌慌张张地跳起来后,直接逃到战场外。
「真是的,还是老样子……」
「哈哈……不过,还真像她的风格。」
「……嗯?」
就在此时,从防护墙上细长的观察窗窥视的七罪突然发出声音。
「怎么了,七罪?有什么异状吗?」
「……没有啦,只是,那个雪人刚刚是在那个位置吗?」
「咦?」
七罪疑惑地说道。于是,士道皱起眉头。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弹幕就是力量啊啊啊啊啊啊!」
十香双手抓住后方供给的雪球,竭尽全力扔向敌阵。
「呵呵!很好,十香!就照这气势!右阵和左阵都动弹不得!就这样一口气取得胜利吧!」
背后传来耶俱矢高亢的声音。十香点了点头回答:
「嗯!这样的话,今晚的菜色就是汉堡排跟炸虾套餐了!」
「呵呵呵……汝在说些什么啊,十香!吾等获得的是绝对的命令权!甚至还可以再加上炸鸡块……!」
「你……你说什么……!这样不就是最强的菜色组合了吗!」
「正是!那就进攻吧!为了吾等的胜利!」
「嗯!唔喔喔喔喔喔喔!」
十香大喊后,加强力道投掷雪球。
然而──
「唔……?」
十香却停止了投掷。因为在她打算抓起下一颗雪球时,发现找不到目标物。
「四糸乃,雪球不够了喔。麻烦你补充!」
十香一边说一边将视线移向四糸乃──然后微微皱了眉。
因为先前一直不断供给雪球的四糸乃脸庞染上了惊愕之色,面向后方。
「啊……」
「四糸乃……?」
十香一脸纳闷地歪著头,循著四糸乃的视线望去──
「什么……!」
接著和四糸乃一样,僵在原地。
不过,这也无可厚非吧。因为十香等人的后方──「白雪军团」阵地的最里侧悠然耸立著一个大雪人,手上还握著「白雪军团」的旗子。
「那个雪人是怎……怎么回事啊!」
「不是四糸奈我们做的雪人!」
正当所有人的脸庞染上慌乱之色时,握著旗子的雪人微微抖动。不久后,雪人头一部分的雪应声崩落。
接著,从中冒出一颗眼熟少女的头。
插图013
「折──折纸!」
没错。从雪人中现身的正是理应正与十香等人打雪仗的鸢一折纸本人。看来她钻进事先做好的雪人隐藏自己,偷偷移动到十香等人阵地的最里侧。
「──你们的火力确实是个威胁。但那也因此遮蔽了你们自己的视野,结果造成我成功地接近你们的阵地。」
「唔……!」
「怎……怎么会……」
「总之,我夺下旗子了。『白雪军团』没有一个队员被雪球扔中,所以全部都必须纳入『鸢一小队』的麾下。」
折纸俯视十香等人如此宣言。不过……因为她身上套著雪人,看起来不怎么帅气就是了。
话虽如此,仍旧无法改变十香她们败北的事实。十香因懊悔而皱起脸,当场一屁股坐下,交抱双臂。
「……你扔吧。身为败者,我可不想忍辱偷生。」
耶俱矢也表示同意,大声说:
「说得好,十香。这样才是本宫的仆从。况且……吾说折纸啊,汝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重要的事情?」
折纸做出歪头的动作。然而,被雪人的身体妨碍,头部没怎么倾斜。
「没错。倘若吾等降于汝之军门,汝当真以为吾等会依照汝之意图行动吗?战场上最可怕的并非强大的敌人,而是无法信任的同伴。想必汝等也不想提心吊胆地打仗吧。」
耶俱矢「呵呵呵……」地露出邪恶的笑容说道。虽然并不是完全理解耶俱矢所说的话,但十香也跟著「呵呵呵」地摆出邪恶的表情。四糸乃也露出一副伤脑筋的神情后,有些犹豫地「……呵……呵呵呵……」发出笑声。
不过,折纸却面不改色地继续说道:
「是吗?要我在这里了结你们也没有问题。不过,你们真的没关系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四糸乃询问后,折纸便以冷静的视线望著三人。
「在说明规则的时候,我说过胜利的队伍可以对败北者行使命令权。也说过──败北队伍没有中弹的成员,可以直接加入胜利队伍。」
「那又怎么样……啊!」
耶俱矢话说到一半,赫然抖了一下肩膀。
「怎么了,耶俱矢,到底是怎么回事?」
「……总之,折纸的意思是只要吾等成为她的同伴,吾等也能获得命令士道等人的权利。」
「你……你说什么?」
十香皱起眉头,转身面向折纸。
不过片刻过后,她又摇了摇头改变心意。
「不……不行。虽然吃不到附有炸虾、炸鸡块和章鱼小香肠的汉堡排套餐很可惜,但……」
「十香,你的配菜好像比刚才又多了一项?」
「四糸奈」开口吐槽,但十香不予理会,继续说道:
「虽然可惜,但我做不到。再说了,这样士道他们不就没有胜算了吗?」
「你们应该也同意了那项规则才是。」
「唔……唔……」
听折纸这么一说,的确是如此。十香一脸为难地盘起胳膊。一开始觉得没什么问题而左耳进右耳出的规则,没想到竟然在这时产生了疑虑。
十香发出低吟感到苦恼。不久后,折纸吐了一口气。
「──如果你们再浪费时间,会让『五‧七‧五队』有反击的机会。你们没有参战的意愿无所谓,接下来由我们自己努力。」
「唔……」
「不过,这样你就得放弃附炸虾、炸鸡块、章鱼小香肠和奶油蟹肉可乐饼的汉堡排套餐。」
「什么──!」
听见折纸说的话,十香不禁屏住呼吸。
「奶……奶油蟹肉可乐饼……?」
听见这蛊惑人心的名称,十香觉得一阵头晕目眩。但她立刻回过神来,猛力摇了摇头。
「不……不行,可是啊……」
「我不会勉强你。不过,很遗憾的,你将失去难能可贵,附有炸虾、炸鸡块、章鱼小香肠和奶油蟹肉可乐饼的起司汉堡排套餐再来一盘的自由。」
「…………!」
起司汉堡排。还有这种菜色吗?而且还可以再来一盘。十香感觉自己的视野逐渐扭曲变形。
「十……十香……!」
「不要被敌人的甜言蜜语所迷惑!」
四糸乃和耶俱矢高声吶喊。不过,折纸在这时将嘴巴凑近两人的耳边,叽叽咕咕地呢喃了一些话。
于是下一瞬间,两人立刻满脸通红。
「咦……?咦……?」
「不……不会吧……还能做到这种地步……?」
四糸乃和耶俱矢不知所措地说完,折纸便点了点头。
然后猛然指向「五‧七‧五队」,轻声宣言:
「──战斗再度展开。」
「…………」
十香、四糸乃和耶俱矢互相看了一下后,「唔……」地发出轻声呻吟。
「……到底是怎么回事?攻击好像停止了……」
琴里如此说道,同时慢慢朝防护墙的尾端前进。
「喂,琴里,很危险啦。搞不好──」
「我知道。」
琴里如此说完后,拿下左手手套,抓住手套的前端,伸出防护墙晃了晃。没错。搞不好十香她们是为了让己方疏忽大意,才故意停止攻击。
不过,「白雪军团」却没对这个举动投掷任何一颗雪球。
「……没有攻击耶。」
「……嗯。」
琴里和士道如此说道,彼此交换疑惑的眼神。
根据四糸乃或「四糸奈」的提议,暂时停止攻击来诱惑士道的队伍行动……并非不可能发生。但是就十香和耶俱矢的个性和反应速度,实在难以想像她们会对琴里的假动作完全没反应。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看起来也不像是把雪球扔光了……」
「……啊!」
当士道和琴里一脸纳闷地低吟时,窥视观察窗的七罪突然发出这样的声音。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七罪?」
「那……那个……十香那队的旗子被人抢走了!」
「什么……!」
「你说什么!这是怎么回事啊!」
听见七罪说的话,士道和琴里反射性地瞪大了双眼,把头探出防护墙,望向「白雪军团」的阵地。
于是看见原本插在高高堆起的雪山上的旗子被长出手脚的雪人──不对,是被雪人里的折纸夺走。
「折……折纸!」
士道不由自主地发出惊愕声。不过──士道和琴里立刻便察觉了事态。恐怕是折纸躲在雪人里,在不让「白雪军团」任何一个成员淘汰的情况下夺取旗子吧。
「等一下……所以说……」
七罪像是发现到什么事情似的,发出颤抖的声音。
彷佛显示出不安,十香等人和折纸详细讨论了一会儿后,再次依照刚才的配置,手握雪球。
「哇!」
「噫──!」
士道和琴里屏住气息,惊慌失措地将头缩回防护墙后面。下一瞬间,刚才停止的攻击又再度展开。
「唔……这样啊,旗子在没有人淘汰的情况下被夺走,就代表十香她们全都被纳入折纸那一队了吧。」
「……原来如此。折纸那家伙一开始就在打这种算盘了吧……!」
正当五河兄妹一脸愤恨地咬牙切齿时,窥视观察窗的七罪大喊:
「啊……!折纸脱掉雪人,正走回自己的阵地!」
「唔!是打算夹击我们吗?那么乾脆趁现在先干掉折纸……!」
「冷静点!要在不被十香和耶俱矢的雪球打中的情况下击中折纸,是不可能的事!」
「唔……可是,这样下去的话……!」
在他们拉拉扯扯的期间,至今保持沉默的左方阵地──「鸢一小队」也开始投掷雪球。大概是确认折纸回归而正式攻击士道等人吧。
虽然攻击的数量和威力不如「白雪军团」,但若是硬闯,肯定立刻成为白色恶魔的牺牲品。
「投掷。来吧,决一胜负吧。」
「达令~~~~!琴里~~~~!七罪~~~~!等等人家喔~~~~!人家马上就让你们开启新世界的大门~~~~!」
夕弦和美九的声音混在雪球当中传了过来。或许是听见她们说的话,七罪抖了一下肩膀。
这样下去,防护墙不久后就会崩塌,士道等人也会被一网打尽吧。必须在事情落到这种地步之前想办法解决才行。
「快想啊……脑袋快点运转啊!一定有什么办法才对……!」
「话是这么说……但事情可没有那么简单。」
听见士道说的话,琴里露出严肃的表情。
「……来自左右两方不间断的攻击,我们别说进攻了,根本是动弹不得。最糟糕的是,折纸她们似乎没打算夺取我们的旗子。」
「她……她们是打算用雪球击败我们所有人吗?」
「我想是这样没错。万一我们有机会取胜,那一定只能靠用雪球攻击来夺取我们旗子的敌人,但是……在对方得到『白雪军团』的战力时,应该就不打算背负这样的风险吧。彻底摧毁我们获胜的所有可能性,还真符合折纸的风格呢。」
「怎么这样……那么,难道我们就只能乾等防护墙崩塌吗?」
七罪发出微弱的声音,表情充满悲怆。士道紧握住拳头否定:
「别放弃……!比赛还没有结束!比如说……我们也像折纸那样躲在雪人里,从后面绕到敌阵如何?」
士道说完后,琴里吐了一口长气,并且摇了摇头。
「行不通。如果像折纸那样从建造防护墙的时间点开始就准备好雪人倒也就罢了,在这种状况下要制造新的隐身衣是不可能的。况且……你以为折纸会那么轻易上当吗?那可是她自己曾经使用过的招数耶。」
「唔唔……那……那么,钻进堆积在地面上的雪里呢……」
「……你想的办法怎么越来越不切实际了。就算今年的积雪比往年来得多,但积雪量还不致于多到能隐藏身体。爬著前进反而更容易成为目标。」
「唔……唔……」
士道将手置于额头,发出痛苦的呻吟。
于是,那一瞬间──
「哇呀!」
一直受到雪球不断攻击的防护墙的一部分终于应声倒塌。正好处于那个位置的七罪连忙将身子躲到残留的墙壁后方。
「唔……墙壁也承受不住了。」
琴里如此说道,露出锐利的视线,拿起事先捏好的雪球。
「──没办法了。士道、七罪,使出最后的手段吧。」
「最后的手段……?你有什么战略吗?」
「嗯。我想成功率应该是士道想的计谋的十倍。」
琴里自信满满地扬起嘴唇。士道和七罪瞪大双眼,发出「喔喔!」的声音。
「到底该怎么做?」
「很简单。先拿好雪球,冲出墙后,华丽地闪过敌人的攻击,同时朝折纸她们扔雪球。一人干掉一个,清空『鸢一小队』的阵地后,再从那里一边闪避十香她们的攻击,夺取旗子,就是我们胜利了。」
琴里一边说一边做出扔雪球的动作。
听见这句话,士道和七罪脸颊流下汗水。
「……呃……」
「这个就是你的战略……?」
「是啊。成功率应该有百分之零点一吧。」
「咦!我的计谋成功率只有百分之零点零一吗?」
「评价太高了吗?我就是太宠你了。」
「…………」
士道尽管一脸不悦,还是无言以对。感觉要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只会降低自己的评价──更重要的是,他们连对话的余裕都没有了。
──「白雪军团」如机关枪的攻击削减了更多「五‧七‧五队」防护墙的部分。防护墙已经只剩下勉强能容纳三人躲藏的空间了。下次墙壁崩塌的时候,就是士道等人败北的瞬间。
「好吧……!要死一起死。就上吧!」
士道下定决心般威风凛凛地说完便拿起雪球,接著露出锐利的目光,摆出前倾姿势,希望增加雪球的射程范围。
「是啊。既然要死,就壮烈地牺牲吧。」
琴里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后,将视线移往和士道同一个方向──也就是,敌阵。诱宵美九、八舞夕弦,以及鸢一折纸严阵以待的难以攻陷的城堡。
士道和琴里四目相交后,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然而,就在两人正要脚蹬地面冲出墙后的前一刻。
「……那个,我可以说一下我的意见吗?」
七罪战战兢兢地举起手。
「嗯,怎么了,七罪?」
「既……既然要上战场,我有另一个战略想试试看……」
「!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没有啦,就是,也不算是什么好点子啦……啊,嗯……还是算了,没事……」
受到士道和琴里的注视,七罪缩起肩膀,像是想要钻进地洞里一样。琴里不耐烦地胡乱搔了搔头。
「反正死马当活马医吧。什么都行,你说说看。」
「……呃,就是啊……」
七罪被琴里催促,结结巴巴地述说她的想法。
「…………」
折纸望著受到雪球猛攻,越变越小的「五‧七‧五队」防护墙,一语不发地叹了一口气。
战况依照折纸想像中的进行。至少现在还未发生出乎折纸预料的事态,可说是一帆风顺。
「赞叹。一切都按照折纸大师的作战计画进行。」
「呵呵呵,不愧是折纸~~我们的胜利就在眼前了!」
由于夕弦和折纸夺取旗子而复活的美九一边扔著雪球一边说道。折纸微微点点头回答:
「──是啊。不过,这时往往容易产生不测的事态。绷紧神经,到最后都不要松懈大意。」
折纸说完后,两人点了点头回应她所说的话。
「了解。夕弦直到最后都不会松懈大意。」
「就是、就是~~因为只要获胜了,就能享用达令、琴里和七罪的全餐了……呵呵,唔呵呵呵呵……」
「担忧。你根本松懈得很,美九。」
夕弦眯起眼睛,一脸受不了地望向美九。
就在这个时候──战况出现了变化。
有人影从「五‧七‧五队」被削减到当初三分之一大小的防护墙左右两侧跳了出来。
看来似乎是觉悟墙壁已经撑不下去而祭出最后的特攻作战。
「……!夕弦、美九。」
不过,这也在折纸预料的范围内。折纸自己也拿起雪球,对两人下达指示。
「反应。不允许他们接近。」
「人家要击中你们!」
夕弦和美九投掷更多的雪球来回应折纸的声音。
不过──再怎么处于优势,要准确地命中移动的目标仍旧非常困难。夕弦和美九似乎也抓不到手感,无法顺利命中士道等人。
「受死吧……!」
士道利用那一瞬间的机会,高高举起手瞄准折纸,扔出手上的雪球。
虽说本来就难以击中,但规模实在是相差太悬殊了。在士道扔出雪球的瞬间,便沐浴在「白雪军团」的集中炮火中,沉没于雪原上。
「呀!」
从士道反方向跳出的琴里也顺利扔出一发雪球,但随即中弹,遭到淘汰。
然而,士道投出的雪球仍在空中运转。即使扔出雪球的选手中弹,雪球一旦被扔出,在落地之前都保有它的效力。也就是说,就算士道被淘汰,只要折纸被这颗雪球砸中也必须淘汰。
「…………!」
折纸轻轻吐了一口气后,弓起身子向后仰。
宛如自己的周围一瞬间呈现慢动作的感觉。士道所扔出的雪球在距离折纸鼻尖数公厘的上方掠过。
「…………」
折纸一语不发地挺直身体后,望向倒卧在地的士道。于是,浑身是雪的士道抬起他懊悔中又带点畅快的脸。
「……真的假的啊?你竟然躲开了刚才那球,真的太厉害了。」
「除了我──不对,是除了我、十香、耶俱矢、夕弦,其他人都躲不掉。另外,如果只限定雪球,四糸乃搞不好也能躲开。」
「……啊,能躲开的人还满多的嘛。」
折纸老实陈述她的感想后,士道便沮丧地垂下肩膀。
「没必要灰心丧志。刚才那一球扔得好。」
「哈哈……谢啦,就算是恭维,我也很开心。」
「不是恭维。那球很棒。士道的『球』真的很棒。」
「为什么要强调两次啊!」
士道语带哀号地大喊。但是折纸不予理会,继续说:
「──不过,结果就是结果。这场比赛,是我们获胜。」
折纸说完后,士道躺在地上叹了一口气。
「你这话说得未免太早了一点吧?你仔细看清楚。我的确是被淘汰了,但我的队伍可还没有败北。」
「…………」
折纸环顾了一下四周。和士道一样中弹的琴里正按住肩膀坐起身,但……的确如士道所说,并没看见另一个人的身影。恐怕,还躲在防护墙后方吧。
「你说的没错,照规则来说是还没分出胜负。但是,凭她一个人不可能逆转这个战况。」
「……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士道说完,露出狂妄的微笑。怎么想都只是在逞强,虚张声势。
「…………」
然而,不知为何,折纸却感到内心骚动不安,似乎有什么事情是她忽略掉的,但她丝毫没有头绪。
当折纸陷入沉思时,士道莞尔一笑。
「我很相信你喔,折纸。相信你──一定会躲开那颗球。」
「……!」
折纸赫然抖了一下肩膀,回头望向后方。
结果看见──
「……呼,抢到旗子了……」
宛如晕车一般走路摇摇晃晃,站在折纸正后方,手持「鸢一小队」旗子的七罪。
插图014
◇
结果,三队对抗打雪仗,以「五‧七‧五队」胜利收场。
原本分成三个阵地的精灵们齐聚一堂,响起掌声赞美他们的胜利。
「七罪!干得漂亮!」
士道一边拍掉沾满全身的雪一边走到七罪身边,用力搓揉她的头。
于是,七罪脸色苍白地挥开士道的手,禁止他做这个动作。
「喂……等一下。我现在很不舒服,不要摇晃我的头……」
「啊──抱……抱歉。说的也是呢。」
士道收回手后,「啊哈哈」地苦笑。
也难怪七罪会做出这种反应。因为刚才七罪才化身为雪球,被士道扔了出去。
这个荒谬的作战计画,必须靠七罪这个拥有变身能力的精灵才能实行。当士道听见七罪提出这个意见时,著实吓了一跳……但她顺利完成自己的任务。
「真是乱来。能成功是很好啦……」
接著琴里也走到七罪身边,无奈地耸了耸肩并且叹了一口气。
「……没有啦,我想说如果不这么做就没有胜算了……可是,嗯……你说的对,太乱来了。的确是这样呢。对不起,我去死好了。」
「我是在称赞你耶,你听不出来吗!」
琴里发出八高度音回答七罪。要是放著她不管,她的情绪会越来会低落。
就在这个时候,十香像是想起什么事情似的瞪大双眼,「啊」了一声。
「话说,士道,现在这种情况奖赏要怎么办?不是平常就是由你来决定晚餐的菜色吗?」
「不,奖赏并不是决定晚餐菜色的权利啦……」
士道露出一抹苦笑后,搔了搔脸颊。
「…………」
于是,折纸默默无言地开始脱起她身上穿的衣服。
「什么!你这是在干嘛啊,折纸!」
「……?做好准备,迎接你的命令。」
「我才不会下那种命令咧!」
「……那么,你到底要下什么腥膻色的命令?」
折纸一脸纳闷地歪了头。士道叹著气,整理好折纸的服装后继续说:
「我没打算对大家下命令。硬要说的话……希望今后也能跟大家好好相处!就是这样!」
士道如此宣言后,琴里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说的也是。我也跟士道一样好了。」
「这样的话……」
这时,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在最后一个队员──致胜的关键人物七罪身上。
不太喜欢受人注目的七罪身体抖了一下。
「……啊,我也跟他们两人一样……」
然而,话说到这里时,七罪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止住了话语。
「……?怎么了,七罪?」
「想下什么命令的话,直说比较好喔。」
「……不,算不上什么命令,不过……」
七罪犹豫了一段时间后,低声呢喃:
「…………雪屋。」
「咦?」
「……我想进去雪屋里头看看。」
「…………」
听见这句话,所有人瞬间目瞪口呆。
不过立刻又莞尔一笑,点了点头。
「很好,那我们就来盖雪屋吧!」
「是啊。胜者的命令是绝对要服从的嘛。」
「没有异议。败者只能服从。」
「喔喔!要盖雪屋吗!那就盖一个大家都进得去的大雪屋吧。」
「我……我会努力……!」
「呵呵!也罢,汝等就好好见识八舞的筑城技术吧!」
「首肯。夕弦去拿铁锹。」
「呀!七罪真可爱~~!等雪屋盖好后,我们利用狭窄的室内来玩诱宵式推挤游戏吧!」
「……啊,我再加一条命令。美九不能进入雪屋。」
「Why~~~~!为什么啊,七罪~~~~!」
美九的哀号声和大家的欢笑声回荡在公寓的后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