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安可短篇集5
  5. 杀人魔银白之夜
  6. 繁体版

杀人魔银白之夜
2017-06-23 09:44:00

		

「简……简……简……」
美九身上只围著一条浴巾,看著扩展在眼前的光景,颤抖著双手。
「简直是天堂啊啊啊!」
接著她如此吶喊,一把扯下浴巾,跳进「那里」。
──一丝不挂的精灵们所聚集的大浴池。
「Hey, sister!今晚为您介绍几位美女成员!首先介绍的是这位,夕弦小姐!啊啊!多么丰满的上围!这弹性!这乳量!这形状!称之为世界至宝也是实至名归!诱惑人家业障深重的双峰!双峰的罪孽!」
「惊愕。你干嘛突然这样?」
「接著来介绍隔壁的美女,最强公主十香小姐!呀!十香的比例果然完美无缺呀啊啊!就算直接装饰在美术馆也一点都不奇怪!集艺术之美丽与少女之可爱于一身的双重视觉享受!」
「唔!美九,你……你是怎么了啊?」
「好了、好了,接下来是与夕弦小姐旗鼓相当的耶俱矢小姐!说到耶俱矢小姐的魅力,当然就在于她穠纤合度的身材!看似一手无法掌握却意外能掌握住的胸部!平坦的小腹!看起来非常美味的,更正,是可爱的屁股!简直是黄金比例!Golden耶俱矢!」
「这算是称赞吗!」
「好了,接下来要介绍的是精灵界引以为傲的苗条小姐鸢一折纸!前自卫队训练出来的结实肌肉形成的少女妩媚的身体,这反差令人大量失血啊啊!医护兵!医护兵!诱宵美九殉死!追晋两个阶级!」
「…………」
「再来是我们的吉祥物四糸乃小姐!娇小却柔软有弹性的身体,已经迷得人家神魂颠倒!将来肯定会发育得很好!啊啊!请让人家记录你每天的成长啊啊啊!」
「那……那个……」
「然后,终于来了!小不点司令,五河‧平胸‧琴里!正值青春期的水嫩肌肤实在是太耀眼了!有别于四糸乃富有弹性的身体,让人移不开视线啊啊啊!」
「你还真是high耶……」
「最后的压轴是七罪小姐!用力紧抱彷佛就会折断的纤细身躯,真是魅力难挡啊啊啊!啊啊!好想用舌头舔她浮出来的每一根肋骨……!」
「恶心死了……话说,这是按照什么顺序排的?是什么顺序?」
「呼!」
在大家身边绕完一圈的美九露出满足的微笑,浮在浴池里。她正好占据在大家浸泡的热水池中央,旋转著身体环顾四周,脸上浮现憨笑,一脸幸福的表情。
看见她的模样,周围的人也总算松了一口气。
精灵们目前的所在地并非她们所居住的精灵公寓,而是伫立在某雪山的别墅中的大浴池。其实附近也有露天浴池,但很不凑巧,因为暴风雪的缘故,只好来泡室内的浴池。
「话说回来……美九还真是有精神呢,明明昨天差点遇难。」
琴里眯著眼睛说。美九昨天在滑雪途中为救一个眼看就要跌落悬崖的小女孩而差点遇难。
所幸在大家的帮助下平安归来,却扭伤了脚。
「讨厌啦,那种事情,在大家散发出来的疗愈气息下,早就不算什么了~~」
美九挥了挥手说。
「好像真的是这样耶。感觉你的皮肤比泡澡前更光滑了呢。」
「啊,看得出来吗?」
美九如此说完后,抚摸自己的脸颊。琴里无奈地耸了耸肩。
「唔……」
入浴后不知道经过多久,十香做出有些头晕的动作,从浴池里站起来。
「我好像泡太久了,头有点晕。」
「哎呀,还好吗?」
「嗯……不要紧。我先出去了。」
「好~~先到床上等人家吧~~」
美九挥著手如此说道。有些精灵露出苦笑,有些精灵则是一脸纳闷地歪了歪头。
──在十香离开十几分钟后,留在浴池的精灵们也走出浴池,在更衣室换上居家服,回到别墅内。
结果在那里遇见看来比她们先洗完澡的士道。
「啊,士道。」
「喔喔,琴里你们也刚洗完吗?」
「是啊──奇怪,十香呢?」
琴里询问后,士道「嗯?」地歪了歪头。
「我没看见她耶……该不会已经睡了吧?」
「我……我去看看。」
士道说完后,四糸乃微微点了点头。戴在她左手上的兔子手偶「四糸奈」也跟著一起点头。
「我们去看一下~~」
「啊……四糸乃要去的话,我也一起……」
七罪紧接著这么说。四糸乃回应:「谢谢你,七罪。」她便难为情地羞红了脸,移开视线。
四糸乃、七罪和「四糸奈」两人一只结伴上楼,经过走廊,走向十香的房间。
「十香……你还好吗?」
「……你在睡觉吗?我要开门喽。」
说完,两人打开房门。
然后──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探头窥视房内的两人同时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怎……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
其他人听见尖叫后也察觉到异状。他们一齐抬起头,慌慌张张地上楼。
「你们两个怎么了……──!」
接著──从敞开的房门望向房内后,僵住了身体。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吧。因为扩展在眼前的是被血染得一片鲜红的空间。
宛如一扇门两个世界的感觉。鲜血飞溅到房间的墙壁、地板和天花板,沉默的十香就躺在正中央。
插图011
「十……十香……!」
「怎……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啊!」
动摇的情绪逐渐扩散到看见这幅光景的所有人身上。
然而,这不过是今晚展开的血之惨案的序章罢了。
◇
暴风雪狂乱地吹著,其中夹杂著纷乱的敲门声。
敲门声每响一次,所有在屋内的人便脸色苍白,身体颤抖。
不过,那也无可厚非。因为敲著这扇房门的,是骇人至极的杀人魔。
──一开始,谁也没有放在心上。
据说过去有个逃狱的杀人魔躲藏在这座山里,每当刮起暴风雪,他便会盯上无法下山的观光客,来到别墅。
任谁听了都觉得这只是恶劣的玩笑话或都市传说。事实上,当有人故弄玄虚提起这件事时,其他人也只是一笑置之。
然而数小时后,却在二楼的房间内发现浑身是血的少女遗体。
房间的窗户从外侧被破坏,地板上留下大脚印。
在别墅留宿的客人陷入恐慌。这也难怪。因为杀害少女的杀人魔有可能就潜藏在建筑物内。
不过,外面刮著暴风雪。现在出去外头,别说下山了,很可能会在半途冻死。
在这段期间内,住宿客一个又一个地遭到杀害。
而如今──杀人魔正粗暴地敲打著所有人齐聚一堂的房门。
他们用沙发和书柜等物品挡住房门,但不知道这些东西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实际上,每当房门外响起声音,那些家具就会不稳固地摇晃,嘎吱作响。
不过,数秒后,房门外一片沉静。
难道对方放弃,回到山里了吗……?
当所有人心中萌生希望的瞬间,房间的窗外突然出现一道巨大的人影──
「──找到你们啦~~~~~~!」
「喔哇!」
「呀!」
「……!」
耶俱矢话说到一半突然加大音量,令士道等人抖了一下肩膀。
大家聚集在关掉照明,只打开手电筒的房间。窗外刮著暴风雪,正巧跟耶俱矢刚才说的故事是同样的状况。
当然,在士道等人所居住的东京都天宫市,难以看见这样的光景。
这里是某雪山别墅内的其中一个房间。士道一行人利用假日来雪山滑雪。
今天因为天气恶劣,提早结束滑雪,回到别墅。但耶俱矢把大家聚集到房间来,说要做些有趣的事,便巧妙地利用手电筒讲起怪谈。
「不……不不不要突然大声说话啦,耶俱矢!害我吓一跳!」
琴里整张脸冷汗直流,拚命地掩饰表情如此说道。她自以为装出一副很平静的模样,但怎么看都还是露出破绽。对了,士道记得琴里很害怕听这种怪谈类的故事。
「唔……嗯,吓到我了。」
「很可怕……」
同样的,十香也吃惊得瞪大双眼,四糸乃则是不停抖著肩膀。可能是看见她们的表情,耶俱矢一脸满足地盘起胳膊。
「呵呵……吾说的故事对汝等来说稍嫌太刺激了吗?不过,这也难怪。毕竟本宫所说的故事是有力量的,是能将幽世的空言显现于现世的魔法。」
不过相反的,位于房间右侧的几个人则是纹风不动。
「…………」
「呵呵呵,是这样吗?那真是可怕呢~~」
「……呃,嗯,还可以啦。」
「苦笑。耶俱矢竟然会说怪谈,真是意外。」
折纸听完故事后完全面不改色;美九根本没怎么在听故事的样子,只是面带微笑观察大家的反应;七罪则表现出好像打从一开始就知道结局的态度,挪开视线;至于夕弦,则是望向耶俱矢噗嗤一笑。
「怎……怎样啦……」
「想起。夕弦想到以前耶俱矢在比赛试胆的途中,泪眼汪汪地紧抓住夕弦不放的事。」
「喂……喂,夕弦!」
耶俱矢羞红了脸,大叫出声。不过,夕弦嘻嘻嗤笑,继续说:
「推测。会说这个故事肯定也是因为白天听当地人说觉得太恐怖,半夜不敢一个人去上厕所,所以聚集大家,打算增加同伴。」
「喂……你干嘛随便乱说啦!才不是这样呢!我敢一个人去上厕所好吗!只是,如果有人不敢去,我也不是不能陪她去……」
耶俱矢含糊其辞地说了。夕弦见状,笑得更开心了。
「微笑。耶俱矢果然是个胆小鬼。明天早上可能会在耶俱矢的床上看到精彩的世界地图。」
「笨……谁会啊!」
耶俱矢冲向夕弦,但是夕弦敏捷地闪过,走出房间。耶俱矢立刻朝地面一蹬,追著她的背影来到走廊。
「给我等一下,夕弦──!」
「逃走。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然后,走廊上响起「啪哒啪哒啪哒」剧烈奔跑的脚步声。因为〈拉塔托斯克〉准备的别墅里没有其他住宿的客人,所以无所谓,但这两人总是毫无顾忌地大声吵闹,不在意别人的感受。士道唉声叹了一口气。
「真是的,这两人还是老样子。」
士道耸了耸肩说完,便将手抵在膝盖,「嘿咻!」一声站了起来。
「差不多该吃晚餐了,等她们肚子饿了应该就会安分一点吧。」
当士道正打算走出房间的时候,有人突然抓住他的衣襬。是琴里。
「嗯?有事吗,琴里?」
「……没有,就是那个……」
琴里难为情地左顾右盼环视其他人后,压低声音将脸凑近士道的耳朵。
「……我想去厕所,可以陪我去吗……?」
◇
晚餐后,十香一脸满足地抚摸肚子,士道和她一起走在走廊上。
虽说是别墅,但士道等人投宿的别墅非常宽阔。A栋和B栋皆为两层楼建筑构造,呈现L字型互相连结,房间数量也有十间以上。因此,从餐厅走回所有人聚集的公共空间也必须走上一小段距离。
「呼……真是太好吃了,士道,那道菜叫什么名字?」
途中,十香像是回想起刚才的晚餐说道。士道歪了歪头表示疑惑。
「哪一道菜?」
「就是那道像是白色的汤啊。」
「喔喔,你是说蛤蜊巧达浓汤吗?那是加入贝类,像炖菜一样的料理。你要是喜欢,下次我在家做给你吃。」
「喔喔,真的吗!」
听见士道说的话,十香的眼睛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士道面带微笑点了点头。
就在两人边走边聊的时候,旁边突然冒出一道细小的声音。
「……吾之眷属们啊,回应本宫的呼唤。」
「嗯?」
往声音来源望去,发现耶俱矢躲在走廊转角。像是想避人耳目似的缩起肩膀,对士道和十香招手。
「……?」
士道和十香互看后,老实地走向耶俱矢。然后,直接被带往耶俱矢的房间。
房门「砰」一声关上后,耶俱矢猛然转过身,装模作样地张开双手。
「吾之最强眷属啊,感谢汝等应本宫召唤前来。」
「唔?」
「……呃,你找我们有什么事?」
十香和士道一脸纳闷地歪了歪头后,耶俱矢便乾咳了一声,接著说:
「……其实,本宫有事相求于汝等二位。」
「有事要拜托我们?」
「嗯……」
耶俱矢有些难为情地点了点头后,告知她「相求」的内容。
「什么……!」
士道听完后,惊愕得瞪大双眼。
「──你希望制造出『雪山杀人魔』真实存在的假象?」
「唔……这是为什么啊?」
「就是啊,刚才我不是说了个怪谈吗?我想让它真的发生,吓吓大家。」
「为……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要给折纸、美九和夕弦她们好看啊……!我想让她们知道,发生恐怖的事会感到害怕是理所当然的……!」
「喂、喂……」
士道露出一抹苦笑后,耶俱矢便郑重地低下头。
「求求你们!帮帮我!这种事……我只能拜托你们两位眷属了!就当作帮我一个忙……!」
「唔……」
「唔……」
士道和十香面面相觑,低吟了一会儿后,点头答应。
「真拿你没办法。下不为例喔。」
「嗯,难得耶俱矢你那么诚心地拜托我们……」
「!真的吗!谢谢你们!」
耶俱矢牵起士道和十香的手,满心欢喜地如此说道。
──然后,时间来到现在。
十香的房间被黏呼呼的鲜血染红,凄惨的光景扩展在眼前。虽然是依照耶俱矢的指示……但总觉得血溅得有点太夸张了。这种惨状,如果是真正的血,很显然是被割断了颈动脉。之后清洁起来一定很辛苦。
话虽如此,但士道和耶俱矢两人都不认为这样就能瞒骗过其他人。夕弦和美九也就罢了,琴里和折纸想必不会被这种程度的事情所欺骗。事实上,十香并没有死,只是满身是血地躺在地上。只要用手触摸胸口或手腕确认脉搏,立刻就会被拆穿。重点是,即使从这个位置仔细观察,也能发现她的胸部在微微上下移动。
不过,就算这样也无所谓。因为耶俱矢嘱咐她,如果有人靠近就立刻坐起身子,吓唬大家。
而耶俱矢早已在口袋里藏著一张写著「整人大成功」的纸。也就是说,只要能在一瞬间吓到大家,就达成她的目的了。
「…………」
士道对耶俱矢使了个眼色后,耶俱矢便扬起嘴角──像是在表达「效果不错」。
接下来只要等折纸或琴里,甚至是夕弦她们靠近十香确认她的生死,再吓她们一大跳,就大功告成了。就算从旁边看,也能明显看出耶俱矢雀跃不已的心。
然而──
「十……十香……?」
「怎么会……骗人的吧……为什么十香会!」
「不要啊啊啊!十香!」
不知为何,出乎士道和耶俱矢的意料,所有人对十香的状况深信不疑,事情进展得很顺利。
「咦?呃,那个,各位?」
即使耶俱矢脸颊流下汗水指向十香,其他人也充耳不闻。折纸露出严肃的表情开口:
「大家冷静点。不要弄乱现场,也许留有犯人的痕迹。」
「战栗。犯人是指?」
「现在还不清楚详细状况,但明显是他杀。十香被人杀死了。」
「不,折纸。你最好再仔细看清楚,她搞不好还活著……」
士道催促般说完,折纸便将手温柔地放在他的肩上,缓缓地摇摇头。
「我明白你不想承认,但不能逃避现实。」
「呃,我说啊……」
「啊……该不会是──」
琴里赫然抖了一下肩膀,打断士道说话。
「『雪山杀人魔』……!」
「……!」
琴里低喃出这个名字后,所有人的脸上便染上惊愕之色。
「那……那该不会是……」
「耶俱矢说过的逃狱犯……吗?」
「对……除此之外,别无他想。」
「疑问。可是,十香是精灵。夕弦不认为她会那么轻易被人类杀害。」
「我也这么认为。不过,结果十香就是遭人杀害。那个杀人魔肯定是在山野中长期生活的期间,锻炼出超人般的体能。」
「怎么会……」
四糸乃一脸不安地将眉毛皱成八字形。琴里神情严肃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操作萤幕后,皱起眉头。
「唔,打不通。电波被干扰了……!」
「怎么可能!」
折纸屏住气息,突然走出房间,奔跑在走廊上。
数分后,回到房间的折纸肩膀和头上积了一层薄薄的雪。
「折纸,你刚才跑到哪里去了?」
「我去看停车场。我们搭乘的巴士轮胎被人用锐利的刀具割破了。」
「什么……!」
听见这突如其来的绝望情报,所有人发出不知所措的声音。
士道和耶俱矢则是在另一层意义上发出困惑声。
「…………」
士道一语不发地望向耶俱矢。于是,耶俱矢用力摇了摇头,表示:「不是我干的!」
脸色苍白的精灵们围著暖炉中「啪叽啪叽」燃烧的柴火,坐在椅子上。
有好一阵子,尴尬的沉默流淌在空气中。只有美九的啜泣声响彻四周。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毕竟刚才还在跟大家谈天说笑的十香,如今却成为冰冷的尸体。而且,杀害十香的犯人很有可能还待在附近。大家会因悲伤和恐惧而感到混乱也无可厚非。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琴里。尽管微微颤抖著指尖,仍旧坚强地打起精神,环顾其他人的脸。
于是,夕弦微微举起手回应:
「提议。如果『雪山杀人魔』真的存在,必须立刻逃离这里。」
「如果逃得了早就逃了,但是没办法啊。外面刮著暴风雪,难以行走,而且巴士的轮胎也被人割破了……」
「那……那么,我们……是被困在有杀人魔到处徘徊的这栋别墅里喽?」
听见七罪的声音,精灵们露出绝望的神情。耶俱矢见状,交抱著双臂低下头。
在周围其他人的眼里看来,大概以为耶俱矢在思考或是忍不住害怕吧。但是,正好坐在耶俱矢后方的士道可以清楚看见她的脸在抽搐。
事实上,士道和耶俱矢并没打算把事情闹得这么大。只是,大家的反应比预想中来得热烈,结果事情进展得太过顺利,一发不可收拾。
大家没有察觉耶俱矢的心思,紧接著换折纸出声发言。
「那么,只能迎击了。」
「迎击是指……」
「对方的确是杀害十香的危险人物。可是,我不认为区区一介人类打得过这么多精灵。只要做好万全的准备,不要放松警戒,我们不可能遭到杀害。」
「也对……折纸说的有道理。」
琴里对折纸说的话表示赞同后,拍了拍脸颊打起精神,站起身。
「──大家今天就一起睡在这里吧。轮流守夜,撑到天亮。大家都听好了,绝对不可以感到绝望。只要支撑到暴风雪停歇,就可以逃出去了。」
「…………」
琴里紧握著拳头说完后,所有人便点头表示了解。
「那么,先来准备吧。大家分头去找需要的东西。不过,绝对不能一个人行动,一定要两个人以上。美九和七罪去找食物和水,士道和耶俱矢去找符合人数的睡袋,四糸乃和夕弦可以在暖炉前整理出一个让大家能躺下的空间吗?」
「……咦,为什么那么自然地就把我和美九凑成一组?」
「我的房间有准备护身用的武器。是备用的九毫米手枪和子弹。」
「……折纸,我之前就一直想问你了,你知道什么是刀枪管制条例吗?」
「当然知道啊。」
「……反正,现在是派上用场了啦。那么我跟折纸去她房间拿。」
「那个,听我说……」
七罪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可能是判断现在这种场合不适合耍任性,最后还是把话吞回去。
琴里见状后,扠腰说:「很好。」
「那么,开始行动吧。千万要小心。」
所有人点点头后,便按照刚才的分配分组,在别墅中散开。
「好了,士道和耶俱矢也赶快行动吧。」
「嗯,好,知道了……我说,琴里。」
「士道,我们大家……一定要成功逃出这里。」
「…………呃,嗯,说的也是。」
被琴里直率的眼神凝视,士道语气含糊地如此回答。
迫不得已,只好和耶俱矢结伴走在走廊上。
「……呃,士道。」
来到其他人看不见的地方后,耶俱矢轻声开口。
「……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啊。」
士道搔了搔脸颊,并且叹了一口气。
「总之,如果要坦白,最好趁早。拖得越久,会越难启齿喔。」
「嗯……也是。既然看到夕弦她们害怕的表情,我也就心满意足了。让十香一个人一直躺在那里,她应该会觉得很无聊吧……嗯?」
这时,耶俱矢不经意地望向窗户,一脸纳闷地歪了歪头。
「吶,刚才有东西经过窗外吗?」
「咦?」
听耶俱矢这么一说,士道也望向窗户。然而,只看见倾斜狂吹的暴风雪。
「什么都没有啊……喂、喂,你该不会也想吓我吧?」
「没有啊,我并没有这种想法……唔,大概是我看错了吧。」
耶俱矢搔了搔脸颊后,吐了一口气说:「算了。」
「别说这个了,我们快点去拿睡袋吧。」
「嗯?不是要告诉大家实话吗?」
「是啊。不过,大家一起睡好像很有意思嘛。而且就算说出实话,大家一个人在自己的房间睡觉,应该还是会害怕吧。」
「……你该不会自导自演,还吓到自己吧。」
士道眯起眼睛无奈地说完,耶俱矢的脸颊便瞬间泛起红晕。
「笨蛋──少瞧不起人了!我才没害怕呢!」
「是、是,知道了、知道了。」
「唔……你真的知道吗?」
耶俱矢对士道投以怀疑的视线。士道张开手心安抚耶俱矢。
就在这一瞬间──
厨房的方向发出物品的碰撞声,随后刺耳的尖叫声响彻整栋别墅。
「呀……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唔……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去拿食物跟水的美九和七罪的声音。听见突如其来的凄厉叫声,士道和耶俱矢不禁对看。
「怎……怎么回事……?」
「看到蟑螂……也不至于这么惊恐吧。」
「总之,先去看看吧。」
「啊……嗯!」
士道和耶俱矢一起朝传出声响和人声的方向奔去。
于是,在路上与在大家原本聚集的地方做准备的四糸乃和夕弦碰个正著。看来她们两个似乎也是被刚才的声音吸引而来。
「四糸乃、夕弦!」
「士道……!」
「带路。往这边,动作快。」
说完,夕弦奔向厨房──却突然停住了脚步。
跟在她身后的士道立刻便知道了理由。
因为储存紧急粮食的厨房里──
被鲜血染得一片通红。
「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
士道瞪大了双眼,高声吶喊。
厨房的一角正如字面上所形容的,化为一片血海。而海血的中正央──躺著两名熟悉的少女身影。
一名是美九,而另一名则是七罪。
没有错。她们正是刚才还在跟士道聊天的精灵。
看见她们凄惨的模样,士道的牙根直打颤。
「不会……吧……?」
「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到底是谁如此痛下杀手……」
耶俱矢和士道同样心思混乱地按住头呻吟。于是,夕弦皱起脸回答:
「指摘。你在说什么啊,耶俱矢……当然是『雪山杀人魔』干的啊。」
「……!」
「什么──」
听见夕弦说的话,士道和耶俱矢瞪大双眼,互相对视。
夕弦说的没错,目前扩展在眼前的惨状,跟先前在十香房间看到的情况十分相似。疑似颈动脉被残忍割断的大量出血、沾满鲜血的遗体。位于厨房内侧的玻璃窗碎裂,风雪不断从窗外吹进室内。
然而,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怎么可能。士道和耶俱矢以眼神交流。
没错。因为十香在房间遇害的事是耶俱矢他们设计的整人计画,是造假的杀人事件。
根本不存在什么「雪山杀人魔」。
──可是如此一来,发生在眼前的究竟是……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耶俱矢……」
「就算你问我,我……我也不知道啊……」
正当士道与耶俱矢轻声交谈时,后方传来有人奔跑的巨大声响。
「……!」
士道一瞬间做出防卫的姿势──但立刻发现脚步声的主人是琴里和折纸。想必两人也是听见美九她们的尖叫声而赶来这里的吧。
「士道,发生什──……!」
琴里话说到一半,摀住嘴巴。
「美九、七罪……怎么会……」
「……这里很危险。最好先回到刚才的地方。」
折纸只是微微皱起眉头,如此说道。想必她也并非完全不感到震惊吧。不过,身为前自卫队员的她已在脑海里整理好思绪,明白现在应该以什么为优先。
「嗯,是啊……说的……没错。」
美九和七罪遭到理应不存在的杀人魔杀害。这百思不解的事实,令士道的脑海仍然处于一片混乱。
不过,他明白不能一直呆站在这里。他双手合十,对美九和七罪的遗体表示哀悼后,听从折纸的指示,牵起因震惊而呆立在原地的四糸乃的手,回到刚才的公共空间。
经过四糸乃和夕弦的巧手打理,暖炉前整理得一乾二净。不仅如此,四周堆满了椅子,形成简易的挡墙。士道等人穿过椅子的隙缝,来到暖炉前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折纸按下手持的九毫米手枪的保险,谨慎地环顾四周。
「──总之,只能在这里撑到暴风雪停止了。」
「……是啊。」
说完,琴里也和折纸一样举起枪,确认手枪的准星。
「琴里……你会使用手枪吗?」
「……我有受过基本训练。只是嗜好的程度罢了。」
「…………」
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看见妹妹不为人知的一面,不过现在士道的心情是困惑大于感慨。
不只士道。刚才看见美九和七罪的尸体后,耶俱矢惊慌失措的模样,即使在一旁观看也感同身受。
「喂,耶俱矢,你还好吗?」
「嗯……还好……」
耶俱矢有气无力地颤抖著肩膀,抱住头。
「……为什么美九和七罪会……该……该不会是因为我说了那种话……?因为我说了『雪山杀人魔』的事情,所以才成真……」
「耶俱矢!」
「……!」
士道大喊后,耶俱矢赫然抖了一下肩膀。
「怎么可能有关系嘛。耶俱矢,你振作一点。」
「啊……嗯,抱歉……」
耶俱矢虚弱地点点头。
于是那一瞬间,照亮四周的电灯突然开始闪烁。
数秒后,完全熄灭。
「!什……什么!怎么回事?」
「战栗。是停电吗……」
所有人忐忑不安地东张西望。
所幸士道等人的所在处是暖炉前,还不至于完全看不见周围。「啪叽啪叽」燃烧的火光隐隐约约照亮四周。
不过,火光的亮度无法与电灯相比。双眼能辨识的范围很小,走廊的前方和楼梯上方蟠踞著黑暗,宛如要煽动所有人的恐惧般显露出它的深渊。
「为什么偏偏在这种时候……」
「唔……等一下。我用手机的手电筒功能……」
就在士道如此说著,寻找手机的时候──
走廊的深处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是……是谁!」
「不要动。」
琴里和折纸发出充满警戒的声音,将枪口朝向发出声音的方向。
不过,脚步声的主人并没有就此停止。对方发出沙沙声和宛如拖著重物的声响,慢慢但一步一步接近这里。
不久后,「他」来到暖炉的火焰照耀得到的范围──显露出异样的姿态。
那是一道目测身高两公尺的高大身躯穿著破烂外套的人影。长相被兜帽完全遮盖住,无法窥见,但偶尔可听见他发出急促的呼吸声。他的手上握著被血濡湿的巨大斧头,前端朝下,在走廊上拖行。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呀啊啊啊啊啊!」
「这……这家伙是怎样啦啊啊啊啊啊!」
目睹那只能说是诡异模样的瞬间,士道等人不由自主地大叫出声。
古怪的人影──「雪山杀人魔」像是对他们的声音产生反应般抖了一下后,缓缓抬起头,加快前往士道等人所在处的步调。
「快站住。不要动。」
即使折纸提出警告,杀人魔依然没有停住脚步。折纸轻轻咂了嘴后,将枪口稍微向下移动,朝杀人魔的脚部开枪。
「砰!」发出清脆的声音。然而枪声响起后,杀人魔依然没有停止他的速度。
「什么──」
折纸屏住呼吸,发射第二发、第三发子弹。这时,琴里也赫然抖了一下肩膀,扣下扳机。
好几发枪声响彻整栋别墅。但是──杀人魔仍未停下脚步。
就算再怎么黑暗也难以想像在这个距离下,折纸她们发射出去的子弹会全部失准。不对,重点在于就算子弹真的没射中,平常人听到枪声通常会被吓跑吧。
然而,杀人魔不但没有停下脚步,反正加快步调逼近这里。宛如身体就算中弹,也感觉不到疼痛一样。
「士道,这里由我们来挡住他。你们快逃。」
折纸不敢松懈地瞪视逼近眼前的杀人魔,以熟练的动作一边替换手枪的弹匣一边说道。
「可……可是……」
「少啰嗦,快点逃!不用顾虑你们,我们两个比较好逃!四糸乃她们就交给你了!」
「唔……」
听见这句话,士道皱起眉头大声回答:
「我知道了。抱歉……!我们走吧,四糸乃、耶俱矢、夕弦!」
「好的……!」
「唔……嗯……」
「首肯。拜托你们了,琴里、折纸大师。」
四糸乃、耶俱矢和夕弦如此回应士道后,便跟随士道离开。
一行人拨开椅子穿过公共空间,在漆黑的走廊上前进。背后响起刺耳的枪声,与挥舞斧头的声响。
「──唔!」
「呀啊啊啊!」
数秒后,传来折纸和琴里的哀号。接著背后便再也没有传来任何声音。
「──!折纸、琴里……!」
不,说没有传来任何声音……这句话有语病。因为从黑暗的彼方传来杀人魔的脚步声,和拖著巨大斧头的低沉声响。
「难……难不成……」
四糸乃发出不安的声音。士道立刻就察觉到她的心思。不过──士道紧抱住她的肩膀,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不会的。那可是折纸和琴里耶。那两个人不可能被杀死,一定顺利逃走了。」
士道说完后,四糸乃一瞬间无力地皱起眉头,但立刻像是改变想法,点头同意士道的说法。
「诱导。总之,现在快逃吧。」
「嗯──!」
士道点了点头,奔跑在走廊上,逃离追逐而来的脚步声。
不过就算再怎么宽阔,别墅毕竟是别墅。士道等人立刻抵达了尽头。
「唔……走廊到这里就结束了吗……!」
「!士道,那里有个房间!」
耶俱矢指向左方墙壁说道。刚才因为视线昏暗没有察觉,但那里的确有一扇房门。
逃进房里,换句话说,也等于是走投无路。但是,现在也别无选择了。士道听著杀人魔慢慢接近的脚步声,推开房门,引导精灵们逃到房内。
「来,进去吧!」
然后自己也进去房间,锁上房门。
不过,当然不可能就此安心。士道等人搬动房内的书柜、椅子、沙发等家具挡在门前,形成障碍物。
数秒后,脚步声在门前戛然而止──
接著「喀!」的一声,响起巨大声响。
恐怕是想用斧头破坏房门吧。断断续续地响起「喀!喀!」金属砍击木头的声音,每响起一次,房门和竖立在门前的家具便会微微震动。
「……!士……士道……」
「没事的、没事的……!」
士道瞪著震动的房门,把手放在大家的肩上试图让大家安心。每当斧头砍击房门的声音响起,大家的身体便微微颤抖。
「唔……」
虽然士道说不会有事,但这样下去,房门迟早会被破坏。究竟该怎么办才好──
正当士道绞尽脑汁思考的时候,破坏房门的声音突然停止。
紧接著,杀人魔的气息从房门外消失,脚步声越来越远。
「咦……?」
「疑惑。他怎么离开了?」
耶俱矢和夕弦目瞪口呆地说道。四糸乃左手上的「四糸奈」大大地歪了头。
「该不会是因为打不开门,所以放弃了吧?」
「唔……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好了……」
士道眉头深锁,将手抵在下巴──
「……啊!」
他想起某件事,微微抖动肩膀。
「等一下。耶俱矢,我问你。你还记得你在晚餐前说的故事吗?」
「咦……?记……记得啊。那又怎么了?」
「没有啦……我记得那个故事最后也像现在一样──」
士道话说到这里时──
位于他们右方的窗外突然现出一道巨大的影子,随后响起刺耳的声音,玻璃窗应声碎裂。
「噫──」
耶俱矢像是被那道声音吓到,一把抱住士道。
「耶俱矢,你还好吗?」
「我……我没事啊!我……我我又没吓到!而且就算要死……跟你死在一起我就不怕!」
耶俱矢泪眼婆娑地如此吶喊。
杀人魔像是受到这道声音指引,慢步前进──来到士道等人眼前,立刻高举手上的斧头。
面对这压倒性的恐惧,耶俱矢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呀──」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于是──在这道声音响起的同时,房内卷起浓密的风,形成压缩的龙卷风吹向杀人魔。
「……!」
房间里的家具和小物品被卷入,地板和天花板剥落,风之奔流穿过房间的墙壁。看来是因为精神不稳定而造成一部分灵力逆流。
就算是杀人魔,似乎也无法承受龙卷风的威力。巨大的人影与墙壁一起被风吹飞,在刮著暴风雪的雪地上呈现大字形。
「!士……士道,那是……!」
四糸乃语气惊讶地指向倒地的杀人魔。
「嗯?怎么了──啊!」
士道见状,将一双眼睛瞪得老大。
暴风雪吹开包裹住杀人魔身体的破烂外套,外套下一览无遗,然而……
躺平在雪地上的,却是美九和坐在她肩膀上的七罪。
插图012
「美九,还有……七罪?这是怎么回事?那两个人刚才……」
「啊……被发现了。」
「…………」
当士道目瞪口呆的时候,琴里和折纸从视野变得辽阔的墙壁外冒出头来。
「咦?什么……?」
士道发出错愕的声音。
◇
「──是整人吗?」
之后,待美九和七罪恢复意识后说明状况,士道发出讶异声。
「没错。」
琴里耸了耸肩,继续说道:
「吃完晚餐后,我偶然听见耶俱矢你们的谈话内容。好像是要制造假的杀人事件吓唬我们。想出这种坏主意的孩子,必须给她严厉的惩罚才行。」
「那……那么,十香的事情你也……」
「怎么可能会没发现嘛,那种粗糙的杀人现场。况且,精灵不可能那么容易被杀害。」
琴里眯起眼睛鄙视地说完后,耶俱矢便发出「唔唔」一声,一脸尴尬地移开视线。
「大家早就知道了吗……?」
「没有,并不是所有人。四糸乃和夕弦应该不知道。抱歉,把你们两人牵扯进来。」
「对不起……四糸乃……」
七罪一脸抱歉地缩起肩膀。四糸乃挥了挥手回答:「不会,别在意。」
「没关系。更重要的是七罪你们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四糸乃……」
七罪露出感动万分的表情打算靠近四糸乃,但美九却挡住她的去路。
「讨厌啦,四糸乃真是善良!想不到你竟然这么担心人家!」
「美……美九……!」
「……那个,让开,你挡到我了。」
琴里斜眼看著她们的互动,戳了戳耶俱矢的鼻子。
「你现在应该也了解到被吓的人是什么心情了吧?如果受到教训了,就不要老是恶作剧。」
「唔……唔唔唔……」
耶俱矢一脸不甘心地板起脸孔,但立刻像是觉悟似的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
「很好。我们也要向你道歉,做得有点过火了。我没打算把你吓到灵力逆流的地步。」
琴里如此说完,温柔地抚摸耶俱矢的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耶俱矢像是想起什么事情似的抽动了一下眉毛。
「关于这件事啊……」
然后她一边说著一边慢慢移动视线,望向夕弦。
「我觉得那时吹飞美九和七罪的,好像不是我耶……」
「…………」
夕弦像是要躲避耶俱矢的视线般别开脸。不过,耶俱矢双手夹住她的脸不让她别开。
「我说,夕弦?当时连平常开头会说的两个字都吓到忘记,还发出可爱尖叫声的人,究竟是谁呀?」
耶俱矢用莫名开心的语气,嘴角露出满足的笑容说道。
「不解。夕弦不知道耶俱矢在说什么。」
「又来了,如果感到害怕就老实说嘛,有什么关系,又没人会责备你。说嘛,夕弦~~」
「拒绝。放开我。」
「你就坦率一点嘛。没事的,根本就没有杀人魔的存在。」
耶俱矢调侃夕弦一会儿后,一脸满足地吐了一口气。
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事情似的瞪大双眼。
「呵呵呵……啊,对了,我跟士道去找睡袋的时候,经过窗外的是谁?那个时候美九和七罪还在别墅里吧。」
「咦?」
听见耶俱矢说的话,琴里、折纸、七罪和美九歪了歪头。
「窗外……?」
「我不知道。」
「……也不是我。」
「你在说什么呀?」
听见她们的回答后,耶俱矢原本开朗的脸庞流下一道汗水。
「咦……等……等一下。那我当时看到的──」
就在耶俱矢说到这里的时候──
楼梯的方向传来地板嘎吱作响的脚步声。
「……!」
耶俱矢抖了一下身体。
不,不只耶俱矢。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将注意力移向声音来源的方向。
嘎吱。嘎吱。嘎吱。
脚步声缓缓接近──在大家的面前显露出他的姿态。
──浑身是血的身体。
「出……出现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会吧啊啊啊啊!」
精灵们发出尖叫,逃离现场。
「呼啊……嗯?」
十香将身体向后仰,打了一个困倦的呵欠后四处张望。
在那之后,独自一人留在房里的十香在不知不觉间进入了梦乡。
直到刚刚才清醒,便下楼朝大家的声音走去……但不知为何,所有人一看见十香就大声尖叫著逃走了。
「唔……大家是怎么了啊?」
十香搔著沾满黏稠血液的脸颊,一脸纳闷地歪了歪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