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安可短篇集5
  5. 迷失银白世界
  6. 繁体版

迷失银白世界
2017-06-23 09:44:00

		

「…………」
心脏跳动的声音听起来异常剧烈。
五河士道抱持著绝望的心情,将手搁在胸口试图让悸动平缓下来。
当然,被骨、肉和布阻隔的心跳声不可能泄漏到体外,但现在的士道就是强烈地认为它会暴露自己的行踪让「捕食者们」发现。
没错。现在的士道等同于被囚禁在笼子里无法逃脱的草食动物。
──绝对的绝望。如果笼子里只有草食动物,也可能是拿来当宠物、观赏用,或是研究用。但是,如果里面也关著凶猛的肉食性野兽──那么草食动物应该会改成别的名字吧。
也就是活体饲料。
或是──肉。
「…………!」
自觉到这件事的同时,士道感觉到背后有一道视线──因此身体颤抖。
这里原本就像冰箱一样气温很低,他的肩膀和指尖不停发抖。但是,现在士道的身体之所以会打哆嗦,不单纯是因为寒冷。
恐惧。士道身为生物不可避免的原始本能的恐惧令他牙根打颤。
──冰冷的手触摸士道的肩膀。
「……!」
瞬间,士道发出不成声的尖叫,缩起身体。
然而,冷酷无情的捕食者们并不理会士道的反应,慢慢爬向他。
「啊……啊……」
士道发出微弱的声音,回想为何事情会演变成这种地步。
◇
──时间要回溯到几小时前。
「喔喔!这真是太美了!」
下车的瞬间,十香发出惊叹声,环顾四周。
她摇曳著一头漆黑的长发,将水晶眼瞳瞪得圆滚滚的,兴奋得又叫又跳。
不过,这也难怪吧。因为士道等人的四周正呈现出一望无垠的银白世界。
他们现在正位于离天宫市五小时车程的某个滑雪场。
没错。士道一行人利用假日一起来滑雪。
美丽的银白地毯铺满山林原野,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眼前的光景十分梦幻,甚至令人有种不小心进入电影其中一幕的错觉。
连士道都抱有这种感想了,十香等人看见这景色大受感动也是理所当然吧。
「哦!真是漂亮呢!呵呵……本宫要在这纯白的画布上留下足迹。」
「阻止。不让你这么做。嘿!」
当耶俱矢正想踏出脚步的时候,夕弦抢先一步插到她前面。
「啊!夕弦!汝这是做什么啊!」
「微笑。大意失荆州。」
「讨厌啦!只有你们两个卿卿我我的,太诈了!也让我们加入嘛!」
「……!等一下,为什么连我──」
不只十香,就连其他精灵也在这一片白茫茫的景色中嬉闹起来。美九在八舞姊妹打打闹闹的时候,硬拉著原本决定冷眼旁观的七罪加入。
「真是的……」
从后方看著这幅情景,无奈地耸肩的是士道的妹妹琴里。她晃动著嘴里含著的加倍佳棒棒糖,叹了一口气。
「有精神是好事啦,但不要嬉闹过头了。雪山是很危险的。」
「嗯,我们知道!你看,琴里,好有趣喔!雪踏起来沙沙作响耶!」
「唔哇!竟然连十香都来参一脚,怎么能输给汝!呜喔喔喔喔!」
「喔喔,耶俱矢,你好厉害啊!」
「……你们真的知道吗?」
琴里叹息著搔了搔头。士道见状露出微微苦笑。因为这么说的琴里在小巴上也专注地阅读贴满标签的旅游书。
「你干嘛?」
「不,没事──话说,我们今天住宿的地方是那里吧?快点把行李拿进去,做好滑雪准备吧。难得来一趟,不滑个够本太可惜了。」
士道如此说著并指向前方。那里建了一栋屋顶撒满雪花,充满韵味的别墅。
「说的也是。好了,大家,把自己的行李拿一拿。」
琴里点头同意,指向搭乘的巴士车内。
没错。平常搭乘空中舰艇〈佛拉克西纳斯〉一下子就能飞到的距离,如今因为舰艇维修中,改用〈拉塔托斯克〉准备的小巴移动。
不过,大家并没有因此抱怨──似乎反而还非常享受搭乘巴士一路摇摇晃晃的旅程。
「士道,给你。」
正当士道思考著这种事情的时候,有人从背后跟他说话。回头一看,发现不知何时竟有一名少女拿著士道的波士顿包站在那里。少女拥有一头及肩的头发,以及如洋娃娃的面容。她是鸢一折纸,士道的同班同学,同时也是士道封印灵力的其中一名精灵。看来她在拿自己的行李时,也顺便帮士道拿过来了。
「喔喔,谢谢你,折纸。」
士道向她道谢,接过包包后,「嗯?」地歪了歪头,发出疑惑的声音。
「我说,折纸,我的包包好像有被人打开的痕迹耶……」
「怎么可能。我没有留下那种痕──」
折纸话说到一半,抽动了一下眉尾。她似乎发现自己被套话了。正如折纸所说,士道的包包看不出有人开过的痕迹……看来为了保险起见,事先询问是正确的。
「……果然啊。」
「不愧是士道,真了解我。我好开心。」
「不要说这种会招人误会的话啦……真是的。」
士道说完打开包包,简单确认里面装的东西。不过,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东西减少或增加。
「……没什么奇怪的地方耶。」
「当然。我什么也没做。」
「那你为什么要打开我的包包……」
「情报就是力量。」
「…………」
士道不敢再问下去,一语不发地挪开视线。
「那……那么……其他人行李都拿好了吗?」
士道一边说一边环顾四周。于是,拿著大件行李的精灵们点了点头回应他。
重新一看后,人员还真是众多呢。有士道、十香、折纸、琴里、耶俱矢、夕弦、美九、七罪,还有──
「嗯?话说,四糸乃人呢?」
士道环顾四周,清点人数后歪了歪头。因为排成一排的精灵当中并没有看见四糸乃的身影。
「唔,听你这么一说……」
「刚才还在的呀。」
「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啊,在那里。」
七罪像是发现什么事般指向别墅的方向。接著便看见一名右手拿著包包,左手戴著兔子手偶的娇小少女,脸颊泛著红晕,眼睛闪闪发光地等待著大家。
「大家,快点来……!」
「好了、好了,动作快~~」
四糸乃与手偶「四糸奈」催促著大家。
说到这次的滑雪之旅,其实是四糸乃提出的。前几天,聊到休假时大家一起去玩的话题时,平常不太表达自己意见的四糸乃提出希望去雪山游玩。
四糸乃原本就是操纵水和冷气的精灵,也许有什么令她感受深刻的地方吧。
看见乖宝宝四糸乃难得一脸兴奋的模样,所有人彼此看了对方的脸后不约而同地莞尔一笑。
经过约一小时后,把行李放到各自的房间,换上各式各样的滑雪装的士道一行人搭乘缆车来到半山腰。
是坡度较平缓,适合初学者的路线。除了士道等人以外,也能看见三三两两看起来经验尚浅的滑雪客。
「好了……那我们开始滑吧。你们都记得大致的动作了吧?」
士道望向在滑雪练习场排排站的精灵们如此说道。于是,所有人同时点了点头。
没错。毕竟没滑过雪的人占大多数,所以他们来这里之前,事先学习过基本动作。
「嗯,没问题!那我先滑喽!」
十香精神奕奕地如此说道,第一个打头阵。她戴上大大的护目镜后,使劲利用雪杖推动双板滑雪板,在银白的山坡上描绘出两道轨迹。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十香发出兴奋的叫声,背影越变越小。虽然只是笔直地滑行,但她乾脆的态度实在不像是一名初学者。
「哈哈,真厉害呢,明明是第一次滑。」
「学得快也是一个原因,但重点是她完全不害怕呢。」
如此回应士道的是站在他身旁的琴里。她身穿红色滑雪服,脚踏著黑色双板滑雪板,悠然眺望滑雪练习场。这个人表现出来的态度也不像是个初学者。
「没错。十香就是这一点厉害。」
「是啊。因为害怕而突然想停下来反而危险。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鼓作气的决心。」
琴里说完扬起嘴角,露出无所畏惧的笑容。
然而经过了一段时间,琴里还是站在原地,没有要移动的意思。
「……琴里,你不滑吗?」
「……!」
士道说完后,琴里微微倒抽了一口气,感觉脸颊泛起红晕。
「我……我要滑啊。不过,我身为〈拉塔托斯克〉的司令官,等目送所有人滑完后……」
「别担心啦。这里的坡度又不陡。」
「呃,可是……」
「嗯?难道说,你不会滑吗?抱歉、抱歉,因为你国中教育旅行时曾经去滑雪,我还以为你肯定会滑……」
「……!我……我当然会滑啊!你给我看著!」
琴里打断士道说话后,戴上护目镜,握住雪杖,咽了一口口水。
然后在手臂施力,将滑雪板摆成八字形,慢慢地、慢慢地──用脱下滑雪板走路还比较快的速度──滑下平缓的斜坡。
「看……看吧!怎样啊!」
「呃,不怎么样啊……」
「达令!」
当士道露出苦笑的时候,后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是美九。
「人家还是有点害怕,需要你亲自再教人家一遍……哇……哇哇哇!」
美九穿著滑雪板走近士道,却失去平衡,脚步踉跄。
这时,美九试图取得平衡,胡乱挥动的手不小心推到位于附近的琴里的背。
「咦?等一──呀啊啊啊啊啊啊!」
琴里留下惨叫声,以非凡的速度滑下滑雪练习场。
「琴……琴里!」
「啊啊!琴里!对不起!」
就算美九道歉,琴里也已经听不见了。琴里的背影以比十香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速度越变越小。然后,穿过较平坦的地方后便失去平衡,摔了个狗吃屎。
「那家伙……不会滑就老实说嘛……为了谨慎起见,我去看一下她状况如何好了。我先滑下去喔,你没问题吧?」
「嗯。慢慢滑的话应该没问题,达令你去琴里的身边看她吧。」
「嗯。那你不要勉强,慢慢滑下来喔。」
士道如此说完后,便用雪杖向后推,循著琴里描绘的轨迹滑下山坡。
士道并不是非常擅长滑雪,但身体还记得以前教育旅行时滑雪的感觉,所以在初学者路线滑得还可以。不久后,他便抵达浑身上下都是雪的琴里身边。
「喂,你还好吗?」
「唔……唔唔……」
琴里摇摇晃晃地坐起身,握住士道伸出的手,好不容易才站起来。她拍掉沾在身上的雪,露出闹别扭的表情撇开视线。
「……哼,怎样啦。想笑就尽管笑。平常说话那么臭屁的司令官竟然连滑雪都不会,你一定觉得很可笑吧。」
「我才没那么想。谁都有擅长和不擅长的事吧。而且,其他人也是第一次滑啊。你就跟大家一起学会滑雪不就好了?」
「士道……」
听见士道说的话,琴里轻声低喃,脸颊有些泛红地交抱著双臂。
「说的也是。其他人都是第一次滑──」
不过,琴里话还没说完,折纸便用宛如高山滑雪选手的优美姿势快速地滑下山坡。
她用滑雪板滑出一道圆弧,停止后,将护目镜往上移,吐了一口气。动作美得像一幅画。
「…………」
原本表情变柔和的琴里见状,一语不发。士道连忙打圆场:
「你……你想嘛,折纸原本是隶属于陆自的AST,运动神经当然强啊。这种程度根本难不倒她嘛。」
「……说……说的也是。她以前好歹也是自卫队员嘛。」
琴里点了点头,说服自己。
不过,紧接著换踏著单板滑雪板的八舞姊妹互相比赛,滑下滑雪练习场。
而且她们不只是滑动而已,还左右对称,描绘著复杂的轨迹,展示出华丽的旋转、利用惯性转动雪板等平地花式技巧,同时抵达终点。
「呵呵,看来本宫的身手还没生锈嘛,夕弦。」
「同意。看来耶俱矢的技巧依然很熟练呢。」
说完,两人互相击拳。
「…………」
琴里见状,更加沉默不语。
「琴……琴里?你仔细想想,耶俱矢和夕弦从以前开始就比过各式各样的事,搞不好也曾比过单板滑雪板。」
「……嗯,是啊,我知道。说的也是,那两人会这种程度的技巧也不足为奇嘛……」
琴里脸颊抽搐,勉强同意。
于是,这次换四糸乃滑著与八舞姊妹相同的单板滑雪板而来,她的左手还套著戴上护目镜的「四糸奈」。
因为戴著「四糸奈」,只能使用一只手,所以选择单板滑雪板也是理所当然的。但可能是因为平常四糸乃的形象与这狂野的风格搭不起来,琴里屏住呼吸,脱口而出:「什么!」
而且四糸乃华丽地操控理应是第一次玩的单板滑雪板,使出不亚于耶俱矢和夕弦的技巧来到大家身边。十香和八舞姊妹见状后,为她鼓掌。
插图009
「四糸乃,你好厉害啊!原来你还会这种招式啊!」
「那……那个……因为跟操纵〈冰结傀儡(Zadkiel)〉时的感觉很像……」
「哼哼,在雪上和冰上时,四糸乃可是所向披靡喔。下次要不要去滑冰?」
四糸乃不好意思,而「四糸奈」则是得意洋洋地如此说道。
「…………」
琴里表情悲怆地沉默不语。
「呃,那个,琴里?你不要太沮丧……」
就在士道打算安慰琴里的时候,斜坡上方传来像刚才的琴里那样的尖叫声。
「呀!闪开、闪开、闪开啊啊啊啊啊!」
同时有一颗雪球朝琴里滚来。
「什么……」
穿著双板滑雪板的琴里想必无法立刻躲开吧,就这么被那颗巨大的雪球追撞,再次浑身是雪地跌倒在地。
与此同时,因为那道冲击而破裂的雪球中出现七罪的身影。看来她能鼓起勇气滑下来是很好,但似乎在斜坡的上方跌倒,滚成雪人直接滚下坡。
「喂……喂,你还好吗!」
士道慌张地大喊后,扶起两人。
「嗯,还好……」
「痛痛痛痛痛……」
琴里和七罪搓揉著疑似刚才撞到的额头,坐起身。两人四目相交后,七罪便一脸尴尬地挪开视线。
「……对……对不起……」
「…………」
七罪一脸抱歉地如此说道。不过,琴里却没有对她怒吼──
只是一把紧抱住她。
「唔……唔哇!」
想必是万万没想到琴里会做出这种举动,七罪发出错愕的声音。但琴里不予理会,继续紧紧地抱住她。
「对嘛,普通是这种情况嘛。谢谢你,七罪。我们一起慢慢进步吧……」
「咦?啥……咦!」
七罪依然不明就里的样子,惊讶得眼珠子不停打转。
较晚滑下山坡的美九看到这一幕后,「哎呀!」一声,眼睛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
之后的一段时间,士道一行人在雪山玩得十分开心。
初学者组在坡度平缓的路线反复练习,折纸和八舞姊妹这些高级组的则是往难度较高的路线移动。
四糸乃和十香虽然是初学者,却拥有足以在高级组路线滑雪的实力,两人似乎因为担心琴里、七罪和美九,因此留下来和士道一起对她们做一对一指导。
或许是努力有了成果,在练习三小时后,所有人滑雪都滑得有模有样。不过……由于琴里的专属教练十香是属于「别思考,去感受」的感觉型,因此琴里花了许多心力在抓住滑雪的诀窍。
「──呼,大家都滑得非常好了嘛。这样的话,去坡度再稍微斜一点的路线也没问题吧。」
「是啊,多亏你们的指导。不过,剩下的明天再继续吧。好像快要变天了。」
说完,琴里拿下护目镜仰望天空。天空的确布满一片刚才未见的厚厚云层,也开始刮起风。山上的天气多变化,保险起见,这时还是早点回去比较好吧。士道点了点头同意。
「你说的对。喂──大家,先回去吧!」
士道大喊后,待在附近的四糸乃和七罪望向十香。
「奇怪?美九跑去哪里了?」
「啊……她刚才说还要再滑一下子,就搭上缆车走了……」
四糸乃望著滑雪练习场的上方说道。士道搔了搔脸颊。
「原来如此……不过如果是这样,应该马上就会滑下来了。我在这里等她,你们先回去吧。折纸她们好像也还待在上面,我把剩下的人集合完毕后再回去。」
「嗯……我知道了。不过,你千万要小心喔。」
「喔,我知道啦。」
士道挥了挥手后,琴里便带领大家走向别墅的方向。
「好了,她们在……」
士道目送完琴里等人的背影后,仰望滑雪练习场。由于初学者路线和高级者路线是隔著一片树林相邻,所以美九和折纸她们滑下来后应该会抵达士道的所在地。
不久后,折纸和八舞姊妹从隔壁的高级者路线一路竞争滑下来。滑雪动作还是一样完美。
三人似乎立刻就察觉到士道的存在,不约而同地走向士道。
「士道。」
「呵呵,劳烦汝迎接吾等。吾等滑得如何?就算雪之女神也不禁看得入迷了吧。」
「提问。其他人怎么不在?」
「喔喔,因为滑得够久,好像也快变天了,她们就先回去了。等美九滑下来后,我们也回别墅吧。」
士道说完,三人就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云确实变多了呢。」
「嗯……啊,下雪了。」
「惊愕。真的耶。风也变强了,早点回去比较好。」
三人说的没错,天气在转瞬之间恶化。设置在滑雪场各处的扩音器播放出劝告滑雪客返回设施的广播。
「喂、喂,真的假的啊。美九那家伙在做什……嗯?」
士道忧心忡忡地仰望山上后,看见淡紫色服装形成的小点──是美九穿的衣服。
一瞬间,士道以为美九正往这里滑过来。然而,并非如此。美九的位置并非处于整顿完善的滑雪练习场上方,而是跨越禁止进入栅栏的山地。而且,美九所在的那一带斜坡变得十分陡峭,要是不小心脚一滑,可能会直接摔落森林之中。
「她在那种地方做什么啊?很危险──」
士道话说到一半,倒抽一口气。因为能见度不佳,很难看清楚,但待在那里的不只美九一个人。美九一手抓住树木,另一只手则是伸长握住快要从山地摔落的小女孩的手。
「那是──!」
「那家伙该不会是想救小孩……!」
「鲁莽。那样连她自己也会摔下去。」
夕弦这么说的瞬间,美九把小女孩拉上来,让她抓住附近的树木。不过与此同时,她脚下踩的雪崩塌,摔落树丛。
「哇!呀啊啊啊啊!」
「美……美九!」
士道慌张地大叫出声。不过,美九并没有因此停下。她朝位于陡峭斜坡下的森林掉落,消失无踪。
「唔──!」
士道的身体抢在他思考之前就动了起来。他摆动雪杖,朝美九消失的方向滑去。
「士道,等一下。危险。」
「追踪。没办法,我们追上去吧。不过,所有人一起去不方便。耶俱矢去救那个小女孩。」
「我……我知道了!你们小心点!」
背后传来这道声音后,折纸和夕弦立刻追在士道后头。
「你……你们两个……!」
「只有士道你一个人去追,会有二次遇难的危险。我也一起去。」
「首肯。士道你太有勇无谋了。不过,这一点很符合你的个性就是了。」
「……抱歉,感激不尽……!」
士道从喉咙挤出声音道谢后,跨过禁止进入的栅栏,在树林间前进。
然后,不知前进了多久──发现美九趴倒在前方。
「美九!你还好吗?」
士道滑到她的身边后,她虚弱地抬起头。
「啊……达令……那孩子……」
「别担心,耶俱矢去救她了。」
「这样啊……唔──!」
美九话说到一半,痛苦得皱起脸孔。
「怎……怎么了?」
「让我看看。」
当士道慌乱不已的时候,折纸从旁边走上前,开始触摸美九的脚。
「骨头没有异常,一定是雪和树减缓了冲击。不过,大概没办法自己走路。」
「这样啊……我知道了。折纸、夕弦,可以麻烦你们帮忙拿我和美九的滑雪板吗?」
士道如此说道,脱下滑雪板后,背对美九蹲了下来。
「上来吧,美九。」
「咦!达令……」
「搞什么啊,这种时候你才客气吗?」
士道苦笑著说完,美九便羞红了脸颊回答:「那人家就失礼了!」趴到士道的背上。
瞬间,美九即使隔著厚厚的滑雪服也依然丰满的胸部紧贴在士道的背上。士道不小心忘记现在是紧急状况,不由自主地发出「唔!」的一声。
「啊!人家太重了吗?」
「不……并不是这样。」
「…………」
「…………」
士道含糊地回答后,折纸和夕弦似乎察觉到了原因,轻蔑地眯起眼睛。
「士道,我也扭到脚了。」
「赞同。其实夕弦也是。」
「……是、是,回到别墅之后再说。」
士道在脚上施力,将美九背起来。因为离滑雪路线有一大段距离,所以不清楚他们目前位于哪一带,但只要照著原路走,应该就能回到刚才的地方吧。
不过,问题出在天气。在士道等人追著美九滑下山地这段期间,雪越下越大,风也越刮越强,呈现暴风雪的状态。
「唔……这样子看不清楚前面啊。」
「我走前面,士道跟著我走,夕弦殿后。」
「了解。交给我吧,折纸大师。」
折纸和夕弦如此说完,便一前一后将士道和美九夹在中间。
「你……你可以吗,折纸?」
「我做过雪中训练,交给我吧。」
折纸说完凝视著前方,竖起大拇指。士道苦笑著呢喃:「……真不愧是折纸。」
「唔……士道他们怎么那么慢啊。」
早一步回到别墅的十香透过窗户眺望著逐渐恶化的天气,表情染上不安之色。
这也难怪。毕竟窗外天气糟到可说是刮起暴风雪,士道他们却还没有回来。
「滑雪练习场离这里不远,我想他们应该不会有事……」
就在琴里如此说完后,别墅的入口方向传来开门声。
「!是士道吗!」
十香瞪大双眼,冲向玄关。琴里、四糸乃和七罪也跟著冲了过去。
结果看到的是头和肩上积雪的耶俱矢牵著小女孩的手站在门口。可是,她的身后不见其他人的身影。
「唔……耶俱矢?其他人怎么了?这个孩子是?」
十香说完后,耶俱矢便像淋湿的小狗一样甩动身体,在玄关抖落雪花,慌乱地大声说道:
「不……不好了!美九她──」
耶俱矢甚至忘记平常装模作样的说话语气,简洁地说明状况。
十香等人听完后,瞪大双眼。
「你……你说什么……!士道他们还在雪山!」
「真是的,到底在干什么啊……!」
说完后,琴里望向和耶俱矢在一起的小女孩。
「你先在别墅里等一下好吗?我待会儿联络你的父母。」
「好……好的。那个……」
「什么事?」
「请你……救救那位姊姊。我还没有谢谢她……」
小女孩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琴里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对她说:「交给我吧。」接著将她带到位于别墅深处的壁炉旁。
然后苦著一张脸走回来,稍微压低声音继续说:
「──总之,先联络滑雪场吧。保险起见,我也会吩咐〈拉塔托斯克〉那边组成搜索队。」
「……可……可是,在这种天气下,有办法顺利搜索吗……?不,如果是〈拉塔托斯克〉的搜索队,可能有办法吧,但〈佛拉克西纳斯〉现在正在维修吧?搜索队要花多久时间才能来到这里……?」
听见琴里说的话,七罪愁眉苦脸地如此回应。琴里发出「唔!」的一声,皱起眉头。
七罪说的没错。不过,在她们讨论的这段期间,暴风雪越来越强。如果放著士道等人不管,他们可能会冻死。
「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四糸乃战战兢兢地举起手。
「那……那个……琴里。」
「?怎么了,四糸乃?」
「那个……可以让我来处理吗?」
「咦?」
琴里歪了歪头表示疑惑后,四糸乃便走过耶俱矢的身边,来到风雪交加的别墅外。冰冷的结晶从侧面不断吹打她娇小的身躯。
不过,四糸乃一点也不惊慌。她摆出祈祷般的姿势后,静静地开启双唇。
「求求你……为了救助士道他们……请借给我力量。」
于是,彷佛回应这句话似的,四糸乃的身体发出淡淡的光芒──宛如外套的灵装覆盖住她的身体。
紧接著,一只大白兔玩偶出现在四糸乃的眼前。
「那是──」
「……〈冰结傀儡〉!」
十香和琴里发出惊愕声。没错,天使〈冰结傀儡〉。操纵水和冷气,四糸乃的天使。
四糸乃轻轻点了点头后,跨上〈冰结傀儡〉,将双手伸进它的背部。
瞬间,〈冰结傀儡〉的双眼释放出红色光芒,在周边展开一道冷气屏障。
就像是以〈冰结傀儡〉为中心形成一道半圆形的隐形罩。这样看来,的确有办法在暴风雪中前进。
「四糸乃!」
「……!」
十香呼唤她的名字后,她便一语不发地点点头。
「唔……果然寸步难行呢……」
士道背著美九走在暴风雪中,刺骨的寒冷令他不禁皱起脸孔。指尖及脚尖早已失去知觉。这样下去,在抵达别墅之前,他可能会精疲力尽。
「──士道,你看。」
就在这个时候,走在前方的折纸大喊。士道听见她的声音后,反射性地抬起头──瞪大双眼,「啊!」了一声。
因为他看见前方有一栋山中小屋。
「太好了。」
折纸简短地说完便走向山中小屋,以再自然不过的动作弄坏门锁后,对士道他们招了招手像是在呼唤他们。
「我……我说你啊……」
「性命比道德心重要。」
折纸说的没错。士道在心中默念「之后会赔偿」后,便踏进山中小屋。
光是能够躲避暴风雪,身体就轻松许多。有屋顶和天花板能遮挡风雪就谢天谢地了。他慢慢放下美九,吐了一口气。
不过,还是依旧寒冷。这样下去,可能会得低温症。
「有没有什么能够取暖的器具……?」
「发现。有柴火暖炉。但是,没有关键的火种。」
「火种啊……而且也没有打火机……」
士道露出苦恼的表情后,折纸便将堆在一旁的木柴扔进暖炉,接著摸索口袋,从口袋里拿出小型手电筒、面纸,以及疑似拿来包口香糖的银纸。
「折纸……?」
「交给我。」
折纸简单说完便把口香糖的银纸撕成细丝,接著把银丝条按在从小型手电筒取出的乾电池两端。结果,银纸的中央一带开始冒烟。
然后用面纸引火,扔进柴火暖炉中。不久后,里面的木柴便起火燃烧,士道等人的影子开始缓缓摇曳。
「喔喔!」
「赞叹。折纸大师,你真了不起。」
「呀!折纸真棒!」
士道等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完,折纸面不改色地微微点了点头。
「这是生存的基本技能。」
总之,这下子总算能取暖了。士道等人围著柴火暖炉聚集在一起,将手放在暖炉上方。
不久后,冻僵的手才终于能够活动。士道吐出一口安心的气息。
「呼……谢谢你们,折纸、夕弦。如果没有你们,我跟美九可能早就冻死了。」
「真的非常谢谢你们~~虽然我不讨厌跟达令在一起,但要死还是死在床上比较好~~」
士道和美九如此说完,折纸和夕弦便摇了摇头表示要两人别在意。
「经过一晚,雪应该会停。在天气稳定下来之前,最好在这里。」
「同意。而且,耶俱矢应该已经通知琴里她们了。搞不好很快就会来救我们。」
「嗯,说的也是。只待一个晚上的话,总有办法应付吧。」
「就是说呀~~呵呵呵,这么说可能有点不妥当,但不觉得有点兴奋吗?漫画里面不是经常有这种情节吗?男女在暴风雪中被困在山中小屋的故事……」
说到这里────
美九像是发现到什么事情似的抽动了一下眉尾。
不,不只美九。折纸和夕弦也一样微微抽动脸部肌肉,彼此视线相交。
「现在处于非常危险的状态,必须尽最大的努力生存下去。」
「首肯。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是不可抗力。」
「就是说呀。都是为了生存下去嘛……」
「嗯……?」
士道看著三人,愣了一下子,但这时他发现了一件事,于是摸索衣服口袋,拿出手机。
没错。他心想如果手机有讯号,最好先联络琴里。
「喔,虽然很弱,不过有讯号。这样的话……」
士道一边呢喃,一边拨打登录在通讯录里的琴里的号码。
「士道!你在哪里!」
「夕弦!听到的话就回答我!」
太阳已经完全下山,琴里等人在〈冰结傀儡〉结界的守护下,于漆黑的雪山中到处寻找士道等人的踪影。
不过,因为暴风雪的关系,能见度不高,声音也传不到远方。搜索难以有进展。
「唔……果然没那么容易找到。」
「不能……放弃。这次换找那边看看吧。」
「嗯,也对──奇怪?」
琴里突然发出声音,接著摸索衣服的口袋。因为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正在震动。
她以为是自己刚才提出组成搜索队的〈拉塔托斯克〉打来的──然而,并非如此。显示在手机萤幕上的名字是「哥哥」。
「士道!」
「什么!」
「是士道……吗?」
十香等人对琴里的声音产生反应,表现出惊愕的模样。琴里急忙将电话抵在耳边。
「士道!你现在在哪里?其他人没事吧?」
『嗯……抱歉,让你担心了。我们都没事。耶俱矢回到别墅了吗?』
「回来了,小女孩也没事。」
『那真是太好了……我们好不容易发现一间山中小屋,里面也有暖炉,看来是不会冻死。总之,我们会在这里等待暴风雪停歇。』
话筒传来士道意外有精神的声音。琴里松了一口气后,望向十香等人。
「他说他们没事,现在好像在山中小屋避难。」
「喔喔,这样啊!」
「呵呵,果然受到幸运女神的眷顾呢。」
「太好了……」
精灵们吐了一口安心的气息,放松原本紧张的表情。
不过不知为何,唯独七罪一人眉头深锁。虽然七罪平常就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但是……表情跟平常不同。琴里纳闷地歪了歪头。
「……?七罪,你怎么了?」
「没事……士道他们说在山中小屋避难对吧?要待到暴风雪停歇。」
「嗯,对啊……」
「……那表示他要跟折纸、夕弦和美九一起在密闭空间度过一晚吧?」
「啊……!」
听见这句话,琴里抖了一下身体。
七罪说的没错。现在跟士道共处一室的是超级跟踪狂折纸、敬仰她为师的魔种夕弦,以及可怕的色情狂美九。
士道和这三人共处一室,而且是处于能以互相依偎为藉口,吊桥效果超群的刺激状况下度过一晚。
那样简直就像是把发抖的兔子扔进关著老虎、狮子和豹的笼子里。就算保住一命,贞操也会陷入危机。琴里惊慌失措地加重拿著手机的那只手的力道。
「士道!你要小心!意志要坚定喔!」
『啥?你在说什……嗯?喂、喂,你干嘛靠我那么近啊,折纸?连夕弦和美九都……!』
「士道!士道!」
『哇!等……等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切断了。
琴里手持传来「嘟!嘟!」残酷声的手机,脸色一片铁青。
「怎……怎么了,琴里?士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十香一脸不安地如此问道。琴里随便将手机收进口袋后,猛然抬起头。
「这样下去,士道就危险了!四糸乃!把结界再张大一点!不快点找到士道的话,事情就不妙了!」
「我……我知道了。我努力试试看……!」
四糸乃回应琴里说的话,慌慌张张地操作〈冰结傀儡〉。〈冰结傀儡〉抬起头,竖起体毛,开始震动身体。
于是那一瞬间,周围响起「轰隆隆隆隆隆……」震耳欲聋的声音。
「咦?」
面对这出乎意料的事态,琴里将一双眼睛瞪得圆滚滚的。
「喂、喂,你们到底是──」
士道呆愣地望著三人,立刻屏住了呼吸。
待在这间山中小屋里的只有士道、折纸、夕弦和美九四人。虽然要看天气状况,但最坏的情况是这四人必须度过一夜。
没错。士道必须与这三名在精灵当中属于行动力超强的肉食系女生共度一夜。
「…………」
三名「捕食者」慢慢将视线移到士道身上。
士道感觉到自己原本温暖几分的背脊流下冷汗。
「──士道,你会不会冷?你需要人体的温暖吗?需要多少平方公分?」
「……还……还好。多亏折纸点燃暖炉,我觉得很温暖……」
「提议。夕弦觉得穿著湿衣服容易著凉。应该趁现在全部脱掉,烘乾比较好。」
「不……不用了,滑雪衣基本上防水,没有很湿……」
「吶,达令,你白天一直在滑雪,应该很累了吧?人家来守夜,你先小睡一下没关系。」
「美……美九你比较困吧?我不睡,你先睡没关系。」
折纸从右方,夕弦从左方,而美九则是从后方如此低喃。
老实说,就算点炉暖炉也还是非常冷,士道也想烘乾被雪和汗濡湿的衣服,疲累到一躺下几秒之内就会睡著。但如果他答应其中一项,不知道她们会以紧急避难这种正当的理由对自己做些什么。
而且麻烦的是,可能是基于生存本能的关系,再加上刚才濒临生命危机,心脏跳动得比平常还要剧烈。另外,也许是因为体温低和睡意侵袭而造成判断力降低,感觉自己就快要把身体交付给折纸她们了。
「……不行、不行……」
士道缓缓地摇摇头,鼓舞自己,坚定心意。
然而,折纸却像是在嘲笑他的抵抗似的牵起他的手。
「你的手果然很冷。最好温暖一下。」
「嗯……好,说的也是。最好在暖炉上方再多烤一下。」
「那样太慢了。交给我。」
说完,折纸依旧抓著士道的手,慢慢地拉开衣服的拉炼。然后企图把士道的手拉进自己的衣服里。
「什……你……你打算用哪里温暖我的手啊?」
「手冰冷的时候,夹在腋下效果最好。」
「就算是这样也不妥!」
士道满脸通红地大喊。
于是,这次换夕弦像是想起什么事情似的摸索口袋,拿出包装好的糖果。
「提问。士道,你肚子饿不饿?」
「咦?这……这个嘛,说不饿是骗人的……」
士道回答后,夕弦便轻轻点了点头,并且将糖果扔进自己的嘴里。然后,在口中滚动了几秒后张开嘴。
「转让。别客气,请享用。」
接著如此说道,像是要接吻般垂下双眼。看见她淫乱的模样,士道不禁冒出冷汗。
「不……不用了……我其实不饿。一点都不饿!」
士道大叫后,这次从背后传来温柔的摇篮曲。
「宝~~宝~~睡,快~~快~~睡……♪」
「…………」
听见这温和的旋律,士道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
不过当他听见接下来传到他耳里的「呵呵呵……晚安,达令」这道声音后,赫然睁大双眼。
「…………啊!美……美九!你这样太犯规了吧!」
「咦?你在说什么?没问题啦,就算大家睡著,还有人家会乖乖守夜~~」
说完,美九莞尔一笑。士道的表情染上战栗之色。
总之,不能睡著。在这种状况下,让自己毫无防备的模样呈现在三人面前,这种事情太可怕了,他做不到。
「……!那是……」
此时,折纸像是发现了什么事情似的简短说完,便走向山中小屋的角落,拿起某样东西走了回来。
「士道,有毛毯──只有一条。」
「……!」
听见折纸说的话,夕弦和美九有所反应,抖了一下。
然后,三人以眼神示意后,一步一步逼近士道。
「应该用这个来取暖。」
「同意。这是上天的恩赐。」
「不过,只有一条也无可奈何呢。不大家一起盖就太不公平了。」
「只要大家紧紧依偎在一起,应该能勉强让四个人盖。」
「提议。那么,为了多争取一些空间,把衣服脱掉吧。」
「呀!夕弦,这真是个好主意!」
三人商量完毕后,同时望向士道。士道抖了一下肩膀。
插图010
「毛……毛毯你们三个人盖就好。我靠这个暖炉就够──」
士道话还没说完,折纸便慢慢走出山中小屋,从外面捧回一堆雪,扔进暖炉中。
「噫噫!」
暖炉立刻发出「滋滋滋滋……」的声音,炉火熄灭。士道瞪大了双眼。
「你……你这是干什么啊,折纸!这样会撑不到天亮!」
「因为体温低,造成我判断力降低。折纸犯了错。」
「怎么看,你头脑都很清晰吧!」
「别担心。电池跟银纸都还有剩。把湿掉的木柴拿出来,再重新点燃的话就没问题了。」
「……这……这样啊,那你快点……」
「不过要重新点火,必须等暖炉里面的湿气变乾。这段期间,得想办法让身体保暖才行。」
折纸如此说完,拿起毛毯摊开来。
然后,夕弦和美九配合这个动作,坐镇在折纸的两侧。
三人将毛毯披在肩上,拉下滑雪衣的拉炼露出白皙的胸口,对士道招了招手。
「来吧,士道。」
「引诱。快点过来,士道。」
「这里很温暖喔,达令。」
折纸、夕弦和美九发出温柔的声音如此说道。
暖炉的炉火熄灭,小屋里的温度骤降,她们的呼唤声有著难以违抗的力量。
「好……好的……」
曾经体会过炉火温暖的士道发出微弱的声音,踏著蹒跚的脚步,宛如被捕蚊灯吸引的虫子一样朝三人伸出手。
然而,就在那一瞬间。
四周突然响起「轰隆隆隆隆隆……」的地鸣声,随后山中小屋开始嘎吱作响。
「怎……怎么回事……?」
面对突如其来的异常情况,士道朦胧的意识乍然清醒。就在这个时候,响起震耳欲聋的声音,山中小屋的屋顶被吹飞。
「噫噫!」
士道不由自主地瞪大双眼。这也难怪。虽然跟住宅比起来,小屋的构造简单了一点,但屋顶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破坏的东西──除非发生创下纪录的台风。
然而诡异的是不管经过多久,暴风雪都没有从视野变得开阔的天花板吹进来。
反倒是──看见外面有一个奇妙的物体。
「那是……雪人吗……?」
士道怔怔地低喃。没错,头上长著像兔子耳朵的雪人耸立在外头。
士道的话语中带著疑问也是理所当然。因为那是大概有数十公尺高的超巨大雪块。
「这究竟是……」
「──士道!」
正当士道惊讶得目瞪口呆的时候,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往声音来源一看,发现雪人前站著十香和琴里等人的身影。显现出〈冰结傀儡〉的四糸乃位于她们的后方──冷气以她为中心形成漩涡。
此时,士道隐约理解到现在发生的现象是怎么回事。
没错。是四糸乃的〈冰结傀儡〉吸收了这一带的暴雨雪,制造出一个巨大的雪人。证据就是数百公尺外的地方仍然继续刮著暴风雪。
看来她们是赶来救士道一行人。简直是千钧一发。士道吐了一口安心的气息。
然而──
「你──你在做什么啊,士道!」
或许是看见在士道前方的折纸等人的模样,琴里发出高八度的声音。
「夕弦!折纸还有美九……你们怎么这副模样啊!」
「……呜哇!原来是这么老套的走向啊……现充就是不一样呢。」
「怎么这样……士道……」
「你……你们误会了!这是因为紧急避难,算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
士道努力想要解释。然而,话还没说完,琴里便猛然将大拇指朝下。
「……四糸奈,帮他稍~~微冷却一下头脑吧。」
「好的~~」
「等──」
在〈冰结傀儡〉发出含糊声音的瞬间,大量白雪从上空朝士道倾泄而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