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安可短篇集5
  5. 假日令音
  6. 繁体版

假日令音
2017-06-23 09:44:00

		

某天早上,村雨令音一个人漫步在街头。
这名年约二十岁的女性将她的长发随性绑起,有著修长的四肢以及连模特儿都自叹不如的身材比例。她的五官也十分端整,不过……若是询问看见她的人对她的第一印象如何,恐怕十人有九人会提到她那乍看之下不健康的白皙肌肤,以及眼下深深的黑眼圈吧。
实际上,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路旁的令音看起来就像逃出疗养院的病人,或是搞错清醒时间的吸血鬼。
然而她身上穿著的并非松垮的病服,也不是黑色晚礼服,而是淡色的针织衫外加灰色大衣。一只充满缝线的熊玩偶从口袋探出头来,配合令音的步调摇晃著双手。
没错。今天她没有〈拉塔托斯克〉分析官和来禅高中物理教师的工作,是睽违已久的假日。
「……好了,要从哪里逛起呢?」
令音轻声低喃后,动作缓慢地环顾四周。
假日的街头交错著各式各样的声音。有来来往往车辆的引擎声和喇叭声、到处奔跑的儿童和警告小孩的母亲的声音、一大早吵架的情侣怒吼声、街头宣传车播放忧虑现今政治的声音,设置在高楼大厦上的大萤幕播送某国公主访日的新闻。
但是这些声音都跟令音无关。她之所以上街,并非为了享用豪华的午餐或是去哪里游玩,只不过是为了采买不足的生活必需品。
「……啊啊,对了,洗发精好像快用完了呢。还有……牙刷也差不多该换新的了。」
令音整理出需要买的东西后,轻轻点了点头,再次迈开脚步。
就在这个时候──
「……我说!那边那位小姐!可以占用你一点时间吗!」
背后传来如此高亢的声音。
不过,令音不怎么在意,依旧继续向前走。
「喂……等一下、等一下!没必要不理人家吧!」
令音走了几步后,原本位于她背后的人影绕到前方挡住她的去路。那是个从说话的语气和声音难以想像的彪形大汉。他的特徵是理了个小平头,穿著颜色鲜艳的西装,以及疯狂扭腰摆臀的动作。
令音这才终于发现他是在跟自己说话。
「……嗯?你在跟我说话吗?」
「要不然是跟谁呀?」
男子缩起肩膀,像是在表达「真是的」一样,摇了摇头。这么大块头却做出这个动作还真是可爱。
「……有什么事吗?」
令音缓缓地歪著头询问后,男子便将手抵在下巴,仔细打量令音全身。
几十秒后──
「──嗯!很棒!实在是太棒了!」
男子如此说道,接著从西装的内袋拿出一张名片。
名片上用装饰过多的文字写著「女低音事务所 金刚寺薰」。
「人家是干这行的……你有兴趣当模特儿吗?」
「……嗯?」
令音再次缓缓地歪了歪头。
◇
「……咦?」
五河士道走在街头,突然停下脚步。
理由很单纯。因为他看见前方有个熟悉的少女身影。
娇小的身躯,加上用黑色缎带绑成双马尾的发型。那是士道的妹妹──五河琴里。
琴里不知为何躲在墙壁后头,窥视大街的方向。她的模样宛如接下外遇调查委托的侦探,或是跟踪狂。
「那家伙在干什么啊……」
士道觉得琴里的举动很可疑,慢慢地靠近她的背后。
「喂,琴里。」
「唔呀!」
士道拍了一下琴里的肩膀后,琴里便发出像猫一样的声音,身体颤抖。
「什……士……士道!你干嘛啦!」
「呃,我才要问你吧。你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啊?」
士道说完后,琴里赫然瞪大了双眼,慌慌张张地揪住士道,将他拉向墙壁后方。
「哇!你……你干嘛啦,琴里!」
「嘘!少啰嗦,安静一点。」
琴里一边说,再次窥视大街的方向。
士道一脸纳闷,学琴里慢慢探头窥视大街。
于是,发现一名熟悉女性的身影──〈拉塔托斯克〉的分析官,同时也是琴里的知心好友,村雨令音。
「令音……?」
士道这才发现令音的对面站著一名腰部扭得厉害的彪形大汉,正在跟她说话。
士道竖起耳朵倾听,可微微听见混杂在人群中两人的声音。
「……不,我对当模特儿这类的事情没兴趣……」
「讨厌!别这么说嘛!其实今天原本安排的模特儿得了流行性感冒卧病在床,拍摄就要开天窗啦!拜托你,就当作是帮人家一个忙嘛!」
看来那个男人好像在说服令音当模特儿。士道惊讶得瞪大双眼。
「哦,被挖掘当模特儿耶。真厉害呢,令音。也是,毕竟她长得那么漂亮。」
「……你在说什么啊!」
听见士道说的话,琴里发出焦躁的声音。
「我……我有说错吗?」
「令音的确长得很漂亮,身材又好,会被星探挖掘一点也不奇怪……不过你以为那是真的星探吗?」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士道询问后,琴里便一本正经地继续说:
「……不是经常有这种案例吗?在路上问人要不要当模特儿,或是强调能看见名人,结果要收拍摄费或课程费来骗钱。」
「啊啊……原来如此。」
这类的诈骗手法的确时有耳闻。至少现在站在令音前面疑似星探的男子就可疑至极。
「不,如果被骗钱倒也就罢了,要是对方花言巧语把她带去某个地方,逼她穿上跟内衣裤没两样的清凉服装,强迫她拍照,还跟她说:『不错喔,再多露一点。』甚至逼她拍十八禁有码影片之类的!」
「你……你冷静一点,琴里……!」
士道压住琴里的肩膀,安抚突然激动起来的她。琴里依旧呼吸急促地再次望向令音。
「……总之,我很担心她会不会被那种坏人给骗了。你看嘛,令音总是在发呆,看在那种坏胚子的眼里,就像是一只待宰的肥羊吧。」
……说得还真毒。不过,这也代表琴里就是这么担心令音吧。
就在士道和琴里说著这些话的时候,令音和星探的对话似乎也有所进展。
「拜托你!真的!只要穿著洋装站著就可以了!」
令音思考了一会儿后,一脸无奈地答应了。
「……如果只是这点程度。」
别看令音那样,其实是个耳根子软的好好小姐,听到别人有麻烦就不好拒绝吧。士道有点明白琴里的心情了。
「真的吗!谢谢你,感激不尽!那你立刻跟我来吧!」
「……嗯。」
说完,令音便跟著星探一同走在大街上。
「喂……喂,他们两人要走了。这样好吗?」
「当然不好啊。令音是我们〈拉塔托斯克〉重要的分析官耶,是我重视的朋友。我要帮她检查那是不是正派的工作……!」
「可是,要怎么检查?要是他们走进建筑物里,我们就没办法追上去了吧?」
听见士道说的话,琴里从鼻间哼了一声。
「──你以为我是谁啊?」
琴里如此说完便拉起士道的手,走进无人的小巷。
「──呃,你要做到这种地步吗?」
数分钟后,士道和琴里位于飘浮在天宫市上空一万五千公尺的空中舰艇〈佛拉克西纳斯〉中,琴里的办公室。
没错。琴里拉著士道来到四下无人的地方后,便利用传送装置移动到〈佛拉克西纳斯〉内。
「我已经派自动感应摄影机到令音身边了。用这个方法的话,无论令音在哪里,我都可以监视她,而且这个最新型摄影机上还搭载了小型电击枪,可以在紧急时刻电击对方。不过也因此很耗电,不适合使用在平常的任务上。」
「这……这还真是厉害呢……」
士道脸颊流下汗水苦笑道。他明白琴里担心令音,但万万没想到会做到这种地步。
「好了,那我立刻打开影像。士道你去坐在那边。」
琴里说完,开始操作桌上的终端机。数秒之后,萤幕上便显示出自动感应摄影机传送过来的影像。
──身上只穿著内衣裤,呈现半裸状态的令音身影。
「噗……!」
「什么……!」
看见突如其来的光景,士道不禁乾咳了几下,琴里的表情则是染上战栗之色。
「果……果然被我说中了~~~~!那个变态男,看我用电击枪把他电到口吐白沫,留下后遗症……!」
「你……你冷静点啦,琴里!仔细看看四周!房间里只有令音一个人,而且还挂著衣服!这里是更衣室啦!」
「啊……!」
士道大喊后,琴里便像是恢复冷静似的瞪大双眼。
「对……对喔……既然是当模特儿,总是要换衣服嘛……我有点太焦躁了。我也在想要骗令音脱衣服未免也太早了一点……」
「就……就是说啊,再怎么样也太早了……」
「啊哈哈。」士道与琴里两人无力地乾笑。
「──话说,你倒是看得挺自然的嘛,士道──!」
「你也太不讲理了吧!」
琴里击出的螺旋拳不偏不倚地击中士道的脸颊。士道旋转了一圈,当场倒地。
「你……你干嘛啦,琴里……」
「少啰嗦!给我闭上眼睛!」
琴里大喊,用双手摀住士道的眼睛。要是再被揍一拳,他可承受不住。因此士道决定先乖乖照做。
过了几分钟后,琴里移开她的手。
「……好像换好衣服了。」
「是、是……」
士道眨了几次眼睛,等眼睛习惯光线后望向萤幕。
萤幕中的令音身穿一件雅致的礼服。她那有别于平常一身军服加白袍的姿态一瞬间夺去士道的目光。
令音照著全身镜确认自己的模样后,走出更衣室。于是,在外面等待的星探──名字好像叫金刚寺薰──发出『哎呀!』的惊叹声。
『我就知道!人家的眼光果然没有错!太美了!太美了,令音美眉!』
『……金刚寺先生,这个饰品该怎么戴才正确?』
『讨厌啦!不要这样称呼我!叫、人、家小薰!』
『……小薰。』
接著弄完妆发后(黑眼圈无法完全盖住),令音便开始拍摄。
摄影现场除了金刚寺,更正,是小薰之外,还有其他数名人员。像是摄影师、摄影助理、造型师和化妆师等。另外,在不远处也能看见一名疑似制作人的男子单手拿著手机,一脸为难的样子。根据自动感应摄影机上搭载的高感度麦克风所接收到的声音,似乎是另一个现场的演出人员突然生病无法出席工作。
『好,那么要开始拍喽。首先坐在椅子上,摆出有点慵懒的态度。』
摄影师指导如何摆姿势后,开始从各式各样的角度拍摄令音。
现场准备了葡萄酒杯、茶具,甚至是小提琴等极其优雅的物品当作拍摄的小道具。有效地利用上述的道具,继续拍摄。
士道透过摄影机观看这幅景象,松了一口气。
「看来是正派的拍摄工作呢。」
「……嗯,是啊。」
琴里也稍微放松严肃的表情,点头首肯。
「话说回来,令音还真厉害呢。她应该是第一次当模特儿吧,感觉却有模有样。还有,〈拉塔托斯克〉的分析官能在高中当物理老师这件事本身也很厉害。不是任何人都能教物理吧?」
士道说完后,琴里便耸著肩笑道:
「令音她啊,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大致上的事情都能处理得很完善。也大概懂得怎么掌舵〈佛拉克西纳斯〉,受伤时的应急措施也做得完美无缺。偷偷跟你说,她打针打得比我们的医务官还要好。」
「真的假的啊……不过,我好像可以理解。」
「对吧?」
琴里一脸愉悦地扬起嘴角。肯定是因为自己引以为傲的朋友被称赞而感到开心吧。
当士道和琴里聊天的时候,摄影师又下达新的指示。
『好了,那这次来拍拉小提琴的样子。噢,当然假拉也是可以的……』
接著──
摄影现场的气氛突然为之一变。
理由很单纯。因为拿起小提琴的令音开始奏起流丽的音乐。
在场的所有人都哑然失声。毫不犹豫移动的琴弓、宛如其他生物般敏捷的左手手指。她拉琴的高超技巧暂时将摄影现场化为演奏会的会场。
『……嗯?』
可能是察觉到大家的态度,令音停止演奏。
『……换其他曲子比较好吗?』
令音说完歪了歪头。士道感觉自己的下巴落下一滴汗。
「……令音会拉小提琴吗……?」
「不……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听到……而且还是帕格尼尼的《二十四首随想曲》的第二十四号随想曲,可不是一个外行人拉得出来的曲子……」
就连琴里也一脸惊愕地凝视著萤幕中的令音。
于是片刻过后,开始响起掌声。
『B……Bravo!』
在旁边观看,疑似制作人的男子兴冲冲地走近令音。
『你的演奏太好听了……!听说你是小薰找来的,该不会是个有名的小提琴家吧!』
『……不是,我只是一名高中老师……』
『原来如此,是音乐老师吗!』
『……不是,我是教物理的。』
即使令音如此回答,男子似乎一点也不在意,继续热情地说:
『总之!看在你拉琴的技术上,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拜托我事情吗?』
『对。其实我们事务所也有经营派遣演奏家到宴会或典礼演奏的服务项目,但是……我刚才接到联络,原本今天预定要派遣的小提琴家突然发烧昏倒了,好像是得了流行性感冒。这样下去,重要的工作就要开天窗了!』
『……这样啊。那真是糟糕呢。』
『是啊,非常糟糕。不过,老天保佑啊!没想到我竟能在这种危急的时刻碰到你这个神乎其技的小提琴家!只能说是奇迹啊!拜托你,这场拍摄结束后,可以请你再接下另一个工作吗!』
男子像在演歌剧似的,反应夸张地提出要求。
『……可是,我不是专业的。』
『没问题!我刚才鉴定过你的演奏,我敢保证!而且这工作不是什么多正式的场合,只要在饭店的交谊厅稍微演奏一下就可以了。』
说完,男子深深低下头,小薰和摄影师等人也跟著垂下头拜托。
令音露出为难的表情,不过数秒后,她轻声叹了一口气。
『……好吧,如果只是这点程度。』
『!真的吗!谢谢你,感激不尽!那么,既然决定了就准备出发吧!服装不用换了!小薰,把车开过来!』
『好~~!』
小薰发出甜美的声音,离开房间。
看著这幅光景,士道和琴里互相看了看对方。
「……怎么,才刚当上模特儿,这次又变成小提琴家了。」
「好……好像是呢……」
两人同时搔了搔脸颊。
◇
「……唔嗯。」
三十分钟后,令音环顾目的地饭店的交谊厅,如此低喃。
规模比听说的还要大。的确是饭店没错,但令音被带到的地方是东天宫帝国饭店,是国宾等级的大人物都会在此住宿的超一流饭店。实际上,待在交谊厅的客人也是外国人多于日本人。
不过既然人都来了,也无可奈何。令音想要速战速决,便拿起小提琴(不是摄影用的道具,而是演奏用的),走到交谊厅中央。
接著行过一礼,开始演奏。
插图008
话虽如此,待在这里的人们并不是为了听令音的演奏而来,主要的目的还是与宾客聊天和休息。就连令音打算开始演奏的时候,也只有稀稀落落的掌声。
在这种场合,音乐终究只是衬托的绿叶角色。所以令音选择的是曲调中规中矩,无伴奏的小提琴奏鸣曲。
安静却优美地编织出乐曲。
于是,随著时间经过,交谊厅客人们的反应也渐渐改变。
有人停止阅读报章书籍或是中断聊天,聆听令音演奏。
──当演奏完毕的时候,与刚才无可比拟的掌声笼罩整间交谊厅。
「…………」
令音原本是打算不要打扰到客人聊天,但似乎太引人注目了。
……不过,演奏都结束了,烦恼也于事无补。总之,这下子就完成工作了。令音再次鞠躬,离开交谊厅。
「令音美眉!」
「辛苦了!你演奏得真棒!」
在交谊厅侧边等候的小薰和制作人如此说完,出来迎接她。令音缓缓地低下头。
「……谢谢。这样工作就结束了吧?」
「是啊,多谢你,真的帮了大忙。怎么样?如果你愿意,要不要加入我们事务所?不管是走模特儿路线还是美女小提琴家,想出名,办法要多少有多少!」
「……不了,我现在的工作很忙──」
就在这个时候──
一名女性边拍手边走出来,打断令音说话。
她的年龄和身高跟令音差不多,身上穿著简单但做工良好的衣服,散发出高贵的气息,背后则跟著几名身穿西装的男子。
「嗯?你是──啊!」
制作人疑惑地看著突然出现的女性后,惊愕得瞪大了双眼。
不过,女性却一点也不在意,莞尔一笑,开启双唇。
【──演奏得真精彩。你是哪里的小提琴家?】
接著用外语说出这句话。
「咦?你说什么……?」
可能是听不懂她说的话,小薰歪了歪头。于是,女性用手肘顶了顶站在后方的男人侧腹部。
【喂,快点翻译。】
【好……好的,请稍等一下……】
男子发出与体格相异的虚弱声音,向前踏出一步。
「我……觉得……曲子……棒。」
然后比手画脚地用拙劣的国语如此说道。
看来他并不精通国语。令音将视线挪向女性后开口:
【……你直接讲没关系。】
【!哇喔!】
令音用对方的语言对女性说话后,女性便惊讶得瞪大双眼。
【你真厉害呢。要是说英语也就罢了,我还是第一次遇见会说我国母语的日本人。】
【……只是生活会话的程度。不过,你说这是你的母语,表示你是克雷尔人喽?】
克雷尔王国是位于南亚的一个小国,母语和国名相同,为克雷尔语。但除了克雷尔王国之外,几乎没有地区使用,因此很少日本人会专门学习这种语言。
【是的。我本来有几名专门的口译人员,但今天早上得了流行性感冒,卧病在床,只剩这个只会讲单字的随扈。真是不好意思啊。】
【……这倒是无所谓。】
在令音与女性说话的时候,小薰缩起肩膀摇了摇头。
「讨厌!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啦?不要排挤人家──」
「喂……喂!」
制作人惊慌失措地拉住了小薰。
「哇哇!制作人,你干什么啦!」
「你才是,不要做出失礼的举动!至少看看电视吧!这位是──克雷尔王国的第三王女,艾莉雅拉特‧瓦亚娜蒂公主!」
「什……什么!」
小薰的表情染上惊愕之色。令音捶了一下手心说:「……对喔。」
【……这么说来,新闻的确有提到有某国公主访日呢。真是失礼了。】
令音说完,公主哈哈笑了笑。
【别这样、别这样,我不喜欢拘束的繁文缛节。重点是,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村雨令音。这不是我的本业,只是顺势发展成这个地步。】
令音微微提起小提琴说道。于是,公主兴致勃勃地接著询问:
【这样啊。那你本业是做什么?】
【……高中老师。】
【原来如此!是教语文的吗?】
【……不是,我教物理。】
即使令音更正,公主也不怎么在意的样子。
【这样啊──话说,我有事想拜托你,令音。】
【……有事要拜托我?】
【对。今天一天就行了,你可以当我的口译吗?就如我刚才所说的,我的口译人员都病倒了,让我伤透脑筋呢。】
【公……公主!】
听见公主突如其来的要求而发出惊愕声的并非令音,而是公主的随扈。
【您突然说什么啊!怎么可以把刚认识的人放在身边……!】
【咦咦?有什么关系嘛。】
【关系可大了!搞不好她是第一王女派安插的间谍……】
【你想太多了啦。那家伙再怎么阴险,也不可能算出我会跟谁攀谈吧。】
【可是……】
【……怎么,难道你们想违抗我吗?】
公主狠狠瞪视后,随扈们便颤抖著向后退。
【──就是这样,令音,你会当我的口译吧?啊,这样最好。嗯!就这么做吧,决定了!】
公主不由分说地如此说完,精神百倍地举起手。令音一脸为难地发出低吟。
【……不好意思,我要去买东西。】
【咦咦咦!】
令音回答后,公主立刻发出孩子耍赖般的声音。
【好嘛。拜托你!只有你能胜任了。今天一天!只要今天一天就好!】
她说完行了一个克雷尔式礼。大概是公主拜托一般市民的情景引来别人的目光,只见待在交谊厅的客人们一脸讶异地望向这里。
「……唔。」
令音考虑了一会儿后──
【……好吧,如果只是这点程度。】
接著发出轻声叹息,如此回答。
◇
「……喂,令音成了口译人员耶,而且还是公主的。」
「……好像是呢。」
士道和琴里脸颊抽搐,凝视著萤幕……总觉得这几个小时内发生太多事,无法完全掌握状况。简直跟稻草富翁没两样。
令音从饭店移动,和公主一行人前往机场,搭上疑似克雷尔王族专用的小型飞机,就这么飞上天空。
顺带一提,令音现在穿的是一身黑色的西装裤装,乍看之下就像一名工作干练的女强人。从口袋冒出的熊玩偶莫名地不搭调。
何止是头等舱,宛如饭店一室的机内,令音面向坐在旁边的公主。
『……艾莉雅拉特公主。』
『嗯?啊,叫我艾莉就可以了。日本人这样比较好发音吧?』
王女语气轻松地笑道。顺带一提,士道和琴里都不会说克雷尔话,不过〈佛拉克西纳斯〉的AI能够同步翻译,因此即使慢了一会儿,还是能听懂两人的对话。
『……那么,艾莉。你没提到还必须搭飞机。』
『哎呀,怎么,难道你有惧高症?』
『……不是这样,只是出远门我不太方便。你要去哪里?』
『京都。在国际会馆举办了一场有关空间震问题的意见交流会。不只我,亚洲各国应该也会派代表来。』
『……难道我要担任同步口译?』
『是啊,我没说过吗?』
『……我第一次听说。』
说完,令音叹了一口气。不过,她的表情看不出有什么焦虑的感觉。
「……不过说真的,令音到底是何方神圣?什么克雷尔语,我连听都没听过。她到底是在哪里学会的……?」
「不知道呢……不过,感觉她好像会说几种人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用到的冷门语言耶……」
听见士道说的话,琴里露出了乾笑。接著,萤幕中的艾莉公主正好连珠炮似的开始询问令音问题。
『欸、欸,我说令音啊,你为什么看起来很困的样子啊?黑眼圈好深喔。还有,你那只熊玩偶怎么会这么破旧?你年纪应该跟我差不多大吧?有男朋友吗?话说,你有去过京都吗?我第一次去耶,那地方怎么样?会议结束后,我想去看看金阁银阁,你要一起去吗?我记得有个传说是别人叫你名字,你回答的话,灵魂会被吸走对吧?』
『……可以请你一次问一个问题吗?』
看来艾莉公主似乎非常喜欢令音。年纪相仿又能说同样语言的外国朋友,对她来说也许是可遇不可求吧。
「……不过,琴里。看到这里,反而可以安心了吧?毕竟是当公主的口译耶。」
「是……是啊。再怎么样,应该也不会再发生什么事……」
──琴里话说到这里的瞬间。
『哇……哇哇!』
『……嗯?』
机身突然剧烈摇晃了一下。放置在桌上的玻璃杯掉落在地上,支离破碎。
『你没事吧,公主!』
『嗯,我没事……不过究竟是怎么回事?』
公主询问后,机内的门恰巧用力打了开来。
『不……不好了!机长和副机长突然昏倒……!』
『什么……!』
『他……他们是怎么了?』
『总之,快点把医务官叫来!』
『没办法,医务官得了流行性感冒,卧病在床,就把他留在东京了!』
『偏偏在这种时候!』
『……如果不介意,我来看看吧。不过我没有执照就是了。』
『令音!你连这种事都会吗?』
『……是啊,如果只是这点程度。』
令音随著随扈走向驾驶座舱。
士道和琴里脸颊抽搐,看著这幅情景。
「……我说,琴里。」
「……什么事,士道?」
「如果我的认知没错……看起来好像又发生什么事了呢。」
「真巧耶……在我看来也是这样。」
两人额头冒出汗水,如此低喃。
「……唔。」
令音进入驾驶座舱后,开始观察在操纵席失去意识的机长和副驾驶。测量他们的脉搏,观察眼球运动,确认心跳。
【怎么样,令音,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详细情况不调查清楚的话,我不敢断言,不过他们似乎只是睡著了而已。】
令音说完后,艾莉公主皱起眉头。
【什么?在飞行中睡午觉吗?喂,开什么玩笑啊!】
艾莉公主抓住机长的肩膀,用力摇晃他的身体。可能是不小心碰到操纵捍之类的吧,机身也连带微微摇晃。
【公……公主,请住手!】
【会坠机的!】
随扈惊慌失措地阻止艾莉公主。令音看著这幅情景,将手抵在下巴低吟。
【……难以想像会有机长跟副驾驶同时昏睡的状况。很可能是被下了比较晚产生药效的药物,让他们在飞行的时候无法操纵飞机。】
【被……被下药!那该不会是……】
【……没错。不好意思,你们有没有想到有谁想要你们的性命?】
令音冷静沉著地说完,所有人沉默不语。
然而片刻过后,艾莉公主耸了耸肩。
【──是第一王女派的人吧。大姊那家伙,似乎对继承权的顺序是平等的这件事感到不满,把我跟二姊视为眼中钉。她做的事还是一样阴险呢。】
【公主,这……】
【没关系啦,我早就习惯了。真是的,继承权的顺序就那么重要吗?我真是搞不懂。】
艾莉公主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看来王族也有身为王族的辛苦之处呢。
【总之,现在必须想办法驾驶飞机才行。在天空飞行的时候倒还应付得来,但降落就没办法了吧。你们会驾驶飞机吗?】
艾莉公主说完望向随扈。随扈们同时摇了摇头。
【什么!你们这么多人,却没有一个人会驾驶飞机吗!】
【就……就算您这么说……】
【驾驶飞机算是一种专长吧……】
随扈们发出没出息的声音。不过,责备他们未免也太严苛了一点。令音吐了一口气。
【……真拿你们没办法,我来开吧。】
【令音!你该不会连开飞机都会吧?】
【……嗯,如果只是这点程度。】
令音微微点了点头后,请随扈帮忙把机长从椅子上搬下来。
然后在空出来的机长席坐下后,将背往后靠,将视线转了一圈,望向仪表板。
为了在紧急时刻能派上用场,她大致学过〈佛拉克西纳斯〉的操舵顺序,也曾驾驶过小型飞机,但还是第一次坐上王族专机的机长席。
「……原来如此。」
也有几样没见过的装置,不过……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令音如此判断后,抚上操纵杆。
【……差不多快到目的地了。为防万一,大家回座位坐好,系上安全带。】
【知……知道了!】
艾莉公主一行人听从令音的指示,回到座位上。
令音确认所有人都就座后,慢慢降低高度,从机身放出机轮。
──瞬间,一股向下沉的感觉贯穿全身。
令音让飞机一边在跑道上滑行,同时慢慢剎车,渐渐减速。
数十秒后,飞机完全停止。
最后──公主搭乘的飞机果然无一伤亡地成功降落。
【令音!】
接著,驾驶员座舱的门立刻开启,艾莉公主冲了进来。
【太厉害了,令音!你太棒了!】
【……谢谢你的夸奖,我感到非常荣幸。】
令音回答后,艾莉公主越发激动地继续说:
【你真的无所不能呢!为什么在当学校的老师啊?话说回来,大姊那家伙下手还真是狠毒。我好不容易活下来,一定要收集证据跟母后打小报告!再不然──】
就在这个时候──
情绪激昂地说著话的公主突然当场昏倒在地。
【……艾莉?】
【公……公主!】
【您还好吗!】
随扈连忙冲上前。令音让艾莉公主的身体朝上后,抚上她的额头。
【……烧得好厉害。艾莉,你身体状况这样,还闹闹腾腾的吗?】
【啊哈哈……口译好像把流行性感冒……传染给我了……】
艾莉无力地笑道。令音轻轻摇了摇头。
【……好不容易来到京都,你身体状况这样,恐怕是难以出席会议了。】
【不……不行。这个会议很重要,我不能缺席。】
【……可是……】
令音一脸为难地皱起眉头。凭艾莉公主现在的状态,别说演讲了,连坐在位子上都有困难。
而且担心的因素不只这一项──还有第一王女派的存在。
令音虽然不了解克雷尔王室的斗争,但至少对方是个企图使艾莉公主搭乘的飞机坠落的人物,很有可能也会在会场设置什么圈套。
或许是察觉到令音的想法,艾莉难受地表达自己的意见。
【我……不能因为这种事情,缺席公务。如果我有什么缺失,阴险的大姊一定会抓紧这个机会攻击我……我对王位根本没兴趣,但不能让那个女人继承。我不能把克雷尔交给那家伙……所以……!】
说到这里,艾莉公主剧烈地咳个不停。果然不是能正常执行公务的状态。
「…………」
令音沉思了一会儿后,叹了一口气。
【……我记得克雷尔的正式服装,可以在公众场合戴面纱吧?】
【咦……?对啊……怎么了吗?】
【……幸好你跟我的身高几乎一模一样,五官也有点类似。只要妆化得好,从远处看应该看不出来吧。】
【……!令音!你……你的意思是……】
看来艾莉公主似乎察觉到令音所言之意。她惊愕得瞪大双眼。
【……没错,我代替你出席吧。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可……可是,你也发现了吧……?飞机没有失事,谋杀我失败的第一王女派可能会再次设局谋害我的性命……我不能害你陷入危险……!】
【……没事的,如果只是这点程度。况且……我也不希望那个第一王女成为女王。】
令音将手轻轻放在艾莉公主的头上安抚她,让她安心。
◇
「…………」
「…………」
士道和琴里在〈佛拉克西纳斯〉的办公室凝视著萤幕,像是在抑制头痛般将手搁在额头上。
这也难怪。因为数小时前才在街头被挖掘当模特儿的令音现在则是变成了一国公主(的替身)。究竟要经历多少次偶然,才会发生这种事情?若是不像这样透过摄影机观看事情的发展经过,恐怕完全没有头绪吧。
如今显示在萤幕上的是位于京都的国际会馆的会议厅。意见交流会已经开始,会场内聚集著各国的大人物和记者。
身穿克雷尔式正式服装的令音极其自然地坐在其中……就某种意义而言,这是非常超乎现实的光景。
不仅如此,前一个出席者演讲完毕后,会场响起呼唤克雷尔王国第三王女,艾莉雅拉特‧瓦亚娜蒂的广播。
于是,令音在响彻会场的掌声之下走上讲台,开始以流畅的克雷尔语演说。
她的言行举止完全就像个气质高尚的公主,至少会场中没有一个人怀疑她是假的。她这个人……还真是无所不能。
然而,士道与琴里沉默不语的理由不只如此。
「……我说,琴里。」
「……什么事,士道?」
「她化身成公主出席会议……我总觉得有非常不祥的预感……」
「……真巧耶,我也是这么认为。」
两人的脸颊同时流下汗水。就像刚才令音所说的,第一王女派的人很有可能动手脚要取艾莉公主的性命。
「令音,不会有事吧……」
「嗯……应该吧,我们也多注意一点。」
「也是……我想对方应该也不会在这么显眼的地方袭击公主吧……」
「说……说的也是。再说,怎么可能发生那么多次像电影一样的事情啊。况且──」
然而,就在琴里这么说的下一瞬间。
──砰!
清脆的声音响彻整个会场。
看来似乎是位于记者席的一名男子朝讲台上的令音开枪。
『呜……呜哇啊啊啊!』
『警卫,警卫在干什么?』
所幸子弹好像只擦过令音的衣襬,飞向她背后的墙壁。但突如其来的枪击令会场一阵骚动。
「真被我说中了啊啊啊啊!」
「不会吧,真的假的啊啊!」
五河兄妹两人同时发出哀号声。
混进记者之中的男子朝自己开枪。
令音认知到这个事实的同时便在一瞬间掌握自己所处的状况,以及周遭的情况。
位于讲台上的自己与男子的距离,目测约十公尺。虽然随扈们冲出去想要制服那名男子,却被到处逃窜的参加者阻挡。在这种情况下,男子在被他们抓住之前会再次扣下扳机吧。
「……没办法了。」
令音用谁也听不见的细小声音呢喃后,朝地面一蹬,冲向男子。
她也是〈拉塔托斯克〉的机构人员。为了在紧急时刻能派上用场,她学习了最基本的防身术。而且,她判断就算无法制服男子,只要争取时间,随扈也会立刻赶来吧。
【什么……!】
想必令音的反应超乎男子的意料,他发出惊愕的声音,而且说的语言和艾莉公主他们一样是克雷尔语。
在国际会议场合开枪,光凭这一点还无法判定对方的目的。不过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令音便确定这名男子果然和对机长和副驾驶下药的人是同一派。令音压低姿势,再朝男子踏近一步。
但对方也是个杀手。尽管一瞬间露出惊讶的表情,还是立刻恢复冷静,将枪指向令音,准备扣下扳机。
【去死吧!】
「……──」
会场内再次响起「砰!」的一声。
不过,枪口并非朝向令音,而是天花板。
【啊嘎……!】
男子身体抽搐,翻了白眼。一瞬间还以为是随扈朝男子开了一枪,然而──并非如此。
真要说的话……没错,男子的反应宛如「被某个隐形的人用电击枪强烈电击一样」。
「…………」
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这是个好机会。令音逼近男子,将他的手臂往上拧压制在地。
【令……公主!您没事吧!】
【……我没事,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数秒后,她将事情交接给终于赶来的随扈后,拍了拍手。
于是那一瞬间,整个会场充满如雷的掌声、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以及闪个不停的相机闪光灯。
──经过约三小时后。
【令音……!】
令音一踏进病房,躺在病床上的艾莉公主便坐起身,呼唤她的名字。
由于恐怖分子闯入,会议要重新整顿,于是令音暂时溜出会场,来到被送往附近医院的艾莉公主身边。
……其实她本来可以更早过来的,但媒体争相采访公主制服恐怖分子这种轰动社会的事情,导致她较晚离开会场。
但令音毕竟不是艾莉公主。在极近距离下接受采访可能会露出马脚,因此她好不容易打发媒体才来到这里。
【……嗨,你身体怎么样了?】
【我没事……!倒是你!我听说了。还好你平安无事……!】
艾莉公主感动万分地如此说完,一把握住令音的手。
【令音!令音!你是我的英雄。拜托你,当我的随从吧。报酬你要多少我都给!】
艾莉公主说完,露出恳求的表情望著令音的眼眸。
不过,令音静静地摇了摇头。
【……我很感谢你如此看重我,但恕我拒绝。因为我还有该做的事要做。】
听见令音说的话,艾莉叹了一大口气。
【是吗……真是遗憾。既然你都这样说了,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吧。不过,这样我过意不去。让我送你一份谢礼吧!你有没有想要的东西?豪宅?土地?金块?小岛?只要是我能得到的东西,都可以送你!你说说看!】
艾莉露出闪闪发光的眼神凝视著令音说道。
令音发出低吟,思考了几秒后──回答:
【……噢,说到这里,我刚好有想要的东西。】
◇
隔天,士道和琴里一大早便来到〈佛拉克西纳斯〉的舰桥。
理由很单纯。是为了见令音一面。
两人昨天派自动感应摄影机到京都陪伴令音,但在恐怖分子将枪口对准令音的瞬间,启动搭载在摄影机上的电击枪,耗光了电池,因此无法得知之后的情报。
「……令音应该有来吧?」
「那……那是当然的啊。她可是〈拉塔托斯克〉的分析官耶。」
琴里回答士道问题的声音带点动摇。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吧。令音昨天先是当了模特儿,后来又成为小提琴家、口译、代理医生、飞行员,最后甚至还当了公主的替身。虽然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但就算有人提出比〈拉塔托斯克〉更好的待遇想招揽她也不足为奇。
然而──令音却在不明白琴里担忧的情况下,一如往常地踏著蹒跚的脚步出现在舰桥。
「……嗯?你今天真早来呢,琴里。而且连小士也在。」
「令音……!」
「早……早安啊,令音。」
看见士道和琴里的反应,令音一脸疑惑地歪了歪头。
「……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对吧,琴里?」
「对……对啊。什么事也没有……啊!话说令音,你昨天休假吧……过……过得怎样啊?」
琴里问得十分委婉。
不过,士道无法责备琴里。因为实在发生了太多事,想必她也不知道该怎么问吧。如果换作士道,肯定也会用同样的方式询问。
「……昨天吗?」
令音将手抵在下巴后轻声低吟,思考了一会儿。
然后──
「……呃,没怎么样,跟平常差不多。」
若无其事地如此说道。
「什么──」
「咦……?」
听见令音说的话,士道和琴里一双眼睛瞪得老大。
由于令音的态度实在太过自然──让人分不出她是认为就算说真话也没人相信,还是懒得说……或是正如她所说的,她「平常」总是发生那种事?
「……?你们两个怎么了?」
令音目瞪口呆地歪了歪头。
这时,她随意绑起的头发散发出比平常还要高级的洗发精香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