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短篇集 DX.2 膜拜☆龙神少女
  5. Life.2 学生会的决定
  6. 繁体版

Life.2 学生会的决定
2017-06-23 12:26:04

		

现在是修学旅行结束不久后的某个放学后的下午。
我——兵藤一诚和几名学生会所属的女生,来到了将棋部部室门前。
「官府检查(注1)!我们是学生会的!」
注1:原文[ご用改めである]是各种影视作品里新撰组去池田屋砸场子时说的名台词,意思大致就是[官府稽查]。另外学生会在这里后面检查时说的短句口吻也是古装片风格,所以采取类似的风格翻译。
我一边吼出这句话一边一把推开部室大门。
屋里出现了处于半裸状态的正在下将棋的男学生!
「传闻是真的吗!脱衣将棋什么的我等学生会决不允许!」
「请,请等一下!这是有理由的!」
虽然看到我们的突然登场而慌了神的眼镜男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但我和其他女生队员毫不留情的就把半裸的男将棋部部员给拿下了。
「休得狡辩,跟我们到学生会走一趟!」
就是这样,我现在正干着学生会的工作。
为什么?哎呀,这里面有很多原因的啦……。
时间回到数小时前——在放学后的超自然研究部部室里。
「可以把兵藤君借给我用用吗?」
突然出现的来访者——苍娜会长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怎么了?突然之间?」
部长惊讶的反问。
会长在沙发上坐下,品了一口朱乃学姐泡的红茶后开始详细说明。
「匙感冒病倒了。好像是只有恶魔才会得的感冒,而且连只有龙才会得的感冒也一起并发了」
「……就是以前,一诚前辈也得过的那个吧」
坐在我膝头的小猫酱插了一句。啊,是那个。那个可是很厉害的啊。会让人难受的什么也干不了。话说这世界可真是无奇不有,居然会有只有恶魔和龙才会感染上的感冒。
「哎呀哎呀,又是从会长和部长都经常光顾的恶魔商人那里传染过来吗?」
朱乃学姐单手扶着脸很担心的提问。因为会长和部长都从同一个恶魔商人那里买了很多东西,结果匙就和我那时一样被感染了吗?
「原因还在调查中。总之现在的状况就是匙因病动不了了」
一向元气十足的校园里忙来跑去的那家伙也赢不过感冒吗。那个感冒,真厉害。
会长把视线转向我继续刚才话题。
「这时我就想到可以借用下兵藤一诚君的力量,所以就过来了。」
……我来代替匙?我冒出这个疑问。而会长仍在继续说明。
「简单来说,就是负责力气活的男生人手变得不足。虽然我们是恶魔,比起普通人类女学生力量要大得多。但是,平时将这一点隐藏起来的我们,如果在匙不在的时候突然变得很擅长需要力量工作,那在旁人看来会很不自然吧」
确实如此,恶魔平常都是隐藏起自己的力量过日子的。就因为匙这个男生不在剩下的女生就突然变成大力士这种事,实在太可疑了。
「于是我就想到可以把兵藤君这个男生借来替代匙一小段时间,所以就过来请求了。此外他很清楚学生会的内幕——大家都是恶魔这件事,行事起来也方便」
既然要借男生那干脆从成员同样全是恶魔的超自然研究部借最好吗。
部长听完后,将我,木场,——还有加斯帕挨个看了一遍。
「加斯帕的话……看上去也没什么力气的样子呢」
「我这么贫弱无力真是对不起!!!」
部长无情的一句话让加斯帕谢罪了。今后我会好好锻炼你的!加斯帕!
「可是,为什么佑斗也不行?」
「眷属里的部分女生可能无法自然的和木场君一起共事。说极端点,连出现扰乱风纪事件的可能性都有。我并不是怀疑木场君。但麾下的女生这边可能会出问题。虽然这方面我已经再三教育过了,但她们毕竟是女子高中生,说不定会在意想不到的冲动驱使下干出什么来」
说起来,西迪的眷属里有好几个木场的粉丝来着。会长是认为如果憧憬的木场近在眼前的话,这些女孩就无法保持冷静工作了吧。
木场听完这番话,说了句「真头疼啊」苦笑了起来。可恶!这是何等让人羡慕的烦恼!
会长再次把视线转向我。
「在而兵藤君就完美的很。他的力量比加斯帕君强,又不会像木场君一样带来扰乱风纪的可能」
「……但是,一诚前辈很H」
膝头的小猫酱毫不留情的来了这么一句!是!就像小猫酱说的那样,我是很H的!
会长点了点头。
「这方面我很清楚。但是我认为这不是问题」
…………。真,真是预想之外的回答。会长居然很推崇我?
「哎呀,你对一诚的信赖度很高嘛」
部长也很意外。
「诶,他可是你所选择的人,我当然信任他」
「突……突突突突……突然说些什么呐!」
听到苍娜会长的这句话,部长的脸一下变得通红。……怎么回事?为什么她脸红成这样?
「但是,我认为一场君一定会好好成为学生会的助力。别看他那个样子,其实他为人很认真的」
木场笑着添了一句。「他那个样子」是多余的!你这家伙!
部长平复了下呼吸:
「……我,我知道了啦。一诚,拜托你去帮帮苍娜的忙吧」
「是!那么,还请多多关照了,会长!」
会长脸上浮出微笑。
「好的。我这边才是,要请你多多关照了,兵藤一诚君。谢谢你,莉亚斯。那我就先把他借走了」
虽然对于我这样的人能不能做好学生会的工作有点不安。但平时受了人家很多关照,会长又是部长的朋友。有困难时就要互相帮助所以我去帮忙啦!
——于是,我马上来到学生会会室,坐在匙位子上参加学生会会议了。
「那么,我想临时会议可以开始了」
会长看了我一眼又追加了一段话
「就如刚才我所说,为了代替病倒的匙,我把超自然研究部的兵藤一诚君借来暂时充当咱们的男生战力。虽然可能有很多不习惯的地方,但学园祭已经临近大家要好好和兵藤君一起努力工作」
「「「「「「是」」」」」」
平静的答完话后,会室马上又变得很安静的这个氛围,和超自然研究部可说是完全相反。那边大家总是和和气气谈笑风生的。
「请,请多多关照!」
我站起来行了一礼,然后飞快的坐回座位上。太让人紧张啦!这是什么认真空间啊!放眼望去部室中一件多余没用的东西也没有。只有分给各位成员的桌椅,装着资料的书架,以及一块白黑板。大家的桌面都整理的很整洁一点散乱的样子也没有。
另外还一台看上去就不怎么常用的薄屏电视以及数台电脑。整套茶具总算还有,但是看不到任何点心小食。
戴着眼镜的黑长直副会长——真罗椿姬学姐从座椅上站起来,和会长的『僧侣』之一——梳着双辫二年级的草下同学一起来到白黑板前站好。
真罗学姐开始朗读文件:
「那么,首先我想确认一下园祭中各团体举办活动的预定」
听到这句话,草下同学开始在白黑板上刷刷刷写起东西来。
大家都开始在文件上做笔记了!我也慌忙打开自己手头上的文件。
「就从运动系团体这边开始,首先是棒球部——」
就这样,和我最没缘分的超认真会议开始了!
三十分钟后——。
…………。结,结束了。
参加完会议的我脸朝下趴在桌面上,长出了一口气。
「呃……这么紧张的会议还没经历过啊」
超自然研究部也会举行会议,根据情况也会出气氛很紧张的场合。但也从没让我胃疼到现在这样。这种【笔记稍微写错一点都是大罪】的气氛谁受得了啊!……匙他总是参加这样的会议吗。那家伙,真厉害。
包括会长在内的学生会成员陆续离开各自忙自己的工作去了,现在学生会会室里只剩下了我和其他少数几名成员。
留着一头波浪长发的二年级『僧侣』花戒同学还有将长发结双辫一年级『士兵』仁村同学离开的时候——
「既然你是来代替元酱的,那就要好好认真工作啊」
「因为你是来代替元士郎前辈的,所以不要老是向别人求助」
这样多叮嘱了我一遍。嗯,那小子,很受眷属里女生的信赖嘛。
高个子女生——二年级的由良同学过来拍了拍我的肩,然后对着我身后同样是二年级的『骑士』的巡同学发话。
「好了,该走了,兵藤」
「走?去哪里?」
我不禁发问。要出去?
巡同学拿起装有竹刀的袋子,确认没问题后回答了我
「巡逻以及处理杂务。元酱负责的工作部分。和你正好合适的工作」
……看起来,是些不用动什么脑子的肉体劳动吧
于是我就开始和由良同学巡同学一起在后学后的校园中巡逻……因为二人走落的样子非常漂亮让我不由得挺直了背配合她们。
……这,这可能比想象的还累人诶。
「兵藤不擅长用脑子的工作吧?我也不擅长啦」
由良同学随口说出这么一句话。这女孩,不仅看上去像个美少年连语气也很男性化啊。和杰诺瓦挺像的。好像还是杰诺瓦个子更高些?不过,由良同学也很漂亮。
「嘛,和由良同学想的一样我更适合肉体劳动」
由良同学的话我完全同意,对我来说比起做杂务处理文件还是活动身体更轻松。
「很好的回答,所以现在我们要做搬东西的工作。另外,叫我由良就可以了」
原来如此,搬东西啊。确实是简单明了。话说,学生会连这种事都要做啊。
接下来,我和由良同……由良还有巡同学一起来到教职员室接受老师的命令,把一些货物搬去了某指定地点。
「好,这样就完事了」
搬运完大量的货物后,由良松了口气,我也得以小休。虽然搬东西并不怎么累人,但干学生会的工作这件事本身却让我感到疲惫。毕竟一直怀揣着【虽然只是临时的,但身为学生会的一员可不能做出什么奇怪的行为】这样的紧张感。
两位女生活动了下肩膀和手腕。然后由良宣布
「好嘞,接下来该办正事了」
「正事?」
听完我惊讶的询问由良脸上露出可疑的微笑。
「兵藤,对我们这些出体力的人来说接下来才是真正分胜负的时刻。好了,向着个团体的部室出发吧」
巡同学接过话题:
「去确认关于各团体的可疑传闻是否属实也是学生会的工作哟。尤其是现在是学园祭举办前的时期,不在事前将打算在学园祭上举办不正当活动的团体处理掉可不行」
「像这样搞突然袭击可是最有效的哟。呵呵呵,首先从文化系团体那边开始检查吧」
总觉得,由良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巡同学叹了口气。
「她啊,最喜欢做这种事了」
是,是这样吗?我超自然研究部姑且也算是文化系,不要紧吧?
就这样我跟在由良和巡同学后面,对着正在进行部活的文化系团体展开了突然袭击
「官府检查!我们是学生会的!」
然后,每次都用这句开头——。
故事转回继续最开始的部分。
我和由良还有巡同学对着众多文化系团体展开了突然袭击查访。传闻中的不良部活被我们一一曝光出来——嘛,这么仔细一查,不光是最开始的将棋部,在学园祭前秘密违反校规的团体真简直比比皆是啊……。、
我,我是没什么立场说别人啦,但其他的家伙也真够任意妄为的了。
至于体育系的团体,就在突击访问到问题后就地束缚起来(有想逃的家伙也被我们迅速抓回来),然后用巡同学带着的竹刀当场施以惩戒。
……毕竟常人无法胜过我们这些恶魔。
学生们大多都清楚反抗学生会也没用,所以见到由良和巡同学时瞬间就陷入绝望放弃模式的家伙很多。嘛,虽然偶尔也会出现反抗或者逃走的人。
当然也有很多人见到我时只顾着惊叹「不是匙吗!」了。今天我是代替匙来的,所以对不住了各位。……事后还请不要记恨我哟!
这种检查似乎不能固定日期的做,只有突然来一下才最有效。如果只是固定在每周第一天每月第一天之类的日子检查,这些家伙就只会在检查当天老老实实的 ,其他的日子依旧我行我素。给这些人植入学生会随时可能突然出现进行检查的印象是非常重要的。由良和巡同学后来这么对我解释。
不过,由良为什么会很乐衷于此,我多少也能理解一点了。
哎呀,虽然不敢说我的感觉和由良完全一样,但是打着学生会的招牌揭发其他团体不正当行为这种工作,实在让人很有快感啊。借助权力而拥有的强势也不错嘛。
虽然可能是不怎么好的感情,但我好像稍微有点享受行使学生会权力这种事了。
——然后,我们来到了漫画研究部。传闻这里在画H漫画给一般学生看。好像去年学园祭上还背地里开了展示会,听说因为那些H漫一下子就被卖光了。在学园祭上举办H漫的即卖会什么的……我也想看想买啊!
所以,这里当然会被学生会用「今年可能还会搞?」的目光盯上了。
「漫画研究部好像经常背地里画一些可疑的漫画给普通学生看」
由良这么告诉我。
那,那种H传闻。连通晓驹王学院H情报的我都没听说过啊!?松田和元浜,以及共享H流通网络的成员也都不知道?……学生会太可怕了!这是多么厉害的情报网!
来到位于新教舍三层最里侧的漫画研究部门前,我和由良和巡同学点头换了下眼神,然后轻轻敲了下门。
不一会门里传来一声「来啦」的回应,然后房门打开了。
「呃!学生会」
带着眼镜的男生在看到由良就惊呆了,屋里的其他人也乱成一片!
「不好!快藏起来!」
然后,漫画部的家伙们好像正忙着藏什么东西——。
由良将眼镜男推开一声大喝:
「我等乃学生会!听闻此处正在制作可疑漫画并向一般学生散布,故而在此出现!」
由良大步走进部室,我和巡同学跟在后面,接着她指着好像是部长的女生发话。
「我等要检查你们的漫画。好了,把这房间里所有的漫画都交出来吧」
「……可以」
漫画部部长平静的答应下来,然后对周围的部员做出指示。部员就战战兢兢交出了各自手上的原稿。
我们三人将这些原稿一一仔细检查。这里面从热血少年漫画到萌系四格漫画都有。也有少女漫画。但是——。
「……是普通的漫画」
这是由良的,也是我的感想。嗯,很普通的漫画。虽然画工优秀的不像高中生的作品,也有色气描写的部分,但却没有露骨的H作品哦?我还挺期待,以为能看见多么H的东西呢……。关于漫画部的邪恶传闻都是骗人的吗?
就在这时我听到巡同学和女部员的对话
「为,为什么野兽兵藤会出现在这里……?」
「我们那的匙源士郎感冒了。所以,他就作为代替从超自然研究部来这边出差了」
「不是应该让木场亲来的吗!?」
「虽然是应该这样的」
「要是来突击检查的是木场亲那该有多好」
女子部员们哭了诶!真是对不起啊,是我来!我就算这样也是会长钦点的助力人选哦!
看到检查完全部漫画,结果没抓到任何把柄的我们。漫画部长换上一副放心的表情
「看,什么都没有吧?好了,请你们离开吧」
漫画部部长开始挥手轰我们走。
就在这怎么看都要以学生会误信传闻为胜负结局的瞬间——巡同学的视线突然对地板上的某台电脑主机产生了兴趣。
她走过去,开始仔细检查。
「嗯嗯,翼纱。这里有古怪,只有这台电脑周边的灰尘上有移动过的痕迹」
然后招呼由良一起来看。啊,原来由良的名字是翼纱啊。我和由良也走过去开始仔细检查那台电脑,确实只有这台电脑周围的灰尘不对劲……
「那,那里是……」
一名部员失口发出一声惊呼。
「笨蛋!」
漫画部长马上责备了他一句,这里有问题!
「这个反应……,兵藤!挡住这帮家伙!」
「知,知道了!」
听到由良的指示,我插到二人和漫画部部员之间,充当二人调查时的人墙。
电脑主机的外壳被卸开后,里面出现了好几本薄薄的小册子。噢噢,原来藏在这个地方了啊……!巡同学的观察眼好敏锐!这就是学生会的力量!
「不要,住手啊啊啊啊啊啊!」
漫画部部长惨叫起来啦!由良翻开小薄本仔细检查。
「……这就是你们藏起来的东西吗。我看看……这,这是!」
检查完毕的由良把本子摊开举到所有漫画部部员眼前。
「找到了!漫画研究部!这就是传闻的证据!」
那上面描绘的是——看上去像是我的角色和看上去像是木场的角色,正纠缠在一起做着H行为的漫画!这是什么东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赶快从由良手中把那小薄本夺过来仔细一看!……全,全都是我和木场搞基搞基的场面啊!
封面标题写着『野兽兵藤×木场亲 15』!15!?15难道是系列序号!?这是第15本!?这种东西已经出到第15本了!?
把深受冲击的我放置在一边由良对着漫画部下了结论。
「这很明显是带有同性爱性描写的违反校规的漫画」
听到这句话的漫画部部长开始狡辩。
「想,想夺走我们的表现描写自由吗!?这,这是违反自由法的啊!」
「对你们的描写手法我们没有意见,但是,希望你们不要将这样的东西交到一般学生手上去」
「但,但是,在驹王学院里有众多女孩子等着这个……野兽和帅哥的爱的故事的啊!」
那种情报,我才不想听到啊!真的假的啊啊啊啊啊!我和木场的那种漫画在驹王学院背地里流通!?而且已经系列化还出到了第15本!
这得需要多大人气啊!需求太大了吧!
虽然以前就知道一部分女生用腐女子的视点看待我和木场的关系,但是没想到都被漫画化了啊,而且这漫画还是人气大作……
原来如此,我知道为什么有H漫画在学院背地里流行我却毫不知情了。BL在我的涉猎领域之外啊,相关情报当然不会传到我耳朵里了!一定只有女生们才听说过吧!怎么会这样的!不想知道的事情背后真相被我给知道啦!
「不管怎样,这些要没收,事后还要向顾问老师报告」
由良一边这么说,一边依次收走了那些小薄本。对对,统统收走吧!最好直接烧掉。
「呜呜……!真不甘心!从今年春天开始流行这个人气系列到了第15册终于还是屈服于权力了!」
漫画部部长流着泪跪到了地板上,其他部员也是一副两眼含泪悔恨不已的样子。
然后那位部长转向了我。
「拜托!只有一件事请一定要告诉我!这样的话我就不会留下悔恨了!兵藤同学!求求你回答我的问题吧!」
「那个,是什么事呢?」
「实际上,你和木场亲,到底谁是攻谁是受呢!?我想知道真相!」
「鬼才知道啊啊啊啊啊!」
给我毁灭吧BL部!我从心底强烈的这么祈望。
真是够了求你们放过我吧………
「啊………总之,我很开心,也很疲惫………」
我在离学生会办公室最近的男洗手间的水池前面叹着气。学生会的工作有着非常有趣的一面,但我也遭受了重创,因为我发现了我不愿知道的事实。就算是第一次参加社团活动的时候也不至于这样………还好,我现在只是在这里暂时代替匙,所以我只要继续努力工作就好了。接下来,当我离开男洗手间的时候,我撞见了戴着眼镜,和平时一样冰山脸的副会长真罗椿姬前辈。
「哦,是兵藤一诚君啊。」
「啊,副会长你好。」
前辈是个程度还在会长之上的冰山美人。虽然她有点漂亮,她总体上的气质还是有点可怕的。说真的,她是那种我处不来的人。
「看上去你对学生会的工作十分用心。尽管我只是有点担心你是否能代替匙好好干………」
「我,我明白………」
直到现在,我仍然没能获得这个人的信任?我突然看见真罗前辈的眼镜里闪过一道光。
「兵藤君。」
「啊,是。」
「我想你作为恶魔是很棒的。毕竟,你参加过和洛基的战斗,以及京都战役,并且都获得了胜利。」
啊,我被表扬了。这可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副会长皱着眉头继续说。
「但是,有着强烈的性欲是不好的。你不觉得作为一名男子高中生,应该拥有合适的体魄和心灵吗?提升自己的技能就是为了满足自己那变态的欲望,这纯粹是愚蠢。你已经是一位恶魔贵族了,所以你不觉得你必须遵纪守法,让你的主人在众人面前表现得更加真诚和睿智吗?」
「是,是的。」
她貌似对我积压了很多坏印象………真罗前辈是一位典型的重视荣誉的学生,代表了那一类人。她的表情看上去就像在一场有趣的谈话中迷失了重点,而且她肯定也没有男朋友。
「原来,作为吉蒙里家的贵族,莉雅丝小姐太过大胆,也太过欢乐,她对待自己的贵族头衔太过随意,而且不仅仅是贵族头衔,而且对其他人也是如此………」
「哦?这是一诚君和真罗前辈。」
当一位帅哥出现在我身后时,真罗前辈的双眼像机关枪一样不停颤抖着。
「啊,是木场啊。」
是的,就是木场。看上去在这里遇到他就是个巧合。真罗前辈的音调陡然升高。
「木,木,木,木,木场君………嗯,这确实是木场佑斗君。你为什么来这里?」
前辈故意清了清嗓子,以便改变她的音调,看上去她很紧张………这,这是真是新鲜的反应。木场苦笑着回答道:
「不,我只是有点担心一诚君。所以我来新校舍看看。但是这里貌似也没什么特别的。」
他仍然是那个遵纪守法的好孩子。哦,或者是我让别人担心了?真罗前辈勉强摆出一副笑容:
「没,没什么需要担心的,不是吗?兵藤君干得很好。他帮了学生会一个大忙!超自然研究部的男生真是既强壮又值得信赖啊!」
………真罗前辈,这不是和你刚才说的正好相反吗?除了所说的话之外,自从木场出现之后,她的行为就相当反常。她颤抖着的脸变得透红,这个反应难道是………?和木场说话的时候,真罗前辈表现得像小鹿乱撞一样,她的态度与和我说话时相比完全相反。真罗前辈真像一位恋爱中的少女,她在胸前对着两根食指问道:
「………我,我有些必须要问的事情。」
「好的,是什么呢?」
「………木,木场君,现在,你有,有,有,有没有正在交往的女孩………?」
哦!她就这么直接问了!就算是我,那一刻也可以理解真罗前辈!这太明显了!真罗前辈看上去很紧张,也像一位恋爱中的少女没什么理智!人不可貌相这句话真是至理名言!木场脸上保持笑容,但是他稍微扬了扬眉毛,表示自己感到了少许困扰。
「那个………我没有。」
木场的回答让真罗前辈的表情开朗起来。啊,前辈真可爱。
「是,是的,我明白!我,我明白!啊,我今天有幸能和木场君和兵藤君说话。我还有些工作要做,所以就先走了,下午好。」
在真罗前辈说完后,她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了走廊的尽头并且消失了。半路上,她甚至还转过身来和我们打招呼,看上去她的心情确实很好。即使之前她对我的声调和态度还是很严肃的………
「哈哈哈,自从和西迪眷属的比赛后,真罗前辈和我说话总是小心翼翼的,这是不是因为我和她在比赛中说了太多关于圣剑的事情啊………」
木场挠了挠脸,说出了这些令人困惑的话。
「我想一个知性美女也不错。」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么回答他。
「啊,春姬前辈现在满脑子都是木场。」
由良喝了一小口水之后对我说道。
在此之后,我们和会长一起回到了学生会办公室,学生会的主要成员都回去了,工作总算都做完了,所以大家都回去休息了。由良和我,以及「僧侣」草下同学来到了餐厅的一角,那里有许多空座位。巡同学在学生会办公室里准备着这次令人大吃一惊的巡视的报告,所以现在不在这里。
「春姬前辈不是在排名游戏中被木场击败了吗?自此之后她就那样子了。」
草下同学这么对我说。啊,看上去木场是对的。在那场和西迪眷属比赛/战斗之后,每次真罗前辈看到木场时她的态度都会发生巨大的变化。由良又喝了一小口水,继续说道:
「本来,春姬前辈就喜欢比她年轻,而且能让她认真的人,所以正好就是木场了。」
「但是,排名游戏之前她没有喜欢上木场啊。」
「一个人对第一次击败他的人的态度巨变是很正常的事情。」
由良断言道。嗯………是这样吗?我真不明白少女心呢。
「但是,要说我们当中有谁有冲突,那就是花戒桃酱和仁村留流子酱。」
草下同学露出了顽皮的笑容对我说。花戒同学和仁村同学?
「她们俩都想暗中接近元士郎,为此展开了女人之间的战斗。」
「我说由良,元士郎指的是匙,对吧?你是说有人………想接近匙,然后为此展开了女人之间的竞争?」
带着轻松的表情,草下同学回答我。
「是的,兵藤君。围绕着元酱的爱情故事在眷属们之间展开了。」
「爱情故事?你是说花戒同学和仁村同学,以及匙………?」
对我的问题,由良和草下同学点了点头。什么!学生会会发生这种事情!尽管我知道学生会和我们吉蒙里眷属在关系紧密这点上类似,我不知道还有这种罗曼蒂克的关系………刚才提到的花戒同学是在比赛中拿着血包吸取我鲜血的「僧侣」。对我来说,她是个难对付的女生………而仁村同学貌似在比赛一开始和匙一起出现,作为「士兵」站在我和小猫面前,不过最后被小猫击败了。我明白了,她们都对匙有意思。这也是她们俩告诉我的。她们特地强调我只是代替匙。啊,这还有什么其他意思吗?草下同学以直率的表情接着说:
「但是,讽刺的是元酱眼里只有会长。但是对会长来说,元酱就像一位小弟弟。尽管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对桃酱和留流子酱来说是个好消息………」
是的,匙的目标是会长。他满脑子想的都是会长。他听说我和部长的家人相处得很好,他那震惊的表情我记忆犹新。会长只把他看作小弟弟。匙,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前方还有试炼在等待着我们,对吧?即使我还没鼓励过你实现目标!
「………花戒同学和仁村同学,她们都被匙吸引了。但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花戒同学原来不是木场的粉丝吗?」
我这么问道。和西迪眷属的比赛中,我曾经用「乳语翻译」听到过花戒同学的心声,那时她很清楚地对木场抱有好感。仁村同学………我确定那时她被匙所吸引,她好像发现了可以依靠的人。草下同学点点头回答我:
「没错。留流子是一年级学生,自从进了学生会之后在工作上受到了元酱的很多帮助,这样的开端非常传统。」
由良接着解释道:
「桃酱,花戒桃就像兵藤你刚才说的那样,本来她只想着木场。但是自从她看到匙元士郎和兵藤交手的激情以及他无休止的训练之后,她不知为何就转向那边了。相比于远在天边的帅哥,她选择了眼前的热血青年。尽管女生都有追逐帅哥的一面,她还是相当现实的。」
哈,这就是了。尽管她原来的目标是木场,最后她还是被身边的匙不知不觉偷走了心。嗯,少女心真是难以理解。草下同学的眼睛又在闪闪发光,她接着说:
「但是,我还是木场的粉丝。虽然我没有副会长那么热情,木场是那种你觉得配不上他的人。甚至他现在变得有点友好了,所以和他聊天会容易些。」
自从可卡比勒事件之后,木场真的变柔软了些,对人也友好了很多。
「木场那家伙真的很受欢迎。那,那我的受欢迎程度呢?」
我最终问出了这个问题我想由良和草下同学不会去认真回答,我也不指望她们能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但是结果却出乎我的意料。
「如果有人想对兵藤君出手的话,恐怕会被莉雅丝学姐和朱乃学姐杀掉吧………不过,我觉得你的脸看上去很不错,你的前途也一片光明。但是围绕着兵藤君的女生都太强了。………还有,超自然研究会的女生们都太不正常了。」
我,我明白了。这就是其他人看待我们的方式。部长和朱乃学姐,我不认为她们会认为我身边的人会是个威胁………我本以为学生会的成员们都不喜欢我,但这却是普通和公正的评价啊!这可是除了超自然研究部之外的女生第一次对我这么说啊!不好!我能感觉到自己感动得流泪了!还有,我们社团里的妹子们给其他人的印象其实是非正常人类啊!但是像杰诺薇亚和伊莉娜同学肯定会让别人这么想!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感动之情,由良突然说道:
「我可能比木场和元士郎更喜欢你。」
面对如此令人困惑的话语,我发现自己难以保持自我!我立刻站了起来,语气里也充满了慌乱。
「是,是真的吗!?由良!」
由良点点头。
「啊,我可能喜欢战斗中浑身尘土的男生………相比于木场和元士郎,兵藤的压倒性力量更有男人味。」
「这算是对我的赞扬吗………?」
面对该不知如何回答的我,草下同学笑着对我说:
「翼纱酱经常称赞兵藤君。会长和副会长也经常称赞你。和元酱的那场比赛变得越来越热血了。」
所,所以这就是了。会长,就连副会长也表扬我!这个事实………让我感觉有些尴尬。
「呃,呃………听到妹子们对我的这些感想还真是新鲜。我不知道到底是该高兴还是该尴尬………。哦不,我当然应该感到高兴。」
我都不能好好说话了!我,我明白了,学生会对我的评价还是很好的!或者说他们对我印象很好?啊,这么来说好了,经历过的那些艰苦卓绝的战斗也不完全是坏事。当我觉得尴尬的时候,由良继续说道:
「但是对兵藤来说,我们和吉蒙里眷属的女生相比,谁更好?」
「那个,部长那边更好!我可是说清楚了!」
吉蒙里眷属的女生对我来说真的更宝贵。相比于学生会,我和她们互动的时间更长,而且经常并肩作战。但是如果她们不是一起上的话,我会更开心的!
「就是了,你不能把注意力集中在莉雅丝学姐和爱西亚同学身上。你这个变态!」
草下同学毫不犹豫地说了出口,但是是以戏谑的语调说的。由良靠近了我的脸,以耳语向我问道:
「………不论如何,在吉蒙里眷属的妹子们里面,有没有兵藤特别喜欢的?」
「呃?啊,啊,不论是部长、爱西亚、朱乃学姐、小猫酱,或者是杰诺薇亚,我喜欢她们所有人!洛丝维亚瑟小姐也是一位我喜欢的美少女。有什么地方错了………?」
她突然问我这个问题………由良和草下同学同时叹了口气。
「这真是………她们的运气真差。」
「是的………这比我们的元酱还要夸张。」
什,什么鬼,这种反应!这两人惊讶地看着我。
「对,我也注意到了我想理解的事情………」
「啊,我也想向兵藤君问清楚。你看,兵藤君」
她们俩靠得更近了!这,这次她们想问我什么?请别再问我的个人感情问题了!在我觉得更加困惑的时候,她们俩说道:
「最后」
「兵藤和木场」
「「你们俩谁是攻谁是受?」」
………
有一瞬间,我没理解她们在说些什么。当我转过弯后,我立刻颤抖起来,吼了回去:
「木场和我没做过那种事情!」
这些妹子,她们都坏掉啦………!我对此真的再也无法忍受啦!
几天后,在匙因病休息的时候,我在放学后和西迪眷属们作为学生会成员忙东忙西。通常,在他们工作时,我和学生会成员们之间的交流并不是很多,但是他们的表现倒是挺新鲜的,而且我们在工作时都随意地笑着,交谈着。在秘密谈论过真罗前辈、花戒同学和仁村同学之后,我意识到她们不是什么可怕的人,她们并不是一生下来就是这么严肃的女生。说真的,有这么多愿意和我分享秘密的女生,这让我很感动。明天,匙就要康复回来了。我的帮助也就到今天为止了。在过去的几天里,尽管我经历了很多,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做了很多我不熟悉的工作,我感觉很开心!在带着轻微的失落感完成今天的工作之后,我回到学生会办公室,然后看到了——一个巨大的蛋糕!
「这,这个蛋糕是………?」
我忍不住问道。啊,走近了看,在蛋糕顶上写着「兵藤一诚君,感谢你的辛苦工作」!苍那会长从蛋糕后面走了出来。
「这个蛋糕是特地为兵藤君准备的。」
什么?这个蛋糕是给我的!
「为了表达我们对你代替匙工作的感激,我做了这个蛋糕。」
什么!最后其实还有这样的惊喜!那个一向严肃的苍那会长竟然自己做了蛋糕!而且还仅仅是给我的!啊,我再次流下了热泪!作为学生会的一位严肃的学生,她竟然在最后为我做了这件事,这可真让我感动!当我欢欣鼓舞之余,学生会其他女生的脸色变得苍白了。草下同学向会长问道:
「这,这真的是会长自己做的?」
「嗯,没错!」
会长的回答让我身边的由良捂住了自己的脸,带着难受的表情,她问道:
「怎么会这样………」
发,发生了什么………?
真罗前辈试图解释这些仿佛是在责备她的视线。
「我,我试图阻止………」
………听到这些话,我感到有些不妙。会长平静地切开了蛋糕,在小盘子里放了一块递给我。
「来吧,兵藤君,请用。」
她甚至还给我一个叉子。如果我不吃,估计会很不好。但是这看上去是顶级的巧克力蛋糕………我有些不明白,但还是说道:
「那我开动了。」
然后把这块蛋糕放进嘴里。接着——-
………
在我嘴里传开的是——疼痛!?哦!烫!苦!不同的感觉在我的嘴里混合!这到底是什么!?蛋糕!?这根本没有蛋糕应该有的味道!或者说,我根本就没尝到蛋糕应该有的一点点甜味!留在我舌头上的可怕感觉到底是什么?拿近了看,这貌似是粘稠的奶油!这尝起来根本不像巧克力!蛋糕里这个黑色的东西是什么?这个真的可以吃吗?「格啦格啦」和「咔啦咔啦」的声音从我的牙齿之间传出,这种声音根本就不应该在吃蛋糕的时候发出!这太难吃了!不论怎么解释,这就是不能吃啊!想要吃下这种无敌蛋糕该是多么艰巨的任务啊!作为会长的朋友,莉雅丝部长的蛋糕就要美味多了!一个人是从哪里学到这种蛋糕制作技术的?我脸色苍白,竭力忍住呕吐的冲动。我满眼泪水,浑身直冒冷汗。草下同学和我耳语:
「兵藤君!你必须忍耐着把它吃完!会长亲手做的蛋糕是可以杀人的!她有着使用可怕材料烘焙蛋糕,使之看上去很美味的天赋!会长只有在心情很好的时候才会烘焙蛋糕,如果她发现蛋糕不对我们胃口时会很受打击!」
由良也在我耳边悄悄地说:
「会长很意外的是个纤细的人呢!她觉得自己很擅长制作甜品!元士郎每次完成任务后都要忍受一次!还有,因为会长的姐姐很喜欢吃她的蛋糕,如果你让她伤心,魔王会惩罚你的!」
这是真的?这太艰难了,西迪的姐姐利维坦大人竟然喜欢这种味道!这对姐妹的味觉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不论如何,匙你太能忍了!你能强忍着笑容吃下这种蛋糕!?这可是能够杀死龙王——-不,是能够杀死天龙的蛋糕啊!
「………」
会长沉默地盯着我!不好!相比之下,吃掉这个蛋糕比被魔王攻击要好一百万倍!而且这是会长特地为我做的!没,没有其他选择了,只能继续吃了!
「非常感谢!我会把它们解决掉的!」
我深吸一口气,向着巨大的蛋糕发起了进攻!看着这样的我,学生会的妹子们颤抖着流下了眼泪。
「你太猛了,兵藤!」
「啊,这样的兵藤君太酷了!」
尽管这样的评论持续不断的向我飞来,我再也无法保持意识回答他们了………
那个晚上,因为我的胃极度不舒服,是部长在照顾我。那个蛋糕对消化系统实在是个艰难的挑战。部长勉强地笑着对我说:
「你事实上吃了苍那做的整个蛋糕………那个女生,在做蛋糕的时候可是毁灭级的。」
是的,这确实是毁灭级的。事后,当匙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后,他给我发了条短信。
「谢谢你代替我完成了学生会的工作。我对你吃了那种蛋糕表示真挚的同情。」
啊,我确实吃了一整个蛋糕,匙………而且我还得表扬你,因为你接下来不得不接着吃那种蛋糕。我躺在柔软的床上,部长温柔地摸了摸我的头。
「不论如何,你辛苦了,一诚。」
啊,只要得到这个人的照顾和安慰,就让我觉得去学生会帮忙是值得的。我还对学生会的成员们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所以确实是收获颇丰。但是,我真是不想再吃一次那种蛋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