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4. 短篇
  5. 谁がために金贷はなる
  6. 繁体版

谁がために金贷はなる
2017-06-22 18:51:22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者:prince大爱初音
图源:xobao2
这是某一天的事情。
「……说吧?把我叫来这种地方是要干嘛?」
在学院放学后闲散的内庭中,格伦一脸嫌麻烦地发牢骚。
「……」
格伦眼前一名过虑的女学生沉默地低着头。
「喂~喂,你不说话我可不知道哦~?有事的话……」
就在这时。
女学生下定决心抬起头,笔直地注视着格伦。
「咻……哭……」
看着格伦的女学生转眼间泪眼婆娑。
「wei,喂……?」
「这种事……我觉得……即便跟老师说……也只会给老师添麻烦……咻……可是……」
面对一副充满痛苦与急切的表情、泪眼模糊地请求的少女,格伦只能张口结舌。
「可是……对不起,老师……我……已经……只有老师……」
「等……冷,冷静点……」
「我什么都会做的……wo,我……为了老师……什么都会做的,……所以……」
……如此以上。
某个女学生与格伦私下交谈的——那个周末。
在费吉托南区大道。
利用假日到商店街逛街的三名少女——希丝缇娜、露米娅、莉艾尔。
希丝缇娜穿着带领高级罩衫,外带高腰无袖连衣裙和高筒靴。
露米娅穿着简便的紧身裙搭配穿带式中筒靴。
二人的穿着与平常的制服打扮截然不同,处处透露着华丽优雅。
另一方面,莉艾尔似乎周末也一直穿着制服,今天也依旧穿着制服前来会合。
于是……
「嗯~……莉艾尔比较适合这件衣服……缎带也要改一下……」
「看看这边,莉艾尔喜欢哪双鞋子呢?」
「随便」
莉艾尔被希丝缇娜她们手牵着手拉入了服饰店……完全变成了换装人偶。
「嗯,穿好了。这样行了吧?」
穿上希丝缇娜和露米娅的得意搭配,莉艾尔走出试衣间。
褶皱镶边的可爱吊带衫搭配超短裤,脚下是高跟女士凉鞋,将头发随便扎起的细绳也换成了色彩鲜艳的大丝带。与少年般身形小巧的莉艾尔非常般配。
「呀~!很合适,非常合适!」
「嗯!莉艾尔好可爱!」
「我是不太懂……格伦……会夸我吗?」
「哼哼,那是当然!嗯,这身衣服,我和露米娅送你好不?」
「……谢谢,我会珍惜的」
带着一如既往的困倦无表情、也没有任何不情愿的莉艾尔,离开服饰店。
「那么……接下来要去哪?」
「这个嘛……接着随便逛一逛平时常去的书店和咖啡店、饰品店也不错……」
将手指抵在下巴,思考下一步行程的希丝缇娜。
「啊,对了!我说,你们两个……今天要不要去冒险?」
「……冒险?」
朝侧着脑袋的露米娅,希丝缇娜露出恶作剧的笑容。
在希丝缇娜的带领下,少女们来到费吉托南区商店街的更深处。
穿过宛如迷宫般的巷道,出现在眼前的是黑市。
如果不识路,是无法找到这里的。
「快来瞧啊,炸鸡块一个铜币0.8色鲁特*,仅限今日的大特价~!」(注:货币单位)
「如何,少爷,这是从南原进的布料!每平米只需3克莱斯*7色鲁特哟!」(注:同上)
这里与井然有序的商店街不同,透露着杂乱。
住宅和广场、车水马龙、路摊和移动摊贩、小店铺紧密排列,来来往往的上流·中产·劳动者阶级的老少男女,呈现出一派混沌盛况。
「好,好热闹…….没想到费吉托还有这样的地方……」
露米娅睁圆了眼睛,好奇的四处瞧。
「魔导监察官的女儿跑到这种地方也有点那个就是了……」
希丝缇娜苦笑着说道。
「这里的商业活动脱离了政府统制,以独自的市场经济原理运营」
「欸?那不就是违法……?」
「嗯,说实在完全是非法市场……不过这里也跟费吉托劳动者阶层的生活密切相关,所以政府也默认了。父亲对此也很头疼……究竟该不该取缔」
「这样啊……要是没有这里有些人就失去居身之所了呢……」
「不过,正因为这样,极少出现在市场上的贵重魔术触媒和魔术品、绝版书都可以在这里找到。我小时候经常被祖父带到这里寻找珍品呢」
想起小时候的事情,希丝缇娜怀念地环视周围。
「要不今天就探索这里吧?」
「嗯~,应该不会有事吧……?有点怕怕的……」
「放心好了,这附近治安其实还好。我记得……貌似是卢西亚诺家来着?这一带的头领组织联防队进行警备」
「哈啊……」
「好啦,走吧?而且莉艾尔也在,不用担心!」
于是,希丝缇娜她们偏离日常,开始了她们的小冒险。
在黑市中,希丝缇娜一副在自家般的悠然样子走着,露米娅则有些战战兢兢,后面莉艾尔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小碎步跟着。
「这里……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嗯,好有趣喔。可是…….有这么多商店的话,就不知道哪家卖什么了……」
露米娅说的没错,黑市的商店类型和商品摆放完全没有规则性。
从衣物和食材、燃料等生活必需品,到古董玩物、书籍、武器、装饰品等等,将想卖的东西一股脑摆上来…….完全杂乱不堪。
「也是,这个区域实际上在费吉托地图上也没有标记……第一次来的人或许会感到不知所措。不过,我已经习惯了,倒不觉得?」
‘哼哼’,得意地挺起胸膛的希丝缇娜。
「所以你们两个要跟紧我哦……啊!」
就在这里,似乎发现了什么,希丝缇娜冲向街尾的摊贩。
「慢,慢点儿,希丝缇!」
露米娅赶忙牵起莉艾尔的手,追了上去…….
「这,这个…….不是塞拉尼斯魔术工房制造的阿尔卡华斯特蒸馏器吗!?」
希丝缇娜完全被路摊摆放的一个商品……顶部连着烟斗的铜制壶……吸引住了目光。
「哇噢,好漂亮喔……」
精心打磨,用魔术进行防酸化处理,色泽呈橙赤色,美得扣人心弦。
「塞拉尼斯魔术工房……难道是以制作最高品质的炼金术道具著称的那个?」
「嗯!听说已经停止生产了……没想到在这里能找到!好想要呀……」
「说起来……温蒂前不久运气好淘到了一个,还特别自负地高声大笑……」
对喜爱炼金术的魔术师来说,使用塞拉尼斯魔术工房的炼金术道具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希丝缇娜宛如憧憬着展览窗中的小号的少年般盯着蒸馏器……
「哎呀,小姐们眼界真高。听口气莫不是魔术学院的学生?」
看起来和蔼可亲的中年店主笑嘻嘻地搭话。
「这的确是货真价实的塞拉尼斯魔术工房制蒸馏器。请看,这个刻印。是正版没错吧?」
「嗯嗯……」
希丝缇娜一脸严肃地拿起蒸馏器,确认重量和外观。
接着,从背包中拿出印章列表,仔细对比上面记载的塞拉尼斯魔术工房刻印和商品的刻印。
时不时观察店主的脸色,看他有没有慌张和动摇……
「…….嗯,确实是真的」
希丝缇娜观察到蒸馏器的外观、刻印完全一致,以及店主的神态,确信这就是正版的。
「一流的人就该配一流的道具。小姐看来今后会是有大作为的魔术师……怎样,要买么?可以给你便宜些,3里尔*5克莱斯如何?」(注:货币单位)
「3,3里尔5克莱斯!?有这么贵吗!?」
听到价格,露米娅大吃一惊。
3里尔5克莱斯,也就是里尔金币3枚克莱斯银币5枚。相当于露米娅她们大概三个月的零花钱。
「当然,可以全换算成克莱斯哟。这样一来就是35克莱斯,银币35枚。怎样?这种机会可不多得哦?」
「希,希丝缇……这实在是……」
但是,希丝缇娜得意地在露米娅面前摆摆手指。
「哼哼……露米娅,这时候不能全盘接受老板开的价」
「欸?」
「像露米娅这种单纯老实的孩子遇到这种情况很容易被讹……瞧我的?让我来教教你这行的做法」
于是,希丝缇娜得意地面向老板,说道。
「我说,3里尔5克莱斯……价格还行,不过还是太高了吧?」
「哦,会么?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塞拉尼斯魔术工房制哟?本来可是要5里尔以上呢?」
「哼……你看这里?这个地方……伤到了吧?细看之下这其实是中古品来着耶?款式也很旧」
「哦………?看得还真仔细。不过我觉得质量上还是没问题的?」
「嗯,除开这个……嗯,1里尔差不多吧?」
「啊哈哈哈!小姐这屠龙刀有点狠了!这是要我陪血本啊?怎么着也得给个3里尔吧……」
「我还是个苦学生……3里尔就有些?算咯,这里不行我就去别的地方买得了?」
「哎哟,小姐慢走,这样的话大叔我也不是不能考虑贱卖呢~」(注:这里用的是‘勉强’,有学习、勤奋、廉价之意)
在傻眼的露米娅面前展开的杀价大战
于是……
「哎呀,服了你了小姐,杀价手法高明啊!好吧,给你大优惠!1里尔6克莱斯,拿去吧小偷!」
「哼哼,谢谢大叔?」
「哎呀妈……」
露米娅目瞪口呆地感叹。
「怎样,砍到一半不到了哦?」
「好,好厉害呢,希丝缇……」
「今天的预算基本飞了……不过,怎么说都是塞拉尼斯魔术工房制哟!嗯,买到好东西了!」
就在希丝缇娜欢欣雀跃地想取出钱包时……。
「喂喂,大叔。跟小孩子做生意别这么阴险嘛……」
突然,从背后传来熟悉的嫌麻烦声音。
希丝缇娜她们转过身去……
「格,格伦老师!?」
在那里的是,背着个大包袱的格伦。
「什么狗屁塞拉尼斯魔术工房制……?仔细一看不就是个打上刻印的赝品嘛」
虽然对突然以奇怪模样登场的格伦感到惊讶,但是更让希丝缇娜震惊的是他的话。
「欸——!?这个是赝品!?可是刻印——」
「傻瓜,别被外观骗了」
格伦从希丝缇娜手中夺过蒸馏器,用手指叩叩的敲。
「你听,这声音。使用的铜质量肯定不好」
「欸?诶诶?没听出什么不对……?」
面对希丝缇娜恳求般的视线,露米娅摇了摇头。希丝缇娜她们都听不出有什么不对。
「而且,你们看。由于铜质低劣,为了糊弄细微的重量差,内壁加厚了些许。蒸馏器注重热传导性能,你觉得塞拉尼斯魔术工房会在这上面画蛇添足?」
「呜……这,这个……」
「不过,虽说是仿造品,工艺本身还不错……这种品质最多也就5克莱斯……银币5枚左右吧?」
也就是说,即便希丝缇娜砍了价,还是要支付原价三倍以上的金额……
「呀哈哈哈!这次是真服了!小兄弟的眼力界够犀利!居然能看穿这是赝品!?」
被驳倒,老板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喂喂,老板。这一片一堆像你一样的老江湖1里尔卖着塞拉尼斯魔术工房制,一看就知道是假的啦」
「呀哈哈哈!确实没错!我还差得远呐!」
说到这,一直傻眼的希丝缇娜回过神来,朝老板发火。
「好,好过分哦大叔!竟然骗我!?」
「这话说的,刚刚小姐不是很得意地说了吗?这行的做法?」
「呜咕……被骗是我活该……」
完全丢尽了面子,垂头丧气的希丝缇娜。
「呼……太好了呢,不用买下赝品。记得感谢我哦?」
与店主道别之后,与格伦一同走在黑市上的三名少女。
「……真是的,你这种不知世事的温室大小姐跑到那种干嘛。像刚才,差点就上当了」
「咕嗯嗯嗯嗯……」(注:小猫咪警戒时发出的声音)
羞红了脸的希丝缇娜。实际上格伦说的没错,所以完全没法反驳。
「真是的,赶紧回去……嗯?」
突然被抓住袖子,格伦看向手边。
莉艾尔仰望着他。
「干,干嘛?」
「……」
莉艾尔似乎想诉说什么般挺起了胸膛,面无表情地盯着格伦。
「……?」
看到格伦一头雾水,这次貌似又想到了什么,莉艾尔咕噜咕噜地原地转圈。
马尾随之翩翩起舞。
「……你在搞毛啊?傻呀你?」
「……」
于是,莉艾尔停下动作,有些不悦地颦起眉头…….
「好疼疼疼疼疼!?」
「……格伦,讨厌」
拧了下格伦的侧腹,生气地嘟起脸颊,扭向一旁。
「……怎,怎么了……?」
「啊,啊哈哈……这个…….」
沮丧的希丝缇娜,瞥了瞥闹别扭的莉艾尔,露米娅询问格伦。
「说起来,老师为什么会来这里……?」
「啊~嗯?我?」
面对露米娅的提问,格伦害羞的挠起脸颊……
「我其实是来买礼物的……为了某个女孩子……」
「……欸?」
「啥?」
瞬间,露米娅和希丝缇娜顿住了。
「……女,女孩子……」
「对,女孩子。跟白猫你不一样,是让人不禁涌起保护欲的可爱女孩」
如是回答惊愕的希丝缇娜的嘀咕。
「格伦,没想到你这么用心。其实礼物我只要草莓大福就行了」
「想多了你!」
「……不是我吗?」
莉艾尔微微睁大了眼睛。对于缺乏表情的她来说,算是情感表现明显的了。想必这给她的打击不小。
「……那……那是谁呢?」
「这个我不能说,她很怕羞的。这一点好惹人怜爱啊」
「难,难不成……那个『女孩子』其实只是老师的妄想……?」
「白猫,你真够损的!?就那么讨厌我吗!?」
这一瞬间。
希丝缇娜将露米娅和莉艾尔拉到一起,开始密谈。
「听,听,听到没!?老老老师竟然给女女女孩子买礼,礼,礼物!?」
「你冷静点希丝缇,来,深呼吸,深呼吸……」
「吸气~,呼气~」
「你,你才要冷静,露米娅!你对着的不是我而是莉艾尔哟!?」
格伦为『女孩子』买礼物……对这事实感到动摇的希丝缇娜和露米娅。
莉艾尔虽然不懂,但总有些心不在焉。
「说起来,学院有传闻说……格伦老师最近被女孩子告白……而且他答应了……」
「我,我也听说了!可,可那不过是传闻……?因为老师看起来跟往常没什么两样……至今都没有露出过那样的神情……再,再者说,只有他绝对不可能……」
「但是,假如老师想要送礼物的对象是……那个传闻中的『女孩子』的话……?」
「姆姆姆……」
皱起眉头呻吟的希丝缇娜。
好在意,不仅是传闻的真假,不过更在意的是格伦想要送礼物的『女孩子』究竟是谁……。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在意,但总之就是很在意。
「格伦要送礼物给我不认识的女孩子……总觉得,不开心」
看起来有些失望的莉艾尔代为说出三人心里话……
……于是。
「请请问,老师?」
「我们也可以一起帮忙吗?」
希丝缇娜和露米娅笑眯眯地向格伦提议。
「啥?你们?为什么?」
「欸!?那那个……这个……因为老师肯定不清楚送女孩子什么礼物比较好吧!?」
「我,我觉得有我们在一定能够帮上忙的……」
「女,女孩子的感性可是很重要的!你想,对方也是跟我们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子吧!?」
「……嗯?你很清楚嘛?」
格伦的无心反问,使得希丝缇娜的目光由于焦躁变得锐利。
(……咕,竟然……传闻的可信度增加了啊……!)
另一方面,格伦看到三名学生莫名紧紧盯着自己,叹了叹气。
「真拿你们没办法,我是不知道你们脑补了些什么……不过,就算叫你们回去估计也会偷偷跟过来」
于是,迅速转身,背向三人迈步。
「算了,也罢。跟过来吧,千万别跟丢我哟?」
(很好!无论如何都要查明那个『女孩子』的真实身份和送礼物的理由!?)
(en,嗯……)
(老,老师跟谁交往要送谁礼物,我完全无所谓!但是露米娅,你很在意对吧!?嗯!这是为了露米娅!)
(这,这个……啊哈哈……)
只能苦笑的露米娅。
「……嗯。努力找出『女孩子』的真实身份」
尽管困倦的面无表情一如既往,莉艾尔却莫名的有干劲,架起不知何时炼成的大剑……
「找出来……斩了」
「「斩你个大头鬼啦!」」
希丝缇娜和露米娅异口同声吐槽。
「话虽如此……你们的帮助好像没什么必要耶……」
边走在黑市上,格伦这样说道。
「什,什么嘛……不相信我们的审美?」
「没啊。毕竟你们为莉艾尔选了套这么漂亮的服装,审美观绝对没的说」
「!」
听到格伦的夸奖,莉艾尔眨巴着眼睛。
「……格伦,你注意到了?」
「这不废话吗」
「是嘛。……合身吗?」
「啥?当然合身啦,这还用说。记得跟露米娅她们道谢哦」
「……嗯」
满足地微微眯起眼睛的莉艾尔。
「话说回来……不需要我们的建议,难道礼物已经决定好买什么了?」
「嗯,是的」
一脸疲倦的样子,格伦回答露米娅的问题。
「在这附近来回跑总算找到可以入手『礼物』的地方……花了一大堆小费四处打听,花了我三天时间……唉~,好累……(嘀嘀咕咕)真是的,罗莎莉那家伙真派不上用场……」
「三天!?」
希丝缇娜惊讶得睁大眼睛。
(那个腿脚懒的木头老师竟然为了送女孩子礼物奔波了三天……!?)
(应,应该是……真心的吧……?)
(还,还不确定!这样还不好说!)
悄悄交谈的希丝缇娜与露米娅。
「……嗯?你们怎么了」
「没,没什么……」
「也就是说,老师现在就要去那个可以购入礼物的地方咯?」
「呃,是的……虽然想这样说……不过在这之前……」
「?」
面对格伦意味深长的笑容,希丝缇娜和露米娅侧着脑袋。
「都来瞧瞧啊~~!本店有珍品出售~~!其它地方买不到的超一品哟~~!」
「欢迎光临~」
「啊,那边的大哥哥♪要不要来看看?……额!」
回过神来的希丝缇娜转身向格伦抱怨。
「为什么连老师也摆起摊来了啊!?」
一看,格伦在街尾解开包袱,摆起商品。
「还擅自当我们是售货员~~!」
「好啦别生气、啊,希丝缇……」
露米娅安抚着怒上心头的希丝缇娜。
「不过……还有空在这里摆摊吗?那个,老师……既然决定要买什么礼物的话,要是不赶紧有可能被别人买走……」
「这你不用担心,因为还没开始呢」
格伦如是回答露米娅。
「还没开始……是吗?」
「而且那个,手头有点紧……得先再赚一些」
「要,要买那么贵的东西吗?」
「嗯~,怎么说呢……说贵也对,说便宜也行」
「……?」
对于格伦模棱两可的回答,露米娅只能侧着脑袋。
「哼?虽然不太清楚,不过为了那个传闻中的『女孩子』,你还真是有够拼的呢……?」
嘟嘴,看起来明显不高兴的希丝缇娜。
「是啊,怎么说都是让人想要保护她的善良诚实的女孩。偶尔的撒娇还是想顺着她的心意,拼命也是应该的」
「咕呶呶……!」
另一方面,莉艾尔在格伦的身旁抱膝蹲下,盯着眼前摆放的商品。
「……♪」
刚刚被格伦夸奖,心情完全变好了。
「……那?这些商品都是些什么鬼?」
一脸郁闷,希丝缇娜瞥了瞥格伦摆放的商品。
奇怪的镜子、镶有怪异水晶的眼镜、造型奇特的煤油灯*等等……极其可疑的阵容。(注:lamp,还有电灯的意思)
「嗯?这个其实是奥威尔的发明物」
「什……!?」
阿尔扎诺魔术学院·魔导工学科在籍天才魔导工学教授,奥威尔=苏萨。那个经常将多余才能完全发挥在没用的方面,引起骚动的真正变态教授。
「之前协助他进行新发明的实验,借机靠打牌出老千从他那里搜刮来的」
——顺便回顾当时的一幕——
「炸,四条A」
「我屮艹芔茻——!?又输了啊啊——!妈的!为什么!?为何我看不穿最大的宿敌及灵魂之友,格伦老师的老千!?」
抱着头扣在桌子上,宛如要撕裂天空般吼叫的奥威尔。
「本绝世天才开发的『作弊发现眼镜』,明明为了不漏掉再怎么细微的作弊,将倍率放大到一千万倍!草,废物!」
「一千万倍……都能看到物质的原子构造了,你这是要看穿什么老千啊……?」
顺带一提,这个眼镜的魔导技术领先了魔导史一百年……
「还没完!我还有别的!这次是我的看家秘藏!给我觉悟吧啊啊啊啊——!」
奥威尔将『作弊发现眼镜』扔到地上,一脚踩碎。
「来,牌分好了!觉悟吧,格伦老师!下一轮游戏!」
格伦打开分配的5张牌。刚好凑成满堂红*。(注:有三张相同及另两张相同的一手牌)
(喔,真走运。这样就算不用弹指神功换牌也能赢……)
在格伦的眼前,奥威尔嘭的将一台迷之筐型装置摆到桌子上。
「哈哈哈,格伦老师。看你这表情手牌不错呀?但是没用!因为接下来我要作弊了!」
「……啥?算了,请便?」
「听了可别吓一跳!这个魔导装置『人人都可以简单地作弊君』啊!根据主观与客观上观测·认识一切现象的自我观点捕捉到的数分钟内即将发生的几率变动性现象,利用平行世界的不确定性原理干涉现象的因果律从而操作『可能性』,自由改变现实世界的结果,任何人都能够开心作弊的优秀装置啊!」
「等会儿!你刚刚是不是说了特惊人的话?」
「呃……人人都可以简单地作弊……是这句吗?」
「傻蛋!后面的,后面!」
「鬼知道!总之你看!虽然我的手牌现在是散牌……语音启动!因果操作开始!《我的手牌·其实是·黑桃的皇家同花顺》!」
奥威尔叮呤当啷地操作魔导装置后这样宣言,在格伦的见证下,奥威尔揭开的手牌伴随着耀眼的光芒变成了皇家同花顺……
「就是这样啊啊——!」
「哇噢,碉堡了……『对确定现象的介入操作』……最接近神的男人就在这里……」
「来一决胜负!下注吧啊啊——!格伦老——」
「不,我弃牌」
扔掉手牌放牌的格伦。
「我屮艹芔茻——!忘了觉得不利时可以弃牌的规则了啊啊啊——!」
「你是不是傻。虽然是个天才……但毫无疑问是个笨蛋」
「草!只能靠语音控制来操作现象!也就是说这个装置只是一堆破铜烂铁啊——!」
将等同于神的装置咣当地砸到墙上的奥威尔。
装置碎成了渣。
「你这是在嘲讽世界上那些认真追求真理的魔术师吗……?」
「还没完!再来!下一个发明物是——」
「简直是——地狱的盛宴呢」
「总觉得想象得出来」
看着目视远方的格伦,希丝缇娜叹了叹气。
「但是,把苏萨教授的发明物拿来卖真的没事吗?」
「放心吧,我特意严格选择了些无害的。比如没有燃料却能够永远亮着的油灯……」
于是,为了筹集买礼物的资金,格伦开始做买卖。
最初由于都是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根本没人光顾……
「欢迎光临~」
「啊,那边的绅士大哥哥!要不要来瞧瞧我们店的商品?」
「嗯,来买」
售货员的少女们都是一等一的美少女,转眼间客人便聚集而来……
「这是什么!?从未见过这般高超的魔导技术!绝对是天才的手笔——这,这多少钱!?按你出的价买哦!?价格随你开!」
「这是灭绝了的梦幻特级茶叶『诺布尔·利斯托尼亚』!?难不成一百年前的保存品市场上还有!?不可能!说是假的……可是这芬芳……!?」
明白这些商品真正价值的魔术师和贵族转眼间给出各自中意的东西的心理价……
「谢谢惠顾~……收,收这么多钱真的好么……?」
「管他呢……?而且……」
瞟,希丝缇娜盯着格伦。
「如何?婆婆!你看这镜子,这可是可以映出自己年轻时样貌的镜子哦!?」
「天啦噜,好怀念啊。我也有过这般的芳华呢~」
「噢噢噢!?婆婆年轻时是个大美女啊!?怎样,要买下这个吗?」
「嗯~,可又不是真的变年轻……」
「没事没事!心灵会变得年轻的!婆婆的人生还很长呢,这个镜子一定能让婆婆找回年轻时的激情啦!」
「小伙子嘴真甜……唔呵呵,不过说的也是,金钱上也没什么困扰……那我就买下这个吧?」
「您慢走~~!」
看着格伦兴致高涨的样子,希丝缇娜叹了叹气。
「……真够拼的呢。你明明可以不用这样看人脸色……」
「果然是认真……的吧?」
露米娅也有些寂寞地说道。
「那个废柴老师这样拼命赚钱想要为她买礼物的女孩子……想必非常的优秀呢……」
「姆……」
突然消沉的露米娅和希丝缇娜。
「嗯,尽管买,不然……」
「呀啊啊啊啊——!?」
「我去——!?用剑胁迫可是犯罪啦——!」
「……痛」
于是,跟平时一样吃了一发格伦的太阳穴钻。
如此这般——
「呜哇~,赚了个盆满钵满啊~,简直超乎想象~,我要不干脆辞职专门倒卖那个笨蛋的发明物好了!?」
一本满足地转换地点的格伦。
「想得美!一次还好,再来国内就要发生大骚动了!」
不悦MAX地说教的希丝缇娜。
「真是的,这种事我知道的啦~」
接着,格伦看向手中装满金币的袋子。
「话说回来……有这么多的话应该会有剩」
「……你究竟是想买什么?作为送女孩子的礼物我觉得太贵重了」
叹息的希丝缇娜。
怎么说,格伦手中的袋子里可是装着足够游手好闲数年的金额。
「好啦,你跟来看就知道了」
说着,三名少女被带到的地方是……
设于黑市一角的礼堂一般的设施。
「这里……可不就是拍卖会场吗?」
希丝缇娜看着入口的挂牌嘀咕道。
「没错。这个定期开放的拍卖会正好要开拍,然后此次我看中了其中的一件拍卖品」
「原来如此,所以才筹集那么多资金」
在拍卖会上抢拍物品,钱的确是越多越好。
「可,可是……给女孩子的礼物竟然在黑市的拍卖场竞拍……」
对格伦的粗神经,希丝缇娜打心底感到无语,就在此时。
「你,你这家伙是格伦=勒达斯!?为何会在这里!?」
熟悉的刺耳嗓门砸向格伦他们。
转身一看——
「你,你是——郝拉克勒斯=雷蒙德前辈」(Hercules=Raymond,郝拉克勒斯:出自希腊神话,宙斯之子,天生神力,所以也有大力士的意思;另一个意思是武仙座,北天星座之一)
「叫谁呢你!?话说,名和姓是什么鬼,将『哈』和『雷』完美的挑开!?你丫其实是故意的吧!?」
格伦的同事……学院魔术讲师哈雷按着太阳穴,呵斥他。
「那个……请问哈雷老师也是来参加这次拍卖会的吗?」
安抚般询问的露米娅。
「嗯,正是。这个定期开放的拍卖会偶尔会推出意想不到的珍品,如果要竞拍贵重魔术品的
话,决不能让给那些不懂价值的下贱之辈!」
说完,哈雷转过身去,背对着格伦他们。
「看样子你也想参加这场拍卖会……不过,拥有真正审美眼的我与低俗的你不可能看上同样的商品,所以放心吧。尽管浪费金钱吧!」
嗤之以鼻后,扬长而去的哈雷。
「那个人还是老样子……不觉得累吗?」
无奈地目送他离去的希丝缇娜。
「但肯定不是坏人啦……啊哈哈……」
露米娅也苦笑着。
「也是,我看中的物品和哈……什么前辈不可能撞车呢,毕竟不是具有魔术价值的东西。喂,走咯?拍卖要开始了」
催促着少女们,格伦进入拍卖会场。
(……怎么说呢?我也不是什么预言者……但总觉得Flag立的飞起……)
对于Flag高高竖起的状况,希丝缇娜只能滴汗。
拍卖会场内。
聚集着众多体态文雅的人们,站在灯光照射的中央舞台上的拍卖师主持下,拍卖会正式开始。
「女士们·先生们。非常感谢各位参加本次也由我埃卢福特商会主持的拍卖会,那么首先是第一件拍卖品——」
兔女郎美女呈来收容于玻璃盒中的古护身符,在观众面前揭开。
「圣历一七〇二年,格拉茨魔术工房限定制作的『月光的祝福』」
听到这句话,观众们沸腾了。
「『月光的祝福』!?那个戴在身上就能驱除任何诅咒的梦幻——」
「好,好厉害!实属珍品啊!」
「好,好想要……」
但是。
「——不过遗憾的是,这个是不良品。刻印的符文破损,加护的魔力也消散了」
顿时,观众们热情熄灭了。
「什么嘛……无趣」
「……简直让人失望透顶」
失去魔力的魔术品没有任何兴趣和价值……这样的氛围。
「即便如此也还是货真价实的格拉茨魔术工房制……我认为凭这传统和历史便有它的价值?那么1里尔起拍!」
这时——
「好可惜……失去魔力的魔术品很掉价的呢」
希丝缇娜遗憾地看着舞台上的护身符。
「好耶!就是这个,一上来就中了!」
格伦突然起身——
「欸?你想要拍下那个!?礼物的话不是有更好的——」
「叫价——」
几乎与此同时——
(哦,格拉茨魔术工房限定制作的『月光的祝福』啊)
哈雷呵呵的笑了——
(虽然魔力流失实属遗憾……但是其真正价值在于能工巧匠的魔导技术和制作者们的信念与荣耀……这段历史才是其价值所在!有眼无珠的愚蠢之人怎会明白……!)
起身——
(只有真正的魔术师的我才配得上它!归我了!)
「叫价——」
「——10里尔!」
「——10里尔!」
不同地方同时响起两道声音。
「……嗯?」
「什……么……!?」
举手伫立的二人一脸难以置信的面面相觑。
「呃!?秃头前辈!?」
「你,你这混蛋……!?」
那二人……正是格伦和哈雷。
「回收Flag了……嗯,早有这种预感了……」
「啊哈哈……」
「?」
希丝缇娜干笑着,露米娅露出苦笑,莉艾尔则感到奇怪的侧着小脑袋。
另一方面,观众和拍卖师由于突然变成十倍的价格哑口无声。
「嘁!那我出15里尔!」
「哼,15里尔!」
又是同时应价。
「前,前辈……!?」
「你,你这混蛋……!」
噼里啪啦,互瞪的二人。
噼里啪啦……
更加动摇的会场。
「前辈……这里能否让一下可爱的后辈呢?16里尔」
「少扯淡!别让我倒胃口了!17里尔」
噼里啪啦,擦出激情的火花。
「哎呀……我其实非常的尊♀敬前辈哟?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气量啦?……20里尔」
「有趣♂……!21里尔」
「哎哟,喊价太穷酸了吧?25里尔」
「那,那行!我就土豪点,40里尔!」
「呃——!?」
哗啦哗啦……格伦流起了冷汗。
「Giligili eye……」
「Giligili mind……」
在傻眼的观众面前,激♂烈碰撞的格伦和哈雷。
「哎呀妈,尽逞强……话说前辈,手头资金够吗?给你看看我的资金,瞧!」
叮啷摇晃装金币袋子的格伦。似乎想施加心理压力。
「哎呀~,我可是有钱人!在这里前辈可翻不了身哦!45里尔!」
「傻么你!我有这个!显贵之人的讲究!」
「神,神马啊啊啊啊啊!?竟然是支票(PY交易),太肮脏了!?」
「你的资金估计也就手头上的那一袋吧!?你才是不该逞强呢!50里尔!」
「那,那个……冷静……格伦老师,哈雷老师……两,两个人都冷静下来?」
即使希丝缇娜硬着头皮调停……
「哼,闪边去白猫!」
「闭嘴!小姑娘!」
「……是」
面对凶神恶煞般的怒吼,只能战战兢兢的退却。
之后……
「我说你也该消停了吧,前辈!那个在魔术上不值这个价哟!80里尔!」
「少废话!那你倒是收手啊!100里尔!」
「100里尔!?花100里尔买没有魔力的护身符你是不是傻!?120里尔!」
「你才是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150里尔!」
「哎哟喂,为这种东西出价150里尔!?前辈,你今后的魔术研究要咋办!?要是我收手的话,前辈就要花150里尔了哦!?160里尔!」
「那你倒是赶紧停手啊!170里尔!」
「怎么,拉不下脸!?魔术研究会中止哟!?180里尔!」
「那又怎样,我决不能容忍向你低头!200里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跟磕了炫迈一样,完全停不下来……
……于是,激烈攻♂防战之后。
「哈……哈……哈……」
「cao……草……真难缠的……家伙……!」
现在,叫价343里尔。
哈雷暂时占优,陷入了胶着状态。
「那,那那个……343里尔……没想到今天作为垫子的护身符能竞价到如此高价……」
在场所有人都震惊得面色苍白。
「……白猫……数了吗?袋子里的金币有多少?」
「那个……怎么数都是321里尔……不行……还不够」
叮呤当啷数着金币的希丝缇娜摇了摇头。
「前天是发薪日,我的兜里有22里尔……但是,加起来也才343里尔……不行啊,同额的话赢不过前辈!而且这里有规定加价以1里尔为单位!」
「放,放弃吧……这样太奇怪了……你就那么想买下当礼物吗……?」
对着疑惑的希丝缇娜。
「嗯,没错!」
格伦明确地回答——
「白猫,求求你帮帮忙!借我点钱,一枚金币就行!」
格伦在希丝缇娜脚边士下座。
「你——」
睁大眼睛的希丝缇娜。
「你,你这混蛋!?居然向学生借钱!?不知羞耻!」
「你闭嘴,哈佛前辈!」
「老师……」
希丝缇娜盯着格伦的脸。
他是认真的。是真心想买下那个护身符,送给传闻中的女孩子当礼物。
(……说明老师有多么珍视那个女孩……)
全都是为了珍爱之人。即使看起来滑稽愚蠢……希丝缇娜却笑不出来。
「……好吧」
「希丝缇!?」
希丝缇娜一脸彻底放弃的苦涩表情,从钱包中取出一枚金币交给格伦。
「想来今天多亏了你才没有当冤大头……就当是回礼」
「可……可以吗?」
「嗯,收下吧。不过我只能拿出这些,再不行……就请放弃吧」
「好耶——!3Q!这人情我记下了!」
格伦站起身来——
「拍卖师!344里尔!这样就一锤定音啦啊啊啊啊啊——!」
格伦进行最后的喊价。
「……这位先生,请问还要加价吗?如果不加的话,这个护身符将归那位所有……」
「草啊啊啊啊啊……」
哈雷穷极自己的魔术研究计划,筹集资金……
「无,无法再加了……!」
沮丧的垂下肩膀……竞争终于尘埃落定。
「好耶哎哎哎哎——!」
「妈的啊啊啊啊——!」
欢天喜地的格伦,不甘心地跺脚的哈雷……
(……不过冷静想想,输了也好……)
回过神来的哈雷留着冷汗陷入沉默。
「……太好了呢」
「嗯」
「……姆」
于是,三名少女注视着表情有些复杂的欢喜的格伦的背影。
「唉~,总算……总算得到这个……!好辛苦啊……!」
离开黑市的格伦他们,回到了北区学生街道。
「接下来要怎么做呢?」
「嗯?还用说?当然是赶紧将这个交给女孩子啦」
格伦玩弄着护身符,这样说道。
「……这样啊。太好了呢」
希丝缇娜有些羡慕地敷衍回答,就在这时。
「老师!」
等待着格伦他们的一名少女出现了。
少女的名字是——
「琳!?」
希丝缇娜的同班同学之一,小动物般可爱的马尾少女,琳=缇缇丝。
「哟,琳。你怎么在这?」
「那,那个……我听说老师今天为了那件事去了南区……」
「哈哈,所以才会在这里等着啊……真有礼貌呢」
格伦露出爽朗的笑容……
「对了,给」
将护身符抛给琳。
「这,这是……」
「怎样,十有八九就是这个了。要是弄错就真的蛋疼了……」
「不会,……就是这个……!没有错……啊……老师……谢谢您……真的……非常感谢您……!呜……!」
接住护身符,琳珍惜的抱在胸口,哗啦哗啦地哭起来。
(老,老师的珍视之人……)
(没,没想到是琳……)
面对判明的事实,露米娅和希丝缇娜哑然失色。
(但是……嘛……没办法)
不过,这时希丝缇娜莫名的接受了。
(琳虽然没什么自信……不过是个老实的女孩……或许挺般配的……)
于是,一脸豁然开朗的表情,希丝缇娜朝琳微微一笑。
「那个……琳。恭喜你?要幸福哦」
「欸?」
「老师他……虽然平时一副半吊子的废柴样,但是为了重要的人会拼上性命……不过金钱的管理你要抓好哟?不然会被败光的……」
「……?」
于是,琳开始叙说事实的真相。
其实这个护身符原本是属于琳的,是她们家代代相传的重要物品。
但是前不久,琳遇到扒手,重要的护身符失窃了。
虽然扒手马上被抓住,但是护身符却已经被卖到黑市。
在那里很难追回一度失窃的物品,警备官也束手无策,告知她放弃寻找。
「所,所以才拜托老师赎回护身符?」
「嗯……我觉得老师或许能找到……不过拜托的方式有些不妥……似乎让周围的人误解了……」
内疚地低下头的琳。
「这个护身符真的很重要……我是领地经营不善的没落贵族的末裔……偿还领地欠债时失去了一切……但是,只有这个护身符我想要守住……」
再次珍惜的抱住护身符的琳。
「对我来说,这是怀念故乡和先祖的重要物品……却被小偷盗走……能找回来真的太好了……」
「这,这样啊……」
「……老师买回这个护身符花了多少呢?虽然现在还不上……但是我一定拼命工作还您的……什么事都会做的……所以……」
琳以充满决意的眼神,看着格伦。
「用不着啦」
「欸?」
「处理失窃物品的店能好到哪去……随便恐吓一下,基本是免费赎回来的。对吧?」
寻求同意般看向希丝缇娜她们。
「……?为什么?格伦为了那个护身符——姆咕姆咕」
「没,没错!就是这样!老师简直是凶神恶煞啊!」
「嗯!你,你不必在意哟!琳!」
分别从左右慌忙捂住莉艾尔嘴巴的希丝缇娜和露米娅。
「……哈,哈啊……」
眨巴眼睛的琳。
于是——
夕阳之下。
「哎呀,那个……看到她在自己面前哭泣……想来是很重要的东西……就想着要帮忙……?一般都会这么想吧」
与莫名感到畏惧的琳分别之后,格伦他们踏上归路。
「是啊,老师就是这样的人呢。是说基本免费……为什么要撒谎呢?」
半是无奈半是苦笑的希丝缇娜询问无精打采的格伦。
「不你说……要是说实话按琳的性格不可能收下吧……」
「这……倒也是」
咯咯微笑的露米娅。
「抛开这个不说……老师,你接下来要怎么办?花,花了不少钱吧?」
「才刚发的薪水全飞了,接下来一个月要怎么熬过去啊。还跟白猫借了钱……这真的药丸」
深深叹息的格伦。
「混蛋……难得倒卖奥威尔那个笨蛋的发名品赚了一大笔,居然全飞了……而且连自己的工资也溜光了……唉……明天开始又只能靠西洛提叶子度日了……」
「真是个笨蛋……」
「好啦好啦,希丝缇」
三名少女面向格伦。
「我们从明天开始轮流给你做便当。你说呢?希丝缇」
「欸?啊,嗯。是喔……没办法!看在你帮了琳的份上,特别给你做便当!」
「最近我也有在进行料理的练习,请尽情期待哦?」
「哈哈哈……真有心」
「嗯,这样的话……我为了格伦,会努力抓蛇和虫子……吃吗?」
「鬼会吃啊!?」
于是,四人其乐融融地走着。
(完)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短篇 谁がために金贷はなる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短篇 谁がために金贷はな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