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GAMERS电玩咖!
  4. 第四卷 亚玖璃与不自觉的会心一击
  5. 【雨野景太与有目的的引导者们】
  6. 繁体版

【雨野景太与有目的的引导者们】
2017-06-22 15:41:14

		

「加入电玩同好会?亚玖璃我?……这是,认真的?」
「对,认真的」
我一个劲点头,正面的亚玖璃同学停止吃甜甜圈,有些困惑的皱起眉头。
「……那—个……为什么?」
嘴边还粘着砂糖粉,歪着头的亚玖璃同学。
我对她笑脸回答道。
「为什么……那当然是我和上原君都希望和亚玖璃同学一起在同好会里玩啊」
我坦率的回答,让亚玖璃同学一瞬间露出欣喜的表情……但是,不一会又变回之前那充满疑问的表情。
「呀,雨雨的心意我倒是很开心的。……但是要亚玖璃,加入电玩同好会?」
「对,亚玖璃同学」
「明明亚玖璃完全不玩游戏?」
「这没关系。电玩同好会,只要对游戏有爱就可以……」
「不,这是最没有的。游戏的爱,简直是零呢,亚玖璃我」
「…………。……爱着爱游戏的人,也是,可以的」
「好水!入会条件太水了!」
恰当的吐槽,让有移开视线。亚玖璃同学教诲般的继续说。
「你邀请亚玖璃我,我是很开心的,雨雨。但这个,还是不行的吧。虽然和佑一起在同好会里是挺开心的……但是不能做那么不会看气氛的女人吧,亚玖璃我」
「唔……」
毫无疑问的正论,让我哑然无语。但是……但是,不能在这里退缩。绝不能。
「其、其实已经和天道同学又打过了一次招呼,她也同意了」
「天、天道同学加入了吗?」
亚玖璃同学有些动摇。虽然她不久之前对我说「果然亚玖璃,相信佑」,但那归那,这归这。美少女和男朋友在同一个同好会里毕竟还是会很在意的吧。不过……这回的亚玖璃同学不好应付。
简直就不像她该有的优雅那般喝了一口大吉岭,带着有些勉强的微笑。
「嘛、嘛,这不是很好吗。天道同学本来就喜欢游戏。在同好会里和雨雨在一起,很自然的流程啊。不能作为亚玖璃入会的理由吧」
「咕……」
和我当初计划不同,这位辣妹小姐漂亮的拒绝了。
我姑且重新制定作战计划,从苦涩的浓咖啡里摄取一点咖啡因,将视线从正面的亚玖璃同学移向店内。
刚过下午两点的甜甜圈店内,满载暑假后半特有的懒散气息。各处的座位上,大概是学生的女生们托着腮和朋友们闲聊。
「(但是……回过神来才发现,多亏了亚玖璃同学,即使在这种对我来说不合时宜的空间,也完全感觉不到不舒服了呢,我……)」
以前在这种场所里要是被谁看见,总会觉得会被背地里说坏话。虽然现在……也会有这样的被害妄想,但同时也会有「无所谓」这种厚脸皮的想法,至少感觉有些习惯了。
「(很明显……是多亏了亚玖璃同学呢)」
她的性格和生存方式,是和天道同学在不同意义上和我正相反……因此,让我感到钦佩。如果只在现充这层意义上上原君也是如此,但亚玖璃同学果然和他有些不同。
如果说上原君是「压抑自己去迎合别人的好人」,那亚玖璃同学就是「实事求是显露自己的受大家欢迎的好人」。简单的说来就是「非常随意的人」,但是这份「随意」收敛在让别人舒服的范围内。比如说现在……。
「不过啊雨雨,这个还真好吃。嚼嚼」
「那就太好了呢」
……就像这个,本来应该是我的甜甜圈,她说吃一口结果已经吃了三口以上,嘛,就是在这种范围内。因为可爱。所以完全可以原谅的范围、
「……嚼、嚼。……啊,抱歉,雨雨。好像全部都吃光了。啊哈哈」
「…………无、无所谓、的说」
前言撤回。多少……大概踏出容许范围半步的情况,也是有的。但、但是嘛,大概也是个,让我苦笑「好无奈啊」的这种程度「随意」的人。
那么,虽然她是如此让大家都喜欢的亚玖璃同学。
……但说实话。
现在,在我心中最关注的女性,就是她。
「对不起,天道同学……」
我在心底里向交往对象谢罪,但即使如此,我的这种想法也无法停止。无法停止,对亚玖璃同学的那种……那种……。
满满的「怜悯」!
「(在暑假旅行时自己的男朋友向其她女人告白,这也太可怜了吧吧吧吧吧吧!)」
不管想几次都觉得眼泪要出来了,我赶紧把额头伏在放在桌子上的手背上。——然后,亚玖璃同学担心的窥视我。
「对、对不起啊雨雨?甜甜圈……」
「不……没关系的亚玖璃同学。没事……」
啊啊,多么的温柔的人啊。被这样的人吃几个甜甜圈什么的,到底有什么值得生气的呢。
我慢慢抬起头,对她微笑。
「……多吃一点哦」
「奶奶!?刚才,亚玖璃从雨雨的温柔里看见了奶奶的影子!?」
「是么。好啊、好啊。那,让我请客吧?」
「温柔过剩反而很恶心哟!怎么了雨雨!哈,难道为了让我加入电玩同好会所以收买我!?」
「呀,没有这回事哦。只要亚玖璃能幸福,奶奶我,做这些都无所谓哟」
「这角色语也真是让人火大呢!」
居然会被这么说呢,我不停嬉笑的看着她。虽然我知道亚玖璃同学被吓到了,但是,我的态度依旧不变。
因为,我现在,已经狠狠的下定决心。
「(我……我也,无论如何,都要成为亚玖璃同学的同伴!)」
虽然对上原君和千秋很抱歉,但这就是,我得出的结论。
*
时间稍稍追溯到约一周之前。
在发生千秋被上原君告白这个冲击性的事件之后。
我和星之守姐妹立刻移动到咖啡店,召开紧急对策会议。
但这次,在进入会议主题之前……我们稍稍「温习状况」的话题里,有一个令我非常惊讶的事情。
那就是,千秋对我的人际关系的认识有两个巨大的误解。
首先第一个,是我和亚玖璃同学的关系。
千秋不知道上原君和亚玖璃同学在交往……虽然这一点我还算是察觉到了。但她不知道在何时,不知为何,深信的误解我和亚玖璃同学原来在交往。当然我立刻就断然的否定道「没有这回事」,但关于这件事,千秋和心春同学到最后都不怎么接受。当被问到我和亚玖璃同学经常去喝茶的理由时,我不得不闪烁其词。
因为对我来说,实在不便说出「相互进行恋爱想谈」这个事实。
结果,只能用「和亚玖璃同学作为朋友很合得来」「所以经常闲聊」这种暧昧的说法,但却被心春同学「这不是关系超好的吗?」的冷眼指责,让我无言以对……于是姐妹俩对我和亚玖璃同学的关系持「保留意见」。
幸运的是,关于亚玖璃同学和上原君在交往这件事,姑且还是接受了。但有些意外的是,千秋并没有受到什么打击。……难道她多少察觉到了吗?
然后,还有另一个误解……那就是,她以为我和天道同学的交往,是伪装恋人。这是在「亚玖璃同学,是我的前女友说」之下发展出来的推理,天道同学接受我的告白,是她对被亚玖璃同学勒索的我施予的「好意」……这是千秋的想法。这就能解释千秋从以前开始就对我说的「爱意」是什么意思了。
话说回来,还真是失礼啊。居然说我被亚玖璃同学勒索……虽然多少是有一点。但、但是,完全就不像她说的那样严肃。
解释到这里时,千秋突然说。
「啊哇哇,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典型的『实际上就是被人欺负的家伙』的证言!就像是说『那是在和朋友玩摔跤!』的那种家伙!」
她深信不疑。不、不,嘛,虽然的确有这样的事!但实际问题是,亚玖璃同学不是恶女。唯有这件事我拼命的向她传达,总算是解开了亚玖璃同学的误解。后来听她说,千秋在之前和亚玖璃同学玩桌游的时候就有点「姆姆,这个辣妹,好像是个本性意外好的人」。当然。实际上她就是个好人。
因此,我解开了千秋这意想不到的误解。
然后,终于又聊到了我和天道同学的交往情况。
「嘛,虽然天道同学的想法不能和我一概而论……但至少,这个交往,因为我喜欢天道同学所以想继续下去。唯有这点绝对不假」
虽然将我确信的事实传达出来了,这时,千秋却不知为何带着复杂的表情苦笑。难道希望作为敌对存在的我,成为被恶女欺骗的可怜蠢货男吗。她的深意有点搞不懂。
但不管怎么说,将这些细小的认识差异修正的结果,就是千秋改变了对亚玖璃同学是恶女的认识(虽然有一半是正确的),同时,认识到我和天道同学「姑且」是正式的,不是因为「好意」而是因为「爱意」在交往。
于是,现在终于可以提出会议的主题「上原佑,向千秋告白的问题」……。
「也就是说把这位叫上原的帅哥,当做是个花花公子渣渣OK的?」
和他没有直接见过面的心春同学如此说道。虽然是很过分的说法,但是没有关系的其他人将状况综合起来客观看的话,会这么说也不是不能理解。
因为他……对我宣言「无法支持我和天道同学的交往」……也就是说,表明他自己喜欢天道同学。而就在话音刚落的不久之前,又打电话对千秋告白。
而且,这样的他,原本就有亚玖璃同学这个正式的女朋友。……听到这些情报,心春同学的态度也是理所当然的。这样的人对姐姐出手,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吧。
但是另一方面,我和千秋完全无法赞同心春同学的想法。
理由很单纯。因为我们绝对确信上原君不是这样的「渣渣」。
千秋嘟囔一句。
「上原同学,对大家都温柔,值得依靠,是很棒的男性哟,心春」
「不,实际上这种家伙才是最危险的啊姐姐。一步走错就自负为后宫王了哟。啊—,讨厌讨厌,所以我才说肉食现充男生这种玩意真是」
心春同学对上原君的评价非常严酷,而且还伴随着异常强的说服力,但不管是我还是千秋,果然完全无法接受,因为知道他良好的本性。但是,在心春同学看来,这种「让孤独又粗心大意的二人心醉神怡」的状况反而加深了对他的疑惑。已经陷入泥沼了。
但如果这样下去完全无法进行议论。于是我们只好勉强屈服,在上原君是个「没想到有后宫思想的男性」的前提下进行会议。
我把手叉在桌子上,再一次说道。
「于是,这次上原君他,突然对千秋告白了……」
说到这,我对千秋微笑道。
「那个,在疑惑之前,首先恭喜你,千秋」
「诶?」
「呀,因为,被崇敬的人告白很光荣的吧?且不管对上原君的疑惑。首先,先自己开心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吧,千秋」
最近意想不到的和天道同学开始交往的我,很明白。……听到憧憬的人对自己说「喜欢」,不管这话里面究竟是什么意思,果然还是很开心。
但……不可思议的是千秋的表情僵硬了。
「那个,怎么了?果然对上原君的纠缠表示疑惑?」
「诶、嗯,嘛、嘛,对呢……」
不知为何用一种夹杂着某些深意的说法的千秋,让我难以理解,于是更加深入的询问。
「话说,被喜欢的人说喜欢的话,我觉得应该会高兴的说」
「……被喜欢的人,说喜欢的话……应该……会高兴。…………」
这时,不知为何千秋视线上瞟的凝视我,露出温柔的微笑。
「或许、是、这样吧。嗯……应该会高兴的。我。听到在意的人……说喜欢自己……的话。真的」
「?对吧?总之我们首先先来庆祝一下上原君的告白——」
「咳咳!」
这时不知为何心春同学非常露骨的用咳嗽盖过对话,于是我停止了追问。
心春同学有些强硬的修正会议轨道。
「现在应该紧急商谈的是,姐姐今后的应对方法吧」
嘛,虽然话是这样说。偷看了千秋一眼,她困扰的低下头。……不行,她果然很在意。虽然很扫兴,但我再一次询问。
「那个,千秋,本来就对上原君抱有好意的吧?」
「这个……倒是这样……」
说法果然很暧昧。是因为觉得直白的说出自己的爱意很害羞吗。她的想法真是搞不懂啊……。
心春同学的视线好痛。……没办法。这里还是暂且撤退吧。
「嘛、嘛,因为就现状来说,对他还有各种各样的疑惑就是了,就算是相思相爱,我也明白千秋迷茫着如何回答,嗯」
「相思相爱……吗」
还是那样,并没有表现出特别开心的嘟囔着的千秋。……唔,上原君的行情是不是掉得太多了。千秋的情绪比想象中低得多。哎呀,真是困扰啊。…………咦,困扰?为什么我要困扰?我希望千秋打起精神吗?明明是宿敌?为什么?
就在我沉默的思考着这些时,好像是终于到达了忍耐的极限,心春同学重重的拍了拍桌子。不愧是学生会长,释放出一种奇妙的压迫感。
「我认为只有『赶紧拒绝』一个选择!你们两个,有反对的吗?」
『这个……』
如果当真把上原君说成是渣渣的话,不管我还是千秋都是不能忍的,但就情况来看,形势很不利。对于我们来说,无法提出除了感情论以外的反驳。
而且让我最心痛的是,上原君现在有亚玖璃同学这个很棒的女朋友。如果这时千秋回应了上原君的心意……亚玖璃同学不就变得很可悲了吗,这种事我绝对不容许。
「…………」
…………嗯。……没错。对,唯有这种事,是绝对不行的。也就是说我要……。
「千秋」
「?啥」
我做出觉悟,把手支在桌子上,定睛看着千秋。
我非同一般的态度,让千秋挺直腰杆。心春同学咽了口唾沫,这时我对千秋断然的说道。
「说实话,我也不希望千秋和上原君交往」
「诶?」
是因为生气吗,千秋的脸颊变红。……这个肯定的吧。没有让宿敌来给自己的恋爱道路提意见的道理。而且还是否定意见。肯定会生气吧。
但即使如此……我也想,成为亚玖璃同学的同伴。她才应该是陪在上原君身旁的女性,我很确信。
我当场将头磕在桌子上那般的对千秋低下头。
「就是这样!即使是万般的失礼我也要拜托你……如果是对带着疑惑的交往感到踌躇的这种半吊子的心情的话,还是不要回应上原君的心意!拜托!」
「诶,等,景太?为、为为、为什么景太要这样……」
因为我想支援亚玖璃同学……虽然这理由不能说出来。把责任和仇恨全推给亚玖璃同学的做法最差劲了。这只是我自己擅自的,自我满足。但是……另一方面,即使是宿敌也不能对千秋撒个适当的谎言。
我再次把额头贴在桌子上用力的摩擦。
「理由,我现在不能说!虽然不能说……我也明白这么做很差劲……但是,这是我现在毫无虚假的真实想法!所以,拜托了,千秋!」
「景太……那个那个,这、这是……」
「前辈……也就是说前辈,内心是对姐姐……」
姐妹俩不知为何动摇颤抖的说话。不,比起动摇,更应该说是愤怒吧。肯定的吧。心春同学多少应该察觉到了……我……我,内心里,比起千秋,更希望亚玖璃同学得到幸福。可以说就是最差劲的家伙。
这样的我现在能做到的事,只有,磕头。
但是,姐妹俩说「还有其他客人在呢」,于是我不情愿的抬起头。
……再一次从正面看过去……星之守姐妹,脸红得超出预想。
千秋不知为何有些开心的嘟囔。
「明明知道有交往的人却那么动摇……真、真是不行呢!真是!」
「诶?啊、啊啊,对啊。这样是不行的呢」
虽然省略了主语,不过这是在说上原君吧。所以必须抹杀对憧憬的他的想法……这也就是说……。
「(回应我的请求,要拒绝他的告白的意思!)」
多么慈悲的海带头啊。对千秋打从内心里改变看法的我,不由得正面凝视她的眼瞳。千秋害羞的扭扭捏捏。……哎呀,这种谦逊的态度也很棒呢!真是刮目相看!
就在此时,这次换心春同学……不知为何有些泪目的红着脸,开口说道。
「好狡猾哟……!……这么拼命的纯粹……这不是连我都想回头了吗……!」
「?回、回头?那—个……」
不好,我们的发言终于开始变得不明所以了呢。这逻辑关系是怎样的?这—个,心春同学,想对什么回头?上原君?不,这很奇怪吧……嗯。不过,又总不可能是说对我回头的意思……话说,我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话听漏了?所以不知道话题走向?
这个可能性极其浓厚。但是现在又没有再让她说一次的气氛……。
「(这、这—个,总之暧昧的微笑。尽量爽朗的……我笑!)」
「!哼、哼!前、前辈真是个让人头疼的人呢!禽兽!」
「诶诶—!?」
呜哇,我好像做了一个致命性失误的选择。果然不行啊,这种应付式的回应!所以说在人际关系方面我才会那么在意别人的一言一行,尽力不听漏别人说话的!因此……从今以后,即使被人骂这种特性很烦人,我也要一字不漏的用心记下别人的自言自语!
我坚定下此种决心,心春同学咳嗽一声,重新说道。
「所以……结果姐姐打算怎样?现在就打电话拒绝?」
「诶?不……这毕竟还是……」
千秋的表情有些僵硬。这是肯定的吧。「甩掉上原君」的工作,不管是我还是千秋都恕难从命。伤人内心也要有个度。话说,像我们这样懦弱孤独的属性,即使自我厌恶的躲在一边哭也几乎没可能如此行动。到底何时才能完成甩掉上原君这种伟业呢,我……好想看到那一天。
「虽然要拒绝……但又没有很好的理由……」
『啊—……』
千秋的话,让我和心春同学都不由得开始深思。的确如此。总不可能直白的说「总觉得上原君,最近和女性的关系很可疑」或「是景太拜托的」吧。既然如此……。
「那个,就说有其他喜欢的人,不行吗?千秋」
「诶」
在我问起时,千秋的脸颊变得从没见过的红。
突然心春同学强势的插入对话。
「雨野前辈的字典里,就没有体贴一词吗!?」
「诶?不……诶?对、对不起……?」
虽然这完全是意义不明的发怒,总之反射性的道歉了。
星之守姐妹两人,不知为何嘶哈的调整呼吸。……?这、这气氛什么情况。我……只不过是根据话题走向提出理所当然的主意……的吧?
心春同学稍稍瞪我的进行说明。
「实际上,被上原同学这种人追在身后不觉得烦恼吗……雨野前辈」
「我?为什么?诶?我完全不烦恼的……」
『真有男子气概!』
星之守姐妹好像在莫名的感叹。…………?不好,我现在是不是和她们的认识有什么致命性的偏离?好像有这种苗头。虽然是这样……但又没有什么想法和对策。到底怎么回事。
就在我走神时,心春同学咳嗽一声。
「不管怎么说,这种拒绝方式要是带来什么风波就不好了」
「是吗?但是……『没什么特别的理由但就是不想和你交往』这种方式也有点,对吧?」
「我觉得用任何伤害渣渣男的语法都无所谓,如果因为暧昧的理由拒绝而让姐姐被黏上的情况才是最可怕的。嘛……说实话也没有什么替代的方案」
这时,我突然想到天道同学不是经常拒绝告白吗。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拒绝」专业户了。
事不宜迟。我当场拨打天道同学的电话。星之守姐妹一脸不可思议的观望,数次的呼声之后,天道同学接了电话。慌张的做完问候,我一下道出主题。
「天道同学!请务必,教我拒绝异性的方法!」
『…………诶』
其间,听筒里的天道同学很明显的动摇了。但是我继续说。
「我表示对这个突然又失礼的请求感到抱歉!但是……我现在无论如何,都必须知道『巧妙的甩掉异性的方法』!」
『!?…………这、这是……雨野君……要自己……用吗?』
「?对,当然!我要用!」
为了朋友。在说出这句话之前,听筒里传来天道同学带着哭腔的大叫!
『我、我不要!』
「诶、诶诶!?」
没想到居然会被拒绝,我动摇了。……嘛,的确,说实话这不是个有趣的话题。但是……现在!为了千秋!
「拜、拜托了!能拜托的人只有天道同学!天道同学的意见,是最值得参考的!」
『也是呢!直接向我打听,是最正确的呢!』
好像自信满满的样子!既然如此!
「也就是说,教给我也可以咯?」
『完全不可以的说!这种事……这种事,必须雨野君自己去想!?我、我哭……!』
「天道同学!?怎么了?被路过的拳击手来了一记腹击吗!?」
『我才没有遭遇这种疯狂的事件,但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同等的濒死状况!』
「诶诶!?等、等着我天道同学!我现在就去救你!」
我慌忙从位子上起身。星之守姐妹一惊……听筒里,传来天道同学瞠目结舌的声音。
『……诶?来救我?事到如今雨野君?还对我?』
「这是肯定的啊!这种情况下会有哪个男朋友不去救自己深爱的女友啊!?」
『深、深爱……。…………。……我倒』
「天道同学!?」
好像天道同学有种一倒的样子!不妙!这可不妙!果然存在路过的妖魔拳击手……!
就在我终于要奔出去时,突然从听筒里传来天道同学清晰的声音。
『我开动了』
「你在说啥!?天道同学!?」
『劳你担心了,已经没事了。雨野君。天道花怜,没事了!』
「完全不是没事了吧!?你这情绪是什么情况!被干掉了吗!?总觉得已经在说一些意义不明的话了,被打了吗!?」
『在某种意义上的确是受到一记强烈的腹击。非常感谢』
「为什么要感谢啊!?难道被猪木先生(注:安东尼奥•猪木)这样的人打了吗!?」
『雨野君』
「在、在?」
天道同学的声音突然变得很认真。我不由得端正坐姿……从电话里,传来天道同学那令人酥麻的温柔的声音。
『好喜欢你』
「…………」
之后,切断了电话。我把智能机收到口袋里……慢慢坐下,把手叉在桌子上……用认真的眼神凝视正面的星之守姐妹。
「哎呀……我家的女朋友,为什么那么可爱呢?」
『什么鬼!』
不知为何她们尖叫起来。然后还不知为何「去死!」「差劲!」的骂,但对我的幸福感已毫无影响。啊啊……天道同学,好可爱。
然后,我继续神游,而星之守姐妹则在那激动,持续了几分钟。
终于所有人都冷静下来……话题又回到千秋的「拒绝方式」。
「结果忘了向天道同学打听建议……」
说着,我瞟了一眼碧阳学园的学生会长。
「心春同学,会怎么做呢?」
「?什么意思?雨野前辈」
「我是问你在被告白的时候会怎么做。心春同学这么可爱,应该是经常有的事吧,告白」
「!又是直球……!」
不知为何心春同学不停拍桌子。我和千秋发愣中,心春同学咳嗽一声……终于,变得平静。
「……说的也是呢。嘛,换做我的话……一般是『现在对这种事完全没兴趣』的拒绝方式」
这个回答,让我不由得笑了。
「啊哈哈,『对这种事』完全没兴趣什么的,身为工口游玩家的心春同——」
「前辈?」
桌子下的脚被用力一踩。我冒出大汗全力修正话语。
「……要身为工口游玩家的……我来说的话,所有的女性向男人投怀送抱可是家常便饭呢,咯嘿嘿!」
我突然的角色变换让千秋一惊。
「景太!?为什么突然间!被恶灵附体了吗!?」
「哦抱歉啦千秋,只是不小心说出真心话而已。我们继续恋爱话题吧」
「像你这种本性有资格聊恋爱话题吗!话说,没事吧?总觉得景太你,脸上血色一会青一会紫的很吓人啊!?」
「没关系。现在我心中正掀起一股巨大的感情对立。顺带一说现在最占优势的是『雨野景太去死帝国』」
「这哪是什么没事啊!?情绪也太不安定了吧!」
「别在意千秋。我没事的。还有,心春同学,对不起」
我的谢罪,心春同学以事务性的微笑回应道。
「不会,请别在意。就算前辈是卑微的工口游狂热者,我,也完—全不会在意。嗯,我能理解的」
「说的也是呢……」
心春同学的脚后跟终于从我的脚背上移开,我放下心来。
她继续泰然自若的进行话题。
「因为我有学生会长这个头衔,所以像『现在没那闲功夫』这种理由说得通……但是套用在没什么大事的姐姐身上,就难以接受了吧」
「那个那个,姐姐我,姑且还在做游戏什么的……」
千秋胆怯的发言。我才想起好像千秋也在做游戏,于是对心春同学说道。
「话说,姐妹俩都在参与制作免费游戏呢。对吧,《NOBE》?」
「那个那个……嘛,就是这样的说」
不知为何千秋回答了我的问题。不对,我是在跟《NOBE》说话……。
我表现出疑问,姐妹俩同时一下回过神来,然后……。
「你好我是《NOBE》!我闪!」
「哇、哇,心春,好帅!」
这对姐妹在干啥。心春同学完全不在意周围的视线站起来摆出偶像的Pose,姐姐对妹妹拍手喧闹。……干嘛。姐妹之间的激情?不管怎么说,我可不想跟上节奏。于是我咳嗽一声。
「那个……你们两个,能坐下?好羞耻」
『……咕……到底怪谁啊……!』
「嗯,至少不该怪我吧?」
『呃……!?』
我说,就算你们那么瞪着我也没用吧。这对姐妹什么情况。星之守家的血脉是由各种压制我的DNA组成的吗?
两个人发着抖的坐下,我重新说道。
「那,面对千秋和上原君,以及周围的女性们陷入纠缠的这种危险的状况……我现在想到一个好主意,不知如何」
『好主意?』
星之守姐妹歪起头。面对她们……我提出一个反转的提案。
「为了确认上原君的真意,以及为了尽早一决胜负……干脆,把有关系的女性全部聚在一起怎么样?也就是说……把天道同学和亚玖璃同学拉进电玩同好会,怎么样?」
*
因此,时间回到现在,回到自那以后过了一周的这家甜甜圈店里。
顺带一说,这一周里完全没有发生任何和人际关系有关的事件。理由是,那之后上原君和家人去海外旅行了。不过,这对于千秋来说,这是一阵考虑的时间,我觉得还不坏。……难不成,上原君就是预料到这一点才故意调整的告白时间?如果是这样,那可真是可怕的现充。
「嗯—……但是,亚玖璃我真的对游戏没兴趣……」
就在我回忆时,亚玖璃同学烦恼道。和她的争论,已经超过了三十分钟。但是……即使如此,我也不退缩。
「拜托了!行吗!肯定会很开心的,上原君也在!」
「虽然这的确很有魅力……男朋友因为兴趣而和朋友建立起来的圈子,女朋友一脚踏进去,说实话很烦吧?」
「一点都不烦!亚玖璃同学是女神!怎么可能会烦人!」
「雨雨你这情绪倒是有点烦的说。你是怎么了,雨雨」
「我?我……只是个将亲友的女朋友奉为女神,微不足道的路人角色而已哟」
「有像你这样个性敏锐的路人角色吗!」
「如果要举行使用鸡血的无情仪式的话,这种干劲是理所当然的」
「能别在亚玖璃身上建立这种散发着礼拜感的信仰吗!?话说到底怎么了,今天的雨雨!好可怕?你,到底想要亚玖璃干嘛!」
「成为唯一的神!」
「好像真是一件不得了的事啊!为、为了什么!?」
「如果成为神的话,亚玖璃同学的野心就没人能阻止了」
「亚玖璃好像没有跟雨雨说过什么不成为神就无法实现的野心吧!?」
「不,这事嘛……怎么说呢……」
为了击败上原君的花心……为了让天道同学这样的美女完全无法进入上原君的法眼,为了让他对亚玖璃同学一心一意,所以成为神的气概是必要的。……但是我无法对她说明。
我一边擦着下巴,带着阴沉的表情回答她。
「总觉得……亚玖璃同学非常的合适。神的位置」
「哦,这个才能评价真是吓人呢」
「因此,在电玩同好会里一起向神的目标努力吧,亚玖璃同学」
「这算什么!电玩同好会究竟是啥!」
「基本上是聚集游戏爱好者的地方。唯有亚玖璃同学,是神」
「亚玖璃还真是显眼呢!反而更不想加入电玩同好会了!」
「糟糕!不对不对!不想成为神也无所谓!只是一起在同好会玩而已!」
「都说了,雨雨。不管说几次,亚玖璃对游戏也……」
「不讨厌的吧!?」
我从桌子上探出身子,询问亚玖璃同学。她眨了眨眼。
「倒是不讨厌……但是……既不擅长也不了解……」
「我也是哦。技术烂,也没有狂热者般的知识」
「但是,亚玖璃,这之前完全不玩的……」
「我也是在不知不觉间才发现自己变成一天里只玩社交游戏这种人的,所以没关系」
「……或许、是这样吧。但是我……果然……」
亚玖璃同学眼神飘忽不定的彷徨着。……我也不是当真想将自己的兴趣强加在不情愿的人身上。这是事实。但对象是亚玖璃同学……。
我稍稍把千秋的事抛在一边,冷静下来,这次用自己的话陈述。
「……亚玖璃同学,经常和上原君去电玩中心吧」
「这个……与其说是喜欢游戏,其实只是和佑玩抓娃娃机很开心而已……所以亚玖璃才一起……」
「这个动机,为什么不适用于电玩同好会呢?一起玩不是很好吗,和上原君」
「诶?这,好像是这样,但是,不想别人说身为游戏初学者的自己不会看气氛……」
「我和上原君至今为止,有对亚玖璃同学毫无游戏见识的发言认真发过火吗?」
「这个……倒是没有。但是,星之守同学在,天道同学也加入了……。在这种比别人都晚加入的情况,果然就像是跟着男朋友才加入的拖油瓶女人——」
面对喋喋不休的叙述不加入电玩同好会的理由的她。
「亚玖璃同学」
我大呼她的名字,俨然盖过她的话。
然后,经过数秒的沉寂。我对亚玖璃同学微微一笑。
「亚玖璃同学拒绝的理由,始终……都是别人吧」
「这、这个……」
「亚玖璃同学的这种温柔,以及阅读气氛的能力,我觉得是美德,很尊敬。但是……亚玖璃同学?我,想听亚玖璃同学的真心话」
「…………」
亚玖璃同学认真的看着这边……我终于下定决心,正面对抗。
「实话实说。我这次之所以这么啰嗦,是有我自己的打算。虽然具体的我不能说,我先向你谢罪。很抱歉」
「雨雨……」
「但是,坦诚的说,想和亚玖璃同学玩游戏的心情是认真的」
「为什么?就算亚玖璃在那里——」
「因为,很开心不是吗,在千秋家玩桌游的时候」
「…………」
刚进入暑假时,我们在星之守家玩《甜蜜的半生游戏》。那个本身不是什么值得让人夸赞的桌游。而且里面还有各种麻烦,对我们来说是非常不如意的游戏模式。但是……。
我为了隐藏害羞而挠挠后脑。
「那个……最近……我和天道同学开始交往了,所以体会到了更多游戏的乐趣」
「……哪样的?」
「虽然,还没怎么理清……那个,就结果来说,游戏就和吃饭一样。当然,料理本身很美味是再好不过……但是,偶尔比起吃『什么』,和『谁』一起吃,才是最重要的」
……因为,那个时候的我,非常开心。说实话……回到家的时候,眼睛都有点湿润了。连把卡套落下的事都给忘了。
和大家玩桌游的那一喜一忧的时间里,对我来说是无可替代的。
凝视着我凝聚着思绪的眼神,亚玖璃同学向上斜视的问道。
「……雨雨……和亚玖璃玩,很开心?」
「当然!」
面对这个问题,我用近来最肯定的态度点头。亚玖璃同学挠挠脸。
「……佑,和亚玖璃玩的时候……也是这么想吗」
亚玖璃同学腼腆的脸,让我心里一阵刺痛。……肯定是的。我很想这么对她说。以前的话就说了。但是,在对他充满各种怀疑的现在……我再这么说就太不负责了。
「……对不起。我不是上原君,所以无法回答」
「……也是呢」
「但是,唯有一句话我要说……我们电玩同好会,绝对欢迎亚玖璃同学。完全不需要熟练的技术和广阔的知识!只要心里享受着游戏,这个人就已经是我们无可替代的同伴了!」
「……是吗」
这时,亚玖璃同学终于……今天第一次,做回她自己那样的,露出爽朗的笑容。她考虑了一阵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并说道。
「那,比任何人都有自信能和佑一起畅玩电玩中心的亚玖璃,也有充分的入会资格呢」
「没错」
「了解。既然你那么煞费苦心的邀请我……」
这时,亚玖璃同学像孩子一样露出天真的、快乐的、美丽的、腼腆的笑容。
「加入看看吧,电玩同好会」
「真的吗!太好了!」
「啊,但是」
但是亚玖璃同学又立刻变回严肃的表情补充。
「亚玖璃入会的话,一定会嘴炮的哟?对于游戏里不懂的东西我会直接说不懂,要是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我也会老实说奇怪呢」
「尽管来吧。倒不如说有这种视角的人在才谢天谢地」
「是吗?那就好……。啊,还有!大前提是,要是佑觉得讨厌,或是星之守同学和天道同学过于在意亚玖璃,我就会重新考虑」
「是,我明白了。……呵呵,还是那么温柔啊,亚玖璃同学」
「嘿嘿,对—呀—。别迷上我哟,雨雨」
「啊,这点不必担心,我说真的」
「呜—哇,这算什么,总觉得很气人的说」
好像让她不爽了。于是我叹息的回答。
「那,我说因为意识到亚玖璃同学而『啵』的一下脸红了,这样你满足了吗?」
「……………………呕」
「我说,能别无言忍吐那样的按着嘴吗」
比单纯的说「恶心」要高N倍的攻击力。简直酸爽。
「呀,抱歉,雨雨,应该说是亚玖璃对雨雨没有那种感觉呢。已经,是生理上不能接受……」
「诶,感觉好像我刚刚被发了张白金好人卡一样!?我是对你告白了还是怎么着!?」
就在我泪目之时,亚玖璃同学变回平时的气氛开心的继续说。
「啊,但是那个哟,雨雨。别误解呢。生理上不能接受的意思,是说比起不能接受你的外表,更不能接受你的一切?」
「在补充里附加追击,性质也太恶劣了吧!连精神层面也要否定我吗!」
「3、3、3、1」
「终于为了配合我,用这种很不符合你风格的交叉评价的方式追击我!?还有谁打的『1』分!即使是亲人我也想杀了他哟!」
「天道花怜会买的」
「请别用这种『脑残粉会买』的说法!这算什么,这个世界上,只有天道同学一个人认同我的价值吗!虽然事实的确如此!」(注:解释一下,クロスレビュー,交叉评价——ファミ通对新作游戏的一种评价方式,分别由四位评委打分,每人10分满分,总分10+10+10+10=40分,分数越高评价越好。所以这里的雨野是3+3+3+1=10分,粪作无疑,只有脑残粉会买)
「……………………那—个,还有就是…………雨、雨雨这个、笨蛋?」
「既然你已经想不到什么词,就别再强迫自己骂我了!到底要怎样,亚玖璃同学的这种,在欺负我方面的无尽探求心!」
「啊哈哈,抱歉抱歉,已经是习惯了,这个」
「这种习惯请给我矫正过来!」
我的反应,让亚玖璃同学嘻嘻戏谑的笑了。她「嗯」的伸了个懒腰,然后顺势站起来。
「那,亚玖璃差不多该走了。其实,之后要和结束家族旅行的佑约会♪」
「啊,是吗?真是巧啊,我之后也要去见天道同学」
「哦,真好呢,你那边也很顺利嘛」
「托您的福。亚玖璃同学请玩得开心啊」
「当然!雨雨也是哟!」
「是!」
微笑的守望着把托盘放回回收口然后离开店铺的亚玖璃同学。穿过前方的玻璃自动门,亚玖璃同学带着笑脸又蹦又跳。
「哈哈」
其间,一股难以言表的辛福感填满我的胸口。
「(嗯……果然,我想成为亚玖璃同学的同伴。即使结果……对被上原君吸引的千秋和天道同学不是什么有趣的事。但是……我还是想让亚玖璃同学和上原君一起抓住幸福!为此,我要拼尽全力!嗯!)」
我做好决意,站起身,把托盘放回回收口后离开了店。
虽然日晒比起八月上旬柔和了几分,但依旧灼烧着皮肤。
……北方短暂的盛夏,马上,就要迎来终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