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安可短篇集3
  5. 教学七罪(Teaching NATSUMI)
  6. 繁体版

教学七罪(Teaching NATSUMI)
2017-06-23 09:44:00

		

「各位同学,请听我说。」
某天的班会上,来禅高中二年四班的级任导师冈峰珠惠老师──通称小珠,双手撑在讲桌上,尽可能让她那和蔼可亲的娃娃脸摆出严肃的表情说道。
「发……发生什么事了吗?」
看见总是开朗悠哉的小珠表现出非比寻常的模样,士道一脸纳闷地开口询问。其他同学们也都对小珠投以疑惑的视线。
「……大家知道明天有公开授课吧?」
听见小珠说的话,所有人点了点头。明天的第六堂课世界史的时间是公开授课──也就是所谓的教学观摩。
「……听说公开授课时,天宫市教育委员会的栗生教育长会混在家长当中进行考察。」
「教育长……会来考察?」
学生们立刻骚动了起来。士道虽然对那个组织和职位不甚清楚,但大概知道有大人物要来参观教学。
「唔……我搞不太懂呢,为什么那个教育长要来看我们上课啊?」
坐在士道隔壁,拥有一头漆黑如夜色的长发的少女──十香歪了歪头。于是,小珠露出乾笑回答:
「……好像是听到我们学校学生的一些奇怪传闻。」
「奇怪传闻?」
「对……好像有来禅的男学生在教室脱掉同班同学们的衣服,或是将自家改建成『只属于我的动物园』,强迫一群年幼的女生打扮成不知羞耻的模样之类的……」
「噗……!」
士道不由自主地喷出口水。与此同时,班上的同学目不转睛地盯著士道。黏答答的汗水濡湿了士道的背。
小珠像是要打破这种不愉快的紧张感似的继续说道:
「如果这种传闻属实,听说也会倾向派遣特别更生委员过来……」
小珠说完后,亚衣、麻衣、美衣三人组便苦著一张脸。
「那……那是什么?好有威严的名字啊。」
「特别更生委员……怎么会!」
「你……你知道吗,麻衣!」
美衣以夸张的口吻发出大感惊讶的声音。麻衣点了点头回答:「嗯,我有听说过。」接著继续说道:
「不是有一所学校叫荒上工业高中吗?两年前,看不惯他们素行不良的教育委员会派遣到那里的,就是刚才提到的特别更生委员。」
听见麻衣说的话,同班同学们的脸上纷纷染上了战栗之色。
「听……听你这么一说,那间学校最近安分多了呢……」
「不,不只是安分两个字可以形容!听说半年过著监狱般的生活,而一年则是变得像禅寺一样呢!」
「听说全校的学生全部剃了光头,一脸死气沉沉的表情……」
「根据传闻,好像是被洗脑了还什么的……」
「不对,是动了前头叶切离手术……」
听见接二连三冒出的资讯,学生们各个咽了口水。
「总……总之!只要安安分分地上课,应该不会发生任何问题!各位同学,明天就麻烦你们帮忙喽……!」
小珠深深地低下头。看见她的姿态,学生们纷纷为小珠加油打气。
因为所有人才不希望教育委员会派遣特别更生委员过来,更重要的是,也不希望学校解除小珠担任班导的职务。二年四班表现出同班以来团结一致的模样。
不过,偶尔会有人对士道投以冷漠的眼神……但士道决定姑且不去在意。
◇
「……唔……」
七罪以低沉的嗓音发出呻吟声后,将本来就因为一脸无聊而皱起的眉毛皱得更紧。
不过,那也无可厚非。毕竟她现在正因为一个烦恼而感到心烦意乱。
话虽如此,她并不是在烦恼即使细心梳理仍然乱翘一通的发质,或外表看起来不健康的纤瘦身材,以及明明没有怎么样,却被人家说「啊……抱歉,我说话很无聊吧」的天生臭脸。
……哎,那也是烦恼没错啦,但那些是七罪长久以来抱持的消极性烦恼,而如今令七罪苦恼的,是更主动的积极性烦恼。
「…………」
七罪在坐著的沙发上改变身体的方向,以腹部贴著椅背的姿势目不转睛地盯著厨房。
那里有著穿上围裙努力准备晚餐的士道身影。
他是这个家的主人、七罪的恩人,同时也是──让七罪感到烦恼的罪魁祸首。
没错。七罪正在烦恼该怎么报答以前士道帮忙过她的恩情。
当然,她也企图尝试许多方式。像是送礼物、趁士道不在的期间打扫房间,或是代替士道准备餐点……这类的方法,但全都无疾而终。
你们想想看,现在的人类文化圈里,不可能有人会喜欢七罪以她毁灭性的美感所选择的礼物,而要是七罪这个存在本身就像是脏东西的生命体,未经许可擅自打扫房间的话,整个房间反而会被难以清除的污秽污染。更别说是下厨了。会想吃用七罪的手处理过的东西,顶多只有十天都没抓到猎物的土狼吧。
「……七罪?」
「呀!」
有人突然从背后呼唤,令七罪发出惊愕的尖叫声,弹跳起来转过身体。
朝声音来源望去,便看见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少女──四糸乃,和左手的手偶「四糸奈」一起纳闷地歪著头。
她是个具备有别于七罪的蓬松柔顺头发、有别于七罪的美丽双眸,以及有别于七罪的可爱面容,宛如天使的少女。
而且,她不只外表漂亮,内心还像澄澈的大海般美丽,她的言行举止都充满了对对方的体贴,甚至温柔地对待像七罪这种只被滚粪虫需要的物体。从这点来看,就能理解她有如慈母的爱情了吧。与其说「宛如」天使,不如说根本就是天使本身吧。不妨就叫她天使四糸乃。
「七罪,你怎么啦?你的表情有点奇怪哟~~」
「四糸奈」歪了歪头。于是,七罪颤了一下肩膀。
「啊……啊啊……抱歉。我没事,你不用在意……」
「是这样吗……?可是──」
就在四糸乃这么说的瞬间,厨房里传来士道的声音。
「喂──四糸乃、七罪。饭菜快做好了,可以帮忙收拾那边的桌子吗?等十香她们来了就开饭吧。」
「……!听……听到了吧,四糸乃。士道叫我们收拾桌子!」
「啊……好……好的。」
四糸乃点点头,开始整理放在桌上的杂志和报纸。七罪也帮忙收拾四散的印刷类纸张。
「嗯……?」
就在这个时候,七罪将视线落在手中最上方的印刷品上面写的文章,发出细小的声音:
「教学观摩的……通知……?」
◇
当天晚上,七罪偷偷溜出公寓里自己的房间,造访四糸乃的房间。
按下门铃后不久,房门便打了开来,出现身穿可爱睡衣的四糸乃和「四糸奈」的身影。可能是刚洗完澡吧,脸颊染上些许红晕,身体散发出微微的热气。
「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事吗,七罪?」
「啊……抱……抱歉……我有话……想跟你说……」
七罪别开视线如此说道。
「……也对,这样很没有常识喔。应该说:竟然在这种时间让你看见我的脸,根本是严重的妨碍安眠吧。嗯,对不起。我去死好了。」
「七……七罪……!」
当七罪打算从门口离去时,四糸乃慌慌张张地抓住七罪的手。
「没有……这种事……那个,你来找我,我很开心。」
「四糸乃……」
七罪听见四糸乃充满爱的话语,含著泪水回过头来。她已经不是用天使这种范畴来含括的存在,根本就是女神。四糸乃Goddess。啊啊,世界真是美好。
「那个……不嫌弃的话,请进来吧。」
「唔……嗯……谢谢你。」
七罪微微点了点头后,脱掉鞋子走进四糸乃的房间。顺带一提,为了不弄脏圣域,七罪原本打算换上自己带来的新袜子再进去,但被四糸乃阻止了,所以没有换。
「所以……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将七罪带进客厅后,坐在沙发上的四糸乃如此说道。七罪缩起肩膀,把手放在腿上,坐在四糸乃的对面,挤出沙哑的声音。
「那……那个……我有事找你商量。」
「好的,什么事呢?」
「那个……你明天有空吗?」
「明天吗……?有空,并没有什么安排……」
「咦?该不会是约会的邀请吧?呀!七罪真是大胆!」
「啊!不,并不是这样……」
七罪额头渗出汗水说道,四糸乃便大声制止「四糸奈」。
「明天……有什么事吗?」
「啊,嗯……那个,如果你方便,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士道的学校?」
「咦?」
面对七罪突如其来的提议,四糸乃瞪大了双眼。
「士道的学校吗……?」
「到底要去那里干嘛呢?」
「四糸奈」扭著身体如此询问。于是七罪微微游移视线回答:
「……就……就是啊,明天士道的学校不是要教学观摩吗?可是,士道的父母亲现在人正在国外出差吧。士道说他们之前也常常不在家,父母亲几乎没去参加过教学观摩……所以,那个……我在想,让我和四糸乃为他制造一个教学观摩的回忆……」
没错。这就是七罪想到的报答士道的方式。
「我和七罪你……?」
四糸乃一时间表现出一副听不懂七罪在说什么的模样,将脖子歪向一边。不过,随后应该是发现了这句话的意图,四糸乃赫然瞪大双眼。
「你该不会……是要和我一起假扮成士道的父母亲吧……?」
听见四糸乃说的话,七罪「嗯、嗯」地应声点了点头。
照常理来说,这种事是不可能办到的。因为七罪和四糸乃怎么看都比士道还年轻。
不过──若是有七罪的能力,事情就另当别论了。
七罪的天使〈赝造魔女(Haniel)〉拥有将物体改变成别的形状的能力。而即使现在七罪的灵力被士道给封印住,还是能藉由让自己的精神状态不稳定来使用某种程度的力量。
可是,七罪一人无法分饰父母这两个角色。所以,她才来拜托四糸乃帮忙。
「你……你觉得……怎么样?那个,当然……如果你不愿意,可以拒绝我没关系。」
七罪战战兢兢地说完,四糸乃便摇了摇头。
「没这回事。我觉得这个想法……非常棒。请务必让我帮忙。」
「四糸乃……!」
七罪露出开朗的神情后,牵起四糸乃的手。
◇
隔天,七罪和四糸乃走在前往士道就读的来禅高中的路上。两个人现在都还是原本的样子。
步骤在昨天已经确认完毕。到了来禅高中之后,在没有人的地方显现能力,把四糸乃变成父亲,七罪变成母亲,再前往教室。
由于没有拿到士道双亲的照片,长相都由七罪自己创造……但只要在开始上课之前自称是士道的父母,应该能营造出气氛吧。
七罪思考著这种事情前进,不久便看见眼熟的校舍。
「好了……那么,四糸乃,我们差不多该变身了吧。」
「好……好的,总觉得有点紧张呢。」
四糸乃以有些僵硬的表情点了点头。于是,七罪便和四糸乃一起进入杳无人迹的小巷内。然后,七罪吸了一口气,著手准备取回一部分被封印的灵力。
基本上,精灵只要精神状态不稳定就会导致灵力逆流。由于七罪是所有精灵当中精神安定感最低的一个,光是在脑海里不断展开负面的妄想,就能恢复最起码的变身能力。
……国小教室响起老师的声音。好~~那么跟喜欢的同学分成一组。一个接一个聚在一起的同班同学们,其中只有七罪一个人落单,她没有出声邀请同学,也没有同学出声邀请她。老师说了:「有没有人要让七罪加入?」班上变得喧闹不已。不久后,有一个人开口说道:「这样子就不是跟喜欢的同学分成一组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七罪……!」
正当七罪的压力快到达顶点的瞬间,四糸乃摇晃七罪的肩膀。集中力自然中断。
「咦?怎……怎么了,有事吗?」
「请等一下。现在──」
四糸乃说著望向宽敞的大路。现在正有个先前不存在,戴著眼镜的娇小女性走在那里。
「──好险。」
要是刚才展现出变身能力,势必会引发大骚动吧。七罪中断妄想后,静静等待女性通过。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步履蹒跚的女性突然当场倒地。
「什么……!」
「咦……!」
七罪和四糸乃同时屏住呼吸后,连忙奔向女性的身边。
「喂……喂,你怎么了……」
「你没事……吧?」
两人这么说著,并且将女性翻过身。结果女性露出呆愣的表情,一张一合地动著嘴巴。
「不……不好意思……昨天拚命准备,努力过了头……身体不舒服……」
「身体不舒服……」
七罪皱著眉头,抚上女性的额头。非常烫。
「……在这种状态下还出门,太乱来了啦……请乖乖回家休养。」
「不可以……今天要教学观摩……我不在的话……」
「咦?」
七罪瞪大双眼后,女性就再也没说一句话。看样子,似乎是晕了过去。
「啊,喂……醒醒啊……!」
七罪支撑著女性精疲力尽的身体。
「没办法……只好带她到能休息的地方……」
「说的也是……可是,她刚刚说到教学观摩……」
就在这个时候,四糸乃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似的「啊!」了一声。
「我记得这个人……好像是士道他们班上的老师……!」
「──啊!听你这么一说……」
四糸乃一提起,七罪这才回想起来。以前她变成士道做了许多恶作剧时,好像曾经看过她。
「也就是说……这个人倒下的话,教学观摩就……」
「呃……应该会……改成自习吧。」
「那……那可就伤脑筋了!」
七罪发出高八度的声音大声吶喊。要是事情变成这样,就无法为士道留下教学观摩的回忆。
「可……可是,以她这种状态,应该没办法上课……」
「完全瘫平了呢~~」
「四糸奈」像医生一样撑开昏厥过去的老师的眼睛说道。于是,七罪紧咬牙根。
「不……还有方法。」
七罪握紧拳头如此说道。
◇
在第五节的下课时间,教室的气氛和往常有些不同。
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吧。因为,今天的第六节课是教学观摩,而且还是决定这个班级命运的重要时刻,大家的紧张感有别于平常的教学观摩。
教室后方已经可以看见几个学生家长的身影。感觉发现后方有熟悉脸孔的学生们动作都变得比平常僵硬。
「哈哈……说来说去,大家还是坐立不安呢。」
士道露出苦笑,瞄了一眼后方。于是,坐在隔壁的十香睁大她那有如水晶般美丽的双眸,兴致勃勃地对士道说:
「那些就是叫教育长的人吗?还真多呢。」
「不是,他们是同学的家长啦。」
回覆十香的不是士道,而是少女的声音。往声音来源看去,发现班上的长舌三人组亚衣、麻衣、美衣就站在那里。
「十香,我问你,你妈妈已经来了吗?」
「啊,我超想看十香妈妈长怎样的!」
「你的美貌是遗传呢?还是基因突变呢?」
三人逼近十香,眼里闪耀著光芒。十香一脸困惑地发出「唔……唔……」的低吟声。
「啊……十香的父母因为工作的关系不克前来。对吧?」
「唔……嗯,就是这样。」
士道替十香找藉口蒙混过去,十香也配合他点头称是。于是三人组便一副打从心底感到遗憾的模样大呼可惜。
就在这个时候,十香指著教室后方开口:
「欸,士道,那个人也是某个学生的家长吗?」
「……嗯?」
士道循著十香的指尖往后望去──一瞬间僵住了身体。
不过,那也理所当然。因为有个身穿黑色长袍,头上还戴了尖尖的面罩,打扮超级诡异的人物混在一群穿著正式服装的家长里面。
「这……这个嘛……」
士道正愁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亚衣突然高声说道:
「爸……爸爸……!」
「咦!」
听见意想不到的话语,士道不禁瞪大了双眼。亚衣惊觉自己失态,羞红了脸,踏著沉重的脚步走向那名可疑人物的身边,压低声音和他窃窃私语了起来。
「……喂!我不是叫你不要穿这样来吗!」
「你在说什么蠢话啊,亚衣。这是我们结社历史悠久的……」
「谁管你啊!快点给我脱掉!平常就算了,但唯独今天真的不能乱来啦!」
麻衣和美衣看著这幅情景,露出乾笑。
「啊……哈哈,对喔,亚衣的爸爸好像是黑魔法结社的大人物吧?」
「本人长得很普通就是了……」
「人是不坏啦,但穿成那样来学校,未免太没有常识──」
麻衣话说到一半,看见一名身穿紧身衣走进教室的女性,顿时止住了话语。
「妈……妈妈!」
「咦?」
士道露出目瞪口呆的神情后,麻衣冲向女性,满脸通红地发出抗议:
「你……你怎么穿成这样来学校啦!」
「抱歉、抱歉。我刚下班,路上弄脏了衣服,可以换的服装就只有这个而已。」
「穿弄脏的衣服也没关系啦,快点去换下来──!要是被教育长看见,马上就出局了啦!」
麻衣发出沙哑的声音。美衣看著这幅情景,脸颊流下了汗水。
「哎呀!麻衣也很辛苦呢。就算伯母是SM俱乐部的女王,也得分清楚工作和私生活才行……吧……」
这次换美衣瞪大了双眼,全身开始颤抖。
朝她的视线望去,发现有一名高挑的男子站在教室门口。即使穿著白色西装也显而易见的肌肉、如剃刀刀刃般锋利的双眸,以及有如猛禽的羽毛般粗大的眉毛是他最大的特徵。长得一副明显像是杀了几个人的模样,而且他的手上还拿著M16自动步枪。
「叔……叔叔!」
美衣慌慌张张地冲向男子。对了,士道好像曾听说过美衣的叔叔在国外当职业杀手。
「你……你怎么带这种东西过来啦!」
「…………」
听见美衣极为理所当然的指摘,男子不发一语。
「在日本拿突击步枪太引人注目了吧!你身为职业杀手的自觉还不够吧!」
「……喂,你吐槽的点竟然是这个啊。」
士道不禁眯起眼睛,然后搔了搔脸颊……该怎么说呢,真是一群有个性的家人呢。
亚衣、麻衣、美衣牵起家人的手离开教室。几分钟后,亚衣和麻衣带著换穿普通衣服的父母,而美衣则是带著将突击步枪放置在某处的叔叔走进了教室。不过仔细一看,发现她叔叔刚才紧闭的外套前襟敞开,宛如为了方便马上掏出挂在左腹部的「某种东西」似的。
「…………」
「唔……士道、士道。」
当士道脸颊流下汗水时,十香大吃一惊地瞪大双眼,拍了拍士道的肩膀。
「嗯,怎么啦,十香?」
「那个……那个也是家长吗?」
说完,十香又指向教室后方。看样子又有人走进教室了。
士道在心里想著看过那三个人之后,就算有什么样的家长来他都不会感到惊讶,同时回头望向后方──结果,僵住了身体。
「什么……?」
站在那里的是一名美丽的女性。她拥有一头大波浪长发以及蓝宝石般的眼瞳。肉感的身材曲线吸引住教室里所有男学生的目光,但她的行为举止却高贵优雅,宛如贞洁贤淑的大和抚子。
不过,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的左手,戴著一只留著漫画般的胡子、穿著双排扣西装的兔子手偶。
「咦……?这……这是怎么回事……」
士道一脸困惑地皱起眉头。
他确实没见过那位女性,但她左手上戴著的手偶分明是「四糸奈」。
而且仔细观察过后,感觉她的容貌很眼熟。该怎么说呢,那位美女让士道产生一种想法,如果四糸乃长大成人大概就会变成那样的女性吧……
「那……那个……呃……」
「喂、喂,首先要改掉支支吾吾的毛病。」
「唔……嗯……」
那位女性似乎觉得大家的视线令她发痒,微微扭动身躯后,跟手偶交谈,接著像是下定决心般咽下一口口水,抬起头。
然后──
「……我……我儿子受你们照顾了。我是五河士道的……妈妈。」
「我是他爸。」
向整个教室里的人如此宣布。
听见出乎意料的宣言,教室一瞬间鸦雀无声──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随后被震耳欲聋的惊愕声包围。
「等一下,她是五河的妈妈吗!」
「骗人的吧,再怎么说也太年轻了!」
「该不会是……他爸的第二春!继母吧!」
「这称谓听起来也太色情了吧!脑海里只会浮现糜烂的关系!」
「话说,那是爸爸吗!五河其实拥有兔耳基因吗!」
教室顿时喧闹了起来。
「不……不是……那个,咦……!」
然而,士道无法制止同学议论纷纷的声音。理由很单纯。因为连士道也搞不清楚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位新的来访者出现在吵嚷的教室里──学生们瞬间鸦雀无声。
那是一名迈入老年的男性,还带著一名疑似是他部下的女性。直挺的背脊和紧闭的双唇明显表现出他一丝不苟的个性。
「…………!」
这名人物的登场令学生们屏住了呼吸。
不过,这也无可厚非吧。因为大家昨天才在照片上看过他的脸。他就是天宫市教育委员会栗生正太郎教育长本人。
「是大头目吗……」
「让他见识见识我们四班的团结……」
「我们才不会让他开除小珠……」
学生们以教育长听不见的细小音量窃窃私语。虽然对自称士道母亲的神秘女性依然感到好奇,但大家都认为现在最重要的是顺利度过这堂课吧。士道想到下课后应该会被大家排山倒海的问题给淹没,现在就开始觉得心情沉重。
不过,士道也跟大家有著同样的心情,不希望小珠被解除班导的职务。再说,这次的事情士道也难辞其咎……算是他间接引发这次的事态吧。士道决定待会儿再追问谜样的母亲这件事,吐著悠长的气息好让心情平静下来,并且看向讲桌。
这时刚好上课铃声响遍四周,教室的门喀拉一声打了开来。今天的主角小珠登场。
「……咦?」
然而,士道看见进入教室的人影,哑然失声。
也难怪他会有这种反应。因为出现在那里的,并非娇小的社会科老师小珠。
「呵呵呵……开始上课喽。各位同学,请回到位子上坐好。」
而是发出十分甜美的声音如此说道的高挑美女。
这位二十五岁左右的女性有著一头丝绸般的发丝、湿润的嘴唇,以及连模特儿都自叹不如的身材比例。傲人的双峰如今也好像要从开到第三个扣子的衬衫蹦出来,开高衩的窄裙露出她性感的大腿。可能意识到自己姑且是教师吧,她戴著细框眼镜,单手握著指示棒,但看起来只像是角色扮演用的小道具。
那名只让人觉得误会「女教师」这个词汇意义的女性登场,令教室再次骚动了起来。
不过在那当中,士道大吃一惊的方向和大家不同,因而瞪大了双眼。
「七……七罪……!」
没错。那名女教师正是七罪变身成大人的姿态。曾经见过那副姿态的十香也觉得不可思议似的将眼睛睁得圆滚滚的。
因疑似四糸乃的女性登场而一片混乱的头脑又更加混乱了。她们到底在做什么啊?
正当士道思考著这种事情的时候,七罪过度扭动她的身躯坐到讲桌上,以挑逗的姿势交叠双腿,竖起一根手指说:「嘘!」
「好了~~各位同学请安静,要开始上课喽。对老师有疑问的话,下、课、再、说。」
看见那性感的姿势,男学生和一部分的男家长咽了一口口水。
不过──所有人立刻惊觉自己失态,便端正态度。不妙,虽然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非常不妙。
士道瞥了一眼后方,便看见栗生教育长一脸不悦地皱著眉头,跟女部下窃窃私语。
「…………!」
看见这幅情景,学生们不约而同地以眼神交谈。
(──喂,那个老师是谁啊!)
(最好告诉她她不是我们的老师吧?)
(可是,这样小珠会不会变成是跷掉重要的教学,跑去哪里鬼混啊?)
(那么……那么,该怎么办啊!)
(这个嘛……)
所有人只靠眨眼和视线完成大致上的沟通后,端正姿势面向讲桌。
没错──学生们选择继续上完这堂课。
大家不知道这位老师是谁,也不清楚她是因为何种理由才来到这里。但是,既然已经开始上课,除了听完这堂课之外,没有任何能让教育长认同的方法。
上课不是只靠老师一个人完成的。球投进手套的声音愈大,看起来就愈快速有力。所以凭学生的反应,应该也能营造出一种这位老师教学教得很棒的错觉。
(放马过来吧。大姊姊,你会怎么上课呢?)
(我会完美诠释模范学生。)
(为了小珠和我们的安宁……!)
于是,七罪对学生们认真的态度感到心满意足地点点头后,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文字。
「乖宝宝的健康教育~小婴儿从哪里来?~」
看见这行文字,士道和其他学生同时僵住了身体。
(──偏偏要上性教育啊啊啊啊啊啊!)
甚至用不著以眼神交流,轻易便能得知全体学生都有著同样的想法。
本来就不希望在教学观摩上这种课了,更何况现在还有严格的教育长正在视察。因为传说来禅的学生有极端不纯洁的异性交往,这样子根本就像是边跳舞边在地雷区前进一样。
「……哎呀?」
七罪应该也在这时发现到教室气氛的变化吧。她放下粉笔转过头,移动视线环顾教室。
「大家怎么啦?气氛有点沉重喔。」
七罪发出开朗的声音说道,但是学生们还是保持沉默。
结果,不知道七罪是怎么解读这片沉默,她像是察觉到什么事情一样拍了手。
「啊!对喔,不好意思,老师没注意到。」
说完,七罪环视整个教室。
「难得来参加教学观摩嘛,也请各位家长一起参与吧。来吧,家长们请到孩子的身边。」
(──情况愈来愈糟啦啊啊啊!)
(这位大姊姊在想什么啊啊啊!)
(家长一起参与的性教育是什么样的酷刑啊啊啊!)
学生们脸色发青,冷汗直流,家长们虽然不知所措,还是走到自己的孩子身边。当然,自称士道父母的女性和手偶也走到士道身旁。
「……你是……四糸乃吧?」
士道小声问道。果不其然,那名女性点了点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七罪会……?」
「其……其实……」
四糸乃压低声音,简单说明事情的经过。于是,士道的额头渗出了汗水。
「代替昏倒的小珠……?」
「对……七罪并不是在恶作剧……」
「嗯……我知道。」
不过,时间点太不凑巧了。士道瞥了一眼留在教室后方的栗生教育长和他的部下。与此同时,七罪对教育长说:
「哎呀,你怎么不动呢?」
「呃,我──」
「别这么说嘛,不要客气,快过来。」
七罪走到教室后方牵起教育长的手,把他带到身旁空无一人的学生,被带到十香和士道中间的教育长一脸困惑地对十香说:
「……抱歉,打扰你了。」
「唔?没关系啊。」
或许是搞不太清楚状况,十香若无其事地回答。
「你们的老师平常就是这样吗?」
「唔?你在说什么啊?她不是老师──」
「……!是……是个很幽默的老师吧。她很亲切,学生都很喜欢她!」
士道高声盖过十香的话。教育长一副无法理解的样子歪了歪头。
「……唔嗯。」
虽然教育长并没有说出什么评语,但很明显对七罪的印象不是很好。周围的学生大概也感受到了教育长的心情,即使装作若无其事,眉尾还是微微抖了一下。
(惨了……这下惨了……)
(这样下去,特别更生委员就要冲过来了啦……!)
(得……得想办法挽回劣势才行……!)
学生们一语不发地用眼神互相交流。于是,七罪老师露出灿烂的笑容继续说道:
「好!那么我们就来问问爸爸妈妈是怎么制造出你们的吧!」
听见七罪绝望性的宣言,不只学生,连家长们也都抖了一下肩膀。
(──不要再说了啦啊啊啊啊!)
(不会吧啊啊啊啊啊啊!)
(我才不想听啊啊啊啊啊!)
学生们不成声的吶喊充满了整间教室。士道听见站在自己右手边的教育长一脸不悦地清了清喉咙。
不过,七罪一副完全没察觉的样子,竖起一根手指说:「要、点、谁、好、呢?」开始指著学生们。
「好!那么就先点山吹同学,麻烦你喽。」
「咦咦!」
亚衣发出由衷嫌恶的哀号声。教育长的眉毛抖动了一下。
(亚衣!不行啦!要微笑、微笑!)
(要是教育长以为学生讨厌上这堂课就完蛋了啦!)
麻衣和美衣用眼神倾诉她们的意见。于是,亚衣即使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仍然挤出僵硬的笑容。
「哇!被……被老师点到真是好开心啊!来……来吧,爸爸,快点回答。」
「唔,最近的教学观摩上的内容还真有意思呢。」
亚衣说完,到刚才为止还戴著奇怪面罩的亚衣父亲便露出认真的神情。
「就算简单地问小孩的制造方式,但也有好几种模式。既然难得有这个机会,我就来说说怀上亚衣时的做法吧。」
「…………!」
亚衣顿时涨红了脸。不过,她的父亲完全不感到害臊地继续说道:
「首先,在满月的日子,让妻子躺在用鸡血描绘的魔法阵上。」
「给我等一下!」
亚衣高声吶喊,抓住父亲的衣服胸口。不过,她大概是马上察觉到教育长的视线,抖了一下肩膀,露出僵硬的笑容。
「真……真是的,讨厌啦,爸爸,你真爱开玩笑。老……老师,可以的话,也请你问问其他同学。」
「咦咦?好吧……那么,接下来拜托叶樱同学好了。」
「……!真……真是荣幸啊……」
这次换麻衣的脸上浮现僵硬的笑容。不容拒绝,宛如地狱的回答。总觉得好像是什么诡异新兴宗教的研讨会一样。
在麻衣的催促之下,刚才穿著紧身衣的母亲便开始诉说:
「这个嘛,首先我跟天性变态的臭猪头认识的过程──」
「臭猪头?」
「啊,不好意思,是指我丈夫。」
(──竟然是老公啊!)
学生们同时在内心吐槽。不过,麻衣的母亲毫不在意地继续说道:
「哎呀,他本来是我店里的客人,这样叫他他就会很开心。基本上喜欢人家凌虐他,怀上这孩子的时候,我也用皮带把他绑得牢牢的,可是那家伙没经过我的允许──」
「老……老师!为了参考更多方的意见,要不要再问问其他同学?」
麻衣举起手打断母亲。
「唔,这样啊。刚才的分享也很有意思呢……不过算了。那么接下来请藤袴同学。」
「!呃,那……个……我爸妈都很忙,今天是我叔叔来!真……真是可惜呢!」
「跟我睡过的女人,没有一个人还活在世上。」
「Shut up!」
美衣堵住面不改色如此回答的叔叔的嘴巴。
士道发现教育长因这一连串的问答而冒出青筋。
「我问你……这个班级上课时,通常都是这种感觉吗?」
「不……不是,那个……」
正当士道烦恼著该怎么回答心情明显变恶劣的教育长时,这次换七罪莞尔一笑,望向士道。
「那么,这次来问问士道同学和他的母亲吧。」
「什么──」
「……!」
听见七罪说的话,四糸乃屏住了呼吸。
「好了,请回答。小婴儿是怎么制造出来的呢?请告诉你的儿子。我认为亲子合作才能制造出教学观摩的回忆喔。」
「那……那个……」
「麻烦你了。」
七罪有些兴奋地说道。尽管四糸乃一脸困惑地将眉毛皱成八字形,还是开启了颤抖的双唇。
「呃……那个是因为……」
「是。」
「男……男人和女人……那个……」
「那个什么?」
七罪以缓慢的动作走过来后,轻轻抬起四糸乃的下巴。看见这煽情的举动,士道不由自主地心动了一下。
插图008
「来……请告诉我们吧。」
七罪催促四糸乃继续说下去。四糸乃满脸通红。
「喂……喂,有点太过分了吧……」
士道脸颊流著汗水,试图制止七罪,结果右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希望你不要再胡闹了!」
用不著说,是栗生教育长。他受不了七罪过于自由奔放的教学,表现出不耐烦的神色。
「我从刚刚开始就看在眼里,你到底在干什么!离那位女士远一点!你难道没有身为教师的自觉吗!」
「哎呀?你怎么啦,呃……你是谁的父亲来著?」
「你在装什么傻啊!真可悲,这就是实际进行教学的老师的水准吗?再说,那是什么寡廉鲜耻到极点的打扮啊!你给我听好了,教师不是上上课就了事,还必须成为学生的榜样!尤其我们天宫市从全国的角度来看,也是空间震灾害频繁的地区。你这副德性,遇到紧急状况时保护得了学生吗!」
教育长大声咆哮后,七罪便戏谑般眯起眼睛说:
「哎呀、哎呀,那么大声怒吼的话,血压会升高喔。」
(不要在这时候火上加油啊啊啊啊啊啊!)
学生们的吶喊在内心回荡。教育长一脸不悦地皱起眉头。
「够了!我已经十分清楚了。看这种情况,会出现那种传闻也一点儿都不奇怪。这件事情,我要带回去教委讨论。最坏的情况,应该会派遣特别更生委员来吧。」
「什么……!」
士道瞪大双眼,屏住了呼吸。不只士道,班上的每个同学也都同时露出绝望的表情。或许是感受到了大家的心情,四糸乃露出困惑的表情对教育长说:
「那……那个……我不要紧……而且,我想……老师也没有恶意。」
「问题不在这里,这位妈妈……嗯?」
教育长望向四糸乃,露出疑惑的表情。
「……失礼了,你看起来很年轻呢,是学生的家人吗?」
「是……是的……那个,我是五河士道的……妈妈。」
「我是他爸。」
「…………」
四糸乃和「四糸奈」如此说完,教育长便一脸困惑地皱起眉头。
「讨厌啦,你一直盯著人家看,人家会害羞。戳戳。」
或许是无法忍受这阵沉默,加了胡子的「四糸奈」轻轻戳了戳教育长的鼻子。于是,教育长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
「你这是在干什么!」
说完,教育长抓住「四糸奈」的头,将她从四糸乃的手上拿了起来。四糸乃发出「噫!」的一声,顿住了呼吸。
「我不会要你别玩娃娃,但你好歹也该分清楚时间、场合跟地点吧。不觉得对初次见面的人很失礼吗?」
「糟……糟了……!」
士道因战栗而皱起脸。教育长说的话句句有理,但对精灵宣扬那种常识也没用啊。尤其是四糸乃,虽然个性温和,不过一旦跟朋友「四糸奈」分开,精神状态马上就会变得不稳定。
「啊……啊,四……四糸……奈……」
「四……四糸乃,你冷静一──」
不过,当士道想要安抚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四糸乃不停颤抖著,眼眶泛泪,下一瞬间,周围的气温一口气下降,紧接著校舍开始响起嘎吱声响。
「这……这是……怎么回事……!」
教育长发出惊慌失措的声音,而士道则是紧咬牙根。这个声响,士道以前也曾经听过。是在水管里流动的水因四糸乃的灵力冻结、隆起,正在破坏校舍的建材。
不……恐怕不只如此。这栋来禅高中的校舍平常因为十香和其他精灵的关系,处于比普通校舍更严苛的环境下。因此,累积的损害一口气显现出来了吧。
不久,校舍开始喀哒喀哒地震动,墙壁和天花板产生龟裂。
「怎……怎么会这样……!」
「呀啊啊啊啊!」
「快……快逃!」
学生和家长们慌慌张张地逃离教室。这个时候,「四糸奈」从受到人潮推挤的教育长手上掉落,被学生们踢到,飞向教室的角落。
「啊……!」
「士道!四糸乃!这是……」
十香看见混乱的学生们而感到吃惊,对士道如此说道。士道用眼睛追寻「四糸奈」的行踪,一边回答十香:
「十香你先逃吧!我让四糸乃冷静下来之后,马上就会追上去!」
「可……可是──」
「好了,十香你也快点逃吧!」
「这真的不是开玩笑的!」
「这是怎么回事,神明动怒了吗!」
亚衣、麻衣、美衣各自开口,拉著十香离开教室。
士道等人潮散去后捡起「四糸奈」,接著冲向发出啜泣声的四糸乃身边。
「你……你看,四糸乃!四糸奈在这里喔!」
士道一边说著一边将「四糸奈」套进四糸乃的左手。于是,「四糸奈」顿时挺直了背脊,抚摸她的胡须。
「你好,我是士道他爸。」
「四……四糸奈……!」
四糸乃露出安心的表情,将「四糸奈」抱在怀里。「四糸奈」被紧紧夹在四糸乃因七罪的变身能力而变得丰满的胸部。
「呀!好~~难~~受~~啊!」
「抱……抱歉,四糸奈……」
士道看著两人的互动,「呼」地吐了一口气后牵起四糸乃的手。所有人已经前往避难,教室里没有其他人。墙壁和天花板窜过好几道裂痕,现在也好似快要崩塌了。
「四糸乃,总之,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好……好的……!」
四糸乃点了点头,回握住士道的手。然而──
「呜哇……!」
「呀!」
当士道和四糸乃要离开教室的瞬间,一声轰然巨响,天花板应声崩落,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呼……!呼……!」
顺利逃出崩毁校舍的栗生教育长走到校园后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完全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观察周遭的情形后,似乎并非发生地震……莫非是工程偷工减料之类的吗?
周围聚集了疑似从其他教室逃出来的学生、老师以及家长们,宛如在开全校集会一般。
各个班级的班导为了确认自己班上的学生和家长是否全员到齐而开始点名。就连刚才教学十分差劲的二年四班班导,也像是看见周围的老师们这么做才终于意会过来似的,开始确认人数。
「士道跟四糸乃不在!」
此时,一名叫作十香的女学生突然大声吶喊。
「他们一定还在里面!我去救他们!」
说完,十香打算回到快要倒塌的校舍。三名女学生急忙阻止她。
「不……不行啦,十香!」
「对啊,很危险耶!」
「校舍感觉就快要倒塌了耶!」
「放……放开我……!」
十香想要甩掉三人的制止。就在这个时候,有个人把手搭在她的肩上。是四班的班导师。
「我去救他们,十香。你留在这里。」
「七罪……?」
十香将眼睛睁得圆滚滚的,被唤作七罪的老师便对她眨了眨眼。
然后,脱下脚上穿的高跟鞋,把裙子开的衩撕得更高以方便脚活动,接著冲进校舍。
「什么……!」
看见那出乎意料的行动,栗生教育长瞪大了双眼。他万万没想到那个不良教师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有……有人冲进去里面了!」
「真的假的!很危险耶!」
「喂……喂,要崩塌了耶!」
有人如此大喊后,同时传来一道「轰隆……」沉重的声音,校舍的一部分塌陷了下去,扬起漫天的沙尘,四周吵嚷了起来。
然而,下一瞬间……
「──呜哇啊啊啊啊啊!」
「呀……!」
从上方传来这样的尖叫声后,一道影子旋即从沙尘中冲了出来。
仔细一看,发现是将学生和他的母亲抱在两边腋下的七罪老师。看来,她在崩塌的瞬间,从窗户跳了下来。
抱著两人的七罪在校舍旁的草丛著地。顿了一拍后,瞠目结舌地注视著这一幕的学生们同时掀起一阵掌声。
「好强!好强!刚才那是怎样!」
「喂,你们没事吧!」
学生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著,一边聚集到三人身边。然后,七罪老师站起身来露出笑容,比出V字胜利手势回应大家,瘫坐在地上的两人似乎也没什么大碍。
「…………」
栗生教育长看著这幅情景,思考了一阵子后,踏著缓慢的步调走向三人的身边。
然后站在七罪老师的面前,一脸不悦地开口:
「……你为什么要做出那种事?不觉得很危险吗?」
「咦咦?现在干嘛还要问这个?大家都平安无事不就好了吗?」
七罪老师耸著肩回答。栗生推了推眼镜,同时继续说:
「就结果而言或许是这样没错。但你有没有想过,你鲁莽的行动可能会造成更大的伤害。」
「──因为,今天的我是『老师』啊,拯救学生是我的职责吧?」
听见栗生说的话,七罪若无其事地回答。
「…………」
栗生又沉默了一会儿。不久,他胡乱搔了搔头发,慢慢背对七罪。
「……你的品行果然还是有问题,日后我会寄特别讲习的通知给你。」
听见栗生说的话,学生们皱起了眉头。
「请……请等一下。」
「老师是为了救五河同学他们──」
「──请接受讲习,努力对这里的学生施以适当的教育。」
不过,栗生继续如此说了。学生们一瞬间露出呆愣的表情,然后兴奋地欢呼。
◇
当天放学后。
「……对不起。」
「……对不起。」
恢复原本姿态的七罪和四糸乃同时在五河家的客厅深深地低头道歉。
将身体不舒服的冈峰老师扶到保健室,打算代替她公开授课,到这里为止都还好(不对,会有这种想法可能根本上就是个错误),但变身成大人模样的七罪有许多事都做得有点过火了。
明明内涵并没有因此改变,不过七罪一旦成为大人就会跳脱天生的负面思考,变身成豪放的大姊姊。然后,恢复成原本的姿态时,想起大人模样做出的各种好事,就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地懊悔不已。
「我说你们啊……」
士道脸颊流下汗水,抓了抓头。七罪和四糸乃抖了一下肩膀。
「抱……抱歉……可是,四糸乃没有错。是我请她帮忙的,要骂就骂我一个人吧。」
「别这么说……校舍毁坏是我的责任……不是七罪的错……」
「四糸乃……!」
听见四糸乃说的话,七罪连忙摇了摇头。七罪无法忍受只是奉陪自己的四糸乃受到责罚。错不在四糸乃,是自己。七罪试图想办法解释,仓皇失措地挥动双手。
「……唉。」
不过,士道看见两人的模样,既没有出声斥责也没有挥下拳头,只是唉声叹了一大口气。
「你们想为我留下教学观摩的回忆,我很开心。谢谢你们。」
「啊……唔……嗯……」
「可是,虽说不是故意的,但你们给大家带来麻烦,这一点我就无法苟同了。」
「啊……呜呜……」
被士道这么一说,两人缩起肩膀。
士道环抱双臂继续说:
「所以,我要罚你们两个人──帮忙准备今天的晚餐。」
「……!咦?」
「晚……晚餐……吗?」
听见士道说的话,七罪和四糸乃睁圆了双眼。
「好了,快点去准备吧。不快点的话,十香她们就要来了。」
「嗯……嗯……!」
「好的……!」
七罪和四糸乃一瞬间看向彼此后,发出精神奕奕的声音如此回答。
日后,身体恢复健康的冈峰珠惠老师收到了没有印象自己有做过这种事的感谢状和特别讲习通知单,令她感到十分困惑。不过……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