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EX BD特典 未来篇
  5. 最终话『然后、迈向明天』
  6. 繁体版

最终话『然后、迈向明天』
2017-06-23 12:26:04

		

与从未来袭击过来的洛基之间展开的全力战斗——空中大决战开始已经过了十多分钟了。
「嘿咻!」
我所持有的三叉戟破坏了洛基展开的防御魔法、连盔甲也一并击碎了。
「………库!」
洛基的口中发出苦涩的声音、
将从异世界机械生命体——『UL』的技术中诞生的新芬里尔变作了自己的盔甲的洛基。与此相对装备了人工神器的疑似禁手——鬼手所诞生出的一次性盔甲的我、将那家伙自满的盔甲一次又一次的破坏掉、盔甲也会立马开始再生。
 因此、这边也无法取得压倒性的优势。再怎么样这也是与传说中的魔物——芬里尔的改良型一体化以后的恶神、其力量也是令人恐怖的强大。
 即使是那家伙随便释放出的能量的波动(注:应该是斗气)也能劈开大海边、粉碎身边的大山。如果使用魔法的话、释放出的火焰能烧亮半边的夜空或者冰冻大片的大海。
 即使拥有与魔物之王的提丰定下契约所得到的「破坏兽的王盔」的我也无法完全与之抗衡(御しきれ)。
 但是——
「哈!」
「噢啦!」
 接近洛基背后砍下一剑的伊库斯的一剑、与为了支援他一诚也放出一击锐利的龙之光弹(ドッラコショット动画这招怎么命名的想不起来了)
「库!!可恶的家伙们!一次又一次!!」
洛基接下这一击之后马上用斗气将红发的少年吹飞了、即使受到袭击过来的龙之光弹的攻击依然很快的重整了体势。
 超自然研究会的成员与未来的孩子们很快就将洛基包围、形成了只要一露出破绽马上就会攻击过去一般的阵型。
 多亏一诚与孩子们的赶到、我终于可以将人工神器的力量毫无保留的发挥了。没错、将从提丰那里借来的力量全部集中用于攻击、慢慢的将洛基逼上绝境。
 在我与那家伙的战斗中、以只要一有破绽一诚他们就会攻击、之后再加上我的追击这样的战法来确实的削弱洛基的战力。虽然是很单纯的战法、但是正因为对手是单人所以能发挥出绝大的效果。
 虽然洛基好多次将被我的三叉抢破坏的盔甲修复。但是盔甲的修复速度渐渐的慢了下来。那家伙自身也开始喘气了起来。
 即使洛基拥有不愧于神的称呼的魔力量。但是要一次又一次的恢复芬里尔这种凶恶魔物的力量还要修复盔甲、这种消耗一定不是一般的大吧。而且还连发着强力的魔法、即使是神、也会迎来极限把。
  一诚的孩子们大概是因为在未来与神等级的敌人战斗过的缘故、对于削弱对方的战力使之疲惫这种战法相当习惯。作为父母的一诚他们也因为曾经跟洛基战斗过的原因、对于洛基的攻击能充分的应付。
 而且虽然是第一次、但是超自然研究生会的成员与未来的孩子们的攻击却配合的非常好使得战况更加好转。虽然不知道事情的缘由、却能从很默契的互相配合中感觉到无法看见的亲子牵绊。明明还在战斗中、却有好多让我吃惊的场面出现。
  「…你们这些家伙到到底要妨碍我到什么地步…!在那个时代也是、这个时代也是!为什么要妨碍我….!因为与其他势力开始交流而扭曲的阿斯加德的、北欧神话的、或者说所有的神族的罪!将由我引发诸神的黄昏来断罪!断罪!」
愤怒的洛基这样咆哮道。
 洛基的愤怒可以从那家伙身上放出的斗气看出来。不详的斗气激烈的翻动着。
 我深深的叹了口气说到。
「真敢说啊。为此还向毫无关系的地方借来力量、机械的话就行么?」
 以前从我们面前现身的他、担忧着与其他势力来往的奥丁、从作为北欧神话的恶神的视点出发遵从自己心中的「正义」作为不愧于恶之神之名而袭击过来。
但是、现在眼前的洛基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全身只是不停的释放出怨恨的气场。
被我们打败后、在牢里坐了数十年价值观完全崩坏了么?还是说、因为使用了异世界的技术、思想上面发生了变化?
 …或许、两方面都有并且在脑中适当的混合了呢。所以才会、吸收着『UL』的技术、使用时间移动穿越到这个时代。本来的洛基的话使用除了北欧神话以外的东西这种事想都不会去想吧。
 嘛、这家伙的思想转换期什么的现在去考虑也无济于事。总之先抓起来、“请教”出解开未来的爱莎身上的诅咒的方法再说。
 我们展开在这一带的坚固的结界、它的一处开始出现了异常、天空中出现了裂纹、裂纹慢慢的扩大脱落变成了一个洞。从那里出现了人形的『UL』——拥有青色身体的「四将」卢玛·伊多拉(就是跟未来加斯帕打的那只,忘了之前译者是翻了什么名,我就音译好了)。
 卢玛·伊多拉确认了这里的状况、如汽车上的遮阳板(原文就是这样)一样形状的眼睛闪烁光芒。
「….看来这边大苦战中的样子啊」
他的口中漏出这样的机械音。
…居然能乱入我所张开的结界。是因为异世界的技术呢、还是说因为这家伙的特性——我去、卢玛·伊多拉这家伙全身这不是破破烂烂的么。身体各个部位都遭到破坏、噼里啪啦的冒着火花。
  这家伙应该和未来的来的加斯帕战斗来着….这损伤是被加斯帕打的吧。既然可以到这里来、应该是给加斯帕吊打后逃跑的吧。
 击败放出那种异常斗气的加斯帕什么的根本无法想象、而且一诚的两个女儿也在那。
 就在我考虑着这些的时候、天空中出现了转移魔法阵、从那里出现的是加斯帕与蕾贝尔的女儿——洛贝尔缇娜、以及洛丝维亚瑟的女儿——荷姆薇洁。当然为了不让一诚他们发现三人都带着假面。
 对着在我身旁降落的加斯帕、我稍微挖苦道。
「你也有失手的时候啊?」
 就算是「四将」之一、对于成为超越者的加斯帕来说应该也不是会苦战的对手….应该不是普通的让他逃掉的吧。
 加斯帕回应道。
「非常抱歉。多半、是那家伙的本体过来了呢」
 本体?对于抱有疑问的我。
 卢玛·伊多拉降落到洛基的旁边。
「洛基殿下、我们也使用下一个方案吧」
听到卢玛·伊多拉的话、洛基解开偷窥的面罩露出的素颜、脸上出现了狂喜的表情。
「那个吗。….呼呼呼、嘛、这也是不错的方法啊。毁灭这些家伙什么的早晚都一样」
说着卢玛·伊多拉的眼中放出了奇怪的光芒。
——然后、天空再次出现了裂痕。但是这比刚才卢玛·伊多拉出现时的裂痕简直无法相比的大。
  从巨大的洞中出现了超出想象巨大的物体!从龟裂的洞口中慢慢的露出巨体的是——青色的战舰!飞在天空的战舰、舰首就想鸟嘴一般的尖锐、船体映着像是显示出船主人身份一般的不祥印记。
 终于战舰的全体完全出来了…至少大概有300米以上吧。真是出现了不得了的东西啊。
「什、什么啊这是!!!!」
 没有料到战舰的出现的一诚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我也差点吃惊的喊出来来着….话说这就是加斯帕刚才所说的卢玛·伊多拉的本体吗?
 我朝着加斯帕送去确认的视线、加斯帕也无言的点头回应了过来。
「几次破坏人形的那家伙、在破坏的同时与他一样的『UL』就会被传送过来、在那时我就应该注意到啊。『UL』的干部都拥有巨大的本体作为核心、平时用来活动的人形的分身有好几台、卢玛·伊多拉只是其中的一台是这回初次知道的。….抱歉 都是我们这边的情报不足导致的」
 也就是说、那搜战舰才是卢玛·伊多拉这个机械生命体的本体吗…。
卢玛·伊多拉对加斯帕说道。
「抱歉啦、「时空的霸者」哟。我只要本体没有被破坏、不管多少次都可以经由战舰供给身体。想要打到我、就要干掉作为本体的战舰」
 卢玛·伊多拉做出向前伸出手的姿势。与之相应的巨大的飞行战舰——那家伙的本体发生了变化。
 像鸟嘴一样的舰首就像开花一样的开始打开了!
  从打开的船首中出现的是——巨型的炮口!
  卢玛·伊多拉来到了炮口前、高声的宣言到。
「我本体的一击是可以超越、时空、次元将目标破坏——只要原动力不断、就可以向过去的各种事物释放炮击」——
居然在考虑这么可怕的事!用超越时空的炮击给过去的历史来一炮么!恐怕、不、绝对除了神话以外也打算攻击人类的历史吧!即便对神话中过去的发生的事进行干涉就已经不得了了、还要介入到人类的历史可不是开玩笑的!
 此时巨大的炮口开始有了活动、能量开始慢慢的在炮口集结。
「你们!如果不阻止那个的话….各个世界都将不见天日!绝对要让它停下来!」
「了解!」
 大概全员都从那艘战舰感觉到了恐怖的东西。立马顺着我的号令冲了过去。我与加斯帕也跟着一诚他们冲了过去。
  但是从战舰中射出了许多与卢玛·伊多拉一样的人形机械生命体!如果每一只都有与盖鲁巴尔坦相同的强度的话光是与这些家伙做对手就竭尽全力了吧。
 事实上卢玛·伊多拉的分身正朝一诚他们与孩子孩子们释放炮击与之前用过的远距离操作的武装。一诚他们也全力的在应对、毫无能靠近战舰的余裕。
 这边的人工神器力量也不是无穷无尽的。我的体力与精神一没马上盔甲就会完全解除吧。将魔物之王留在神器里真是想象以上的费力啊。
 伊库斯与爱理一边躲开炮击、一边击落远距离操作的攻击叫到。
「库!让那种东西打中历史会完全混乱的!」(注:大概是爱理)
「开什么玩笑!来到这里还要将我们世界的引导向战乱中什么的…库!!」(注:这是一诚)
 一诚、杰诺瓦、伊丽娜、木场都与卢玛·伊多拉的的分身陷入了苦战。
「虽然不是很懂、不过让那东西射出来会非常不妙这事算是完全理解了!」(注:伊丽娜)
「啊啊、不管怎么样都要将那战舰破坏掉」
「…这样下去、在我们到达战舰那里之前就会发射吧」
 虽然一诚他们也是、孩子们也是、都拼命的想要向前进。
「哈哈哈!赤龙帝的一党!不会让你们妨碍那个炮击的发射的!」
在这样的状况下洛基还得意的加入到了战斗!
库!只要有时间提丰的盔甲与加斯帕的超越者的力量应该能打败这里所有的分身。但是赶不上在那个炮击发射之前!这样只有完全解放我的鬼手的力量、给那战舰来一发最强烈的攻击了!
 就在作出决定的瞬间、飞行战舰被看上去相当坚固的防护罩覆盖了!混蛋!居然展开防护罩!虽然那种程度的战舰有个防护罩什么的也不奇怪啊!
 但是、管不了三七二十只能一试了!不然历史和未来都会——。
 解除掉提丰之盔的限制器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哦这一带的被什么强力的立场覆盖了。看了一眼、一诚他们、这个时代的人们的时间全都停止了、固定在了那里。可以动的除了我以外还有一诚的孩子们这些从未来来的人。
 朝着加斯帕望去、那家伙全是缠绕着强大的斗气、赤红的双眼放出强烈的光芒。是加斯帕将时间停止了么?
 战舰发射口的动作也停止了…洛基和卢玛·伊多拉还能动!
「这是?」
「加斯帕·维拉迪的时间停止么?」
看来从这状况中那些家伙们也注意到了啊。
站在能动和不能动的人们中间、加斯帕苦笑道。
「看样子、已经到了呢。阿萨谢尔老师、这就是之前说过的「对策方案」」
顺着加斯帕的视线看去。天空中展开了传送魔法阵。就像是时钟的时针一样的花纹、开始快速的逆时针旋转。
 从转移魔法阵中出现的是——金发的少女。赤红的双眸与其独特的气氛中可以感觉到是与加斯帕一样的吸血鬼。
 吸血鬼的少女轻轻的提起裙边开始打招呼。
「贵安、各位。小女是兵藤一诚的女儿、艾尔斯蒂涅。」(啊啊,好喜欢金发吸血鬼loli!!)
打完招呼之后、少女露出可爱的微笑说道。
「——我带父亲大人来了」
 刹那、少女的背后出现了超大的转移魔法阵。魔法阵的上的纹章是——吉蒙里!
 从那里出来的是超过一百米以上的拥有真红鳞片的巨龙!!
见到那个光景卢玛·伊多拉发出颤抖的声音道。
「……!赤龙帝、兵藤一诚!」
洛基也因为红色的巨龙的登场而感到恐惧的样子。
「呜!难、难道追到这里来了么!?」
 从魔法阵中出现的巨龙张开口咆哮道
【欧派派派派派派派派派派!】
…………………………。
………………一、一诚!?
是一诚吧!?那个不明所以的猥琐的咆哮声听了就知道是一诚!
用那种能震破脑袋的声音喊出欧派的龙、除了一诚以外根本不会有第二只!我只靠叫声就能识别哦!
 加斯帕对吸血鬼的少女——艾尔斯蒂涅说道。
「艾尔斯蒂涅、不愧是我的一番弟子、格尔斯坦的血统真不是摆设啊」
「是、维拉迪老师、已将父上大人平安送达了」
巨龙——未来的一诚对加斯帕说道。
【加助、有你跟着还这么拖拉啊、是我带孩子们托你后腿了么】
「不是、是我处事不周而已」
机械生命体们也是、能感觉到卢玛·伊多拉因为害怕而瑟瑟发抖。
【为什么、赤龙帝会在这里?按照作战计划应该是在和我们主神全面战争中啊!】
艾尔斯蒂涅漏出笑声。
「雷佐·罗亚多是吗?那位先生的话刚才还在和父亲大人战斗着哦?」
在巨龙——一诚巨大的手指中的是机械构成的手腕。
「虽然留下手腕就灰溜溜的撤退了来着」
「………!神一般强大的七曜的那位大人被摘下了手腕了么!你这红色的怪物!!」
因为卢玛·伊多拉的话巨龙的一诚嗤笑道。
【啊啊、经常被这么说。接下来只要解决你们就行了、洛基、卢玛·伊多拉】
 但是、马上表情和斗气都染上了愤怒。能让脑子变奇怪的高密度斗气和魄力将这一带支配!
【——对爱莎出手的。就算是神也无法原谅——!】
 在那里是满溢出出绝对的自信与无敌的力量的真红的龙帝——。
 看样子、一诚是为了搞定那些家伙的老大的关系而无法赶到爱莎的身边。从一切的根源开始着手真有那家伙的风格。
「给我动起来!」
卢玛·伊多拉像是解放所有力量的样子全身开始发光、与之相呼应本应被停止了的战舰——那家伙的本体动了起来!强行靠力量打破加斯帕的能力了么?再烂也是七曜之一的雷佐·罗亚多的「四将」之中最强的么。
 发射口再次响起轰鸣、充填再次开始。
龙形态的一诚的肚子开始膨胀。下一瞬间、朝战舰的炮口喷出了难以置信规模的火球!保护战舰的防护罩就像不存在似的被轻易破坏了。
 大爆炸遮住天空!大海泛起激烈的波浪、附近的山也被激烈的冲击波波及被剃了光头。
爆炸停止后出现的是——半毁的战舰:卢玛·伊多拉的本体。战舰各个部位都冒出浓烟、船体慢慢下降了高度。差点就完全报废了吧。包含浓密的能量的火炎、真是不得了的一击啊。这一击就算是神等级的家伙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能接下的一击。
 看到这样的结果卢玛·伊多拉小声说道。
「……….洛基殿下、与这些家伙对抗太不利了、暂时、撤退——」
在它说完之前卢玛·伊多拉以及本体的战舰全身被光之绳子困住了。
「这是!?」
我对着惊讶的抵抗着的卢玛·伊多拉说道。
「你们专用的捕捉结界哦。你以为我多少次为你们的战场展开过结界啊?」
对于我的话卢玛·伊多拉看来是心里有数了。
「…一边为了捕捉我们在战斗中解析我们并编制能抓住我们的术式…。原来如此、赤龙帝的孩子们刚到这个时候的时候就拜托了你啊」
 没错、我在与这些『UL』战斗时、每次都会张开结界。虽然也有为了防止周围崩坏这个原因、同时也为了寻找这些家伙的攻击方法的对策。从结界中留下的情报、我可是做了各种各样的对策方法啊。光之绳就是其中之一。因为有提丰之盔的效果连战舰都能完全捆住。
「库!就算只有我也好——」
判断出已经趋败况的洛基做出想要从这现场逃跑的样子!
但是、好像已经完全察觉到了的伊库斯与爱理早就已经等在了他面前。
缠绕着强大的毁灭之力的伊库斯的红剑高速的挥下!洛基的盔甲因为自身的疲惫加上正面吃了这一击被完全破坏掉了。
「为了给爱莎妈妈报仇。你以为能随便让你跑了?」(吐槽:我说 爱莎还没死吧)
伊库斯的话语中充满着怒火。看着那个样子果然是一诚的孩子啊。
加斯帕对洛基和卢玛·伊多拉说道。
「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停止你们两个的时间么?因为希望你们能用身体记下」
 继伊库斯之后爱理背后露出了燃烧着愤怒的法夫纳的影子朝着洛基冲过去。
「你这混蛋欺负了妈妈!」
「欺负了爱莎碳!」(注:法夫纳)
「「绝对无法原谅!!」」
爱莎和法夫纳的声音重合、朝着洛基的腹部挥出承载着力量、感情、所有一切的拳头!拳头深深的陷入洛基的腹部、这样的一击不愧是一诚的女儿!
 被击飞到空中的洛基扭曲着身子。就算是恶神、吃了刚才那一击也不会没事吧。
「….怎、怎么可能….」
留下这样的话洛基朝着海中落下。
 被拘束着的卢玛·伊多拉看向飘尸在海上的洛基(没死 我为了有趣这么翻的大家想象一下233)。加斯帕对它说出刚才自己的话的意思。
「恶神洛基以及从异世界来的『UL』——你们惹火了吉蒙里眷属以及赤龙帝一家。破坏我们和平的人、不管是什么人都无法原谅!」
就像话中表达的那样、伤害了他们重要之物的人——即使是这个时代也会追过来然后打倒。
不管是何种时代、都有绝对不能出手的东西哦。洛基、『UL』。
  战斗结束、松了一口气的我们。我解除了盔甲。等下也给提丰点谢礼吧。…好像、要求的谢礼也不是很厉害的东西。
 我离开这个时代的人与来自未来的人一起朝着远方的山中移动。
这个时代的一诚与超自然研究社的人员在解开时间停止之后也处于昏迷状态。要是被他们看到未来的人们的话就糟糕了、因此就让他们全员都晕倒了。然后就让他们在刚才战斗过的海边友好的睡觉吧。虽然让刚才一起奋斗的人享受这种待遇稍微有点过分——都是为了未来啊!抱歉啦、各位。
 与其他的一诚的孩子们——红、白雪、黑茨合流后。未来来的人们就齐聚一堂了。来到这个时代的十个孩子聚集起来还真是压倒性的构图啊。
 我对还飘在空中的未来的学生、龙型的一诚说道。
「真是变了好多啊」
【哈哈哈、要做大规模的移动这个形态最合适】
 露出豪快的笑声的巨龙一诚、即使是三十年后那个笑声还是没变啊。
 真想看看成为大人的你的人类的样子啊…那就太奢侈了吧。现在光是见到巨龙的姿态就满足了。
解析了了被抓住的洛基(晕过去了)的荷姆薇洁、洛贝尔缇娜说道。
「父亲大人、洛基的解析以及基本完成了」
「解开爱莎妈妈的诅咒也就是时间的问题了」
 ——哦哦、已经从洛基身上调查出了挺多了吗、接下来只要从洛基口中再稍微撬点出来就行了。
「太好了!」
「恩、能走到这一步太好了!」
黑茨和白雪相互拥抱的哭了出来。
「喵!!!!!太好了喵!!」
「…恩!太好了!」
爱理也边擦拭着眼泪边露出笑容的说道。
「…妈妈醒来后、要做兵藤家直传的粥给她吃。」
长男的红也缩短距离抱住了转过去身的伊库斯的肩膀。
「能来真是太好了呢」
「……恩」
伊库斯因为眼泪而颤抖着。正在流着欢喜与安心的眼泪吧。虽然不想让别的兄弟姐妹们看到的样子。即使是付出刚毅的行动、果断的战斗了的红发剑士、也不过是还能向家人们撒娇的年龄的孩子。
 微笑的守望着这个光景的加斯帕出声到。
「接下来只要我在这个时代做好善后就结束了呢」
原来如此、能支配时间的加斯帕留在这个时代、将『UL』和一诚和孩子们活动的痕迹消除掉啊。
 事实上、被留在了海滩上的一诚他们的记忆已经被我和加斯帕修改了、在他们的记忆中应该是与堕天使暗部一起打倒迷之古代兵器这样的设定。
 虽然很遗憾、与孩子们相遇就留在十多年以后吧。
 剩下的就是修改莉亚丝以及其他与之相关的人的记忆就行了。这方面我也打算一起协助他。
顺带一提卢玛·伊多拉已经被押送回未来了、既然是未来发生的事那就交给未来人们来制裁吧。
 我并没有刻意的再将对话继续下去了、在这之上再去打听未来的事应该很不好吧。他们也理解了我的意思、并没有多说什么。
 在放出光芒的魔法阵中一诚开口道。
【那么老师、再见】
「能与你的孩子们以及成长后的你相遇真是太好了」
简单的道别话语、交换着笑容的我与一诚。
没错、这样就足够了。「谁谁过的怎么样」「现在生活的好么」这样些问题并不是现在需要问的。
 好好的生活到这个世界的未来、再与你聊这些。我的这种想法面前的一诚也好好的理解了。
传送魔法阵的光芒变得更加耀眼、伊库斯朝着我低头行礼。
「初代总督!受您照顾了!」
「啊啊」
「还会再会吧?我的烦恼下次一定要再次与您商谈啊」
「要稍微变得能应付工口的话题哦?」
因为我的一句话、伊库斯红着脸露出害羞的笑容。
转移魔法阵放出最后的强烈光芒的同时、孩子们一齐朝我喊道。
『再见了!』
最后的最后龙形的一诚也发出咆哮。
【欧派派派派派派派派派派!】
他们、留下我与加斯帕回去了未来。
真是的、即使在未来也还是那个「胸部龙」啊。即使只知道了这也是相当有收货啊、你这家伙。
然后、短暂而浓密的我的不可思议体验迎来了终焉。
—D×D—
自那以后过了十天。
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抬头静静的望着天空。
未来的加斯帕也在完成善后以后与我道别后回去了未来。
回去之时的我这样问了加斯帕。
「我与各势力的代表们的记忆不修改真的可以么?」
没错、不止我、萨泽克斯呀、奥丁呀这些值得信赖的VIP们都知道了这次的事件。在此之上包含提丰的事也是、都提供了协助。
对于这个问题加斯帕露出饶有深意的笑容——
或许、即使是身为VIP的我也不知道的什么事存在。作为超越者的加斯帕的话、对我们这些超常存在展开预防线什么的也不奇怪。
 莫非连我现在拥有的记忆都是…。
但是离去时的加斯帕留下了明确的话语。
「请记住这些事——不久的将来、这个世界将受到『UL』的袭击而发展成战争也说不定、最坏可能会再次发生这次一样的事件。我们就是为此才来的」
从他的话语中可以理解到、或许一诚与加斯帕未了防止再次发生这次一样的事件而留下了什么也说不定。也就是说在个世界线上的未来可能不会发生这次的时间转移事件.也说不定。
 ………虽然无法确定。
苦笑的我看到了刚买完东西提着便利店袋子的一诚和爱莎在公园口被老婆婆搭话的场景。
 在意的我朝他们走去、听到了他们三人的谈话。
「那个时候真是多谢了、小姐」
….有映象的啊。这是那时被爱理帮助的老婆婆吧。
但是完全没映象的一诚和爱莎脑袋里冒出各种问号。
「诶?什么」
看到爱莎的那个反应、一诚微笑道。
「因为爱莎很温柔、也许是忘了无意识帮助过老婆婆吧」
「是这样么?」
婆婆朝着因为疑问而歪着头的爱莎递出从包包里拿出的糖。
「谢谢你啦、小姐」
看着那个光景我也不知不觉嘴角上扬。
你们这些家伙、看来好像还有遗漏哦?但是、嘛、即使是这种程度的小事也有人记住了。(注:可能翻译的不到位我解释一下,这里是老师很欣慰,虽然大家的记忆都做过修正了,但是像这种小事 孩子们做过的事还是在这个时代留了下来)
 唐突的向与老婆婆结束对话的一诚与爱莎问到。
「呐、一诚、爱莎。你们俩的孩子准备取什么名字呢?」
两个人突然都脸红了、「说、说什么呢!」做出这种狼狈的反应。
 看着两人的反应我不自觉的露出恶作剧的微笑、从背后传来莉亚丝与朱乃要求注意的声音。
「等下、阿萨谢尔。不要对两人说些奇怪的事啊」
「就是啊」
转过身去超自然研究社——我的学生们都集中到了这个公园。
今天是预定大家一起去稍远的海边玩的日子。
 关于他们的记忆已经没有留在他们的记忆中了、但是、这也不过是等个十几年的事而已。
「喂、你们这些家伙!朝大海出发咯!」
 好嘞、今天就先不考虑这些遥远未来的事吧。
—D×D—
现在、讲述的事是只有一部份的重要人物才知道的最高机密的始末。
这是绝对不能公开发表的极其重要的事。时候到了的话、这些情报一定会派上用场的吧。
希望这份资料永远不要有被翻开的一天、记录就到这里吧。
………话说、反正你都看完了我就最后再说一句咯?
不管对手是谁都要战胜他们哦、你们这些家伙!
获得胜利、然后比任何人都要和平、幸福的生活下去!
这是作为指导你们的我的绝对命令哦!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EX BD特典 未来篇 最终话『然后、迈向明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