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GAMERS电玩咖!
  4. 第四卷 亚玖璃与不自觉的会心一击
  5. 【星之守心春与拼凑的角色扮演】
  6. 繁体版

【星之守心春与拼凑的角色扮演】
2017-06-22 15:41:14

		

沥青路反射着过晌时分强烈的日晒,灼烧着我的皮肤。
八月上旬。这个盛夏的时期……如果换平时会踌躇要不要去便利店的豆芽菜男子,雨野景太。
但因为是游戏的发售日,所以必须出来。
如今有网络通贩和下载版,不外出就能入手软体的方法有很多。但是,前者对于像我这种住在乡下的人来说没法在发售日当天就拿到手,而后者……说实话虽然很方便,但是如果是真正「喜欢的系列」和「期待的作品」,想要拿到包装盒和初回特典是人之常情吧。
而今天发售的软体,是我喜欢的系列。
「啊啊……如果太过于倾心家里蹲的兴趣而越过某一条线,反而会增加外出的机会吧……。……好,这份图解就命名为『雨野曲线』……」
一边像笨蛋一样带着恶心的笑容自言自语一边独自步行的宅男。虽然连我自己也知道这样很不妙,但是在这种暑气下依旧带着一张深刻的表情沉默不语的话,感觉会给心灵带来致命的伤害。
……嘛,像现在这样开玩笑,可不是因为热这一个理由。
「(上原君的想法……该怎么办呢……)」
这么一想感觉越来越沮丧,拿手的恶心笑容也越来越萎缩。
在数分钟前,我和上原君在公园聊天……然后,他突然道出无法支持我和天道同学……也就是他喜欢天道同学的这个事实。
「(关于这件事,已经,不是误会了吧……)」
无法支持我和天道同学的交往,对我面对面如此宣告的理由……除了他喜欢天道同学这个解释以外,还有其他解释吗。
我嘴角噗嗤一笑,绞尽脑汁想出一个强行的推理。
「(比如有其她喜欢我的女孩子…………上原君决定要做她的同伴、之类的?)」
……………………。
「……………………真是对不起啊!」
我打从心底里对自己这种萌系轻小说一样的空想感到羞耻,向神谢罪。
虽然只要是男人都会幻想自己受欢迎,不过我好歹现在有一个很棒的女朋友在身边。但是却妄想着被其她的某人喜欢……真是连我自己都反胃的不诚实!必须要好好认清自己的价值!
「(虽然正在和天使一样的人在交往,但我自身的硬件还是那个一如既往的恶心孤独宅,而且上原君喜欢天道同学,天道同学很明显和上原君般配。这是现在毫无疑问的事实。好,我就好好的接受吧)」
…………。
……不妙,越是要接受这个事实,心里就越是受伤。但无奈的是现实的严酷。我自身也必须努力才行。
我重新立下决意迈出步子。在前往电玩商店的路上。缓慢的走着。……去买工口游戏。
「…………对不起」
对女朋友立下保持操守的坚定决意却还筹划着去买工口游戏的男人,到底是什么鬼?人格丧失者?这不是笨蛋吗?
但是即使我一边反省也依旧没有停下去买游戏的脚步,这就是我之所以是我的理由。因为这是无可奈何的。因为想玩游戏。……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这让我无可奈何。
……但、但是,是那个哟?虽然说是工口游戏,但这次买的可不是十八禁的游戏哟?姑且是电视游戏哟?嘛,虽然是个被「发展了太多妄想反而显得粗俗。早就已经是更胜于十八禁的东西了」如此形容的几乎都是变态场景的有名系列。里面间接表达深意的CG以及唤起人妄想的文本对玩家来说,已经达到了GalGame的一个标准,所以身为游戏爱好者的我如果不去玩一玩的话……。
…………。
「呀,真是对不起」
因此,我又向某物(神,或者爱的长官)道歉了,然后快步在通往电玩商店的路上走着。
几分钟后,伴随着暑气和疲劳终于到达了商店,为了歇凉,我姑且先逛了逛目标新作区以外的地方。
「(毕竟浑身大汗的拿着工口游戏跑去收银台有点那个啊……)」
我以我的方式,多少想降低一点自己身上的恶心。虽然无法做到在漂亮衣服和饰品上花费金钱的那种努力呢。至少,要注意保持清洁感。……虽然别人根本就不知道我的出汗量。
「(不好。总觉得今天,比平时更自卑了啊,我)」
……嘛,被帅哥亲友宣告「你的女朋友,我很喜欢」之后就跑来买工口游戏,就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难以置信。…………嘛,就算是这样也不会放弃买游戏,这就是我啊。
「(要是被天道同学问到『我和游戏,哪个重要!?』的话要怎么办啊,像我这种废柴……)」
虽然以天道同学的性格肯定不会说这种话。还有,回过头来想一想,这个奇怪的修罗场是什么鬼。将认真的恋爱从天枰上翘起的东西好死不死偏偏是游戏,就这一点来说男朋友的感性已经是堕入地狱了吧。雨野景太,你也太渣了。……嘛,果然还是要买游戏呢!
「……呼。那么……」
在冷气强大的店内回复了大部分体力后,我走向新作区。
马上就找到了目标的软体。看着包装盒的我不由得发出叹息。
「(真是很棒的设计呢。标志和色彩都给人平静的感觉,插画也是,正中央明明只是一个孤零零的女主角背靠着墙站在走廊上……但却散发出一种奇妙的工口感!)」
怎么说呢,这萌绘明明不是直接的裸体或性感的姿势,看起来却感觉「工口」,我已经有点感动了。这已经是如果喜欢GalGame就不由得想看一眼的画了。
「…………」
我一边感动一边犹豫的靠近软体,吞了一口唾沫,慢慢的向软体伸出左手,然后————
————抓住了完全在同一个时间伸出来的某人的右手。
『……诶?』
小小的惊叹声重叠,让我一下从梦的世界里回过神。……话说,好像最近,发生过同样的事情吧……。
带着这不可思议的即视感看向旁边,那里是一张眼熟的女性脸。我不由得回过神来开口道。
「星、星之守——」
「你、你是……」
对方瞪大眼睛。那张脸——那张,近看意外的和姐姐相似的脸,被我一边凝视着,一边愕然的继续将语言修正。
「——星之守、心春、同学?」
「……雨野……景太……?」
一边发呆的嘟囔,一边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能哑然无语的对视的二人。
就结果来说……有着微妙距离感的一男一女,在买工口游戏的时候相遇……这种如噩梦般尴尬的光景,出现了。
*
「啊啊,真是,为什么,为什么偏偏今天在变装上懈怠了啊,我!」
「…………」
离开电玩商店的同时拼命跺脚的心春同学。我完全跟不上角色性骤变的她的态度,无言的挠挠脸。
——然后,心春同学突然回过头来,眼神锐利的瞪着我。
「你,为什么总是总是,与我的人生产生最糟糕的瓜葛!?」
「诶、诶诶!?」
一下就露出毫无道理的敌意,让我很受打击。因为要是憧憬的《NOBE》……莫名其妙讨厌我的话……。果然,还是有点想哭。
……突然,心春同学一下从对我的这种反应中回过神来看着我的脸。只见她大大一声叹息,无可奈何般的改变了态度。
「啊啊,那个……刚才不是作为《NOBE》和《MONO》的态度。是作为我,作为心春的反应,所以请别在意」
「诶?不……诶?这意思……我有点,不都是一个人吗……」
「所、所以说!虽然我现在对你很火大,但也请继续和《NOBE》及《MONO》像过去那样友好相处」
「哈、哈。……那个……这、这是,那个,多重人格那种意思?」
「不,倒不是这样……啊—……但是,嗯,这解释,意外的不错。很棒的解释。好的采用」
「采、采用?」
「今后请把我和《NOBE》及《MONO》,多少分开来看待」
「哈……」
「啊,当、当然,我就是《NOBE》兼《MONO》的说,嗯!」
「哈、哈……」
这个人到底要干嘛。嘛,本来我也很难把网上那种友好度照搬到现实中来,这样也正好吧。……唔—……。
我一脸怀疑的表情,心春同学假咳一声。
「总、总之,先离开这吧,雨野……同学。我们都不想被别人看见现在这种状况吧?」
一边说着,心春同学一边提起装着工口游戏的塑料袋。我也瞟了一眼自己手上的塑料袋。……不管怎么说,我也厚颜无耻的买下了工口游戏。
我「说的也是」的点点头,总之,我和心春同学开始移动。心春同学要到车站乘坐巴士,我也陪到巴士站。
『…………』
我们保持着微妙的距离,几乎无言的走着。
……旁边稀疏的传来通过的汽车声。到处都散发着夏季的青草味。蚂蚁们搬运着晒干的蚯蚓尸体。
「…………」
……不好,气氛好凝重。最近好久都没有出现过所以被我忘却的,那种,「和并不是很亲切的认识的人独处」的状况的应对方法。特别是我和心春同学还有在网络上交流的那部分原因,所以根本不知道究竟该以如何的情绪来交往。结果,我们各自都不停的探索……简直完全没法对话。说实话我是千万个想快点结束这种情况,但是心春同学却全身散发出一种想要和我说什么的气氛……这让归途变得异常痛苦。
无可奈何的两个人只好淡然的走了几分钟……然后来到了几乎没人的道路上,终于,心春同学非常生硬的开口说道。
「那个……就是……姑、姑且,是前辈、吧,雨野、同学?」
心春同学突然使用了敬语。嘛,上次在星之守家见面的时候,也是像这样事务性的使用敬语呢……。
「诶?啊,对、对啊。心春同学是高一,我是大一年的前辈……吧」
「……那个,也就是说,我,起码应该表示一点把你当做前辈尊敬的态度、吗?」
心春同学瞄了一眼我的表情。我挠挠头回答。
「不……总觉得即使这样也有违和感啊……刚刚拜见到你本性的一角,事到如今才这样做反而不舒服啊……」
「也是啊!好吧,那,我就用平时的态度吧,前辈」
转眼之间,心春同学的态度骤变,死死瞪着我。前辈这个称呼感觉不到任何敬意,是蕴含着小看人的那种意思的「前辈」。……我、我到底了做什么……。
我内心冷汗如注,心春同学表面带着笑脸……但是那眼瞳里寄宿着满满的敌意,瞪着我。
「我买工口游戏的事,请不要和任何人说哦」
「诶?任何人……」
「当然,包括前辈的女朋友,还有我的姐姐,懂」
「这、这倒是无所谓啦……」
面对我的回答,心春同学将手指合在胸前「太好了♪」的微笑。怎么说呢,这种举止让人有种像天道同学那样的「事务性美少女」的感觉。
但是,说实话给我的印象比起以前更加柔和了。这一点附加条件让我估摸着,她说不定是个意外好说话的人。
「就是,那,起码在和我的朋友上原君聊天的时候说……」
「雨—野—前—辈?」
突然,那张笑脸释放出强烈的压迫感。这是什么。天道同学也是这样,难道女性们都有将「治愈」和「攻击」气场在同一张笑脸下转换的技能吗?真不了不得啊,女性。
我像笨蛋一样点点头……但是果然还是无法接受。
我小跑跟上走在前面的心春同学,再次问道。
「但是,那个,请问为什么要像这样隐瞒呢?」
我就像是后辈一样,依旧使用敬语。……总是像这样无法缩短和别人的距离啊……我。这种自卑感,有时候反而会让对方感到不快,这一点我很清楚。
心春同学如预想的那样有点嫌麻烦的瞪了我一眼……但也并没有无视,回到了我的问题。
「像自己在玩工口游戏这种事,前辈会特地向家里人宣扬吗?」
「……不,嘛,嗯。不会吧……。但是,这个,只是电视游戏而已……」
「那请前辈今天就在家人的面前玩这个」
她这么说着,我开始想象那副场景。
……客厅里,在父母和弟弟的观望下,看着主人公舔小恶魔后辈美少女角色脚趾的场面而微微一笑的我。……比工口书被发现还难受!
「对不起!心春同学的秘密,我绝对不会泄漏的!」
「嗯,这么老实很不错。这是在夸奖你哟,雨野前辈?」
「非常感谢,心春同学!」
…………咦、咦?好奇怪啊。不管怎么说都是我掌握了她的弱点吧,为什么,我的立场反而这么低呢。不……嘛,毕竟这个人是我打从心底里尊敬的创作者嘛,所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嗯。
咦?不过话说回来,我记得《NOBE》好像……。
突然产生一个巨大的疑问,于是胆怯的问她。
「那个……《NOBE》也要玩工口游戏啊?我还以为肯定是讨厌萌的呢……」
「…………」
咦,好像被无视了?没听到吗?
「?《NOBE》小姐?」
「…………」
「喂—……《NOBE》小—姐?」
「…………」
「…………心春同学?」
「?怎么了,雨野前辈」
这个人真的是《NOBE》吧!?虽然在现实中用网名称呼的机会确实很少!但是会像这样一点反应都没有吗!?
我被这个疑问烦恼着,再次询问道。
「《NOBE》也,玩工口游戏之类的吗?」
面对我的提问,心春同学不知为何很茫然。
「诶?不,姐姐应该完全不玩工口游戏的说……」
「?千秋本来就不玩啊。我没问她哦,我问的是《NOBE》……」
「呀,都说了,姐姐——」
心春同学非常不耐烦的回答到这……然后突然想起什么的睁大眼睛,情绪骤然一变。
她突然变得非常精神的回答我。
「没错!你好,我就是《NOBE》!请多指教呢!」
心春同学突然一闪的闭上一只眼睛摆出剪刀手的姿势。
「怎么突然这样!?就像新作机器人在宣传会上生硬的自我介绍一样!」
「呀、呀,嘛,我呢,你看,就是《NOBE》兼《MONO》哟」
「我知道啊!?现在这过剩的主张究竟是要干嘛!?」
「没、没关系的吧,又不会少块肉。刚刚说啥来着。那—个,是在说,《NOBE》有没有玩工口游戏吧。这个嘛……那个,真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呢」
「手上拿着装着工口游戏的塑料袋,事到如今还有什么难以回答的……」
面对十分惊讶的我,心春同学却是一脸烦恼的插着手回答。
「……就算我再怎么爱工口游戏,但《NOBE》究竟是如何呢?」
「这、这个像YAZAWA一样的回答是什么鬼!有点帅的说!」
「将、将消费者的心理和创作者的感性完全区分开的女人。那就是本小姐,星之守心春哟,雨野前辈」
「原来如此!总觉得一瞬间什么都能解释了!怪不得至今为止心春同学身上完全没有《NOBE》的感觉!」
我理解了,但不知为何一旁的心春同学受到巨大伤害。
「咕……!?……诶,那个,就、就是,雨野前辈?」
心春同学不知为何突然开始扭扭捏捏。人物感情转换真是很繁忙啊……这个人。
「那个……至今为止的我,那个,就那么,感觉不到《NOBE》或《MONO》的气质、吗?」
「对,当然!完全没有!说实话就像是另一个人!虽然很失礼,但我还是要说甚至已经让我开始怀疑心春同学是不是在说谎了!」
「……是、是吗。…………啊—……演技的自信都没有了—…………」
「?为什么要说没有演技的自信呢?」
「!?……虽、虽然有所耳闻,但的确是个不会听漏别人『小声的自言自语』的家伙呢,雨野前辈。你这种人,比选择性失聪的主人公更烦」
「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对我发怒」
我只是觉得听漏别人的话很失礼而已。
「…………哈。但是……这样啊……我没有《NOBE》的感觉啊……。对不起姐姐……」
「(为、为什么这种情况下向千秋谢罪?)」
心春同学非常失落的向姐姐谢罪。虽然不知道是啥意思……但是我非常强有力的跟进道。
「倒不如说很厉害哟,居然如此公私分明!比起演技之类的……精神力真是强大呀!不愧是创作者!」
「…………是—,多谢夸奖—……」
心春同学说着感谢的话,但完全没有高兴的样子。好、好厉害。被夸奖也完全不自傲。不愧是《NOBE》。
此时此刻,我的心里多少涌现出「这个人就是《NOBE》」的实感。
「(虽然和想象中有很大差距,毕竟心春同学非常有活力,但比起这个,偶尔莫名其妙的发言和情绪,非常有《NOBE》的作风…………我深深的觉得!)」
这位让我憧憬的创作者,现在,就走在我的身旁。好光荣。
「唔……怎、怎么了,雨野前辈……?用这种,完全不像是高二男生该有的天真无邪的大无畏眼神盯着我看……」
「没,只是,很开心。我,真的很喜欢,《NOBE》的作品!」
「…………」
「?心春同学?怎么了,突然别过视线……」
「…………不,只是害羞羡慕罪恶感嫉妒麻烦心动等各种感情,现在在我心中大堵车……。……好,总之,雨野前辈,请你负起责任来让我打一顿」
「啥!?你说啥!?有你这种没道理的——」
「喝」
「呃噗!?」
没想到真的被甩一耳光。不过其实只是轻轻在脸上推一下,几乎不痛的耳光。……但是这突然一击带来巨大的精神伤害。如果是小孩的话肯定会吓得哭出来。
我按着脸发呆,心春同学独自一人看着天上发出厌倦的叹息。
「……哈。好空虚……」
「没错啊!这到底算什么!连天道同学都没打过我!」
「我也不想被附加上暴力系女主角的属性哟。毕竟最近几乎没什么人气啊,这一类的女主角」
「啊,没错,吐槽过激系的女主角真的很难调整平衡——啊不对!那你又为什么打我啊!」
「突发奇想?」
「突发奇想!?不是因为生气!?」
「啊—,真是个,啰啰嗦嗦的前辈呢……呃」
「?」
旁边走着的心春同学突然停住脚步。我在想发生了什么看着她,只见她莫名焦急的样子,为了催促我搞清情况粗野的指了指前方。
说实话我有些发火,但还是无可奈何的确认前方——
「啊,雨野君!?」
「…………。…………天、天道同学……」
——的时候,和我深爱的女朋友,天道同学正面对视了。
由于突然停下来,她那如高档丝织物的顺滑金发摇动起来,那如精致宝石一样的苍蓝眼瞳因为惊愕而大大睁开。即使是这种时候她的美丽也让人看得入迷,一阵沉默降临在我们之间。……但是,我立刻取回了意识,慌忙向心春同学回头。
她一瞬间向我投来很明显是在说「怎么办啊」的险恶眼神,但察觉到天道同学的视线正对着我们,于是这期间一直……保持着之前和我见面时那种「事务性星之守心春」的笑脸,走到我旁边。
「你、你好,天道同学。好久不见」
「你、你好……那个,星之守心春同学。上次见面是在泳池吧?」(注:桌游那次心春没出来见人,所以不要疑惑为什么上次见面是泳池)
「对,没错。你能记住我很荣幸」
「啊,不,我才是」
天道同学和心春同学相互微笑的问候。…………嗯。
好,就是这个节奏……继续……无论如何都要!
我和心春同学两个人,一边露出神色糟糕的笑脸,一边把工口游戏的塑料袋藏到身后……然后,一边对天道同学告别一边迈起步子!
『那么,祝你有个好——』
「我说,你们两个人,为什么会在一起?」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身体瞬移到我们前方堵住去路,天道同学带着笑脸问道。
我和心春同学,依然连上粘着笑容……开始不止的流冷汗。
两个人,突然低下头,进行超小声&超高速的作战会议。
「(喂前辈,该怎么办啊这个!那是你女朋友吧!?请给我想办法蒙混过去啊!)」
「(请你别说这种不可能的事啊!实际上除了『买工口游戏时撞见的』这个最难堪的事实以外,还有什么在假日里和星之守的妹妹在一起的理由吗!?)」
「(…………偶、偶遇!没错,是偶遇,就说我们是刚刚才遇见的吧!)」
「(只、只有这个办法了呢!)」
于是我带着笑脸正要将这个诡辩告诉女朋友的时候——
「我远远的就看见你们了,看起来聊得很嗨啊,想必不是『不久前才偶遇』的吧?」
『(事先就被断后路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我和心春同学再次低下头瑟瑟发抖。
「(喂,怎么回事,这女人!虽然有所耳闻……内在也的确是在不好的意义上『出色的女人』啊!)」
「(毕竟是天道同学!和我的规格不一样!)」
「(不是感慨的时候吧,雨野前辈!该、该怎么办啊!)」
「(这个……心春同学,同样身为『美少女』兼『出色的女人』的你应该有好主意——)」
「(喂,别在这种场合下对我直球式的夸奖——)」
「哎呀哎呀,从刚才开始,你们两个人是不是一直在亲密的商量什么呀?」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暴露啦!作战会议暴露啦!这是肯定的吧!开那么长的时间肯定不行的!
我和心春同学一下抬起头,微笑着尝试辩解。
「没、没,刚刚,正好,那个,心春同学,有东西掉了,嗯嗯」
「就、就就、就是这样。啊,但是,果然好像是搞错了。呀、呀,让你费心了」
突然就说出非常极端的辩解。但……意外的是,好像奏效了。天道同学看起来好像自顾自理解了的样子。
「啊啊,原来如此,两个人之所以看起来那么亲密,是因为两个人一起在找掉落的东西呢」
『!对!就是这样!』
「原来如此。我理解了。呀,总觉得你们两个,看起来就像是『怀有某深刻的共同目的的同伴』,所以就那么一不小心的,产生了怀疑……」
『(好敏锐锐锐锐锐锐锐锐锐锐锐锐锐锐锐锐锐锐锐锐锐锐锐锐!)』
天道同学的感觉完全命中了。我和心春同学,各自都像要扯烂一般的重新握住装着工口游戏的塑料袋。
我一边露出苦笑,一边将话题向天道同学那边转移。
「天、天道同学,今天,为什么在这里?买东西吗?」
面对我的质问,天道同学有些害羞的苦笑。
「不,我在去暑期讲习的路上。……虽然我自己也能学习……但是看到暑假里一直在家玩游戏的女儿,父母会担心。所以为了让他们安心,偶尔也做个『好女儿』」
『(呃)』
被眼前这个带着天使般行动动机的女孩子,向心里插入痛心的箭矢的,盛夏工口游玩家二人组。
天道同学没有察觉到我们的样子,「咦?」的歪起头。
「不过话说回来……雨野君和心春同学,本来就认识吗?」
『唔』
如果要详细说明,就不得不提到之前去星之守家取落下的东西那件事,以及接触到《NOBE》及《MONO》真实身份的事。也就是说……要坦白独自去女朋友以外的女孩子家的事,以及和女朋友以外的女性有着深刻联系的事。…………嗯。我们之间……果然……。
『(背景全是地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
不管哪种关系都是很难向女朋友开口的事实,我和心春同学之间。
就在我被死死追问时……这次换心春同学,好像想到了什么借口抢先说道。
「是、是我,单方面的,看过照片所以认识了」
「啊,是吗?但是雨野君的照片是在哪里……」
「当、当然,是姐姐给我看的照片哟,嗯嗯」
她妥当的阐明了。恐怕没有比这更好的选择了吧。我和心春同学仅仅只以「这种解释没什么不合理」为着眼点,在脑内反复验证,满足的点点头。
但是……。
「!星、星之守同学,有雨野君的照片!?」
『?』
天道同学突然抽搐。有什么让她吃惊的吗。我和心春同学怀着难不成这「合理的解释」有什么物理上说不通的地方吗的这种不安,再一次,将焦点限定在「合不合理」上进行验证……但是没有发现疑点。
「是、是吗,星之守同学有雨野君的照片……呢。……这是……终于要……」
天道同学喃喃自语,心春同学不安的问道。
「那、那个……请、请问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不对劲的地方?……呵,也是啊。不,没有。不对劲的地方什么的,没错,一个都没有。仔细一想的话……都是理所应当的!」
「就、就是嘛!没什么不自然的地方呢,这个解释!」
我和心春同学欣喜的对视。嗯,解释没什么不对的!千秋有我的照片什么的没有在物理上不合理的地方!好的,终于把「条理」说通了。接下来就是突破。
心春同学继续发动攻势。
「那、那么,天道同学。『我们』差不多该」
「诶?那个……之后你们也要两个人一起行动?」
天道同学抛出理所当然的疑问。的确,我和心春同学已经没有继续一起行动的理由。倒不如说送女朋友去暑期讲习,才是男朋友该有的行动。但是……。
心春同学瞟了一眼我藏着的工口游戏。……没想到啊没想到。她这是……她这是,作为一个工口游戏的同伴,希望我早早从女朋友天道同学的面前脱离的意思吗!
这份心意让我感动……然后,这份好意就让我好好享用吧!
「那个,其实,我,之后,想和心春同学……相谈一下关于千秋的事」
「诶!?关、关于星之守同学的事,雨野君要,相、相谈!?」
天道同学脸色变得苍白并瑟瑟发抖。……看来她理解到了,我想要说的事是何等的可怕。即是我……为了找到宿敌千秋的弱点,而刺探到了妹妹那里这个「很合理的计划」!
我继续说道。
「嗯……我和千秋的关系……差不多到了该了结的时候了」
「呃、呃。了结……」
「嗯。难得认识了心春同学,现在……我要抢先一步!」
「!抢、抢先一步!」
天道同学的嘴唇紧张的颤抖着。……呵呵,我和千秋之间可怕的对抗强度,让她退缩了。说实话有点做过头……但是,为了击溃女朋友内心中对我出轨的不安,就要像这样,彻底的和千秋敌对!
……然后,抓住天道同学动摇的间隙,心春同学用肘轻轻顶顶我说道。
「(喂,总觉得,在各个方面都有点不对劲啊。这种解释,真的好吗?)」
「(你在说什么呢?没有比这更说得通的了吧)」
「(哈……你要是觉得没事那倒无所谓。……前辈果真不是对天道同学,而是对姐姐……)」
是被我敌视姐姐的事实给打击到了吗,心春同学嘟囔着什么离开我身边。虽然对她很抱歉……但是,如果我不附加上这个「条理」的话。
心春同学重整气势的假咳一声,面向天道同学……配合我的话,自顾自的说明。
「就是这样,天道同学。……很抱歉」
「心春同学……。不……站在你的立场上……这是正确的行动哟。请别在意」
「?」
总觉得……这对话表现出一种「背叛废柴姐姐的妹妹」与「肯定此行为的温柔的天道同学」的感觉,散发出过于严肃的气氛……算了不多想。
天道同学不知为何的深呼吸,对我,露出悲伤的笑容。
「我明白了,雨野君。……对呢,为了了却心意,你就尽情的行动吧」
「诶,啊,是,当然!我要用我的『正义』攻陷千秋给你看!」
「用、用我的『性技』攻陷!?啊、啊……不对……!我、我、说、说的『尽情的行动』不是那意思哟!?」
天道同学不知为何红着脸大叫。回头一看心春同学也红起脸……而且眼睛里还闪着光。……怎么回事这反应。女性对争斗之事都情绪激昂吗。
我咳嗽一声继续说。
「为此,首先,必须要得到心春同学的帮助」
「!?等……雨野君,你,到底打算要妹妹帮你什么!?」
「诶?所以说,通过妹妹,找到千秋的弱点啊……」
「通、通过妹妹的身体!?」
「身体?不,比起身体我更想通过嘴……」
「你……你这个,鬼畜男朋友友友友友友友友友友友友友友!哇啊啊啊啊啊!」
「什么鬼!?」
天道同学突然像孩子一样哭了出来!这、这个,好像从刚刚开始就产生了什么致命性的误会啊!而且不知为何,心春同学也从刚刚开始就在旁边兴奋的呢喃这什么「我……会被玩弄吗?像工口游戏里那样!像工口游戏里那样!」!?有点可怕哟!警察先生快来!
就在我动摇时,这两个人好像也察觉到什么不对劲,天道同学和心春同学都冷静下来。
天道同学咳嗽一声重整架势。
「嘛、嘛……对话的后半部分,请别当成完全是我在那暴走的误会,以为雨野君在性骚扰哦」
「嗯,给我等一下,那是什么,我在性骚扰什么的」
「总、总之!雨野君想了解千秋同学,所以找妹妹聊一聊的这件事,我理解了」
「哈、哈。那就好……」
这对话到底从一开始有没有成立啊?我将这个疑问单独抛出来,天道同学……这时,带着温柔的眼神对我微笑。
「我……相信雨野君,会等着」
「……天道同学!是,这份信赖我绝对会回应你的!」
绝对要打倒千秋给你看!作为她的男朋友!
「雨野君……!」
「天道同学……!」
我们凝视着。怎么说呢,现在有种,我们的心灵完全相通的实感!我们的一切,都可以完全共享!就是这种感觉!这,就是所谓的交往吗!
「……咳咳咳」
心春同学小声的咳嗽,我们回过神来。为了隐藏害羞,轻轻挥手,兴冲冲的相互告别前往自己的目的地。
目送天道同学走过街角,直到她的身影消失……我和心春同学才放松的抚慰胸口。
「虽然发生了很多事……总算是脱险了呢,雨野前辈」
「啊。谢谢你啊,心春同学」
「彼此彼此」
然后我们两个人,就像经历了严酷战场的战友般相互微笑。
之后,走了一阵,心春同学发出「嗯—!」的完全不可爱的声音举起手,伸懒腰,然后一下脱力。
接着,心春同学用很粗野的声音呢喃。
「啊—……不过,还真是累了……,嗯—……非常的……」
这种完全看不出是美少女学生会长的样子,让我不由得笑了。
然后,心春同学侧目瞪着我。
「……怎么了,雨野前辈。别人的丑态就那么有趣吗」
「哪是丑态。没有哦,我可完全没这种愚蠢的意图……」
「哼,真是抱歉啊,和那个天道同学不同,我只是个只有外表的纸糊女」
心春同学有些闹别扭的说道。我歪起头回答。
「但是,我很尊敬故意打扮外表的人呢。啊,这不是什么辩解哦。只是纯粹的。觉得很厉害,毫不懈怠的努力掌握这种技术的人」
我直直凝视着心春同学的眼睛说道,她突然移开视线。
「…………你又,很自然的,说这种……!」
「?又?」
以前有过和心春同学这样的对话吗?……不记得。不好。对方记得的对话,我居然给忘了,这可是超失礼的吧。
我皱起眉头拼命的回想,心春同学露出有些坏心眼的笑容找茬。
「咦,雨野前辈,居然忘记了和这么可爱的人的交流,是不是有点得意忘形了?」
「咕……!的、的确,我最近可能是得意忘形了!其实在不久之前,我掰起指头都能数清自己高中所有和别人的交流!」
「…………啊……抱歉,让你回忆起了悲伤的高中生活……」
「诶,事到如今这个『到从心底里同情残念前辈的后辈』角色是几个意思啊!请停止!总觉得真的感到空虚了!」
面对我的抗议,心春同学开心的笑了,然后戏谑的问道。
「喂……雨野前辈,经常有人说你是那种让人想欺负的类型吗?」
「不知不觉间经常被这么说!」
「啊哈哈,对吧!呀,因为很有趣嘛,欺负雨野前辈!」
「别满不在乎的做这种过分的事!话说心春同学,已经完全没有在我面前扮演『好妹妹』的心情了呢!」
「诶?啊—……嘛,也是呢」
心春同学面对我的吐槽露出苦笑,这次有些粗野的抓抓自己的后脑,完全是「真实」的表现了。
「呀,你看,我呢,以前是藏不住事的性格。不仅是负面的感情,工作、好意、xing——能量,想吐露的时候就会吐露出来」
这句话,我非常同意。
「啊,这我懂。我也经常直接用嘴表露自己的感性。本来是极度在意周围而畏畏缩缩的性格,但在令我安心的场所时就不得不说出真心话,一下子爆发出来。要形容起来就像是窝里横那种……」
我如此说着,这次换心春同学眼里闪着光的来劲了。
「对对我懂我懂!就是这样!我在当碧阳的学生会长时也是……虽然会长角色不是百分之百的演技,但也经常会控制自己的发言呢……。所以,在和家人和朋友聊天时……还有在网上的时候,会行动过度,把真实的自己表露出来」
「对呢!但是,就因为这样,我,在OFF的时候也会有OFF过度的恶癖……」
「就是就是!我很懂—!在精确区分ON•OFF的生活里,OFF一侧的制动器在不知不觉间完全生锈了呢!」
「很恰当的比喻!就像我平时战战兢兢的在意他人的那种态度像是骗人一样,面对弟弟和上原君的时候就一不留神变得很强势,和天道同学及千秋在与游戏有关的主张上对立也是因为这个」
「有的有的。就像这样,就算与认识的人偶然撞见,也抑制不住已经爆发的欲望,结果就只有堂堂正正的买下工口游戏了呢」
「啊啊……」
心春同学一边说着一边害羞的打开装着软体的袋子。
我也像为了回应一般提起自己的塑料袋……两个人,相互苦笑了。
回过神来,以前我和心春同学之间的那种隔阂,已经完全消失。
真要说的话……本来就是爱好相同的同志,现在的对话就仿佛决堤一般。简直……就像她的姐姐和我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一样。
「啊,话说回来心春同学,上个月末出的E○shully(注:Eushully)的新作玩了吗?」
「当然啦!诶。雨野前辈也玩了吗!?呀,还真是一如既往即使移植到家用机上也毫不逊色的游戏性呢!」
「对!就是这样!你很懂嘛!呜哇,好开心,身边居然有玩那个的人!」
「我也是!哎呀不过,那个的事件CG里面有很多淫猥怪诞的哟?雨野前辈……虽然是食草系的作风,内在真是不容小看呢?好意外」
「诶,是吗?但是……和『看起来认真优秀又非常可爱的学生会长喜欢工口游』这个事实比起来,我觉得完全不算什么哟」
「呃。……又、又像姐姐给的情报里说的一样,毫无自觉的以直球的方式夸奖别人呢……」
「?啥?啊,比起这些,那部作品!虽然系统很惹眼,但不觉得其实剧情也很绝赞吗?」
「啊,对,没错!就是这样!呀,网上的评价都是围绕系统在夸奖,我多少还有些不满……你果然也是这么想的呢!?」
「对!没错没错,说到最近的杰作的话,其他的——」
就这样,我们在到达车站之前……两个人,毫无间断的,聊着平时和任何人都没法聊得那么嗨的工口游戏。
*
「咦?千秋?」
和心春同学来到车站区域内,没想到发现了坐在椅子上摆弄智能机的千秋。
我搭话道,好像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千秋,一脸惊慌的坐着抬头看着我。
「景、景太!?为、为为、为什么会在这……」
智能机从动摇发颤的她的手上滑落下去。被我一下伸出手接住。简直是连我自己都想夸我自己的一接。于是一脸傲娇的看向千秋。但是……。
「快、快还给我!」
「唔!?」
她一把抢过智能机。……说实话我有点生气。
「(好像最近都忘掉了,果然对我来说是敌人呢,这家伙)」
本来就只因为对「萌」的认识不同而争吵,而现在,已经升级为对人性部分的相互嫌恶。你看,好像,现在也是,千秋她,因为愤怒已经脸红泪目的瞪着我了。……对了对了。换做我也不会允许别人接触自己的智能机呢。
「(虽然貌似看见了我非常熟悉的社交游戏的画面……算了,不去在意。而且好像闲聊的气氛也消失了)」
就在我故作叹息时,身后的心春同学解释般的插嘴道。
「那个,今天,本来就是和姐姐一起来街上的。虽然到中途都是一起行动,但是我们各自有各自的事,所以决定在车站会合后就解散了……」
「啊啊,这样啊。所以,心春同学就一个人去买工口——」
说到这,被心春同学凶神恶煞的瞪了,我急忙修正。
「——和一个人兴高采烈买工口游戏的我,在路上偶遇了呢」
「……呜—哇……景太好恶心……」
千秋用可怕的冷眼看着我。……嘛,虽然买工口游戏也是事实……但这到底是什么,这种就连我也躺枪的感觉。
瞟一眼心春同学,她一脸佯装不知道的看向远方。……应该说不愧是她吗……。
「真是的,为什么会这样……」
千秋发着牢骚,把智能机放进口袋站起身来。
虽然只见过三次千秋的私服,但还是一如既往和我完全相同的类型……那种「没有显眼的金色,哪哪都能见到的打扮」。T恤加牛仔布料的裙子。怎么说呢……虽然这么说很晦气,但如果我是女人,感觉也会是这种乏味的打扮。就千秋的情况,虽然很不甘心,但因为她很好的身材,所以总觉得还有模有样的。感觉「转一圈很漂亮」。虽然她连一圈都不会转就是了。
「好、好像,景太。一直死死盯着人家的身体看。所以我说工口游戏男……」
「啥,居然把自己和工口游戏女主角放在同样的位置,千秋还真是有自信呢。你是改变形象就变得受欢迎的天狗吗?」
「我、我才不想被自从和天道同学因为事故而开始交往后,就故作后宫轻小说主人公的死宅这样说!」
「咕,这个浑身长刺的海带头还是那么的……!」
「所以我才说像你这种空想豆芽菜混蛋……!」
我们相互很一致的缩短了距离。然后,旁边的心春同学一脸感慨的看着我们。
「真的,就像固定模式一样开始吵架了呢……。已经是职业技能了哟,这个」
『请别用这种我们好像很意气相投的说法!』
「我,刚刚好像目击到了世界上最意气相投的男女!」
心春同学不知为何有些感动的样子。……让我很不服气……。
我和千秋哼的别过脸。夹在我们两人之间的心春同学,一脸困恼的挠挠脸,总之为了平息现场气氛而强行发言。
「那个,那,雨野前辈。谢谢你把我送到这——」
「雨野前辈?」
刹那间,被心春同学对我的称呼引起注意的千秋扭曲着脸。
我很不开心的回答道。
「怎么了,你有意见?实际上我的确比心春同学大一级,很正常吧」
「哪里正常啦。区区景太也敢被称作『前辈』,太得意忘形了。而且,叫你的还是我家的心春,我这可爱头脑好的完美学生会长妹妹!?」
就在千秋大叫时,心春同学红着脸低下头。
「呜—哇……这边也是这样,直球式的夸奖别人……。够了,放过我……」
心春同学好像在呻吟什么,但我没管而是提出反驳。
「虽然从心春同学又可爱又聪明这一点来看的确很厉害,即使是被选为学生会长也毫无疑问的女孩子!但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年长啊!」
其间,心春同学忍受不了的红着脸大叫。
「到底要干嘛啊,你们!佯装吵架实际上是攻击我吗!?」
「但是但是,就算景太年长,我妹妹在作为一个人的方面显然要更高级吧!至少,和光天化日之下堂堂正正买工口游戏的渣滓完全不一样!」
「一口老血!?」
心春同学突然按着胸呻吟。中、中流弹了!这下不妙!
「冲、冲我来就行了,别用这种把所有工口游玩家都当做笨蛋的发言啊!」
「诶,反驳的重点是这个!?景太什么时候成为工口游玩家的代表了啊!?」
「不,那个……总、总之,贬低我就行了,不要贬低工口游玩家!即使是为了千秋重要的人!」
我一边用余光确认情绪阴沉的心春同学一边说道。
但是我自然不能将真正的意图传达给千秋。
「这、这是什么诡辩!?不、不,嘛,的确,人家对景太以外的人没有攻击意图……这一点我可以道歉……」
「没错千秋!要上就正面上我!」
「所以说,景太这情绪是什么鬼!哈……已经够了。感觉白费了好多力气」
千秋嘟囔着,终于收起了攻击之矛。……就算再怎么讨厌的对方,我也不会去顶撞没有敌意的对手。我深呼吸两次,转换了一下意识。
然后等我们两个人都冷静时,心春同学,将和我偶然遇见的事情经过(工口游的事情完全省略)简略的进行了说明。
「哈……路上偶然遇见,一边闲聊一边走到这来……的吗」
『对对』
千秋总算理解了,我和心春同学两个人点点头。
但是……千秋又立刻面露诧异的表情。
「…………但是,你们两个的距离感,是这样的?」
『唔』
我和心春同学结巴了。嘛……其实是因为同时伸手拿工口游戏,接着交流了一下真心话这种过程……。如果只是在路上遇见的,一般的话,或许打个招呼就告别了吧。
心春同学尝试着解释。
「你、你想……我和雨野前辈,不是在网络上有交流吗,姐姐?」
「唔……」
这次不知为何千秋打退堂鼓了。…………?我和心春同学在网上的关系情报,为什么会让千秋如此反应?
「(啊啊……妹妹和敌人在网上有联系,作为姐姐很不爽吧)」
这理由我也不是不明白……。
就在我觉得可疑时,千秋假咳一声……不知为何举止可疑的眼神游离的问我。
「那个……和心春,就是,关于网上的那些交流,都聊了些啥……?」
「诶?你问聊了什么……。……话说,非要和千秋说吗?」
不管对我来说还是对心春同学来说都是很敏感的部分吧,这个。即使是血亲,要详谈也是有所顾忌的吧……。
就在我不情愿时,不知为何心春同学跑来解释。
「啊,那个,关于《NOBE》和《MONO》的事情,基本上都可以对姐姐开放情报哟,雨野前辈!」
「诶?不……这到底……」
将自己在网上的样子晒给血亲看真的好吗……这情感我有点难以理解啊。至少我绝对不会对弟弟说。
面对困扰的我,心春同学露出飒爽的男性笑容。
「我们姐妹之间,没有秘密」
「(你真的好意思说这句话吗,心春同学!)」
现在正把工口游戏藏在自己包包里的妹妹在说什么胡话。这幅场景让我有一种超现实感……但没有当场指出。
我极不情愿的接受……无可奈何,只好告诉千秋我和心春同学交流的颠末。
「嘛,其实我们没有深聊关于网络上交流那部分的话题……那个,不过多亏了这样,意外的聊得很开心,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景太和心春吗?到底聊了什么?」
『咕』
我和心春同学结巴了。……真烦人!这个姐姐,好烦!要干嘛!为什么对我和心春同学的对话那么在意啊,这家伙!
我和心春同学用目光进行无言的作战讨论。今天发生了太多事,这一招早已到达熟练的领域。但这反而变成破绽。让千秋疑惑的眼神更加强烈。我们无法动弹。
就在这硬直的情况下……突然,智能机响起收信音。
一瞬间我以为是自己的便做确认,搞错了。然后,千秋「啊,是人家的」的焦急取出智能机。……这家伙,连收信音也和我一样啊……。……哈。
『(不管怎么说,得救了)』
我和心春同学对视微笑。……为什么呢。心春同学对我的态度明显比以前更粗暴,但不可思议的是,我却觉得太好了。大概是有着相同的弱点吧。与以前不同的是,感觉和「星之守心春」同学更加接近了。
但是,另一方面,更加了解了她的人性本质……。
「(好像……和她没表露感情的那个时候比起来,感觉她在不同的意义上和《NOBE》及《MONO》都有所差异啊……)」
千秋打电话时,我发呆的想着这些。
……心春同学是个非常「好的人」。我觉得在几个人性的部分上和《NOBE》及《MONO》有共通点。但是……果然,不一样。
「(嘛,既然本人都说是她自己把两方面区分开来,所以我这种感想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唔—……)」
明明应该是很合理的,但不知为何,我的心里完全无法接受。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呀,虽然心春同学真的是个很好的人……。
「?雨野前辈?」
「!啊,不,没事,抱歉」
回过神来时我一直盯着她看。心春同学的脸微微泛红。被不怎么亲密的男人死死盯着脸看,会感觉不爽是肯定的吧。
我开始反省,并低下头「那……」的说道。
「千秋也忙着接电话,我就告辞了」
「啊,是。那么……那个……就是……」
「?」
心春同学不知为何扭扭捏捏。我歪起头,她好像感到遗憾的提高嗓门……嘟囔了一声。
「……再见」
「诶。啊,是、是。那个,那,再见」
我也不好意思的点头回应。……实在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说实话很开心。
「(虽然肯定的是社交措辞……但很难得。好厉害啊,心春同学)」
不愧是被选为学生会长的人。社交力和我有规格性的不同。但是,另一个让我觉得很厉害的地方是……。
「(这个人……真的是《NOBE》和《MONO》吗?)」
我喜欢的那两个人……和我极其共鸣的那两个人,真的居于这个人的内心中吗?果然越想接受就越难以接受,无论怎样也……。
「诶!?这、这这、这到底是……。上、上原同学!?上原同学!?」
『?』
——千秋突然对着电话那头大叫。
我和心春同学一惊的看着她……千秋,好像电话被挂断那般的发呆看着智能机……然后,脸上满是动摇的看向我们这边。……很明显,不是小事。
心春同学偷偷的向我确认。
「(那个上原同学……好像是同好会同伴里那个现充帅哥吧?姐姐曾经抱有好意的那个男性的……)」
曾经?不,我想直到现在也抱有好意的吧……嘛算了。
「(对,那个,对我们来说是很值得依靠的英雄,上原君)」
「(那个上原同学……事到如今还找姐姐做什么呢?)」
事到如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说事到如今……不过算了。
「(……我也猜不出来)」
我和心春同学对视,没有什么深意的同时点头。
停顿一拍后,同时问千秋『怎、怎么了?』。
然后千秋她……眼神飘忽不定,嘴唇颤抖的说明。
「上、上原同学他……上原同学他,那个,语气很认真的说了一句话就挂了电话……」
『……什么?』
「这个……就是……」
千秋吞了一口唾沫。然后再一次……对我们,说道。
「他说『我只选择你!』……」
『————』
这时,之前的谈话内容完全被吹散,我和心春同学面无表情。
仿佛为了向我们确认般……千秋,呢喃道。
「也、也就是说,这个……这个……!」
她说到这,突然,现场充满就像大退潮一样令人毛骨悚然的寂静。然后,又立刻。
仿佛涌来大海啸一般,我们所有人一齐大叫!
『是告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几天里,我们各自微妙纤细的感情都在左右摇摆。
但是我和星之守姐妹这种种的一切……在这一瞬间,全都被华丽的吹飞到九霄云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