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九卷
  5. 终章之二
  6. 繁体版

终章之二
2017-06-23 04:37:23

		

「…………伦也学长,你到底有多喜欢泽村学姊啊?」
「连出海都这么说~~!」
今天第二次惨叫再度响遍我的房间,是在太阳已完全下山的晚上七点多。
事情发生在加藤急忙用LINE对出海发送「剧本写好了,来安艺家一下」的两小时过后。
「哎呀~~这下搞砸了耶~~伦也同学。啊哈哈哈哈哈哈!」
「伊织你闭嘴,小心我杀人喔。」
啊,还有加藤难得在那段讯息的最后又加了一句「顺便跟那个当制作人还什么的人说一声」,特此向各位报告。
哎,多亏如此,我现在不只是两面楚歌,已经落到三面楚歌的地步了。
「不,你们等一下。大家都把游戏和现实混淆过度了吧。这份剧本终究是虚构的,英梨梨的名字终究是角色暂定名称,只不过,写手基于目前用这个名字比较能激发社团成员心目中形象的冷静判断才……」
「我问一下喔,惠学姊,你觉得刚才那段藉口怎么样呢?」
「替两个小时前就被迫听他那样辩解的我着想看看嘛,出海。」
「有喔~~就是有那种被霸凌的小朋友,态度不管在谁看来都很明显,一旦被人戳破:『你喜欢○○吧?』还会嘴硬坚持说:『才没有!不是那样啦~~!』我从以前就最擅长逗那种人了~~」
「拜托你们真的别闹啦!」
才没有~~……不是那样啦~~……
※  ※  ※
「嚼嚼……赖说(再说),给也绝长(伦也学长)……」
「啊,抱歉出海,你可以等吃完再讲。」
从第二次惨叫经过了三十分钟,近晚上八点。
出海一边抓起加藤(在我家厨房)做的三明治当晚餐&稍作歇息,一边朝我讲话,就被我稍稍制止了。
……绝不是因为「给也」的发音让我介意的关系。
「再说,伦也学长……这份剧本出的问题并不仅限于跟泽村学姊有无关系喔。」
「你、你说的问题是指……?」
「因为学长你在企画书上写过,游戏要走卖萌路线……」
「啊,对啊,所以呢?」
「学长,你总不会以为写这篇剧本可以当卖萌游戏吧?」
「差、差那么多吗……?」
于是,短短的发呆时间一过,大家又重新读完我的剧本,这会儿开始举行挑毛病大会了。
「哎呀,伦也同学,你这样写就显得感情放太重了喔……」
「那么重吗!」
不,该说是挑毛病大会,还是全否定大会呢……?
无论是剧本或者任何环节,把毛病挑出来确实很重要。即使如此,我还是有身为写手的寥寥自尊心嘛。
「应该说是心情描述很沉重,或者角色太过复杂了……这个角色能不能再改一改呢,伦也学长?」
「呃,可是她实际上就是那种人啊……」
「你不是说过:『这份剧本终究是虚构的,英梨梨的名字终究是角色暂定名称』吗?」
「唔唔唔……」
而且,没想到在众人当中评价尤其糟糕的,会是平常对我所做所为几乎都不予否定的出海。
「这个泽村学姊……不对,这个某某附属女主角明明台词傲娇,思考方式却土里土气的,我本来以为她自信满满的应该很坚强,结果遇到一点小事就受挫;本来以为她已经冷血无情地抛弃其他人,却又保持着专情与忠诚……根本就莫名其妙。」
「……有那么莫名其妙吗?」
……看来另一项任务「将出海拉进我的故事世界,好让她走样的画风恢复原状」,似乎比说服加藤还要落空。
「这样真的糟糕了啦,伦也学长……容器和内在完全不符。照我现在的画风会太偏萌系,变得不协调。」
「咦,咦~~?」
倒不如说,为了遏止出海那种即将脱离萌系路线的画风,我所采用的策略似乎完全变成反效果了。
「唉唷~~伤脑筋耶,这下要怎么办……我开始焦急了啦~~」
「那、那个~~……对不起。」
……话说回来,出海给的评价低虽低,谈的还真不少耶。
「哎呀,这下子情况真的伤脑筋了。啊哈哈~~」
还有,在挑毛病大会的过程中……
伊织那让人分不出是要帮忙缓颊还是扬风点火的开朗笑声,在房间里徒然回荡着。
……他这么一笑,本来就完全不发言的加藤甚至玩起了智慧手机,进入彻底无视模式了。
「不过,出海的意见言之有理。这明显不是卖萌游戏的剧本。必须重新检讨企画本身,或者大幅修改剧本才行……伦也同学,你觉得要怎么办?」
「我知道了啦!我会改剧本啦!我会尽可能修!」
伊织提出的终极二选一……不,让我选择要舍弃熬了几个月的企画还是两天写出来的剧本,其实选项简单得跟套话一样了。
「哎,即使如此,无论你怎么改,我觉得还是没办法去除当中流露出的狗血味喔。」
「表示要全部作废吗……」
因为如此,我这次的「拯救加藤&出海作战」,可喜可贺地以大失败落幕了……
「不……那样以期程规画来说太吃紧,能保留的就留下吧。」
「搞什么啊?那你打算从一开始就把剧情砸锅当前提吗?」
「真是伤感情耶,伦也同学。你觉得我会去打那种必败的仗吗?」
「伊织……?」
不对,即将落幕时,伊织乱讨厌地卖起关子。
他用贼笑的表情诡异地盯着我,态度还莫名得意。
……总觉得,这不太对劲。
因为我知道伊织在什么时候才会显露那种脸。
可是,我记得……
「欸,出海……伦也同学这次犯下的致命失误,要由你来补救喔。」
他好像是在「得逞」的时候才会……
「哥哥……你是指?」
「没错,你要帮忙他掩饰,出海。」
「原来如此……」
「出、出海?」
于是,出海听完伊织那套好比稀世贪官的说词,就用了大牌保镖的架势回应。
「出海,你要用萌死人不偿命的图来装点这份洒狗血的剧本。不用管美感,扎实的画工都是罪过。搭配得再怎么格格不入都无所谓。总之要画得可爱,只管画得可爱,尽你所能画得可爱就对了。」
「那我……只能试试看喽。」
「没、没问题吧……?」
既然如此,接下来我就得模仿经营船运仲介的老板,向他们哀求:「一切就拜托大师了!」……
然后,直到刚才都装成不闻不问的加藤,就要在最后押着证人出来说:「这家伙已经把你们的恶行全招了!」跟低调探案的忍者一样……唉,够了。
「这样是有胜算的喔,伦也同学……反正我们就是要用可爱的画风钓玩家,逼他们将这份剧本从头到尾玩一遍。」
「他们不会觉得『这跟期待的不一样』就中途甩掉吗?」
「或许这确实不是玩家所期待的……」
于是,伊织的表情又变成了「得逞」时的那副德性。
「然而,那些发现跟期待不同的人,大多也不会对内容失望了。」
「咦,咦?」
「玩家只要通关一次,肯定就放不开了……所以喽,我还会期待你之后写出来的剧本,伦也同学。」
这家伙……
他到底在贬损还是夸奖我的剧本啊?
「伦也学长,请你放心吧……」
再提到出海这边……
「我会从泽村学姊那里……将你保护好的!」
「出、出海……!」
总觉得她讲的保护,方向好像有点偏耶……
即使如此,出海当时的表情仍像抛开了什么一样,充满着决心。
「…………」
「啊……」
于是,受到他们俩那样鼓励而困惑的我感觉到……
从旁边,似乎传来了有一丝温柔,也有一丝放心的视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