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为了拯救世界的那一天─Qualidea Code─(为了终有一天能拯救世界)
  4. 第一卷
  5. 终章 来访者(Visitor)
  6. 繁体版

终章 来访者(Visitor)
2017-06-22 15:15:20

		

「──各位!因为各位的勇猛奋战,今天这个国家再度得到了安宁!各位是这个国家的荣耀,也是骄傲!为了积存明天继续奋战的力量──今晚就尽管沉醉于胜利的美酒吧!」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舞姬高声宣言,将手中的玻璃杯倏地朝天举起,学生们便发出撼动大地的欢呼声。
历经大规模的湾岸防卫战之后,学园的学生们齐聚于神奈川内的大礼堂,开起了庆功宴。
由于下一次〈UNKNOWN〉何时会再进犯无人知晓,因此警戒并未松懈──但是能热闹庆祝时就尽情热闹一番,这正是长久持续这异常的都市生活的秘诀。实际上只要不太过逾矩,管理局也不会特别提出纠正或警告。
「…………」
紫乃看著在台上扯开嗓门高喊的舞姬,让手中的玻璃杯杯缘轻触嘴唇。清爽的水果酸味在口中漾开。
据说这是在千叶制造的果汁,水准在这数年间有了飞跃性的提升。
一般而言,在这种场合应该免不了享用美酒,但令人难过的是现在紫乃等人尚未成年。虽然管理局在驾驶执照与其他制度上给予防卫都市的学生们各项特权,但是对于菸酒那些可能对学生们的身体造成不良影响的物品则特别严格……不过实际上,学生们都听闻过内陆的黑市流出的酒类、以千叶收获的水果或谷物制成的私酿酒等的传闻。
「还真是乐天啊。明明自己的左右手是个间谍,还因此一度陷入险境……」
坐在紫乃身旁喝饮料的萤看著台上的舞姬,翘起嘴如此说道。就平常个性温和的萤而言,这样的用词十分罕见。紫乃疑惑地想著该不会玻璃杯中真的装著传闻中的黑市酒,并且回应:
「心里怎么想和实际上怎么行动是两回事。现在众人之中最受伤的应该还是天河。不过没必要为此对因胜利而兴奋的学生浇冷水,也没必要让他们心生不安。就领袖而言,这是相当合理的判断吧。」
「哦……?」
萤半眯著眼直盯著紫乃。
「紫乃很为那女生说话嘛。」
「少胡闹了。先不提这个──」
紫乃正面迎击萤的视线,接著说了。
──在战斗开始前就觉得非问不可的问题。
「萤,我有件事想先向你问清楚。」
「嗯?怎样?」
「──你之前就认识天河舞姬了吗?」
紫乃的一句话让萤倏地挑起眉梢。
「……我当然知道她啊。毕竟她也是一个都市的首席──」
「我不是指这个。我是指彼此认识──更进一步说,在进入冷冻睡眠设施之前,你们该不会曾经是朋友关系?」
「…………」
紫乃说完,萤吞了口口水后笑了几声。
「啊哈哈。什么跟什么啊?我怎么会认识她?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什么。」
紫乃一语带过,再度轻啜杯中液体。
不知萤是否察觉了紫乃的思绪,只见她耸了耸肩。
「紫乃怪怪的喔。先不管这个了,难得有这么多好吃的,就趁机尝尝吧。我去那边看看就回来。」
「嗯。」
紫乃简短地回答后,目送萤的背影远去。
随后,轻轻吐出一口气。
──虽然紫乃过去并未像针对舞姬那样仔细观察萤,但是长期共同执行任务,长久下来能观察萤的机会自然相当多。
紫乃从刚才萤的反应中发现了几许不自然……像在说谎的迹象。
恐怕萤的确在过去就认识天河舞姬吧。
但她为什么要说谎呢?认为紫乃一但得知舞姬曾是萤的友人可能会对任务产生影响?就算真是这样──
「──啊,紫乃!原来你在这里啊。」
就在紫乃思索时,背后突然传来这么一句话。
转身一看,发现银呼、柘榴、青生三人就站在眼前。
「辛苦了。」
银呼这一声彷佛号令般,三人同时微微举起手中的玻璃杯。紫乃也以同样的动作回应。
「这次多亏有你在──老实说,如果没有你,公主殿下和神奈川现在是否脱险还很难说。再次郑重向你致谢。」
「……虽然承不承认你的实力另当别论不过在这次的事件我确实对你有几分改观了。」
「啊哈哈……音无同学怎么还在说这种话?」
三人这么说著。
紫乃转身面对三人,静静地开口:
「──关于这次的事件,我还有一个问题想不通。」
「咦?」
「想不通……?」
「是啊。」
紫乃点头之后回应:
「虽然最终以失败收场,但隐谷来栖的计画绝非漏洞百出。长期担任天河的左右手收集情报、在都市内四处放置炸弹,甚至将〈UNKNOWN〉登场这个突发状况融入计画中,看准了千载难逢的时机点成功绑走天河──实际上,就当时的状况来说,我甚至不可能察觉隐谷的行动。」
然而──紫乃话锋一转,眉心微蹙。
「有个超乎隐谷来栖预料的异常要素介入,阻碍了她的计画。我目前还没想透那原因。」
「异常要素?」
「……不要再吊人胃口了知道的话就请快点说。」
银呼与柘榴连忙催促。紫乃将视线转到青生身上。也许是察觉到紫乃的用意,青生倒抽了一口气。
「──八重垣。天河被绑走以及事件主谋是隐谷,当时告诉我们这个消息的人就是你吧──不过,你究竟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
「啊──」
「……听你这么说确实不太对劲。」
银呼与柘榴睁大了双眼。
这就是紫乃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事后紫乃才得知舞姬的通讯终端似乎被来栖破坏了,况且来栖的准备是那么周到,肯定也设想过目击者的问题吧。不,就算绑架现场真有目击者,紫乃也不认为目击者真能那么迅速地将情报传给青生,而且青生还必须在短时间内确定情报的真伪。
「…………这、这个嘛……」
在紫乃、银呼与柘榴︵的熊猫︶目光注视之下,青生脸上挂满了冷汗,最后她放弃挣扎似的叹了口气。
接著,她压低声音用彷佛讲悄悄话的音量说:
「……那个,拜托这件事情绝对要帮我保密喔。」
「嗯嗯。」
「什么啊你到底做了什么?」
「…………」
「……其实啊,之前天河同学的制服钮扣掉了,我帮她缝了上去。就在那时候,我在那个钮扣,呃……」
青生吞吞吐吐地说得含糊不清。
不过紫乃听到这边就已经猜到了谜底。他颔首说道:
「原来如此,窃听器啊。」
「……………………那个,呃,唔………………是的。」
青生虽然满脸通红,但还是承认了。银呼与柘榴表情显得万分惊讶。
「咦咦!是这样喔?」
「……我有点惊讶呢青同学我一直以为你对这种事没兴趣。」
「不、不是啦!不是那样啦!真的不是因为那种理由,我只是那个……为了在天河同学万一遭遇危险时,能够在第一时间知道……」
青生手足无措地解释。
紫乃见状,伸手搁在青生的肩膀上,凝视著她的眼睛说道:
「抱歉,我之前误会你了──八重垣青生,你的确有号称四天王的资格。」
「听起来让人不太开心耶!」
青生的回应近乎惨叫。
就在紫乃四人谈论著青生的窃听行为时,突然间四周转暗。
紫乃起初还以为是照明关掉了──不过他马上就发现是因为自己身旁出现了一片阴影。
因为刚才站在台上的舞姬用她惊人的腿力跳跃,一口气飞跃到紫乃的头顶上。
舞姬随即在重力牵引下坠落。紫乃在思考之前连忙伸手抱住了她的身躯。
「啊哈哈哈!谢啦,紫乃!」
「……你到底想干嘛,天河?」
紫乃傻眼地瞪著舞姬问。舞姬就这么让紫乃把她抱在怀里,放声对整个大厅宣布:
「──各位!我有一个提议!」
那声音让学生们纷纷好奇地转头望向她。
「我天河舞姬想推荐昨天防卫战上的大功臣──紫乃宫晶成为学生会成员!」
「什……」
紫乃不由得眉头深锁。然而在紫乃开口说话之前,学生们的欢呼声已经盖过了所有声响。
「原来如此,这很好啊。正好我们刚刚才少了一个人……不过,关于你和公主殿下之间的关系,我们恐怕还需要再讨论讨论。」
「……既然公主这么说那也不能践踏公主的心意不过为了决定跟踪权的去向免不了要再次交手吧。」
「嗯。就紫乃宫同学的功劳来看,我想是很妥当的选择。」
「居然连你们几个也……!」
──于是,防卫都市神奈川的学生会剔除了潜伏其中的间谍后,招揽了一名暗杀者。
◇
日落已久,庆功宴也落幕之后。
紫乃回到宿舍的单人房,看著贴满房间的天河舞姬的资料相片,叹了一口气。
在那之后,紫乃毫无拒绝的余地,在满场一致赞同的气氛下被认定为未来学生会的成员。
确实只要进入学生会,就能站在比现在更接近舞姬的位置,暗杀的机会也会增加吧。然而这也代表了紫乃的行动与身分被舞姬或四天王看穿的可能性增加。
况且──就算真的出现下手的机会,紫乃觉得如果不先解决自己脑海中的疑问,可能没办法动手杀害舞姬。
管理局为何想要舞姬的命?舞姬口中所说的童年玩伴就是萤?以及……为什么萤要说谎?
「…………」
紫乃搔了搔装满疑问的脑袋,再度长长吐出一口气。
不明白的事仍然堆积如山。不过,紫乃该做的事却非常明白──那就是观察。
用自己的眼睛见证,做出一切判断之后──杀死舞姬。
紫乃重新下定决心,使劲握紧拳头。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传来敲门声。
「──嗯?」
紫乃挑起眉梢,转头看向房门。
会造访这房间的人少之又少。肯定是萤吧。
来得也正好,就再次询问她与舞姬之间的关系吧。紫乃一面这么想著一面拉开了门。
「怎么啦?都这么晚了──」
话说到一半,紫乃浑身僵硬。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反应,因为站在门外的并不是萤──
「晚安,紫乃。」
而是背上背著一个大背包的都市首席天河舞姬本人。
「……你在干嘛?」
紫乃一问,舞姬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
「嗯。这个嘛……其实喔,因为来栖的炸弹把我的房间炸得半毁了。」
「──喔。」
回想起来,紫乃确实听过炸弹爆炸的地点位于A区的舞姬宿舍房间的传闻。
「所以说啊,在修好之前我没地方睡觉……这段时间就好,可以让我借住吗?」
墙上贴满舞姬的照片,桌上堆满舞姬的详细资料,窗口固定著一个直指舞姬房间的望远镜。
站在这房间的门口,紫乃发出痴呆的声音:
「………………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