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GAMERS电玩咖!
  4. 第三卷 星之守千秋与初恋NEW GAME
  5. 上原佑与半生游戏
  6. 繁体版

上原佑与半生游戏
2017-06-22 15:41:14

		

雨野和亚玖璃结婚了。
这是他们俩从大学毕业后立刻就发生的事。
我们都开口道贺,祝福两人踏上新旅程──不过,实际上大家的内心当然都五味杂陈。
身为飞特族的星之守非常不愿意包喜钱给她的宿敌雨野,至于天道跟我……在金钱方面固然并不愁,可是看著彼此的意中人成婚,最擅长的客套笑容也就摆得僵硬了。
不对,要说到笑容生硬,结婚的当事人也一样。
尽管他们俩对我跟天道投以有些尴尬的视线,到最后还是彼此相望,感觉十分要好地低声讲起悄悄话。
「…………你是白痴吗,雨雨……!」
「没、没办法啊……!事情就这样了……!」
我、天道、星之守都没好气地盯著他们那种恩爱样。新郎新娘察觉到我们的视线,总算才停止说悄悄话,并且咳了几声粉饰。
上演这种哀怨场面的地点,是从我们结束音吹的高中生活分道扬镳过了几年,在某家饭店的喜宴会场────并没有。
放暑假之后没过多久,在星之守家的客厅。
「…………」
在有如守灵夜的气氛下,五个男女围著长桌。坐镇于桌子中央的是……模拟人生型的升官图游戏。
窗外传来唧唧蝉鸣。星之守家的空调大概是察觉到气氛凝重便自动开始运作,为室内送出凉凉的冷气。
我拿起自己的麦茶,将杯子举起来往嘴里倒,冰块叮叮当当地发出碰撞声,同时我也重新对现状做了观察。
午后的客厅。桌子靠窗较长的那一侧有雨野和亚玖璃并肩坐著,我和天道坐在他们的对面;较短那一侧的上座则坐著屋主星之守。
「(……唉,分配位置时让情侣坐在对角线,基本上就已经出了不少问题。)」
正常应该是由我跟亚玖璃,然后雨野跟天道坐在一起,要不然男女双方也会坐在彼此的对面才对……可是一到星之守家,我们几个就跟平时一样──闹出了「所有人都为了要怎么坐而费尽心思或研究策略,结果却莫名演变成大家都没料到的局面」这种乌龙……到最后,就弄成这样了。
可是……今天的我才不会特地为了这种事气馁。这是因为……
「……呼。」
我将自己的麦茶「叩」地摆到桌上。
然后硬是装出笑容,设法拯救这种让人坐立难安的气氛。
「好、好啦,我们继续吧,来玩这个──《甜甜蜜蜜半生游戏》!」
有误会的话,让当事人齐聚一堂把话讲清楚就可以轻易化解。
我,上原佑……其实在老早以前就察觉如此理所当然的道理了。
实际的问题在于,要让这五个人聚在一起原本就多少有为难之处。
追根究柢,以往这五个人凑不齐的理由大致可以分为两种。
一是天道跟我们之间有微妙距离,二是我们欠缺将五人顺利串在一块的「中心活动」。
天道原本就不是电玩同好会的一员,更没有熟到可以称作朋友。就算能克服这一点,基本上这五个人还是丝毫没有特地聚在一起的理由。
然而,这两个问题点在最近……在放暑假之前陆续化解了。
首先最要紧的,还是雨野跟天道开始正式交往这件事。透过这一点,我们和天道之间就有了明确的联系。她身为雨野的女友,来跟雨野的朋友一起玩就没有任何不自然的地方。
如此一来,剩下的问题在于找理由让五个人齐聚……也就是企划活动。其实到了这一步,最大的问题在亚玖璃身上。除了她之外的四个人只要以「电玩」为主题就有办法凑齐。可是,亚玖璃全无这方面的知识或技术,要她用同一套标准陪我们玩,照理来说有困难……
就在此时,这款超特殊的搞怪升官图游戏……《甜甜蜜蜜半生游戏》自己冒出来了。
「那个那个,这是我妹妹突然从学校带回来的东西。我不太清楚来龙去脉,但我妹妹表示:『这、这算寻宝过程中的副产物吧……』好像是这样。我有点听不懂她的意思。不过,游戏本身似乎很好玩……」
在某天的电玩同好会活动中,星之守跟我们聊到这件事。
对此,我感受到一丝希望。我觉得用这个就可以把亚玖璃一起拉进来。
基本上这款《甜甜蜜蜜半生游戏》纯粹就是转轮盘让棋子前进的升官图,因此跟技术扯不上关系。然而游戏里设计的小事件却充满特殊性,玩电玩的预判能力在正面意义上可以说完全无用武之地。更重要的是,我看出爱玩游戏却没有多少朋友的星之守、雨野这对搭档都为此心痒……所以我利用机会拚了命地约大家……终于,到了今天。
经过好说歹说,我硬是让这五个人在星之守家齐聚一堂面对面了……
「那、那么……下一个……轮到人家了,对不对?要、要转喽。」
如此开口的亚玖璃有些紧张地将手伸向轮盘。我一边守候转得用力过头的轮盘有何著落,一边回想到目前为止的游戏过程,然后,我就带著笑容在心里暗自叹气了。
「(到底哪里出错了?大尺寸的升官图道具要带进带出也嫌麻烦,我们就把场地选在星之守家……这样算合情合理。考虑到要避免让几个感情好的朋友只顾聊自己的,座位这样分配也完全可以。《甜甜蜜蜜半生游戏》的规则基本上就是转轮盘跑事件而已,所有人都可以玩得开心还有空跟彼此讲话,这点非常好……没错,我的布局其实可以说是完美才对。可是……可是却……!)」
在我想东想西的时候,亚玖璃转的轮盘停了。3。亚玖璃用来当棋子的粉红色小汽车前进三格,然后她停的那一格的事件内容是……
「新婚生活甜甜蜜蜜超恩爱!在蜜月中喜获麟儿!夫妻一起向所有人收三千圆礼金。」
「(谁玩得下去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在内心里淌著血泪,表面上则笑著分别给雨野和亚玖璃三千圆。玩没多久就沦为飞特族的星之守单纯因为缺钱便一脸愤怒地瞪著他们俩;而在现实中身为雨野女朋友的天道……她跟我一样摆著若有深意的笑容,将三千圆交给了雨野;至于收钱的雨野和亚玖璃,则是完全不敢看其他人的眼睛。
「亚玖璃同学……!你怎么在这种时候还怀孕……!」
「有、有了就是有了嘛,人家有什么办法!雨、雨雨你也有责任啊!」
那两个人又窃窃私语地吵起来了。可是,听在现在的我还有天道耳里,那样的互动反而令人痛心。他们俩注意到我们的视线,就咳了几声清嗓。然而,他们连咳嗽的时间点和音调都乱有默契,因此越听就越有新婚感……这是怎样……?
我一边看著其他人完成刚才事件中的金钱收受与换钱手续,一边重新思考这次企划的败笔出在哪里。
「(……唉,追根究柢,或许这个《甜甜蜜蜜半生游戏》也多少有问题。)」
由这一连串的前后文也看得出来,我们几个从游戏开头就一直是这副调调。雨野和亚玖璃在学生阶段开始交往,在求职阶段则是现实中唯一没有伴侣的星之守连工作都找不到,发展成我们几个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的尴尬局面……紧接著终于迎来结婚事件以后……游戏就玩成这样了。
这类型的游戏就算有结婚事件,大多也不会把玩家凑成对,顶多就是把象徵伴侣的人型榫子插上小汽车。可是……这游戏不愧冠著甜甜蜜蜜的名字,在互动方面做了许多奇怪的安排,在联谊之类的场合玩应该很能炒热气氛吧。不过让我们这些人在目前的关系下玩就……
「(在这种事件中结婚的假如是我跟亚玖璃,或者雨野跟天道就没任何问题……我们几个兜不在一起的「衰运」果真也是败笔吧。)」
事到如今,我才后悔自己怎么会挑这个升官图游戏来玩。我放太多心思在凑齐五个人,就没有想到游戏内容是否适合我们……太惨了。
「那、那么,接下来换我了呢……咳。」
天道改换心情似的咳了一声,然后转动轮盘……目前走了最多格的就是她。不过……天道在刚才的结婚事件格子上,抽到了在这款游戏中机率只占十分之一的「选择不结婚而投入工作,收入变成两倍」事件。结果在存款金额和游戏进度都拿第一的天道依旧单身,总觉得这种境遇格外适合她,我们也就难以吐槽这位女强人所走的人生了。
天道转的轮盘停了。8。黄色小汽车走在从结婚事件分歧出来的单身路上,前进的速度之快有如其人生一样仓促。
「呃,这个事件是……『单相思的对象跟别人结婚,变得更加勤奋工作。获得临时收入五万圆。』……是吗……啊哈哈,感觉我好有钱喔~~……」
「…………」
所有人面对天道装出来的笑容,都匆匆转开视线……太令人不忍了。明明以游戏成绩来看是第一名,该怎么说呢……看了真的令人不忍心。
天道的回合结束,轮到我了。我转动轮盘。3。让棋子前进……好。
「哎呀,是结婚的格子。」
前进两格的我停下来。不管轮盘转到多少,所有人碰到结婚的格子就一定要先停下来进行事件才可以。许多遭遇同样要靠轮盘来决定,不过内容大致可以分成三种──和其中一个玩家结婚,或者找到游戏里的NPC当结婚对象,要不然……就是跟天道一样变成孤家寡人。此外,轮盘具体项目的决定方式会依游玩人数而有复杂变化,详细内容就省略不提了,但是照我的现况……
「(在分成1到10的轮盘中,转到1或2是跟亚玖璃,3或4是跟星之守,5或6就是跟天道结婚。7、8、9是分给NPC,10则是单身,这样啊。)」
顺带一提,这个结婚轮盘是「绝对」的,而且还具有「拉拢效果」。换句话说,要是我现在跟天道结婚,就可以把一路领先的她拉回我这里,重新从结婚之路走起……比这更重要的是──
「(只要我现在转到亚玖璃的数字……抢婚就成立了!)」
这就是这个游戏有趣的地方,或者应该说是乌烟瘴气的地方,当我转到亚玖璃的数字……也就是1跟2时,亚玖璃就要和我重新出发,雨野则会沦落到单身之路……坦白讲,我就是想要这种结果。在各方面来说。
我百感交集地用力转了轮盘。1或2!1或2来吧!
长长的回转时间。然而结果是……
「……4。换、换句话说,就是跟星之守结婚……」
「哇、哇哇,不、不敢当……」
原本惨居最后一名的星之守被我直接拉到结婚事件的格子。星之守红著脸将自己的棋子放到我的棋子旁边……唔,亚玖璃的视线扎得我好痛。不然要怎么办?我还能怎么办啦!
「那、那么那么,接下来换我了!嘿!」
星之守略嫌兴奋地转动轮盘。于是她转出的数字是……
「转到2了。我看我看喔……『伴侣外遇。要付外遇对象慰问金。夫妻各扣五千圆。』……是这样吗…………」
我和星之守窸窸窣窣地……缴回五千圆到银行(保管整局游戏所用金钱的地方)……你们是怎样啦?看过来的视线乱伤人的耶。尤其是亚玖璃和天道,从她们身上可以感觉到彷佛我真的搞了外遇的敌意。什么跟什么啊?还有星之守居然真的为这件事沮丧,我觉得罪恶感好重,汗流个不停……我、我做了什么坏事吗?
「接、接著换我了!来吧,会、会有什么事件哩~~?」
雨野似乎是为了打圆场,就用了和他不相衬的戏谑语气讲话,让大家把目光从我这里转到他身上……雨野,说来说去,你到底是个好家伙……
而且在大家都激动得用全力转轮盘的情况下,雨野这家伙大概怕占用到时间,就自己偷偷地尽量放轻转的力气……总觉得这种小地方真的很像他的作风。
接著,雨野转出的数字是──
「5。呃~~什么什么……『甜蜜的新婚生活高潮迭起!忙来忙去床就弄坏了。夫妻各扣六千圆。』……」
──结果一反他本人的谦虚,这家伙在游戏里还真是精力旺盛。雨野和亚玖璃顿时脸红,并且低著头静静地付六千圆给管银行的星之守。亚玖璃用手肘轻轻顶了雨野。
「雨雨,你节制一点啦……!」
「节、节制是什么意思!我不管喔!我只是照规矩办事而已。」
「唔哇,雨雨,你好下流!」
「不、不是啦,我刚才说的『办事』并不是那个意思──」
「咳!」
我和天道还有星之守的咳嗽声重叠在一起,那两个人便说了「对不起……」并低下头……欸,这是怎样?我要用什么心情看他们这样玩下去?
接著,亚玖璃默默转起轮盘。2。她恰巧和雨野走到同一格,遇到的事件当然也是──
「甜蜜的新婚生活高潮迭起!忙来忙去床就弄坏了。夫妻各扣六千圆。」
「…………」
当所有人彻底无言时,脸色已经由红转绿的精力旺盛夫妻俩就哀怨地付了六千圆……简直令人同情。我连吃醋都没有力气了。
轮到依旧一马当先的天道转轮盘。结果是9。格子写的内容是……
「得不到意中人理睬,却格外受客户欢迎。临时收入十万圆。」
「…………哇~~……」
我在人生中第一次听到这么没精神的「哇~~」。一个人跑在最前面又存到最多钱的金发才女。或许是我的心理作用,她看起来比刚开始玩的时候消瘦。难道这个人是出生在只要一扯上雨野就非得抱憾不可的星星底下吗?
我一边从肩膀感觉到隔壁金发女的黑色气场,一边战战兢兢地转轮盘。
「呃……7。内容是……『和伴侣的妹妹(弟弟)搞外遇,演变成杀伤事件。休息一次。』……呃……」
当锐利目光集中到我身上时,从客厅通往走廊的方向突然传来乒乒乓乓的开门关门声。我不禁吓得肩膀发颤。「啊。」星之守则悠哉地告诉我:
「我妹妹应该是去上厕所。」
「令、令妹现在在家啊……?」
我冒著冷汗问,星之守就语带苦笑地回答:
「不、不好意思,我本来有叫她至少出来打个招呼……可是可是,她说『今天并没有处于可以拋头露面的模式』,所以就窝到房间里了。」
「这、这样喔……」
……虽然没看到人影,但我有可能被她用刀捅吗…………没、没有啦,那是游戏里的事情,跟现实全然无关嘛。没错……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还没见过面的星之守妹妹已经怀有强烈恐惧感了。
当大家都隔著门板上的雾面玻璃看向外面走廊时,星之守大概是想让他们把心思从妹妹身上转开,就咳了一声将手伸向轮盘。
「那、那么,我要转喽。嘿!」
轮盘喀啦喀啦地转动。指出的数字是7。至于她走到的格子……
「我看我看……『发现真正跟自己心灵相通的人另有所在。甚至得知自己和对方有命运性联系,心意出现摇摆。无心工作失去三千圆。』……这样啊……呼嗯~~总觉得是个不太打动人的事件。」
星之守歪头付了三千圆。雨野、天道和亚玖璃对此也没有多大反应……只有笑不出来的我脸上正频频抽搐。
「(这个正中要害的格子是怎样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太直指核心了吧!虽然戳中了核心,可是只有我晓得内情,所以大家反应好淡!欸,这真的超猛耶!星之守,刚才你停的那格让人起鸡皮疙瘩喔!你对这个奇迹可以多惊叹一些!然而……
「哈哈,千秋不适合那种少女心的情节啦~~」
「你吵死了,景太。你才没资格说我。」
就是啊!你们两个是怎样!别拿这个直指核心的事件当话题嬉闹!快点发现啦!虽然对你们来说有困难就是了!哎,真是够了!
这时候,雨野忽然带著担心似的眼神看了过来。
「?咦?上原同学,你怎么了吗?为什么要摆那种好像想把某个只有自己知道的事情说出来却又说不得……结果就心痒得受不了的脸?」
「你还是一样乱敏锐的耶!搞什么!你有超能力吗!呃,可是……算了啦!没事!随便你们了!赶快继续玩游戏!」
「我搞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被骂耶,好、好啦,我要继续了。」
雨野带著一脸无法接受的表情,不甘不愿地把手伸向轮盘。他依旧转得很轻。轮盘出现的数字是……4。
「哎呀,恰巧跟千秋同一格。搞什么嘛,没意思──」
「未免绝配过头了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我终于忍不住站起来大吼,把所有人都吓傻了。连疑似刚好从厕所出来的星之守妹妹都吓得停在原地,隔著雾面玻璃就看得出来。
我清了清嗓,然后坐回位子。
「……没事。大家继续。」
「咦、咦咦?呃,上原同学……那个,假如你真的有什么事想说……」
雨野由衷担心似的看著我……嗯,虽然以情况来讲实在很烦,可是这家伙真的是好人,他认真在为我担心。可是……
「(……我总不能现在讲出来啊……)」
我见识到这两个人的绝配度还是老样子,就忍不住激动得做出反应……但事到如今,我还是觉得这项情报不该说出来。
「(好歹天道和雨野都开始交往了,这项情报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假如是以前没有任何人凑成对,连恋爱喜剧都不成立的状况,我身为旁观者还可以打从心里把他们的事情当成乐子。然而现在把事情讲明,不只会让看似幸福的雨野和天道之间无谓生波,连星之守都会难过……
「(……嗯,我看还是得小心别把秘密泄漏出去。)」
我如此重新下定决心,然后就嘻皮笑脸地开口粉饰:
「抱歉抱歉。五个人玩太有意思,我只是兴奋过头了。麻烦你们忘掉吧。」
「是喔?呃,我也是第一次玩这种游戏,感觉非常开心就是了……」
雨野难为情似的羞赧地说。看来以这家伙为首,天道和星之守也都接受我的说词了。可是,只有亚玖璃仍然一脸纳闷地望著我。
「(……果然在这种地方就看得出来,交往半年不是假的……)」
虽然我们这阵子常有兜不拢的状况……但她似乎还是看穿了不少事情。好像只有亚玖璃知道我不对劲。说不定,连我握有关于雨野和星之守的秘密情报这件事都被她看穿了。可是,亚玖璃这个人却……
「啊,那接下来换人家了!好~~会转到什么呢~~?」
她不动声色地继续玩游戏……以往我总是把她当傻瓜,不过,也许这家伙其实是个脑袋好得可怕……或者说贴心至极的女人……糟糕,我又重新迷上她了。
「哎呀,是8!好棒喔,可以前进好多步!来看看这格写什么……『被以前交往过的对象求爱。』……呀啊,什么情形!」
亚玖璃瞄向我这边,我也回以对她有意思的笑容──
「然后是……『不过,对目前伴侣的爱丝毫没有动摇!断然拒绝前男友(女友)诱惑,重新确认彼此的爱!又多生了小孩!』…………」
「…………」
亚玖璃默默地把象徵小孩的榫子放到小汽车棋子上。她狠狠地瞪了雨野,实际上雨野却没有道理要被瞪。雨野意志坚强地朝亚玖璃瞪回去……可是,他们两个那样看起来反而像是在深情互望……
「咳!」
天道大声咳嗽以后,他们就转开视线了。
「接著换我了呢。」
天道笑吟吟地露出诡异的笑容转轮盘。玩到这个局面,她转出的数字居然是10。天道拋下我们,独自越走越远。事件内容是……
「成为伟人。拿钱。加十万。」
「会不会写得太随便了!」
终于变成只有钱跟名誉的人生了。这是怎样?游戏对走上单身之路的玩家差太多了吧。不愧是《甜甜蜜蜜半生游戏》。从她只有钱跟名誉胜过别人这一点来看,总觉得这游戏满有深度,或者仇恨度。不过,我想她的人生至少比我这种不是外遇就是发生杀伤事件的婚姻生活好多了。
接著轮到我,但是我因为先前的杀伤事件要休息一次,所以跳过,换星之守。
然而……
「哎呀,不好意思,我妹妹好像在叫我……」
听她一说,我看向走廊,就发现门板的雾面玻璃外有疑似星之守妹妹的人影在微微地挥手。大家决定既然这样就先小歇一下,在星之守起身的同时,所有人都开始伸展背脊或按摩肩膀。
「怎么了吗,心春?」
星之守一边朝走廊搭话一边往外走。我在开门关门时有瞄到她妹妹的身影,不过只看得出对方穿著轻便的家居服,还有身材似乎颇合男人喜好,但不知道长得像不像星之守。其他人看到的似乎也一样。
「我对千秋的妹妹有兴趣就是了……」
「唔,雨野同学,你那是什么意思?」
金发美女笑咪咪的。雨野顿时吓得急急忙忙找藉口。
「不、不是的,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单纯好奇她们脸长得像不像,长官!」
「哦,是喔……」
「「(……长官?)」」
尽管我跟亚玖璃都对这个词感到在意,不过总觉得那是外人不好过问的重口味玩法之中的一环,所以我决定不深究。
感觉有沉默降临于现场时,我无心间听见走廊传来的姊妹互动。
「……有一封标题怪怪的邮件,是从浏览器上面跳出讯息通知的。我没有擅自看内容就是了,不过还是先跟姊姊说一下。」
「咦,这样喔。感觉满令人在意的,我去看看好了……啊。」
星之守说的话断在这里。同一时间,雨野摆在这边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下。当雨野把手机拿起来确认时,走廊又传来对话声。
「嗯?姊姊的手机在响,好难得耶……咦?什么嘛,原来是手游的通知讯息。」
「咦?」
这时候,雨野一副觉得奇怪的样子从手机萤幕上抬起脸。我们正想著是怎么回事,走廊那边就传来星之守说明的声音。
「啊,对啦,现在是突发活动常出现的期间,我得赶快跑任务就是了……」
「奇怪,那不就跟我一样……?」
雨野来回看著自己的手机和走廊那边。事情发展至此……只有我比天道还有亚玖璃早一步弄清楚状况。
「(对喔,他们之间有同一款手机游戏联系,所以活动通知也会同时寄来。)」
仔细一想,这是再合理不过的事,问题在于……
我不自觉地将椅子撞出声音。
「(啊,糟糕,要是星之守和雨野就这样聊到手游的事情……!)」
或许他们就会发现彼此的命运性联系。紧张的情绪闪过我的心里,不过,看来是我白担心了。
隔著雾面玻璃,走廊那边有了动静。
「可是我想去收信,又觉得让大家在客厅等我不太好……」
「啊,要不然我帮姊姊跑任务好了。我偶尔会看游戏画面,大概知道怎么玩。」
「是、是喔?那拜托你了。我现在去收信。」
「了解。」
她们姊妹俩一边说一边走进房间……看来星之守似乎不会马上跟雨野相认。
我偷瞄雨野那边的状况。虽然他一瞬间似乎放不下好奇心,可是就像星之守说的,大概是突发活动的时间限制很吃紧,他立刻就切换心情开始玩手机了……感觉他应该会顺便忘掉原本好奇的那些事。
当我放心地捂胸时,天道就离开座位绕过桌子,然后从雨野背后探头看他的手机萤幕。
「哦……虽然我之前有偏见都没碰,没想到这游戏的战斗满有动作性的耶。」
「对啊,就是这样!啊,对不起,我现在没什么余裕说明。」
「嗯,你玩你的,别在意。我看你大战敌人就好。」
「唔,这样会紧张耶。」
雨野一边苦笑一边倒也满乐意地继续玩游戏。亚玖璃看他们那样,也跟著悄悄离开座位,然后绕到我这边低声搭话。
「……欸,佑。他们两个在不知不觉中,是不是走得满近的啊?」
「的确。」
现在探头看著相同手机画面的那两个人,在物理上的距离也相当接近。换成以前的雨野,要是被天道靠那么近,应该会慌得连话都说不好。然而……现在他似乎单纯对可以向天道推荐自己喜欢的游戏觉得高兴得不得了,整个人都生龙活虎……雨野正在用自己的本色跟天道相处。
亚玖璃用了我以前从来没听过的温柔语气开口:
「……看到雨雨有所回报,人家也觉得好高兴喔。」
「……这样啊。」
「佑,你不是吗?」
「不、不会啦,没那种事。没有是没有……」
我也对雨野的进步感到庆幸。然而,无论亚玖璃是抱著什么样的想法,我看到她对那家伙投以关怀的眼神,内心就会阵阵刺痛。
……换成平时,我只能将这种痛藏在心里忍住。但今天……
「(……我是为了好好把话说清楚,并且多少将误会解开才来的吧!)」
我用力握拳下定决心。
于是……我一鼓作气,朝著用关怀眼光看著雨野和天道的亚玖璃发问:
「亚玖璃……呃,亚玖璃,你对雨野是怎么想的?」
「咦?人家对雨雨吗?怎么想……」
亚玖璃看似不解地偏头,然后「唔~~」地思索。
接著,她就跟平时一样……带著我所认识的简直毫无阴霾的笑容回答:
「感觉像照顾起来非常费事的弟弟吧。啊~~难怪他交到女朋友以后,人家现在就觉得有点烦了。即使如此……基本上,人家还是觉得这是喜事唷。」
「…………这样啊。」
从她的话里感觉不出有任何一丝虚假……简直可以说那就是发自亚玖璃本性的真心话,一目了然。
「…………!」
我忍不住低下头……感觉自己好丢脸。我擅自用臆测来判断亚玖璃对雨野抱有的情感,还擅自吃醋,擅自陷进爬不出来的泥沼。这样的自己真是羞耻,对女朋友不信任的自己真是羞耻。
我无意识地紧紧抓住亚玖璃的手。她顿时慌慌张张地脸红了。
「咦?你、你怎么了,佑?」
「没有……没什么。我握自己女朋友的手,有什么不行吗?」
「呃,不、不是不行啦,人家很乐意…………不过这是在天道同学面前……」
「天道?那是什么意思?跟她完全没关系不是吗?」
「咦?是、是喔?这……这样啊。原来……天道同学完全没关系啊。是喔?」
亚玖璃不知怎地忽然一脸高兴地害羞了……虽然我不太清楚状况,总之,我可以肯定的就是自己这个女朋友是世界第一可爱。
我握著她的手,这阵子不曾有过的充实感便注满我的心。
于是,当我们俩飘飘然地在幸福洋溢的感觉里沉浸了一会儿以后,看似打完活动剧情战斗的雨野就「呼」地发出声音。
「好险……假如游戏里的好友没有同时上线帮忙,这次我绝对赢不了……」
在他一股劲地如此感叹时,走廊那边就传来开门关门声。似乎是星之守回来了。
一直看著雨野手机的天道发问:
「喔,你说的好友,是指这个叫〈MONO〉的人吗?」
「是的,没有错。总觉得他的行动跟平时不太一样,不过今天到最后我们还是配合得相当有默契。这样的好友真的在各方面来说都很可贵。他偶尔还会传简讯过来,这对我也相当有心灵支柱的效果。」
「哦。雨野同学,在网路上有人跟你那么要好啊。」
「唔……感觉就是代替我在现实中缺乏的朋友,实在不好意思……」
雨野害羞地搔头。门喀嚓一声被打开,星之守露脸了。我和亚玖璃则觉得一切的事情都已经不重要,只顾著发呆。
在这种情况下,天道似乎找到了些许吃醋的引火点,就笑著问雨野:
「顺带一提,雨野同学,你在网路上还有跟其他人联系吗?」
「呃~~这个嘛,我用的网名会稍微做区分就是了……」
雨野没注意到天道的模样,还老老实实地开始思索。
同时,星之守进来客厅以后就小声地赔罪:「离开了一下,不好意思。」并且看都不看旁边就匆匆坐回自己在上座的位子……也就是雨野旁边。
「话虽如此,我基本上只有两个网名。应该说,我都只有跟固定的人有交流。」
雨野一边难为情地回答天道的问题,一边把手机摆到桌上。从座位分配来看,刚好是在星之守面前。就某方面来说也算合情合理,星之守就在无意间看了他放在桌上的手机。手机上仍显示著游戏画面──
「(啊。)」
我到这时候才发现──真的是事到如今才发现,目前这个状况十分不妙。我急忙放开亚玖璃的手。然而──为时已晚。
等我注意到时──雨野已经把最关键的情报说出口了。
「首先呢,我在这款手游只用〈小土〉这个网名跟一位叫〈MONO〉的玩家有特别深的交流。另外,在网路上还有一位我非常喜欢的免费游戏制作者叫〈NOBE〉,我只有在他的部落格留言时会用〈阿山〉这个网名,顶多这样而已。」
「「────────」」
瞬时间,我跟星之守的时间冻结了。
当我们各自受到冲击而失去眼里的光彩时,雨野和天道仍继续对话。
「哦,这样啊。和我当初想像的一比,你在网路上也没有什么交友关系呢。」
「呃,那当然了。就算是在网路上,我的内向还是不会变啊。只是〈MONO〉跟〈NOBE〉这两位对我而言属于特例……不过,就是因为这样,我觉得这两位……真的真的很宝贵。」
「是啊,甚至比我邀请你入社时还优先。可见他们对你多重要。」
「唔,对、对不起……」
总不可能真为这种事吃醋的天道嘻嘻笑了。可是……我完全笑不出来,额头直流汗。
亚玖璃担心地问:「佑?怎么了吗?」可是我连对女朋友回话的余裕都没有。总之,我偷偷看了星之守目前的状况。
结果,在我眼前──出现在眼前的,正是先前我最为戒惧的糟糕景象。
「…………」
星之守朝雨野送出隐含热情的视线。另一方面,雨野和天道那明显比以前更要好的模样,让她看了后紧紧抿起嘴,拚命想将情绪压下来。
那幅景象,对我造成深深的打击。
「(……太惨了……可恶……我……只要我能多注意……!)」
毕竟那看起来,简直像……
在几乎可说是想像中最差最糟的时间点,才终于站上起跑点的人──
──换言之,就是当一名少女太晚开始她「真正的初恋」而无助得令人惆怅的模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