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十卷
  5. 终章
  6. 繁体版

终章
2017-06-23 04:37:23

		

“那么,我出门了~~”
拖着拉杆箱,我打开了玄关的大门。
虽说才上午七点,但明亮的光线毫不留情的从门缝间射进来。
今天也跟昨天和前天一样很热……但是,直到今天为止的这三天,一直持续着晴天,这对我们御宅族来说是福音。
不管怎样,今天是八月中旬的星期日。
也就是说,是夏comi的第三天。
参加这个对于约二十万左右的御宅族来说的狂欢节,得意洋洋地踏出家门一步的我面前是……
“哟,少年,送你到东京国际展览中心吧?”
“红坂小姐……?”
等待我的是意想不到的展开。
“那个,红坂小姐……稍微问一下可以吗?”
汽车穿过街道,进入首都高速的时候,我总算平复了惊慌失措的内心,看向握着方向盘的她……红坂朱音的侧脸。
“啊~,不用在意。刚好把霞老师送到柏木老师的家里去啦。而且,我的公寓在有明。也就是说,完全是顺便捎上你啦”
“不,现在想要问的,不是这个……”
呀,真的,虽然各种想问的事堆积如山,但现在,有着必须确认的真相。
“是江中桑(六卷第六章登场)……对吧”
“啊~~,差不多吧”
本来的话,合宿的那晚,在察觉到她开的车是BMW的时候,同时也必须察觉到才对啊。
但是,直到集齐【在我家门口停着的BMW】这一关键词为止,无论如何都无法将眼前的女性和【穿着黑色套装、绑在脑袋后面的长发、头戴安全帽,自称税务师的轻佻小哥】联想为同一个人物。(译者注:【BMW】,汽车标志名,在中国叫宝马)
话说回来,喂,【ENAKA】桑是红坂【AKANE】……这仅仅是反过来读不是吗~~~!(译者注:朱音的日语发音为AKANE,倒过来念ENAKA就是江山的意思了)
从没有识破【RANDAM HAJILE】(参照S○atcher)和【ELIJAH MADNAR】(注意剧透)那时起,我就一点儿没有成长啊!(译者注:【S○atcher】Snatcher,又名掠夺者,是小岛秀夫早期<1988>的作品,【RANDAM HAJILE】是本作中的一名赏金猎人,至于【ELIJAH MADNAR】是其名字倒过来念的,具体我也查不出来其中的意义,应该是Metal Gear<合金装备>里的某个人物名,两部作品都是同期的,但当时Metal Gear人气度远超Snatcher,原文中有提示注意剧透,所以这两个人名是有关联、或者是玩的什么梗吧)
嘛,先不管这种赛伯朋克的事情……(译者注:【赛伯朋克】科幻小说的一种类型)
“这个……非常感谢”
“……感谢我可以吗~~?”
“那个时候,真的,帮大忙了”
是的,这样的话,我必须对这名女性抱有很大的感恩。
在那个,那须高原的晚上……能够赶到因病倒下的英梨梨的身边这件事。
能做到准备好食物和替换衣物这种大人般的(而且,实际是女性的)关心照料。
这些毫无疑问,是多亏了无法想象换算成时薪可以赚多少钱的怪物创作者,所无偿提供出来的时间。
“但是,实际上是恨着我吧~~?”
“那是当然的……”
“啊哈哈哈哈哈~~”
“~~~~~~呲!”
……哪怕,她的一时兴起使得英梨梨的才能被她发掘,结果,导致包含诗羽学姐在内的最强两人被挖走……
话说回来,不要笑我啊,都快发火了啦。
“然后,还有……另一个问题想问”
“什么啊,满嘴的问题呢~少年”
红坂朱音虽然是完全看透了我想问的视线,但依旧以轻松的语气应付过去。
但是,既然她都这样让我坐上车了,就肯定做好了被问这件事的觉悟吧。
所以,我毫不客气的,问了她这几天最最在意的事。
“……诗羽学姐,过得很精神吗?”
那次在咖啡馆的对决,该说是诀别呢,还是说……
总之,自从见过诗羽学姐后,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以上了。
也就是说,红坂朱音提出的【Fields Chronicle XIII】的剧本修改的延缓期限,早已经过去了才对。
“什么啊?你,在担心霞老师的事吗?”
“这当然,我这种人会担心什么的,自知自己是有点狂妄……”
“啊~太狂妄了~~就凭你,一点儿都起不到作用呢~~”
“呲……”
“……库、库、库,唬你的”
仿佛就像是在等着凭借年龄和经验之差就被简单的击垮、立马变得不高兴的我一样,她一笑了之……
但是,立马以异常好的心情,“砰砰”地拍着我的脑袋。
“别担心。你已经竭尽全力了吧?”
“……你知道多少了?”
“是呢,比如现在,你的包里有某张DVD,是收录了自己竭尽全力所完成的剧本什么的……之后,要给我一张哦?”
“因为有所谓的comi仁义在,请在开场后来拿”
“别担心啦,那种东西就连准备会期间都没法守住~~呢”
“这个,是不能说出来的……”
先不管后半段说的内容,看来红坂朱音,似乎很了解我们大部分的事情。
但是,这就意味着,有向她泄密的关系者在。
而且,这也说明,她和“关系者”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差……?
“我很期待哦……那是让霞老师觉醒的魔法剧本吧?”
“诶……?”
连一点思考的余地都没有,万万没想到,她已经如此接近事件的核心了。
“喂,少年,很不妙啊,那位大姐。各方面太过头了吧。要是你下跪拜托的话,就连人都会去杀了不是吗?”
“喂,这是怎么回事!?”
“不,不是直接下手的意思哦?只是,就连想要让人死掉的作品,都能很简单的写出来似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已经足够不吉利了啦!”
这个,无论谁怎么问,都是难以理解的爆炸性发言。
但是,这个发言据我所知,从迄今为止一路杀死读者的人口中说出来的话,其说服力……
“呀,真的,由‘我’来担心那位大姐什么的,狂妄也要有个限度呢。该说是人不可貌相呢~~,还是说终于露出了本性吗”
“红坂小姐……?”
虽然对于各种发言,很想吐槽【你是在担心吗!?】之类的。
但是,面对此时此刻她的话语和表情,心中涌出了在其之上的疑问和超越其之上的期待。
“让你见识见识吧,拿去看……霞老师的疯狂”
“啊……”
紧接着,我的眼睛被她从仪表板里拿出来的纸堆所吸引。
【Fields Chronicle XIII 第二稿 霞诗子】
※※※
“……”
“…………”
“唔、唔唔……”
“……喂”
“唔,唔……呲,唔,唔噗……”
“真的很不妙的话,说出来啊?我会阻止的”
红坂朱音向专心阅读剧本的我,递出了“那个”。
“不,没事的……唔噗”
“嘛,会变成这样也没办法呢……柏木老师也是睡了一整晚呢”
递给了我既不是擦眼泪的手帕,也不是纸巾,而是为了不让车子弄脏的塑料袋。
“这、这个……真的是诗羽学姐写的?而不是红坂小姐自己写的?”
“喂喂,真是没礼貌啊。我再怎么说,也不会在【Fields Chronicle】里这么干~~啊”
“也是……”
真的快要吐了……
大概,不只是晕车而已。
这份第二稿,被大幅度的重写了。
更甚的是,最终阶段完全没有了初稿的影子。
更甚更甚的是,最终boss菲鲁南德卿,其成长经历、其历史、其思想、其行动,可以说是不同的东西了。
足以说得上是不同的东西了,不断重复着幸福又凄惨、一帆风顺且急转直下、充满了温柔的疯狂、以及正义的杀戮。
其结果完全成了脱离常识的人物……而不是行为。
被家人所爱、被子民所仰慕、感谢着世界的恩惠、并祈愿和平的一位温柔的魔术师,但是,由于温柔的子民、温柔世界的“善意”,使得自己命运的齿轮慢慢地发狂了。
无论谁都爱着他,为了他而行动着,为保护他而全力战斗着……这份爱、温柔和慈悲,却只有结果朝着坏的方向改变。
其结局,最后主人公们所战斗的魔物,是集齐了他家族全部零件的、世界第一可怜的、世界第一丑陋的奇美拉……
“呀,由于实在太过残酷了,我非常高兴的把这剧本送到MARUS了哦”
“……残酷的是你的这个行为吧”
“嘛,送过去后,从宣传部门和开发部门那收到了气势汹汹的不满投诉呢,那些家伙还说出‘霞诗子太危险了要撤掉她’的话呢”
“喂,等一下啊,事到如今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放心吧,最终结果还是他们撤回前言了。嘛,就算不撤回,这种无意义的不满投诉,我也会摧毁掉的”
“……红坂小姐,在保护诗羽学姐?”
“当然啦,写出这种恶趣味剧本的家伙,至今为止在Fields里有过吗?”
“没有的话,就会成为问题了吧……”
“啊~~,也是呢~~,或许是呢~~……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大概,红坂朱音是以熬到第二天早上的情绪,开心地哈哈大笑起来。
明明就在上个月不久,那么过分的痛骂诗羽学姐的剧本,翻脸翻得比书还快。
但是……总觉得,她似乎非常的高兴。
“嘛,即使如此,结果还是要修改呢”
“还要任意使唤诗羽学姐吗……?”
“别说的好像是我的错一样啊。这家伙是那位大姐自己构思出来的”
“怎、怎么回事!?”
“这个剧本先不管我怎么想,很清楚MARUS那边是没法通过的呢……在那群脸色发青的家伙们面前说了【实际上这个END还有后续内容】”
“后续……?”
“为了推翻这个BAD END,主人公们穿越时空,改变过去的历史,以happy end为目标来着”
“穿、穿越时空的故事展开?”
“刚让这些家伙看完不得了的剧本没多久,一瞬间又被这吸引人的想法给吊足了胃口……真的,那位大姐性格好坏啊”
然后,红坂朱音似乎非常的愉快。
……不禁让我想,我的辛苦和操劳到底是什么啊。
“不过这个……能畅销吗?”
“我就是为此而存在的啊”
听到我含有各种感情过剩并且是消极的自言自语,红坂朱音立即回应道。
“补上happy end,从新完善宣传策略,用柏木英梨的画和我的名字来钓那些新玩家吧”
“广告欺诈啊,不会被抨击吗?”
“MARUS的那群人也担心过这个问题了呢……对此,霞诗子的说法又是一个杰作呢”
“说、说了什么……?”
“不,这个呢……”
【等察觉到时,已经变得无法自拔了哦……从霞诗子的魔力中】
【因为无聊会被人挑毛病。对不期望的故事产生拒绝反应。
但是,如果有趣的话,这会像是麻药一样,不断侵蚀人心……
变得没有了它,就活不下去了】
【我要给玩家植入一生都无法抹消的阴影……】
“呀,大家都吓得不敢动了呢。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话说回来……我是说过‘写让七成玩家大哭的、让三成玩家见而生厌的故事’呢……这下,就成了‘九玩家大哭、同时会见而生厌的故事’呢”
“哈哈……”
“过于狡辩的、邪恶的、only one吗?库、库、库……”
“哈哈……”
又,走远了……
就算自以为追上她一点了、变得能与她相抗衡了、坚持自己的作品风格。
即便如此,霞诗子也会在转眼间,拉开距离。
明明是那么的厉害,却仍然不知恐怖为何物,朝着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
无论走的路是多么不同,其顶点是,又高、又远。
※※※
“那么,第三天,加油哦”
“……十分感谢你专程送我来”
汽车平稳的抵达了国际展览会的环形交叉停车点。
周围都是些前往东京国际展览中心的人群,以及引导人群的准备会工作人员们往来其中,御宅族一瞬间被包围在战斗模式的氛围中。
在这其中,从前后被痛车包夹的BMW驾驶席探出脑袋的红坂朱音,为我送行。
她所说的话,一句句太反常了,一般人都置之不理,而且还充满了傲慢……
即使如此,那须的时候也好,虽然行动方式自然得很亲切,但是仍旧难以理解这个人的表面形象。
“那个,红坂小姐……”
“什么?”
“我,还没有放弃哦?”
即使如此,像是不说一句就不好过似的,我恩将仇报,再一次面对她。
“总有一天,一定将霞诗子和柏木英梨夺回来给你看的”
“是吗,嘛,加油哦”
但是,她的样子似乎一点儿不在意我是因为谁的缘故而这么努力,对于我的挑战宣言平淡的……啊,不对,是没有任何感慨的应付过去了。
“完全没想过自己到底能不能做到呢?但是,我……”
“那种事,我怎么可能懂呢~~”
“诶?”
“不是经常在漫画里出现过那种说‘你的眼神不错’之类的看透主人公才能的家伙在吧?太愚蠢了吧~~一般来说,光看眼神就能知道这家伙的将来有前途吗?”
“不不,就连你的作品里也有这种展开啦,我能记得三部左右的作品哦!?”
“不过啊,作家的前途不去看他(她)的作品是不知道的~~啦……嘛,就算看了作品,能不能看出其前途也完全不知道啊~~”
“诶~~”
顺便一提,眼前的这个人是,至今为止与众多的作家签订了雇佣合同、并被称为【御宅族的农田焚烧家】啦【破坏作家生态系统的外来种】啦,是【最不能说出这种话来的人】。
“那是理所当然的吧。我虽然拥有神之力,但没有神之眼~~啊”
嘛,光是承认自己拥有神之力,就觉得这人脑子有点坏了呢。
“只是……”
“只是?”
但是,如此任性又无责任感的神……
“霞诗子和柏木英梨,是相信着你的才能”
“诶……?”
“那两个人,和你相遇并成长为怪物了。毫无疑问,是你引起了化学反应……只凭这点,我就有关注你的意义了”
“红坂小姐……?”
似乎,她至少是相信自己发掘的天才们的才能和她们的话了。
“让我好好看清你吧……你是个十分不得了的创作者原石吗,还是说,是个不正经的御宅王子吗”(译者注:【オタサーの王子】从【オタサーの姫】衍生而成的词,原指在众多御宅社团中为数不多的女性成员,故以‘姬’来称呼数量稀少的女成员,原文中的意思就反一反了,在众多女性成员中的男性,称为‘王子’)
“对我来说,后者的难度很高哦!?”
“真是有趣,你还相当有自信呢”
“不,不是这个意思啦……”
只是,她似乎不怎么相信自己发掘出来的女性们看男人的眼光。
“总之,要是想夺回她们两个的话,尽管来。这样的话,我哪怕讨厌你,也会意识到你”
“那么,你会……如果,我做出了很厉害的作品的话,会认同我吗?”
“哦唔,那样我就会全力拉拢你。抵抗的话,就彻底击垮你”
“什……”
说出来的话,还是那么的疯狂。
“即便如此,要是你活下来了……那么,你就是我的敌人、同时又是我憧憬的作家。我会买下全部的作品并全部读一遍,时而欢笑、时而咒骂、时而哭泣”
但是,明明自己君临顶点那么多年了,还那么的热血。
“狠狠地嫉妒你,拼命地盗取你的成果,反超你,指着你并嘲笑你。给我做好觉悟哦?”
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太孩子气了。
“……这种生存方式,不累吗?”
“要是因为累而停滞不前了,那就是我的死期”
是的,一定比起我还……
“我,一直处于最前线。追赶着时尚前沿。
不停滞在一个地方。只做内行人才懂的东西。
持续以新顾客为目标。不惧怕老顾客的离去。
但是,也没有理由让我故意舍弃现在的顾客。
新手也好、老手也好,将他们全部带去自己的新世界。
……至少,我是以这样的想法干下去的”
红坂朱音……
那是在七大罪之中,包含了傲慢、暴食、嫉妒、贪婪、愤怒的,罪孽深重的创作者。
“因为,要是听到自己的名字所回想起来的,是很早以前的作品的话,会很屈辱吧?
一直想以最新作,作为自己的代名词吧?
所以,常以数量取胜。寻求新的居所。但是,不舍弃过去的居所。不断扩大、不断变大……
谁管你过去的成功。谁管你未来的失败。
因为,光考虑今天要做的事,就忙得不可开交了”
原本她就没有怠惰,色欲也被她扔在哪里忘掉了。
“时常以最大的市场为目标。身在大企业。身在最前端。
被极力称赞。被追捧。被赋予地位。
消灭一切不知道我名字的人。这就是我到死都会继续下去的目标。
在那里没有终点。目标时常在改变、在提高。
所以,根本没办法停滞下来。
因为,要是那么做了,就不会被追捧了不是~~吗”
瞄准史上最高的目标,是怪物的同时又是平凡的人。
“嘛,所以啦,我很期待你的新作哦?尽情的让我嫉妒吧”
“……那么,冬comi时,请到我们的摊位来。暂且,会事先给你预存一份的”
“啊啊,我还会最先通关、最先发表感想给你听的哦”
“所以说啦,一开始就不要skip,好好地玩哦?毕竟,我们第一次玩的时候,已经调整成能够给人最大的感动了”
听到我这句像是不服输的话后……
“……是呢,正如你所言。抱歉了”
红坂朱音第一次承认了自己的不是并道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