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十卷
  5. 第八章 这个人为什么自己在走向失败呢
  6. 繁体版

第八章 这个人为什么自己在走向失败呢
2017-06-23 04:37:23

		

“呀吼~~伦!任务完成了哦~~!”
盛夏的午后,某个车站旁的咖啡馆。
伴随着门铃声,几乎能传到我身处里面座位的朝气蓬勃的声音响彻四方。
“拿~~去,战利品。所以不是说了吗,都交给我吧”
“真的假的啊,美智留……好厉害,怎么做到的”
气势十足的、鲁莽地靠过来的美智留手上,确实抓着“战利品”。
“嘛,确实,正如伦所言,光带出来就苦战了一番呢。看来是刚睡醒的样子啊,像鳄鱼一样紧咬不放呢,像小熊猫一样一动不动呢……”
“这当然,基本上是夜行性的啊。而且,动作虽然慢但很凶恶,叫醒睡午觉的时候可是赌上性命的哦?”
是的,这是现在的季节、现在的时间带里(盛夏的大白天),在外面很难见到的稀少生物……
“……两位,能不能不要把人家当成珍奇野兽?”
其学名是,霞之丘诗羽。
“那么,夺走我这个快要截止到期、忙得要死时期的贵重休息时间,到底有什么事?根据内容,我会不可饶恕的、毫不留情的,岂止如此,是会一生都不原谅哦?”
容我重新说一遍,是在盛夏的午后,离霞之丘家最近车站的咖啡馆。
自家的天岩户被强行推开、心情差到极点的天照大神(诗羽学姐),将服务员端上的水一口气灌入嘴里后,用湿润了的舌头,对我和天手力男神(美智留?)……不不,是天宇受卖命(美智留)开始恶言相向了。(译者注:【天岩户】:日本神话里登场的,用岩石做成的洞窟。这是一个较长的典故,就简略概括了。【天照大神】因一个纺织女的死,将自己关在天岩户里导致外面世界灾祸不断,于是,八百万的神明聚集一起考虑对策,【天手力男神】被命令藏在天岩户旁边一侧司机行动,而【天宇受卖命】在天岩户前神灵附体,以近乎全裸的方式<仅用绸带包覆的身体但并未遮住关键部位>跳起舞来,于是,八百万神明一起轰笑,听到声音的【天照大神】稍稍打开了一点天岩户问【天宇受卖命】为何如此快乐的跳着舞,八百万神明可是在嘲笑你啊,而【天宇受卖命】说是因为有比你还要高贵的神明出现了,听信此事的【天照大神】为了看清高贵的神明而将【天岩户】整个打开了,司机一旁的【天手力男神】一下子将其拉出了【天岩户】,至此世间又恢复到了和平)
“所以啦~~,不要因为自己很难为情什么的,就故意摆出恶劣态度啦。合宿的时候,学姐被欺负并低声哭泣的事,谁~~都不介意的啦~~”
“哭、哭、哭哭哭哭哭哭哭泣?怎么回事,伦理君!?”
“不,我也不知道啊!?话说,没有看到啦,那种场面!”
“没有看到的话,是听说了?是从谁那里听来的!?”
“诶?诗羽学姐,难道说,那个时候,真的哭了……?”
“………………………………那么,夺走我这个快要截止到期、忙得要死时期的贵重休息时间,到底有什么事?嘛,就勉为其难的听一听吧”
……顺便一说,天照大神就在刚才暴露了,为了隐瞒对自己不利的情报,使用了神的力量,回溯到了三十秒左右的时间。
“……这个,是”
在眼前打开的笔记本电脑的画面上,映出了标题后,诗羽学姐闹情绪的态度,总算起了变化。
“啊……这就是之前合宿的成果哦,诗羽学姐”
“是是,我们新作游戏的体验版。顺便一提,能够玩的剧本是年长的、只会嘴上说说的胆小女主角,霞之丘诗羽(暂定)路线~~”
“呲……”
“抱歉,事情会变得越说越麻烦的,稍微给我闭下嘴,美智留”
是的,这个画面上映出来的是,【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暂定)】这一标题logo。
然后,在其标题下面排列着【从新开始】、【继续游戏】、【游戏结束】这三种选择项。
“总算是做到游戏能玩的程度了……这是靠社团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
这才不是上次我胡乱写的文本文件哦,是很像样的做成游戏画面了。
“波岛酱的画、我的音乐都放进去了哦?不过,完全是做到一半的呢?”
依旧随意插嘴的美智留……
但是,我们在短时间内能做到如此完成度的,毫无疑问跟这家伙的行动力有很大关系。
我的剧本完成后,立即联络其他成员、定下方针、决定负责人、制定计划,并引领大家的,只限这次,不是一直干这种事的副导演(惠)。
【机会难得,就让学姐看一看吧……看看我们所有人的成果!】
虽然总是落落大方的、朝气蓬勃的样子……
即使如此,还是感觉到了不像这家伙的认真劲和拼命劲。
“综上所述……测玩,能拜托你吗?诗羽学姐……”
“……为什么,我必须这么做呢?”
“啊,嗯,那是,所以,你想啊……”
事到如今,就算被一直不断施加了起用自己为女主角的压力的诗羽学姐问了“为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呢……
但是,明明是绝对知道的、却假装不知,意味着她也一定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吧。
……不过,这样的话,该怎么做才好呢?
“不能不玩的嘛……因为,这里有伦脑袋中的霞之丘诗羽学姐在哦?”
“美、美智留?”
在我们互相对视的期间,美智留又再次绝妙的帮腔道。
“我来说也有点那啥……这个学姐女主角,明明是游戏里的女孩子,却超级可爱哦?”
“冰堂同学……”
真的,今天的、该说是最近几天的美智留,总感觉角色变了似的……
“我稍微玩了一下,有点害羞哟心痒痒哟讨厌哟,恨不得‘唔哇’的一声用脑袋狂撞墙壁的程度呢……”
“……果然,我还是不玩了”
“是又高兴、又害羞、心又痒、酸酸甜甜的说法啦,这个!”
嘛,落落大方、朝气蓬勃这一基础属性没有改变就是了。
“那么,我就回去了~~”
“为什么啊?这就回去了吗,美智留”
结果,美智留煽动诗羽学姐是煽动了,就在她总算想要玩游戏的时候,快速地离开了座位。
“嘛,学姐在现实中哭泣的瞬间,就先不看了吧~~”
“……快一点给我消失啊”
这家伙,真的会察言观色吗,还是不会呢……
“不过,是呢,我会看准在学姐气氛火热、推倒伦并强逼着做出危险事的时候打电话的,要是不想被打扰的话,就先把手机关了哦”
“要回去的话,快点滚!”
“给我永远的消失吧!”
还是说,在察言观色的基础上,故意误读的吗。
“……真是的,为什么把她带来了呢?平时的话,这种腹黑阴谋不是加藤同学的职责吗?”
“啊啊,因为,惠的话,现在正在我的房间里睡……”
“呲……”
“不是的,完全不是的!只是一直编写脚本到早上,到极限了而已!”
就算是美智留走了、终于要迎来这一刻了,诗羽学姐却始终不能集中于画面上,导致游戏无法开始。
……刚才那种容易误会的说法是我的不对呢。不应该责备腹黑之类的发言呢。
“总、总之,试着玩玩看啊……啊,BGM也加进去了,带上耳机”
诗羽学姐依旧瞪着我,即便如此还是不情愿地接过耳机并塞进了耳朵后,又一次瞪向我。唔,好烦啊。
“这剧本里,有伦理君所想的最强的我在?”
“……强不强先不说,以诗羽学姐为原型,试着具体表现出了我心中的萌要素”
“为什么现在做这个呢?”
“因为,诗羽学姐上次说了要让自己成为女主角的模型……”
“现在的话,可不能当作那个时候的理由了……”
虽然握着鼠标的手在动,但比起这个,追究我责任的嘴巴更快的动了。
“是想着鼓励我吗?可怜我、至少也要让我打起精神什么的,是这样的多管闲事?”
“……我到底是怎么想的,等你玩过后再决定哦,诗羽学姐”
“诶……”
我稍稍抛开了仍旧一边慢慢向前进并好几次想要回过头的诗羽学姐。
“不管感觉到什么也好,指出什么缺点也好。没留下任何东西也没关系……”
或许,用冷淡的语调。
或许,用愤怒的语言。
“想要传达的东西没有传达到的话,那是我这边的责任。诗羽学姐没有错”
该说是抱歉。现在,有那么一点生气,有那么一点冷淡。
因为,我确实想着要鼓励诗羽学姐。
但是,我会怜悯诗羽学姐什么的,绝对不可能。
这当然,从至今为止我的态度来看,如此理解的诗羽学姐是没有错的。
是没有传达给她的、我的原因。
不过,一直没有理解至今为止的我的她,也希望至少原谅一下我这边的任性撒泼。
“我知道了……”
刚想着还会以互相闹别扭的眼神一直瞪视下去……
诗羽学姐,总算点击了画面中的【从新开始】。
“很久不读伦理君的剧本了……让我好好看看哦?”
※※※
“…………”
“…………”
诗羽学姐很有节奏的点着鼠标。
每点一次,画面中的诗羽学姐时而冷淡的说话、时而恶作剧般的戏弄人,时而有那么一点温柔的低声私语。
这个,仔细想想的话……不,不用细想也知道,无论是对制作游戏的那一方也好、还是对被当作捏他的那一方也好,都像是公开处刑一样的东西。
“……”
“……”
所以才会这样吗,诗羽学姐拼命集中于画面,拼命不看近在咫尺的我的脸。
但是我这边,并不是说有M的体质,即便如此还是渴求着她的反应,认真追寻着她的表情、呼吸节奏、以及举止的变化。
因为,对创作者来说,玩家的现场反应是宝物。
而且,如果是自己尊敬的创作者的反应的话,越发宝贵了……
“……伦理君”
“是、是!”
“呼吸,吹到了……我的脸上”
“对、对不起!”
……嘛,所以说,没必要近到呼吸都吹到的地步。
【我不说你就不明白吗!?】
【我这么做,正因为我是你的狂热粉丝啊!】
“……呲!”
“咦、咦”
然后,游戏来到了最初的问题场景。
虽说言归于好了,但有过一次我们完全决裂的那个回想event。
该说是不出所料吗,还是正如所担心的一样呢,一来到这个场景后,诗羽学姐擅长的抖腿动作开始了,桌子随之晃动了起来。
但是……
“…………”
“…………”
和如此焦躁不安的现实中的诗羽学姐成鲜明对比,虚构的诗羽学姐的表情陷入了悲伤,再加上悲壮的BGM使得气氛炒到了顶点。
亲眼所见出海酱和美智留如此干劲十足的成果,正不断深入、不断陷进故事中去。
“…………”
“呲、呜、呜呜……”
“……喂,伦理君”
“对、对不起”
反而是制作出这个场景、并事前都测试玩了一遍的我……
“…………”
“…………”
那之后又过了一会,日常系的event继续着。
这是这个游戏本来的概念,【细心描绘和女主角关系加深过程】的篇章。
也就是说,不依靠和女主角最糟糕的相遇开始的决斗之类的、不自然到一定程度拥有权力的学生会的暗中活跃之类的、没有任何征兆、伏笔的未婚妻大小姐登场之类的这种垃圾展开……不,这种冲击性的展开,在某种意义上是普普通通的篇章。
“…………”
“…………”
诗羽学姐用现实中的时间度过了故事中慢慢流逝的时间。
不停点击鼠标、不使用未读skip,并全部读完了我的日常文本。
“那个,诗羽学姐……”
“什么?”
“这部分,不无聊吗?”
“无聊呢”
“……情节不起伏,故事也没有进展”
“是呢”
“很无聊吧?”
“是无聊呢”
“是吗……”
“嗯,是的”
像这样,不光是游戏,在现实中也说着无聊的对话……
即便如此,我是懂的。
诗羽学姐,大概,目前正集中于游戏。
因为,说话时的语调也好、说话内容也好、表情也好,有那么一点点微妙的变化了。
语调变得更加冷淡了,说话内容很随性了,表情……总觉得,有那么一点点丰富了。
那是,比起好强又多嘴多舌的诗羽学姐、软弱又沉默寡言的诗羽学姐,还要丰富的讲述着什么。
“…………”
“…………”
所以我能确信,不,就连诗羽学姐也一定是过着无聊但又快乐的时间。
嘛,如此平静的时间,大概马上,就会不留痕迹的毁坏了吧。
因为,你看……差不多,快到那部分了。
【诗羽学姐……】
【那、那、那个……】
“呲……啊、啊、啊啊……”
“……………………”
是的,就是这里。
【怎么了?一动不动的】
【诗羽】“啊,嗯……你居然会主动攻过来,该说是没有想到呢,还是怎么说呢……”
“唔咿……”
“啊、啊~~”
终于,我……该说是主人公突入了推倒诗羽学姐(暂定)的个别路线后,至今为止安静的玩着游戏的诗羽学姐,突然变得骚动不安了。
点击鼠标的动作也异常的慌张起来,两只脚全力抖动了起来,脸红得像烧起来似的,并发出了不知是感叹词还是悲鸣的意义不明的喘气。
其身姿就像是不习惯于男人……不不,是不习惯于galgame游戏的纯情女生一样……
是的,这才是身为这款游戏的女主角,同时也是面临第一次恩爱调情event的诗羽学姐(暂定)一样。
【主人公】“为什么,会这么想呢?为什么,就能这么肯定呢?”
【诗羽】“<主人公>君……”
“伦、伦理君……”
“在、在……”
如此动摇着的诗羽学姐,终于说出了有意义的单词。
虽这么说,但从她口中说出的“伦理君”这句发言的意思,是在责备写出如此剧本、并且让她当场玩游戏的鬼畜的我吗,还是说,单单只是在配音吗。判断起来非常困难。
……不,要是后者的话,我们彼此在各方面真是有得一比。
【诗羽】“……我,是个很麻烦的人哦?”
【主人公】“我知道”
“什么啊,这是什么意思!?你、你到底了解我什么啊!”
“呀,因为了解的是主人公啦。只是了解女主角的事而已”
但是,只关于这个部分(麻烦的)的,绝对不能说出完全没想过是虚构什么的话来。
【诗羽】“嫉妒心又重,心理又阴暗,自尊心又高,而且还是个处〇”
“不对!虽然不是全部,但有一部分不对!”
“鄙人明白的,此故事为虚构的!”
另外,一部分是指哪部分?
【诗羽】“那就一起创作吧,编辑君?创作出没有任何人插足的余地,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爱情故事……”
“~~~~~呲!哈、哈啊、哈啊啊啊啊~~~~~~”
“这、这是冰水,请喝?”
诗羽学姐一口气将我【预料会发生这种情况】而事先向服务员点的冰水一饮而尽后,一边粗暴的吐着气一边以非常火热的视线瞪着我。
“我、我……才不会说出,这么配合男人的话来啊……”
“当然如此!你看,这不是诗羽学姐本人,而是‘我所想的最强萌系女主角’啊!”
这个,关于诗羽学姐火热的源头……总之,就当成是愤怒来理解吧。
“就是说,要是按照这上面的来做,你就会对我,做出这种事……?”
“这个千万不要,绝对不要试探我!”
……话说回来,事先把她带到外面来真是太好了。
一开始,也有把她叫到我房间来玩这一方案的,但要是这么做的话,彼此会无法忍受这种氛围的吧。
……结果,虽然绝对不会做出发生了什么吗这一想象。
“不过你想啊,这是galgame啦。恶心宅的复杂妄想比起真实,更重要的是手段啦”
恩爱调情场景总算结束了,我们彼此调整呼吸,一边看了下要点的菜单,我一边对诗羽学姐道出了刚才场景的借口……不对,是演出意图。
“但是,这种有点伤脑筋……”
诗羽学姐还在纠结刚才的那个吗,不看我一眼并一直注视着画面,一边继续着回到日常模式的游戏,一边略带困扰的碎碎念着。
这种尴尬……真想问问在后期录音时配了kiss场景之类的、或是刚配完羞耻场景的声优之类的,到底是怎么平复掉的呢。
“嘛,确实,恶心宅男的妄想,就算是御宅族,或许对于女人来说也难以接受呢。不过,说起来,所谓的galgame是……”
“像这样,先下手写出了恶心宅妄想(伦理君的理想)的话,我会很伤脑筋的……”
“……哈?”
然而,仔细一听后,诗羽学姐的烦恼,看来似乎是和害羞不同次元的东西。
“因为,这一招就用不了了不是吗。这下,就很难用梗了哦?”
“请、请问是?”
用是要用在哪里?
“虽然这样做的话,给人以具体的提示是有很大的收获……但是,一旦知道后,就这么用下去会觉得输掉了呢”
“是、是这么一回事的吗?”
所以说,到底是用什么?
“嗯,比如,所谓的作家是,即使约定俗成的成功模版被摆在眼前,也会为了在剧本某处显露出自己的特色,而想着改编的麻烦生物啊”
“原、原来如此……真是深奥呢”
啊,嗯,这是创作论吧?
“另外……我口渴了,能追加点单了吗?”
“请、请随意!什么都行!”
“那、那么……香槟……”
“……这里是咖啡馆啦”
看来游戏这边,已经玩到了第二次恩爱调情event(口对口喂饮料)的样子。
这样的话,场景就不用这个,而是想要改编成有自己特色的东西来。
“…………”
“…………”
然后,终于,故事迎来了结局。
霞之丘诗羽(暂定)剧本,真正达到了高潮的最终剧情。
诗羽学姐的,作为霞诗子复活篇的,最终章。
根据情况,也有叫作coda的样子。
“…………”
“…………”
就像是忘记呼吸了一样,诗羽学姐正集中注意力于画面上。
然后,我也为了不放过她的任何反应,全神贯注地看着她的侧脸。
因为,现在正是被试探的时候。
试探拜霞诗子为师以来的八个月……我身为作家的能力。
“……呼”
“啊……”
从塞在她耳朵里的耳机所漏出的音乐改变了。
这个确实是,在最后的测玩时,勉强编入的曲子。
……美智留花了一上午做出来的,游戏的ending曲。
“结束了……伦理君”
和如此精心制作出来的音乐成鲜明对比的,在画面上只显示出了图案还未完全做好的、黑体END字幕。
“如、如何?”
刚才为止,表情微妙的有些丰富的诗羽学姐,自进入高潮剧情以来,完全僵直不动了。
这可能是最后阶段的故事展开对现在的她来说,足以让她讨厌到非常痛苦的程度吧。
不过大概,直到读完所有的剧情为止,还混杂着不想让我察觉到自己所抱有的感想吧。
“这是……什么?”
“诶……”
就像这样,关于最后阶段的剧情而憋着各种想法的诗羽学姐。
现在,她的表情崩坏了、就像决堤了一样,并以语言吐露了出来。
“别开玩笑了……你说这是,我所期望的未来?”
“啊……”
……主要是,愤怒的感情。
“这种、这种东西,我无法认同……我,无法原谅这种剧本”
否定从我的文章中感受到的东西。
否定从这个故事中理解的东西。
否定女主角和主人公烦恼后所选择的并下定决心前进的道路……
“什么啊?这个‘无论是恋爱还是事业都大成功并且没有忧愁的happyend’……!”
※※※
【诗羽】“结束了呢”
【主人公】“嗯”
会议结束并从大楼里出来后,清爽的风吹起了诗羽学姐的黑发。
是被清爽的风所感染了吗,她的表情也露出了这几天不曾见过的清爽……该说是充满了坚强。
从结论上来说,《纯情帕斯卡》第二卷的剧本,得到了认可。
但是,走到这个地步,真的是漫长、艰辛、又激烈……
以及,幸福的二人战斗。
我一一分析总编辑的话,拼命寻找她新编辑部的目标方向。
诗羽学姐,再一次面对自己的剧本、面对读者。
其结果,再一次完成的剧本,已经完全没有初稿的样子了。
虽然留下了霞诗子风的骨格,但是成功改变了身上的肉……我是这么想的。
故事展开变得更加的华丽、快速。
登场的女主角数量增加了,她们的露出度提高了,好感度也变得更明显了。
……即使如此,女主角和主人公们那时而复杂、时而变化的像是人类一样的内心,作为作品的肌肉,仅有一点点潜藏在脂肪下面。
【诗羽】“总算是活下来了呢。不愧是霞诗子吗”
【主人公】“……明明是让我又背又抱的”
【诗羽】“…………区区<主人公>君也变得会说话了呢”
【主人公】“至少,今天的会议只有我一直在说话啊!?”
完全不知道总编辑是察觉到了我们“一点点的抵抗”了吗。
……不,那个态度的话,实际上是察觉到了吧。
不管怎样,在会议中看着阐述此次故事剧情的我的眼睛,非常的可疑。
嘛,或许,是在看我旁边堂堂正正打瞌睡的诗羽学姐吧。
【主人公】“总之,这下完成了一件工作,在哪里开个庆祝会吗?还是说,很久不去玩个痛快了……”
【诗羽】“不要。马上就想回家睡觉。吃饭就吃便利店的行了”
【主人公】“呀,嘛……是吗,那么,我做什么好呢”
【诗羽】“……做什么,怎么回事?不一起回去吗?”
【主人公】“诶,不,但是,再不回自己家的话,会给诗羽学姐添麻烦的”
……啊,嗯,嘛,在这里剧透下。
实际上,自从初稿被打回以来,一直到下个编辑会议的这几天。
我们,一直……是以同吃同住的形势待在一起。
不,直截了当的说,这已经是,同居了。
【诗羽】“呜……”
【主人公】“诗、诗羽学姐……?”
【诗羽】“呜呜呜呜呜~~”
【主人公】“喂、喂……”
实际上,虽然是第一次看见执笔中的诗羽学姐,但这已经是,该怎么说好呢,在某种意义上是非常壮烈的东西。
真的是,集中注意时的她非常麻烦……毕竟,既不睡觉、不吃饭、也不想着动。
只是一味的敲击键盘并不停抖着腿和发出意义不明的低语,有时笑得很夸张,有时低声抽泣,有时还会袭向我并遭到痛骂。
【主人公】“……知道了。总之,今天就一起回去”
结果,嘛,如此执拗的诗羽学姐就像这样直到我屈服为止是绝对不肯屈服的这件事,通过这次事情,使我深深体会到了。
……然后,我也深深体会到,完全不讨厌她的任性这件事。
诗羽学姐一直以恶作剧般的表情回应着我不太情愿的同意。
【诗羽】“那么,还会在洗澡时,为我做那个吗……?”
【主人公】“洗头发对吧!我在那个时候,有好好穿游泳裤的!”
嘛,即便如此,也是相当难以解释的关系和误解……不不,是会被理解的行为吧。
但是,诗羽学姐,对这种一点儿不犹豫啊。
嘛,总之,我们的战斗结……才刚开始。
新的战斗又将开始了……具体请见下星期。
【诗羽】“<主人公>君……?”
【主人公】“什、什么?”
【诗羽】“从今以后,也要背我、抱我哦?”
【主人公】“所以,这说的是原稿的事吧是这样的吧!?”
我们以共同作业的形式完成了我们的剧情。
※※※
是的,正如诗羽学姐所指出的。
这个是“无论是恋爱还是事业都大成功并且没有忧愁的happyend”。
……所谓的初稿,完全改变了故事展开。
但是……
“不行吗,这个happy end?萌不起来吗,这个女主角?”
我不以为然的反驳着抨击这份修改稿的诗羽学姐。
“凭借如此方便的剧本而变得幸福的方便女主角,到底哪里萌啊!你真是……”
确实,被说成是都合主义的话,或许是这样。
因为,以这样的收尾方式,在这之后的故事展开就容易想像得到。
《纯情帕斯卡(暂定)》从今往后也将继续连载下去,作品畅销,还会被制作成电视剧、电影等等衍生产品,使得作品更加广为人知,而霞诗子更能确立自己作为人气作家的地位。
然后,霞之丘诗羽从今往后也会和主人公一同前进。
作为比过去还要珍惜的编辑、恋人。
“但是,我……非常喜欢这种结局啊”
是的,正因此,女主角的笑容非常灿烂,和主人公的恩爱描写很显眼不是吗。
是我最喜欢的,完美无缺的happy end不是吗。
“如果这不是以我为原型的女主角的话,或许我会认同。……但是”
“不可爱吗?这个女主角?”
“……才不是说可爱什么的、不可爱什么的这种事啊!”
虽然如此否定了,但那个瞬间,诗羽学姐的脸颊突然泛红了。
从她的反应来看,有可能,诗羽学姐从那个女主角的言行、选择中感觉到了什么不是吗。
“那么,到底想说什么?”
“她完全,不是我……我绝对不会肯定她的选择!”
即使如此,依旧很顽固,诗羽学姐拒绝了画面中的她。
“两个人齐心协力修改被总编辑批评的剧情,并争取撤回小说腰斩?什么啊,这么老套的展开!”
“老套和王道也就一纸之隔,诗羽学姐不也这么说过吗”
“虽然,要是好好抓住角色性的话,这种毛病也就不会显眼了吧……”
“我写的角色,没有竖起角色性吗……?”
“我才……不对,她才没有那么弱!才不是那么撒娇的女人!”
拒绝了自己和画面中的她同化。
“她如果真的是一名创作者的话,才不会因为自己的作品被贬低,就这么简单的放弃的……”
因为,对她来说,对于自己的文章有着无止境的留恋。
“然后,是她的话,自己着手修改的剧情,是不会借用他人力量的”
“为什么……能够如此断言啊?”
“我的作品就像是我自己的东西一样,她的作品只属于她的东西啊!”
“诗羽、学姐……”
因为,对她来说,对于自己的才能有着强烈的自尊。
“赌上自己生命的工作、而且是根基的部分去依靠他人什么的,这样的不能原谅。不能原谅。是绝不能原谅的”
因为,对她来说,有着绝对不能扭曲的、树立好的作品风格。
“列举其他理由的话,会没完没了了呢。就连周围人的反应也是哦。关于总编辑认同两个人理由的描写太薄弱了。这单单是都合主义。看上去仅仅是把你自身所喜好的故事展开塞进去的大杂烩剧本!”
是的,我很清楚……
我所写的这个女主角,是和诗羽学姐【似是而非的东西】。
因为,真正的霞之丘诗羽,会在创作上赌上性命,不对他人言听计从,只相信自己的才能,贯彻自己的信念,对男人来说是个麻烦的、不方便的、崇高的女性……
“但是,我认为这最后的剧情是最棒的。不,即便是被诗羽学姐否定的现在,也这么认为”
“伦理,君……”
是的,即使理念不同,对我来说,这个剧本是最棒的。
正因此,我所认识的真正的霞之丘诗羽……被关在初稿里面了。
她不是平淡无奇的高中生主人公能够轻而易举攻略的女性。
即使有一堵高墙阻挡在自己的面前、并被彻底击垮。
但总有一天,必定会以自己的脚站起来,以及,再一次向前迈进。
……所以,在那里,不需要主人公的存在。
或许有助于她的作家人生,但是,不可能成为她的根基。
【我所想的最强学姐】,大概,一定和她所想的最强自己一样,不仅仅是个人类。
是天才、又是女神、以及是一位创作者。
不过,若一直是天才女神创作者的话,是无法成为我游戏的女主角的。
“我,刚才不就说过了吗……说这是galgame”
“伦理君……”
是的,这是galgame。
恶心宅的复杂妄想,才是比真实更重要的手段。
这是方便男人的,恶心宅的妄想。
是聚精会神、呕心沥血而制作出来的,恶心宅的妄想。
“坚强的女主角,被剥去一层皮的话,实际上还是软弱一点比较好。在最后的最后,向主人公撒娇是绝对很萌的”
所以……离我而去的诗羽学姐,虽然对我很必要,但是对我的游戏,却并不需要。
“……我不管说什么,你也只会说自己没错吗?”
“是的,因为,这是我的,不,是我们的作品”
最初读了剧本的伙伴们……惠也是、出海酱也是、美智留也是、还有伊织也是,都夸奖说写的很棒、非常有趣。
嘛,确实,虽然被说成了有点都合主义,但正因此,她们才会理解我所主张的萌。
或许,作为青春恋爱涂鸦,确实是拙劣的作品。
或许,对于恋爱作品很得心应手的霞诗子来说,是无法被认同的吧。
她说这是都合主义的虚构故事的话,那就是如此。
但是,作为纯爱galgame的话,这个剧本是不会输给霞诗子作品的。
“那么,我能给的建议已经没有了。因为,你不能认同我的意见。然后,我也不能认同这个女主角”
“是,这样吗”
这对我来说,大概,对诗羽学姐来说,是十分十分重要的一句话。
因为,这是作为创作者的诀别。
她刚才,对我说了……这样下去,是无法一起创作东西的。
已经,没办法向同一个目标走下去了。
可以说是分道扬镳了。
“即使如此,还是谢谢你,伦理君……想着要鼓励我”
“唔,嗯……”
最后,诗羽学姐突然放缓了至今为止激烈的语调和表情,不再争锋相对了。
但是,这并不是最终认同了我,只是,对于这几天里我所作的白费劲的安慰,以及死心了。
结果,我使出浑身解数的剧本,没有传达给诗羽学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