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十卷
  5. 第七章 这是同人梗,掌握好
  6. 繁体版

第七章 这是同人梗,掌握好
2017-06-23 04:37:23

		

事件编号:诗羽??
事件类型:选项event
发生条件:发生日期未定,选择诗羽后发生
事件梗概:和诗羽的“真正的邂逅”的场景回想
(画面转黑)
那是,我入学后不久的事情。
漫无目的地站在书店里,被封面所吸引着取下其中一本书,不抱任何期待地打开来看着。
像这样的一本,只能称得上是杀时间的恋爱小说,让我刚刚开始的校园生活产生了剧变。
读到废寝忘食,影响学业,无数次反复阅读、落泪,它就是这样一本魔性的轻小说。
其名为,《恋爱节拍器》。
而作者名为,霞诗子……
<背景:书店的event场地> <音效:客人们的谈话声>
【主人公】“真是太感激了。我是《恋爱节拍器》的狂热粉丝呢!”
在与那样一本命运之书邂逅的半年后。
我与这样一位命运之人相遇了。
【主人公】“光是第一卷就读了二十遍以上,现在仍看一遍哭一遍……第六章直人为了沙由佳而努力的地方一个个都切中要点……可是,双方微妙错开的地方又是那么让人着急!”
从家里距离约一小时电车车程的书店,我被告知在那里将进行她的签名会。
对我来说,已经不存在全力获得入场券以外的选项了。
【主人公】“说实话我一开始对沙由佳这个角色感受不到共鸣,对她的思考方式有些无法认同的地方呢”
面对因为紧张和激动而变得语无伦次的我,她……霞诗子老师,只是沉默着、微笑着,温柔地看着我。
【主人公】“但是,读了5遍以后感觉就一下子融入角色了,心想着‘啊,原来她是有着这样一段历史的人呢’”
……什么?我的说明和正在编写的场面天差地别?
好烦啊,我就是这么感受到的,没办法啦。
【主人公】“反复阅读很多遍后会读懂很多东西呢。也许只是我的理解能力不足,但真是深奥呢。”
【诗羽】“你……”
嘛,先不管这些,霞老师盯着我看了一段时间后,伴随着微妙的表情,说出了本不该在那种场合下说出的话。
【主人公】“……是?”
【诗羽】“<学校>的,<主人公>君……?”
将我的,名字……
【主人公】“诶,那个……二年级的霞之丘诗羽?”
【诗羽】“要在后面加上‘学姐’啊,学弟。”
※※※
就这样,开始了……
【Blessing Software】新作《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暂定)》的第二个女主角的剧本。
霞之丘诗羽(暂定)线的,执笔。
这次编写剧本的方式,和上次泽村英梨梨(暂定)线的做法稍微换了一个技巧。
和根据游戏进程编写剧本的上一次不同,这次是从游戏开始时的一年前,在游戏进行途中才会揭露出来的回想场景开始执笔的。
要说为什么的话,诗羽学姐……不,这次的女主角诗羽学姐(暂定),是初次登场之后,才开始意味深长地讲述和主人公过去的故事类型。
因此首先,身为写手的我不先在自己的心中构筑起和她过去发生的一切的话,游戏中的暗示台词会表达不出该有的厚重感。
而且,这个回想场景……事实上,制作方想要通过诗羽学姐的初次登场场景提示给玩家的内容包括以下两点。
首先,这名女主角尽管是一名高中生,但也有着轻小说作家的另一层身份。
这种设定在galgame里并不那么少见,一般情况下这种设定绝对会被吐槽成都合主义啦作弊女主角啦什么的……不过嘛,只有这次是事实所以没办法的啦。
至于另一点……她,是主人公崇拜的对象。
主人公从一开始,就对她抱有特别的感情。
但是,至于这份感情究竟是否属于爱情,这一点就暂且留白,给玩家足够的想象空间。
……嗯,嘛。就算问我“实际情况是怎么样的?”,在现阶段,连写手本人都不是很明白呢。
不过话说回来……刚开始的这段时间,码字的顺利程度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
因为,那时候的记忆……不,那时候的情节,已经完完全全地刻进了我的脑海里。
即使想忘也忘不掉。
这段记忆在我心中的存在感,大到毫不怀疑地将它带进棺材。
不过,目前也不过是热身阶段罢了。
毕竟,还没有踏入女主角内心深处的必要。
只需淡淡地将发生过的事和说过的话转化成文字就行。
是的。因为,在这个阶段,这个“骗子女主角”,还不曾说过谎……
※※※
事件编号:诗羽??
事件类型:选项event
发生条件:发生日期未定,选择诗羽后发生
事件梗概:和诗羽初次绝交时的场景回想
<画面转黑>
然后,这个瞬间,唐突地到来了。
我们至今为止积累起来的一切,轰然倒塌了的那一天。
那一天,从一大早开始就阴沉着天……
然后,仿佛是看准了这一瞬间似的,下起了雪……
<背景:车站前公园> <下雪特效>
【主人公】“我不能读,这个东西……”
我将诗羽学姐递来的信封,再一次推回到她的胸前。
【诗羽】“为什么?<主人公>君,不是总说‘想要快点读到’不是吗?”
但是,诗羽学姐就像是无法理解我这“理所当然的举动”的样子,用不可置信的眼神注视我的脸。
【主人公】“学姐才是,为什么只给我一个人先看呢?明明都是最终卷了”
她递给我的东西,是《恋爱节拍器》的,最终卷的原稿。
是还没有摆上书架的……不,不止如此,是在校对、配图、宣传和印刷后才会递到满怀期待的读者手上的,钻石的原石。
【诗羽】“我很想知道,这个结局,主人公的这个决断,还有女主角们的未来,是不是你所期盼的……”
【主人公】“所以说,为什么?”
【诗羽】“因为根据你的意见,结局可能会改动……”
【主人公】“呲,不要说这种没自信的话啊……”
她竟想将雕琢这块原石的工作托付给我。
【诗羽】“即使如此,我也想听听你的意见……想知道,你的心意”
【主人公】“我想知道的是霞诗子的决断啊。我从没有期待过如我所愿的结局啊”
身为一名创作者,这不是,逃避责任吗……?
这种行为……难道不是背叛了粉丝们的期待、信赖和信仰之心吗?
愤怒,涌上我的心头。
同时,也伴随着更甚于此的悲哀。
【诗羽】“我再问你一次,<主人公>君?最终卷的原稿,不能读一下吗?”
【主人公】“请容我拒绝”
所以,我强忍着泪水,向她摆出了坚决贯彻自己心中正义的表情。
【主人公】“我无法对这部作品负责”
【诗羽】“为什么?”
然后,她将我隐藏的表情,写在了自己的脸上。
【诗羽】“什么都不肯说吗?”
【主人公】“我不说你就不明白吗!?”
所以我……
痛骂本应隐藏起来的自己的内心。
【主人公】“我这么做,正因为我是你的狂热粉丝啊!”
风吹起了她艳丽的黑色长发。
但是,她那时的表情,如今已经记不起来了。
※※※
“啊啵啵啵啵啵啵啵……”
将这个场景写完,按下最后的Enter键后的下一个瞬间……
我全速将脸移开屏幕,就这样倒在身后的床上,并将脸埋进枕头中发出了奇怪的声响。
难以忍受我的,不,主人公的过于幼稚、烦恼的……
以及,这个场景,至今依旧强烈的从胃的深处传来的辛辣感。
“真是个差劲的男主角啊……”
好吧,虽说这是我实际干过的事……不对,是我实际码过的字,话虽如此,现在回想起来后,即便被她记恨一辈子、无法获得原谅也是没办法的行为……不,是描写。
但是……
“这是真相,没办法啊……”
是的,那时候,从我心底里涌出的感情,没有半点虚假。
这或许,只是抓住了事情表象的歇斯底里罢了。
如果能看清所有的真相的话,也许又会感受到不同的东西、说出不同的话。
不过,这才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
他并不是能看穿一切的神,也不是能细致入微的关心女主角们的帅哥。
他只是个普通的高中生,一个有些死心眼,但容不下谎言的,普通的男子。
这样的一个男子,即使是我也能写好。
正戏,才刚开始……
“那么……她那边又怎样呢?”
在写了这个故事后就无可回避的、对我来说是最难的事。
那就是,去揭露这个骗子女主角的谎言。
她在那个时候究竟想了些什么呢?
确实,是真的憎恨过主人公吧。
发誓绝对不原谅他了吧。
……但是,那样的话,她又究竟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呢?
她为什么会制造出,让主人公采取那种态度的契机呢?
现在的我,并没有明确的答案。
即使去问女主角(诗羽学姐),大概,也不会得到回复。
而且,即使她愿意回答,我也没有能力判断她所说的是真是假。
那么,要怎么做呢。当然是……
“里设定……开写了哦”
不是能不能做到,也不是符不符合,而是要写……
用剧本作家的妄想,将不清楚是不是主人公的视角、不清楚是不是我心中的“诗羽学姐的本意”写出来。
将这个嘴里满是谎言,举止净是伪装,又总是放不下心防的女主角的内心,用恶心宅的一切妄想,创造出来。
那也许会创造出和她本心完全不同的东西。
不,十有八九会变成不同的东西吧。
而且,也许还会和作为最佳样本的,霞诗子笔下角色的思考模式背道而驰。
不过,这是galgame。
而且是纯爱的,喜剧的,激萌的。
对主角来说,是愉快的,舒心的,机缘巧合的。
这样的一部,我的galgame。
※※※
■霞之丘诗羽(暂定)里设定:
•她在游戏开始的时间点上,就已经喜欢上主人公了。
•她喜欢上主角的原因,是因为主人公是她的头号粉丝。
•主人公认为,和作家本人讨论《恋爱节拍器》的时光是任何事都无法取代的。
而她也同样认为,和头号粉丝在一起讨论的时间,是无法替代的幸福时光。
•她想让主人公最先看到《恋爱节拍器》最终卷的理由,是为了向主人公传达自己的爱意。
换言之,就是表白。
•她通过让主人公看到男主角和第二卷登场的女主角【真唯】迎来happy end,来传达给主人公,【即使是后出现的女主角和主人公结合、并感受不到历史和因缘的故事,只要角色间的感情深厚,那就是最真实的物语】
•她想传达给主人公,他可以放下青梅竹马女主角和命运般邂逅的主女主角,从而选择她。
※※※
“……完成”
我在叹气的同时看了一下时钟,时针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倾斜了90度左右,而窗外的太阳在不知不觉间没了踪影。
为了在这长达区区数百字的设定,为了这完全不会在游戏中使用的文本,我究竟砸了多少时间进去啊……
换算成相同字数的话,比起之前编好的回忆场景,绝对多花了好几十倍的时间。
但是……
“完成了哦……”
心中充满了超越效率的迷之满足感。
因为,这就是,霞之丘诗羽(暂定)的行动原理。
是她人生的基础。
对她而言的,唯一的真实。
……嘛,虽然都仅限于游戏中的事就是了。
冷静下来一看后,这又是一段让人想要滚床单的,脑洞大开的恶心设定就是了。
但是,在我的作品中,她是以这份真实为源,时而说谎,时而吐露真心。
这根本的部分不做好一些的话,整个角色都会崩坏的。
就连骗子女主角这一真相,都会成为谎言。
“诗、诗羽学姐……从一开始,就对我……不,对主人公……”
所以,我将这段很短的里设定,执拗地在脑海里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为了今后她的故事,不再脱离这一真相……
※※※
然后,从这里再次取回步调,故事继续进行。
偶然和诗羽的责任编辑町田相识的主人公,不敢相信的是,以打工的身份,被命令成为了霞诗子下一部作品的责任编辑。
和她的距离一下子被拉近了的主人公。
时而一如既往地,被她的恶趣味和一时兴起的想法、亦或是过激的言行举止所玩弄。
时而与往常不同,因为她纯情的反应、毫无防备的睡颜和纯洁的笑容而心跳不已。
然后又一如既往地,和过去犯下一样的错误,再一次和对方擦身而过。
但是唯有这次,主人公和她,将所有的感情碰撞在一起,并建立了更深的羁绊。
……嘛,这部分的剧本,因为有登载在除此之外的其他地方(BG 漫画《恋爱节拍器》)这一情报,所以详情请参照那边的内容,就这样。
※※※
事件编号:诗羽03
事件类型:个别event
发生条件:诗羽线前半部分
事件梗概:和诗羽结合
<画面转黑>
〇月×日。
那是一个特别的日子。
霞诗子的新作《纯情帕斯卡》成功发行。
而且,其新刊在发售当日就在各大书店被瞬秒。
收到营业部联络的编辑部决定紧急加印初版双倍的量。
收到再版的联络时,我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准备Party。
这是因为,我预料到了这个壮举……不过,多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预料到。
但九成以上还是单纯的偶然。
真正的,是为了一个更加、更加重要的喜庆事。
那是……诗羽学姐的,生日。
<背景:主人公的房间>
【诗羽】“<主人公>君……”
【主人公】“什、什……?”
这样的一个,值得纪念的,可喜可贺的宴席……说起来也只有两个人。
先不管这些,在我喊出“干杯”后的下一个瞬间……
不知为何,我被她推倒了。
【主人公】“那个……这个到底是?”
【诗羽】“因为,你想啊……我,今天十八岁了……”
【主人公】“这、这可真是……恭喜你啊”
【诗羽】“已经,不是未成年人了哦……?”
诗羽学姐妖艳地笑着,并举起左手握着的香槟酒杯,一口气将里面的液体倒进嘴里。
【主人公】“不不不,十八岁还不能喝酒啊!那是二十岁以上才能碰的东西啊!”
【诗羽】“也互呵(也是呢)”
【主人公】“嗯嗯嗯嗯!?”
而她,面对我打心底里的忠告,轻轻点了个头后……
身体进一步压了上来,并将含着饮料的嘴,向我凑来。
【诗羽】“嗯,嗯,嗯唔……”
【主人公】“哎哟!?诗……嗯,嗯……”
【诗羽】“……你看,不是酒吧,只是碳酸饮料啦”
从诗羽学姐的嘴唇向我的嘴里注入的液体里,并没有感受到酒类特有的辣舌的刺激。
【主人公】“哈,哈啊……啊,啊啊……”
但是,将它吞入口中的我,就像是强烈的酒精一口气在体内横冲直撞一般,全身都变得燥热不已。
【诗羽】“这样的话,就不会被问罪了吧?”
【主人公】“这、这样的话,和十八岁有关系吗!?”
【诗羽】“唔,一直等到十八岁,是为了之后的事情哦”
【主人公】“那、那是……?”
【诗羽】“因为,一旦开始做那样的事,就停不下来了呢”
【主人公】“是,是什么事呢……?”
【诗羽】“所以,一直忍到了今天呢……我这边,十八岁就解禁了哦”
【主人公】“诗、诗羽学姐……呲”
下一个瞬间……
诗羽学姐的重量和柔软,一口气向我袭来。
※※※
“啊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
将这个场景写完,按下最后的Enter键后的下一个瞬间……以下略。
话说回来,虽说是自己写的东西,这实在是太……离谱了吧。
这样看来,诗羽学姐简直就像是痴女……不对,是肉食系……不对,是多情女……不不,还是暂且不去找合适的形容词了。
总而言之,这个剧本真是太糟糕了。
再这么写下去,会突破一般向游戏的评级。
即使从本人那里得到“很好地抓住了角色的特征哦”之类的回答,也不可能就这么通过的。
“重写……”
所以,我为了拼命抑制住暴走的“笔”,去冲个凉水澡冷静过后,做好万全的准备,再一次坐在了电脑前。
第二稿,开始。
※※※
<背景:主人公的房间>
【主人公】“诗羽学姐……”
【诗羽】“那、那、那个……”
这样的一个,值得纪念的,可喜可贺的宴席……说起来也只有两个人。
先不管这些,在我喊出“干杯”的同时,将她推倒在沙发上,并强吻了她。
【主人公】“怎么了?一动不动的”
【诗羽】“啊,嗯……你居然会主动攻过来,该说是没有想到呢,还是怎么说呢……”
她的反应,我完全没有预料到。
是会彻底遭到抵抗呢,还是游刃有余的抵挡住呢,心想着会是其中的一种啊。
【主人公】“为什么,会这么想呢?为什么,就能这么肯定呢?”
【诗羽】“<主人公>君……”
但是,现在的她,虽然害羞似的撇开视线,但又时不时地偷偷暼向我这里。
总觉得,宛如没有习惯这种事一样,宛如对男人没有免疫力一般。
【主人公】“你真的觉得,总是被你这毫无防备的样子和态度戏弄,我会一点感觉都没有么?”
【诗羽】“有点呢……总觉得,你是不是真的对我没有兴趣,什么的”
而且,即便如此,也完全不讨厌的样子……
【主人公】“可是你想啊,我是打工编辑。可不能对自己负责的作家下手啊”
【诗羽】“你很怕丢掉我的责编工作么?”
【主人公】“很怕啊!因为很开心的,和学姐一起做事真的很开心啊”
面对做出了那种事后还说出孩子气借口的我,诗羽学姐的表情终于缓和了一些。
她的表情,该说是果然吗,还是说一如既往呢……不不,比过去还要可爱。
【诗羽】“……我,是个很麻烦的人哦?”
【主人公】“我知道”
【诗羽】“嫉妒心又重,心理又阴暗,自尊心又高,而且还是个处〇”
【主人公】“太棒了”
【诗羽】“那就一起创作吧,编辑君?创作出没有任何人插足的余地,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爱情故事……”
【主人公】“嗯……”
然后,诗羽学姐……
保持着无比幸福的表情,毫不犹豫地闭上了眼。
※※※
“啊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
以下场景略。
话说,这次是我……不对,是主人公太糟糕了。什么啊这撒娇系自我陶醉型人形自走炮。
什~~么【因为很开心哟】恶心死人了啊这个哦哟星人!(译者注:galgame《one~光辉的季节~》中的女主角之一的长森瑞佳,由于句尾常带“哦”或者“哟”之类的语气词,被主人公吐槽为“哦哟星人”。有兴趣的童鞋可以查查相关内容。)
话说回来,为什么这个告白场景不管怎么写都必定是从推倒对方开始的啊!?
嗯,嘛……这个暂且不提……
“……嗯,从这里开始吧”
先不管主人公,我自认为女主角这边的描写已经萌点满载,我有这个自信。先不管主人公。
实际上,即使只将女主角的台词抽出来,她在我的心目中也已经萌到足以让我沸腾着“啊啵啵啵啵啵啵啵”了。
先不管这样的剧本究竟有没有很好地抓住角色的特征……话说回来,陷入这种状态下的“那个人”会怎么行动鬼才知道咧。
所以,我就将我想象中的最可爱、最勇敢、最天真烂漫的样子注入这个角色,总算是完成了。
嘛,至于如何评价这个角色,就全权交给玩家吧。
综上所述,这个event就由第二稿可喜可贺地完成了。用这个文本覆盖掉初稿的文档……
“……等等啊?”
覆盖原文件之前,我暂且点下了取消,又看了一遍初稿“姐姐带你嗨翻天式”的剧本……
然后决定,将这份剧本作为第二次工……不对,第二次恩爱场景来使用。
虽然各种危险的文本依然留着,不过这部分还是和伦理君……不对,和伦理机关战斗吧。
※※※
在追加了几个恩爱场景后,故事迎来了约定俗成的急转直下阶段。
在编辑部的大换血中,至今为止一直支持着我和诗羽学姐的町田小姐离开了我们(仅限作品中),而新上任的女总编成了我的顶头上司。
然而,这个新总编辑,听说有着高超的手腕的同时,还拥有“新人作家杀手”这一别名,非常的神经质……说起来,似乎在哪里见过的展开。
还有,总编的造型设计和台词之类,都是根据现实neta来描写的。
也就是说,她受到的挫折,几乎会原模原样地成为游戏后半部分的主题。
……写这个辛酸的故事时,我好几次停下手,被想要大声喊叫的冲动所驱使,然后,不停重复着删了又写的动作。
明明是知道事情一切的,明明每一句话都记得清清楚楚。
但我在将这个故事编入文本中的时候,却必须竭尽自己那仅有的一点勇气才能做到。
因为,诗羽学姐那时候仿佛冻住了一般的表情、失去了力量的眼睛、吐不出话语的嘴唇,在我的记忆里横冲直撞,在给予我一切情报的同时,正不断地掠夺着我写作的动力。
尽管如此,仿佛黑夜总会过去,这沉重又苦涩的文本,不久便迎来了终焉。
然后,迎来了描写诗羽学姐……描写霞诗子决断的最后阶段。
但是,在这里,我又一次停下了笔。
将我想传达给诗羽学姐的东西,试着通过主人公和女主角之手传达出去,就是在这当头……
直到刚才为止,为了剧本写作而全速运转的脑袋,终于引发了过热暴走,并放弃了接下来的情节思考。
即使想为了转换心情而打个盹,由于咖啡因和能量饮料而集中起来的精神力却无法镇定下来。
花费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在半梦半醒中翻来覆去,总算取回了大脑机能的我,想着“那就开始吧”后坐在书桌前,结果又愣了整整半天……
直到昨天为止“脑子转不过弯来所以没办法写啊”的借口,真的只不过是单纯的借口而已。这一点得到了完美的证明。
这和去年为止的撒娇不同,也许真的是所谓的状态不佳吧。
屈服于接下来必须写的故事发展的难度、屈服于结束这个故事的辛酸、屈服于失败之后可能发生的无可挽回的后果……
或许,我的双手和脑袋,正抗拒着继续向前。
但是,即使如此……
果然,黑夜总会过去呢。
时光飞逝,△月□日。
果然这又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霞诗子的人气作品《纯情帕斯卡》,第二卷的编辑会议。
不,应该是名为编辑会议的,总编辑和作家的正面交锋。
在上一次的编辑会议里,由于概念和展开与总编辑公布的方针不同,《纯情帕斯卡》被对方贬得一文不值,并被宣言道“如果照现在的内容写下去,即使有那么一点点人气也得三卷腰斩”。
从那之后的两周时间,主人公和女主角两人,从企划阶段开始重新审视这部作品,彻夜讨论剧本的走向,有时探讨到差点吵架了。
就这样,带着这份千锤百炼的二卷新剧本,我们迎来了这一天。
那之后,会议行云流水的……不,虽说一度停滞了很多次,但也平安无事的……不不,也有事,但总算是结束了。
※※※
事件编号:诗羽??
事件类型:个别event
发生条件:诗羽线后半部分
事件梗概:诗羽的决断
【诗羽】“结束了呢”
【主人公】“嗯”
会议结束并从大楼里出来后,清爽的风吹起了诗羽学姐的黑发。
是被清爽的风所感染了吗,她的表情也露出了这几天不曾见过的清爽……该说是充满了坚强。
从结论上来说,《纯情帕斯卡》第二卷的剧本,得到了认可。
但是,针对“三卷腰斩”方针的结论,被延后了。
……将“以第二卷首周的销量来决定”作为交换条件。
嘛,以销售量来决定,在某种意义上,对出版社来说是理所应当的。
即使如此,在达成这样的共识之前,可是经历了相当的苦战。
毕竟,我们可是正面反抗了总编辑提出的方针。
我们提出的新剧本,到头来还是完全无视了她的意见。
我们提出的概念是,“霞诗子风的强化”。
舍弃了总编想要的轻快展开,进一步深化了霞诗子一开始的构思,并将归纳起来的展开一股脑加入了剧本中。
当然,总编暴跳如雷,一时间甚至放出了二卷腰斩的狠话。
但这个时候,诗羽学姐……不,霞诗子挺起胸膛如此放言。
说“只是有那么一点人气的话暂且不说,但如果人气很高的话就不会腰斩了对吧?”……
【诗羽】“你不后悔?”
【主人公】“有点呢。但是”
【诗羽】“但是什么?”
【主人公】“就这么失去了我真的好吗,诗羽学姐?”
【诗羽】“……区区<主人公>君也变得会说话了呢”
在第二卷剧本通过的同时,我被炒鱿鱼了。
对于“没能驾驭负责作家”的理由,我没有任何的异议和后悔。
而总编在我离开之时,以只有我能听见的声音对我说了“当上大学生后再来我们这吧”。
本以为彻底被人讨厌了,但这女帝也微妙地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呢。
【主人公】“总而言之,剧本是通过了……接下来可是作家的领域了喔,霞老师?”
【诗羽】“嗯,我知道……从今往后,无论是写作还是战斗都由我来。我会以我的实力和我的努力,来摆平这一切的”
至今为止的两个星期,比起剧本的重制,我们更加认真地讨论过的,其实是这方面的事情。
……从今以后的,霞诗子和我,<主人公>的未来。
其实,关于辞掉打工的事,在被总编炒鱿鱼之前,我们就已经决定好了。
【诗羽】“所以,你……放心走你自己的路吧。加油哦”
【主人公】“嗯……总有一天,我会超越霞诗子的”
在商谈中,我们发下了誓言。
我不会继续作为“只是”待在霞诗子身边的人而存在了。
而她,也不会再依赖我。
一如既往,用自己的实力,开创只属于自己的未来。
然后,我又向诗羽学姐宣布了一件事。
我会以她曾获得的【不死川fantastic大赏】为目标而努力。
以成为一名小说家而努力。
亲眼见识她所面对的地狱,触碰她不屈服的心灵,我想。
果然,我也想创作呢。
我讨厌只是待在憧憬之人身边的自己。
【主人公】“所以,诗羽学姐,也要加油啊……”
【诗羽】“嗯……”
那是充满了希望的旅途。
而且,虽说并不是永远的,但也是一次,正式的告别。
做出这个略显苦涩决断的二人之间,没有泪水。
……因为,在做出这个决断的时候,已经流了足够的眼泪。
不想分离,没有必要分离,为什么不能一如往常的在一起。
但是,一如往常的结果,是现在的我们的话……
我们想着,我们是不是可以变得更加厉害、更加帅气、更加强大呢……
会不会像这样,存在着其他更进一步的路呢?
【主人公】“不顾死活的努力,就算输了也要努力,就算受到了挫折明天也要努力”
【诗羽】“我会努力的”
我会一直支持着她,不断支持下去。
但我不会再做仅仅为了支持她而存在的人。
这次,我将会成为我自己的支柱。
我,会成为第二个霞诗子。
【主人公】“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诗羽】“……嗯、嗯”
没错,加油……
你是一个可以说“加油”的人。
一个就算背负了所有的期待也不会输的人。
一个,就算我不在身边,也能闪耀光辉的人哦……
所以……
等到我们二人再度席卷业界的时候,再会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