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十卷
  5. 第六章 本卷的正妻描写到此为止了。是真的
  6. 繁体版

第六章 本卷的正妻描写到此为止了。是真的
2017-06-23 04:37:23

		

“嗯……从这里开始是【浴衣】吗……”
房间里的台式电脑里,显示着大量让人惊呼“呜哇,这可真是……”的缩略图像。
将这些文件一一甄别,并放进诸如“海水浴”,抑或是“露天温泉”之类的可疑文件夹里。这便是我今天需要做的重大任务。
……而现在,正是我们从社团的暑期合宿地归来后的,第二天的午后。
昨晚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家里的我,就这么栽倒在了床上,直到烈日过顶,才总算缓过劲来重新开始社团活动。
“……这张图好像能用呢,先把它分出来吧”
合宿,顺利结束了。
不,想想从第一天到第二天早晨的骚动(第三章到第五章),也许有人并不这么认为,但总而言之就是顺利结束了,嗯。
毕竟从第二天下午开始,无论是我、惠、出海酱还是美智留,顺便还有伊织,都享受着这次组团旅行——不对,应该是认真地进行着社团合宿。
不管是出海酱的泳装event原画用的资料,还是我的温泉event所需的资料(仅存文本,无图无真相),都像这样平安并且大量地回收成功了。
出海酱不仅照了相,还在现场四处临摹所见之物,包括现买的临摹本,整整画满了7册。
而美智留,虽说是社团中最忙于烤肉、放焰火、以及深夜运动(请勿过度解读)的人,但也不知何时,在五线谱上写满了十几首歌的标题和音符。
至于伊织……嘛,虽说要是这家伙在合宿过程中暗地里活跃过头的话会产生诸多问题所以过得还算老实,但为了让她们过得舒服,在各个方面都全力支持着我们。
惠……她也一如既往,充分活用了自己即使不刻意降低存在感也不会引起注意的体质,完美地融入进背景中。她和伊织明明连眼神交流都不曾有过一次,却绝妙地分担了各自的任务,从未冲突过。
然后,我……嘛,活力十足,并且开心得很呢?
在海里,对女性组的泳装描写之类的就忍痛割爱了,但对海水浴event的取材活动,我们可是积极得很。
在海滩边,我们埋过沙堆,砸过西瓜,放过焰火,烤过肉,打过沙滩排球,连沙堡也砌了。
嘛,虽然总觉得,在各种意义上都是美智留决定了胜负。
而在海里,我游到过很深的地方,也划过橡皮船,也比过潜水。
嘛,由于溺水后的人工呼吸event的危险性实在太高的缘故(从美智留的意义上也是如此)而未能付诸实践。
除此以外,包括没有什么人气的岩山、深夜的沙滩、氛围不错的竹林之类的,总之是把可能发生galgame event的地点都走了个遍。
嘛,由于感到了切身的危机(自己和他人),我没有邀请美智留……不,是没有邀请任何女生。
啊,更正一下,也没有邀请伊织,是一个人去的。
除此以外,在旅馆里,在玩游戏的同时进行的深夜对话,在香蕉鳄鱼园的小熊猫话题等等等等。无论是作为游戏社团的代表,还是作为普通社团的代表,我很自信完成了“像样”的活动。
不过话说回来,像这样把此次旅途落实在文字上的话,我们社团简直完全不像是宅社团而像是〇交社团似的……真糟糕。
是的,我们走过了。
朝着冬comi,为了制作最强的galgame而进行的,最强的合宿。
“……啊”
正因为走过了,偶然暼过合宿第一天拍的照片时,不禁变得无比怀念起来。
在那大量的照片里,只占了大约一成的金发双马尾和黑长直。
而现在,特别怀念的,还是那面庞清丽的黑发美女(诗羽学姐)……
“伦也くん。”
在车站道别后,平安到家的消息是从和英梨梨的联络中得到确认的。
但是在那之后,我无论是打电话还是发短信,都从未收到回复。
“……伦也くん?”
像这样一直无法取得联系的话,我可是在各个方面都会很困扰的啊。
因为,要是对她的情报一直无法更新的话,脑袋里回想起来的,就一直会是她最近的音容笑貌啊。
【不能再当你所期望的女神了,对不起呢?】
【不能再维持那么有自信的我了,对不起呢?】
我所认识的诗羽学姐,会被这样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弱小、脆弱、不可靠的悲剧女主角给覆盖掉……
“……诶咦”
“咕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像这样,我的思维飞到三天前的回忆时,我的脖子处,突然袭来了带着热量的剧痛。
“啊,对不起。脖子上的皮好像快脱落了的样子,一时好奇就……”
“加藤哦哦哦哦哦~~!…………惠”
面对这等剧痛,我流着眼泪回头看去,惠正站在那里。
……她右手的指尖上,捏着一块三厘米见方的泛黑的皮肤。
“所以我都劝你别晒太阳了。现在对你来说洗澡就是下地狱吧?”
“你都能像这样关心我了,不觉得突然剥我的皮有点太犯规了么!?”
像这样,面不改色地剥下我脖子上的皮,对它的大小满足了好一阵子后,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将它丢进了垃圾桶的惠,一如既往地从书架上拿出了笔记本电脑,理所当然地开机了。
“说、说到底,为什么突然站到了我的身后啊?我可不记得把你养成了这种程度的隐形人啊,嘛虽然是你自己养成了这样”
“是这样呢。给你发短信没回就按门铃让你的妈妈开了门,然后敲了房间的门后依然没有反应就说了一句‘打扰~~了’后进门,接着在正后方连叫了你两次的我怎么想都做得不对呢真是对不起”
“……唯有这层皮是不能剥的,唯有这一点请让我主张一下吧”
顺便,至于惠那边,因为中途停止了晒太阳的原因而避免了变成我这幅德行,看来复仇是不可能了。
……话虽这么说,看来无论如何想要遮挡所有紫外线还是不可能的。她裸露在外的肩部和脖颈的部分微妙地有一些晒过的痕迹,显得有些妖艳……不不,是显得很痛。
“那么,怎么了?我今天应该没说要集合才对啊”
虽说是突然的访客但毕竟来人是惠,我并没有感到多紧张或是为难,而是一边将房间角落的便利店袋子里的瓶装茶饮料和零食摆在桌子上,一边非常非常随意地打探起了她的来访目的。
“嘛,有很多想要商量的事情呢”
于是,惠也没有表现出什么紧张的情绪或是有什么觉悟的样子。她一边用饮料冲了一下爆米花,一边非常非常随意地道出了来访的目的。
“……还有,不够冰哦,伦也くん”
“要是有意见的话还请自带冰块”
还不忘顺便吐槽一下放在室内饮料的温度。
“话说回来,是吗,离夏comi已经只剩不到一个月了呢”
因为惠谈到的这个“想要商量的事情”,我马上领悟了她来这里的意图全貌。
我们【Blessing Software】的当前规划,实际上正是以夏comi为中心而制定的。
虽说新作游戏是打算在冬comi时公开的,并不会在夏comi时推出游戏本身。
但新制作人(伊织)的方针是,为了冬季的新作上市,而在夏comi大张旗鼓地推出游戏的预告PV。
根据我在合宿时听到的消息,伊织让【icy tail】的成员们(美智留他们)参与了PV的制作,让原画师(出海酱)准备好了游戏设定集的影印本什么的,准备得真是不遗余力。
“可是,那方面的事情已经都交给了伊织,就算你现在找我商量也没什么用喔?”
而且说实话,现在占满了我脑海的事,并不是夏comi的事。
不,本来的话,作为代表,我不该关心比社团更重要的事……至于高三学生这层身份就暂且不提了。
“不,不是这件事……”
就这样,惠一边将一直抱怨着不够冰的饮料送进口中,一边用最近掌握的【然而我早就看穿了一切】的表情,恶作剧一般地注视着这边……
“我来是为了和你谈谈,面对两周后的截止日,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啊”
并且,又将最近刚刚掌握的必杀攻击,在这里向我招呼了过来。
“你、你你你你~说的是什么事呢~!?”
“也对啊,说的是什么呢”
“唔……”
另外,这套攻击,无法回避。
并且无法敷衍,更无从找借口。
惠的这双眼睛,已经完全将我内心的最深处一览无余了。
“……那边的截止日,与我们社团完全无关吧”
“是呢”
所以,就算省略主语(诗羽学姐)也完全没有任何沟通障碍。
“这是,从我们社团离开的人的问题”
“是,呢”
“这是比我们走得还要前面的人的问题”
“那么,你打算怎么解决呢?伦也くん”
“我说惠,你刚才听到了吗?听到我说的话了吗!?”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啊……
这个,陷入了一直以来的套路感,真是不得了,这对话的走向……
“现在才说这些话也太迟了吧?咱们社团的成员都知道了哦?”
“知道,什么啊……”
“都知道咱们社团的代表(伦也くん),对原社员们(英梨梨和诗羽前辈)特别宽容,宽容到了让人看着都觉得闹心的程度”
“咕……”
“而且,合宿的时候都为了霞之丘学姐的事失落成那样了,还觉得自己的心情没暴露的你才不正常啊”
“……我有那么失落吗?”
“嗯。在送别霞之丘学姐的时候,超级颓废”
“…………我有那么,颓废吗?”
“嗯,和上个月伦也くん借我的那个galgame的主角有得一拼哦”
“那个也太糟了吧那个!那等级的废物主角可是前无古人的啊!?”
此外,跟以前一样,这款游戏的名字不会说。绝对不会说的。
“总而言之,嘛”
“啊……”
惠的【看穿了一切】的攻击,已经逼近了身旁。
这不仅仅是指物理上的距离……
“不需要理由、也不需要逞强哦……自从你写了英梨梨的剧本的时候,就已经习惯伦也くん的背叛了。”
“那算是叛吗我背叛了吗!?”
嘛,正因此,惠的这招零距离攻击才会蕴藏着令人战栗的恐怖。
“所以,一起考虑吧?”
然后,不等插进来的刀刃拔出,就被温柔地包覆的话,已经……
“要怎么做,才能让霞之丘学姐再一次站起来呢,让她再一次取回自己的自尊呢,再一次让她……像以前一样,以捉弄伦也くん为乐呢……”
“……最后那一点,如果能以这次的事件为契机而给我收敛一点的话就帮大忙了啊”
“嘛,就是这样,好了快想吧。限制时间三十秒”
“还真短啊,喂”
“因为啊,其实伦也くん知道应该怎么做、想做什么的吧?只不过是进入了擅长的颓废模式,沉醉于自己的烦恼里了吧?”
“太过分了吧,喂”
“还剩二十秒”
“喂,等等,惠……”
“还剩十秒”
“太快了,喂!”
唉,真是的,这家伙……
※※※
诗羽学姐在旅途开始时,是这么说的。
说也要让她成为女主角。
说是像英梨梨那样,让她成为女主角,确实这么说了。
但是,在旅途结束时,她却改口了。
说自己,没有那个资格。
被朱坂红音击垮,失去了自我,然后,就这么改口了。
也就是说,要让她复活……
不,虽然复活的过程必须由她自己来完成,这是无可争议的。
但是,为了帮助她,哪怕一点也好,我应该做的事是……
【你来,写剧本吧】
是的,没想到,诗羽学姐自己,以前(九卷)不就这么说过吗。
……结果,还是这个啊?和往常一样嘛?套路也太单一了吧?
但是,但是呢……
要将最强的单一套路贯彻到底,那个疯○人(红坂朱音)不也这么说过吗……
虽然关于那女人的态度我实在不敢苟同就是了。
但是,仅仅一部分流露出的,她的核心信念……说实话,非常的有道理。
※※※
“我,无论如何,都想让诗羽学姐复活”
“嗯”
虽然不知道现在究竟是正好十秒后,抑或是更久以后的时间。
即使那样,惠直到我再次开口为止,都默默地等着。
“我想用最新的【Fields Chronicle】的故事,令世人叹为观止”
“嗯”
“为此,能做得到的事,我什么都会做”
“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哦?”
“……但是,我这样可以吗?明明是社团代表。明明还有自己的游戏,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所以,伦也くん要写自己游戏的剧本吧?学姐女主角,霞之丘诗羽(暂定)的”
果然,这只是一次单纯的核对答案罢了。
对明明知道答案却依旧踌躇不前的颓废模式的我的强烈挖苦。
“抱歉,惠”
“诶?啊~嗯……嗯。”
或许无法传达到。
话说,本来就连坚信传达到这一可能性,都或许是一种傲慢。
“哈哈……”
“…………”
即使如此,我会写诗羽学姐(暂定)给你们看的。
我会完美的将这个天才的、邪恶的、以及病娇黑长直女主角描绘给你们看的。
“啊哈哈,啊哈哈哈哈……”
最强的腹黑角色,总是满嘴黄段子,完全不知道说出来的话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天天睡眼朦胧,天天提不起干劲,因为有才就不把人生放在眼里。
“哈,哈哈,哈……”
“……啊”
可是,是我的……不,是主人公所憧憬的人,是师父又是女神。
强大的,高贵的,骄傲的。
无论发生什么都绝不屈服、绝不倒下、绝不示弱的。
“呲……呜,咕……”
“…………”
对啊,她是不能输的啊。
她必须以从容不迫的笑容来蔑视这个世界啊。
所以,此时此刻,下一次,我一定会保护好……呲
“那啥,伦也くん。”
“诶……”
“想她想哭了,
只能,在我的面前哭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