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十卷
  5. 第五章 本卷的合宿描写到此为止了。是真的
  6. 繁体版

第五章 本卷的合宿描写到此为止了。是真的
2017-06-23 04:37:23

		

从返程的电车上下来的人们通过检票口后,月台里只剩下了我们四个。
“总算是赶上了下一班特快呢”
“…………”
“到家后,要联络下哦”
“…………”
“对了,明天之后取消的部分,似乎会退还一半的钱。下次见面的时候还给你”
“…………”
“……那~个”
坐在我旁边老旧长凳上的、眼里只有大海、温泉热气的诗羽学姐,自从出了旅馆后就没有说过一句话。
然后,惠和英梨梨在离远一点的地方一脸担心的注视着我们这边的情况。
那场怒涛般的磋商,其结果,在早上八点就结束了。
不过,关于剧本的检查没有全部结束,下次的方向性也没有决定。
决定好的是【下次的磋商是在两周后】这件事。
以及,是【没有指定修改的地方】这件事……
也就是说,没有定下让诗羽学姐具体修改哪里,只是被吩咐了粗略的、大幅度的修改,并被扔进了迷失的汪洋大海之中。
结束了这冷酷无情的宣告后,红坂朱音匆忙上了车。
然后,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个时候,她面向发着呆来送行的诗羽学姐直率地问了一句【上车吗?霞老师?】。
这也就是说,叫作红坂朱音的这个人,事先做出了那么过分的事,却对诗羽学姐完全不抱有一点儿歉疚的想法。
……更甚的是,对着诗羽学姐宣告了【假日结束了】这件事。
“……对不起,伦理君”
“……什么?”
诗羽学姐久违的开口了。
“让你们的合宿彻底泡汤了……真的是,对不起”
“不,这个……与其向我道歉,还不如感谢下英梨梨啊”
红坂朱音回去后,诗羽学姐也立即开始了回去的准备、并在服务台办了退房手续。
但是,本打算一个人回去的她的面前,理所当然似的先办完退房手续的英梨梨,带着行李等着她。
“泽村同学是…不用的啦。至今为止,都是我这边受照顾的”
“那么,给我回一句招人厌的话来”
“……是,呢”
只回答了这么一句后,诗羽学姐再次低下头、闭上了嘴。
在那个东京站、假日当天早上的吵闹,仅仅是在二十四小时左右前的事什么的,突然感到难以置信。
诗羽学姐一如既往的妖媚、挑逗,英梨梨一如既往的激动、没用,然后惠她,一如既往的……不不,很少见的暗黑化了……
明明在去年,虽然有一点变化了,但只有一点没有变化的,是和大家之间的互动既怀念又高兴。
已经,就连这份回忆都作为过去的回忆逐渐淡薄了吧。
“那、那个……可以问一下吗?”
“……什么?”
鼓起勇气,再一次搭话后,诗羽学姐这次有好好的、但也有一点踌躇的回应道。
“和红坂小姐的磋商……一直是那样的吗?”
“因为是职业的,经常有的事啦。并没有特别在意”
“是吗……是这样啊”
虽然我这么接受了,但很明显看得出来诗羽学姐在逞强。
我能那么简单就看穿她的谎言什么的,至今为止从没有过。
身为“小说家”的霞诗子,应该至今为止从没有受到这么过分的事。
身为自出道以来的责任编辑町田小姐,是位总是把诗羽学姐放第一位考虑、尊重她、并全力支持着她的人。
仅有过一、二次看过二个人商量的情景,诗羽学姐时而闹别扭,町田小姐时而开个玩笑,两个人时而认真讨论,就像是姐妹一样关系融洽。
“是啊,在意也没办法呢……因为,不对的是我”
“为什么?可是诗羽学姐,有好好赶上截止日期了啊……”
“但是,剧本质量没有跟上来”
“诶……”
“所以,不对的是我……因为,没有才能的,是我”
是的,町田小姐的话,是不会像这样做出当作家抱有自卑感了还臭骂什么的事……
“呐,知道吗?泽村同学现在在MARUS的员工之间,评价不断的提升着哦?而且,每次在游戏杂志、HP(官方主页)上放出新的视觉图时,玩家的期待也是直线上升的样子”
“嘿、嘿嘿,好厉害啊……那个英梨梨呢”
“但是,我的剧本呢,还没有谁认同”
“这、这个嘛,剧本在游戏没出之前,是无法评价的”
“是更以前的问题啊……就连宣传都还上不了啊。因为,没有通过红坂小姐的检查”
“什……”
町田小姐的话,是不会像这样轻视作家成果物什么的……
话说,这不就是自取灭亡了不是吗?
身为负责人,绝不能做的事……做出毁灭创作者动力的行径。
“我……似乎被认为就靠写写恋爱故事而红极一时的人”
“这种事……这种事,才没有”
其根据就是,至今为止从没有见到过如此软弱的诗羽学姐。
“可是,可是传奇故事……【cherry blessing】超级有趣的。所以,即便是幻想战记故事,也绝对有趣的”
“……这,或许是你所描绘的故事之中,架空女主角的我吧”
“怎么会……”
“无论三角关系、后宫、传奇故事、还是幻想战记,是个什么都行的天才女高中生作家……”
这个消极的发言比较多也不是现在才开始的事,但是,至少有关自己的,总是自信满满、大胆的、傲慢的、又帅气的……
“但是,一成为女大学生,伪装被剥落了……才能已经枯竭了吗,还是说,一开始就没有上升潜力吗……”
所以,虽然很腹黑,但是,正因此,才那么的耀眼夺目。
“这样的我,不可能成为故事的女主角……成为伦理君的游戏女主角什么的呢”
“这种事……这种事”
车站广播通告了上行电车即将驶入。
就像是被这广播所引导似的,视线的前方映入了逐渐驶来的电车。
这个瞬间,令人讽刺的是,就像故事一样。
但是,这和我们所期望的故事有那么一点不同。
就像是,和女主角分别的场景一样。
“不能再当你所期望的女神了,对不起呢?”
虽然和诗羽学姐之间,在以前也有过类似的场景。
虽然每次该说是言归于好了吗,勉强是恢复到以前的关系了。
“不能再维持那么有自信的我了,对不起呢?”
但是,也不能说,每次总是能恢复到以前一样,谁都无法保证。
所以,结果这个瞬间,至今为止的经验完全派不上用场。
完全不知道做什么才好、怎么安慰才好。
【错的不是诗羽学姐。错的,是不认可学姐的红坂朱音】
就连这样的客套话,都说不出口。
因为,这是借口,痛彻心扉的明白。
只是,【错的,不是我】……
只是,很想告诉她【没能保护好诗羽学姐,不是我的原因】。
“那么,再见了……”
电车的门打开的瞬间,诗羽学姐头也不回的立即乘了上去,背对着我坐在了座位上。
过了一会,和惠道别的英梨梨,慢慢的追了上来,走过我身旁。
“诗羽学姐的事,拜托了”
“交给我吧”
虽然和英梨梨只说了这么几句话,但是,在这个时间和文字数以上的情报和感情,总感觉成功交换了似的。
电车的门关上了,慢慢地离开了月台。
依旧背对这边的诗羽学姐和面朝这边挥着手的英梨梨的身影,逐渐从视线中远去,变得模糊不清了。
而在我的旁边,惠一直在向两人挥着手。
果然,这个瞬间,就像故事一样。
然后,令人讨厌的,看上去像是作为悲恋故事的情节一样气氛高涨。
※※※
“到了东京站后,开一次会议吧?”
“…………”
“就我们两个人来想想,让那家伙无言以对的作战吧?”
“…………”
“没问题的!是你的话,绝对能赢过她!”
“……呲”
“能写出,不输给红坂朱音……不输给任何人的故事哦……”
“……呜、啊……”
“啊……”
“呜啊啊啊啊……咿,啊……”
“…………”
“呜、呜、呜……咿、咿、呜啊啊啊啊啊啊”
“真亏你,嘛,直到坐上电车为止都忍住了呢……真是难以置信的倔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