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十卷
  5. 第四章 商量超过二小时的话,内容都记不住啦
  6. 繁体版

第四章 商量超过二小时的话,内容都记不住啦
2017-06-23 04:37:23

		

“…………”
“…………”
“…………”
围坐在桌子边,六个瞳孔互相对视。
不,更准确的说,是两个瞳孔和四个瞳孔对视着。
坐在上座的,是突然不期而至的访问者。
自出道以来的十多年期间,几乎使所有的作品大受欢迎,并将派生产品引向成功,然后,积极主动地埋首于后辈的培养并在业界形成了明确的派系,作为漫画家的同时又是原作者。
关于她的存在感、她的言行举止,是在日本被称为屈指可数的怪物创作者,天才、强大、又邪恶的存在。
原•同人社团【rouge en rouge】代表。
现•株式会社【红朱企划】董事长,红坂朱音。
然后,坐在下座的是,符合这位天才女性的审美眼光,被半强制性征召的原画家和剧本作家,泽村•史宾瑟•英梨梨和霞之丘诗羽。
今年冬季预定发售的大作RPG【Fields Chronicle XIII】的主要工作人员全部聚在一起的这个光景,对于拥有将近100万以上的游戏粉丝来看的话,也许是垂涎欲滴的瞬间吧。
“呐,伊织”
“恩?怎么了,伦也君?”
“为什么,我们的男生房间被占领着啊……”
是的,或许我也很激动啊……如果不是在旅行地的旅馆、自己睡觉的房间里集结的话,但是。
“没办法啊,少年,体谅下”
“诶,体谅什么……?”
那么,在如此突然的情况下,冒冒失失进入旅馆,叫醒睡在隔壁女生房间里的两人并带到我们房间里的骚动元凶(红坂朱音),想用简单过头的一句话来解释这个深夜的紧急事态。
“这个呢,伦也君,她们现在要说的内容,是关于制作中的商业游戏的机密情报,而且,也不知道这个商谈什么时候结束,所以,必须尽可能采取不给隔壁女孩们添麻烦的最佳判断才行……”
“喂,等一下,让我整理下吐槽的地方!”
总之,只是简略地想想,就是【给我添麻烦也可以吗?】之类的,【泄漏机密情报给我也可以吗?】之类的,【事到如今还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是吧?】之类的……
还有,为什么伊织在帮腔啊?
“放弃吧,伦也君。朱音小姐这个人就是这样的”
“喂,等一下,果然不管怎么想,我一点儿没有放弃的理由不是吗!?”
“为什么突然找过来了呢……而且,在这么晚的时候。至少,事先打个电话什么的,这种常识性的事情,我应该拜托过你好几次了吧,红坂小姐?”
像是在支援有点不知所措的我……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吧,刚爬起来、有点恼火的诗羽学姐,对着身为自己雇主的大前辈创作者,猛地发飙起来。
“不,我这边在找你前先打电话的话,也许会被逃掉嘛”
对此,身为雇主又是权威人士的一方,对于自己挖过来的剧本作家的叛乱,回以了一个草率的、充满不信任的反应。
“稍微等一下,什么啊,这个说法!霞之丘诗羽和我不同,至今为止从没有做过那种忘恩负义的事!”
“泽村同学……”
“英、英梨梨……?”
怎么会,英梨梨不顾自己而袒护诗羽学姐这一在社团时从没见到过的感动场景……
“这种气势能保持到多久呢……啊哈哈哈哈”
“什……”
看来在她……在红坂朱音眼里,仅仅是自家人幼稚的互相包庇罢了。
这三个人,一直都是以这样的状态下,一起制作游戏的吗?
在如此气氛险恶的环境下,真的能做出好作品吗?
……不,嘛,说起来和去年我们社团的气氛没啥大变化,我也就无言以对了。
“那么,有什么事?我们应该已经完成了这个月的工作量了哦?我连托胸的白描都全部画完了,就连霞之丘诗羽,也完成了全路线的剧本……”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骗人吧,已经完成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
三个人虽板着脸,但一本正经的对谈却给深夜带来了不该有的扰邻声。
“喂、喂等等,诗羽学姐?完成了全路线的剧本?那么快!?”
是的,本应毫无关系的我的惊讶叫声。
“所以不是说过直到昨晚为止通宵了三个晚上吗?”
“不、不过现在,才七月吧……?发售预定,是年末吧?”
“是啊,离发售为止,只剩半年了啊”
“不、不,但是!诗羽学姐在我们制作游戏的时候,尽管预定在年末,但直到十一月为止还在拼……”
其后,紧接着英梨梨的闭关画画、突发急病、大师级掌握,从沉寂的冬comi到半途而废的毕业典礼……
“伦理君”
“诶……?”
“再说下去可就不行了。懂了吗?”
“哈,哈咦!?”
这个,听着不会察言观色的原关系者的证言……不,无关人员的蠢话,有四个冰冷的瞳孔投了过来。
“嘛,这就是消费者和同人的不同哦,伦也君。对方的开发期限也很吃紧,而且,在发售前还有细致的审查呢”
对于快要被创作者的黑暗所吞噬的我,伊织就像是体育报里熟识的【业界通H氏】一样,进行了解说。
“但、但是,根据厂商,适当的制作出beta版,在审查期间也不以为然的继续着游戏开发……”
“……伦也君”
“哦,哦唔……?”
“再说下去可就不行了。懂了吗?”
“连你也!?”
但是,业界通H氏,正如其名,最终并不是原关系者的一方,而是业界一方的同伙。
“是这个吧?检查过了哦”
在我们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时,红坂朱音开打了带来的手提箱后,将放在里面的书类文件拿到桌子上。
“唔、唔哇……”
这,不只是我发出了惊讶的声音,就连制作出这些的英梨梨和诗羽学姐,也足以皱眉的惊人数量。
薄薄的纸张堆积起来,全部加起来轻松超过了30厘米。
有着数百张的大量设计原画和更是凌驾其纸张数的剧本量。
……像这样,只是听到这个量而已的话,或许会无意中想【如今用不到纸了吧~】之类的,【这种用电子版来做嘛,真浪费啊】之类的吧。
但实际上,在现场看到这堆纸的话,会深刻认识到这个作为“东西”所存在的巨大意义。
因为,在这里存在的,不仅仅是文本和原画而已。
这个纸,由于每一张上都被贴了很多的便签,纸张重叠、堆积在一起,倾斜得快要塌掉了。
更甚的是,贴着便签的位置上又用大量红色水笔作了的批改。
有时候,是导演红坂朱音的具体指示写了好几行。
有时候,是漫画家红坂朱音的插图新画了好几种样式。
有时候,是原作者红坂朱音的台词写下了整整一页。
……像这样,光是听到这个情况的话,果然,或许会有人想要吐槽【就连word里也是有便签和标注的功能吧】。
不过这个,虽然无法说明,但在这个世上,是绝对必要的。
对于像我一样无关的旁观者来说,就是堆积如山的宝物。
不过,对有关人员来说,一定是难能可贵的反馈,同时又是讨厌的存在否定。
“那么开始吧……首先,从柏木老师的设计开始”
是的,或许,战争即将开始。
红坂朱音前来击溃两人、以及两个人赌上性命与其抗争的圣战。
※※※
“好了,姑且,柏木老师的部分结束了……休息10分钟后,下一个是霞老师的部分呢”
时针……就快要指向上午六点了。
窗户外,当然,早已升起了太阳,没有一丝云彩的屋外热气直接送进了屋内。
“……哈啊啊啊啊~~”
“……呼唔唔唔唔~~”
在这当中,从凌晨2点开始,终于(临时的)结束了连续4小时磋商的人们,就像是脱了魂和生气一样,倒在了桌子上。
“喂,伊织,食堂快开了吧。一起去喝啤酒吧,陪我”
“请不要一大早就邀请未成年人喝酒,朱音小姐”
“就一杯啦。真是的,从你待在社团(rouge en rouge)的时候,就是个一本正经的家伙呐~”
……就在刚才,除去了一个得意洋洋地离开房间的人(朱音)。
“辛、辛苦了~~”
说起来我这边,感受着气势惊人的职业现场的热量,现在也只能泡泡茶犒劳犒劳两位了。
“啊~~已经,真的是累了,简直是拷问啊”
听到我的话后,英梨梨这边直起身子给了我反应,喝了一口茶后,开始发起了牢骚。
另外,尽管通宵了三个晚上,但还是在半夜被叫起来的诗羽学姐这边,一直爬在桌子上,完全没有反应。
“不过,太厉害了啊,你们的磋商……”
“……我事先跟你说,那个可是每周都在做哦?”
“……这个不难体谅”
“真的,和红坂朱音进行磋商会让人忧郁的啊。讲出来的话难听,态度也很差,而且是无止境的继续下去……截止一周前,原画还剩三张时候的心情还要好一点呢”
“但也不能因此去实践哦?听好了?绝对哦”
暂且,昨晚通过惠的妥善处理,【暂时】关系和好了,看来拜这个半夜的突发event所赐,英梨梨已经是完美的忘记了对我的芥蒂。
……“只是”在这层意义上,只能感谢一下英梨梨现在的boss。
“话虽如此,明明事先好好说过了【暂时去旅行】的,还特意追着过来,硬是要开个磋商会什么的,是有多么闲啊,难道是个偏执狂吗……”
“仅限那个人是没有空闲时间的吧……”
在近十年里,红坂朱音的连载数,包含漫画、原作,一个月期间不止五本,而且几乎还参加了每季度动画的企划,在此基础上,还像现在这样做着大作RPG。
不过嘛,一旦证明了不闲的话,就会增加后者可能性的说服力也有点那啥呢。
“不过,英梨梨……真亏你,嘛,在各种意义上和那么厉害的人互相争论呢”
原本听闻的印象、实际成绩,再加上今天第一次了解到的态度和言行,在我心中确信,这个叫作红坂朱音的人,是比传闻还厉害的怪物。
可是,英梨梨面对这个大怪物,不退一步,堂堂正正的面对她……明明就是个英梨梨。
“完全没有争过啊……和那家伙说话,就会想自己是完全没有价值的人类不是吗。是的,打个比方,照搬原样地转载他人插画并以此自称为插画家的垃圾和陷入了‘一点儿没变不是吗’的自我嫌恶中……”
“自我嫌恶到是不要紧,但不要提出奇怪的比喻来”
……嘛,虽然说出了这种话来。话说,竟然能如此自虐,还真是沉着冷静呢。明明就是个英梨梨。
红坂朱音,好几次、好几次以异常猛烈的气势,详细地指摘、嘲笑并诋毁英梨梨角色原画的脸、身体部件的造型以及衣装、小道具设定的不协调等等。
但是,英梨梨有的时候,当场一瞬间重画了她指出的不足之处,有的时候,顽强的说明自己插画的意图并让她理解,有的时候,会反咬一口,吐出了【这是你没有看透我的画的眼力啊!】这种连神都无所畏惧的粗暴话。
……不,最后的那个连我的心脏都停了。
不过,由于英梨梨无可非议(虽然一部分没通过)的应对,其结果,对方指出的七成左右就按照英梨梨原来的意见来了,总算是以最小限度的修改解决了问题。
嘛,即便如此,那个修改量的话,觉得要花上好几天才行呢。
“嘛,如果伦也是这么看的话……”
不过,现在英梨梨的表情,果然如我所料,比起败北感更是满满的充实感。
“是多亏了仅有的一个,不会输给红坂朱音的武器吧?”
“武器……是?”
“是称为一张画上所含有的情报量……的家伙”
“什……么?”
然后,此时此刻从英梨梨口中说出的是,谦虚的、实际上却十分傲慢、又自大的胜利宣言。
“嘛,要说是当然的话,的确是当然呢。对方基本上是漫画家,在这个领域里,要是插画家输掉的话,连比都不用比了”
确实,漫画家和插画家,基本上要求的技术条件是不同的。
漫画家不管作画也好、故事也好、演出也好,都是一个人进行的,为了调整,就连自身能力都有必要涉及多方面,为了强调故事和演出,故意降低绘画完成度的事都有。
和其相比较的话,插画家光凭单张画就能比胜负,也只能这样了。
作为游戏的原画,最终,故事和演出虽然自己都有参与到,但这是导演的工作,所以插画家自身不用去考虑这些事,能够全力投入到绘画中去。
即便如此……
“……你啊,知道自己说出了多么不得了的话吗?”
“就连我,自从画画以来已经有十年以上了。才没有输给职业的啦”
“不不不,你这个计算方式很奇怪啦!”
不管怎样,对方是【当了有十年以上的权威人士】。
更重要的是,就连‘包含在一张画里的情报量’都能凌驾于权威作家之上的天才什么的,可以说是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的。这是世间的常识。
“嘛,不管被说什么,只是一张画的话,我这边是绝对的优势哦”
“你啊……”
所以说超越了……至少,就算是拥有超越的自信,也已经是很了不得了。
不,是有客观根据这一附带条件的话。
“大体上,不是这样的话,‘那个’红坂朱音是不可能来找还没有商业出道的我吧?”
更令人可怕的是,这个所谓的【客观根据】,看来是有可能的。
因为,光是听听磋商时的对话内容,“那个”红坂朱音也是有道理认可的。
有关设定方面的、表情之类的、故事部分的议论,英梨梨经常甘败下风,含着泪修改了好几次的插画。
但是,一旦说到画本身的细节、event画的构图什么的,英梨梨突然变得顽强起来、激动起来、任性起来,咬住对方不放。
于是,在这个时候,红坂朱音会退让一步,作出尊重英梨梨意见、有时是任性的态度。
只有这个时候,她的【柏木老师】这一称呼,没有一点儿揶揄的感觉,而是规规矩矩地成了一名【老师】。
“嘛,虽这么说,如果有那么一点点松懈的话,就会马上被甩下来的等级呢……看看啊,这个!”
英梨梨指了指自己所画的设计图稿上用红色标注的修改指示。
“确实很不喜欢负责人在这上面乱涂乱画呢”
“对吧!?……卖给MA○DA○KE的话,你觉得能有多少?”(译者注:【MANDARAKE】,日本专营漫画的二手店)
“……别说了”
……嘛,原稿、制作资料的权利等等话题先放一边,那里毫无疑问有我了解的红坂朱音的“作品”在里面。
我每月紧握拳头、抓头挠痒、流着眼泪、然后想象下回的展开,而她就用完成作品的画向英梨梨发起了挑战。
“那个”红坂朱音……向英梨梨发起了真刀真枪的挑战。
“说心里话……我,一直很担心呢”
“担心什么?”
“英梨梨被贬低的一文不值,不管画几次都被打回,游戏一点儿也没有完成,是不是一个人‘哇哇’哭着呢”
“怎么可能有啊啊啊啊啊~!”
英梨梨听到我那开玩笑的说法后,用平日的双马尾鞭击朝着我袭来。
但是,在坐着的状态下,再加上刚熬夜的身体所施放出来的鞭打,没有了平日的回转力,只是轻轻地碰了一下我的脸颊而已。
这个,对着过去熟悉的动作感到怀念,同时涌上心头的回忆使得胸口轻轻一紧。
英梨梨,果然在成长着。
而且,已经是以嘲笑我的想象、预测、期待的水平,不断突破自己。
然后,红坂朱音也赏识这样的英梨梨。
“三人”的齿轮,比想象中还要契合。
所以我,依然用跟以前一样的轻松语调将英梨梨变得厉害起来的喜悦感和越走越远的寂寞感敷衍过去。
“呀,我真的梦到好几次了哦?”
“诶~,梦到什么?”
“梦到英梨梨被红坂朱音欺负,哭喊【霞、霞之丘诗羽~!】,并黏着诗羽学姐的梦”
“呲……”
“……英梨梨?”
这个瞬间,英梨梨的反应不是我想象中所预期的。
不是再一次的怒火双马尾鞭击,不是让人不舒服的轻蔑视线,也不是被说中后的面红耳赤,更不是掩饰害羞的傲娇状态。
“呐、呐,伦也”
“嗯?”
“本来,是不想说这种话的……”
虽然这是一点点……仅仅一点点的变化。
总觉得,脸色有点发青似的。表情有点僵硬似的。
“你,现在马上离开这里为好”
然后,总觉得,满是悲伤之情似的……
“到食堂去吃个早饭,和惠她们汇合,换好衣服去海边,去享受后、后宫为好……唔唔唔唔,享受后、后、后、后宫!”
“不,最后的那个不用勉强说出来也……”
“嘛,嘛啊,先不管这个!剩下的就交给我……我们吧,你就开始自己的合宿吧!”
“突然怎么了吗?”
对于英梨梨突然强硬起来的态度,我不知如何是好。
“啊,嗯,这是……所以说,这个,总而言之……”
“……英梨梨?”
但是,很明显英梨梨比起我还要困惑着,所以我这边又一次更加的困惑起来。
“因、因为……即便是你,也不想看到吧?这个……”
“不想看到什么?”
我一边询问着,一边追随着英梨梨游离的视线。
视线的前方是墙壁上挂着的时钟。
差不多快要指向六点十分的时钟传达给我们休息时间马上快要结束的事。
“即便如此,要是,你没有打算离开这里的话……”
接着,游离的视线的前方,是另一个……
“直到最后,都不准逃跑,不准移开视线”
在那里的是,这个,像是不满足仅仅十分钟的休息一样,睡得不省人事的,她的身影。
“能做到的话……就全力保护好”
“保护……是……”
“我也会尽可能做力所能及的事。但是……”
“久等了~~,那么继续吧~~”
“呲……”
“啊……”
英梨梨正要说出下一句话的瞬间……
伴随着巨大的响声,隔扇被打开,伴随着巨大的声音,整瓶喝着无酒精啤酒的红坂朱音回来了。
“接下来是检查剧本呢。霞老师,请多指教~”
“……嗯唔”
“咚咚”地走进房间,拍着诗羽学姐的肩膀叫醒她后,在桌子上面摊开了资料。
英梨梨这次在脸上透出微妙的后悔表情,并和她一起做起了磋商的准备。
她的视线再次看向我这边,看上去像是在逼迫作出什么决断似的。
不过,我还只是预感到英梨梨的意图……
结果,我没有抱任何觉悟就留了下来。
于是,审判……不,后半场开始了。
我直到此时,依然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这个错字(审判),真的完全不是错字这件事……
※※※
“啊、啊、啊……”
“…………”
英梨梨好几次担心地注视着说不出话、只是重复着窒息般剧烈喘气的我。
但是我,就连她的担心都没法作出回应,只是,无法理解、无法搪塞眼前的景象,一味的沐浴在其中而已。
“无聊啊~~!超绝无聊呢~~!这是什么啊,霞老师!”
“呲……哪、哪里啊”
明明,真正沐浴在这个奔流之中的,根本不是我罢了……
看了下时钟,才刚过七点多。
磋商重新开始后,才过了一个小时左右。
可是,对我来说,才刚开始的这个时间,却感觉到了永恒。
……感觉就像是拷问持续了好几年、好几年的样子。
“你的意思是,我的剧本是如此的无聊……?”
“啊~~,是垃圾呢”
“什……”
“到中段为止还能读一读,就忍了忍呢。不过,特别是这个收尾,太烂了”
这已经是第几次的痛骂了呢……
“这种东西,真亏你想拿给玩家看啊。是那个吗?想快点和男人打情骂俏,灵感全往那边跑了吗~?”
磋商的后半场,最初就以最险恶的氛围开始了。
红坂朱音狠狠地将单手拿不住的剧本摔在了桌子上,向诗羽学姐逼问着【你是在耍我吗~!】。
“我、我只在关于创作方面的,连一次,都没有,放过水……”
“那么,也就是纯粹的能力不足了~~吗。你这个性质更加恶劣啊?”
“不是的……不是的……”
然后,诗羽学姐她看上去……
理智的、腹黑的、过激的、喜欢捉弄人的、一直很从容不迫的,又喜欢捉弄我和英梨梨,但是,偶尔会很温柔的帮助我们的年长女性……
现在,面对比自己更加年长、比自己更加腹黑、比自己更加过激的女性,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一动不动的。
“喂!给我适可而止啊,红坂朱音!是你的员工吧!?再给我稍微具体的指出问题点,理性点商量啊!”
……看上去比英梨梨还要不可靠、还要渺小、还要脆弱。
“嗯~,其实呢,我不是很喜欢太过于涉足作家的领域啊。不过,霞老师也是有她的特色呢”
是吗……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吗……
所以,英梨梨要我选择【离开还是保护】吗。
所以,伊织没有陪同红坂朱音回来吗。
“但是,嘛,没办法了吗。碰到如此派不上用场的作家,也只能手把手从新教了呢”
“~~~~~~~呲”
……这个地狱,在某种程度上预料到了。
“呐,霞老师……你,为什么迟疑不决?为什么,没有给菲鲁南德最后一击?”
“那是……因为对于他,也该值得有同情的理由或者历史……”
“呼嗯?”
“这次的战斗,既不是单纯的领土纷争,也不是纯粹的复仇。他与世界为敌的缘由,也打算让他有十足的说服力啊”
“然后呢?”
“所以,在那里没有什么真正的敌人。谁都没有错,也没有人是错的……”
诗羽学姐所说的是【Fields Chronicle XIII】的最后阶段……特别是,和最终boss的最终决战相关的部分。
这个游戏的最终boss是,在近百年前主人公们的国家由王族所支配的时代里,身为贵族的同时又是魔法师的,艾露•菲鲁南德卿。
主人公们在调查袭击自己国家的敌国、传染病、自然灾害原因的过程中,得知了古代大魔法师的阴谋。
然后,历经苦难,终于到了和他的最终决战,并知道了。
知道了他的,悲哀的过去。
知道了被那个时代的王疏远、背叛、失去了心爱的妹妹,并发誓复仇的百年前的事件。
接着,最终决战开始了……
拼尽全力打败了菲鲁南德卿的主人公们,在逐渐崩坏的城堡中,向正在被世界的扭曲所吞噬的他伸出了手。
然而,菲鲁南德卿想要抓住伸出来的手时,虽然他伸出过一次自己的手,但结果,伴随着安详的笑容,又放下了他的手。
最后,以自己的魔力封印了世界的扭曲,成了拯救世界的基石……
“好无聊啊~果然,一点儿不觉得有趣呢~~”
“为什么啊……”
真的是,为什么啊……
这个,不是超有趣的嘛……
霞诗子风格满满不是吗……
“那么,给你具体指示了哦……把菲鲁南德切得粉碎,喂给魔物什么的吃了。不这样的话,那就好好帮助他,让他永远幸福的生活下去”
“这种,不管哪个都不可能啊……积累起来的故事根基会崩坏的”
是啊,这个已经完成了啊。
仔细地埋下伏笔,小心谨慎的、细腻的编织起来。
这种,绝对不能毁掉啊……
“那么,把霞老师所说的【根基】全部毁掉,从一开始重写。我再等你二个星期”
“你是开玩笑吗……?”
“开玩笑的是,对着导演说出没有任何根据和自信的话的你才是吧?”
为什么,这个人完全不能理解如此简单的事呢……
“真的是可怜的最终boss?在最后的最后,改过自新?但是,连救都救不到?有点happy?有点bitter?有点大人的结局?哈哈,哈哈哈哈哈~~,超无聊~~”
为什么能够嘲笑?
大人的结局哪里不好了?
就连你,也是大人吧?
“一切都是半吊子啊!就像是不够锋利的剃刀一样。只是带给玩家微妙压力的愚作而已。没有爽快感,也没有绝望感。真的是,什么都没有!”
打动玩家的感情才是创作吧?
有好好做到不是吗。
慢慢的,起作用了不是吗。
“微妙的苦、微妙的涩、微妙的咸、以及微妙的甜……你的剧本,顶多只是佐料不是吗!在小看娱乐游戏吗?”
这个微妙的苦味才是霞诗子风格不是吗。
幸福的另一侧有着仅仅一点点的悲伤。
悲剧的另一侧有着,仅仅一点点的希望。
这才是,这个剧本的真正面貌不是吗……
“或许,你觉得像这种是故事的深度,但是,让我来说的话,你的故事不是深度,是叫作杂味啊”
你所拘泥的,单单是自己的喜好不是吗。
只不过,不适合感性罢了不是吗。
没有察觉到这点就任用了霞诗子的你,完全是你的错不是吗……
“打算让玩家哭的话,就彻底的、利落的进攻下去!要是做不到的话,彻底用平淡的文本来描写还要好一点啊”
已经,够了吧……
“给我写那种让爱挑刺的家伙嗤之以鼻的、让自称评论家表现出拒绝反应的、直接的、冗长的、一种模式的剧本啊!”
为什么,不顶嘴啊。
为什么,不发火啊。
“给我写让七成玩家大哭的、让三成玩家见而生厌的故事啊!”
大叫啊,诗羽学姐。
然后,我……
“让九成玩家赞叹的行家剧本什么的不需要~~啊。这种游戏,你觉得会有几个玩家支持?”
是啊,我应该大声叫才对的。
没有任何关系、没有拖任何人后腿的我,应该极力反击红坂朱音的。
“……试着把我当成菲鲁南德吧”
但是,做不到。
因为,我被在那里的她的热情给愚弄了。
“试着以你的角色来超越我的邪恶看看吧”
那个红坂朱音当真痛骂起来了。
“这样的话,会从内心深处撕裂吧?能一边笑着一边大卸八块了吧?”
如果是创作者的话……
以及,是以创作者为目标的话,绝不能移开视线,绝不能充耳不闻,因为,这或许是神的话语。
“还是说,让我永远幸福的活下去吗?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即便在这个话语中,贯注了腐蚀人心的诅咒在里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