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十卷
  5. 第二章 那样的话,游戏的文本量是会变多呢
  6. 繁体版

第二章 那样的话,游戏的文本量是会变多呢
2017-06-23 04:37:23

		

到底是平日的小玉号吗,月台内响起了广播,目标车辆的车门打开的时候,排在一号车最前头上车点的,结果只有我们七个人而已。
在这种几乎是包场状态的车内,我们挑选各自的座位,自由地坐下。
惠不知为什么和我保持了很远的距离,与英梨梨关系要好的坐在一起。
诗羽学姐一个人迅速的占据了窗边位置后,美智留在她旁边一副很熟的样子挤了过来,虽然对其感到很烦扰,但没有赶走她而是直接进入了熟睡模式。
然后,和诗羽学姐一样,占据了两人座窗边位置的我的身旁是……
“呀啊,伦也君,旁边的位置,我不客气咯?”
“既然知道很不客气的话,那就别坐啊”
不知不觉汇合的伊织,毫不犹豫地坐下了。
“讨厌啦,不要把我当成那种厚脸皮到处搭讪的轻佻男也可以的嘛”
“我说啊,你现在的这个行为对出海酱是没法辩解的吧……”
是的,在伊织快要坐到这个位置上之前,出海酱略带歉意的以眼睛朝上看的方式“那、那个学长,这里可以坐下吗……?”向我如此询问道。
这样那样的,出海酱现在仍呆立在过道上,含着泪瞪着自己的兄长……
“抱歉,出海,到品川为止可以借我坐一会吗?关于游戏方面的事,和伦也君有些话要谈”
“唔~,唔~,唔唔唔唔~”
“多谢。那么伦也君,赶紧把要事办了吧”
“呀,能把刚才的反应断言成欣然答应,你身为兄长的自信心也太厉害了吧”
虽然依旧含着泪瞪着伊织,但出海酱没有违背兄长的无理要求,无精打采的走到我们前面的座位后,从二个座位的空隙中一动不动地窥视着我们。
……太可怕了。虽然没有发出“唔咳咳咳咳咳咳咳咳”的笑声,但太可怕了。
“……那么,是什么事情?”
“呀啊,虽然不是很清楚,但伦也君好像被加藤同学避开了,所以有点在意呢。看来是和【吸取生气】这一关键字有着很大关系的样子,这到底指的是什么呢……”
“你在哪里听到的?你难道从刚才为止一直偷偷藏着观察我这边的情况!?”
“……啊,嗯,抱歉伊织,再说一次”
“从现在起,直到抵达目的地车站为止,伦也君去和五个女孩分别进行两人对话”
“无论意义、目的、还是方法,为什么你会觉得我能做到啊,完全不明白!?”
列车驶出了东京站,其速度慢慢的加快中……
说是“关于游戏方面的事”而强硬占据我旁边坐位的制作人口中所发出的指令,那可真是无法理解啊。
“放心,时间上没问题的。到目的地为止包含换乘时间在内,有两小时左右。平均一个人,就算邀请她要花去5分钟的时间,也能对话20分钟。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哦”
“时间的问题?我问你,这单纯只是时间的问题吗!?”
也就是说,在有限的时间中,和社团成员(包含新老)的女性阵“全员”,平等的、一视同仁的、无节操的、每个都轮一遍的让我去和她们交流。
这种,就连造物主的后宫男主角,虽说一般都会有【女主角中的一人讨厌(傲娇)主人公】的后宫团,可是根据常识,几乎是没有实现过的这一前无古人的领域(调查同作家作品)。
“即使如此,你也有必要做这件事哦,伦也君”
虽然对于如此高难度的指令感到脸色发青,即便如此,伊织还是亮出了自己的平板画面,强调其必要性。
“这、这个是……”
“是的,这是你所写的情节……这可是你给自己发出的指令书哦”
伊织给我看的,确实是我的构思成果……本次新作游戏进展的流程,就连细节方面的剧本构成都落实好了的详细情节。
接着,在伊织所指的地方上,不就是这么写上去的吗……
海水浴event:
条件:七月后半段,学校进入暑假的同时,自动发生
内容:所有的女主角和主人公,预定在外住宿的海水浴
进展:作为三天两夜旅行中整体的流程为以下内容
选择项1. 前往目的地过程中发生的event
在车站集合,所有人乘上同一辆电车。
接着,坐在谁的旁边呢……
A. 坐在出海(暂定)(学妹女主角)的旁边
→出海(暂定)好感度+1
B. 坐在诗羽(暂定)(学姐女主角)的旁边
→诗羽(暂定)好感度+1
C. 坐在美智留(暂定)(表亲女主角)的旁边
→美智留(暂定)好感度+1
D. 坐在英梨梨(暂定)(青梅竹马女主角)的旁边
→英梨梨(暂定)好感度+1
E. 坐在巡璃(主女主角)的旁边
→巡璃好感度+1
F. 为逃离而走向连廊
→走向14
“哦哦……”
这个,毫无疑问在一个月多前左右,像是在发烧般的高亢情绪下构思出的文本文件,我完全找不到任何借口逃避,这次旅行的取材目的被很详细地写在上面。
就算是省略掉【选择项2】后面的,游戏内时间仅仅二小时……而且,甚至在还没有抵达目的地海边的这个阶段,特意准备附带选择项的event,真是十分浓厚而细腻的剧本密度不是吗……
此外,虽说是自己写的剧本,但选择F的时候,到底会发生什么呢……?
“听好了,伦也君,游戏制作合宿早已经开始了……”
“咕……”
伊织以一副假惺惺的认真表情来煽动我。
“在合宿event中被试探实力的不只是原画家……剧本作家的,宛如体验过一样的详细情景描写,是大大左右作品完成度的要素,这个不用我来提醒吧?”
不过,【这家伙绝对是以煽动我为乐吧】这一击中要害的指摘,现在不具有任何意义。
“实际上到达海边后,【在旅行目的地变得开放起来的女主角们的大胆反应】不用说是当然的……不过现在,【前往旅行目的地期间,期待和不安交织在一起,和平时有那么一点不同的女主角们的微妙反应】,也只有现在才能得到”
不管怎样,现在伊织所阐述的话,只不过是一字一句再现了过去我对大家热烈劝说海水浴event的必要性而被冷场时的话……
“该出击了,伦也君……现在,绝不能放过走向非日常的这个时候……和女主角们互相接触,给我一口气获得大家的好感度吧!”
“不不不,等一下,稍微等一下!这种做不到啦!我虽说是要做剧本作家,可没说过要做后宫系主人公啦!”
“不能代入主人公的剧本作家的作品,你以为能激发玩家的感情代入吗,伦也君?”
“即、即使你这么说!那你自己呢,做得到吗?”
“是呢,这个情况,波岛伊织的话,确实是蛮不讲理的游戏呢”
“对、对吧?你看……”
“……不过,如果我是安芸伦也的话,实在是太过于轻松的游戏,自认为是没有压力的试炼呢”
“才不会听呢!理由也好,根据也好,我绝对不会认可的!”
“嘛,不管你说什么,对宣言【将自己的灵魂献给新作游戏】的伦也君来说,是没有选择的余地呢”
“咕、咕咕、咕……”
在创作上,想象力超越真实体验的事,是有的。
面对自己未知的事,巨大的渴望、期待超越了真实的描写,比真实更加的打动人心,是有的。
但是,就算这么说,明明能够触碰到真实,却毅然舍弃掉,根据想象来期待奇迹,若以优秀作品为目标的话,是绝不允许存在的。
……是的,也就是说,现在明明有能够突入后宫乐园的机会,从这里逃跑就没资格做创作者了!先不管作为人合不合格。
“对、对了……只要跟大家说明【这是为了创作剧本的取材】,让她们认可的话!”
“很遗憾的是,这是NG哦,伦也君”
“为、为什么……?”
“那么,【浮现出旅途解放感的主人公,鼓起仅有的一点勇气,邀请女孩子】会有损这一代入感……无法把握主人公的紧张感、和女主角的距离感,苦闷的心情描写也会成为这个剧本的核心哦”
“唔、咕咕咕咕……”
然后,不管我多么拼命地提出替代方案或者临时策略,伊织身为制作人兼导演,全部给否决了,只是一味的追求着游戏本质。
呀,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是无法抹去乐在其中的疑心。
另外,已经是万事休矣了。
要是游戏或者动画制作方说出这种话,会飘散出各种各样的危险气息,所以即便刚才的驳回了,也毫无疑问的陷入了无法回头的状况。
……车内广播通知品川站到了。
所以我在数十秒之内,不得不选择最初的选项。
那么,坐到谁的旁边呢……
A. 坐在出海(暂定)(学妹女主角)的旁边
“打搅~~了!……不对,打搅到的是刚才为止坐在这里的人才对呢。学长,请多指教”
“哦,哦唔,请多指教,出海酱”
……所以说,我最初的选择是在苦恼了很久后,就成这样了。
呀,绝不是【出海酱很想坐在我旁边】之类的、【出海酱的话,不会想太多的陪着我吧】之类的、【出海酱的话,怎么也不会拒绝的吧】之类的、【总之从救济角色开始攻略吗】等等这种容易的归宿,我在这里事先阐明。
真的,说起来在V○ta版(bl○ssing fl○wers)也是这么被对待之类的,可不要过多解读了……
“……可以的哦?胸罩,解开也是可以的”
“不、不……两个人,还没到那种关系”
窗户外的景色,快速的闪过。
但是车厢内,只有这两人座的位子上,时间的流逝和周围不同,安静的,然后又晃动着。
“这种,可以的……朋友也好,不是特殊关系也好,和这些都没关系……”
“出海酱……”
“因为,学长希望的话,学长想要这么做的话,我……”
出海酱的声音,混杂在大喘气中。
她的声调、兴奋的呼吸、发烫的脸颊、以及湿润的瞳孔,就像是在期待我的回答一样,娇媚又荡漾。
所以我,面对兴奋状态的出海酱,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并郑重的开口道。
“不,不行。禁止在这次海水浴event中的泳衣走光描写”
“诶~”
然后,出海酱听到我的决定后,尽管被她打了,仍在未画完女主角裸体的素描本上,画上了泳衣的线条。
无论采用多么危险的表达,我对出海酱完全没有那方面的意图。
正因此,在普通的对话上,即使和故意穿插那方面意图的学姐角色相比,以其易选择性为荣,真的是个优等生且通用性高的可爱女主角。
呀,真的是个好孩子啦?
虽然很啰嗦,但不是救济角色之类的哦?可不要误解哦!
“听好了,出海酱?galgame,特别是在纯爱系方面,在故事初期,直接的工口event是百害无一利的”
“诶~,但是,在初期没有一下子吸引玩家的要素的话,玩下去也不腻吗?”
嘛,另外,听着我这种往往像是在起初插入温泉场景一样凡庸的后宫爱情喜剧批判和难说不理解的客观意见,出海酱歪着头一副无法理解的样子。
“到游戏中期为止的卖点,终归是用各女主角【若无其事的可爱度】的描写来吸引玩家……特别是,不引发大事件,用抓住日常一瞬的不经意描写来吸引玩家的感情”
“唔~~嗯,确实,我觉得伦也学长寻求的是珍贵哦?但是这样的话,作为画画的一方,该说是难度超级高呢,还是说武器被夺取的感觉呢……”
“就算这样,也别朝简单的方向想!创作者不珍惜对待的女主角,你说哪会有玩家喜欢上啊!?”
“哈……!?”
“女主角,由于太过愚蠢的event而喜欢上主人公,又在玩家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好感度达到MAX,但只限于帅哥,实际上是处○婊子的话,不觉得倾心于这种女朋友的主人公他的品格也会降低不这么觉得吗出海酱!”
听着我这种往往、往往,不不,不用说是往往了也只能想着去接受的凡庸后宫爱情喜剧批判,都不知道究竟在和谁战斗的意见……
“包含爱情,全心全意的,可爱的可爱的表达出来,积累着积累着……如此细心培养的女主角,就因为在最后的最后又让她去脱,又让她去死,玩家不会发狂吗!不,去死之类的,只是语言的表现手法!”
“伦、伦也学长……”
然而,出海酱这一次眼睛放光,并从正面注视着我……
“伦也学长……我、我,我错了!”
“懂了吗,出海酱!”
然后,她回应我了。
“是呢,强烈打动人心的是落差……是创作的基本中的基本!”
“啊啊,确实,一开始去领会是很重要……但是,这个故事结束的时候,最后的最后,要是不拥有最大的冲击和感动的话,即使称得上佳作也称不上名作!”
是的,我想说的就是这个。
这个作品里,我最想看到的是最终场面。
借用【结局好就意味着一切都好】这一古人留下的至理名言,最后的最后,能让我看到最可爱的、最下流的(作者注:全年龄)女主角的表情才是……
“好的,在最终场面里,拥有最大的冲击和感动……所以,金发女主角放在最后杀死,以博取最大的泪点吧!”
“住手啊啊啊呀呀呀啊啊啊啊啊~~~~~~~~!”
不是说了是语言的表现手法嘛……
B. 坐在诗羽(暂定)(学姐女主角)的旁边
新干线从下一个停靠站新横滨发车,这回朝着小田原驶去。
“……这里,空着吗?”
“……嗯”
在这其中,很幸运的是,在过道旁找到空座位的我,向坐在旁边座位上的长发女性轻轻的打招呼。
“好久不见了呢”
“是啊”
那么,虽说又一次通过似曾相识的情景描写(五卷的copy)来增加页数,但我还是顺利的朝着下一个女主角event……
移动到了霞之丘诗羽学姐的旁边座位。
“明明现在也是每月见面的,为什么会变成‘好像,果然,许久不见’呢”
“是,呢”
但是,我像这样直到和诗羽学姐并排而坐,因社团合宿的事与她交谈为止,经历了种种曲折。
“呐,诗羽学姐……”
这个是……
“顺便说一句伦理君,波岛同学,就那样放着不管可以吗?”
“抱歉,之后我会弥补的,所以现在请不要提这件事了!”
是的,这个是,打个比方,为了【进行和女主角全员的对话event】这一伊织的无理要求,难得和出海酱气氛热烈起来的对话在中途结束,抛下她离开了座位。
现在,我依旧无法忘记出海酱那被抛弃的小狗一样的绝望眼神……话说,还从前面听到了微弱的“呜~~,呜~~,呜呜呜呜~~”的呻吟声!
“好久不见呢”
“又重新回溯到二十秒前的事了呢?”
“对不起,已经够了”
结果,回溯到二十秒前了,却没有回到和刚才一样的气氛中,我们不由得苦笑起来,叹了口气,互相间聊起了闲话。
“谢谢,伦理君”
“谢什么?”
“合宿,同意我来参加”
“这个去对大家说嘛……特别是美智留”
“……是,呢”
是的,关于诗羽学姐参加本次合宿这事,积极说服社团成员的是,令人意外的,过去她在社团时就算奉承也好关系说不上好的美智留。
而且,美智留,在新干线也是,不知为何理所当然的坐在诗羽学姐的旁边,更甚的是,我在向学姐搭话后,这次又若无其事地离开座位,变得想让人追问“你真的是美智留吗?”,发挥出了和平时不同的察言观色法。
“即便这样,果然还是要感谢伦理君……因为,拥有最终决定权的是身为代表的你”
“没事的啦……对我来说,根本没有拒绝诗羽学姐的选项”
“啊啦,应该没有这回事哦。如果,伦理君任凭我摆布的话,你现在这会儿,已经成了不健康的、颓废的、最差劲的小白脸了”
“对不起,我还是个高中生且是抚养家属啊!”
……和那样的美智留成鲜明对比,这边深深理解了“啊啊,果然是诗羽学姐”, 发挥着和过去不变的腹黑属性。
因为你看,这种面对高中生,连发着让人不知该作何反应的捏他……
“并不用拘泥于双亲也行的,我多少钱都能抚养你哦?是呢,一个月二十五万,而且房租另算的条件,怎么样?”
“不要提出这种不可思议的、具体的、活生生又微妙的可行性高的条件啊!?”
女大学生,霞之丘诗羽……另一张脸,轻小说作家,霞诗子。
每年有三、四本出版的轻小说,光是初版就卖出了○万份,更甚的是,至今还在顺利的重版。
也就是说,在这销售额上,考虑到乘上○%的版税收入后,刚才的数字绝不是不可能实现的……不,已经够了,停下吧。
“该说……还是老样子吗,果然,学姐成了大学生后,捏他变得越来越危险了呢!?”
“不过,关于这次的合宿,你是期待着这样的对话吧?”
“诶……?”
“现在,你像这样跟我说话,是在取材吧?”
“这、这是……啊,嗯”
“从对话、对方的反应、举止上,寻找角色描写的捏他,并活用于作品……也就是说,这是年长学姐女主角的对话样本采集,是吧?”
“为、为什么,知道这个……?”
“那是肯定的啦……因为,是我的话,绝对不会放过这么好的事嘛”
女大学生,霞之丘诗羽……另一张脸,轻小说作家,霞诗子。
每年有三、四本出版的轻小说,光是初版就卖出了○万份,更甚的是,至今还在顺利的重版。(译者注:原文真的是重复了上面那两句,不是我的错……)
……也就是说,正因为拥有这样一种能力,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比不上你呐……诗羽学姐”
“承认了自己比不过的话,那就把一切都交给我……我来表演你所期望的年长学姐女主角哦”
“啊,嗯,这是打算演哪种方向性的角色?”
“是呢,说些有点因缘女感觉的台词之类的,恋恋不舍的态度之类的……”
“对不起,这种角色附带,剧本作家的精神会承受不住的”
“啊啦,我的刀鞘无论何时都做好了接受你的刀的准备哦?”(译者注:原文中为【元鞘】,在日本,这个词是比喻因吵架而分开的夫妻、情侣重归于好,再次回到一起的状态。直白地说,就是伦也的刀插入学姐的鞘,使得其回归原本一把完整刀的状态,表达她们的关系复合)
“诗、诗羽学姐……!?”
不,虽然是知道的事……
即便如此,诗羽学姐抚摸脸颊的手心,胳膊上传来的胸部的柔软,紧紧贴上来的大腿触感,无论是回避还是抵挡我都做不到,就像是三个月前的那个瞬间一样,僵直不动。
“呐,伦理君”
“不,不是啦,所以说,这种event不是共通线,而是更加后面的……”
“那么,这种的怎么样?只有年长女主角在海水浴event里分成两种路线……分成原本该有的纯爱路线和背德感满满的肉欲路线呢?”
“所以说,这是一般向游戏啦!?”
“没问题,交给我吧……虽然会尽情的让你想起‘这种事’,但绝不会偏离一般评级,就由我来教你最大限度的描写手法哦”
“什、什、什……”
不过啊,在这个诗羽学姐宣称的【最大限度的一般评级】上,诗羽学姐的手、身体、脚、以及嘴唇就快要靠近的时候……
“好了,小田原~,时间到~~”
“唔哇啊!?”
“呲……!”
从前面的座位探出身子,低头看向这边的、悠闲的短头发出现在了我们眼前。
……同时,车内广播正如她所指出,通告了抵达小田原。
“呀~真是可惜了呢,霞之丘学姐?跟以前一样,就差那么一点点了,关键时刻退缩了嘛~~”
“冰堂同学……!”
“哈唔……”
怀有诗羽学姐愤怒的大声叹气,该说是正如美智留指出的还是怎么说呢,从还差三公分不到这一极限的极近距离处轻轻拂过了我的脸。
“学姐OUT~~,我IN~~。好啦,快点让开让开~~”
“……我果然,最讨厌你了”
像这个样子,犹如调戏诗羽学姐一样伸出手指、“哈哈”笑着的美智留,我深深理解了“啊~,果然是美智留”,毫无遗憾的发挥着一如既往不懂察言观色的本领。
C. 坐在美智留(暂定)(表亲女主角)的旁边。
然后,新干线从小田原驶出,朝着热海,再次加速了。
也就是说,为准备在下一个热海站的换乘,我们……
“呐~伦,给我你的鳗鱼饭吧?相对的,我把竹筒饭给你啦”
“那肯定不行吧……”
不知为何,由于美智留的霸道,我们悠然自得的进入了午餐时间。
话说,从小田原到热海,明明比起其他的车站间隔还要短,却在此期间吃完盒饭是怎样的速度比赛啊。
这个,比起从静冈到热海为止的这段距离通过电话与人分别这一传闻的传说中的剧本作家还要过分呢。
“呣~,我这边明明合乎情理的跟你说交换了呢……表亲的仁慈和男人的器量太小了啦~~”
“不,鳗鱼饭和竹筒饭完全不等价的吧!你才是,表亲的蛮暴和女人的任性太过分了啊!”
“乘你在吐那么长糟的时候,我拿走咯”
“啊~,美智留你这家伙~,看你干的好事!”
“嗯~,好吃……嘿嘿~,多谢款待~”
“啊~真是的,明明只有三块鳗鱼的说……”
“讨厌啦~,不要摆出一副像是世界终焉的脸嘛……真拿你没办法,那么,竹筒饭里再加上烧卖吧~”
“一开始就以这样的条件来交涉不就好了嘛,真是的……”
就这样,我和美智留啰哩啰唆的度过了互相抢夺深川饭和烧卖便当的短暂时光。(译者注:【深川めし】,蛤蜊、蚌、马珂蛤等等贝类和葱之类的蔬菜放一起煮出来的汁水浇在米饭上的食物)
“伦,来,啊~~~”
“哦…………唔哦!?”
……但是。
“这个距离……比起刚才的我还要近~”
“唔哇啊啊……间接kiss啊啊啊~~”
“抱歉,两位请换个位子或者看下前面”
从前面座位的空隙处一动不动地窥视着我们的诗羽学姐和出海酱的视线好难受。话说,是双倍的恐怖。
“喂喂,伦,已经没有时间了哦?不要像学姐那样浪费时间在营造气氛上了,能干的事赶紧解决掉哦?”
“不,所以呢?要我说几遍你这种现实感是不适合纯爱游戏的角色啊……”
总之,想方设法将旁人驱赶走,终于开始“取材”的我们,将吃到一半的便当先放一旁,开始了新作剧本讲义。
……总感觉跟最初想象的取材方法已经相当偏离了,嘛,目标结果是一样的就好了吗。
“不过你想啊,这种便当event是galgame必要的吧?刚才的场景能够当作参考不是吗?”
“不对,微妙的不对……”
“那么,‘啊,饭粒粘脸上了’这种……男生是喜欢这样的吧?”
“不不不不对嘛!别小瞧了初高中男生的纯情啊,小美!”
美智留的手从我的嘴边移动到她嘴边的瞬间,虽然心跳数猛涨了,但我通过咳嗽静下心,以尽量冷静的语调开始了讲解。
“所谓galgame便当event的便当啊……是女主角亲手做的哦。要先从这里开始的”
“呀,因为是在电车上的旅途,这里就该是车站上卖的便当吧?”
“是啊,确实这才是旅途的风趣!但是,这和galgame的理论格格不入啊!”
“呣~,好难啊”
是的,所谓的萌系是更加侠义的东西……
比如,外表和味道不管多么好,但在这上面感受不到女主角心意的东西,是打动不了玩家的心。
说起来,由于不是现实的便当,味道、香味、外表等等“结果”并不是和感动有直接的联系,在这里只有【女主角特意为了自己】的“过程”会被评价,会被留在玩家的脑中。
所以,超级美味的现成品是赢不过见鬼难吃的手制便当。
不管怎样,见鬼难吃的手制便当是点缀女主角角色性的最强要素。嘛,老实说,料理很差的女主角差不多有点厌烦了……不,没什么。
“只要不理解这种细腻的‘galgame的风趣’,美智留就无法成为出色的galgame女主角!给我反省一下,反省!”
“多谢你非常高高在上的、自私的、性骚扰的指出~”
虽然是对我吐槽了,但美智留的反应既没有愤怒也没有困惑、更没有悲哀。
所以,她果然没法成为galgame的女主角。
呀,这个不就和惠一样了嘛,暂且先搁置一边。
“美智留……你的青春绝对是有所欠缺的”
“青~~春?”
是的,在美智留身上感受到的,只是亲戚独特的亲近度。
在这方面,虽然有作为男人本能的心跳感,但是,却没有青涩的、清爽的、青春气息的心跳感。
……呀,虽然这个也许会被说成“不就和诗羽学姐一样了嘛”,但即便如此,也有着和她决定性不同的东西。
“还有就是,没有羞怯、没有踌躇、没有觉悟”
“这当然,伦和我是家人嘛”
“家人如果一直是家人的话,是成不了galgame的女主角”
小时候,一直粘着的父母亲、同年代的朋友、以及亲戚什么的,通过体温或者体臭区别开来。
一摸就有点凉丝丝的、非常舒服的母亲。
即使感觉到汗的粘稠感,但并不怎么讨厌的朋友。
香烟酸臭味冲鼻的,亲戚家的叔叔。
然后,比我体温稍高、模糊的散发着牛奶味的,亲戚家的女孩子。
“家人”里,有着如此奇异的安心感、习以为常的温暖和味道。
所以,只会被美智留刺激本能而已,不会刺激青春。
即使成了转换心情的工口要员,也无法成为怦然心动的纯爱女主角……
“那么,该~~怎么做才行呢?”
怎么做才能将亲戚女主角,像其他的女主角一样,转换成纯爱系的吗……
是的,结果,现在的我还没有这个解决的手段。
“啊~嗯,比如,控制下过度的接触,重视一下精神上的关系……不由得就会害羞起来那样的”
所以现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多考虑考虑,只能不断摸索下去……
“那么,就多试试看咯”
“哈……?”
正当我陷入思考迷区时的瞬间。
美智留躺在座位上,轻轻闭上眼……不,痛快的闭上了。
“也就是说,伦只要找到我害羞的地方就行了咯?”
“诶,诶?”
“那么,就试着不断摸索吧?”
“哦,由我来……?”
“嗯……可以~哦?试试看,我不会反击的啦”
“美智留……!?”
虽然说着这样的话,但美智留有些不像平时那样很放松。
闭着的眼睛非常用力,不止这样,全身上下紧张着,身上隐约渗出了汗。
“稍微握着手什么的、轻轻抚摸头发什么的、只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什么的……”
“试着做一下这种事吧……伦”
“……(咽口水)”
这个……已经,这个……
迄今,从这家伙身上有了从没感觉到的“觉悟”。
明明过去一直做着十分干脆、没什么大不了的行为。
明明应该没有任何紧张感的。
“…………”
“…………”
只是,只有一个齿轮不正常了而已。
美智留只是变得毫无防备而已。
这个【不习惯】已经,该怎么说好了,这个……
十分的,有感觉。
“……热海,到了呢~~”
“哦,哦唔……”
……所以,这次由于我胆怯的原因,规定的时间到了。
“那么,必须做好换乘的准备才行。回去吧,伦”
“哦唔”
不过,我们所度过的时间,我……大概美智留也很满足吧。
因为,刚才的,确实有着纯爱系所必要的“踌躇”。
D. 坐在英梨梨(暂定)(青梅竹马女主角)的旁边
在热海站下了小玉号,直接换乘舞女号后,终于可以从窗户外看到本次合宿期待已久的景色。
从右侧的窗户处可以看到绿意盎然的大山。
从左侧的窗户处可以看到蔚蓝的大海。
从两边的窗户照射进了耀眼的太阳光。
然后……
“唔哇啊,超级热的样子……好想赶紧去宾馆关紧窗户狂吹空调啊~~”
“这是自己报名参加海水浴合宿的家伙该说的话吗……”
我的旁边是经太阳光反射而显得十分耀眼的金发少女。
真的是个只要没有和往常一样的不健康发言的话就十分上镜的家伙,太糟蹋了。
“顺便说一句,惠,就那样可以吗?”
“虽然不会不好,但现在不要说,拜托了!”
(为了)女主角对话event(的取材)的选项已经只剩两个了,我看准时机终于向这个旅途一开始就一直待在一起的惠和英梨梨搭话。
……瞬间,惠的身影从我的视线中一瞬而逝,之后只有英梨梨被留下来了。
话说,总觉得惠同学最近慢慢竖起了角色性,但隐身性能却更加强大了,这也能当成是竖起了角色性吗。
“旅行一开始的突然吵架什么的,这个不觉得很糟吗?如果有必要,我来做调解吗?”
“……请不要管我,真的”
唔哇~,被在最近的两个月里一直让我做调解的家伙这么说,真的是让人不爽呐~~
嘛,正是这么不识趣,该说英梨梨之所以就是英梨梨啊。
“那么,游戏制作方面,顺利吗?”
“哦唔,交给我!”
正如我所期望的,暂时【不管我】的英梨梨,在电车正好停留在最初的车站时,若无其事的、像是回想起来似的,抛出了这个话题。
“看着吧,英梨梨?这一次,我会靠自己的手来做给你看的……做出不管谁都能怦然心动的galgame”
话说,大概,我们两个人都是知道的。
“……我已经读过了哦,青梅竹马女主角的故事”
“……哦”
现在,相互之间想问的、想说的是那个剧本的感想和那个剧本的目的。
“呐,那个啊……”
“事先声明,那是虚构的哦?”
“……我知道啦”
是的,【那个剧本】是指就在前不久完成的【金发双马尾青梅竹马女主角,泽村•史宾瑟•英梨梨(暂定)剧本】的事。
包含了我的经验、回忆、创伤……才不是,包含了我的想象、妄想、理想,对个人来说,是十分害羞,十分怀念,然后,十分痛苦的故事。
“因为,你想?那么温柔、诚实、帅气的主人公,怎么可能在现实里有呢”
“啊啊,是啊……那么温柔、正直、可爱的女主角,不可能在现实里有呢”
“…………”
“…………”
故事有一个,而读者有两个人的话,感想当然是会有两种的。
“是吗?那个女主角,是那么的正直吗?”
“不,是正直的吧?因为你想啊,在最后承认了自己的错,打心底向主人公道歉了”
“诶~,不过那个啊,不觉得是其中一人单方面做错了不是吗?我只看到了女主角为了主人公,不得已才退让的啊”
“不,那毫无疑问是女主角的错吧。但是,承认自己的错误,不是谁都能做得到的,所以我是支持女主角的”
“不不,没那回事啊,伦也。那种叫盲目恋爱啦。很遗憾的是,这点上感觉脚本陈旧啊”
“……是说我的剧本陈旧吗?”
“……是说我的解释是错的?”
“……呲”
“……呲”
话说回来,这两个读者的两种解释竟然完全相反是怎么一回事呢……
“大、大体上,英梨梨对主人公的解释也有点奇怪啊!完全没照我所期望的读法去读!”
“才没那回事啦!一直注视着女主角,不管发生什么都会保护她,一直很温柔的守护她……觉得就像是塞尔维斯一样嘛”
“塞尔维斯?那个主人公是如此人格高尚的人吗。不如说是伪善者吧”
“喂,等等啊,这个,在这一次的主题里是绝对不能出现的主人公像不是吗?”
“啊,是的。所以不会出现在表面。但是,我的里设定是这样的”
“必须让读者去深入理解里设定才能享受游戏乐趣什么的,这个剧本的制作方式本身不对了吧!”
“不,没有那回事!我有制作出不去深入理解也能享受乐趣的!”
“这样的话,就根本不用责备我不去深入理解了不是吗!”
“是你的话,应该会察觉到吧!这个主人公,真的是肤浅、逊色、无情的家伙!”
“那种有另一面的主人公,谁都无法代入感情啦!”
“那种满嘴谎言的女主角,谁都无法喜欢上啊!”
“…………呲”
“…………呲”
……然后,嘛,这之后的一会儿,我和英梨梨一直不理睬对方并看着窗外的山和海,周围的空气不停地恶化下去。
出海酱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窥视了我们好几次。
美智留一副笑嘻嘻的样子,同样也窥视了我们好几次。
伊织一副飘飘然的样子,享受着窗外的风景。
然后,诗羽学姐嘴里一边不停念着真受不了你们呐,一边埋头于读书中。
然后惠,恰巧路过了一次我们的座位,不过,在快要和我对上视线时,以电光火石般的神速动作撇开了视线,匆匆忙忙的回去了。
但是,我很极限的听到了在她恰巧路过的时候以十分小的声音嘟哝的一句话。
【真的是,有那么的喜欢吗】
……对不起,最后的任务,难易度又抬了好几个高度。
E. 坐在巡璃(主女主角)的旁边
“请、请问~~可以打扰一下吗?”
“…………”
这样那样的,和英梨梨进入了冷战状态下,电车前进着并通过了好几个车站。
“啊,嗯,这个,可以向您打听一下吗?”
“…………”
终于,在下一站就是目的地车站的时候,我好不容易挤出勇气,被迫站在了那里。
“旁边的位子,可以,坐,吗~~?”
……站在了我们社团的副代表又是中心轴的加藤惠的眼前。
“……比起我来,不去管一下英梨梨行吗?”
“所以说,让她去啦!”
……话虽如此,光今天,我必须得向多少人跪地道歉啊。
“好期待啊~合宿。在到达目的地前,纠葛不断~~”
“纠、纠葛也是旅途的醍醐味!故事跌宕起伏也是剧本的基础!”
“啊~,是吗~”
“……没有任何诚意的含糊回答”
所以,离开东京站差不多经过两个小时的时候……
我总算坐在惠……不,是非常荣幸地坐在了惠大人旁边的座位上。
……嘛,虽然从旁传来的值得庆幸的话语上来看,仍旧缺少友好的要素罢了。
“嘛~~,一旦成了代表,会有各种各样的呢~~”
“不,真的是,饶了我吧,惠”
“…………”
“……不对,惠同学”
“嗯?什么?叫我了?”
这股黑云,这股压力,以及这股绝望感。
这就是进入了暗黑模式的惠的本性吗……
“呀,所以说,也许是有各种各样的不满,但难得的合宿,这里先和解,可以吗?不对,是能否和解吗?”
事到如今,真是佩服挺过了好几个月这种暗黑模式的伊织心脏的强度。
“真的拜托了!你可是副代表啊?要是你闹别扭的话,这个社团就维持不下去了啊!”
“伦也くん……”
我的恐惧心……不对,诚意总算传达过去了吗。
惠终于将不再冰冷的视线看向我,语调稍稍缓和了……
“那么,进行情报共享吧,代表和副代表间”
“哦,哦唔,是啊……现在,我接受了伊织的提案,为了写合宿event的剧本而取材……”
“那,和霞之丘学姐发生了什么事?”
“不对,这个和社团的情报共享没有关系吧!?”
但是,似乎没有放缓追究的打算。
“嘛,确实没有关系呢”
“对、对吧?所以,没有说的必要啊?”
“是呢,没有说的必要呢”
“那、那么……”
“不过,自发性的情报共享的话,就不要紧了哦?”
“诶?”
“伦也くん要是想说出来的话,对于自己开口讲出来的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吧?”
“那,那当然……”
“是的”
“…………”
“…………”
“…………”
“…………”
不,真的是,没有放缓追究责任的意思……
“知道了,知道了啦!全部坦白!我会说的!”
“嘿,这吹的是什么风?”
唔哇,难以置信,这个回击。
“不过,这是忏悔哦?坦白哦?听过后,不许问罪哦,司祭大人!”
“唔哇~,难以置信,这个回击”
不,真的是……
“呼唔唔唔唔~~嗯”
“……干嘛啊”
“唔嗯,没什么?呼唔唔唔唔~~嗯”
“真是的,你太可怕了啊!?”
总之,知道的事……该说是体验过的事,全部招了。
在那个四月的东京站,和诗羽学姐之间的事。
在众目睽睽之下,话说是在英梨梨的面前发生的,那个,你看,啊,嗯……
“总、总之,我招了哦!有什么评语吗!?”
“嗯,嘛,似乎不是骗人的呢”
“……轻易地相信了啊”
“因为啊,如果这是骗人的话,伦也くん就是个高兴地阐述着非常识性妄想的可耻男人哦?”
“对不起,不明白刚才评语的解释法”
因为是心痛的妄想话所以能够相信……日本语不觉得太难了吗?
“原来如此啊……是吗、是吗。所以,英梨梨才会……”
“这个话题该结束了吧?”
“嘛,确实,就算责备伦也くん也无济于事的样子呢。而且,霞之丘学姐也是没有做错任何一件事”
“是、是的是的!谁都没有错!”
“嗯,所以剩下的,只要我理解了,这件事就结束了呢”
“那,你理解了吧?这一次,这件事就结束了,可以吧?”
“…………”
“……惠?”
“呼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嗯”(译者注:原文是【ふぅぅぅぅぅぅぅぅぅぅぅぅぅぅぅ~ん】十五个ぅ,拉了很长的音)
“喂!感叹词比刚才还多了!?”
“话说回来,我们的社团,尽是些奇怪的人呢”
“……来的人也是,走的人也是啊”
还以为会是永远持续下去的拷问……不不,是询问……不不,是质问的时间终于结束了。
然后,惠叹了一口气,终于露出了笑容……该说是苦笑才对。
“喜好的恶劣也是,没有看人的眼光也是,不放弃的执念也是,都是很坚定的呢”
“……不予评论”
但是,嘛,说出来的话即便不得要领,但这指的是谁,包含到哪种程度,有点微妙的不明确。
“不过,正是因为这样的人在做,也许会做出很棒的东西呢。因为是这样的人做模特,玩游戏的人们也许会喜欢上女主角的呢”
“……果然,不予评论”
所以,在这种不明确的条件下,就连我也不可能得出明确的回答来。
“那也是这也是所谓社团代表的人格品德吗?”
“最近,副代表的影响力也变得相当强了,要有自知之明的好哦?”
结果,两个人一起露出了含糊的苦笑下,电车驶入了目的地月台。
是的,带着仅仅一个未解决的问题下……
“去管一下英梨梨吧?”
“拜托你了,惠大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