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十卷
  5. 第一章 事到如今会使用这个炸弹,连自己都没想到哦
  6. 繁体版

第一章 事到如今会使用这个炸弹,连自己都没想到哦
2017-06-23 04:37:23

		

这里从早上开始,有着大量的人在。
拉着行李箱寻找下一个换乘月台的人。
穿着西装匆忙路过的人。
像是早上才回去的样子,睡眠不足、打着哈欠并穿过检票口的人。
各种各样的人聚集在这个日本的中心地。
东京站,东海道新干线换乘站……
学生们自进入暑假后最初一天的这个场所,由于其本身说不上有很大的变化吗,和一如既往的平日没有任何变化的地方,跟以前一样热闹非凡。
……对刚才为止的情景描写觉得在哪里有见到过(察觉到是哪一卷复制过来)的人,也请不要太在意细节,以豁达的心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话,会很荣幸的。
“哦~,那个那个,小玉XX号……因为座位是随意选的,赶快排队吧~~”
大清早的,懒惰和朝气像是引起了二律背反似的美智留那豁达的声音,不输给新干线月台内的喧嚣,响彻四周。
接着,终于像是追上了这个声音一样爬完阶梯之后,已经有电车停在了眼前。
然而,东海道新干线名产的末端车内清扫还没有结束的样子,通过玻璃能看见的电车内,以世界上最有效率、最敏捷的动作为荣的大婶们,转瞬间更换好了座套。
“呐~伦,最前面可以吧~?我先过去排队了哦~”
“位子多的是,别跑啦,喂!”
“……啊,嗯,刚才的是,一号车最前列的意思吧”
正如【笨蛋和铁道粉总喜欢一马当先】的格言所说,美智留扔下我们,一蹦一跳的朝着月台尽头走去。
被留在后头的,明明是拿着和前面差不多份量的行李,却因其重量而难以追上步伐的三个人。
我和惠,以及……
“唔唔……本来的话,应该在冲绳的……现在这会儿,应该在羽田了……”
梦断南方而伤心难耐的出海酱。
此外,伊织有方面的顾虑(和惠之间的恶劣程度),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在我们身后跟着。
“……差不多可以放弃了哦,出海酱”
“是、是啊是啊!机票钱全额退还了吧?光这样就已经是万万岁了不是吗!”
……嘛,毕竟从很久以前就一直期待着的样子,虽然很是同情,但可以的话,要恨就恨NTR了挚友男朋友的同班同学。
“那个,那个,我承认是没办法哦?也知道以这个人数去冲绳,在预算上是很困难的……嘛,这是因为,没有任何预告下就硬挤进来的嘉宾,有那种旁若无人、理所当然一样参加进来的局外人,还有那种想要糟蹋我们愉快合宿的图谋不轨的讨厌鬼,不胜枚举……”
“……这个列举,其结果只是一种列举吧,出海酱”
“嘛、嘛、嘛啊,即使如此,最终虽是比较近的地方,但也能体验南方气氛的避暑地,不是挺好的吗!”
“就是这点!那么,这个所谓虽是比较近的地方,但也能体验南方气氛的避暑地,为什么是热川香蕉鳄鱼园啊!?”(译者注:【热川バナナワニ园】,位于静冈县贺茂郡东伊豆町奈良本,主打鳄鱼、热带性植物的动植物园)
“诶~,香蕉鳄鱼园不行吗~?”
接着,梦想破灭的出海酱不停悲叹着,终于,带着叹息来到了本次作为旅行目的地的热川温泉。
啊,不,相比较而言,也许是针对决定来这里的我罢了。
“我说啊,出海酱,伦也くん选的另一个候补地是伊豆仙人掌公园哦?和那个相比,些许要好一点不是吗?”
“不知道,我对这其中的区别完全不知道……”
“呀,你看啦,试着冷静思考一下,仙人掌公园与其说是南方,更像是南美洲之类的呢……”
嘛,由于不管是哪个同样都是伊豆地区,距离上来说,作为候补的可能性是无法否定的。
“但是,出海酱……轻视热川香蕉鳄鱼园可不行哦……?”
“伦也学长……?”
嘛,先不管这个,好好看着对合宿还没有提起动力的出海酱的眼睛,我说出了真挚的语言。
“不愧为这个设施名,丰富的鳄鱼种类和数量!还后,完全不知道为何有这么大规模栖息着的小熊猫!更甚的是,看向植物园后,不只是有不愧为这个设施名的香蕉,到处是能够享受到丰富的热带植物温室!说成是伊豆的南方也不为过的丰富商品,是这么想的吧,出海酱!?”
然后,从我的嘴中慢慢传达出兴趣盎然的情报,出海酱和惠的眼睛被我的语言魅力所逐渐吸引。
“好了,大家!和我一起在香蕉鳄鱼园的水果饮茶室里品尝木瓜,购买芒果干和椰子薯片当作土特产带回家吧!”
“啊,诶,啊~嗯……”
“话说回来,为什么你那么熟悉啊,伦也くん?”
……明明是该那样的,实在是有点在意这微妙的气氛。
亏我将榴莲的存在巧妙的隐瞒起来了。
“拜托了,出海酱!最适合这次采景的合宿毫无疑问是这个热川温泉啊!不管怎样,海滩也在附近”
“该怎么讲呢,实际上也就是离海滩近这一点和冲绳有些相似呢”
“唔咕……”
给出海酱的灵魂劝导,不知为何,惠插入了辛辣的吐槽。
然而,无论如何我也不能退缩。
总之,暑假第一天开始的四天三夜旅行,而且报名日迫在眉睫。
因以上缘故,预约了如此近的观光地旅馆,那可是非常操劳的。
具体是,让惠的姐夫(在旅行代理店工作)低头求人,强行获得了预约,并被加藤家的全体亲戚给贴上了【既无计划又不负责任,什么都依靠小惠的废材男友】这一标签的劳神……
“啊~啦,采景的场所不是自己所期望的话就画不出来什么的,作为原画家的能力是不是有问题呢?波岛出海同学?”
“什……?”
我依旧辛辛苦苦的在劝导出海酱的时候……
突然从身后,听到了有些怀念的……也没有那么夸张,在教室里听惯了的声音。
“英梨梨……”
“暂且,离集合时间还早吧?伦也,还有惠?”
“是呢,只有时间是一直好好遵守呢,英梨梨”
“‘只有是’也太过分了呐,惠,啊哈哈”
回过头看到的是,不像是日本人的,刺眼的金发双马尾和白皙的肌肤。
小身材,而且是各种部位也是小而充实的,和西方人相去甚远的体格。
对待别人有些脾气冲的,无惧吵架,自然的摆出气势汹汹的言行。
从今年春天开始,脱离了我们的社团【blessing software】,现在以负责大人气的大作RPG的角色设计而参与其中,朝气蓬勃的插画家,柏木英梨。
丰之崎学园三年F组,泽村•史宾瑟•英梨梨。
“说我在能力上有问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泽村学姐……”
然后,对于这位英梨梨挑衅般的言行,同行的出海酱也是不可能原谅的……
今天照旧,又重复着这一年里熟的不能再熟的光景。
但是……
“景色、天气、时间……又怎么了,也有不能如自己所想的情况。这个差异靠自己的想象力来弥补,用最小限度的资源获得最大限度的效果,才是真正【有用的插画家】不是吗?”
“这种是理想主义吧。果然必须至少有一次将正确的情景牢牢记入心中才行,不然,会对自己画的东西没有信心了不是吗”
“是这样吗?正是在自己的脑内超越了现实,才会有画画的乐趣、用户的惊叹什么的不是吗。忠实得再现照片上所见的画,是不可能给与超越想象的惊叹和喜悦的不是吗?”
“能做到这种事的,只有是被精心挑选的人……我不是柏木英梨。像我一样做不到这种事的人,才是压倒性的多哦”
“不过,为了被选上而做的努力,是不想懈怠的不是吗?”
“诶……”
“像我们这类人,不管谁都不想输给任何人不是吗?”
“那、那是,那个……”
“嘛,我也是还完全没有达到那个领域啦,虽然是包含鞭挞自己的意义在里面说出来的呢,啊哈哈”
“泽村学姐……”
“哦,哦哦……?”
“唔哇啊……”
此时,在出海酱的面前浮现出满是苦涩与温柔笑容的英梨梨,总觉得,和我们所认识的英梨梨有点不同。
不,岂止如此,就在数天前,经由LINE响彻的败家犬似的叫声,也和那个英梨梨不同。
“所以说,实际上挺期待合宿的……仍需努力的绘画伙伴,互相切磋琢磨,是个绝佳的机会呢”
“那、那是……啊,嗯,真、真的吗……?”
话说,这是什么啊。英梨梨,总觉得很帅……?
“嗯,真的。以后还想聊这种话题的,而且,也想看你画画的样子”
现在的英梨梨,已经不是曾在我们社团时,有实力却没有自信,被廉价的自尊心所支配,对什么都会紧咬一口的那个英梨梨了。
“看着你的画,我一定会捶胸顿足吧,一定又会吵起架来的吧……那个时候,即使一会会也可以啦,要奉陪到底哦?”
“乐、乐意至极!”
是的,现在的英梨梨,有那份实力作后盾的信心,学会了和自尊心相互协调好的手段,坚强和谦虚并存,是位成熟的创作者。
看到如此成长的英梨梨的身姿,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可靠,以及一缕的寂寞……
“是呢,这是非常好的倾向呢,泽村同学”
“什……!?”
“唔哈!?”
……话说记起来了,这个声音和这个触感,冷不防的从我的身后,从上臂附近传达过来了。
“确实,这次的合宿,是泽村同学和身为她竞争对手的波岛同学,关于创作进行交谈的绝好机会呢。务必,想让你们在合宿过程中,从早到晚的争论不休呢”
“你、你,霞、霞、霞霞霞霞……”
“唔,唔唔唔唔,呼呀呼呀……”
是的,那是在浓黑之中,就连温柔都能感受到的复杂、又洪亮的音色。
然后,足以使喉咙深处不由得漏出奇怪声音的那份柔软的触感……
“顺便一提,泽村同学,这是和好不容易和好了的加藤同学加深友情的好机会呢?一起去海边游泳,洗澡,畅谈到早上就行了哦”
“什、什,什什什什……”
“太、太太太太近了,太激烈了,太软了!”
即使不用回头也能知道谁在身后,足以被吸进去似的漆黑长发。
我的右胳膊处不停传达过来的,柔软也要有限度的丰满十足的胸……不,是体格。
对待他人时而腹黑,时而魅惑的,面对各种情况变换策略,灵活的言行。
今年春天开始,脱离了我们的社团【blessing software】,现在以负责大人气的大作RPG的剧本而参与其中,是美少女轻小说作家,又是游戏剧本作家的,霞诗子。
“在这期间,我就和伦理君在灼热的沙滩上誓约,并肩走在黄昏的海滩边,并在深夜的露天澡堂里一起欣赏星星,拂晓之时,在被窝中互相道着[早上好]。啊啊,好期待,还不快点到旅馆吗”
“霞之丘诗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诗羽学姐~!?”
早应大学文学部大一,霞之丘诗羽。
“喂、喂、喂~!在干什么呢,给我放手啊~!”
“喂,英梨梨!不要把我都连累了~!”
英梨梨在我和诗羽学姐的结合部(作者注:胳膊位置)处,用纵回旋双马尾鞭打了过来。
“让你们久等了,总算是勉强赶上集合时间了呢”
“早上好,霞之丘学姐”
“啊,啊哈,啊哈……”
……这个,对刚才有那么一点重新认识到英梨梨这件事打从心底感到羞愧,诗羽学姐完全不在意英梨梨那幼稚过头的妨碍行为,就这样依旧紧紧的抱住我,举手向周围快速地打了个招呼。
对于这样的诗羽学姐,虽然惠一如既往的回以一个圆滑的招呼,但出海酱却板着脸,一动不动了。
……呀,这里毫无疑问,出海酱的反应才是正常的,但事到如今说出口也无济于事。
“事到如今,事到如今!一直贯彻着这种纠缠不休、年长魅力的角色套路,你到底想做什么啊~~!”
“因为你想啊,在这次的合宿,紧接着加藤同学泽村同学,我也是首次出道的二次元女主角”
“我没有承认!本来,就算采用了性格如此阴暗病娇的地雷女主角,也不会有人变得幸福的!”
“……话虽如此,即使重新审视你,你这个二次元套路反应,也太过于自然,非常难以和你抗衡的样子呢”
说二次元套路很自然等等之类的,有点不太明白她们在说什么,就暂且不指出来了,诗羽学姐终于是打算将调戏对象从我转移到别人的样子,放开了紧抱着我的胳膊后,这次抓住英梨梨的脑袋,制止了她的动作。
“咕……喂、喂,给我放手啦,霞之丘诗羽~!”
英梨梨的金发双马尾一瞬间失去了回转力,垂直放了下去。
原来如此,那个攻击,只要阻止不是顶端的头发而是作为动力源的脑袋的话,就可以了吗……靠,这是理所当然的。
“给我适可而止了,在公共场所不要做出给别人添麻烦的事,泽村同学。真是的,你明明在绘画方面长进得非常可怕,在做人方面却是令人吃惊的一点儿没有成长呢”
“说起来你才是,不要在私生活方面一味的给人添麻烦!今天就是,你以为我打了几次的叫床电话啊!由于你完全不接电话,结果还不是勉勉强强赶到吗!”
“没办法啊,为了去合宿,通宵三个晚上写好的剧本是在两个小时前嘛。稍微让人家打个盹儿也不会遭报应的吧”
“通宵三个晚上的第二天早上,明明二小时后要出门的,却想着要睡觉,这个脑子是在腐烂啊,你这个僵尸!”
英梨梨和诗羽学姐那熟悉的吵架,其结果,还是给公共场所的人添了麻烦,无视身为合宿成员的我们,越来越亢奋了。
这才是,要是就这样放着她们不管的话,即使到了目的地也会一直持续吵下去的样子。
所以,我不得已插入两个人之间,心想着大声叫[可以适可而止了,两位!]之类的,想办法收拾这个事态……
“哈哈……”
……什么的,不可能这么做。也不想这么做。
因为,半年不见了啊。
很久没亲眼看见她们活生生吵架的样子……
去年,是看厌到一定程度的景象。
视听室,咖啡馆,路上,电车之中,还有我的房间。
英梨梨的爱发火性格,和诗羽学姐的毒舌性格。
不知道到底是谁事先引起的争执,不挑时间和地点,突然性的发生,而我一直被这股暴风所吞没。
……不,这样那样的,虽然也不是没有察觉到契机多是由于我引起的。
然后这吵架,到了今年后,突然一下子中断了。
不再聚集到视听室里,我的房间里也不再有那两个人的身影。
新的社团,新的成员,新的作品,新的挑战,确实很刺激,快乐又充实。
但是,无论如何,在和大家一起做游戏的瞬间,不禁回想起这两个人的事来。
不光是英梨梨,也不光是诗羽学姐。
两个人在同一个地方,朝着同一个目标,但是,完全不同的意见相互碰撞,回想起的是这个瞬间的事……
“给”
“诶?”
……一边想着刚才的事,结果,有只手“嘭”一声搭在了没有去阻止两个人而呆立一旁的我的肩膀上。
回过头一看,是用另一只手递出手帕的惠。
“这个情况下,你这副脸很奇怪哦……伦也くん?”
“啊……”
反应过来的瞬间,我抽了一下鼻涕,作为男人或许是个致命的失败吧。
不过现在,就连这份羞耻心,也稍稍感到了一点高兴的自己是弱小的,又很自豪。
所以,我依然不掩饰自己现在的表情,自豪的接过惠的手帕,用力擦了擦眼睛。
然后惠也温柔的注视着这样的我,并以怀念的眼神看向眼前仍旧进行着大骚动的两个人。
“我说,泽村同学,刚才的可不能听过就算了呢。说我到底哪里是僵尸啊?”
“不是僵尸啦!低血压,动作又慢。再加上,明明很早前就被甩了,不管过了多久,还不放弃,粘着不走……果然还是僵尸啊,恋爱僵尸!”
“啊啊,原来如此,你这么一说,确实……”
“……你自己承认了?”
“是啊,可是你想,从伦理君身上吸取生命,也就是说,如果考虑我是僵尸的话,就合乎情理了呢”
“啊啊啊啊啊~!?”
“是的,那是在半年前……吸取了伦理君那年轻的,魁梧的性……不对是生气,也是在这个新干线的月台呢。如此考虑的话,这次的合宿,你没嗅到新开端的预感吗?怎么样,泽村同学?”
“住手、住手、给我住手~!那个,只有那个,只有那个不要让我回想起来啊啊啊啊~!呼诶诶诶诶~!”
“…………嘿~~”
“…………嘿?”
然后,惠像是用看垃圾一样的眼神注视着我,快速的拿走了手帕,朝着美智留等待的月台尽头走去了。
由于这一连串的动作如电光火石般的神速,这个时候的我,没能解开惠的误解并传达给她真相。
是的,传达【僵尸系不死族才不会吸取生命】这一西方幻想系RPG的基本规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