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十卷
  5. 序章
  6. 繁体版

序章
2017-06-23 04:37:23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图源:jy02575976
翻译:jy02575976、企鹅半岛
休息日里照射进房间的夕阳,送来的热气足以抹消空调冷气的七月下旬……
“也就是说呢,也就是说呢……这就是,我们最强galgame的合宿日程表哦!”
……是这样没错,凭借着这股热情来吹散懒洋洋的酷暑,朝气蓬勃、明亮又高涨的声音回荡在房间之中。
“出发日是很突然的结业式的第二天!期限是宽裕的四天三夜!目的地是心跳的冲绳!毕竟社团成员全部参加是基本的,所以对大家来说,旅行的准备……特别是,请各位务必准备好能够登上插画封面的可爱又色色的泳衣!”
“啊,不,稍等一下哦,出海酱……”
“啊,学长也请准备好色色的比基尼内裤型的泳裤!特别的是,作为event素材而使用的预定虽然没有,但总之,也有个人方面的需要”
“……在各种意义上是NG呢,刚才的发言总之先无视掉,此次合宿的事,对社团代表来说,不管什么都是第一次听说呢……”
两端下垂式的头发,和蔼可亲的可爱容姿。
虽然身材小巧,但强调一部分张弛有度的体型。
待人礼貌,但也不疏远,很自然的强硬言行。
从今年春天开始,和我就读同一所高中,更是作为我们社团【blessing software】的王牌原画家,黏人系学妹女主角,又有些微妙的青梅竹马关系的女孩。
丰之崎学园一年C组,波岛出海。
“真好呢,冲绳!琉球料理,以及琉球音乐!琉~神~琉~神~麻○亚♪”(译者注:【琉神マブヤー】是以冲绳为灵感展开的在当地特摄的英雄,影片中多应用冲绳方言,不是打倒敌人,而是原谅敌人的具有特征性质的解决办法。这里美智留很有韵律的给唱出来了)
“琉球音乐也好,着作权也好,不要给我在微妙的地方上打擦边球,美智留……”
紧接着开口的,以及弹着吉他的是,摇晃着已成习惯的短发,“卡拉卡拉”笑着的活泼系美少女。
“翠蓝色的大海上暴晒着金黄的太阳!游泳、下潜、晒日光浴~正是为了我而举办的合宿嘛!”
“别小看了,美智留……所谓心跳的冲绳啊,是在被眼镜蛇王袭击并被吞噬的时候,被正义的獴(食肉目灵猫科哺乳动物)在千钧一发之际所救,那可是生存所必要的决战之地哦!”
“……这个和我所知道的冲绳不一样”
和出海酱比都不用比,作为女人有着一定身高的运动身材。
不管对待谁,都是以过分直率的态度去接触,而且完全无所畏惧,很自然的零距离言行。
虽然在邻县的女子高中上学,即使如此仍然作为我们社团【blessing software】的主音乐家,惯性系表情女主角,纯正的青梅竹马。
椿姬女子高中三年四组,冰堂美智留。
“还有飞机票费呢?住宿费呢?说起来,夏季的冲绳可是称为避暑天堂哦?你觉得从现在开始能预约得到吗?”
“这种都是由社团代表全部安排到位的啦,总有办法的~”
“你这家伙……”
对于听到美智留这种总是放出毫无责任大话(附带伴奏)的我,正要抱头烦恼时……
“那、那个,实际上,不管是飞机票还是旅馆预订,五人份的话有的!而且,超便宜!”
“出海酱?”
从提案者那边,听到了意外的真相。
“对不起,瞒着你们……实际上,预订了那天和同班同学的冲绳旅行,结果取消了,预约全都还留着”
“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拼命咽下[和五个好友约好去冲绳旅行什么的,不知不觉学会了如此现充般的社交性啊,出海酱!?]等等最初从脑袋里浮现出的逼问,我尽力以平静的语气,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诶,那个,这是……”
“这个嘛,伦也君,实际上本应和出海一起去的同班同学中的一人,其男朋友被挚友NTR了,而且,这位挚友也是本应该一起去的同班同学,好像是前天发觉了这一地狱场景的样子……啊哈哈哈哈”
“不要随便说出来啊,哥哥!?”
“为什么你会卷入这种现充般的多角关系里去啊,出海酱!?”
但是,回应我询问的是,早已掌握了现充般社交性于一身,烦人的轻佻男。
“我、我才不是当事者哦,完全是被连累的哦!又不是哥哥!”
“讨厌啊,如果是我的话,才不会对直接见过面的女孩子们脚踏两只船哦。确实,我可是知道像这种对挚友双方都伸出毒手,享受着修罗场,表面看上去很认真的样子,但内心是个废物的家伙存在于这个世上哦。不过,我的主张是……”
“啊~,够了,够了”
将大家对一部分人的角色批判莫名联通一气的奇特自尊当作耳旁风,我制止了茶发帅哥多余的发言。
和男生的平均值比较来,拥有着高个且苗条的体型。
不管对谁,总是一副让人觉得非常可疑的样子和别人接触,尽管那样(除去一部分)但在女孩子里拥有着非常高的人气,很自然的女权论者的言行。
虽然在都市内的高中上学,即使如此也是作为我们社团【blessing software】制作人兼导演进行统筹,欺骗系的挚友角色,也有些微妙的哥哥属性在里面的男人。
港洋台高中三年五组,波岛伊织。
“……伦也君,既然是认同我为挚友的话,每次可不可以不要再搞错高中名了呢?”
“不,完全没有搞错吧?因为,一次都没说出来过啊!”
……综上所述,根据本人强烈要求,请允许我再次介绍为【樱辽高中三年二组,波岛伊织】。
“总、总之呢,合宿哦,是冲绳哦!而且,超级便宜哦,很合算的哦,现在可是机会哦!”
“不,再怎么便宜,毕竟是冲绳,考虑到社团的预算……”
就这样直接说出[讨厌这种事故物件啊!?]等等这种本能的抗拒反应,果然是会有点顾忌的,我姑且坚持高中生常有的金钱方面的问题。
“但、但是,前作【cherry blessing】的时候,泳衣event的采景是去了高级宾馆的泳池不是吗!”
然而,出海酱绝不屈服、绝不畏惧、绝不退缩,拼命的咬住不放。
是的,就连过去社团的秘密(动画第二季的剧透)都微妙的提出了……
“呐~伦,终归只是从旁观者角度来想啊,我觉得果然还是听一听波岛酱这热切的期望吧~”
“美、美智留……”
于是紧接着,伪装成善意的第三者的当事者,尽情的开始了混杂私情的支援射击。
“可是你看啦,画画的终归是波岛酱不是吗?也就是说,波岛酱说有必要的话,那么这就是必要的事不是吗?关系到创作啥啥的意淫不是吗?”
“嘛,嘛……”
只是,由于这种说法在某种程度上有点道理,没办法强烈的反驳,一边在脑中回想社团存折的余额,一边只能露出苦涩的表情来。
但是,关于将某前辈更加贬低的误用,因为无法原谅,所以在心中先吐个槽,那是创作者的动机啦。
“让女孩子说到这份上了还不响应她,作为男人的机能只能考虑是有问题了哦。这里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哦~”(译者注:日语里助一臂之力和脱衣服是个双关语)
“所以说,不要在现实中脱啊,不要卷起衣服!”
嘛,不过,这家伙的情况,考虑到现在在眼前露出来的白色肚皮和肚脐眼后,也许误用措词什么的都没有。
“真的很有好处的,学长!现在的话,冲绳四天三夜竟然只要●●万●千●百日元!而且,这不是一人份的价格哦?而是五人份的,五个人只要●●万、●千、●百日元!”
出海酱的声音,不知为何有点异常的高亢。
“这个季节里,冲绳就这个价格!?等等波岛酱,这个没听说过啊~太便宜了吧~”
接着,美智留的语调,不知为何异常的做作。
顺便一提,伊织的叹气,异常的有些工作室的气氛。
“不、不过……●●万●千●百日元……吗”
确实,投入前作贩卖收入的话,社团合宿的举办就有可能了吧。
但是,总金额本身,无论如何都让我犹豫不决。
“先到者限定一组5人,请提出来!”
“啊~,这已经是瞬杀了~毫无疑问呢~”
“啊,啊~嗯……”
就像是看透了我的犹豫一样,工作室的……不对,在眼前的两个人,更是催促起了火速的决断。
“呐~,学长”
“呐~,伦”
“唔,唔哦……”
是的,眼前的两个人变得更加的近在眼前了,以极近距离从两侧以双倍的大volume逼迫过来。
呀,volume是音量的意思。
“去吧,冲绳……女主角的泳衣随便看的哦?”
“啊~这个总感觉会有什么发生的预感啊~或许不仅仅局限于泳衣啊~”
“哦、哦、哦……”
最终,我就这样被诱导至画面下的字,变得快要播打指定的电话号码的瞬间……
“啊,抱歉,出海酱。这个冲绳之旅,变得不行了”
场面冷下来了、结冰了……倒不如说,单调的波动支配了整个房间。
这个声音的主人,在离房间中心的我们稍远一点的角落里,玩着手机,不朝我们看一眼,从刚才为止完全消除了自己的存在本身。
“加、惠……?”
“惠、惠姐……?”
“加藤酱……?”
“…………”
但是现在,在说出平淡一句的瞬间,整个房间不断充斥着乌黑的……不,邪恶……不,重的……不,强烈的存在感。
……啊~,抱歉,果然刚才的表达太夸张了。
常见的短鲍勃头,加上【一般挺可爱的】这一表达一般的话,一般均匀的容姿。
既不小巧又不高大,既不纤细又不胖,将一切都协调好的无主张的体型。
既不过分低姿态又不过分高姿态,有着如此淡泊的语调,即使如此,声调里蕴含着压倒性的决定权。
前年的春天开始和我同校,更是我们社团【blessing software】唯二的创立成员,作为最强的打杂而支配着,【在透明的水中一点一点滴入墨汁,慢慢的将水染黑】般的说明,正不断觉醒出复杂属性的女孩。
丰之崎学园三年A组,加藤惠。
啊,补充一句,也是我们正在制作的新作游戏【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暂)】的女主角。
“怎、怎怎怎怎怎怎么一回事,惠姐!?”
对于这样的加藤……啊~,不,咳咳……惠,突然的泼冷水,出海酱微妙的感到害怕,不过最终还是绝不屈服、绝不畏惧、绝不退缩,将矛头从我转向她。
“实际上呢,希望参加社团合宿的人,就在刚才,变成六个人了”
即使如此,加藤……不对,惠很干脆的挡住了出海酱火热的、混杂私情的诉说。
……呀,这个内容里也混入了不能听过就算的梗。
“第、第六人……是吗?”
“唔,实际上现在,大家在商量合宿的期间,因为太闲了,和英梨梨通过LINE告诉她了”
“怎么能这样,已经说出去了吗,惠姐!?”
是的,刚才她口中说出来的,岂有此理,虽然过去所属我们社团,但又退出了,而且,是出海酱的怨敌、又是仇敌的宿敌,而且而且,就在前不久和惠绝交了,不过终于在最近和好了,是个非常非常有因缘的对手。
也就是说,详细的之后再介绍,丰之崎学园三年F组,泽村•史宾瑟•英梨梨。
“为、为为为为什么要和那个女人搭话呢,惠姐!?”
“诶~,可是你看啊,女主角的泳衣event的采景,不能不叫英梨梨的吧”
嘛,对于惠的主张,有种不能说没有一点道理的什么在。
我们现在正在制作的新作游戏【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暂)】,目前,我所负责的剧本作业虽然正有序进行中,但实际上前几天,最先完成的剧本女主角是被称为泽村•史宾瑟•英梨梨这一名字。
总之,要说什么的话,一旦到了泳衣event的采景,身为这个女主角原型的英梨梨,就要请她穿着泳衣做模特这一完全、当然、必然的趋势是自明之理……
“请不要被骗了!泽村学姐是抛弃了伦也学长和惠姐,在红坂朱音底下干活的背叛者!打个比方,就是在自己名声渐起的时候,抛弃了至今为止支持着自己的恋人,傍上了名人的卑贱艺人一样的人!”
不过,嘛,出海酱的主张也是,虽然带有感情色彩的、网络式的、日刊○代网络式的,但并不是说没有道理呢,是比较正确的主张。(译者注:【日刊现代】讲谈出版社发行的对开版晚间报,其中有批判艺人部分的内容)
“……啊~嗯,对此,英梨梨那边的留言是这样一种感觉”
然后,是觉得反驳这个正论变得麻烦了吗,惠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出海,让她看上面的LINE记录。
在手机上显示的英梨梨的回信[我只是在拜托社团的代表和副代表而已。根本没有寻求身为一介员工的你的意见,所以给我闭嘴]等等之类的,这可真是挑衅般的文字。
……话说,不要把出海酱的发言原封不动的发送过去啊,惠。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态度,什么口气!起草设计的可是我啊,这方面你知道吗!?虽说是彻底还原模特的体型,但吃下[这种贫乳角色,galgame里可用不了哦]这种NG也可以的吧?”
“……给,英梨梨的回信”
然后,惠接下去给她看的画面上,已经是怒火中烧了,罗列着只能认为是在画面上乱打一通而无法判明的文字呀、记号等等,对方的生气样很好的表达出来了。
你看,果然开始战斗了……这种应该是叫做网络对骂了吧?
“伦、伦也学长,这样行吗?我们实实在在准备好的合宿计划,全线崩溃了哦?”
“呀,说起来,听到这件事情还是在30分钟之前吧”
“比起这个!这里首先,请像个社团代表一样果断的拒绝掉哦。[这个社团已经没有你的容身之处]之类的,[局外人闪一边去]之类的,[跪在地上乞求原谅的话,稍微考虑那么一下下也不是不可以哦]之类的,要狠狠的告诫她……”
“对不起,做出这种事的话,下周开始会在教室里被无视的,拜托饶了我吧”
“啊啊啊啊,好弱,太弱了学长……对于泽村学姐不讲理的任性,单方面的被蹂躏也可以吗?我们”
[呀,完全不是单方面的啦,至少在吵架上,你是压倒性的占优势呢],虽是很想这样鼓励(?)出海酱的,但说起来,我并不想参加这场战斗,所以傻笑着搪塞过去。
“真拿你没办法啊……那么退一百步,这次就对不起哥哥了……你看,这样就是[五人冲绳游]了哦!”
出海酱,总算是稍稍收敛了愤怒的表情,叹着气提出了次善之策。
“……啊~,啊~嗯,出海,你啊,在这个社团里对待我的方式,是受到谁的影响啊?”
……毫不犹豫的牺牲了唯一的血肉至亲。
然而……
“啊~抱歉,波岛酱,就在刚才,第七个人也决定了……”
“为什么,美智留姐!?”
立刻无效化出海的苦涩决定,表达了新的参加声明。
“呀,泽村酱都说要参加了,挺难得的,就试着向霞之丘学姐发了短信后,立马回拨过来了……”
不知不觉,从通过手机和谁在打电话的美智留口中说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变得越来越麻烦了~!”
此外,在这里美智留口中的【霞之丘学姐】是,岂有此理……嘛,就先不说了,过去虽然所属我们的社团,但又退出了,而且,是我所尊敬的天才作家,又是崇拜的师傅,而且而且,在退出之际还发生了点什么,果然,是个非常非常有因缘的对手。
这也是,详细的后面再介绍,早应大学文学部大一,霞之丘诗羽。
“喂、等一下……那个人,这次不是连模特都不是吗!”
“啊,稍等一下?啊~嗯……[没有问题的,伦理君只要将我也升格为女主角不就得了],她是这么说的?”
“诗羽学姐!?”
“啊啊啊啊,OB(老成员)连作品内容都要介入进来~!?”
然后,诗羽学姐由美智留手机的扬声器,通过美智留的嘴,理所当然一样参加了我们的会议。
“啊~嗯……[记得,伦理君的初期情节里,有黑长直的女主角,应该没有问题。我这边和不知哪儿来的贫乳角色不同,是个十足能应对移植十八禁的有用处的女主角哦?]她这么说的”
……话说,能够忠实的再现这个很有问题的荤段子,在这群人之中只有美智留了,该说是绝妙的配合还是什么的吗。
“啊,从英梨梨那收到回信了”
“你也是,不要给我传达多余的信息啊,惠!”
顺便一提,惠的手机画面上的信息[什、什什什什什什……霞之丘诗羽~~!]是无论谁,都能够忠实的在脑内转换成败家犬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