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GAMERS电玩咖!
  4. 第三卷 星之守千秋与初恋NEW GAME
  5. 星之守千秋与精益求精
  6. 繁体版

星之守千秋与精益求精
2017-06-22 15:41:14

		

王国历七七五年,长久以来为争夺戈尔艮大陆霸权,始终烽烟不止的贝尔芙劳共和国与鲍提修帝国订下休战草约的这一年。
在有著帝国遣返兵横行肆虐而有如垃圾堆的贫民窟一角,日后将为世界带来改革的男子从消瘦娼妇的胯下出世了。
其名为──「大啖美味牡丹饼之介」──
「「等一下好吗?」」
我和上原同学齐声吐槽以后,从列印纸上抬起视线的海带头女生星之守千秋就「呼嗯?」地发出了迷糊的疑问声。
「那个那个,我介绍的新作构想还在序幕阶段就是了,有什么问题吗……?」
「嗯,不是『有什么问题』,而是『显然有问题』吧?」
我一边忍住想骂人的冲动,一边催当事人反省。千秋却再次「呼嗯?」地偏头,然后乖乖将列印纸重新读了几秒才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样。
我跟上原同学安心地捂胸想著:「(是喔,她自己也可以发现这点小问题啊?那太好了。)」千秋就坦率地朝我们低头道谢了。
「对对对,有问题!王国历改成七六五年,玩家看了比较容易会心一笑!」
「「不是那里啦!」」
我和上原同学倾全力吐槽……这位身怀奇才的当事人却还是「呼嗯」地偏头表示不解。
两个男生看了彼此的脸,然后大为叹息。
平日某天的放学后。今天只有三个人的电玩同好会(实为闲聊会)仍可以在教室一角开办,这固然是好事……不过这次的发展有些稀奇。
之所以稀奇,是因为同好会的活动刚开始,免费游戏创作者千秋就……
「那、那个那个,上原同学……唉,顺便加上景太好了。可以的话,我想请你们帮忙听听看我下一款要制作的新游戏构想!」
她对我们这么开口。
坦白讲,游戏同好会的活动每次都是由我和千秋无谓地针对电玩大吵特吵后就结束,她肯找议题带来倒算难能可贵,问题是……
「(这家伙的创作观已经到了普通人无法理解的境界耶。)」
我跟上原同学深刻体会到这一点。
其实,我既没有听千秋提到游戏名称,更没有玩过她制作的游戏才对,只不过,千秋每次都会在同好会途中将新作的一部分构想说溜嘴。
我跟上原同学每次都无法理解千秋那异想天开的点子,因此对我们来说,要陪她讨论创作是门槛相当高的事情。
「(毕竟对创作者的感性要插嘴到什么地步,实在很难拿捏啊。)」
我平常对千秋都是直话直说而且吵架吵不完,即使如此,要对身为创作者的她吐槽,我多少还是会变得谨慎。不只电玩游戏,世上大部分的创作品都是这样吧?有的画在我看来像小孩子涂鸦,实际上却是价值高达数亿圆的超知名作品,类似的情况屡见不鲜。
我就怕那些稀有的才华,会被自己这种凡人出于正常观感的吐槽糟蹋掉。就算对方是和我互为天敌的千秋也一样。
话虽如此,关于千秋这次的新作构想,她似乎是期许自己「也能努力让作品大众化」,所以要我们尽管提出觉得有问题的地方。
既然千秋都这么说了,至少风格应该不会像平常那样异想天开吧?实际上,当我们安心地开始听她的构想,就发现开头可以预见是内容扎实的奇幻故事,甚至令人感到内心澎湃,然而……
揭幕不到几秒钟,风格立刻就歪成这样了。
上原同学用力拍桌,朝著看起来似乎完全听不懂我们在吐槽什么的她怒吼:
「星之守!你这样真的有意让作品大众化吗!」
「有、有啊!那还用说!正因为如此,我才设定了这么扎实细密的奇幻世界观嘛!」
「哪里细密啦!明明一下子就歪掉了吧!男主角名字是怎么取的!吃萩饼之介算什么鬼名字!」
「不对,上原同学。他的名字是『大啖美味牡丹饼之介』。」
「还不都一样!反正世界观忽然就走样了不是吗!」
「咦?可、可是在那之前,我有用一句说明来让世界观连贯耶。」
「啥!哪有啊!」
尽管千秋表现得怯生生,却难得对上原同学表现出反驳的架势。她畏缩归畏缩……但还是不容让步似的主张:「明、明明就有……」并且继续说道:
「我、我在开场就提过了啊?他是『为世界带来改革的男人』。」
「「原来他是靠名字改革世界观的男人吗!」」
意外的真相让我们目瞪口呆。千秋则拚命点头继续说明:
「这、这时候他被取了令人意外的名字,而公所人员是否受理他用这个名字……何谓取名的自由……帝国的官僚办公文化及环绕姓名的现行制度会有所改变吗!这就是这款游戏要探讨的主题之一!」
「「咦,跟共和国之间的战争问题呢?还有大陆的霸权去向呢?」」
「咦?在设定细密的世界观当中……那只是背景的一环而已啊,有问题吗?」
我和上原同学不禁感到头大。这就是问题……富于独创性的创作者就是这样才让人困扰。叫我们这种凡人怎么给建议啊?到了这种地步,吐槽一些细枝末节也没意义不是吗?毕竟东西似乎已经在她本人的脑里完成了,这不是我们能够出意见的事情吧。
千秋一边战战兢兢地观察我们的反应,一边问:「我、我可以继续说吗?」我们默默地随便点头以后,她清了清嗓又开始说明:
「那么,我重新介绍。在这段开头秀完以后,游戏正篇就开始了。游戏的基本系统是RPG。」
「咦?好意外。因为你提到要改变办公制度那些,我还以为一定会是策略或文字冒险游戏……」
「不,错了。呃~~这是让『大啖美味牡丹饼之介』……简称『牡丹之介』将市公所职员一个一个暗中解决的游戏。」
「从名字看不出来牡丹之介手段满龌龊的耶。」
「这时候,公所办公制度会根据他打倒的职员性质逐步改变。」
上原同学对千秋的说明表示「原来如此」并点头。
「你是设计成打倒取名现行制度维持派就会倾向改革,打倒现行制度改革派就会倾向维持吗?」
「不不不,错了。」
「「啥?」」
上原同学顺著内容提出极为稳当的看法,千秋却莫名其妙地一口否定。当我们愣住时,她又淡然地继续说明:
「他会配合职员个性来采取残酷的杀害手法,比如在讨厌红豆馅的职员嘴里塞大量牡丹饼让对方噎死,藉此对帝国内的量刑制度造成回响。」
「「取怪名字那件事呢!」」
游戏目的再次改变,让我们掩饰不住内心动摇。千秋却好像听不懂我们在吐槽什么,还茫茫然地反问:
「你们说的取名字是哪件事情?」
「星之守,你还敢问!让职员受理那个怪名字的目的跑去哪里了啦!牡丹之介什么时候彻底变成猎奇杀人魔了!」
「你在说什么啊,上原同学?哪有分什么时候,牡丹之介从一开始就是设定成猎奇杀人魔啊。」
「好好好!喂,星之守小姐~~!亏你还敢夸下海口说那是『想调整成大众化取向』的设定!」
「所、所以我才会像这样找你外加矮冬瓜讨论啊。我想知道要怎么改,才能让这个作品变得广泛被大众接受……」
「「从最根本的地方开始修啦!」」
我跟上原同学用全力大叫。可是,千秋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把那当成玩笑话的样子,还摆出「啊哈哈,你们又来了」这种偏差的反应……在某方面来说,这家伙居然比我还要孤僻扭曲……!有够不长眼的!
扯到最后,千秋还直接表示:「那我要继续了喔。」尽管我和上原同学已经有一百个以上的地方想吐槽,然而要对她设计的游戏一一挑毛病会没完没了也是事实。
因此,我们俩看了彼此的脸,然后互相点头,硬是把吐槽吞下去再听她继续说。
千秋似乎丝毫没有察觉我们这种悲壮的决心,又滔滔不绝地说道:
「接著是成长要素的细节,这部分也属于传统RPG。杀掉职员以后可以抢夺现金,还能提升杀人技能。」
「嗯,千秋,你有没有好好理解传统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景太,你很烦耶。简单来说就是可以拿到钱和经验值的意思。」
「那你最初这样说不就好了!」
「可是可是,在货币单位之类有独创性的游戏,我个人觉得就是好游戏。」
「我并不是无法理解你的主张啦……对了,这款游戏的货币单位是?」
「问得好,景太。我所用的单位是……」
我跟上原同学看到千秋贼笑,心里就有预感:「又来了。」照她这种口气,肯定会讲出让我们想猛烈吐槽的答案。假如要先猜,从主角名字与杀害方式都含有「牡丹饼」这一点,我想是红豆馅的材料──
「『GREEN PEAS』!」
「「用『红豆』才对吧!」」
我跟上原同学对莫名在设定上转了个弯的货币单位感到愕然。
「为什么主角取了牡丹饼的名字,货币单位却不是红豆!不、不对,没用红豆也就算了,用其他豆类满恶质的耶!千秋,你是故意的吧!老老实实地用红豆啦!」
「是、是吗?红豆啊……」
千秋莫名其妙地一边这样嘀咕,一边有些瞧不起人似的告诉我们:
「可是货币单位用汉字标示成『红豆』……跟世界观不协调耶。」
「「你现在才说不协调吗!」」
「从这方面来想,GREEN PEAS还可以简略成帅气的『GP』,真的很棒。」
「「…………啊,是喔?」」
我跟上原同学看到千秋「嗯哼」地自信挺胸的模样,就连吐槽的力气都没了。
不知道为什么,千秋似乎把状况解读成「我驳倒你们两个了!」,还更有信心地又开始解说游戏系统。
「接下来就是最要紧的战斗系统了,这方面同样是采传统的回合制。」
如今千秋口中的「传统」可靠度就算当成零也不为过。即使如此,回合制战斗能下奇特工夫的余地应该不多,我跟上原同学也就随耳听听──
「让手持凶器的主角在夜路从背后发动突袭,并且从头到尾对敌人单方面施暴的『Endless My Turn System』……我预定会采用这套简称EMTS的系统。」
「「别用啦。」」
我跟上原同学同时吐槽。千秋又「呼嗯?」地歪头。
「可是,这是超好玩又可以享受到无双感的战斗系统耶……」
「你那样已经好玩到不叫『战斗』,而是沦为单纯的『杀人』而已了!」
上原同学激动地吐槽。没想到千秋却不气馁。
「可是可是,当手持武器的角色趁黑偷袭战斗力低的普通人时,根本轮不到对方反抗嘛……不是吗?」
「咦,你怎么摆出那种『你们两个用常识想想看啦』的架子!谁理你啦!为什么只追求那部分的真实度!你应该追求游戏该有的趣味性啦!」
「咦,假如可以排除真实性……我会把敌方职员的图片设计成肉块,而且肉上面还长著大量眼珠跟触手的型态耶……」
「为什么要设计成那样!对你来说,真实性跟SAN值是同义词还什么吗?我是叫你视情况放宽世界观啦!」
「原来如此。那我们折衷彼此的主张,让战斗也能轮到对方出手……理由则是市公所职员不知道为什么后颈根都有长眼睛所以难以偷袭,就这样设定好了。」
「感觉SAN值更低了啦!超有日常生活被外星生物入侵的恐怖感!反、反正这是游戏,就让他们规规矩矩地战斗有什么关系!」
当上原同学吐槽到这里,我亮起眼睛插话了。
「等一下,上原同学。我觉得『反正是游戏』这套堪称大绝招的逻辑,不应该随随便便就搬出来用。」
「啥?欸,雨野,你是站在哪一边……」
「是啊是啊,景太说得对。上原同学,用药草之所以能立刻治好伤也需要解释原因,玩家才比较容易投入嘛。」
「咦?呃,我又没有在意过那些……」
「不不不,我想你也有类似的经验喔。比方说,在有复活道具的世界观当中,遇到登场人物配合剧情演出而死掉的时候,你不觉得有点闷吗?心里会有『欸欸欸,你们先用复活道具救救看啦』的感觉。」
「唔……的、的确,我无法断言说没有。」
「「看吧?」」
我和千秋异口同声地摆出得意的脸色。上原同学对这样的我们怔了一会儿……但是几秒钟过后,他就看似忍无可忍地吼出来:
「你们这些御宅族烦死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过分!」」
我和千秋无辜地大叫。我们三个就这样你来我往地稍微起了口角,数分钟后。
「…………呼。」
等到大家实在是累了,回头检讨「话说我们本来是在吵什么」而冷静下来的时候,我们才改换心情,把话题带回千秋的新作构想上面。
再次拿起列印纸的千秋清了清嗓,重新谈正题。
「然后呢,关于序幕过后的主要剧情进展……」
「对喔,没听你提到。牡丹之介最后会怎么样?」
上原同学发问,使得千秋自信地回答「你问得太好了」并挺起胸脯。
「我想你们都已经感受到一鳞半爪了,这个故事的卖点在于用黑暗细密的世界观开场,却不会一股劲地越演越沉重,而是变来变去不停转折。」
「从序幕就已经转折过几次了呢……」
我带著傻眼的观感表示意见。「没错!」但千秋似乎又解读成正面评语,继续说下去:
「因此因此,剧情会冲击性十足地不停有进展,就连简单说明概要都有困难。明明好不容易引起了你们莫大的兴趣,实在很抱歉。」
「「不会不会。」」
尽管我跟上原同学都用一副「别介意」的态度回话……坦白讲,我从一开始就不想了解这个似乎会让SAN值下降的故事细节。
我们想先了解的终究只有故事会如何著落。听完那个,应该就能掌握这款游戏的大概面貌了吧。哎,话虽如此……
「「(反正牡丹之介八成会有个莫名其妙的著落吧。)」」
我和上原同学都茫然地如此设想做好心理准备。老实说,我对千秋的超跳tone毛病已经多多少少习惯了。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一想才发现,自己好像在某个地方玩过满多这种作风的游戏……
「我姑且先告诉你们结局好了。」
结果,由于千秋开始说明,放弃探寻记忆的我便把心思拉回现实。
当我跟上原同学各自想好了「牡丹之介的奇特下场」,并带著关怀的态度静待解答时。
引满以待的千秋……就把这个游戏的结局构想告诉我们了。
「经过漫长战斗,最后银河联邦终于战胜侵略邪神沃尔泰克斯了。」
「「牡丹之介呢!」」
结局太意外,让我跟上原同学喊到说不定整座音吹高中都听见了。
千秋却依然「呼嗯」地微微歪头。
「牡丹之……介?」
「你的反应为什么像第一次听见这名字啊!千秋!再怎么说,结局都太奇怪了吧!远远超出预料,让人吓翻了啦!」
「对吧!」
千秋自负地从鼻子哼气。这次换上原同学「不不不不不」地吐槽:
「雨野根本没有夸奖你!话说牡丹之介是在哪时候加入什么银河联邦了!」
「你在说什么啊,上原同学?银河联邦里没有名字那么奇怪的人喔。」
「你才在讲什么?要不然,牡丹之介跑去哪里了!」
「牡丹……之、介?」
「就说了,你为什么会忘掉自己设定的主角简称,活像失忆型女主角啊!和你当几秒钟朋友就会被忘记吗?你中了什么诅咒吗!」
「……啊,啊啊!对喔对喔!我还纳闷你们在说什么呢,有耶,有牡丹之介这个人!听你们提起在整体游戏剧情属于序幕中的序幕,而且进度还不到百分之一就会退场的角色名字,连身为作者的我都糊涂了。」
「「牡丹之介早早就会退场吗!」」
真相太让人意外,使我跟上原同学为之愕然。千秋则笑咪咪地继续说:
「是啊,那还用说。话说,牡丹之介算什么名字啊?现在一想觉得好怪喔。嘻嘻。我取名太随便了。」
「「向牡丹之介道歉!」」
「咦!」
千秋似乎完全跟不上我和上原同学的激动情绪。我、我们也不懂自己在气什么。可是,牡丹之介实在太可怜……一回神,我们都流下几许眼泪替他争取地位了。
「千秋!对待牡丹之介不要那么草率啦!算我求你!」
「星之守!我也拜托你!让牡丹之介……让『大啖美味牡丹饼之介』成为男子汉吧!」
「你、你们两个是怎么了!对一个只会出场一下下的村人级角色放那么深的感情,乱恶心的!」
「「给牡丹之介多一点希望吧!」」
「什么跟什么嘛!你们两个有心好好给建议吗!」
「「我们才想问,你有心好好做游戏吗!」」
就这样,现场又吵成一团……奇怪了,我们这个同好会应该跟邻近高中的学生会一样,是以耍宝不手软的开心集会为目标,实际上也确实是耍宝不手软……我却觉得不太对劲。感觉气氛不应该这么肃杀。呃,虽然我对碧阳学园的事不熟啦。
尽管我们如此展开了「牡丹之介论争」一会儿──
等大家再次精疲力尽,连吵架的热情都没有时,上原同学就忽然把目光转向教室门口并且开口:
「啊!喂,天道!」
「「咦?」」
我跟千秋也顺著他的视线看向教室门口。于是在那里……可以看见不知为何显得有些慌张地从门后出来的金发美少女身影。
她──位居全校学生之上的天道花怜轻轻地拨起头发,并哼声挺起胸脯。
「你们好……我只是刚好路过,才稍微看看你们这边的状况。」
明明我们没有说什么,天道同学却主动做了说明。
上原同学不知为何对她那样的反应露出贼笑,还说:「啊,对了。」然后就看似想到什么好主意地向她招手。
「我在电玩社的活动才忙到一半耶……」
天道同学说是这么说,却还是乖乖地进来教室。她来到我们旁边以后,上原同学忽然从千秋手中抢走写了新作构想的列印纸,再把它交给天道同学。
尽管千秋害羞地抗议:「等、等一下!」上原同学却继续说:
「你读一下那个,帮忙给点意见。那是星之守写的新游戏构想。」
「星之守同学写的?」
天道同学看向千秋。于是,千秋害羞地脸朝下,却还是点了点头。天道同学则温柔地对这样的她微笑搭话:
「那真棒耶。我很想帮忙给意见……可是,我并不是游戏制作者,因此不晓得能不能帮到你的忙……」
不愧是天道同学,成熟的对应。千秋似乎从这样的温柔得到了勇气,就点头如捣蒜地拚命回答:
「拜、拜拜拜托你了!我、我就是想听像天道同学这样正经的人给的意见!」
「「喂。」」
天道同学无视我们两个男生的吐槽,还对千秋回以笑容。
「呵呵,谢谢你。那我立刻读读看喔。」
天道同学交代完以后,就站著将视线摆到列印纸上。于是,在千秋显得兴奋期待的守候之下,天道同学她……
「「(啊啊,她越往后读,表情就变得越为难了……!)」」
或许再怎么说都是当著千秋面前的关系,尽管天道同学脸上装出完美的客套笑容……在我们看来,她的感想却是一目了然。不过成熟的她还是有别于我们。天道同学在读到中间一带时,就保持著委婉的态度……向千秋试探:
「星、星之守同学?请问……这是不是要用在愚人节的企划……?」
「不是!这是我认真构想的!我打算卯足力气制作这款游戏!」
「这、这样啊,原来如此……」
「所以说,为了广受一般人欢迎,我才想听天道同学有什么指教!」
「是、是吗……」
我跟上原同学看著天道同学退缩的为难模样,都感到越来越不忍。仔细一想……这样实在很可怜。算不上多亲近的人做了内容超尴尬的作品,还向自己徵求感想……这种处境未免太惨了!
当上原同学的脸似乎因为事先没想那么多而愧疚得皱在一起时。
设法将新作构想读到最后的天道同学……回头看了一脸兴奋期待地等著感想──而且恐怕对好评渴求不已的千秋,然后笑了笑。
「内容读起来十分引人入胜。这是富于独创性的精彩作品……期待你能继续努力,做出精益求精的下一部作品!」
「「(她既婉转又不留余地地把作品刷掉了────────────!)」」
天道同学努力过了!她很努力!说得好!那段发言就像之前我在网路某个地方看过的编辑对作家写出无趣原稿或大纲所用的婉拒词,真亏天道同学敢当面对千秋说出来!
我跟上原同学都对天道同学那正合本色的回答方式有些感动。天道同学在拋开迷惘断然将评语说完的成就感之下发抖。至于听完感想的当事人千秋──
「我……我好高兴!没想到会得到这么全面的称赞!我会加油的!」
「「(她根本没听懂意思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千秋超乎意料的正面思考令我们愕然。
连天道同学似乎都爱莫能助了。她脸色苍白地露出微笑,然后一边把纸还给千秋一边说道:「那我告辞了。」转身背对我们几个。
就这样,当千秋喜孜孜地笑著埋头阅读自己的新作构想时,天道同学她……发出了音量微弱到只有我跟上原同学听得见的嘀咕。
「……………………对不起。」
「「(我们才应该跟你道歉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们看著天道同学微微发抖跑开的背影,心里也对她一再大声赔罪。真的抱歉!感觉是我们对不起你,天道同学!
接著,对我们这些举动浑然不觉的千秋就高高兴兴地露出了得意面孔。
「哼哼~~怎么样,你们俩看见没有?哎,只要让识货的人来看,我做的游戏就会得到肯定!」
「「你……!」」
这时我和上原同学心里涌现的情绪,该怎么形容才好呢?啊,目睹作品有九成都是靠插画家才卖得出去的轻小说作者跩起来的场面时,大概就类似这种心情吧。
说真的,我想告诉千秋一句话,毫不顾忌是否会糟蹋她的才华。
你这款新作大概烂到家了。
我无论如何都想把话告诉她!可是,我跟上原同学无法顺从自己的欲望。因为……那样会让天道同学的悲壮努力白费!我们会对不起为千秋如此著想,还在某方面只让自己留下伤痛就离去的天道同学。
当我们懊恼得咬牙切齿时,得意的千秋又继续说:
「回想起来,景太和上原同学都吐槽了不少部分,却连一句『无聊』都没有说过耶。我懂了。虽然我最讨厌卖萌……不过,原来这就是所谓傲娇的反应!」
「「…………!」」
我跟上原同学已经懊恼得几乎快把嘴唇咬到流血了!
这种事情……这种事情合理吗!创作者有玻璃心跟才华当挡箭牌,我们这些普通人却连想讲的话都不能讲,这样的社会合理吗!
就这样,当我跟上原同学拚命克制气得发抖的身体时。
千秋摆在桌上的列印纸被教室窗口的风一吹,飘到入口那里去了。
「啊。」
千秋连忙起身去追列印纸。可是,那张纸却漂亮地溜过她的手,最后就飘到走廊上了。
我跟上原同学只是呆呆地看著那幅景象。
千秋东追西追地被列印纸玩弄到最后,就在门口附近的墙边暂时歇手重整态势。另一方面,溜到走廊上的那张纸──则落在某个刚好路过的女同学脚边。
「嗯?这是什么?」
女同学如此嘀咕,然后捡起列印纸。从说话声和动静察觉到状况的千秋似乎认为东西被陌生人捡走了,就屏息躲到对方看不见她的墙边。千秋自己当然也看不见对方。
然而,那个女生的外貌……有著小麦色肌肤和明亮发色的熟面孔──是上原同学的女朋友亚玖璃同学。从我跟上原同学这里都能将她的身影看得一清二楚。
对于这令人意外……而且不知道会如何演变的情况,我跟上原同学都屏息静气。
亚玖璃同学当场低头专心读过那张列印纸以后──
──她一边哈哈大笑一边说出了肆无忌惮的真实感想。
「好糟喔,这什么游戏啊,感觉超无聊的w」
「「(神来救我们了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跟上原同学一边看著千秋无力地在墙边消沉下来的模样,一边对打动人心的发展大为感动,两个人就忍不住紧紧抱在一块。
霎时间,这样的我们──热情相拥到连BL都相形失色的我们……跟身为上原同学女朋友的亚玖璃同学对上目光了。
「「……啊。」」
…………眼睛似乎失去光彩的亚玖璃同学拿著列印纸匆匆跑掉了──
「「等、等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跟上原同学急忙朝她追过去。千秋依然窝在教室角落,沮丧地说著:「超、超无聊……」虽然这是意外……或许对她来说太狠了吧?
「(啊,现在并不是担心千秋的时候。我会被亚玖璃同学骂啦!)」
经过东拉西扯,今天我们的电玩同好会活动一样鸡飞狗跳地落幕了。
大约两周之后。
从那场同好会过了一阵子,某个星期日午后。
放空脑袋在网路上逛得起劲的我忽然发现,自己平时拥戴的免费游戏创作者……〈NOBE〉上传新作了。
「喔,好耶!」
我立刻下载那款游戏来玩。这位〈NOBE〉的作品从以前就富含异色的独创性,坦白讲,不太大众化。但我就是爱这个人的独特感性,也觉得自己是他的粉丝。
这次我同样带著期待的心情启动软体。先来看标题画面。
《银河联邦VS邪恶的侵略神!》
「……嗯?」
看了有种莫名的感觉卡在心里。呃,虽然独创性依旧不改,但我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些字眼…………哎,大概是心理作用吧。
选择展开新游戏以后,就换成序幕秀出来了。
〈王国历七六五年。长久以来为争夺戈尔艮大陆霸权,始终烽烟不止的贝尔芙劳共和国与鲍提修帝国订下休战草约的这一年。
在有著帝国遣返兵横行肆虐而有如垃圾堆的贫民窟一角,日后将为世界带来改革的男子从消瘦娼妇的胯下出世了。〉
「唔嗯?」
我还是觉得内容好像在哪里看过……但我本身总会同时玩好几款游戏,像这种走王道路线的序幕情节,在任何地方看过都不足为奇。
可是,我好像快想起来了。根据我隐约的印象,接下来介绍主角时似乎会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其名为──葛连‧安达路西亚──〉
结果没有。很正常。呼嗯,看来果然是我的心理作用。
就这样,我换了心情继续玩游戏。
游戏内容是极为传统的回合制RPG。主角为了改变帝国法制要打倒那些腐败的人员,但他所使用的手法却是偏离正道的趁夜暗杀──才怪。主角用的是本著骑士道精神挑战敌人,战斗过后再要求对方改过向善的手法。
世界观也相当俗套。货币单位叫Gold,打倒敌人就会获得经验值并升级,用药草可以将HP补到满。
尽管世界观在途中变得广阔,主角也只是规规矩矩地一路劝善惩恶,奋战到最后就加入了银河联邦,因此还不到跳tone的地步。
结果银河联邦打倒了邪神,迎来美满结局。故事编得挺壮阔,没想到剧情分量倒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哎,该怎么说呢?坦白讲……
「普、普普通通的佳作……」
我望著结局画面,不由自主地呆掉了……还、还好啦,以往〈NOBE〉偶尔也会推出剧情比较没那么夸张的作品……只是这次内容统整得格外规矩。
「…………」
我关掉游戏画面,然后打开〈NOBE〉的部落格。玩完新作以后,我一向习惯用自己取的网名〈阿山〉在这里写感想。
「咦,奇怪?部落格上有发表新文章耶。」
猛一看,新文章写的是关于那款新作的研发秘辛。文笔依旧简单扼要,不过里面有提到这次似乎有两个朋友帮忙监修。
「喔,难怪……」
我原本就是〈NOBE〉的道地粉丝。我喜欢从这个人的作品散发出来的「作者为人」以及「气息」,几乎已经成了盲目的信徒。
而且,要谈到这次新作做得好不好,我认为在〈NOBE〉的历作中,可以算是完成度优秀无比的作品。
有别人帮忙监修,实际上就会像这样吧。将凹凸不平的原石巧妙打磨,做成大家都可以接触的作品。
那同样是难能可贵的事。而且〈NOBE〉能坦然接纳朋友的那些意见,我想他果然是个既成熟又杰出的人。
即使如此……我打从心里喜欢的终究是……
我缓缓地打开意见栏。首先,我一如往常地写下简单的感想:「新作还是很有趣!内容整理得好完整,吓了我一跳!」
接著,我沉思片刻之后,决定多加一句。
「…………嗯。」
我极为精简地补上了自己目前对〈NOBE〉的真正想法。
隔天。
「以后我还是决定贯彻自己的感性!」
「「什么?」」
我们几个今天同样举行了同好会活动,结果千秋一开口就这么对我们宣布。
我跟上原同学不禁面面相觑。
「(什、什么情形?星、星之守是怎么了?还以为她这阵子都安安分分的……)」
「(对啊,怎、怎么回事?被亚玖璃同学狠狠批评过以后,千秋的态度一直很低调,我们跟她相处也轻松多了……而且我们对新作构想补充的意见,她也乖乖听进去了……)」
可是,为什么到了今天……千秋从一开始就故态复萌?
不好的预感让我们俩为之颤抖,而千秋……则是在眼里重拾绝对的自信,大声地向我跟上原同学宣布:
「之前我不小心做了反省!可是,商业作品也就罢了,至少在免费游戏这个领域里,作者在作品里塞满自己的喜好又有什么错!免费游戏就是可以包容赤裸裸的私心才吸引人不是吗!而我却软弱得见风转舵……错就错在我太积极采用你们两个的意见了!」
「「咦~~!」」
意见忽然遭到批判的我们都觉得不平。
「那、那是什么话?千秋,难道你采用我们的意见做出来的新游戏完全没人下载吗?」
「不不不,以现状来看,其实下载数已经称霸从以前到现在的所有作品了!得到的评价也是至今最好的!老实说,推出以后超有成果的!」
「「你看吧──」」
「可是!」
千秋用力站起来打断我们的话。她低著头停了一会儿……然后,在下个瞬间就笑逐颜开地咕哝:
「可是……可是那样做,我似乎就不太能打动自己真正想取悦的人了……」
「?」
我完全听不懂她说的意思。于是,我看向上原同学……他却开口表示:「啊,难道说……」还把目光瞥向我这边……?
当我歪头不解时,千秋清嗓后又继续说:
「我犯了一点错误。因为失去自信……我只管把你们俩的意见直接塞进游戏……」
「?那有什么问题?」
我们只给过正经八百的意见,所以实在想不通千秋这样讲有什么道理,结果她怯生生地回答了:
「那个那个,我认为愿意采纳别人意见是很光彩的事,不过……」
千秋停顿一拍,眼里炯炯有神地带著明确的意志告诉我们:
「就算那样,我自己没有仔细体会吸收你们的指教,就机械性地直接把那些放进作品里面,以创作者来说是非常没有诚意的行为。在此请容我向你们两位道歉。我没有将你们好不容易给的建议运用到最好,真的非常对不起。」
千秋弯下腰对我们鞠躬赔罪。
「「…………」」
我跟上原同学看了都不禁哑口无言……感觉上,眼前的女性实在不像是跟我们同学年的同学。
我们连忙相劝:「不、不用这样道歉啦!」
下一个瞬间,当千秋抬头露出难为情的羞涩表情时……我忍不住将目光转开了。
「(我、我怎么会这样想……总觉得……千秋看起来好帅气……)」
我用力揉眼睛,打算抹去刚才的感想。
千秋则一脸觉得奇怪地看著我的反应并回到座位,然后又忸忸怩怩地朝我们开口:
「那个那个,所以说,假如两位不嫌弃,以后我还是想听你们对新作构想的建议……」
千秋看似尴尬地这么说……看来,她好像以为自己刚才说的话惹恼我跟上原同学了。
我跟上原同学忍不住看了彼此的脸。我们俩无奈地一面苦笑一面对千秋投以笑容。
「「那我可不会嘴下留情耶。(喔。)」」
「!……好的!尽管放马过来!」
千秋笑著用手拍胸脯,随后立刻猛咳。
尽管两个男生看了她那副模样都哈哈大笑──
忽然间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想起了自己先前在最喜欢的免费游戏作者的部落格意见栏写下的那段话。
「我还是打从心里喜欢你那带有自我风格的作品。 阿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