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SKYWORLD苍穹境界
  4. 第九卷
  5. 序曲
  6. 繁体版

序曲
2017-06-23 00:17:31

		

台版 转自 天使动漫
扫图: 村崎幽悠
录入: 村崎幽悠
校对: 村崎幽悠
淳想起那天咲耶复活时,当下他便冲进小木屋里,看到咲耶躺在床上时的情景。
这个一如他另一半灵魂的女孩,静静地躺在床上沉睡着,自复活之后从来没有清醒过……就一般情况而言,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站在床边的歌澄哭着不断道歉。
据说,咲耶是为了保护歌澄而与卡林——与艾莉丝同质的另一个存在——同归于尽的。歌澄说这全都是她的错。至于卡林则身受重伤逃走了。
淳知道,这个责任不该由歌澄来担。但他却无法吐露出半点安慰歌澄的话语。
歌澄哭肿了脸庞。淳站在歌澄身边,不发一语地凝望着咲耶的睡睑。
那张自然熟睡的脸庞,彷佛下一刻就会清醒过来,漾出笑容地向着淳道早安。
但之后的两个月间……咲耶却始终沉睡着。
*
要从第三轨道上攀第二轨道必须经过某个迷宫——奥尔德斯天空寺院,是一个困难度极高的团战型迷宫。
淳率领的霸者之旗现在已经来到奥尔德斯天空寺院的最后关卡。
在关卡的人数限制之下进入迷宫地图内的十六支小队,总计九十六人的精锐成员在地图内各处展开布阵。其中的核心战力三十六人负责正面迎击一头全长超过十公尺的蓝色三头龙,奥尔德斯天体之王。
同时,地图的左右两侧不断有龙头巨人,天体守护者涌出。扣除掉核心战力的其余分队全都拼死吸引这些小兵的注意,抵挡这些小兵。
每当天体之王的HP减少一成,天体守护者涌出的数量就会增加。然而,这支攻略团队没有时间慢慢对付这群天体守护者。因为这个关卡的王,奥尔德斯天体之王会随着作战时间延长而愈变愈强。
因此,这个关卡深深考验着来访的团战公会,如何能够在更优异的团队合作中,更有效率地清理掉眼前的怪物。
淳站在关卡中央留心观察着每一条战线的状况,同时下达命令。
「吃王的队伍施放恢复魔法的时机没有抓好!枝理,立刻调整!如果觉得吃力就快点请求其他伙伴帮忙!」
「我们哪来的预备兵力啦!」
枝理在分秒不差的时机下对着队上的防御主力施放恢复魔法,同时转头对着淳大叫着。
「我会从其他队伍里面调配,你不用担心这个。」
「这样其他小队会全灭吧!」
「那又怎么样?」
淳带着压抑的语气说:
「只要我们能赢就好。」
「……可恶!」
这个双马尾的女孩紧咬着下唇瞪了淳一眼,随后又转头面向三只颈子如蛇颈一般长而向前弯曲的三头龙,奥尔德斯天体之王。
看来她身为队伍中主要恢复型角色的坚持也是难以撼动的。现在正值团战行动,她应该是非常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得把过多的情绪压抑下来,因而有所节制。
而淳也正是因为清楚这点,才刻意挑了粗鲁的言词激她吧。这层盘算是为了让枝理将对淳的愤怒转换成执行力,藉此达到淳所期望的战果。
夹杂着怯懦与愤恨的目光凝聚过来。
……这也是理所当然,毕竟最近这一阵子,淳对周围的这些人非常严厉;不但因为一些琐碎的失误便加以责骂,亦给予了过于沉重的任务。只要有人为此吐出丧气话,马上就降为二军。
淳削减了大家的睡眠时间以及自由时间,在极限状态下不断要求大家进行作战搭配的默契训练。
结果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一支完美运作、如精密机械般的九十六人团战部队。
这支部队里每个人对于自己该做的事都再清楚不过。也因此,说什么都不可能输掉这一战。
「最左边,山田小队快要压不住天体守护者了!淳快点派人支持他们!」
负责辅佐淳的女孩,让叶手里拿着传声石说。但淳摇了摇头。
「现在没办法从其他地方调派战力过去。马上就要打倒王了。」
「可是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
「山田小队可以再撑一下的。」
淳冷静地观察着周围的状况,面不改色地望向让叶。也许是受他锐利的眼神震慑,让叶微微显露出怯懦的反应。
「不、不可能的,原本山田小队就已经要同时对付两只天体守护者了……」
「这点程度他们可以应付得来的。」
「这样他们会全灭的。」
「不过我们的目标可以完成。只要他们能把现在这个情况强行控制住,我们就一定可以打裸这场仗。」
让叶听了忍不住紧咬着下唇。
「你为了抵达第二轨道甚至不惜做到这种程度,让山田他们为此牺牲吗……我们就算在这里先行撤退,寻求下一次的机会也是……」
「咲耶在等我。」
淳边说边把头转回正面。
此时那头蓝麟三头龙正面临着这支冒险者精锐部队的强烈猛攻,因而发出痛苦的咆哮声。队伍中的主力防御型角色在承受对手严苛的范围型攻击,HP几乎要被抽干倒地的同时,以枝理为首的几个恢复型角色算准时机放出恢复魔法,让他所受的伤瞬间恢复。
「你变了。」
让叶摇摇头说。
「那当然。」
淳小小声说:
「咲耶在等我,我不变怎么行。我非得继续前进不可。」
「就算要付出任何牺牲也没关系吗?」
对此,淳没有回话。
天体之王的HP在此刻全部耗尽,庞然身躯应声倒地。
同时,淳也收到了山田小队全灭的报告。
他对着发出欢呼的队友们加以斥责,迅速做出了指示,要大家尽快歼灭掉剩余的守护者。
——霸者之旗公会的冒险者们开辟了通往第二轨道的道路。
红色的文字滑过了所有冒险者们的平板计算机,这是霸者之旗公会第二次得到以红色的文字出现在平板计算机消息正文中的荣耀。
*
躺在地板上的淳睁开眼睛,他这才发现自己昨晩坐在椅子上睡着了。他捂着头痛的脑袋起身,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条白色被单。大概是谁来看他而帮他盖上的吧。
歌澄、光、让叶……淳又一次让这几个女孩为他担心。
咲耶就躺在他身边的床上。从那天开始,她一直陷入沉眠。
「我总是担心着哪天醒来,你会忽然就从这张床上消失。」
这是个冒险者们即便死亡都可以复生的世界,苍穹境界。
然而,在两个月前的一场战役中,咲耶挨了存在于系统规格之外的神秘少年卡林的攻击,即使复活之后也没能恢复意识。而这个情况从没有好转过。
根据被囚禁于巴洛克监狱中的女孩艾莉丝所说,卡林拥有介入苍穹境界系统的能力,而他恐怕就是对着咲耶使用了这样的能力……还说,原本咲耶连复活都做不到。
不幸中的大幸是,咲耶最后使出的攻击勉强伤到了卡林,致使他失去了介入苍穹境界系统的能力,也让他对咲耶施放出的反击没有发挥原本应有的作用。
「要怎么样才能让咲耶恢复意识?」
面对淳的询问,艾莉丝默默地摇摇头。
「若是我们能抵达第一轨道岛,艾昂呢?」
「如果可以在那里和上面的人联系……是有可能。」
艾莉丝口中的这句话成了淳所仰仗的最后一丝希望。
其后又过了两个月,淳指挥着霸者之旗解开了各式各样的关卡,直到现在,他们终将迈向第二轨道。
「就剩下这一个轨道了……」
淳开口吐出一声呢喃,手握拳头默默地凝视着眼前陷入沉眠的女孩。
「快了,咲耶。你等我,我一定会救你回来的。」
他带着盘石般的决心说。
*
SKYWORLD苍穹境界,过去这个名词仅是一款运行于学校用平板计算机•W-LD上的免费在线RPG游戏名称,亦是游戏中的世界名。
有一种游戏典型称为MMORPG(即Massively Multiplayer Online Role-Playing Game,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由多名玩家连接至同一架服务器,实时体验同一个游戏世界。而之前的苍穹境界就只是这种游戏典型之中的其中一款游戏而已。
游戏中的世界是一个拥有无数浮空岛飘浮在天空之中的奇幻世界。而玩家在游戏中将扮演搭乘飞空艇在岛际间旅行的冒险者。这样的设计使得游戏营运之初便得到许多玩家青睐,然而……
有一天,这个只存在于游戏中的虚拟世界忽然变成了现实。玩家们突然发现自己置身于苍穹境界的大地上。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而根据推测,这天一共有数万名玩家『转移』到了苍穹境界——这个与游戏中的世界如出一辙的异世界之中。同时,摆在这群玩家们眼前的,是一个怎么看也不像是由数据构成的、极其逼真的奇幻世界。
自苍穹境界开始营运直至这天————『转生之日』来临,中间不过相隔一个礼拜。而自从『转生之日』至今,已经又过了十个月。
截至目前为止,仍没有任何一名玩家看见这个生存游戏的终点。
苍穹境界,一个由无数飘浮在广阔海面上方天空中的浮空岛所组成的世界。这里的浮空岛由上而下分别归属于八个轨道;愈上方的轨道攻略困难度愈高。
距离『转生之日』过后三个月,淳在第八轨道的亚塔利雅岛上结识了两个女孩——轻装战士歌澄,和白魔术师枝理。随后又有了第七轨道寮泰岛上的枪手尤佳莉雅、第五轨道史葳特涅维尔岛的召唤术师光加入队伍。
其后,淳等人又得到了更多伙伴,在菲尔法招募任务中闯关成功,得到前往第四轨道的通行证。他们在第四轨道与淳过去的挚友,咲耶率领的团队会合——
这两支冒险者队伍以淳和咲耶为首,组成了第四轨道上的第四个冒险者公会『霸者之旗』,合力解放了长年沉眠在次元夹缝之中的封印都市,夏凯。
在他们抵达夏凯之后,过去引领淳来到苍穹境界的奇妙女孩艾莉丝,在这里留下求救的讯息。
于是,霸者之旗公会便为了营救艾莉丝展开行动。在『转生之日』过后的第二二九天,淳率领的攻略团队成功从巴洛克监狱中拯救了艾莉丝。
同一天,咲耶和光亦率队前往支持淳所带领的主力部队,却在半途遭到一名少年——与艾莉丝成对的存在,卡林的袭击。
然而,这是咲耶刻意引发的情况。而咲耶等人更是凭着机智与个人技巧,将卡林逼入了绝境。
那时候,歌澄带领一支分队,为了与咲耶会合来到了现场。
卡林对歌澄发动攻击,咲耶为了保护她对着卡林出手,彼此击中了对方。
卡林身负重伤逃亡,其后便未再现身。
据艾莉丝说,卡林很可能是因为使用了禁忌的力量,消耗过大。并说,要使用这种禁忌的即死性攻击,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而卡林赌上了这一点,数度使出这种招数,结果败下阵来。
咲耶看穿了这一点,也赌赢了,她成功击溃卡林。然而,复活之后的她却始终陷入沉眠。而之后又过了两个月……
现在已是距离『转生之日』过后的第二九二天,这个女孩仍未苏醒。
*
出了屋外,眼前是一片黄昏色的世界。火红色的天空笼罩着视线所到之处的每个角落。这里是存在于次元夹缝的城镇,夏凯。时间还是上午,淳走进常去的餐厅,向负责服务的齐颂魔偶点了一些轻食。
坦白说,他没什么食欲。这两个月一直都是如此。
然而,不吃东西就没有力气行动,无法成事。因此他勉强自己将食物塞入了口中。
不过今天的餐点实在糟糕透顶。他咬了一口盐烤的淡水鱼,口中的食物难吃得让他额头疯狂冒汗,痛苦不堪。他喝了几口水,接着起身瞪向厨房。
厨房入口处的柱子后方,枝理铁青着脸躲在后面窥探着。
「不、不是啦!这是人家不小心的!这只是有些误会跟摩擦……」
「你少啰唆,过来。」
「好啦……」
听到淳显露出少有的愠怒语气并对她招手,枝理于是垂着肩膀来到淳的面前,在桌边跪坐着磕头道歉。
「我没叫你这么做。」
「请、请大人饶命……要是歌澄知道人家浪费食物,她会发飙的……」
——这时候该担心的是歌澄发脾气吗?
(这家伙跟歌澄还是这么要好……)
淳泄气地垂下肩膀。
「你有自觉自己在浪费食物吗?」
「这一切全都是人家不成熟的性格所致。」
「你根本没打算认真道歉吧。」
淳苦笑着随便挥了挥手,表示算了。
「你为什么搞这种飞机啦。」
「唉〜人家想让你打起精神来嘛〜」
(打起精神呀……)
淳隔着桌子观察着坐在对面椅子上的枝理,内心嘟哝了一声。
他知道这些女生都在为他担心,但没想到枝理竟会一个人独自行动,做出这样的事。
天花板上洒下暖色调的魔法照明,眼前这个双马尾的女孩眼窝呈现出浓浓的黑眼圈……她一早做出这样的事,应该是整夜没睡了吧。
(就算是如此……端出这种料理也太离谱了吧。)
枝理抬起眼望向淳,淳瞪着她说:「我倒是差点被你做的料理害死。只有在漫画跟动画里面才会有人吃了难吃的菜却毫不在意好吗?」
「哪、哪有这么夸张……」
「那你自己吃吃看。」
淳边说边把桌上的菜推到枝理面前。枝理怯懦地整个人向后仰,随后带着颤抖的手抓起了叉子,将菜提到嘴边……
「啊,这是间接接吻耶。」
「你少啰唆,快吃。」
淳一把抓起枝理的手,猛然将叉子往她的嘴里塞,硬是要她将口中的食物咀嚼吞下。枝理顿时脸色铁青,用手捂着嘴发出「呜〜呜〜」的哀声,连眼泪都冒出来了。
淳笑了,笑到眼角渗出泪水。这才忽然觉得,自己好久没有打从心底开心地笑了。
「好啦,你说说是谁做出这种料理的呀?」
枝理胡乱挥舞着双手,拼命咽下口中的食物,大叫了一声:
「有!是人家!真的万分抱歉……这简直就是杀人兵器呀。」
「你能明白就好。」
「唉、唉……算了啦,反正你也笑了。」
这句话让淳忽然又撇起嘴,显露出一副如同吃了苦瓜一般的表情。
「我看起来有这么窘迫吗?」
「不然你以为你看起来很从容吗,猪头!」
这次轮到枝理瞪他了。淳像是为了寻求协助一般仰头望向天花板,叹了口气嘟哝一声:
「这样啊……有这么严重吗?」
「你都已经完全无视于周围的人给你的劝告了,难道不是吗?」
其实淳不是无视周围的劝告,而是不知道该怎么看待这些劝告而已。
——尤其是歌澄。
起初歌澄还避着他。而她之所以会有这反应,似乎是因为她认为咲耶会变成这样都是她的缘故。
至于这阵子,换成淳开始逃避面对这几个女生了;一方面他也因为眼下攻略的进度迟迟没有向前推展而感到焦虑,不敢直视大家抑郁消沉的模样。特别是这个问题还是出在他身上。
然而,对此他也无能为力。他只能一路咬着牙,告诉自己现在要不断前进。
「你是对我发飙,要我不要避讳歌澄是吗?」
「你白痴呀!」
枝理气得鼓起脸瞪着淳。
「人家!我!亲爱的枝理现在正担心着我们最重要的伙伴你耶!你是瞧不起人家是吗!」「啊,是这样啊,也对……抱歉。」
「你知道就好。」
枝理挺起了她那平板的胸脯,扬起嘴角绽露了笑容。
「唉,就结果来说,人家是没办法理解你跟咲耶之间的羁绊啦。人家不会懂,也不会想去理解。毕竟人家不是咲耶,也不是很清楚咲耶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淳,人家很清楚你这个人。除了歌澄之外,在苍穹境界之中的你应该……就属人家最清楚了……应该啦。」
「你也太没有自信了吧。」
「仔细想想,歌澄一直带着闪亮而盲目的眼神望着你。比起这样的她,搞不好人家一直从旁观看,还比她更了解你呢。」
「所以你是最了解我的啰。」
「是啊,但你也不要得意!」
枝理边说边转动眼珠瞪着淳。
「人家终究也只是把你当成伙伴在观察你而已!」
「我知道啦。说到底,恢复型角色平常本来就要多费些心思观察队伍中的伙伴嘛。而你又是其中的佼佼者,一直都抓准了我的一些小习惯,在极限中管理着我身上的怪物仇恨值。」
「你这么捧我,人家也不会给你任何好处的啦。」
「我是说我有像你这么一个优秀的伙伴啦。光是这么跟你一起说话,我就已经觉得很开心了……嗯,没想到像这样聊这种不着边际的事竟然是这么开心的事。」
淳这番话让枝理的脸上泛起了红潮,显露出有些慌乱的反应。她随后鼓起脸颊瞪着淳说:「你是在亏人家吗!人家要去找歌澄告状喔!」
「我没这个意思,你知道的。」
枝理举起双手,「嘎〜〜」地嚷嚷了一声之后大叫着:「人家知道是知道!不过不吐你两句人家心里不舒服啦〜〜」
淳耸耸肩说:
「你永远都是这么认真跟人家硬碰硬的嘛。」
「对啦!因为人家笨拙嘛!……像这样的女生很麻烦啦,我知道啦。不过人家就是只会这么一套处事方式嘛。」
「我了解。而且,我觉得有你这样的伙伴在身边是很令人感到开心的事。」
「嗯、嗯,你也太直接了……不对,你在这方面一直都是这么直接的呀。」
枝理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带着微微泛红的脸颊说:
「人家忽然想到,你该不会带着你这种毫无自觉的骗术,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乱搞吧?」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淳的眼神边说边飘向他处,这反应就连他自己都觉得不让人怀疑才怪。枝理瞪着他开了口:「话说,淳呀,你在碰到我们之前是待在尤佳莉雅他们的小队里面嘛。」
「不是一直都跟她们在一起啦。大概只有一个月左右。在这之前都是我自己一个人……」
他话说到一半忽然想起了什么,「啊啊……」接着苦笑着说:
「在我来到苍穹境界之后第一个一起行动的人,那家伙也相当有趣呢。」
「喔?那家伙呀?」
眼前的女孩晃了一下那一头扎起来的双马尾,整张脸凑到了淳的面前。她看起来鼓着脸,莫名显得有些不快。
「是女生吧?」
「等一下,你为什么就一定认为是女生?」
「不是吗?」
淳被问得默默地低下头。
「结果就是女生嘛!你这个猪头!」
「那又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我发誓我没有……」
「那她对你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啰?」
听到枝理这么问,淳抬头望向天花板,那反应看来就像是在细数每一条木头的纹路一般。
「就是有嘛!」
「你会吃醋,我其实还满高兴的呢。」
「才不是!人家是对你这种没有节操的行为——」
「不过她真的是……再说——」
「说什么啦!」枝理边说边给了淳一个白眼。
淳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决定如实吐露。
「她很碍事。最后是我决定把她丢下不管的。」
枝理听了忍不住咽了一口气。
淳叹气之后接着说:「我差不多该回公会办公室里去了。」
「等一下!你给我站住!话才说了一半,别想逃走!」
就在淳站起来的时候,枝理一把抓住了他。
「公会里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
「人家当然知道!就算知道还是要你现在就把话说清楚啦!」
「我没时间应付你这种八卦性格——……」
淳才要开口骂人,却随即发现枝理带着极为认真而严肃的表情凝视着他。
「你脸上的表情看起来非常想把这件事说出来。」
「你不要自作主张决定我的想法。」
淳说完便不由得开始思考,胸中那一股纠结的心绪究竟是什么,以及自己现在究竟在想些什么。还有,当脑中浮现出那个女孩脸上的笑容和哭泣时的模样,自己又作何感想……
随后他靠到椅背上,垂着肩膀开了口:
「这个故事有一点长,你愿意听吗?」
「嗯,你说吧。」
于是,他开始娓娓叙述起了那段往事——那是在他刚来到苍穹境界的时候,尚未拥有任何过人之处时的事。
当时的他所拥有的只有非常纯粹的情绪和感受——只有如何展开他的冒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