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空战魔导士培训生的教官(空战魔导士候补生的教官)
  4. 第八卷
  5. 第四章 两人的选择带来的结果
  6. 繁体版

第四章 两人的选择带来的结果
2017-06-22 21:09:57

		

空战武道祭第三天,早晨。
第一人工空岛,地下锻炼场。
「嗯?摇得满厉害的耶。」
感觉到突然传至地下的震动与声响,彼方这么说道。他的视线正指着一脸认真表情的艾蜜莉。
「彼方小弟,我还是先提醒你好了。就算我赢了,对这世界的人类也没有任何好处。老实说坏处还比较多。」
「不过你不打算乖乖被我降伏吧?」
「当然。」
「那还有什么问题。要是你接下来赢过我,那我就不会再干涉你了。」
「……这条件还真是求之不得。」
是的。这的确是求之不得的条件,简直无可挑剔。
「我可以再问一个问题吗?彼方小弟,你都没想过自己输掉的可能性喔?世界的命运对你来说无所谓?」
「哼,觉得自己会输的人怎么上战场?」
彼方露出无所畏惧的笑容说道:
「况且现在世界的命运、人类的未来这些庄严肃穆的理由,根本就不重要嘛。」
「……………………」
艾蜜莉沉默了好半晌,最后她微微挑起嘴角。
「哈哈,还真有胆说呢。大姐姐有点迷上你了喔。」
语毕,艾蜜莉拿出了斗志面对彼方。尽管口头上并未解释,但彼此之间自然明白。艾蜜莉·威德贝伦接下来打算使出全力与彼方一战。
「话说,你的武器要怎么办?」
「喔,那个不成问题。」
虽然手上没有魔法师的宝石箱,艾蜜莉自然而然地举起手,黑色的粒子转瞬间凝聚形成双刃的单手剑。
「咒剑<塔迪斯>,是我的爱剑喔。」
「哦~~咒力的剑啊。咒力这玩意还真够自由的。」
彼方如此说道,将魔力注入魔法师的宝石箱,将凭空出现的漆黑魔炮剑握在手中。
双方面对彼此摆出了迎战架式。
「我先报上名号吧。<翼击之猎人>——艾蜜莉·威德贝伦。我会在此打倒你。」
「哼。<密斯特岗>空战魔导士科——彼方·英司。会赢的是我。」
两人瞬间拉近彼此距离。刀刃屡次交锋、彼此较劲、猛烈互击……!
第一人工空岛,牡羊座离宫。
在黑烟窜升、粉尘飞舞的离宫内,安涅罗杰趴在地上。而克莉丝用自身掩护她,保护她的安全。
「您没事吗,教皇陛下?」
「我没事。谢谢你,克莉丝小姐。」
对克莉丝表达谢意的同时,安涅罗杰重新站起身。
原本用来容纳<辟邪>的高塔已经全毁,无数的砖瓦散落在四周。
「……里帕先生呢?」
安涅罗杰问道,同时里帕冲破了粉尘的帘幕现身。
「让他得逞了。<辟邪>已经全毁了。」
里帕似乎在爆炸的瞬间展开了魔法障蔽,免于受到致命伤。同时也受到幸运之神的眷顾,让他并未被坍塌的塔体碎片波及。
里帕镇定地解释:
「丹贝尔克鲁先生自己引爆了绑在身上的炸弹。执行炸毁<辟邪>的行动时,没有显露任何迟疑。」
「丹贝尔克鲁先生没有为了理念而牺牲的信念,恐怕是受到了催眠暗示的控制吧。不过居然会用上炸药……」
面对以教皇作为目标的暗杀未遂以及<辟邪>遭到炸毁的两件事实,安涅罗杰伸手搁在下巴旁。
对抗魔甲虫以魔力干涉的攻击最为有效,爆炸等物理手段无法发挥充分的杀伤力。在以对抗魔甲虫为主战场的这个世界,熟知对人战斗手法的人物相当有限。再加上能施展催眠暗示的条件,可能的嫌犯更是少之又少。
「敌人马上会到。提高戒备……」
就在安涅罗杰下达指示之后。
「哦?真不愧是萝莉老太婆,反应满快的嘛。」
说话声不知从何处传来。
当安涅罗杰抬起脸时,发现了那名美貌如同洋娃娃,身穿连身裙的少女——艾莉丝·维格特,以及拥有绽放淡淡光芒的蓝宝石般的长发,身穿白色夹克与及膝长靴的少女——琪尔斯蒂·帕米利翁。
仰望着就现况来看应该是从上方下降至此的两人,安涅罗杰板起脸来。
「已经到了啊。来之前也不先连络预约时间,未免也太不知礼数了吧。」
「哎呀,我不是有按门钤吗?不过你家不太牢固啊,只是按个门钤就炸飞了。」
看向因爆炸而化为瓦砾的塔,艾莉丝讪笑道。就在这时,克莉丝向前一步。
「……艾莉丝。」
「哦,是克莉丝啊。没想到你真的还活着。」
「是的。我不能那样随随便便就撒手人寰。」
言语上反击的同时,克莉丝坚定地凝视着艾莉丝。
里帕展开了魔剑,挺身站在安涅罗杰面前。
「教皇陛下,琪尔斯蒂·帕米利翁也在。」
「连<杀戮炽天使>都派来了,看来杰斯这回是玩真的。」
「没想到两位知道我的名字,真是光荣之至。」
看着毕恭毕敬对两人行礼的琪尔斯蒂,里帕讥讽道:
「是啊。我有许多前辈遭受你的毒手而坠落了,想忘也忘不掉啊。」
琪尔斯蒂,帕米利翁。她是杰斯的秘书,被视为他的左右手。同时也残杀了无数的教皇派空士。人类若要在这场战争上夺得胜利,她被视为最强的障碍。
「话说,彼方·英司人呢?」
「你说呢?真想知道请自个儿挨家挨户去找吧。没教养的小女生肯定很适合这种小偷般的行径。」
「才不要呢。在萝莉老太婆的家里翻箱倒柜,要是被虱子咬了怎么办?」
以手掩口展露优雅的笑容后,艾莉丝的脸庞在疯狂中皱了起来。
「时候到了,教皇。差不多该请你去死了。」
从空无一物之处取出黑色鞭子,艾莉丝欣喜地说道。
「艾莉丝,我来担任你的对手。」
克莉丝阻挡在艾莉丝面前。目睹那情景,里帕微微点头说道:
「那我就负责对付琪尔斯蒂吧……教皇陛下,容我直言,可以请您立刻逃离这里吗?」
「不。如果现在无法胜过她们,人类终究没有未来。我决定留在这个地方。」
对手是艾莉丝与琪尔斯蒂,就算现在逃命最后还是会被追上,想逃也不可能逃出生天。就战力增援而言能指望的还有彼方和艾蜜莉,然而通往地下锻炼场的出入口已经被塔的残骸所掩盖。
当下可能有的胜算,恐怕只剩彼方先生降伏艾蜜莉小姐,在取得力量的状态下赶来吧。
安涅罗杰表情凝重,直瞪着两名入侵者。
第一人工空岛,地下锻炼场。
仿佛要劈开脑门的斩击直逼彼方。
呃!明明使的是单手剑,剑压居然重成这样……!
他举起魔炮剑接招,不由得咬牙。
比起巨剑型的魔炮剑,单手咒剑照理来说应该轻盈许多,然而传来的劲道却犹如巨人之斧的劈击。
「哼哼,你好像很吃惊喔。不过我的力量可不只这点程度。」
艾蜜莉随即从彼方的表情看穿了他的感想。
艾蜜莉轻盈地向后跳开重整态势,弹响并未持剑的另一只手的手指。下一个瞬间,艾蜜莉眼前凭空出现了十发黑色光弹。这十发咒力弹转瞬间直逼彼方眼前。
未免太过迅速的事像干涉让彼方不由得咂嘴。
「啧……!」
彼方逼不得已,命令魔炮剑的汽缸旋转五分之一圈。
魔炮剑战技——扩散多弹头射击(Multi Full Burst)。
一分为四的魔力弹各自再度分裂为四发,化为合计十六发的魔力弹迎击咒力弹。
魔力弹与咒力弹互相交错。
彼方与艾蜜莉之间发生复数的爆炸,空气为之震动。
彼方的战技将艾蜜莉的咒力弹全数击坠,同时还有多余的六发朝着艾蜜莉飞行。
确定命中的路径。艾蜜莉没有时间闪躲。
六发魔力弹精准地袭向艾蜜莉,爆炸。然而下一个瞬间——
「嗯嗯?你刚才使了什么招数啊?」
艾蜜莉·威德贝伦以牢不可破的咒力障蔽完全抵挡了六发魔力弹的袭击。
体会到力量的差距,彼方不由得眉心微蹙。因为六发魔力弹确定命中了,却被同时展开三面咒力障蔽的巧技所防御。
虽然原种或变异种魔甲虫使用的力量同样是咒力,但这就是使用者的实力差距吧。艾蜜莉的咒力让彼方的战技无法轻易突破。
「我想你应该也体会到咒力和魔力的差别了吧?」
「是啊。咒力全面优于魔力的说法不是没有道理。」
表情苦涩的彼方想着。
保留实力的小手段对艾蜜莉不管用。若要打穿那家伙的防御,必须把魔力集中至一点予以突破。
幸好这次的战斗彼方没有魔力限制,战斗时能比平常更加挥洒自如。
艾蜜莉摆着游刃有余的表情说道:
「差不多要加快步调喽。因为暖身也差不多结束了~~」
话才说完,艾蜜莉随即冲向彼方。但她并没有立刻与彼方展开近身战斗,而是环绕在彼方身旁似的飞窜,同时连续射出咒力弹。
「唔……!」
面对豪雨般倾盆而下的无数咒力弹,彼方苦思对策。
缩退魔力正在充填中,不能就这样与她比拼火力。然而速度也是对方占上风,咒力弹也精准地瞄准要害而来,行动逐渐受到限制。
呃,看来中距离的战斗没有胜算啊。
描绘着不规则的轨道,彼方死命思索。
冷静下来。这次只不过是对方的实力更在自己之上罢了。
虽然开始担任美空等人的教官之后确实远离了战斗,但至今为止彼方也经历过无数次面对强敌的经验。与雷亚尔或变异种不同……拥有扎实的战斗技术与临机应变能力的对手,在排名战上屡次展开激战。
彼方彻底活用当时的知识与经验。
利用中距离的炮击扰乱之后,艾蜜莉的下一步会是……换作是狡猾的那家伙,下一招肯定是——
「在战斗时想东想西,很有胆量嘛?」
「呃……?」
抓住彼方的破绽,艾蜜莉高举咒剑急速逼近。由于艾蜜莉钻进彼方的死角,她的身影一瞬间自彼方的视野中消失。
「到手了……!」
艾蜜莉的咒剑朝着回避中的彼方奔驰。然而只见他以魔炮剑遮挡背部,轻易抵挡了艾蜜莉的斩击。
「没看背后就挡住了……!」
「抱歉喔。我可不能随随便便就让你击坠。」
我就知道在中距离洒出咒弹牵制之后,你一定会发动近身战斗……!彼方随即转身,举起魔炮剑说道:
「如果是近身战比拼剑术,就算对手是你我也不会屈居下风。」
「想太多。近距离可是我的拿手范围喔。」
下一个瞬间,双方展开了极近距离的缠斗。
斩击与斩击在空中互相冲突,火花溅射、斗气升温。
彼方出剑,艾蜜莉闪躲。艾蜜莉反击,彼方低头闪过的同时单手持剑,将空出来的右拳刺向艾蜜莉的胸口。艾蜜莉收紧手臂将那只手夹在腋下,将左手掌对准彼方,咒力弹霎那间自掌心冒出。彼方立刻发动飞行魔法。右手被固定的状态下,以艾蜜莉为轴开始纵向旋转。艾蜜莉架式瓦解,咒力弹并未命中。彼方右手的固定也随之松脱。
一瞬间背对彼此的两人转身的瞬间立刻再度挥出手中兵器。
「让原本打算去死的我发现自己的遗憾,然后又想在战斗中杀了我。彼方小弟你的个性真的很讨人厌耶。你就不会可怜一下倒霉的大姐姐,稍微放点水吗?」
「对你手下留情,我就会输啊……!」
双方兵器相抵互相较劲,彼方突然以蛮力弹开艾蜜莉,同时以魔炮剑连发炮击。其中一发在艾蜜莉的身旁爆炸。
「唔……!」
一段距离外的艾蜜莉横挥左手,晚了半拍后四发咒力弹出现,朝着彼方疾驰。然而彼方以魔炮剑劈断第一发,剑身向上拉斩断第二发。再以飞行魔法冲向艾蜜莉的下方,躲开第三与第四发,一口气逼近艾蜜莉身旁。
「嘿嘿,这就结束了……!」
彼方深信尽管有压倒性的力量差距,但只要战术正确,她绝非不可能打倒的对手。
抓住艾蜜莉空隙的彼方高举起魔炮剑。同时魔炮剑的缩退型魔力汽缸旋转五次。
当然彼方的最终目标就是贴近至零距离使出收束魔炮。
彼方认为就算艾蜜莉拥有多么强大的咒力,也不可能挡下这一招。
然而,下一个瞬间,艾蜜莉那双深绿色的眼眸流露笑意,嘴角微微挑起。
她已经看穿了……!在彼方察觉的瞬间,一切都太迟了。
艾蜜莉的背上突然出现了黑色的巨大翅膀。左右各四片共八片的黑色双翼。感觉到那物体散发的异样压力,彼方直觉明白事态不妙。已经摆出炮击架式的他立刻施展收束魔炮。带来剧烈后座力的同时,漆黑的洪流奔向艾蜜莉。然而艾蜜莉的黑翼之中有四片伸展到她的前方,黑翼彼此重叠形成盾牌。漆黑的洪流命中那面盾,爆炸的黑烟瞬间吞没了四周。
成功了吗……?彼方的视野恢复清晰。随即映入眼帘的是仿佛完成使命般碎裂消失的黑翼之盾,以及从盾的另一边现出身影的艾蜜莉。
「什么!力量彼此抵消了吗……!」
彼方为之震惊。同一时间,剩余的四片黑翼的前端转变为尖锐的枪尖状,朝着彼方冲来。面对笔直高速冲来的黑翼,彼方尽全力回旋。然而——
会被追上……!彼方如此判断,连忙举起魔炮剑当作盾牌。然而,冲向彼方的黑色翼击威力比想象中更加剧烈、更加沉重。以魔炮剑无法回击,彼方的臂力也敌不过对方,被甩向地面。
嗄啊……
胃液与不知是什么的东西彼此混合的酸味液体白喉咙迸出。
收束魔炮会被挡下超乎彼方的预料。不过更吸引他注意力的是突然自艾蜜莉背上伸出的雄伟巨大如鹫一般、漆黑如乌鸦的八片翅膀。
「那是什么玩意啊?」
「嗯?我没说过吗?」
艾蜜莉俯视着伏趴在地的彼方说道:
「我记得刚才报上名号<翼击之猎人>了啊……喔喔,也许你连诅咒这玩意的存在都不知情吧?」
「诅咒……?」
「是啊。只有人型魔甲虫能运用的诅咒之力。为了达成自身的愿望,个体所具备的超越之力。这翅膀就是我的诅咒,名字就叫黑色双翼(Flugel)。」
语毕,黑色双翼便如同自由变化的黑影般伸展,就要贯穿彼方将他钉在地面上。
「啧……!」
彼方逃向空中。艾蜜莉毫不留情地追赶。彼方瞄准直追在后的艾蜜莉施展炮击,但她只动用一片漆黑之翼就轻易弹开炮击。
看来那黑翼拥有与魔装炼金同等甚至更高的强韧度。而且四片重叠便能完全抵挡收束魔炮,简直是凝聚成型的事像干涉力。
彼方只能以炮击试图牵制。然而黑色双翼以那压倒性的力量,仿佛赶跑苍蝇般轻易弹开了魔力炮击。
足以彻底压倒各种魔法干涉,咒力的愿望器——诅咒。
……不妙。战力的层次不同……
「不好意思喽,彼方小弟。这就是咒力使用者的战法喔。」
没有得意洋洋也并非因而骄傲,艾蜜莉以陈迤事实般的语气平淡地说道。
牡羊座离宫,庭院。
「怎么啦,克莉丝?你该不会只有这点程度吧?」
艾莉丝自上空投以睥睨的眼神,直指着浑身大汗气喘吁吁的克莉丝。
手握黑色鞭子的艾莉丝从克莉丝头顶上掠过,同时对她甩出长鞭。
不熟悉战斗的克莉丝只能尽可能保护自己。
「克莉丝,真没想到你会挡在我眼前啊。」
艾莉丝露出嗜虐的笑容问道:
「你到底在打什么算盘呢?从小一起长大的你居然会想要碍我的事。我当初特别照顾身为佣人的你,这份恩情你忘了吗?」
「你的恩情我没有忘。然而我也有非战斗不可的理由。」
「理由啊。究竟会是什么理由呢?」
看着口说暧味的言词与自己作对的克莉丝,艾莉丝有所察觉。
从阻挡在我面前的克莉丝身上感觉不到试图取胜的意志。如此一来,我也能够不取她性命,成功活捉。
「不过,难得你也还活着,我这次就好心不杀你吧。你放心,我抓到你之后,会再一次为你询问哥哥大人的意见。只要用我的精神控制帮你植入对人类的憎恨,哥哥大人一定也会赐给你活着的权利。」
「你说……要抓到我?」
「对啊。光凭你根本打不倒我,而且里帕的力量也不可能打倒琪尔斯蒂。」
艾莉丝如此说着,看着在庭院上空战斗的琪尔斯蒂。
琪尔斯蒂挥舞着巨镰玩弄里帕,里帕只能顾着防御。光看表情也能知道里帕已经被逼入绝境。
光是如此,胜负就已经几乎等同于揭晓了。因为——
「你知道吗?尽管占了优势,但我和琪尔斯蒂都还没拿出全力喔。」
「是的。我明白。若两位拿出全力,战斗的规模不会仅止于此。」
艾莉丝还有诅咒与<崩力>两张王牌。相较之下,克莉丝不擅长使用武器,直接动用诅咒战斗——却仍然陷入压倒性的劣势。
克莉丝无法要求里帕支持,因为可能会造成艾莉丝与琪尔斯蒂夹击的危机。
「既然知道,可以请你让开吗?这次命令没有要你的性命,也没有要求我们屠杀这里的居民。我们来这里非得收拾不可的,就只有那边那位萝莉老太婆。」
看着站在后方的安涅罗杰,艾莉丝说道:
「你对教皇奉献的忠诚也已经很够了吧?至少你也撑了一段时间,对伙伴们也能交代了。现在干脆就让开吧?」
换句话说,如果现在克莉丝退让,就能不危及共生派的立场而存活。这也是符合艾莉丝风格的一种体恤吧。
克莉丝也很明白这一点。然而,同时她也因为自己的决意受到轻视而感到气愤。克莉丝缓缓抬起脸。
「抱歉,我不能退让。有些事我现在非得亲自去确定不可。」
克莉丝说完,施展诅咒。她竖起右手的食指与中指,指向艾莉丝。包围艾莉丝的力场转瞬间出现。
诅咒——破邪障蔽(Argyris)。这道拒绝之盾可阻隔对克莉丝怀有敌意的事物。然而下一个瞬间,艾莉丝挥舞黑色长鞭,破邪障蔽也随之产生裂痕。
「你还真不识相呢,克莉丝。无所谓,我就陪你玩到你屈服为止吧。」
克莉丝的破邪障蔽本身没有任何攻击力。艾莉丝迅速破坏了无法构成任何威胁的障蔽,直瞪着仍然不断展开破邪障蔽的克莉丝。
就在克莉丝与艾莉丝正缠斗不休的同时——
压制了牡羊座离宫的上空,那人物正俯瞰着下方。
「看来这边的战斗很快就要结束了呢。」
里帕靠着直刺在地面的蓝色魔剑支撑自己的体重,好不容易维持站姿。他的视线指着从上空傲然俯视自己的琪尔斯蒂。
「真是难堪,里帕·恩迪凯斯。就凭你是赢不了我的。不打算碍事的话,我倒是能放你一马。」
「要是现在退让了,你肯定会取教皇陛下的首级吧。那么我就算不上近身侍卫了。况且,也没脸去见那些已经牺牲的伙伴们。」
里帕绞尽力气,助跑之后跃入空中。琪尔斯蒂仿佛看着苍蝇般微微瞇起眼。
「如果你想寻死,我也不会拦着你。」
她如此说完,手持黑色巨镰迎击。
半月弧状的巨大镰刀转瞬间冲向里帕。
「啧……!」
里帕连忙以魔剑阻挡的同时咂嘴。琪尔斯蒂的巨镰攻击半径远胜于自己,近身战无法抢得先机也是没办法的事。
平常礼仪端正的里帕会有如此反应有其理由。
找不到攻击时的空隙,无法越过琪尔斯蒂的攻击范围…,
琪尔斯蒂使镰的技巧的确令人咋舌。为了服侍教皇而从小锻炼的魔剑术几乎不管用。
然而对方甚至连诅咒和<崩力>都还没使出来…:
手、脚、腰。看着掠过自己身旁的黑色巨镰以及挥舞巨镰的少女,里帕不禁想着。虽然悔恨但不得不承认,力道、敏捷度、技术以及其他各方面的能力,自己都远远不及琪尔斯蒂。在她面前,自己不过是被玩弄的猎物。
「这样下去……!」
面对仿佛毒蛇般咬向他咽喉的镰刀,里帕感到焦躁。他在挥剑出招的过程中,开始将魔力注入魔剑。这一瞬间的空隙没有逃过琪尔斯蒂的眼睛。抢在里帕施展战技的时机之前,琪尔斯蒂旋身使出大旋斩。利用飞行魔法的速度急速飞旋,同时再加上离心力使出的神速一击。
「唔……!」
无法抵挡那沉重的一击,里帕被弹飞至下方,背部在地面摩擦好一段距离。
「太天真了,里帕·恩迪凯斯。」
琪尔斯蒂若无其事地说着。她对里帕投以鄙视杂鱼般的眼神。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传来惨叫声,破邪障蔽遭到破坏,克莉丝被击飞至里帕附近。
「里帕先生、克莉丝小姐……!」
原本在后方静观战况变化的安涅罗杰不由得跑了上来。她迅速检视里帕与克莉丝的伤势,确定两人仍然存活而松了口气。
然而两人都无法马上重回战场吧。
就在这时,背后传来人声。
「教皇陛下……!」
安涅罗杰回头一看,发现数名卫兵与近身侍卫正跑向此处。那些都是仍在诺艾西斯宫殿时便服侍教皇至今的随扈。卫兵只拥有些许的魔力,近身侍卫则年老力衰,年龄大多已经退役远离前线。
因为安涅罗杰的方针,能承受激烈战斗的人才已经都送往要塞浮游都市了。
「不可以!请不要过来……!」
安涅罗杰大喊。但就在制止的吶喊声响遍四周的瞬间——
「只要想碍事,一个也不饶。」
琪尔斯蒂以猛禽猎捕猎物般的速度俯冲而来。
之后的一切只发生在一瞬之间。就连发出惨叫的空档也不给,琪尔斯蒂挥舞大镰残杀了教皇的侍从们。在鲜血与肉片飞溅的过程中,当侍从们显露逃命意图的瞬间,性命便已经被大镰接二连三收割。
转瞬间结束咒杀的琪尔斯蒂最后一挥淌着鲜血的大镰,洒落腥红的水珠。此时现场只剩下已经丧命的教皇部下们。
「为什么?你们应该一眼就明白他们根本就没有充分的战斗力啊……!」
安涅罗杰在盛怒之下如此说了。另一方面,艾莉丝看着那血泊说道:
「愚蠢的人们。只要别来助阵就不会死了啊……」
尽管对死亡感到惋惜,却不会对牺牲者显露一丝同情。
面对那不忍卒睹的现实,站起身的里帕悔恨地咬紧了牙根。
克莉丝在他身旁看着那滩血泊,露出困惑的表情。
「发生了什么事吗?」
「对喔,你没办法认知这件事呢。」
没有魔力的克莉丝受到了记忆的消失现象所影响,就连死亡本身都无法认知。遭遇了原本认识的对象死亡却甚至无法为此哀悼的现实,克莉丝终于明白了眼前的状况。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克莉丝小姐?」
看着浑身释放出不寻常气氛的克莉丝,安涅罗杰低声唤道。没有魔力的克莉丝,自然也感受不到因死者而生的激情。
然而安涅罗杰仿佛听见了克莉丝的心正因为哀悼死者而哭嚎。
「艾莉丝,无论你有什么理由,我都不会赞同杰斯的思想。所以在此请让我与你立下一场赌局。」
「赌局?什么样的赌局?」
克莉丝对着表情充满兴致的艾莉丝扬言:
「艾莉丝,如果我们能在此胜过你们,那就请你离开杰斯的身边,成为我们的伙伴。」
「有些玩笑话是不能说的,克莉丝缇娜·巴克霍隆。」
琪尔斯蒂露骨地展现敌意,但艾莉丝制止:
「等等,琪尔斯蒂……那克莉丝,如果我赢了,你又打算怎么样?」
「那我就随便你处置。」
「可以啊。这场赌局,我就跟了……不好意思,既然如此,我也要拿出真本事喽。」
艾莉丝如此说完,凝聚力量。
强大到人类无法持有的力量开始鼓动。狂风瞬间横扫四周,艾莉丝开始制造<崩力>。
如触电般的压迫感直扑克莉丝等人。
下一瞬间,艾莉丝背后的空间开始扭曲。
仿佛时空裂缝般的漩涡产生之后,水委一级便自那漩涡中现身。那样的漩涡接二连三浮现,总计十二三只的水委一级就在眨眼间出现。
难道她是从时空的裂缝中召唤出魔甲虫吗?——不,并非如此。那些水委一级本身正是时空扭曲的产物。
诅咒——梦幻泡影。
能将艾莉丝心中的意象、理想投影于现实的诅咒。虽然创造一个个体需要消耗莫大的力量,但现在的她拥有<崩力>。
以持续增加的水委一级为背景,艾莉丝问道:
「来呀,你能胜过我的大军吗?」
话语声刚落,无数的水委一级便袭向克莉丝。
第一人工空岛,地下锻炼场。
死战仍然持续着。
「怎么啦?彼方小弟,大姐姐我还活蹦乱跳的喔。」
背上长出漆黑双翼的艾蜜莉让彼方陷入了苦战。
那诅咒——黑色双翼或许就是<翼击之猎人>的象征吧。黑色的翅膀如同自由幻化的黑影般纵横战场,意图击溃彼方。
面对黑翼的攻势,彼方别说是挥剑反击,除了四处逃窜之外束手无策。艾蜜莉已经完全夺得了制空权——战斗的主导权。
就算彼方小弟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颠覆这个战况……,
前后左右上下。彼方的眼球不停打转,以视线追逐着高速拦阻他的黑色翼击。
彼方恐怕是打算判读诅咒下一步的动向。对战斗状况的敏锐感知能力是彼方的长处。
然而任何小把戏都对黑色双翼起不了作用。
因为那八片迅捷黑翼刺出的锐利翼击随时随地都瞄准着彼方,每一发的威力都胜过魔炮剑的斩击。而那样的攻击以刺拳般的速度连发,就算是彼方也拿不出办法。
「差不多该结束喽……?」
操纵黑色双翼蹂躏彼方的同时,艾蜜莉脸上挂着轻松的笑容。
以惊人的打击力弹开彼方的斩击,另一片黑翼趁机从彼方背后突袭,试图剌穿彼方。彼方扭转身体想要闪躲,然而黑翼仍然划破了右肩至背部中央,溅出鲜血。
「啧……!」
忍受着痛楚的同时,彼方运用飞行魔法打算拉开距离。
「你从刚才就只顾着逃命耶,是不是差不多该投降啦?」
打从刚才开始艾蜜莉便停留在原处,专注于操纵诅咒攻击,本身不打算移动。这显露了她认为彼方不可能突破黑色双翼攻势的绝对自信。
八片黑翼毫不留情地追杀飞舞在空中逃窜的彼方。挥出魔炮剑想斩断黑翼,斩击却被弹开,剩下七片黑翼接连割裂彼方的肌肤。
现在彼方身穿的衣物也已经破烂不堪,仿佛整个人被丢进果汁机般,全身上下受了无数的割伤。
「哎呀呀,彼方小弟,该不会你已经没别招了吧?」
「嘿嘿,这还不一定。」
只剩嘴硬了吧。艾蜜莉想着,更加提升翼击突刺的速度。
艾蜜莉从彼方身上找不到反击的意图。面对艾蜜莉来自全方位的攻击,仿佛只能将所有精神灌注在闪躲上。
就在这时,艾蜜莉感觉到不对劲。
如果彼方接下来就只顾着闪躲,那么艾蜜莉就等于已经胜利了。
然而就艾蜜莉所知,彼方是个不知放弃的男人。在<薇贝尔>亲自教导美空等人何谓不屈斗志的战斗上,早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然而为什么他连一次反击都从未尝试?
艾蜜莉慎重地打量彼方。于是她发现到每当魔炮剑的汽缸旋转五分之一圈,从中产生的缩退魔力便寄宿于彼方的身体。承受艾蜜莉翼击的同时令汽缸不停旋转,彼方让缩退魔力逐渐积蓄在体内。
「……彼方小弟!难、难道说……?」
「你好像发现了啊。不过,已经太迟了……!」
就在这瞬间之后,彼方判若两人。
仿佛能切穿大气的锐利速度。彼方展现了超乎艾蜜莉预料的加速度,急速逼近。
以缩退魔力强化身体,暂时性提升力量。
好快……!艾蜜莉的翼击产生一瞬间的迟疑,比彼方的动作慢了半拍。
随后,彼方的魔炮剑剑锋奔驰。
魔炮剑战技——闪光剑。
犹如闪光的一击斩断了袭向彼方的其中一片黑翼……
没错。彼方,英司一直在静静窥伺反击的机会。灌注自身拥有的所有魔力,能破坏艾蜜莉诅咒的机会。
至今彼方理应无法应付的翼击遭到化解,艾蜜莉愕然说道:
「该、该不会你一边闪躲我的诅咒,同时还用缩退魔力强化身体?你不晓得这是单挑吗!」
这是场没有伙伴的战斗。在凝炼缩退魔力的过程中,随时都有可能遭到击坠。正因为这是场不允许败北的战斗,更应该要慎重其事才对啊……
然而彼方若无其事地反驳:
「你在胡说什么?因为不这么做就赢不了,当然就要选择承受风险啊……!」
「唔……!」
抽回被切断的漆黑翅膀,艾蜜莉用剩下七片黑翼试图迎击彼方。
面对迅速逼近的彼方,艾蜜莉的表情僵硬。?
就一般的状况下,彼方没有任何攻破黑色双翼的手段。若是平常的彼方,就算对身体施加强化术式,顶多也只能连续施展四次闪光剑。
然而以缩退魔力施加身体强化的当下,彼方就能突破那道极限。彼方同时还运用了幻想加速,让艾蜜莉无法轻易瞄准他。
「做到这种地步,我看你也没办法轻易出手吧。」
「嗯,彼方小弟说的是没错。不过这种速度究竟能维持多久呢?」
「我会撑到击坠你为止的。做好觉悟吧,艾蜜莉……!」
彼方以爆发性的加速度急速逼近。艾蜜莉从正面同时刺出三道翼击。然而,三片黑翼都在一瞬间被闪光剑一刀两断。
好、好强!不过,彼方小弟也有他的极限才对……,
艾蜜莉刻意停滞半拍之后再度攻击。剩下的四片黑翼从死角攻向彼方。两击来自斜后方,一击来自侧面,以及来自下方真正致命的一击。
然而这些攻击同样全数遭到化解。来自后方与侧面的三发立刻被闪光剑斩断,来自下方的致命一刺虽然划破彼方的脸颊,却没能造成致命伤。
就在此时,艾蜜莉发现自己的误解。
现在的彼方,英司根本没有极限。不,正确来说并非没有,但是彼方每到关键时刻总是能超越自身的极限。
「这招如何啊……!」
彼方击破最后的黑翼,冲向艾蜜莉。
艾蜜莉的诅咒需要时间重生,目前还无法再度使用。一般情况来说,现在艾蜜莉应该要以咒剑迎击。
「嗯,我也觉得很了不起喔。要不是我够了解彼方小弟,我应该已经输了吧。」
然而,假使现在以咒剑与彼方缠斗,真能胜过他吗?——不,只会被突破极限的彼方一鼓作气击败罢了。既然如此——
「不过,我也不能在这里输掉啊……!」
语毕,艾蜜莉全速提升自身的咒力。若艾蜜莉大量消费咒力,咒核为了填补咒力的缺口自然而然会更加活性化。这对于无法控制咒核的艾蜜莉而言等同于自杀行为,然而她没有一丝迟疑。
黑色双翼一瞬之间便完全复原。艾蜜莉随即让八片黑翼一齐剌向已经逼近身旁的彼方。彼方无法抵御那突然复原的八发翼击。
「呃……!」
他举起魔炮剑当作盾牌抵御,再度被砸落在地面上。
赢了!这样一来……就在艾蜜莉确信自己获胜的瞬间,变化突然发生在艾蜜莉身上。黑色双翼瞬间膨胀,外观逐渐转变为四组四片双翼、合计十六片的刚翼。
「咦……!」
变化不仅止于此。艾蜜莉发现自己的双手不知不觉间环绕着漆黑的能量。尽管她努力想要控制那力量,但力量丝毫不听从她的使唤。接着,令人畏惧的结果降临。包覆双手的黑色能量转瞬间扩散至全身,她陷入了狂乱之中。
没想到在那种状况下还有办法反击……
彼方一面想着一面撑起半陷入地面的身体。刚才艾蜜莉使出令人目瞪口呆的反击不在彼方的预料之中。虽然运用缩退魔力的反攻并未成功,但彼方脸上没有焦躁的神色。
充满他脑海中的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击败艾蜜莉的挑战心。
就在这时,彼方突然感觉到异常的庞大力量。彼方抬起脸一看,便目睹了力量异样地持续提升的艾蜜莉身影。
在漆黑能量的包围之中,诅咒显得更加凶暴了。
那与<崩力>的发动不同,那样力量瞬间满溢而出的状态是——
「快、快逃,彼方小弟……!」
艾蜜莉勉强保住自我意识叫道。下一个瞬间,无数的翼击冲向彼方。彼方连忙飞入空中好不容易避开。然而就在这时,他发现自己的心脏附近似乎有一条半透明黑色导管般的物体,链接至近乎陷入狂乱的艾蜜莉胸口。
难道这就是克莉丝之前所说的流脉?
为何彼方能够目视到流脉的存在?此时彼方无法立刻察觉其理由。
「彼方小弟,现在马上砍断那个……!」
艾蜜莉再度吶喊。
流脉是因为强烈的力量影响而实体化——就在彼方察觉的瞬间,自艾蜜莉身体满溢而出的黑色能量循着流脉灌进了彼方体内。
——杀。杀。杀。杀。杀。杀到一个不剩。
猛烈的破坏冲动在彼方的脑中翻腾。那恐怕就是艾蜜莉目前正努力抗拒的冲动吧。
如果彼方任凭那冲动支配自己,恐怕也会陷入狂乱吧。
所以他全神贯注地默念。
【插图】
——闭嘴。
——杀。杀。杀。杀。杀。杀。
——闭嘴。
彼方尽全力抵抗透过流脉传来的破坏冲动。
——杀。杀。杀。杀。杀。杀。
——闭嘴。
——杀。杀。杀。杀。杀。杀。
——闭嘴。
彼方动员每一分意志力,拒绝了试图侵蚀精神的破坏冲动。
因为在对抗莉洁莉特的战斗时,他一度亲身体验意识被咒力夺走而陷入狂乱的经验,所以他十分明白。
咒力的本质——即为憎恨。
诅咒这个世界的负面意念。那意念会暴露人心的黑暗面,藉此产生更强烈的憎恨。而被欲望吞噬的人类,马上就会转化为非人的怪物。
照理来说在陷入狂乱时,就算彼方从此再也无法恢复自我意识也不值得讶异。然而因为美空的勇气,让彼方得以取回意识。尽管亲身体验了咒力的本质,却仍然能在承受诅咒之后恢复正常。这样的奇迹发生了。
因此,彼方努力思索,构筑意念。
如何束缚直逼自身的诅咒。
如何消灭带来不幸的诅咒。
——杀。杀。杀。杀。杀。杀。
——闭嘴。
——杀。杀。杀。杀。杀。杀。
——闭嘴。
在地下锻炼场,当时彼方宣言不与艾蜜莉战斗之前,克莉丝曾经说过:
——教皇陛下曾经说过咒核的净化就是人类的希望。
——因为之前没有类似案例,我也无法确定。但彼方同学确实拥有未知的可能性……
如果真的有那样的可能性……
不,就算根本没有那种可能性……
——杀。杀。杀。杀。杀。杀。
按捺着破坏冲动,彼方在脑海中描绘自己该完成的事。
美空她们总是能拿出超越我预料的成果。无论多么严苛的特训也都能承受,一心追求着进一步的成长。
于是她们才能抵达空战武道祭。
她们都那样拼命地努力成长了,身为教官的我有什么理由现在停下脚步?
——杀。杀。杀。杀。杀。杀。
——给我闭嘴!
逐渐陷入狂乱状态的彼方在心中大喝。
「要是现在屈服了,我拿什么脸去面对美空她们……!」
动着僵硬发抖的嘴唇,彼方举起左手中的魔炮剑,斩断实体化的流脉……!
一度陷入狂乱状态的精神不可能只凭借着自己的力量恢复。
然而,正由于彼方曾经一度陷入狂乱,同时也从未直接受到<门>植入咒怨,让他在这个关键时刻发掘了那微乎其微的可能性。
「不、不会吧!怎么可能真的击败咒力的意志……!」
忍受自身的破坏冲动同时,艾蜜莉面露讶异。
彼方·英司只是个普通的人类,身负重伤便难以继续作战,也曾经在精神上败北。
与常人同样拥有不安、担忧、怀疑等等复杂的感情。虽然从未显现在表面上,但他的意志肯定也曾经体验过挫折。
然而——
「等着我啊,艾蜜莉。我现在就救出你……!」
彼方如此说着,绝不屈服于狂乱,飞向艾蜜莉。
「不、不行!别过来,彼方小弟……!」
面对彼方的逼近,艾蜜莉的身体不听使唤地自动反应。四组四片黑翼伸展,仿佛自由幻化的黑影冲向彼方,合计十六发翼击。现在的彼方没有缩退魔力,照理来说无法应付才是。
然而彼方却利落地连续闪躲十六发的翼击。仿佛与地狱恶魔共舞般,精准掌握了所有黑翼的动向,在连续的绝境之中不停找出生路。
目睹这一幕,艾蜜莉圆睁着双眼呢喃:「这是……!」
不知是偶然还是早已算准,面对从背面完全死角刺来的一击,彼方仿佛背上长了眼睛似的,灵巧地以小幅度回旋闪躲。
这绝非满身疮痍的人类所能办到。
艾蜜莉不由得喃喃说着:
「到底是怎么回事……!」
「嘿,我可以感受到咒力的气息啊。」
正是如此。现在的彼方清楚掌握了黑色翼击的所有动向。他很明白只要往敌意薄弱的位置飞行,便能闪躲夺命的翼击。
以明镜止水也无法形容的现象,正是彼方心灵的坚毅力量——抗咒的力量。与艾蜜莉使出全力的血战过程中培养的超越咒力的可能性。
拒绝了咒力侵蚀的彼方展开反击。
「大概是因为我一直只用最低限度的魔力战斗吧?」
他轻而易举地穿越了黑色翼击的狂风暴雨。察觉视觉无法捕捉的咒力的气息,准确判断黑翼的轨道,悠然自得地朝着艾蜜莉推进。
「不知不觉就养成看穿对方动作、评估对方力量,只在关键时刻反击的习惯啊。」
闪躲来自背后的翼击,以魔炮剑斩断随后刺来的翼击,彼方一口气逼近至艾蜜莉身旁,与几乎陷入狂乱的艾蜜莉以手中兵器互相施展斩击。
「我都忘了不需要担心魔力耗尽的战斗是这么轻松的感觉。」
「这、这就是彼方小弟的全力……?」
艾蜜莉一面以咒剑招架彼方的剑,一面惊叹道。然而她的身体仍然违逆她的意志,要与彼方继续战斗下去。
「看来<黑之剑圣>也不是浪得虚名吧。不过,这股力量是……?」
「至今我已经用<崩力>屡次突破极限,就算再登上更高的境界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被咒剑推开,彼方一度拉开距离。就在这时——
「糟糕!彼方小弟,快躲开……!」
诅咒战技——双翼刺击(Dynamis-needle)。
艾蜜莉的四翼尖端产生无数的分岔,化为黑色的锐利针山就要刺穿彼方。然而彼方举起魔炮剑随意挥动两次。光是如此便让黑色针山四分五裂,崩解消失。
「就这样而已?」
耳闻彼方的问题,艾蜜莉的表情为之僵硬。
「还没完啊!还不快逃……!」
诅咒战技——黑翼雨刀(Wing-ray)。
艾蜜莉的十六片翅膀放射无数的黑色光束,仿佛利刃般扫向彼方。照常理而言绝对不可能闪躲的无数光束,彼方却只用最低限度的移动与魔炮剑术便一一化解。
「就这样啊。那就……」
「我不是叫你快点逃吗……!」
诅咒战技——黑死岚风击(Mcsser-smasher)。
自双翼产生的十六发巨大咒力弹朝彼方射出。那相当于压倒性咒力的凝聚体,是艾蜜莉能施展的最强诅咒战技。巨大咒力弹在彼方身旁同时爆炸,将周围空间连同他一起吞噬。
但是,一个黑影自爆炸的烈焰中窜出……是彼方。他一瞬间就拉近了与艾蜜莉之间的距离,挥出魔炮剑。艾蜜莉的翅膀脱离根部往下方坠落。不理会试图反击的其他黑翼,彼方持续挥剑斩击,眨眼间便切断了所有黑翼。
然而,艾蜜莉的身体仍然不放弃战斗。
「小心啊!彼方小弟……!」
艾蜜莉挥出手中的咒剑,却被彼方的魔炮剑弹飞。
这样一来,艾蜜莉便失去了所有的武装。
然而忧心彼方受伤,艾蜜莉的表情仍然凝重。
因为在艾蜜莉阳才出剑的同时,彼方切断而正在坠落的黑翼犹如影子般延伸,要从背后贯穿彼方。
「小心背后,彼方小弟……!」
目睹胜利近在咫尺的瞬间,无论任何人的注意力都会因此涣散。
就算是彼方,英司也不可能躲过。最糟糕的未来情景掠过艾蜜莉脑海的同时,彼方单手挡住了自死角射出的黑色尖刺,在艾蜜莉面前折断。
艾蜜莉忘了自己就要陷入狂乱,愣愣地问道:
「……为什么你能躲过那一击?」
「因为我直到最后的最后都不会松懈。战斗本来就是在获胜之前都不能笑。」
看着仿佛理所当然般说着的彼方,艾蜜莉放弃似的长长叹了一口气。
「现在的彼方小弟肯定能运用远超越过去水平的<崩力>。彼方小弟经过这场战斗,已经展现飞跃性的成长了。」
语毕,艾蜜莉以无所牵挂的表情宣告:
「来吧,用那把魔炮剑刺穿我吧。这样一来你就能完全降伏我了。」
几乎陷入狂乱的艾蜜莉没有任何改善当下状况的手段。
最后艾蜜莉闭上眼睛,在心中默念着「对不起」。对于满心期盼能与艾蜜莉再见的孩子们,这是艾蜜莉唯一能做到的谢罪。
命运的时刻眨眼间就到来。
仿佛刀刃深深刺入胸口般的剧痛自胸口传来。
啊,这就是死吗?在临死之前,就给即将降伏我的少年留下几旬日后可能派上用场的建言吧。
放不下心的艾蜜莉这么想着,睁开眼睛时,从未料想过的光景映入眼帘。
彼方的手正按在自己的胸口处。让她全身传来剧痛的并不是魔炮剑,而是他散发着魔力的手掌。
「你、你在干嘛啊,彼方小弟……?」
「也没干嘛啊,只是把与你之间的流脉重新接上而已。」
彼方一面干涉以咒力构成的艾蜜莉肉体,一面若无其事地说道:
「你没办法顺利控制咒核,原因在于灵魂的总量不够吧?那只要把我的灵魂交给你不就能解决了?」
听彼方这么一说,艾蜜莉愣了好半晌。
「身为精神体的你藉由咒力构成肉体使灵魂留存,同时也维持着与我之间的流脉。而刚才你狂乱的时候,咒力也透过流脉流向我这边。反过来说,应该也能透过这条流脉把我的灵魂注入给你吧?我之前问过克莉丝,她说因为咒力是比魔力更高阶的事像干涉力,也许能办到——把我的灵魂分一半给你。」
那天外飞来的奇想这下确实令艾蜜莉惊愕不已。
怎么可能……彼方说要献上自己的生命来救艾蜜莉。
「可、可是……要是对我做这种事,彼方小弟不就……况且,为什么要帮我帮到这个地步……?」
「嗯?我没说过吗?我是空战魔导士科的彼方·英司。」
彼方扬起嘴角露出无所畏惧的笑容。
「现在的我是空士。空士绝不舍弃伙伴。」
比起任何事物都更加重视的理念。
彼方的意志透过流脉输向艾蜜莉的内在。透过精神的链接,艾蜜莉想知道的记忆也一同流入她的脑海。
*    *    *
——未来梦想发表会之后,彼方与克莉丝一同留在教室内交谈。
「还有啊,我有另外一件事情想请教一下。能不能……把我的灵魂分一半注入艾蜜莉的身体?」
「这、这个嘛……」
克莉丝沉默之后说道:
「可能性不是零。然而这样一来,彼方同学会……」
「对我来说,那家伙已经相当于我的伙伴了。」
克莉丝的忧虑,彼方没让她说出口。
彼方现在知道了早在超过半年之前,自己撞见艾蜜莉与琪尔斯蒂的战斗当下的经过,也明白了艾蜜莉背叛人型魔甲虫,为了保护人类而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力量。同时也了解到彼方前去助阵而身负濒死重伤时,是艾蜜莉将力量托付给彼方让彼方得以留存一命。
彼方已经亲眼见证了艾蜜莉的行动、自我奉献以及生命目标——赌上一切保护他人的「空士之心」。
「就这样割舍一心要守护其他人的空士,我不觉得这是正确的做法。而我现在面对的也不是旁人有资格插嘴的问题。艾蜜莉到底想做什么?想要怎么活着?真的没有后悔吗?这是属于艾蜜莉的人生价值的问题。」
曾经让艾蜜莉救回一命的少年展现澄澈的眼神如此说道:
「如果艾蜜莉还想活下去,我就会尽可能做所有努力。因为当初是艾蜜莉救了我。」
*    *    *
地下锻炼场,空中。
「只要你说你还想活下去,我打从一开始就打算这么做。」
「为、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
感受着自胸口处传来的炽热脉搏,艾蜜莉问道。
「起因是看到你在地下锻炼场吃巧克力派的时候吧。那时候你露出一脸超幸福的表情说着:『品尝甜点能让身体涌现向明天勇往直前的活力啊~~』」
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彼方说道:
「不过我后来仔细一想,这句话摆明就不合理嘛。虽然那时候我不晓得,不过你已经注定要死了吧。这种人照理来说不会用『向明天勇往直前的活力』这种字眼吧。所以我后来想到,也许你还在为此苦恼吧。」
「……………………」
「顺带一提,你还记得你曾说过『啊哈哈哈,总之我现在已经没有生存的机会了』这句话吗?」
彼方语气坚定地对目瞪口呆的艾蜜莉说:
「在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你是因为没办法才决定放弃。虽然我不晓得克莉丝是怎么想,但我想里帕肯定觉得你已经放弃活下去了。不过啊,我觉得你当时应该正面对无可奈何的『生命的抉择』,所以我才会想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啊,我能够一路奋战到今天,都是多亏有你把力量借给我吧?有好几次难关如果没有你的咒力,我也没办法突破。所以对我来说,你是我的恩人。如果我只关心世界的命运却舍弃自己的恩人,那样一点都不帅气吧?」
「帅、帅气……?」
「对。舍弃重视的伙伴,算什么空士嘛。」
对彼方而言,艾蜜莉早已经不是人型魔甲虫这样的分类所能描述的人物。
艾蜜莉虽然是人型魔甲虫,更是彼方的战友。
「真的可以吗?我是人型魔甲虫喔。」
「那又不重要。我在你身上看到了空士之心。对我来说,打从相遇的瞬间你就已经是空士了。你不是为了保护受到迫害的孩童而挺身战斗吗?我不会舍弃这样的伙伴……况且你虽然逐渐陷入狂乱,但现在仍保有自我意识,那表示你还有努力想达成的事吧?你已经展现了自己具有足以抵抗咒力的意志力。所以啊……」
彼方凝视着艾蜜莉的双眼说道:
「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拯救你。」
除此之外,不需要任何言语。
仿佛阻挡感情洪流的堤防被冲溃似的,艾蜜莉的表情突然有了剧烈的变化。
「嗯?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自艾蜜莉的双眸溢出的泪珠沿着脸颊滑落,鼻头染上了红色。然而,她并非因为悲伤而哭泣。
因为艾蜜莉的脸庞正绽放着仿佛得到拯救的笑容。
「不,没什么啦。只是觉得……真不愧是彼方小弟。」
艾蜜莉擦拭着泪水,这么说道。
不屈不挠的彼方已经宣言要拯救她了。那么艾蜜莉该做的事,就是紧握住伸向她的那双救赎之手。
「要开始喽,艾蜜莉。你现在想做什么?专心描绘自己想做的事。那就是你的『生命的抉择』。」
温暖而刺眼、透着几分温柔的光芒充满了地下锻炼场。诅咒之力的黑暗逐渐被拂拭殆尽,最终……取回了原本应有的样貌。
第一人工空岛,牡羊座离宫。
「这样一来就结束了。」
无数的水委一级随侍身旁,艾莉丝的视线指着咒力已经几乎耗尽的克莉丝。
「以你的水平来说,坚持得也够久了。但是也到此为止了。」
艾莉丝挥出的黑色长鞭缠住克莉丝的身体,紧紧束缚住她。
「呃……!」
「呵呵,从今以后就与我过着快快乐乐的日子吧。」
艾莉丝缓缓朝地面下降,打算接收克莉丝的一切。正与琪尔斯蒂进行空战的里帕察觉那情况,不由得大喊:
「克莉丝小姐……!」
「你在看哪里,里帕·恩迪凯斯?」
琪尔斯蒂一瞬间拉近距离,将黑色巨镰朝着里帕使劲挥出。
「……………… 」
「在战斗中东张西望,还真有胆量。」
咒镰战技——罗剎谌歌(Demon strike)。
琪尔斯蒂的巨镰射出了咒力组成的巨大战轮,战轮急速旋转直逼里帕。
「呃……!」
里帕举起苍蓝魔剑准备防御。然而在魔剑触及战轮的霎那,咒力战轮剧烈爆炸。受到出乎意料的一击,里帕失去了意识朝地面坠落。
「里帕先生……!」
安涅罗杰叫道。
「看来胜负分晓了呢。」
艾莉丝仍然以黑色长鞭束缚着克莉丝,脸上浮现小恶魔的笑容。
「话说回来,教皇。不惜违抗时间的流逝也不放弃战斗的坚持还真让人感叹啊。」
「那你可以看在那坚持的份上,现在饶过我?」
安涅罗杰对装模作样地说着开场白的艾莉丝直截了当地回应。
「这要求很困难啊。我还没好心到面对长年来的宿敌还装作没看见。」
艾莉丝话语声才落,琪尔斯蒂便冲向安涅罗杰。
克莉丝遭逮,里帕坠落,数名随巵已经踏上黄泉路。现在安涅罗杰身旁已经没有任何战力了。
就在这时,一道漆黑光芒突如其来自一旁的瓦砾冲入半空中。那道黑光转瞬间爆炸,将周围的瓦砾熔解到仿佛熔岩般赤红,炸飞至一旁。
手握魔炮剑的彼方·英司自入口处被瓦砾掩埋的地下锻炼场现身了。
「哎呀,居然主动现身了呢……」
「那就是彼方·英司?」
「才觉得有不好的感觉,原来是你们啊。」
察觉艾莉丝与琪尔斯蒂的存在,彼方瞇细双眼。他注意到两人周围飞舞着无数的小型种,以及受伤的克莉丝等人。
敌人除了难以计数的水委一级之外,还有两名人型魔甲虫。
若是一般空士,根本无从对抗。就连对付艾蜜莉一个人就能让彼方屡次身陷险境,更别说艾莉丝与琪尔斯蒂都能掌控<崩力>,就现况而言应该要考虑撤退较为合适。
然而彼方一语不发地手持魔炮剑摆出架式。
那显露了他不屈不挠、绝不后退的意志,势必排除所有眼前障碍的坚定决意。
「满有意思的嘛。那我就在这里击坠你吧……!」
艾莉丝命令她以梦幻泡影创造的无数水委一级攻击彼方。
莫大数量的暴力一起袭向彼方。
然而就在这一刻,彼方让他体内的全新力量开始活性化。
于是,至今从未展现的光芒包覆了彼方的全身。
那不是魔力光的漆黑,也不是咒力光的黑暗。
过去的彼方并未拥有,仿佛不允许任何污秽存在的洋溢着透明感的白色,那色彩像是能映照出触及之物的一切。
同时那也是令不应存在的事物归于虚无的断绝之色。
彼方将那份力量注入魔炮剑,扣下扳机。
魔炮剑战技——炮千华(Burst-flare)。
每当汽缸旋转五分之一圈,便有巨大的白色能量弹自魔炮剑射出。五发能量弹在空中同时爆炸,释放极度刺眼光芒的同时引发大字形的爆炸火柱。遭到那爆炸的火网所吞噬,水委一级全数化为灰烬而消失。
尽管水委一级会遭到歼灭完全在艾莉丝的预料之中,但她还是掩不住惊讶。
彼方的魔力光应该是黑色,然而刚才显现的光芒为白色。而且彼方刚才散发的力量波动并非魔力,也不是咒力。
「魔力光改变了?不,那不是魔力也不是咒力,这种力量究竟是……!」
面对从未体验的状况,艾莉丝目瞪口呆。
就在这时,与琪尔斯蒂对峙的安涅罗杰喃喃说道:
「看来彼方先生取得冥力了。」
「冥力?」
随侍一旁的里帕问道。
「是的。将诅咒去除之后,咒力原本应有的样貌。」
发现了逆转的征兆,安涅罗杰的凝重表情透出几分安心。
「只要再支撑一会就好,里帕先生。现在的彼方先生能使用魔力与冥力两种力量,所以他能达到那个境地。」
就在安涅罗杰如此说完的下一瞬间,彼方面对再度创造出水委一级的艾莉丝宣言:
「不好意思,我现在赶时间。所以我要拿出全力收拾你们……!」
语毕,他合上双眼集中意识。
调匀呼吸让思绪归于无。
其中一种是魔力;另一种是净化之后的咒力——全新的力量。
将刚才获得的全新力量与魔力一同混合凝炼。
融合,交织,搅拌,使之凝聚。
在彼方身体的深处产生了一股全新的力量浪潮。最后将这一切全部混合为一,逐渐产生了单一的力量。
在彼方体内产生的是崩解万物原理的力量。
<绝力>。
原本不可能彼此交会的两个世界的力量的合成物,同时也是断绝所有歪曲的拒绝之力。
【插图】
众人感觉到与<崩力>截然不同的庞大力量的脉动。
感受到那力量,艾莉丝与琪尔斯蒂的表情一瞬间为之紧绷。琪尔斯蒂不再注意里帕,转而注视展现不明力量的彼方。
「里帕先生,你感觉到了吗?彼方先生所释放的强烈力量的脉动。」
「是的,教皇陛下。不过,这份力量究竟是……?」
「这正是我们苦苦追求的人类的希望之力。看来彼方先生已经——」
就在安涅罗杰要说明的霎那。
「要上喽……!」
在轰然巨响中,彼方猛然加速。他紧握着魔炮剑,在天空中朝人型魔甲虫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