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空战魔导士培训生的教官(空战魔导士候补生的教官)
  4. 第八卷
  5. 第一章 生命的抉择
  6. 繁体版

第一章 生命的抉择
2017-06-22 21:09:57

		

教皇浮游都市<薇贝尔>,第一人工空岛。
牡羊座离宫,谒见大厅。
那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啊?
那个名叫艾蜜莉·威德贝伦,异常开朗活泼的少女身影浮现脑海。彼方低吟沉思。
虽然在克莉丝的介绍中,她是彼方必须杀死的对象,但她却摆出了V字手势展露笑容,之后还跟彼方勾肩搭背说要拍纪念照,而且在克莉丝说明她将与彼方战斗之后,若无其事地抛下一句「想杀的话就杀啊」。光就这些行径来看,她的脑袋里似乎少了不只一颗螺丝。
这家伙应付起来还满棘手的啊。彼方一只手撑着脸颊思考着,就在这时——
「你有在听吗,彼方先生?」
圆眼睛的金发女童——安涅罗杰·沙萨兰德·薇贝尔如此问道,彼方的意识便自沉思中抽离。
「抱歉,在想点事情。」
「真是的,我现在讲的内容很重要,你一定要仔细听才可以喔。」
长相看来顶多十岁左右的安涅罗杰隔着桌子坐在对面,对彼方的行径无法置信似的如此提醒。虽然彼方不知道她的实际年龄,但从声音到口吻全都与女童的外表一致。
这模样要是没有教皇的头衔,彼方也许根本不会把她的话当一回事。
安涅罗杰突然传唤彼方,是在刚才在地下锻炼场,克莉丝正在说明为什么要杀死艾蜜莉的时候。
原本预定在克莉丝解释艾蜜莉的问题之前,会先由安涅罗杰说明状况。然而当安涅罗杰来到躺在床上的彼方身边就要开始进行重大说明时,安涅罗杰接到了访客求见的通报。
从安涅罗杰与里帕那厌烦的表情来看,那位访客恐怕是个相当棘手的人物吧。虽然更深一层的问题彼方无从得知,但安涅罗杰为了接见那位访客而暂延了对彼方的说明。
顺带一提,艾蜜莉说她懒得听那些长篇大论,便留在地下锻炼场。
「那我要继续说明了,你要专心听喔。如果你认真听到最后,我会摸摸你的头喔。」
看着眼前对他微笑的安涅罗杰,彼方切换思考。
暂时中断刚才在脑海中打转的「杀害艾蜜莉·威德贝伦」的思绪,将焦点转向眼前这位幼童教皇的话中内容。
「我又不想要你给我摸摸头。要是你跑来摸我的头,旁人看来不就像我是变态一样?」
里帕理解这段发言的意思,连忙指责:
「彼、彼方!虽然教皇陛下确实是幼儿体型,但讲话还是要放尊敬点啊……!」
「……里帕先生,不好意思,我就是幼儿体型喔。」
额头浮现青筋的安涅罗杰如此一说,里帕便脸色发白。
现在除了里帕之外还有克莉丝在场,不过因为她已经明白彼方的为人,因此并没有多加追究。
彼方在心中早已断定安涅罗杰的真实年龄不可能真如同外表一般,恐怕是藉由魔力控制新陈代谢来佯装年幼的样貌吧。
「嗯?好像有所误会啊。我其实对教皇陛下还算尊敬喔。」
彼方冷不防从椅子站起身,走到安涅罗杰身旁。随后他在向里帕借来的长裤口袋中翻出了白色包装纸。那是在<薇贝尔>的赛前晚宴上穿的那袭晚礼服口袋中的玩意。
「来,这个给你,柠檬糖。我的学生亲手做的,很好吃喔。」
兴趣是制作甜点的学生送的糖果,彼方将剩下的糖果递给了安涅罗杰。
「彼、彼方!现在在你眼前的可是浮游都市联盟的最高负责人,同时也是全人类的全权代理人教皇陛——」
「哇~~谢谢你……!」
【插图】
打断里帕严词纠正的不是别人,正是安涅罗杰本人。她脸上绽放着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剥开了包装纸,将里头的浅黄色糖果送进口中。
「教、教皇陛下!请尊重您自身的立场……!」
「有什么关系嘛,这个柠檬糖很好吃耶。里帕先生要不要也来一颗?」
「……不用了。」
里帕回答时的语气透露着傻眼。他在心中怨叹道:唉,艾蜜莉小姐也好,彼方也罢,再加上教皇陛下,为什么我身旁有这么多欠缺常识的人呢?
「回到正题,我希望能直接向你说明我们目前所处的状况。」
彼方回到座位上,安涅罗杰便继续说明:
「听说你之前曾经与使用<崩力>的敌人作战啊?」
「是啊。」
听安涅罗杰口中说出<崩力>这个字眼,彼方的表情也没有多少变化。
「其实与你战斗的对手并不是人类,而是人型魔甲虫。」
「是喔?」
「哎呀,你不太吃惊耶。」
「嗯,毕竟之前就设想过这种可能性了。」
若无其事地接受了足以动摇人类社会的事实,彼方问道:
「我有个问题。到头来,魔甲虫到底是什么?有人型魔甲虫,也有懂得使用魔力的个体嘛。还有……能够使用咒力的我也算人型魔甲虫吗?这些问题你能回答我吗?」
「可以啊。首先回答你何谓魔甲虫。一言以蔽之,可以视作来自异世界的侵略者。魔甲虫分为原生种与变异种。至于人型魔甲虫,你可以视作广义的变异种。关于你的第一个问题,我的回答就到这边。」
就这样?彼方微蹙眉心。
魔甲虫究竟是什么?人型魔甲虫又是什么?安涅罗杰完全没有提及彼方的问题核心。没有新的情报。
就在这时,安涅罗杰若无其事地附加说道:
「对了,有件事忘记说明。补充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魔甲虫是穿越了<门>而来到这个世界。」
「<门>……?」
回想起来,蕾克蒂与芙蕾雅在<薇贝尔>调查的数据中的确记载了<门>这个名词。
「是的。简单地说,那就是魔甲虫诞生至此的通道。对于穿越<门>的生命,<门>会附加能形成火种的特殊咒力,同时也会植入对这个世界的人类的深重仇恨,我们称之为咒怨。被植入咒怨的生命会被迫时时面对自己心中的黑暗,无时无刻不暴露在咒力的细语声之中。顺带一提,彼方先生是未受到咒怨就持有咒力的稀有案例。」
「………………」
「其实还有其他更详尽的细节可以向你揭示。如果你听完我们的说明,还愿意今后也为了人类而协助我们,我会再进一步告诉你。」
「………………」
听安涅罗杰神气地说完这番话,彼方保持沉默。毕竟是站在人类一方顶点的人物,心机不容小觑。
既然摸不清安涅罗杰的真正目的何在,那么彼方也不能轻易答应协助。
「接下来是你喇才提出的另一个问题。关于彼方先生你是不是人型魔甲虫,我想答案很明显了。彼方先生从未穿过<门>,所以不算是人型魔甲虫。就我们的标准来看,你是人类。目前在场的几位之中,身为人型魔甲虫的——」
「是我。」
所有人的视线转向克莉丝。
人型魔甲虫,换言之便是相当于人类天敌的种族。如果美空等人也在场,恐怕免不了气氛为之紧张吧。不过在座的是不受常识拘束的彼方。
「哦~~原来克莉丝是人型魔甲虫喔。」
彼方说着再度离席。这回他来到了克莉丝身边,紧接着便隔着她那头紫发,以指尖探索似的摸遍了她的头。
「请、请问……?」
彼方突然对克莉丝的头皮搔痒,让克莉丝大惑不解。
「嗯?因为我不太了解人型魔甲虫是怎样,大致观察一下。没有长角之类的吗?」
「你、你说角?彼方同学,你是在捉弄我吗……!」
「没有啊,一般都会很好奇吧。如果有长角不是很帅吗?」
「…………………」
原以为自己已经熟悉彼方个性的克莉丝,这下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认知上的缺漏。
彼方回到座位上问道:
「那克莉丝又是为什么不站在人型魔甲虫那边,而要跑来帮人类这边?」
「……以前我和某人约好了。那位人士要我在发生状况时成为人类的伙伴。最后那位人士身亡,而我也下定决心要与人类共患难。」
克莉丝如此说着,眼神仿佛看着某个不知名的远方。彼方立刻明白那并非自己可以轻易过问的过去。
「为了避免误会,容我向你说明。人型魔甲虫也有个体差异,有些拥有魔力,有些则没有。譬如我就没有魔力,无法使用<崩力>。与人类同阵营的,大多都是没有战斗能力的人型魔甲虫。」
听了克莉丝的说明,彼方点头。
「话说,既然克莉丝是人型魔甲虫,那你的老朋友艾莉丝和她哥哥杰斯也都是人型魔甲虫吧?」
「是的。确实如此。」
克莉丝肯定彼方的猜测后,安涅罗杰补充说明:
「艾莉丝·维格特与杰斯·维格特两者毫无疑问都是人型魔甲虫。而杰斯更是人型魔甲虫的领导者。」
之前看他们兄妹与克莉丝颇有交情就感觉很可疑啊,没想到果真是幕后黑手——更加了解非人类势力的彼方暗自想着。
「渗透进<薇贝尔>的人型魔甲虫目的是成为人类的支配者。他们为此担任<薇贝尔>的重要职务,试图取得压倒性的权力。」
就杰斯当下的地位而言,恐怕已经一蹴可几了吧。目前在他之上的地位,顶多就只剩教皇而已了。
「起初我们与杰斯谈判,提出了共处共荣的方案。简单说是以割让居住地为条件,请他接受我的庇护。不过杰斯拒绝这项提案,谈判破裂。我身为浮游都市联盟的负责人,目前正为了阻止杰斯一派掌控<薇贝尔>而行动。」
谈判破裂啊。不过克莉丝明明是人型魔甲虫,却与教皇派同一阵营。人型魔甲虫……会长派内部没有想象中那么团结吗?
「谈判为什么失败了?我觉得就教皇陛下而言算是相当程度的让步耶。」
「这个问题,在双方决裂的这个当下已经没有意义。」
彼方原本期待得知详情,但安涅罗杰并未多加解释。
也就是目前还不打算告诉彼方吧。对于现在还算不上己方阵营战力的彼方,能透露的情报有限。
关于<门>与魔甲虫的起源等问题恐怕也一样吧。彼方这么想着,回答:
「这样喔。我大致上知道了。话说回来,他们居然打算暗地里掌控<薇贝尔>,杰斯用的手段比想象中还小鼻子小眼睛啊。」
尽管耳闻冲击性的事实,彼方仍冷静地掌握了事态。
「我之前也见到了莉洁莉特的力量,那家伙要是拿出全力可以直接毁掉整个<薇贝尔>吧。他们为什么不这么做?况且如果你知道杰斯是人型魔甲虫,直接告发他不就好了?」
「关于第一个问题,原因在于人型魔甲虫的目的并非歼灭人类,而是成为人类的支配者。人型魔甲虫和我们人类同样要呼吸,也需要食物,因此需要维持生命活动所需的生活基础系统。而关于你的另一个问题,我们没办法告发杰斯。」
「理由呢?」
「有几项,最重要的是……杰斯·维格特评议会会长的权力太过庞大了。」
安涅罗杰语气平淡地陈违事实。
「如果我以教皇之名告发维格特评议会会长的人型魔甲虫身分,那么不只他麾下的人型魔甲虫,就连他在人类中的追随者也会试图推翻教皇吧。在市民之间,维格特评议会会长的声望与对他的信赖就是这么深笃。因为维格特评议会会长在对抗魔甲虫的战役中曾经建立辉煌的战绩,因此和天生居于高位的教皇不同,他在包含部分空士的相关人士之间享有惊人的支持度。无论如何,我们必须避免人类自己在<薇贝尔>展开内战。」
杰斯拥有在对抗魔甲虫的战争中创立辉煌战功的实绩。比起象征性的教皇,能拿出真正战功的实力派杰斯或许会让一部分空士更加尊敬吧。
这个世界需要足以与超乎常识的敌人——魔甲虫相抗衡的强大力量。
崇敬教皇或崇敬拥有武力的杰斯。如果两边的空士陷入全面对抗的局面,人类将没有未来。
「不过教皇陛下的行动方针是消灭人型魔甲虫吧?」
彼方脑海中整理着安涅罗杰说的话并说道:
「既然如此,教皇陛下一方也要向支持会长派的那群人宣示自己也拥有<崩力>或是与之同等的战力,藉此证明谁才拥有统治世界的力量。不过<薇贝尔>的空士都被派遣到要塞浮游都市了,<薇贝尔>本身没有主要战力,而且也没有向会长派展示武力的机会。至于能同时满足这两项条件的机会……该不会——」
「没错。这就是空战武道祭的意义。」
安涅罗杰正面接下彼方无所畏惧的视线并说道:
「以我的名号告知『公布世界的真相』,目的并不是为了吸引各学园浮游都市的兴趣。真正的目的是对杰斯下战书。」
还真不愧是教皇啊。彼方决定暂且彻底扮演听者。
「<薇贝尔>的代表小队由杰斯一派的空士所组成。我想当那支代表小队于空战武道祭上夺得优胜的瞬间,杰斯将会发起对这世界产生重大影响的行动吧。那究竟会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况且就算我在那个瞬间告发杰斯等人是人型魔甲虫,在空战武道祭上目睹人型魔甲虫展现压倒性的力量获得优胜,人类能否维持继续奋战的意志,我也没有把握。」
「………………」
「反过来说,假使<薇贝尔>以外的代表小队在空战武道祭上获胜,那就会是对于人类而言的希望之光。无论结果如何,我决定要举办空战武道祭,就是决定与占据<薇贝尔>的人型魔甲虫展开决战。」
话语中透露着坚定的决意。
「虽然目前我为了避免遭受杰斯暗杀而藏身于此,但在空战武道祭的冠军战上,我必然需要在大众面前现身。杰斯或许会当场动手取我的性命吧。换句话说,空战武道祭不是比武大会,而是一场战争。而我为了赢得这场战争,需要你的协助。」
彼方马上就明白这句话中的「你」并不是指当下的自己。现在的他别说是崩解世界之理的力量,就连咒力也无法使唤。
话听到这里,彼方第一次双手抱胸并且露出了沉思的神情。
至今获得许多冲击性情报的彼方直到这时才陷入沉思。教皇要求他参加的不是守护这个世界的人类的战斗吗?为何有必要如此迟疑?这样的疑惑只有在场众人中最了解彼方的克莉丝察觉。
身为一名空士,现在应该会答应教皇的请求才对。守护众人不受魔甲虫的侵害,这便是这个世界上空战魔导士的存在价值。
深刻地了解何谓空士的彼方为什么要双手抱胸?这时的克莉丝完全无法猜测彼方心中的想法。
「所以说,假设我能够完全掌握崩力的运用法,你们打算要我做什么?」
彼方终于开口问了。然而他并非答应协助教皇。
「歼灭这世界上包含人型魔甲虫在内的所有魔甲虫。我希望你能成为这场战争的前锋。当然我也会告诉你『世界创世的真相』。」
彼方听完再度陷入一段沉思之后,说出超乎众人预料的一句话。
「这个嘛,这回答我可以先暂时保留吗?」
「你、你说保留?彼、彼方,你知不知道你说了什么……!」
「嗯,我说回答暂时保留。」
怒火中烧的里帕就要大发雷霆。然而在他受激情驱使而开口之前——
「可以啊。突然听了这么一番话,无法马上接受也很正常。」
安涅罗杰迅速收拾了场面。
「我之后会再向你询问答复……我想告诉你的事情就到这里为止。虽然我想你也有几个问题想问,不过详情就麻烦你问克莉丝小姐吧。」
「教、教皇陛下……!」
「没关系的,里帕先生。那么今天就到此散会吧。」
安涅罗杰如此下达许可,彼方与克莉丝便离开了谒见厅。
直到谒见厅只剩里帕与教皇——
里帕担忧地问道:
「这样真的好吗,教皇陛下?没有确实让彼方同意协助。」
「今天到这个地步就够了。一时之间得到太多信息,彼方先生也需要时间整理吧。里帕先生,希望你尽到监视与支持的责任,让彼方先生确实提升力量。」
「遵命,教皇陛下。」
「还有什么事吗?」
「……是的。有件事您还没有向彼方说明。特别是人类与人型魔甲虫决裂的理由,这一点不是应该先明确解释吗?」
谈判并非单纯谈不拢而决裂。
而是杰斯单方面终止了对话。
而且是以想象中最糟糕的形式。
克莉丝曾经说过在追随杰斯的一派之中,甚至有人还不知道当初谈判破裂时的真相。杰斯似乎向同伙们宣称他单方面接到教皇发出的宣战声明。
如果能坐下来好好谈,也许那会是不需要争战的敌人。
然而战争早已经开始了。
已经流淌的血不会再回来,若要终结这次战争便只有消灭所有敌人。
「没什么问题。原本就是鲜血淋漓的一条路,不需要请求赦免。」
选择不传达真相,正因为胸怀信念,安涅罗杰毅然决然地断言。
牡羊座离宫,正门前。
「也就是说,住在地下都市的民众就是自古以来服侍教皇,或是察觉了人型魔甲虫存在的一群人吧?」
自离宫所在的高台上俯瞰白色的城镇景色,彼方如此说道。
「是的。若是将察觉真相的人们弃置不顾,总有一天会被会长派处理掉。」
回答者是克莉丝。
「你还记得<薇贝尔>的七号区市街几乎没有人烟的那件事吗?住在那边的人们现在大多都在此处,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在。」
换言之,剩下的都被会长派消灭了。
在<薇贝尔>里头,人的生与死仿佛漩涡一般打转啊——彼方这么想着。
与人型魔甲虫这种「敌人」之间的争端从未停止,牺牲也从未结束。同时人们总是被迫做出「生命的抉择」。
自己遭受杀害,或是杀害被分类为魔甲虫却与人类无比近似的存在。
与彼方现在背负的问题「杀死艾蜜莉,威德贝伦」性质完全相同。若不杀死艾蜜莉,彼方就不免一死。
自己和对方,究竟要救谁呢?
要判断这问题还满棘手的啊——彼方想着。
老人与婴孩、家人与恋人。如果陷入只能拯救其中一方的状况,究竟该拯救哪一边呢?若是前者,也许选择婴孩的人会比较多,婴孩还有充满可能性的将来。那家人跟恋人要如何抉择呢?抉择的理由呢?
如果回答者没有沉默的权利,一定要提出自己的答案……那么拯救哪一边才正确?到头来生命的价值又该如何衡量?
现在彼方面对的就是这一类,不受廉价的正义感或赏善罚恶等价值观所束缚,超越伦理问题的终极抉择。抉择没有正确解答也没有错误,抉择后就只剩下无可挽回的真正结局。
「对了,克莉丝。发生太多事情让我找不到空档跟你道谢。」
彼方突然回想起这回事,如此说道。
「听说与莉洁莉特战斗时,我失控之后是你救了我。谢啦。」
「别客气,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嘿嘿,克莉丝还真是谦虚。真是个好家伙。」
彼方如此说着,放眼环顾下方的市街后,若无其事般问:
「不过你也站在与艾莉丝敌对的立场吧?如果艾莉丝前来取你性命,你能杀死她吗?」
「这、这……」
克莉丝同样面临「生命的抉择」。
虽然彼方不知道详细情形,但克莉丝并非加入会长派,而是教皇派。换句话说,她正站在与同胞——人型魔甲虫彼此斗争的立场。
你能为了自己的信念杀死朋友吗?彼方的问题说穿了便是这么单纯。
「我……现在还在烦恼到底该怎么办。不过我也知道目前这样是不行的。」
「……彼方同学,你究竟……」
那平静的询问声消融在两人之间的平稳气氛中。克莉丝凝视着彼方,缓缓地开口就要说话时——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与安涅罗杰结束交谈后,里帕自正门现身。里帕察觉了彼方与克莉丝两人之间莫名接近的距离。
「怎么了吗?两位为什么彼此对看?」
「也没什么啦。」
「这样啊。那我们就前往艾蜜莉小姐正在等候的地下锻炼场吧。」
就在一行人打算前往离宫腹地内的电梯前往地下锻炼场时,一名男性自牡羊座离宫里走了出来。
「你就是那个彼方·英司啊?」
下巴蓄着胡须,头发全往后梳平的中年男性以打量般的目光看着彼方。克莉丝看着身穿<薇贝尔>正式礼服的那人物,并低头行礼。
「丹贝尔克鲁大人,好久不见。」
「克莉丝缇娜·巴克霍隆?肮脏的生物开口之前先掂掂自己的斤两。」
「请您收敛,丹贝尔克鲁先生。」
里帕如此斥责。
「克莉丝缇娜·巴克霍隆是教皇陛下亲自招待的贵宾,绝非您认为的卑贱之人。」
「住口,哈尔德曼的儿子。追根究柢还是因为你们轻怱安全管理,让人型魔甲虫渗透<薇贝尔>才招致如此事态吧。」
「您当时不也赞成接纳杰斯成为评议员吗?」
就在两人即将爆发争执时,一旁的彼方终于开口。
「借问一下喔,克莉丝。这个看起来不可一世的大叔是谁啊?」
「彼、彼方同学!这一位可是过去曾担任评议员的杰米拉·丹贝尔克鲁大人喔……!」
克莉丝大吃一惊连忙解释。杰米拉·丹贝尔克鲁继承了家族的大规模能量供应厂制造公司,由于影响力之高而受到招揽进入评议会。拥有些许魔力,当时担任评议员时的口号是「我也能理解空士们的心情」。
彼方狐疑地瞇着眼,看着丹贝尔克鲁。
「前评议员喔……那这位丹贝尔克鲁先生找我有何贵干?」
「关于你的传闻,我也略有耳闻。听说你拥有能与那些令人生厌的人型魔甲虫对等战斗的力量?」
「那份力量现在也还不完整就是了。」
「既然如此,在你完全取得那份力量之后,脱离教皇陛下的掌控来我这边吧。我会好好教你怎么去运用那份力量。」
「怎么运用?」
「驱逐窃占<薇贝尔>的怪物们的方法。虽然教皇陛下似乎拿不出好方法,不过空战武道祭在第九人工空岛举办的当下正是好机会。既然敌人必须分配人力去提防位于第九人工空岛的人类势力,那么现在就有机会能直取维格特宅邸,给那群怪物一点颜色瞧瞧。」
丹贝尔克鲁的理论似乎奠基于人型魔甲虫必须提防聚集在第九人工空岛的人类势力。原来如此,如果教皇与空战武道祭的部分参加者已有预谋,也许能展现超乎杰斯等人想象的战术吧。
安涅罗杰的内在怀有与她外表不符的深思熟虑,恐怕已在水面下机密推动这类计划。
不过,在这个时间点强行突袭应该不符合安涅罗杰的方针。听着身为激进派的丹贝尔克鲁的想法,彼方直截了当地评论:
「是喔?但我不觉得事情会像你计划的那样顺利喔。感觉就是门外汉会有的想法嘛。」
「你、你说这是门外汉的想法?你以为我是什么人……」
「我知道啊,前评议员丹贝尔克鲁先生不是吗?而你想挑战的对象是曾在对抗魔甲虫的战斗中取得无数战果,藉此成功挤进评议会窄门的杰斯·维格特。老实说,有多少空士愿意追随你的计划啊?你这个人应该就是那种……站在后方颐指气使的时候嗓门很大,遇到危机就第一个想保命的类型吧?该怎么说,感觉就没什么人想追随耶。」
「你这家伙!就算你是教皇陛下的贵宾,讲话也要有点分寸……!」
「彼、彼方同学!我,我们还是先走吧……!」
克莉丝连忙抓住彼方的手臂,拉着他离开现场。
背对着满腔怒气无从发泄的丹贝尔克鲁,彼方仍不改那无所谓的表情。
「老实说,我觉得吐了一点怨气。」
迟了一步跟上的里帕如此说道。
「彼方,我们还是赶紧办正事吧。前往艾蜜莉小姐正在等候的地下锻炼场。」
「在那之前喔,我想稍微在街上逛逛耶。还有,克莉丝在这城市中的同胞,我也想先见一下。」
「不可以,彼方。现在的你没有那种充裕的时间。艾蜜莉小姐相当强悍,你必须思考打倒她的方法。」
「真拿你没办法。」
彼方不情不愿地走向设有电梯的那栋小屋,准备前往地底。
「对了,里帕。你有没有收到空战武道祭的消息啊?今天应该是空战武道祭的第一天吧。我想知道美空她们的状况。」
与受伤的彼方离别之后,美空等人前往第九人工空岛面对她们在空战武道祭正式战上的第一个挑战,生存竞赛。
「能与外界通讯的只有教皇陛下与一小部分的人士。虽然无从得知空战武道祭的状况,但是先做好不可能平安结束的心理准备,对精神卫生会比较好吧。」
「这样说也没错。」
走进设有电梯的小屋前,彼方突然停下脚步,仰望地下都市那炫目的天花板。
美空、莉子、蕾克蒂、优莉、芙蕾雅……好好加油啊。在心中默念着恐怕正身陷风暴之中的学生们的名字之后,彼方踏入了电梯。
第一人工空岛,地下锻炼场。
里帕与克莉丝半张着嘴,就连彼方也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三人的视线正指着不知为何正在浴缸中泡澡的艾蜜莉。
没有人晓得她是怎么办到的,但她似乎把浴缸与附设的拉帘全都搬进了锻炼场。
「哎呀,等你好久了耶,彼方小弟。」
艾蜜莉悠哉地泡在热水里,发出莫名煽情的说话声。从装满浴缸的白色泡沫中露出了艾蜜莉那双诱人遐想的赤裸裸的腿。
这家伙还真无忧无虑耶……彼方打从心底这么想。虽然彼方已经渐渐将这些奇异行径视作艾蜜莉的个人特色,不过一旁的里帕则是傻了眼,连忙责怪:
【插图】
「艾蜜莉小姐!你这模样不叫等了很久,根本是享受很久了吧?」
「没有啦~~我一面放松身心一面等啊。因为只有我没事做,闲得发慌嘛。况且虽说只是暂时的,毕竟难得又得到了肉体,当然会想泡个澡好好放松啊。」
语毕,艾蜜莉跨出浴缸,毫无羞耻之色的她大方展露那美艳的身体。
「哼哼,不小心看呆了~~?还是想跟大姐姐一起泡澡呀?」
模样煽情的艾蜜莉挑衅似的说着。里帕不知如何是好般挪开视线,彼方则是瞇细双眼,仿佛想问这家伙也和美空同样是傻瓜吗。
艾蜜莉嘴角扬起得意的笑容,就要更近一步调戏两名男性的瞬间,满脸通红的克莉丝快步走上前去。
「艾蜜莉小姐,胡闹太过头了……!」
「咦!等、等等啦,克莉丝妹妹……!」
克莉丝抓住了艾蜜莉的手臂,把她推回浴缸,随即使尽全力拉上了帘子。「等、等一下啦,克莉丝妹妹。大姐姐只是好久没回到这地下都市,不由得就玩过头了……」「艾蜜莉小姐,你并不是我的姐姐。别再胡说八道了,何不快点换上衣服?」「克、克莉丝妹妹,眼、眼神好像有杀气喔……!」艾蜜莉与怒气爆发的克莉丝之间的对话自帘子后方传出。
数分钟之后,被克莉丝修理一顿的艾蜜莉垂头丧气地现身在彼方与里帕面前。那色调热情的酒红色夹克似乎也失了几分光泽。怒意仍未完全消散的克莉丝就站在她身旁。
「艾蜜莉小姐,我很担心之前你成为咒力干涉彼方同学时,有没有对彼方同学带来负面影响。」
「克、克莉丝妹妹,不用担心这个吧!我不会做那么有害的事啦……!」
「……是真的吗?」
艾蜜莉轻佻的语气似乎并未博得克莉丝的信任。
里帕想着:接下来就要以命相搏了,还真欠缺紧张感啊。就在这时——
「好啦,接下来就赌上性命互相残杀吧。」
彼方看着对他展露微笑的艾蜜莉,伸手搔着后脑杓。
「先问一下喔,我为什么非得和你打个你死我活不可?」
「哦哦~~?难道说死到临头才突然怕了?」
「我也不是觉得害怕啦,只是想确认理由而已。毕竟来到这边之后发生太多事,一下子没办法整理。」
「说的也是。毕竟事关重大,先让你理解事情来龙去脉也是应该的。」
听了彼方的提议,克莉丝说明:
「在先前的战斗上,彼方同学你受到变异种咒力侵蚀的时候,在咒力不稳定的状况下发动了<崩力>。结果使得你体内两种咒力彼此干涉而失去控制,陷入狂乱状态,受到破坏冲动所支配。」
「嗯~~印象中确实是这样。」
狂乱时的记忆暧昧不明。不过彼方还记得多亏了美空才让他得以一度恢复理智。
「我在<薇贝尔>的地下见到彼方同学时,彼方同学已经陷入危急的状态。彼方同学的体内原本存有艾蜜莉小姐的粒子状咒核——也就是掌管咒力的核心,然而当时核心却不受艾蜜莉小姐的精神体控制。应该是因为与变异种的咒力互相干涉,使得咒力完全失去了控制。这时我使艾蜜莉小姐的咒核与彼方同学的肉体分离,藉由我的术式让咒核附着于暂用的肉体,当作急救处置让状况恢复稳定。」
克莉丝以强硬手段干涉正彼此斗争的两种咒力其中一方,将之摘除至彼方的体外,藉此避免艾蜜莉的咒力与变异种的咒力互相排斥。
暂用的肉体也就是指艾蜜莉现在那具身躯吧。看来在得到克莉丝的咒力协助之下,艾蜜莉重新构筑了自己的肉体。话虽如此,尽管咒力存在,若无使用者就只是单纯的力量。操纵暂用肉体的艾蜜莉的精神似乎一直存在于彼方体内。
「就结果而言,侵入彼方体内的变异种咒力因为彼方同学的免疫机能——抗咒耐性而消失,摘除至体外的艾蜜莉小姐的咒核也恢复了某种程度的平静,成功阻止了彼方同学继续处于狂乱状态。」
「哦~~听起来满厉害的嘛。也就是说喔,现在的艾蜜莉肉体是完全由咒力构筑的喽?这么说来,用咒力创造的肉体和真正的肉体完全相同吗?」
「呵呵,真不愧是彼方同学呢。」
过去一度失去肉体的艾蜜莉现在存在于眼前——看来彼方已经轻易接纳了这项事实。
「关于你的问题,艾蜜莉小姐的肉体称不上是完全复原。以咒力构成的肉体不会具备魔力。魔力是指寄宿于肉体中的事像干涉力。那是种与生命力相当近似的力量,因此咒力仿造的肉体无法孕育魔力。为了加深理解,在此先为你解释魔力与咒力的差别吧。」
克莉丝如此说着,详细地说明:
「魔力与咒力同样都是存在于体内的内在力量。魔力由体内具备的能量产生装置——魔核产生;咒力则源自于咒核。其中咒力的效能可说是完全在魔力之上,可用于展现比魔力更强的事像干涉效果。刚才教皇陛下说明时提到的『形成火种的特殊咒力』、空士之间称为『黑晶』的物质,也都相当于『咒核』。咒核的型态相当多变,也不一定是一个凝聚的实体。像我与艾蜜莉小姐就拥有粒子状的咒核。」
虽然区别上相当复杂,不过咒核就广义而言也算是咒力吧。
「每个人型魔甲虫拥有的咒核量都不同,基本上无法增加。虽然偶有增殖的案例,但那些都是在持有者的欲望满溢而出,反遭力量吞噬的状况下。比方说,雷亚尔同学的案例便是如此。」
看来身为学园统括长的克莉丝也明白雷亚尔事件的真相。
「雷亚尔同学的状况是摄取变异种的细胞,藉此将咒核强迫性植入体内。不过我们已经知道这样的方法无法控制咒核,最终将会败给咒力的细语声,产生严重的精神问题。」
「那个方法确实不太行啊。」
虽然并非摄取,但彼方也曾有敌方变异种将咒力硬是注入彼方体内的经验。结果让彼方陷入了狂乱状态,让学生们一度陷入险境。
「那我们言归正传。关于艾蜜莉小姐的状况,并非构筑了暂用的肉体便能解决一切。」
看来接下来才是重点。
「为了避免与变异种的咒力互相斗争,我让艾蜜莉小姐的咒核暂时恢复镇静。然而那样并不完全。虽然速度缓慢,但艾蜜莉小姐的咒核在这个当下也仍然持续失控——也就是为了产生更多咒力而异常活性化。这也可以视为当时与变异种咒力互相斗争之后的后遗症。然而,现在的艾蜜莉小姐没有能阻止异常活性化的手段。
异常活性化的咒核所产生的咒力最后将超越艾蜜莉小姐的容许极限。当时彼方同学陷入狂乱时,将过剩的力量透过魔炮剑释出而一时间取回理智。然而异常活性化的咒核就如同限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突然开始提升咒力。因此,目前可能的手段便是请彼方同学取代艾蜜莉小姐的精神成为咒核持有者,藉此阻止异常活性化。」
「等一下。取代艾蜜莉的精神成为咒核的持有者……艾蜜莉的咒核持有者不是我吗?」
「并非如此。彼方同学之前使用咒力时,其实是向艾蜜莉小姐的咒核借取咒力使用。」
彼方直到刚才还以为自己身体里也有咒核,操纵咒力的是自身的意志。然而严谨地说,是寄宿于彼方体内的艾蜜莉的咒核在艾蜜莉精神体的控制之下凝聚咒力,再将咒力转让给彼方使用。
听起来还真复杂啊。彼方这么想着,听克莉丝继续说明。
「一切事情的开端在于艾蜜莉小姐仍然活在世上的时候。彼方同学与艾蜜莉小姐相遇时,恰巧在一场战斗之中。而在战斗结束,艾蜜莉小姐受到了濒死的重伤,于是……」
克莉丝接着向彼方解释:受了濒死重伤的艾蜜莉连同咒核一起进入了彼方体内,艾蜜莉本人则化为精神体,至今为止一直在旁协助彼方控制咒力。
得知了新的真相,彼方神色讶异地看向艾蜜莉。不过艾蜜莉只是捉弄他似的对他抛了个媚眼,像是在说「这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阅读A128小队的战斗报告书之后,我察觉彼方同学的状况,在彼方同学回到<密斯特岗>之后,暗地里进行观察与协助。因为这个世界的人类得到咒力是前所未有的案例……回到<密斯特岗>之后,起初由于艾蜜莉小姐的精神体仍不稳定,彼方同学应该也有一 段时期暴露在咒力的细语声中。然而就我的观察,并没有陷入致命的状况,以力量的安定化而言进入了良好的复原期。」
从克莉丝的口吻可以得知她确实一直观察着彼方。
「虽然就道理来说,我们不应该将彼方同学牵扯进我们的问题。我们其实应该只把彼方同学视作一个适应咒力的人类案例,只观察状况的演变。无论事情过程如何,关于让你身陷于这些问题当中,我在此致上歉意。」
「你用不着道歉啦。别提这个了,我对几个问题有点好奇。」
看着低头致歉的克莉丝,彼方好奇地问:
「因为现在的艾蜜莉无法完全控制咒核,所以没办法阻止咒力增加,对吧?既然这样,如果让艾蜜莉将一小部分的咒核转让给我,不就能不杀死艾蜜莉同时也拥有咒核的控制权,然后我也能取得咒核使用咒力吗?况且,咒核的转移对象其实不是我也无所谓吧?」
「那其实相当困难。首先,化为精神体的艾蜜莉小姐拥有的权限不足以转让咒核。再者,就算成功转让了一小部分的咒核,彼方同学能使用的咒力份量自然也微乎其微。些许的咒力也能产生<崩力>,这是事实没错。然而拥有充分咒力的敌人能产生更多的<崩力>,光是这样,面对人型魔甲虫必然会陷入压倒性的劣势……再加上彼方同学已经长期与艾蜜莉小姐的咒力共处,体内产生了力量通道般的流脉,咒核的附着率远高过其他对象。不过这件事其实也代表了当艾蜜莉小姐发生万一,首先就是彼方同学会遭遇危险。」
「哦~~看来有很多复杂的理由啊。」
艾蜜莉身受濒死的重伤而化为精神体。就连在当时的状况,能办到的顶多就只是转让自己的咒核吧。
而现在艾蜜莉已经无法抑制活性化,就连小部分的转让都难以达成。
因此似乎必须有人降伏艾蜜莉——完全消除艾蜜莉的精神,让失去持有者的咒核寄宿在自己体内。而最适合的对象就是艾蜜莉曾经附身的彼方。他的体内已经形成了接纳艾蜜莉的咒力所需的流脉。
「最后,由于彼方同学没有受到<门>植入咒怨,或许能净化自己的咒核。」
「净化?净化之后,咒力会怎样啊?」
「这一点我也不清楚。不过教皇陛下曾经说过咒核的净化就是人类的希望。」
「……………………」
「况且一度陷入狂乱的人类恢复理智,这已经是前所未闻的超常现象了。恐怕是因为彼方同学与艾蜜莉小姐的咒核共处了半年以上,身体也已经习惯咒力,拥有某种程度的抵抗力了吧。因为之前没有类似案例,我也无法碓定。但彼方同学确实拥有未知的可能性……」
「克莉丝缇娜小姐,现在对彼方提这些也只会让他更混乱罢了。」
里帕打断了克莉丝那充满不确定的猜测。
事态太过复杂让彼方有些头疼,不过重点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这个世界的安宁,众人期许他杀死艾蜜莉·威德贝伦。
「话说回来,能给予仿造的肉体,尽管肉体毁灭也能成为精神体把意识留在这世界。咒力这玩意也太方便了吧?」
「是的。你可以视咒力为比魔力更高阶的事像干涉力。再加上咒力主要并非使用刻印术式,而是心像术式。」
刻印术式是以如尼文字对魔力附加方向性,而心像术式则是以心中浮现的意象影响现实世界。
简单来说,咒力能将想法转换为力量。
克莉丝进一步说明:
「在这里确认一下以防万一,现在的彼方同学魔力量已经完全恢复,原因是原本彼方同学体内运作的某种防御反应消失了。由于得到咒力,使得彼方同学的体内同时存有魔力以及包含艾蜜莉小姐的精神体在内的咒力。这两种力量中,咒力在彼方同学的体内原器里占据了庞大的容量,这时彼方同学的魔核藉由极端减少魔力产生量,维持体内原器内的力量总量平衡。魔力衰减的原因就是出自这样的防御反应,我想彼方同学应该也隐约有所察觉吧?」
「有是有啦。我有发现力量的总量好像没变,但是咒力不怎么愿意听我使唤就是了。」
「这是由于为了维持艾蜜莉小姐的精神体,必须持续产生一定量的咒力,同时也必须持续消耗。此外,艾蜜莉小姐也有慢慢让彼方同学习惯咒力的意图。虽然量相当稀少,但她确实已经将咒力转让给彼方同学才对。」
若非如此,彼方便无法发动<崩力>。
对于成为精神体的艾蜜莉而言,她也想在这段时间内确认彼方是否真为适合拥有强大力量的人物吧。
「若彼方同学现在降伏艾蜜莉小姐,艾蜜莉小姐的咒核所有权就会转移至彼方同学。如此一来,彼方同学就能自由控制体内的咒力。自行调节体内原器中魔力与咒力的比例,便能更有效率地战斗。」
可以不需在意之前的魔力耗竭症状,同时使用魔力与咒力两种力量而战斗。换句话说,力量将飞跃性成长。
「艾蜜莉小姐是为了与人类站在同一边的人型魔甲虫而奉献生命的人,同时也明白自己的生命价值所在。因此你不需要有所顾忌,这也是为了艾蜜莉小姐。」
克莉丝解释之后,艾蜜莉再度说道:
「好啦,那这下我们终于可以开始杀个你死我活了吧?」
完全感觉不到战意的轻松语气。听着艾蜜莉这样的说话声,彼方突然感到疑惑。
现在彼方特地请克莉丝解释情况,并不只是为了整理现况。
同时也是为了让艾蜜莉真正理解,这场战斗的结局也许将导致艾蜜莉·威德贝伦这条性命的消逝。
然而从艾蜜莉的表情、神色与语气,找不到一丝面对死亡时的特别变化。在彼方的注视下,艾蜜莉说道:
「虽然现在的状态还保持稳定,但我终究只是暂时取得肉体的精神体。因为我无法抑制咒核的活性化,很快就会陷入狂乱状态。到时候我第一个会攻击的就是藉由流脉彼此相系的你喔。」
虽然语气仿佛不当一回事,但话中内容却无法轻怱看待。
现在的艾蜜莉无从掌控咒核,因为控制咒核时不可或缺的意志力——灵魂的总量不足。
克莉丝表示对于这一点她也束手无策。
「啊哈哈哈,总之我现在已经没有生存的机会了。」
听了艾蜜莉那开朗语气中藏着放弃的话语声,彼方的眉毛微微扬起。
「所以说,彼方小弟降伏我之后就能取得我的咒核所有权,同时也必须完全掌控咒核。如此一来,甚至能得到原本用来维持我的精神体所需的咒力,战斗力也会飞跃性提升喔。」
「事情就是这样。彼方若要活下来,就必须消除艾蜜莉小姐的精神,得到咒核的所有权。虽然克莉丝缇娜小姐用『杀死』来描述,但是艾蜜莉小姐是精神体,所以不在杀人的范畴内。而且就算你置之不理,艾蜜莉小姐大概三天后就会失去理智,你会头一个被杀。」
将现况重新整理之后,里帕清楚地说道:
「这是你为了活下去必须的行为,所以不需要顾忌。」
「不需要顾忌啊。是这样喔?那我就不客气地说了喔。」
彼方将要杀死艾蜜莉·威德贝伦。意识到这件事,克莉丝与里帕脸上失去了所有表情。
环绕众人的气氛自然而然急速紧绷,克莉丝与里帕的脑海中清楚浮现了即将展现在面前的「生命的抉择」。
然而艾蜜莉仍然不改那爽朗的表情。
在这样的气氛下,彼方以云淡风轻的口吻——说出超乎想象的话。
「我想,今天还是算了吧?」
彼方说完,一个人径自悠哉地露出轻松的表情。
「「「……………………」」」
一瞬间的沉默。就在下一个瞬间,里帕与克莉丝瞪圆了双眼,就连看似无忧无虑的艾蜜莉也露出了僵硬的表情。
恐怕所有人都这么想吧。
彼、彼方!如果现在不战斗,会死的人是你喔……
*    *    *
教皇浮游都市<薇贝尔>。上午十一点左右。
维格特宅邸,客厅。
「<薇贝尔>代表的状况如何了?」
拥有蓝水晶般的双眸,高挑的金发男性——杰斯·维格特坐在沙发上,双眼看着液晶屏幕。屏幕上显示着重现自然环境的第九人工空岛上进行的空战武道祭最初的比赛项目——生存竞赛的影像。
影像来自为了转播大会状况而临时改装的侦察用无人机,然而屏幕上显示的并非空战的影像。因为在这场竞技中,为了避免同时遭受复数队伍攻击的危险性,各代表小队都舍弃了空战,主要进行可依靠自然地形躲藏的地面战斗。
这时,一架侦察用无人机穿梭在树与树之间的空隙,逐渐靠近森林。在该处发现了一个身影正睥睨着四名倒地的空士,那正是<薇贝尔>代表小队队长——优米耶尔·凯萨。
优米耶尔让长剑消失于无形之后,若无其事地迈开步伐。
「看来空战武道祭进行得还顺利。」
「嗯,看来是这样呢,哥哥大人。」
说话声从看着影像的杰斯背后传来。杰斯回首一看,那是一名身穿白色连身裙,脸庞如
洋娃娃般精致的少女——艾莉丝·维格特。还有一名满头白发,容貌稚气未褪,犹如洁白妖精般的女孩——莉洁莉特·芙拉尔柴尔德站在艾莉丝身旁。
「莉洁莉特,有件事要拜托你。」
「请问是什么事,杰斯大人?」
「我希望你前往举办空战武道祭的第九人工空岛,清除空战武道祭的参赛者。当然了,要小心别波及优米耶尔他们。」
「咦~~但是杰斯大人,要是我介入空战武道祭,负责警备的杰斯大人的地位不会有危险吗……」
「无所谓。那方面我会有办法处理的。」
杰斯自沙发站起身,将摆在桌上的纸张递给莉洁莉特。
「详细内容我写在这张纸上。警备方面的漏洞我已经掌握,也已经事先对优米耶尔他们提过了。虽然是预备的兵力,不过你就带着担任我的警卫工作的<阿斯莫德>一起去吧。」
「真的假的!杰斯大人的<阿斯莫德>可以借给我喔……?」
「不可以喔,莉洁莉特。讲话不可以没大没小。」
遭到艾莉丝责备,莉洁莉特浑身打颤,一瞬间露出胆怯的表情。
「啊!我、我很抱歉,杰斯大人……那么,我马上就开始准备。」
语毕,莉洁莉特露出满面笑容离开了客厅。
「嗯,莉洁莉特似乎也很开心呢。」
「是啊,自从莉洁自己的<阿斯莫德>遭到破坏之后,就一直提不起精神呢。肯定是因为朋友变多而开心吧。」
杰斯稍稍点头之后,将话题转到艾莉丝身上。
「你那边的进展如何?寻找巢穴一事还顺利吗?」
「目前还没有确定教皇派据点的位置。不过昨晚之后还没有飞行艇离开<薇贝尔>,肯定还潜伏在<薇贝尔>内部吧。」
至今为止会长派也屡次前往地下探索,然而<薇贝尔>的地底构造错综复杂,甚至有地图上未记载的隐藏信道。有时还会碰上教皇派的陷阱,探索进度迟迟未有进展。
「哥哥大人,其实我有些头绪。可以请您借给我少许战力吗?」
「嗯。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麻烦你帮忙了。不过<阿斯莫德>刚才已经借给莉洁莉特,其他能借你的就剩空拍用无人机和……对了。」
杰斯按了桌面的电钤,一名少女随即现身于客厅。一头绽放淡淡光芒的蓝宝石般的长发,身穿白色夹克与及膝长靴。一眼看上去是位光彩夺目的美人,然而她浑身散发的气氛就一位美人而言未免太过锐利。
那名少女的名字是——
「琪尔斯蒂……」
艾莉丝悄声说出这名字。少女的全名为琪尔斯蒂·帕米利翁。杰斯选择她为自己的专属秘书,而非自己的亲妹妹艾莉丝。
「您呼唤我吗,杰斯大人?」
「琪尔斯蒂,有件事得麻烦你。虽然你才刚从远征任务归来不太好意思,不过希望你现在开始暂时接受艾莉丝的指挥,协助她进行任务。」
「遵命,杰斯大人。」
杰斯如此吩咐后,琪尔斯蒂以那忠于主人的仆从般的态度对杰斯垂首行礼。
这一连串的互动让艾莉丝打从心底感到不快。在艾莉丝眼中,琪尔斯蒂的表现简直像在宣示自己才是与杰斯有着最深羁绊的人。
心中最重视哥哥大人的人,明明就是我……
「请您不吝指教与吩咐,艾莉丝大人。」
看着向自己行礼如仪的琪尔斯蒂,艾莉丝把嫉妒之情按捺在心里深处,随即尽可能摆出亲切的笑容。
「我才需要你的指点呢,琪尔斯蒂。好像很久没与你连手出击了呢。」
「是的。上一次在肃清艾蜜莉·威德贝伦时也受到您莫大的协助。」
「我只是在后方指挥魔甲虫而已。那是属于你的功劳。」
艾莉丝嘴巴上说着客套话,展露温柔的微笑。然而她心中绝非风平浪静,因为琪尔斯蒂是兄长杰斯的副手,杰斯对琪尔斯蒂的信赖甚至远胜于血缘相系的妹妹。
杰斯允许她随侍于自己身旁,当时负责肃清那个背叛者——艾蜜莉·威德贝伦的也不是艾莉丝,而是琪尔斯蒂。琪尔斯蒂待在哥哥身旁的时间比妹妹艾莉丝还要长,这一点艾莉丝简直难以忍受。
「那我们马上动身进行搜索行动吧,琪尔斯蒂。其实关于教皇派的据点,我已经有些头绪了。」
在这个任务中夺得功劳,证明谁才有资格得到哥哥大人的信赖。艾莉丝将这份想法深藏心中,离开了客厅。



                    


.